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零八章 抓捕(爆21)
    包一凡点头附和。

    孟倩幽道:“看样子外面的人今天不会动手,他们应该是想明天趁着包公子成亲的时候弄出点事情,那我们今天晚上先把下毒之人解决,看看有没有关联。”

    包清河父子点头。

    三人又周密的商议了一番,制定好了详尽的计划以后,包清河就回了包夫人的房间。

    早早的吃过晚饭,包一凡又亲自给包夫人熬了一副药,喂她喝下,等她熟睡后,便回了自己的房间。

    包清河也以有事为名,去了自己的书房,告诉屋内的丫鬟,今天自己有要事要处理,可能要在书房呆到很晚,让他们照顾好包夫人,有什么事情及时通知他。

    丫鬟们应声。

    包夫人已经沉睡,屋里也没有其它的事情,一个时辰以后,秋萍便吩咐丫鬟回屋去休息,自己在屋里伺候就可。

    秋萍这么多年一直跟在包夫人身边,一直深得包夫人的信任,家里大大小小的事情几乎都交给她去处理,丫鬟们已经默认了她的地位,听见她的吩咐,应声后去了自己的房间。屋里只剩了她一人。

    又过了两刻钟,秋萍侧耳听了听外面没有了任何动静,便去了桌边到了一杯水,从袖子中拿出一大包东西倒入里面。晃了晃,端着水走到床边,轻声呼唤包夫人:“夫人,起来喝杯水吧。”

    包夫人没有应声。

    秋萍有连续的喊了两声,包夫人依然沉睡,没有应声。

    秋萍把水放在床前的凳子上,上前把包夫人扶起后,拿起水杯,想给包夫人灌下去。

    房门突然被踹开,包一凡阴郁的脸站在门前,带着怒气问:“秋萍,你在做什么?”

    秋萍大惊,手中的水杯掉在了地上,摔得粉碎,结结巴巴的回道:“少、少爷,我怕夫人口渴,想给她喝杯水。”

    包一凡阴沉着连迈步走进房中。

    秋萍急忙把包夫人放好,惶恐的站了起来。

    包一凡看了一眼洒在地上的水,逼问秋萍:“我娘平日里对你不薄,你为何想要害她。”

    秋萍装作听不懂:“少、少爷,我您在说什么?我怎么听不懂。”

    包一凡气怒,一脚踢了过去:“忘恩负义的东西,是不是你给我娘下的毒。”

    秋萍被踹得跌倒再地,高声痛呼,以期望包夫人醒了,能替她解围。

    包夫人依然沉睡,仿佛没有听见屋内的动静。

    求救无望,秋萍只得咬牙爬起,跪在地上:“少爷,我真的不知道你在说什么?夫人不是得了风寒了吗?怎们会是中毒?”

    包一凡又是一脚踹了过去:“到现在还想狡辩,说,是谁指使你的?”

    秋萍再次被踹到在地,这次没有起身,而是倒在地上委屈的说道:“夫人对我有救命之恩,我怎们会给她下毒,公子这样无凭无据的冤枉我,等夫人醒来一定会责怪你的。”

    包一凡还没有说话,孟倩幽的声音在门口响起:“想要证据是吗?我给你。”

    秋萍看见是她,眼神闪了闪,想将袖子中的东西,悄悄地扔到床底下去。

    “如果你敢动一下,我就让包公子把你的手臂砍下来。”孟倩幽威胁的声音出口。

    秋萍下意识的哆嗦了一下,袖中的东西掉落在地上。

    孟倩幽上前,笑着看了她一眼,弯腰将东西捡了起来。

    秋萍被她看的毛骨悚然,趁着包一凡没注意,快速的爬起身就往外跑。

    包一凡和孟倩幽没有阻拦。

    秋萍跑出门外,还没来得及喘口气,院子里突然灯火通明,包清河一脸阴骘的领着众衙役站在院子中间,旁边惶恐的站着家里所有的丫鬟和仆人。

    看到这个情景,秋萍知道事情已经败露,妄想做垂死挣扎,从怀中掏出一把shou,跃身对着包清河就冲了过去。

    这么多年,家里的人从来都不知道秋萍还会武功,齐齐大骇。

    包清河似乎也被惊呆了,忘记了躲闪。

    眼看就要得手,秋萍露出得意的笑容。

    不料,离包清河只有一尺距离的时候,从包清河身后冲出一名衙役,举刀对她挥了过来。

    秋萍急忙停住身形,往后倒退了几步。

    包一凡已经走出门外,看到秋萍竟然会武功,心里的惊骇比院中所有的人都大。

    包清河也是骇得不轻,秋萍竟然隐藏的这么深,在自己和夫人身边伺候了这么多年,他们都没有发现她会武功。

    秋萍站稳身形,纳闷是哪个衙役有如此快的反应,细看之下,却不认识,娇声喝问:“你是谁?”

    衙役也不说话,站在包清河面前保护他。

    秋萍细细的打量了他一眼,脱口问道:“你是精卫?”

    那名衙役没有说话。

    包清河和包一凡却是更加吃惊。

    孟倩幽皱起眉头,眯起眼睛打量了那名衙役一眼。

    院中之人众多,包一凡怕秋萍还会说出什么,趁她背对着自己,飞起一脚就踢了过去。

    秋萍一时不防,被踢中,身子往前踉跄了几步。

    包清河命令众衙役:“拿住她。”

    衙役们抽出腰间的大刀,齐齐涌上前。

    秋萍的虽然会武功,但并不是很高深,在众衙役的围攻之下,抵挡了一会,就被擒住了,甚是狼狈。

    包清河上前,深深看了她一眼,挥手示意衙役:“带去大牢。”

    两名衙役上前,拿出锁链,锁住挣扎不止的秋萍,送去大牢。

    那名始终没有说话衙役也跟着离去。

    包清河回望院中众人,厉声说道:“今天晚上看到的一切,你们回去后就全部忘记,谁要是敢背后议论半句,走漏了风声,我定斩不饶。”

    丫鬟和仆人已经被今天晚上发生的事情吓懵,呆呆的愣在原地没有回不过神来,听到包清河的喝问,齐齐惶恐的应道:“是,老爷。”

    “我今天晚上有事,不回房了,你们看好夫人,任何差池也不能出。”包清河又吩咐道。

    几名丫鬟应声,齐齐的哆嗦着腿走进包夫人的房中。

    包清河挥手让剩下的人退去,对孟倩幽说道:“我们要去牢房中连夜审问秋萍,孟姑娘不妨也过来听一听。”

    孟倩幽也不避讳,点头同意。

    三人一起来到大牢中。

    牢头大半夜被喊醒,心中微怒,等看到带来的竟然是夫人身边的大红人秋萍时,大吃一惊,急忙询问衙役是怎们回事?

    衙役们还心惊呢,当然回答不出来,只是说知人知面不知心,秋萍平日里看着柔柔弱弱的一个女子,竟然会武功。不但差点杀了老爷,还在众衙役的围攻下坚持了好久才被擒住。

    牢头闻言细细打量了秋萍一眼,发现她还是原来那个秋萍,既没有被人调换也没有易容,心中的惊讶更甚,询问衙役是把她带入牢中还是押去刑讯厅。

    衙役回答当然是把她带去刑讯厅,老爷和少爷一会就过来。

    包清河三人到了大牢,直接来到了刑讯厅。

    秋萍带着锁链,跪坐在地上。

    包清河在审讯桌前坐定,包一凡和孟倩幽做坐在了两侧。

    包清河说道:“秋萍,看在你尽心尽力伺候我和夫人这么多年的份上,我不对你用刑,你老老实实的交代你为什么要毒害我家夫人?”

    秋萍就当没听见,默不作声。

    包清河又问了一遍。

    秋萍还是没反应。

    包一凡气怒,走到她面前,一脚将她踢翻了两个跟头:“快说,到底是谁派你来毒害我娘的?”

    秋萍被踢倒在地,并没有挣扎起身,而是冷笑一声:“如今能落到你们的手里,要杀要剐随你们便,想要知道我背后之人是谁,做梦去吧你们。”

    包一凡毕竟年轻,想到自己被蒙骗了这么多年了,都没有发现秋萍身怀武功,还差点被她毒害了自己的娘亲,心头火起,怒道:“想死,没那么容易,我今天就让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说完,抽出衙役腰间的大刀,对着秋萍的手就砍了下去。

    秋萍一声惨叫,两根手指头到落在地上。

    包一凡虽然是县令家的大公子,但是在家里从来没有对任何人摆过自己的架子,平日里平易近人的很,但凡有人相求,只要是不是过分的事情,他都是会尽可能的给办妥,因此众衙役和牢头对他的印象一直很多好,认为他就是一个脾气温和的人,现在突然见到他如此嗜杀的一面,齐齐惊得不行,有的衙役甚至想自己平时有没有得罪过他的地方。

    秋萍疼的在地上打滚。

    包清河对此视若无睹。

    孟倩幽看他如此的镇定,眯了眯眼睛。

    包一凡气怒未消,用刀指着秋萍,喝问:“你说不说?”

    秋萍疼的满头大汗,说不出话来。

    包一凡又举起大刀,

    众衙役纷纷不忍心的闭上了眼睛。

    “等一下!”孟倩幽出声喊道。

    众衙役睁开眼睛。

    包一凡疑惑的回头。

    孟倩幽笑着说道:“包公子,你也太不知道怜香惜玉了,怎么能对一个女孩子做出这样残忍的事情?”

    包一凡一时不知她葫芦里卖得什么药,没有出声。

    孟倩幽继续说道:“你这样做太血腥了,会吓到众人的,还是我来吧,同是女孩子,我们还好说话一些。”

    包一凡见识过她的手段,便将手中的大刀还给了衙役,回到了座位上。

    包清河没有说话,静静地看着孟倩幽的动作。

    孟倩幽走到秋萍身边,蹲下身子,好声劝道:“秋萍姑娘,你还是乖乖的说出你的背后之人吧,你看包公子的样子,如果你不说,她会把你的手指头全部削光,到时你连饭都吃不了,会被活活的饿死的。”

    秋萍浑身打了一个寒颤,却还是咬牙说道:“你们既然已经发现了我,就不会让我活下去,早晚都是死,我是不会告诉你的。”

    孟倩幽伸出一个手指头,在她面前摆了摆:“秋萍姑娘说错了,死和死也是不一样的,你若是给我们说出你的背后之人是谁,我们可以给你一个痛快,免了你受皮肉之苦。如果你不说,恐怕你是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秋萍冷哼一声,要紧牙关不在说话,

    孟倩幽笑道:“看秋萍姑娘的所作所为,应该也是受过专门的训练,否则不可能在包夫人身边这么久都没有别发现,那你也知道,惩罚人的方法有很多种,不知道你想试试哪一种?”

    秋萍惊恐地瞪大了眼睛,不敢相信的看向孟倩幽。

    孟倩幽笑着回看着她。

    秋萍咽了一下口水,思量了半天,终于心一横,道:“我什么都不会说的,随你们处置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