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一十五章 救命人参
    孟倩幽既然让文彪把人参拿来,就没想着再拿回去,就没有接。

    大夫只是好意劝说,见她执意不肯,也没再坚持,把人参盒子放在了屋内的破桌子上。

    李墩满头大汗的跑着抓药回来。

    “我帮你熬药吧,你去屋里看着你老娘。”朱武媳妇自告奋勇的说道。

    李墩把手中的药包交给她,感激的道谢:“谢谢嫂子。”

    朱武媳妇摆摆手,道:“都是乡里乡亲的,相互照应是应该的。”

    李墩再次谢过,走进屋内,见孟倩幽还站在屋子里,就赶紧搬了一个破凳子,用自己的衣袖仔细的来回擦了几遍,小心而又恭敬地放到她的身后:“东家,您坐一会儿。”

    孟倩幽也不介意,直接坐到破凳子上。

    有了人参,大夫就有了救醒李墩娘的把握,便也没有着急走,坐在另一个破凳子上等着她喝完药以后,观察一下再走。

    孟倩幽开口,对大夫说道:“人参以外,其余的药如果有需要的,您尽管开,只要把人救好了,多少银钱都不是问题。”

    大夫在附近几个村子里行医多年,从来没有遇见过这样为下人着想的东家,闻言惊诧的不行,用惊奇而又敬佩的目光重新细细的把孟倩幽打量了一遍。

    孟倩幽坦然的任他打量,等他收回目光以后,才笑着问道:“大夫用如此的眼神打量我,是觉得我哪里做的不对吗?”

    大夫急忙摆手:“姑娘误会了,我行医多年,见过的人不少,但是像姑娘这样为下人着想的东家我还是第一次见到,一时惊奇,多打量你几眼,还请姑娘莫怪。”

    孟倩幽笑道:“大夫过奖了,这都是举手之劳的事。”

    大夫心中敬重之情油然而生。

    “李墩!”外面院子里有人高声叫喊。

    李墩应声出去。

    一个流里流气,晃着膀子走路的男子手里提着一只鸡正走进院子里,看到他出来,将手中的鸡扬高了一下:“听说你老娘病了,我抓了一只鸡过来,你炖了以后,给你老娘补补身体。”

    李墩犹豫了一下。

    男子眯起眼,横看了他一下。阴阳怪气的说道:“哟嗬,现在混好了,瞧不起咱哥几个了是吧?”

    李墩堆起笑脸说道:“哪能呢,这不是我娘现在的身体虚弱,吃不了这些油腻的东西吗,您还是拿回去,好好的养着吧。”

    男子强硬的把鸡塞到他的手里:“现在不能吃,那就过几日再吃。我都拿来了,哪有再拿回去的道理,你放心,这只鸡是我们自己养的,不是顺来的。”

    李墩无奈的接过,把鸡放到了一边的地上。那鸡被捆了两脚,依然扑楞着翅膀挣扎不止。

    男子也不等李墩邀请,就往屋里走去,屋外站着的众人看他晃着身子过来,纷纷的给他让开路。当李墩看到男子向屋中走去,想要去阻止,已经来不及了,吓得急忙快步在后面跟进屋内。

    男子走进屋内,看到一个穿着不错的小姑娘坐在破凳子上,稍微愣了一下。

    大夫看到男子进屋,眉头皱了起来。

    男子欲走到床前去看李墩娘。

    李墩急忙在后面拽住他的衣服说道:“二顺哥,我屋里有客人,咱们还是到外面去说话吧。”

    男子看来平常也是一个嚣张跋扈的主,听到李墩的话,立时有了些许不满:“我是来看你老娘的,关别人什么事?”

    李墩心急,手上使了力气,语气也带了些许祈求:“二顺哥,我们还是去外面说话吧。”

    男子顺手一甩,声音里有了怒气:“李墩,你怎么回事,我好心好意的来看你娘,你非得拉拉扯扯的拽我去外面做甚。”不料甩手的幅度过大,把桌子上的人参盒子碰掉在地上,盒子应声而落,里面的人参滚落出来。

    看到盒子里掉出来的是人森,男子“哟嗬”一声,瞪大了眼睛,道:“李墩,你小子行呀,现在都买得起人参了,怪不得看不上我拿来的鸡呢。”

    李墩看到人人参掉落到地上,吓得脸色煞白,赶紧蹲下身子,把人参捡起来,反复用嘴把上面的尘土吹了很多遍,才小心的放入盒子里。

    男子看他小心的样子“嗤了一声,不屑地说道:”至于吗?不就是一个破人参吗?老子又不是没见过,值不了几个钱的。“

    李墩看样子是不敢得罪他,小心说道:”二顺哥,这棵人参是我们东家拿来给我娘治病用的,大夫说几百两银子呢?“

    男子闻言,眼里露出贪婪的光:”几百两?这么根人参能值几百两银子,你莫不是在哄骗我吧?“

    李墩见他不信,有些着急,”我哄骗你做什么,大夫还在这里呢,你可以问一下他。而且药用价值也高,我娘这么重的病情,大夫说只用须子就行,根本就用不着人参。“

    男子闻言眯了眯那双贪婪的眼睛,道:”你们东家这么大方,莫不是有什么企图吧?“

    孟倩幽闻言皱起了眉头。

    大夫看着男子摇了摇头。

    李墩吓得满头的汗”唰“的一下就全冒出来了,也顾不上害怕了,急忙喝住他:”二顺哥,我们东家就在这里,你休要胡说八道。“

    男子扫视了屋内一眼,不置信的用手指着孟倩幽,问:”你说的东家,该不是这个小丫头吧?“

    孟倩幽的神色有了些许变化。

    李墩在孟倩幽面前做了这么长时日的工,对她的神情也了解的差不多,看到她的神情不悦,知道这是她要发火的前兆,赶紧连抱带拽的把二顺推到门外,好声好气的对他说道:”二顺哥,有什么话咱们还是到外面去说吧。“

    这次二顺没有发脾气,被他推出了门外。

    院子里站着看热闹的众人看到李墩把二顺推了出来,又是一阵交头接耳,议论纷纷。

    二顺被推出门外,不知想到了什么,竟然好脾气的说道:”既然你们东家在,那我过两日再来看你老娘吧。“

    李墩巴不得他赶快走,也没有深思他话里的意思,急忙摆手:”二顺哥,你平日里很忙的,不用过来了。“

    二顺拍了拍李墩的肩膀,道:”你小子嘲笑我是不是,我整日里无事可干,哪里忙了。“说完又道:”我先回去了,那只鸡过两天就给你老娘炖了吃了吧,咱们平日里的交情不错,就算是我的一份孝心了。“

    说完,没等李墩说些说什么,就大摇大摆的晃着身子往外走去。”二顺哥,您慢走!“李墩在身后巴结的喊道。

    二顺脚步没停,走出院外,看到门口的马车时,眼睛一亮,多打量了几眼,哼着小曲,晃荡着身子离去。

    看他走远,李墩才松了一口气,急忙走进屋里,想要给孟倩幽说几句好话解释一下,张开嘴却不知该说什么,只好挠了挠头,满脸愧色的站在了一边。

    孟倩幽轻飘飘的看了他一眼,李墩吓得腿肚子直打颤,惊慌的说道:”东家,您别误会,我以前不懂事,误交了这个朋友,可我好长时间没有跟他来往了。我也不知道他今天为什么会来。“

    孟倩幽面无表情的坐在破凳子上,没有说话。

    李墩也不知道自己的解释管不管用,心里直打鼓,这时朱武媳妇在外面喊道:”药熬好了。“

    李墩急忙出去,去厨屋里找了一个有豁口的破碗,找了一块破布垫着手,慢慢地把药倒到碗里后,小心翼翼的端进屋内放到破旧的桌子上。

    朱武媳妇也跟着进来,恭敬的站在一边。

    李墩又出去拿了一个碗过来,碗里的药来回倒了几遍,感觉不那么热了,就端着药碗走到床前,轻轻的唤了几声”娘“,希望她可以睁开眼睛,把碗里的药喝下去。可是一连唤了几声,老人也没有反应,李墩无法,央求朱武媳妇:”嫂子,麻烦您去厨屋里拿个小勺过来。“

    朱武媳妇转身出去,很快把小勺拿来,递给李墩。

    李墩耐心的用小勺慢慢的把一碗药全部喂进老人的嘴里。

    孟倩幽和大夫一直在旁边看着没有说话。

    可能是药起了作用,大约一刻钟以后,老人慢慢睁开了那双浑浊的眼睛,恍恍惚惚的看了眼前的众人,又重新闭上。

    李墩见老人醒了,狂喜,激动的说道:”娘,你醒了。“

    老人才又睁开了眼睛,试探的问:”墩儿?“

    李墩猛点头,惊喜的说道:”娘,是我。“

    老人又闭了闭眼睛,才再次睁开,意识也稍有清醒,问:”墩儿,你回来了,娘以为再也见到你了。“

    李墩的声音有些哽咽,小声说道:”是朱武嫂子过来看你,发现您生病了,就去喊了我回来。不但如此,我们东家也过来了,您能醒过来,还多亏了她给的人参呢。“

    李墩娘艰难的转动了一下脖颈,看到坐在一边的孟倩幽,动了动身子,看样子是想坐起来。

    孟倩幽急忙站起来说道:”您的身体还很虚弱,躺着就好。“

    李墩娘感激的对她点了点头:”谢谢东家了。“

    孟倩幽摆了摆手:”举手之劳罢了,您不用放在心上。“

    看李墩娘这么快就能醒来,大夫也十分高兴,示意她躺好,又重新给她把了一下脉,对李墩说道:”人醒了,就没有什么大碍了,只要是每天按时吃饭和吃药,过不了几天就能好起来了。“

    李墩闻言高兴的不行,直给大夫道谢。

    大夫笑道:”这全是那棵人参的功劳,如果不是有那棵人参,我就是有再好的医术,你娘也是回天乏力。你要谢就好好的谢谢你们东家吧,她可是一个难得的好东家。“

    李墩娘家对着孟倩幽又是一通感谢。

    李墩娘已经没事,大夫又细细的嘱咐李墩每天熬药时定量的把那些人参须子放进去。

    李墩一一记下后,问大夫总共是多少文钱?

    大夫回答二百文钱。

    李墩从柜子里拿出二百文钱交给大夫。

    大夫收好,背起药箱就要出屋。

    孟倩幽也顺势跟着站了起来,对李墩说:”你先不用回去了,在家中照顾你娘几天,如果有什么需要的,就让人给我捎个话。“

    李墩喜出望外,不住的道谢:”谢谢东家,谢谢东家。“

    李墩和朱武媳妇一起恭敬地把孟倩幽和大夫送出屋外。

    屋外的众人看见孟倩幽出来,又是一阵议论纷纷。

    孟倩幽充耳未闻,走到门外,和大夫礼貌的告别后,上了马车,吩咐文彪回家。

    站屋外的那些人看到马车走远,一窝蜂的涌进屋内,抢着去看那棵人参。

    村里的路很颠簸,文彪便把马车赶得慢了一些,反正也没有什么急事,孟倩幽也没有催促他,慢慢悠悠在的坐着马车往回走,刚出了孙村,对面就有人跑过来,看到马车,高声大喊:”东家!“

    孟倩幽听见喊声,打开车帘,看清迎面来的人是张木,扬声问道:”什么事?“

    张木一边快步的迎着马车走来,一边气喘吁吁的高声回道:”家里来了一个大主顾,想要买一些土豆,老爷做不了主,就让我过来喊您快些回去。“说完,人已经跑到了马车前。”上来吧,一起回去。“孟倩幽吩咐他。

    张木也不等马车停下,就使劲一跃,坐到了前面的车辕上。

    文彪挥动马鞭,把马车稍微赶得快了一些,没用多长时间就回了作坊。

    作坊门前停了一辆马车,马车旁,孟二银正在陪着一名和自己年纪差不多大的男人说话,看到马车回来,对男人说道:”我女儿回来了,土豆的事情你可以跟她谈。

    文彪把马车停好,孟倩幽下了马车。

    男人看到孟倩幽竟然是一个十二三岁的小姑娘,愣了一下。

    孟倩幽走到两人面前,孟二银说道:“幽儿,这是王老板,听别人说咱们家种出了土豆,特意过来想买一些回去。”

    孟倩幽对王老板点头。

    王老板愣过以后,恢复了神情,笑着说道:“我是青阳县的王百钱,家里是做蔬菜生意的。和聚贤楼的掌柜老刘交情不错,去年冬天我在聚贤楼里吃过土豆以后,就问他哪儿来的,自己想倒腾一些回去。他告诉我说卖土豆的人说了,土豆一共就那些,就是他告诉了我是谁卖的也没用,当时就打消了这个念头。我今天有事过来聚贤楼,正巧看到好几辆马车停在聚贤楼门口,我问过之后才知道,原来是各处的聚贤楼的分铺过来买土豆的。我便让他告诉我从哪里买的土豆,他告诉我了姑娘的住址,我就打听这着过来了,希望姑娘看在老刘的面子上,卖给我一些土豆,少一些也没有关系。”

    孟倩幽闻言笑道:“既然您和刘掌柜的是朋友,我自然要卖给他这个面子,这样,您随我去作坊里看看,看看您需要多少。”

    王老板没想到她这么痛快的就答应了,欣喜万分。

    吴大打开作坊的大门,孟二银头前带路,领着王老板走进作坊。

    王老板没想到里面会有这么多一模一样的房屋,不由的四处打量了一下。赞道:“我从来没有见过这样整齐一致的作坊。”

    孟倩幽笑道:“我家里的生意很多,都需要不同的作坊,我索性就把它们建到了一起,一个是好管理,再者每个作坊之间也可以互相照应。”

    孟二银把王老板领到一个作坊前,打开门,作坊里堆放的土豆占据了半个作坊,赫然呈现在王老板的面前。

    王老板面露惊喜,激动的说道:“这些土豆我都要了,姑娘说个价钱吧。”

    孟倩幽道:“聚贤楼要的土豆也不少,我给他们是半两银子一斤,既然您和掌柜的的是熟识,价格就和他们一样吧。”

    王老板已经从掌柜的的口里知道了土豆的价格,之所以会问,是以为孟倩幽会长一些,没想到她这么爽利的就说出自己和聚贤楼的价格一样,心里激动的不行,当即从怀里拿出两张银票,说道:“这是两千两银票,是给姑娘的定金,我这就回去让人准备马车,明天的这个时候过来运土豆。”

    孟倩幽没接,道:“定金就不需要了,刘掌柜的为人我还是信得过的,既然您和他是朋友,您的为人也差不了。您放心,既然我答应了卖给您土豆,就一定会给您留下。”

    王老板做生意多年,遇到的不讲信用的主顾多了去了,所以才养成了这样一个习惯,只要是自己觉得好的蔬菜,就先付了银子,预定好的时辰再去运货。现在见孟倩幽不收,心里有些打鼓,道:“姑娘还是收下吧,不然我这心里不踏实。”

    孟倩幽笑着走到另一个作坊门口,打开门,里面满满的一屋子土豆露出来。

    王老板惊讶而又欢喜的睁大了眼睛。

    孟倩幽指着另外几间屋子说道:“这些屋子里都是土豆,王老板想要多少有多少,所以定金就不必付了,您什么时候过来运土豆都可以。”

    “姑娘此话当真,我想要多少土豆都可以?”王老板不相信的问道。

    孟倩幽点头,笑道:“做生意讲究的就是诚信,我既然答应您了,我就绝对会说到做到。不过,为你着想,我还是建议您第一次少运一些土豆回去,先试一下好不好卖,如果好卖的话,你以后就多运一些,如果不好卖,也省得您囤了太多的土豆压着您的本钱。”

    王老板赞道:“怪不得老刘一直称赞你,说你小小的年纪不仅为人爽利,做生意还有一套,就凭姑娘为主顾考虑的这份心思,将来你的生意定会做的很大。”

    孟倩幽摆手:“王老板过奖了,我跟你说实话,这些土豆如果卖不出去,我还可以把它做成别的吃食,价格卖的比这更高。在您的手里就不一样了,如果您卖不出去,就是烂菜一堆,不值钱了。”

    王老板闻言感兴趣问:“不知道姑娘能把土豆做成什么吃食?”

    孟倩幽吩咐吴大:“去拿一盒薯片来给王老板尝尝。”

    吴大应声去拿了一盒薯片过来。

    孟倩幽示意他打开,交给王老板。

    王老板接过薯片盒子,稀奇的看了看,才把里面的的薯片抽出来,拿起一片放进嘴里咬了一口,嘴里立刻充满了鲜香的味道,惊讶的开口说道:“这是土豆做出来的,好香的味道。”

    “这是用土豆做的一种零食,薯片,有多种不同的口味,适合所有的人吃,去年我用剩余的土豆做了一些,一个朋友运去京城每盒卖十两银子。”孟倩幽说道。

    王老板也动了心思。“那我能不能也运一些回去卖?”

    孟倩幽摇头:“我已经答应了我的朋友,只要是做出来的薯片全都给他去卖,我不能失信于他。”

    王老板有些失望,嘴里的薯片也感觉没有刚才那样好吃了。

    “不过,等今年的另一季土豆下来的时候,我做开办两个作坊,把土豆做成另一种吃食,到时如果您感兴趣,我可以全部卖给您。”孟倩幽道。

    王老板闻言惊喜,也没有问是什么东西,就满口答应:“感兴趣,感兴趣,姑娘可一定要卖给我。不是我跟姑娘吹牛,我这批发生意做的很大,天南海北过来要货的客商很多,只要是我手里的货,就没有走的不快的。只要姑娘把做成的吃食交给我,我保证让你赚个盆满钵满,以后还想跟我在合作。”

    孟倩幽爽快应道:“好,等我作坊开办起来,我就让掌柜的给您捎信,您及时过来就行。”

    王老板连连点头,半开玩笑半认真的说道:“姑娘可一定要及早的给我捎信。我今年就指着您这土豆和吃食发大财了。”

    孟倩幽笑着点头,吩咐吴大再拿几盒不同口味的薯片过来送给王老板,道:“这些薯片是个稀罕物,您拿回去让家里人尝尝。”

    一盒薯片十两银子,这几盒薯片就好几十两银子,王老板哪里肯要,推辞道:“这些薯片太贵重了,我不能要。”

    “再贵重也是自己做出来的东西,您就不要推辞了,收下吧。如果您心里实在觉得过意不去,就帮我多卖一些土豆好了。”孟倩幽也玩笑着说道。

    王老板也是个实诚人,闻言说道:“那是自然,即使姑娘不说,我也会尽自己全力多卖一些的。只是这薯片我实在不好意思收下,这样吧,你说您的出手价是多少,我给您个成本。”

    孟倩幽摆手:“咱们来日方长,这些薯片就当是我给家里人的一点小心意,您就不要在推辞了。”

    王老板见她是真心要给,当下不在推辞,爽快的收下,道:“姑娘放心吧,以后你做的吃食,只要是你愿意卖给我,我全都收下。”

    孟倩幽拿出小女儿调皮的神情,笑道:“那咱们就这么说定了,以后你可不能反悔哟。”

    王老板哈哈大笑,点头保证。

    把两千两银子重新放回怀中,王老板拿好薯片,约好了明天来运土豆的时辰,孟倩幽礼貌的把王老板送出作坊的大门,王老板高兴的坐着马车走了。

    得了这么一个大主顾,孟二银高兴的合不拢嘴,兴奋的说道:“这下好了,咱们的土豆终于能多卖出一些了。”

    看他那异常高兴的样子,孟倩幽给他开玩笑:“爹,您什么时候也变得这么财迷了?”

    孟二银声音里带了喜悦:“你不知道,天天作坊里堆了这么多的土豆,爹这心里发愁的不行,唯恐土豆卖不出去。现在好了,有这么一个大主顾,爹这心里算是踏实了。”

    孟倩幽调皮的说笑:“爹,你也不想想,您女儿是谁呀,能让土豆卖不出去吗?”

    孟二银开心的大笑。

    孟氏在作坊里听到爷俩的笑声,忍不住出来瞧瞧。

    孟氏好奇的问孟二银:“从作坊里面就听到你的笑声了,什么事情让你这么高兴?”

    孟二银的心情高兴,用愉悦的声音轻快的回道:“刚才来了一个大主顾,说是要大量的买咱们的土豆,你说我能不高兴吗?”

    “真的,咱们的土豆又能卖出去一些了?”孟氏惊喜的反问。

    孟二银点头,“是一个专门做蔬菜批发的王老板,有了他,以后咱们的土豆就不愁卖了。”

    孟氏也高兴的不行。

    然后接着对孟倩幽问道:“幽儿,李墩的娘没事吧?”

    “吃了拿过去的人参已经醒了,不过身体还很虚弱,大夫说要养一段时间,我让李墩在家伺候他老娘好了再回来。”孟倩幽回道。

    孟氏放下心,“没事就好,人老了,没人在身边,就是不行,有个头疼脑热的也许就挺不过去。”

    孟倩幽心里一动。

    王老板说到做到,第二天上午果然就亲自带了五辆马车过来,一见孟倩幽就高兴的说道:“孟姑娘,我昨天回去仔细的核算过了,我再少也得要一万斤土豆,麻烦你让人给我装车吧。”

    孟倩幽点头,吩咐早已经等候在作坊里的众人开始装土豆。

    接连两天都卖出大量的土豆,众人脸上高兴的神情藏都藏不住,手上的动作也快,麻利的装完了一袋又一袋的土豆。

    王老板的心情也很愉悦,笑着说道:“昨天我拿回去的薯片,家里的老人和孩子都很喜欢吃。直说从来没有吃过这么好吃的零食。”

    “喜欢吃就好。”孟倩幽道。

    王老板挠了挠头,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如果姑娘不介意的话,我今天想买一些回去,实在是家里的老人和孩子喜欢吃的很,家里又不缺少那个银两,您放心,银钱我一个铜板也不会少给你的。”

    孟倩幽笑问:“不知王老板想要多少和薯片。”

    王老板见她答应,满心欢喜,立刻说道:“都是自己家人吃,我也不多要,来二十盒就行。”

    孟倩幽答应:“行,一会儿装完土豆,我让下人去给你拿过来。价钱就按我的走货价。”

    一听便宜这么多,王老板大喜,开玩笑道:“我后悔了,早知道这么便宜我就多要点了。”

    “既然是自家吃,王老板还是不要一次买那么多的好,作坊里每天都做出大量的薯片,您每次来进货的时候,都买一些不就行了。”孟倩幽道。

    王老板一想也对,笑着说道:“好,就听姑娘的,每次来的时候就买一些。”

    孟倩幽道:“薯片虽然好吃,但吃多了容易上火,所以还是适量为好,千万不要多吃。”

    众人的热情高涨,速度也快了很多,一万斤土豆只比昨天多用了一刻钟就装完了,王老板爽快的付了土豆和薯片的银钱后,高兴地带着五辆装满土豆的马车回去了。

    孟倩幽把银票交给孟贤,嘱咐他,“大哥,你回去看一下账本,算一下我们这一季大概收了多少斤土豆,我好有个安排。”

    孟贤接过银票,点头。

    孟倩幽又道:“以后我不在家的时候,这土豆生意就交给你了,无论是谁,都是半两银子一斤。还有,每个来买土豆的人,都要让他说清楚是谁介绍来的,否则的话就不要卖给他。”

    孟贤一一记下。

    嘱咐完孟贤,孟倩幽又去薯片作坊里转了一圈。

    孟大金家的又招了五个在作坊里做过工的女人过来这薯片,看到她进来,众人热情的给她打招呼:“东家,你过来的。”

    孟倩幽这几天没在家,不知道孟大金家的已经招好了人,点头一一应过后,问道:“大伯母,咱们的要求你给他们说了吗?契约她们几个签了吗?”

    孟家金家的回道:“为了再发生前面的那种事情,我找她们过来的时候,先给她们说了要签订契约,他们都答应了,我才招他们进来的。她们过来以后,我让贤儿写了契约,让她们几个已经签了,你放心吧。”

    那几个女人也说道:“东家,您就放心吧,我们早就知道了作坊的规矩,就是不签订契约,我们也不会说出去的。”

    孟倩幽点头,嘱咐孟大金家的:“天太热了,您把他们分成两拨,一拨炸薯片,一拨休息,每隔两刻钟就换一下,当心不要中暑了。”

    “你放心吧,我已经给她们分开了。”孟大金家的回道。

    孟倩幽又尝了一下他们炸的薯片,满意的点头:“不错,上手很快,你们几个干活再麻利些,如果咱们的薯片卖的快了,等到发工钱的日子,我给你们发奖金。”

    旁边一个正休息的女人嘴快,好奇的问她:“东家,什么是奖金?”

    孟倩幽笑着解释:“奖金呀,就是多发给你们的工钱,有时候比你们的工钱还高呢?”

    几个女人闻言瞪大了眼,不相信的问:“比工钱还高?那我们岂不是做了一天的工,能拿两天的工钱。”

    孟倩幽回道:“差不多,不过前提你们得用心的炸薯片,炸出的味道好吃的不得了,让买过的人们吃了以后还想吃,咱们的生意就火爆了,到时候你们的腰包也就鼓起来了。”

    一听又可能做一天的工拿两天的工钱,这次连正在炸薯片的几个女人也连声保证:“没问题,东家,您就瞧好吧,我们保证炸出来的薯片好吃的不行,让人们吃了一口以后恨不得连舌头也跟着一起吃掉。”

    众人被她的话逗得大笑。

    在另一个屋子里装薯片的几个女人听着这高兴的说话声,互相看了看,心里都后悔的不行。

    孟倩幽进屋的时候正好看到几人的表情,什么也没说,不动声色的走到几人身边,查看了一下几人装薯片的情况。

    几个女人平时也是村里有名的利落人,干起活自然不含糊,装得薯片又快又好,几乎没有什么破碎,孟倩幽看在眼里,称赞了几人几句,几个女人勉强露出笑容。

    薯片作坊里一切井井有条,孟倩幽放下心来,想着到书包作坊里看一下,看看他们一共缝制了多少个书包了,如果多的话,自己是不是应该带着孟逸轩和孙良才出去推销一下了。

    走到书包作坊门口,听到里面的说话声,孟倩幽刚要推门进去。

    这时张木惊慌失措的跑过来:“东家,不好了,刚才朱武媳妇过来报信,说是李墩娘俩都被打伤了!”

    孟倩幽想要推门的手顿住,皱起了眉头,转身问:“怎么回事?”

    张木摇头:“我也不知道,刚才朱武媳妇急急慌慌的的跑过来的说的,我没有来得及问,就跑过来跟您说了。”

    孟倩幽转身疾步往大门走去。

    朱武媳妇大概是跑得太急了,这么半天还没有歇息过来,正双手扶膝,弯着腰大口大口的喘气。

    张木急忙说道:“朱武媳妇,东家来了。”

    朱武媳妇直起腰,深深喘了一口气,才快速的说道:“我刚才想去李墩家看看李墩娘好些了没有,却发现她们娘俩都被人打伤了。我喊了邻居去帮忙喊大夫后,就急忙过来给您说了。”说完又深喘了几口气。

    “知道怎么回事吗?”孟倩幽问。

    朱武媳妇摇头:“不知道,我问过邻居了,他们也都说没有听见动静,不知道到底是怎么回事?”

    孟倩幽吩咐文彪:“赶快去赶马车过来。”

    文彪飞奔而去,不一会就飞快的赶着马车回来,孟倩幽和朱武媳妇上了马车,文彪也顾不上道路颠簸了,快速的赶着马车来到李墩的家。

    李墩家的院子里已经围满了人,看到孟倩幽过来自动给她让开了一条路。

    孟倩幽快步走进屋内,看到屋内的情形皱起了眉头,只见李墩头上缠着布坐在床边的破凳子上,正一脸担心的看着脸色有些青肿,紧闭双眼的李墩娘。

    看到孟倩幽进屋,李墩仿佛有了主心骨一般,声音哽咽的喊声一声:“东家。”

    孟倩幽关心的问:“怎么回事?”

    李墩竟然唰一下子就流出了眼泪,自己觉得不妥,用被撕扯烂的衣袖胡乱的擦了一下眼泪,才回道:“我没事,可是我娘到现在还没醒。”

    大夫叹口气说道:“你娘本来就身体虚弱,又被人推倒在地,额头碰在了桌角上,这下我也说不清她什么时候能醒过来了。”

    孟倩幽伸手搭在了李墩娘的脉搏上。

    没想到她也会医术,大夫惊诧。

    孟倩幽细细的给李墩娘的两手都把过脉,松了一口气,道:“没有大碍,很快就会自己醒来了。”

    大夫从惊诧中回神,伸出手又给李墩娘把了一次脉,依旧没有和刚才一样,什么都没有把出来。

    李墩喜出望外,一个劲的给她道谢。

    大夫惊讶的问:“姑娘也会医术?”

    “会一点,不精。”孟倩幽回道。

    大夫自是不信,“姑娘这话太自谦了,你能摸出李墩娘什么时候能醒,医术不知道比我强了多少。”

    孟倩幽没有回答,而是转头问李墩:“发生什么事了,你们娘俩怎么会被人打伤?”

    ------题外话------

    感谢爱丽丝表姨打赏188币和9朵花花

    感谢乐乐呀乐乐5颗钻石

    感谢书城莫力芳打赏‘记忆面包’999书币

    感谢书城summe打赏100书币

    恭喜乐宝1234,weixin31c1ff6eec,138**8614等29人成为举人

    恭喜书城778350663,星雨之雨,浑水成为执事

    感谢各位亲人的厚爱和支持,谢谢!谢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