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一十章 不走套路的包一凡(爆23)
    两种可能。”孟倩幽道:“一种可能是他们杀光所有的丫鬟、仆人,将你们一家几口悄悄地带走,还有一种可能是他们将你们也全部杀光,血洗县衙。”

    包清河大骇:“我好歹是一方父母官,是何人如此大胆,敢做出这样的事情?”

    孟倩幽分析:“那包大人就要好好想想了,他们从七年前就开始布置秋萍埋伏在你们身边,肯定不会是你得罪了人那么简单,应该是你关联到什么大的事情,他们才会想通过你做的事情,找到蛛丝马迹。现在他们无论是想悄悄地劫走你们,还是杀光你们,应该是关联的事情有了眉目,或者是说他们已经确定了什么事情,怕接下来你的存在会阻挠到他们,因此才会有这一举。所以他们才会选择晚上动手,即使天一亮,有人发现了不对劲,那也已经晚了。他们早已经不知跑到那里去了。”

    她的话落,包清河眯起了眼睛。

    包一凡神色也有了变动。

    父子两人对看一眼,像是同时想到了什么,皱紧了眉头。

    孟倩幽将他们的神色变化看在眼中。

    好一会包清河才道:“如果真的如姑娘所说,那还真的不能让衙役留下县衙中,白白的送了他们的性命。”

    孟倩幽没有回话,却站起身,道:“具体怎么安排,包大人还是和包公子商议,我也帮不上什么忙,就先回去休息了。”

    包清河眼里露出赞赏的光,也没挽留,道:“我让仆人送你回院子里。”

    孟倩幽谢过。

    包清河喊了一声:“来人!”

    门外一直守候的仆人应声而进。

    包清河吩咐他:“把孟姑娘带到安排好的房间里去休息,让丫鬟一定要照顾好她。”

    仆人恭敬地应声,替孟倩幽打开书房的们,小心地领着她出去。再轻轻的带shangmen后,带着她来到休息的院落。

    值班的丫鬟看到他们进来,赶紧过来迎接,仆人将包清河的话传给她以后,丫鬟更不敢怠慢,快速的打来水让孟倩幽洗漱一番。

    孟倩幽洗完以后,躺在床上,很快的便睡去。

    孟倩幽走后,包清河道:“如果孟姑娘的分析是正确的,那他们可能是因为主子托付的那件事而来,应该是和前段时间有人用玉佩在清溪镇兑换银钱有关。他们大概是怕我们帮助主子把那件事情办成,阻碍了他们的事情,才对我们下毒手的。”

    包一凡点头:“我也是这样想的,所以无论明天晚上如何,我们都不能让衙役们留下,除了怕他们葬送了性命以外,那件事也不能宣扬出去,最好的办法是让精卫扮成衙役的样子,分布在四周,如果他们敢来,我们就将他们一网打尽,问出缘由。”

    包清河赞同:“既然如此,天一亮我就去联络他们,让他们多来点人手,争取悄无声息的就将人解决掉。”

    包一凡应声:“好。”

    包清河道:“明天你就踏踏实实的去迎亲,所有的事情我来安排,只要他们敢来,我们就让他们有来无回。”

    包一凡点头,父子又仔仔细细的商议了一番,天快亮了,才走出了书房。

    包一凡回屋以后稍微闭了会眼睛,天光就已经微亮,家里所有的丫鬟,仆人都已经起床,在院子里四处忙活。

    包一凡起身,梳洗完毕后,来到包夫人的院子里。

    包夫人的气色看起来好多了,面色有了一丝红润,看到包一凡过来,招手让他坐在自己的床边,嘱咐了他许多。

    包一凡全都记下,吩咐丫鬟摆上早饭,陪着包清河和包夫人用过早饭,又回到了自己已经装扮一新的屋子里,换好了新郎倌的衣装,准备时辰一到,就去孙府迎亲。

    谢江风、朱岚和安以源在包一凡换好衣服后也相携而来,看到他已经换好了衣服,调侃他:“你这是有多迫不及待,这么早就换好了新郎倌的衣服?”

    包一凡和孙慧定亲以后,经常见面,和孙慧已经有了深厚的感情,一想到今天就能把人娶回家,即使心中有心事,也是乐得合不拢嘴,对于几人的调侃,就当没听见。

    三人惊奇,包一凡这家伙平时的时候看着表面上好说话,私底下的时候仗着自己会武功,一言不合就对几人出手,几人没少挨他的揍。但今天对于三人的调侃,不但没有反驳还没有动手,就连谢江风这个老好人也忍不住再次开口调侃:“完了,这下清河县城以后又多了一个妻奴。”

    三人大笑。

    包一凡漫不经心的瞥了三人一眼。

    三人忽然觉得脖子后面冒凉风,立刻就止住了笑,装作帮忙的样子赶紧去院外检查去迎亲的东西。

    孟倩幽走进院子里的时候看到这幅场景,心里还纳闷呢,成亲的东西不应该是早就准备好的吗?怎么今天才想起来让几人检查。

    看到她走进院内,几人笑着跟她打招呼。

    孟倩幽一一应过,走进屋内,道:“我昨天晚上忘记说一件事情,为了防止出现什么意外,伤害到孙姐姐,我决定跟着去迎亲,你给我安排一下。”

    成亲的人员是早已经安排好的,每个人做什么事情也是一定的,现在孟倩幽突然提出这个想法,包一凡只能歉意的说道:“你如果要去,就只能装扮成迎亲的丫鬟了。”

    孟倩幽也不在意,点头答应。

    包一凡吩咐丫鬟去帮孟倩幽打扮一下,又下令将一名丫鬟替换了下来。

    谢江风三人以为孟倩幽是觉得好玩,便也没有往心里去。

    出发的时辰到,包一凡起身来到县衙外,朱岚三人跟在后面。

    县衙外已经准备好了高头大马和花轿。

    包一凡利落的翻身上马,手一挥,迎亲的队伍在唢呐声中朝着孙府走去。一路上,围观的人们确实不少,对着迎亲的队伍指指点点,议论纷纷。

    包一凡坐在马上,一路面带微笑。

    迎亲的队伍到达孙府,接亲人也已经准备好,看到队伍过来,急忙跑进去报信。包一凡下马,站在门前等候。

    孟倩幽和另外的丫鬟以及喜婆在孙府接亲人的带领下,来到了孙慧的闺房。

    闺房里的人很多,叽叽喳喳的,孙慧盖着盖头坐在床上,紧张的一动不动。孙母站在一边,眼眶发红。

    喜婆上前,说了有一堆吉祥的话后,说吉时已到,让丫鬟扶着孙慧上轿。

    孙慧的丫鬟上前,扶住孙慧的一边,这边孟倩幽也急忙上前扶住了她。

    孙慧僵硬的任两人扶着往外走。

    孟倩幽感觉孙慧紧张的都不知道迈哪只脚了,便轻轻的靠近她的耳边,对她说道:“孙姐姐,是我幽儿,你不用紧张,我就在你的身旁。”

    听到她的声音,孙慧欣喜的不行,点了点头。放松了自己的身体,在两人的搀扶下,慢慢的往外走。

    包一凡喜悦的站在外面,看到孙慧盖着盖头,被人搀扶出来,高兴地不行,立刻上前,一把将孙慧抱起,在她的惊呼声中,稳稳的把她放入了花轿中。

    围观的人们发出一阵叫好声。

    喜婆迎亲多年从来没有碰到过这种情况,不由得了一下,随即反应过来,高兴地大声说道:“咱们的包公子这么贴心,新娘子以后有福了。”

    周围响起一阵大笑声。

    孙府送亲的人也是高兴的不行。

    喜婆大着嗓门,欢喜的喊了一声:“吉时已到,起轿。”

    包一凡翻身上马,喜气洋洋的走在前面,迎亲的队伍和送亲的队伍在吹吹打打的声中跟在了后面。

    一路平安无事,到了县衙。

    包一凡下马,花轿停下,丫鬟撩开轿帘,和孟倩幽一起把孙慧扶了下来,准备让她踏过火盆。

    包一凡上前,又是一把将孙慧抱起,对丫鬟吩咐:“将这一切都免了吧。”说完,抱着孙慧大步走进县衙内。

    县衙门前看热闹的众人发出连天的叫好声。

    喜婆这次真的傻了眼,愣在了原地。

    朱岚三人也惊讶的瞪大了眼,呆呆的看着不按常理出牌的包一凡抱着孙慧走进院内。

    孟倩幽抿着嘴快步跟在了后面。

    看热闹的众人的叫好声不断。

    包清河看到包一凡抱着孙慧平安过来,松了一口气。

    已经精神大好的包夫人坐在椅子上,看着包一凡一脸喜气的抱着新娘子就进来了,傻了眼,估计如果不是今天是大喜的日子,她非得对包一凡指责一番。

    走进屋内,包一凡将孙慧轻轻地放下。

    孟倩幽和另一名丫鬟赶紧上前搀扶住了她。

    喜婆在门外呆愣住,在朱岚的提醒下才慌忙的跟着进来。

    来贺喜的宾客们也从来没有看到过这样的迎亲场景,也纷纷看呆了眼。

    喜婆快步走进屋内,大气都没来得及喘匀,就高声喊道:“新郎、新娘一拜天地。”

    包一凡和孙慧两人照做。

    喜婆继续喊道:“二拜高堂。”

    坐在上座的包清河和包夫人欣慰的看着他们,连声说好。

    喜婆最后喊道:“夫妻对拜。”

    两人对拜了一下。

    喜婆松口气,喜悦的喊道:“礼成,送入洞房。”

    众人以为这一次包一凡又会抱着孙慧送去洞房的时候,没想到包一凡却乖乖的拿起红绸布的一端牵着孙慧去了洞房。

    孟倩幽一直抿着唇跟在后面。

    入了洞房,将孙慧安置妥当,包一凡就被一众人等拉出去喝酒。朱岚和谢江风以及安以源三人也跟着去挡酒。

    热热闹闹的洞房中一下子就空荡了不少,喜婆在说了几句吉祥话后,也被有眼色的丫鬟塞了一个红包打发了出去。

    孟倩幽坐在了孙慧的身边。

    孙慧的丫鬟不知情,也想着把她也撵出去,好好的让孙慧休息一下。

    孙慧反而吩咐她:“你也出去吧,让她陪我就好。”

    丫鬟奇怪的看了孟倩幽一眼,听话的走了出去,关上新房的门,守在了外面。

    等屋里彻底的静了下来,孙慧把自己的盖头掀开一边,深喘了几口大气,道:“紧张死我了。”

    孟倩幽笑着调侃她:“你是因为成亲了紧张呀,还是因为包公子把你抱来抱去紧张?”

    孙慧的脸红了起来,忍不住轻轻地打了她一下:“你这丫头,越来越没大没小,连这样的玩笑也敢开?看我有时间了怎么整治你。”

    孟倩幽也不求饶,依然跟她开玩笑:“这成了亲嫁了人就是不一样,孙姐姐的口气现在吓人的很。”

    孙慧的脸更红了,道:“你再说,想找打是不是?”

    孟倩幽大笑着说道:“你现在有人撑腰了,我可打不过你,你还是饶了我吧。”

    孙慧也不恼,跟着笑起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