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一十三章 解毒(爆26)
    孟倩幽回到了自己的房中,玩笑的神情收了起来,直接躺在了床上,将今天晚上听到了黑衣人的那番话和扮成衙役的那些人在脑中又细细的回想了一遍,才迷迷糊糊的睡去。

    一觉醒来,天光已经大亮,外面一丝声音都没有。

    孟倩幽猛地起身,对着外面大喊:“来人!”

    有丫鬟应声而进,问:“姑娘,您有什么吩咐?”

    “现在是什么时辰了,怎么没有人喊我起床?”

    丫鬟恭敬的回道:“现在已经是辰时末了,少爷说姑娘您昨天太累了,吩咐我们不要打搅您。”

    孟倩幽没想到自己竟然睡到了这个时辰,连忙下床,问:“有人找过我吗?”

    “好像是姑娘的大哥过来找过您,被公子叫去他的院子了。”丫鬟回道。

    见她和衣而睡,惊讶的看了她一眼。

    孟倩幽松口气。

    “姑娘现在要洗漱吗?”丫鬟小心地问。

    孟倩幽点头。

    丫鬟把水端来,看她洗漱完了以后,又问道:“厨房里还备着姑娘的饭,是现在给您端过来吗?”

    孟倩幽也确实饿了,道:“端到房间里来吧。”

    丫鬟很快就把饭菜端了过来。

    孟倩幽边吃边对她说道:“你去告诉包公子和我大哥一声,就说已经起床了,过一会儿过去找他们。”

    丫鬟应声出去。

    孟倩幽吃完饭,没等吩咐,丫鬟就把剩下的饭菜都端了出去。

    起身,道过谢后,孟倩幽来到了包一凡的院子里。

    孙慧已经卸去了新娘的装扮,正和包一凡一起陪着孟贤说话,看到孟倩幽过来,赶紧迎过来,歉意的说道:“这两天累坏你了吧,怎么不多睡一会?”

    孟贤也起身,一脸心疼的看着她,到:“你从来没有这么晚起床过,肯定是累坏了,你还可以再去休息一会,我们早晚到家就行。”

    孟倩幽摆手:“我已经歇息过来了,再回去躺下也是睡不着。包伯母还有一些不舒服,一会我给她诊治过后咱们就早点回家,回去晚了,娘又该担心了。”

    孟贤点头:“好,你去吧,我在这里等你。”

    孟倩幽不在耽搁,和孙慧一起来到包夫人的房里,给她把过脉后斟酌着开了两个药方,交给了孙慧。

    孙慧吩咐丫鬟照着方子快速的把药抓来。

    包清河不放心,趁着前面无公事回来看看。

    包一凡歉意的让仆人照顾孟贤,自己也来到了包夫人的房间。

    丫鬟很快的把药抓了回来。

    孟倩幽仔细的检查过后,发现没有问题,就拿出其中的一副药命人去熬好,等一会自己需要的时候马上就让她们端过来。又让人准备了两个大桶,让厨房烧好足够的热水等着备用。

    仆人们按照她的吩咐把所有的东西都准备好。

    孟倩幽慎重的对包夫人说道:“伯母,你的病情已久,单靠药物的话短期内很难恢复,我现在用特殊的方法跟治疗,过程当中你可能要吃些苦头。”

    包夫人在病床上躺了好多天,恨不得马上就能好,闻言说道:“你放心,只要我的病能早日好,多大的苦头我也能忍受。”

    孟倩幽点头,一边吩咐人将一只大桶内倒入多半桶水,一边对包清河父子说道:“包伯母接下来的治疗不宜你们观看,你们还是到外面等候。”

    看她命人往桶里加水,包清河父子也明白了她如何给包夫人治疗,同时点头,走出屋外。

    孟倩幽将另一副药洒在滚烫的热水里,用东西将它们搅匀,等水温不那么烫以后,就让包夫人把衣服脱光进到大桶里面,把身子全部泡进去。

    水温很热,包夫人不一会儿就受不了,想要抬出身子透透气,孟倩幽阻止她:“伯母,您要坚持住,如果这次不把您的病彻底治好,留下了病根,以后你受的罪会更大。”

    包夫人闻言咬牙坚持又把身子缩了回去。

    孟倩幽不断的用手试水温,感觉温度稍微凉了一些就让人往里加热水。

    包夫人犹如煮熟的虾子,全身通红。

    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在包夫人承受不住就要昏过去的时候,孟倩幽喊道:“把药端进来。”

    一直守候的门口的丫鬟急忙将药端了进去。

    孟倩幽对快要晕过去的包夫人说道:“伯母,您把这药喝下去,再坚持一下,很快就好了。”

    包夫人勉强点了点头,在孙慧和孟倩幽的帮助下把药喝完,又疲软无力的倒回大桶里。

    孙慧心疼的不行,不知道包夫人到底得了什么大病,要受这样的大的罪。

    孟倩幽一直看着大桶里的水,等着水色慢慢变色以后,喊道:“换水。”

    丫鬟们提着热水鱼贯而入,把另一只大桶里也加入水。

    孟倩幽让孙慧和另一名丫鬟把包夫人扶着在大桶里做好,道:“伯母,您忍受一下,马上就好了。”

    没等包夫人点头,孟倩幽用足了力气对着她的后背拍了下去。

    包夫人立时喷出一口黑血,昏了过去。

    孙慧等人惊呼出声。

    屋外等候的包清河和包一凡听得胆战心惊,包一凡忍不住问道:“慧儿,娘怎样了?”

    孙慧哆嗦着嘴唇还没有回答,孟倩幽的声音响起:“毒已经解了,伯母晕了过去。”

    包清河听见包夫人晕了过去,急得迈步就要走进屋内。

    孟倩幽仿佛看到了他们的行动,喝止住他们:“你们稍等一下,等我们给伯母清洗完了你们再进来。”

    两人停住脚步,按耐住焦急的心情,不安的在外面等待。

    孟倩幽擦了下额头上的汗珠,吩咐丫鬟们把包夫人抱入另一个大桶中清洗干净,就和可以给她穿上衣服了。

    众丫鬟按照她的吩咐,七手八脚的把包夫人挪进另一个大桶里,帮她清洗干净,擦拭一下,只给她穿上贴身的亵衣亵裤,就把她小心地放到了床上,用薄被盖好。

    一切做妥,一名丫鬟打开房门,喊院外的仆人把屋内的两个大桶抬出去。

    包清河父子疾步而入,走到床前,看包夫renmian色潮红,紧闭双眼,包清河紧张的问:“我夫人没事吧?”

    “包伯母身体虚弱,承受不了治疗昏了过去,等醒来以后就没事了。”孟倩幽道。

    包一凡急切的问:“那我娘的”想问毒解了没有,想起孙慧并不知道包夫人中毒的事情,便改了口:“我娘的病就彻底好了吧?”

    “还需要养一段时日才能完全好,不过已经没有大碍,你们放心。”孟倩幽道

    包一凡会意的点头,由衷的道谢:“谢谢。”

    孙慧也跟着道谢。

    忙活着半天,孟倩幽外面的衣服也湿透了,闻言摆手:“道谢就不必了,孙姐姐还是找件衣服给我换上吧。”

    孙慧赶紧吩咐丫鬟拿来一个单子,裹在孟倩幽的身上,领着她回了自己的新房内,从xiangzi里拿出自己的衣服让她换上。

    孟倩幽也没客气,利索的换完衣服。

    孙慧吩咐丫鬟拿出去赶快清洗。

    丫鬟应声把衣服拿了出去。

    孙慧拉着孟倩幽的手说道:“幽儿meimei,你老实告诉我,我娘得的什么病?”

    孟倩幽没想到孙慧有所察觉,心中微惊,没有回答她,反而语气调笑的说道:“哟,改口可够快的,昨天还是伯母呢,今天就变成”娘“了。”

    孙慧的脸一下子就爆红了,“臭丫头,又取笑我是不是?看我怎么整治你。”

    孟倩幽赶紧求饶:“好姐姐,你饶了我吧,我待会还要过去给你”娘“治病呢。”

    孙慧不愿意了,伸出手在孟倩幽的身上挠起了痒痒,语调欢快的威胁她:“我看你以后还敢不敢取笑我。”

    孟倩幽笑着躲闪。

    两人笑闹了一阵,都累的气喘吁吁方才住手。

    孟倩幽笑道:“包伯母身体没有大碍,只是生病的时日太久,我怕拖下去她的身体会承受不了,才用了这个一劳永逸的方法,你不用担心,等她醒来再吃几幅药就完全没事了。”

    孙慧见她语气轻松,信以为真,心也放了下来,道:“没事就好,娘待我如亲生的女儿一般,我过门以后还想好好地孝敬她呢。”

    孟倩幽拍了拍她的肩膀,嬉笑道:“包伯母真是好福气,别人都是娶进来一个儿媳妇,她可倒好,直接多了一个闺女。”

    孙慧羞红了脸。

    两人又说笑了一会儿,才一起回到了包夫人的房里。

    包夫人还是没醒,包清河父子一脸担心的坐在屋内看着她。

    孟倩幽笑道:“你们就放心吧,伯母肯定没事的,等她睡够了,自然就醒了。”

    虽然她一再说没事,但是包夫人一时不醒来,他们的心一直就放不下。

    孟倩幽理解他们的心情,便没有再劝,而是又写下了一个方子交给孙慧:“这是药方,你们按这上面写的抓来熬好,让她喝下去,连续三天以后,她的身体就能恢复了。”

    孙慧接过药方吩咐丫鬟去抓药。

    孟倩幽道:“伯母的病已经没有大碍了,大哥还等着我回家呢,我这就回去了。”

    天色已将近中午,包清河父子当然不愿意,挽留她吃过午饭再走。

    孟倩幽禁不住他们的盛情,只好吃过午饭以后,才和孟贤一起坐着马车往回走。

    一路上,孟倩幽没有那种轻松的心情,脑子里一直重复着黑衣人说过的话,显得心事重重。

    孟贤察觉出了她的异样,担心的问:“小妹,你怎么了?”

    孟倩幽回神,给了他一个笑脸:“大概是这两天太累了,没缓过来精神。”

    孟贤心疼的不行,赶紧往马车的一边挪了挪身子,道:“你快躺下歇息一会吧。”

    孟倩幽摇头,道:“不用了,等到了家里以后再好好休息吧。”

    孟贤便吩咐文彪把马车赶得快一些。

    马车快了起来,用较短时间赶到了家。

    自从孟杰在县城里失踪的事情发生了以后,孟氏对县城有了一种深深的恐惧症,见他们兄妹两人没在约定好的时间内回来,心里就担心的不行,从上午开始就一直在门口焦急的张望,直到看见两辆马车过来,才松了一口气。

    马车停下,孟倩幽一下马车看到孟氏一脸担心的站在门口,就知道她肯定是着急了,自己免不了又得受一顿唠叨,眼珠一转,伸开双手,就对着孟氏扑了过去,语气轻快的说道:“我的老娘,几天不见,我要想死你了。”说完给了孟氏一个熊抱。

    孟氏从来没有听到过这样的说法,愣了一下,随即反应过来笑道:“你别想用这个方法来糊弄我,说好的他们成亲后你们就回来,你可倒好,到现在才回来,你知道娘有多担心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