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一十一章 一切就绪 (爆24)
    县令的大公子娶亲,没人敢来闹洞房,朱岚几人又忙着帮包一凡挡酒,也没空过来,所以孟倩幽陪着孙慧在新房里一直呆到宾客散去,才笑着说道:“孙姐姐,包公子一会就该过来了,我就不陪你了。”

    孙慧略有些紧张的点了点头。

    孟倩幽安慰她:“你和包公子相识已久,情投意合,和别的人自然是不一样,你不必如此紧张的。”

    话是如此说,但成亲毕竟是人生中的大事,说不会紧张都是骗人的,不过,孟倩幽的相劝还是起了些作用,孙慧紧张的心情缓解了一些,感激对她说道:“幽儿meimei,谢谢你。”

    孟倩幽笑着给她盖上盖头,走出新房。

    孙慧的丫鬟一直守在门外,看到她出来,便走了进去,询问孙慧是否要吃些东西?

    孟倩幽往外走了几步,正好看到喝的有些微醺的包一凡走过来,便借着祝贺的机会上前:“恭喜包公子终于把孙姐姐娶进门。”

    包一凡笑着回道:“谢谢,谢谢。”

    说完,对着她打出一个已经准备好的手势。

    孟倩幽抬头细看,包一凡的眼神清明,哪里有半分喝醉的影子,知道他这是在故意迷惑对方,了然的笑了笑,侧过身子,让他晃晃悠悠的走了过去。

    宾客们差不多已经全部走光,只剩下帮着挡酒的朱岚和谢江风、以及安以源三人有些醉意的坐在桌旁。

    孟倩幽没有理会三人,找到孟贤和文彪、文虎,笑着对孟贤说道:“大哥,昨晚我陪着孙姐姐聊天,一夜未睡,今天实在是乏累的很,不想回去了,等明日一早我们再回家好不好。”说完,还适时的打了一个哈欠。

    孟贤看她是真的疲累,心疼的不行,想也没想的点头答应:“好,我们明天再回去,你赶快随我去客栈,好好地休息一晚。”

    孟倩幽摆手:“包公子已经给我安排好了地方,我今天晚上就在此歇息一晚,等明天你们吃过早饭后过来接我就行。”

    孟贤想也没有多想,嘱咐她回屋好好地歇息以后,带着文彪和文虎两人就要离去。

    孟倩幽拦住他,吩咐文彪、文虎:“你们回客栈后,不要有什么顾忌,和我大哥睡一间房即可。”

    文彪自从被孟倩幽面不改色的吩咐杀了人以后,心里的对她多了一层敬畏,知道她看似寻常的话后隐藏着深意,便点头答应。

    文虎自然不会反对。

    孟贤以为她是为了节省房间,也没有异议。

    看着三人走远,孟倩幽才走到明显喝多了的朱岚三renmian前,跟几人开玩笑:“三位公子不是自诩很能喝吗?怎么今天喝成了这幅模样。”

    朱岚喝的意识已经有些朦胧,勉强抬起头,有些大舌头的说道:“娘的,这帮混蛋玩意,知道包一凡惹不起,就跟商量好了似的猛灌我们几个,等着,哪天他成亲的时候,老子非得让人灌死他不可。”

    认识他这么长时间,孟倩幽是第一次听到他说脏话,想着这应该是他们平常的样子,只不过在见到自己时隐藏了起来。

    安以源也晃晃悠悠的抬起脑袋,口齿不清的附和:“对、对、灌死他。”

    孟倩幽看几人的样子,失笑。

    有三名小厮过来,各自跑到三人的身边,喊过少爷后,就分别扶着几人踉踉跄跄的往外走。

    看几人被小厮扶着走远,孟倩幽脸上的笑意退去,想了一下,喊过来一个仆人问他最近的药铺在哪里。

    经过了昨天晚上,孟倩幽在丫鬟、仆人心中的地位和包一凡无二,听他问起最近的药铺,急忙应声说自己带她过去。

    孟倩幽点头,随着仆人出了县衙的大门。

    县衙门前摆摊的人已经散去了不少,陆陆续续的还有的在收拾东西,只剩下为数不多的几个摊位没有丝毫收摊的意思。

    孟倩幽细看,果然就是自己昨天探查到的那几个可疑的摊位,眯了眯眼睛。

    仆人恭敬请她往左走,孟倩幽再次扫了剩余的几个摊位一眼,随着仆人来到了药铺。

    俗话说宰相门前三分官,县令家的仆人身份也不低,药铺的伙计看到他过来,急忙热情的迎过来,殷勤的问仆人要买什么药?

    仆人看向孟倩幽。

    孟倩幽说出了两种草药。

    伙计愣了一下后,急忙去到药柜前给抓了出来。

    孟倩幽付了钱,随着仆人往回走,刚走回先前的大门前,一个摊主拿着一盒水粉走了过来,点头哈腰的放低自己的身份,小心的说道:“昨天府里的秋萍姐姐在我这订了一盒水粉,约我今日拿过来,可是我今天一整天没有见到她,能不能麻烦你帮着转告她一声,让她赶快出来拿进去,我这还等着收摊呢。”

    仆人愣住。

    孟倩幽没有丝毫异样的说道:“我们夫人今天的病情加重,在撑过公子拜堂以后,就躺在床上起不来了,秋萍姐姐不离左右的伺候,恐怕没有时间出来见你。”

    摊主“哦”了一声,露出失望的神情。

    孟倩幽问道:“不知这这盒水粉多少钱,我可以帮秋萍姐姐捎进去。”

    摊主露出高兴地表情:“那太好了,一共五十个铜板。”

    孟倩幽惊诧:“是什么样的水粉值这么多铜板?”

    摊主急忙道:“我这水粉是根据自己祖传的秘方特制的,十分好用,五十个铜板已经是很低的价格了。”

    孟倩幽装作感兴趣的样子,道:“你拿给我看看,要是好的话我也来一盒。”

    摊主的神情一顿,随即若无其事的把水粉打开,递到孟倩幽面前:“姑娘看看,我这水粉多细腻,擦在脸上使人年轻好几岁。”

    孟倩幽装模作样的瞅了一下,点头:“确实不错,我也来一盒。”

    摊主忙道:“实在不好意思,姑娘,我今天只拿来这一盒,如果你想要的话,明天我给你送过来。”

    孟倩幽露出失望的神情:“那好吧,明天你早点给我送过来。”

    摊主点头哈腰的保证。

    孟倩幽掏出五十个铜板交给他,和仆人一起走进县衙。

    摊主在后面露出一个得逞的笑容,冲着背后打出一个手势后,转身回到摊位前开始收拾摊位。

    其余几人得到手势也不慌不忙的开始收拾自己的摊位。

    来道贺的宾客已经全部散去,院子里只有丫鬟和仆人忙碌的来回收拾。

    孟倩幽拿着水粉谢过仆人之后回了安排好的房间,在椅子上坐定,打开了水粉,仔细的闻了闻,没有发现什么异味。又挖出了一些,放在鼻端闻了闻,还是没有什么异常,心下奇怪,拿着水粉盒子细细的打量,只见它heping常的水粉盒子没有什么两样,唯一的不同就是精致了一些,不过颠在手中的分量却很轻,心下一动,把水粉盒子上面的这一层使劲的往上一拔,下面竟然露出一个底层来。一些粉末状的东西放在了里面。用手指沾起一些,放在鼻端的闻了闻,心里了然。

    把水粉盒子原样装好,孟倩幽来到了包夫人的院落。

    院中伺候的丫鬟看到她过来,急忙给她行礼。

    “包大人在屋里吗?”孟倩幽问。

    没等丫鬟回答,屋里听到她声音的包夫人高兴的声音就传出来:“是孟姑娘吧,快进来!”

    孟倩幽走进屋内。

    包夫人今天大概是折腾累了,精神有些不好,半躺半坐在床上,包清河坐在床边的椅子上陪着她。

    见她进门,包夫人高兴地对她招手:“快来,到我的身边来坐。”

    包清河让开身,坐到了另一边的椅子上。

    孟倩幽上前,走到包夫人的身边。

    包夫人拉着她的手,感激的说道:“今天我能有精神参加凡儿的成亲礼,多亏了你。”

    孟倩幽笑道:“伯母,我们不是说过了吗?以后这样的客气话不要再说。”

    包夫人笑着拍拍她的手:“对对对,不说,不说。”

    孟倩幽陪着包夫人聊了一会天,便劝道:“伯母,您的身体刚有点起色,不宜太劳累,还是躺下歇息一下才好。”

    包夫人确实疲累的紧,点头,在孟倩幽的帮助下缓慢的躺在了床上,随口说了一句:“老爷说秋萍也病了,病的很厉害,孟姑娘要是有空的话也帮她去看看。”

    孟倩幽点头:“好,我一会去看看。”

    包夫人闭上眼睛,沉沉的睡去。

    孟倩幽看向包清河。

    包清河意会,起身,吩咐丫鬟照顾好包夫人后,就领着她来到了书房。

    孟倩幽打开水粉盒子,把底部的粉末露了出来:“这是刚才外面的一个摊主让我交给秋萍的,我仔细的闻了一下,这些粉末应该是能是人昏迷不醒的药物。看来他们是想里应外合,先让秋萍给我们下药,然后再神不知鬼不觉的处理掉你们。”

    包清河点头,扬声对外面高喊:“来人,去喊少爷过来。”

    外面有人应声,脚步快速的离去。

    包一凡很快过来,孟倩幽把水粉盒子放到了他面前。

    包一凡不明白的看向她,孟倩幽又解释了一遍。

    包一凡怒道:“好歹毒的心思,他们这是要一个都不放过吗?”

    包清河的脸色也是不好看,道:“我吩咐过了,今天一定要抓住活口,我倒是要看看是谁想要我们的性命。”

    “我刚才去药铺买了两种草药,待会我配制一些安睡的药出来,吃过晚饭后,你们分别让包伯母和孙姐姐服下,免得晚上惊吓到她们。”孟倩幽道。

    包一凡点头:“谢谢。”

    孟倩幽也没有问他们如何布置的,回了自己的房间配药。配好了以后,让仆人给包清河父子分别送去。

    包清河父子不露声色将药分别倒入了包夫人和孙慧的饭里,亲自看着她们吃了下去。

    两刻钟以后,药效发作,包夫人和孙慧沉沉睡去。

    包清河父子把他们分别安排妥当,又吩咐忙累了一天的丫鬟和仆人们不用守夜,各自回房去休息。

    昨天晚上受到惊吓,今天又忙累了一整天,丫鬟和仆人们也是累得不行,听包清河这样安排,纷纷高兴地应声,回屋休息去了。

    入夜,县衙的后院死一般的寂静。

    一个黑衣蒙面的人从外面跳到县衙的墙上,借着夜色的掩护偷偷的观察了一下院内的动静。见到处都是漆黑一片,没有一丝的动静,以为秋萍已经得手,心中暗喜,对着墙外一招手,又有十多条人影窜了上来,齐齐观察了一下,同时跳入院中。然后分成两拨分别进去包清河和包一凡的院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