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一十八章 做媒
    孟逸轩和孙良才从远处走回来,看到张富贵站在门口,两人礼貌的给他打招呼:“张老板好。”

    张富贵乐呵呵的回道:“两位小公子也好,成儿回来一直念叨两位小公子,今日你们过来了,他不知如何高兴呢。”

    孟逸轩有礼的说道:“我们也一直惦念贵公子呢,只是我们课业较忙,不能经常过来。”

    张富贵更加的高兴,“成儿也快下私塾了,你们一会儿随我回家,你们三个好好的再一起聊一聊。”

    孟逸轩和孙良才懂事的点头。

    张富贵笑着把三人让到店铺后面专门招待客商的会客厅里,命伙计沏茶水过来。

    伙计应声,很快把茶水沏好端上来,恭敬的在一人面前放一杯后退出去。

    张富贵端起茶杯,做了一个请的姿势,道:“孟姑娘,刚才多有怠慢了,我先用这杯茶给你赔礼一下,等晚上的时候我给你们接风洗尘,再正式给你道歉。”

    孟倩幽端起手边的茶杯,笑着说道:“张老板客气了,您这话我可不敢当,我们的利益是相互的,您的生意做得如此好,我高兴还来不及呢,怎么会觉得您怠慢了。”

    张富贵哈哈一笑,由衷说道:“每次听孟姑娘说话,都觉得心里很敞亮。你小小年纪生意就能做的如此大,不是没有道理的。”

    孟倩幽微微一笑,慢慢的喝了一口茶。

    孟逸轩和孙良才逛了半天的的街早渴了,也就跟着端起茶杯喝了几口。

    张富贵意思性的喝了一口茶后,说道:“刚才的那几个客商是南方的,是我店里的老客户,上一次来了我店里进布匹的时候,我给他们推荐了一下书包,让他们那几个回去卖卖。当时几人还十分犹豫,我应承他们如果卖不掉,我还可以退货,他们才勉强一人拿了二十个,没想到竟然十分的好卖,几人才迫不及待的过来进货。由于没有提前打招呼,我这店里的书包数量不够,才急着让人给姑娘捎信,让你们送过来的。时间上赶了一些,没有让你们为难吧?”

    孟倩幽摆手,道:“我们的书包作坊里一直备有存货,不会为难。”

    “那就好,我让人捎信的时候心里也犯嘀咕,不知道你们有没有这么多的存货。好在你们及时送来了,让我高高兴兴的打发走了他们几个。”张富贵感激的说道。

    孟倩幽正欲说话,张富贵接着说道:“你刚才也看到了,他们几个一下子就买走了一千多个书包,我也所剩不多了,还有别的客商要来,希望孟姑娘回去后,让人再给我送给几百个过来。”

    孟倩幽高兴地答应:“没问题,我回去后立刻让人给你送来。”

    两人就生意上的事情又高兴的聊了一会,孙良才喝完茶后百无聊赖的坐在椅子上,孟逸轩则一脸认真的听他们说话。

    孟倩幽看了一眼外面的天色,对张富贵道:“张老板,天色不早了,我们先找一个客栈去住下,等晚上的时候我们再聊。”

    张富贵爽快的说道:“去什么客栈,家里的房子很大,孟姑娘如果不嫌弃的话,就去我们家住下。正好也让成儿和两位小公子聚在一起好好的玩玩。你不知道,自从从你家里回来以后,成儿的性格开朗了很多,现在也可以跟生人说几句话了,这都是你和两位小公子的功劳,我夫人一直要说好好地当面感谢你们呢,今天正好,就去我家。”

    孟倩幽急忙推辞:“我们人多,怎么好意思过去打扰。”

    张富贵摆手,“不打扰,我巴不得你们去我家住呢。”

    说完,不容孟倩幽拒绝,对外面喊道:“来人。”

    伙计应声而入。

    张富贵吩咐他:“去告诉夫人,就说孟姑娘和两位小公子过来了,让他安排好一切,我们这就回家。”

    伙计应了一声,快步离去。

    孟倩幽便不好再推辞,只好说道:“谢谢张老板。”

    孟逸轩和孙良才也急忙道谢。

    张富贵起身,领着几人出了店铺,吩咐伙计赶了马车过来,对孟倩幽说道:“我家离这里有一段距离,我头前带路,你们随后跟来就行。”

    孟倩幽点头,领着孟逸轩和孙良才上了马车。

    张富贵也上了马车,吩咐伙计回家。

    伙计扬起鞭子,赶着马车顺着街道慢慢的走,文彪和文虎赶着马车跟在后面。

    张夫人听到伙计的传信,赶紧的一边吩咐丫鬟去收拾几间客房,一边亲自去厨房,吩咐里面的人多做一些精致的菜。

    厨房里的人已经准备好了做晚饭的食材,听见张夫人的吩咐,立刻全部忙活起来。

    张夫人在厨房转了一圈,看家里的鸡鸭鱼肉和各色青菜都有,才放下心来,对厨房里的人说道:“今天来的可是贵客,你们要是做的让她满意了,我重重有赏,如果丢了老爷的份子,这个月的工钱全部扣掉。”

    厨房里的人一听,哪敢怠慢,纷纷拿出自己的看家本领。

    吩咐好这一切,张夫人便让人喊了自己的女儿和儿子过来,一起去门口迎接孟倩幽几人。

    张成一听孟逸轩和孙良才要来,兴奋的不行,竟然又蹦又跳。

    张夫人欣慰的看着变得活泼的儿子,想着多亏了孟倩幽的指点,自己的儿子才像变了一个人一样,自己晚上的时候一定要好好地谢谢她。

    马车到了门口停下,张富贵和孟倩幽先后下了马车。

    张夫人急忙迎上去,热情的对孟倩幽说道:“孟姑娘来了,赶快家里请。”

    孟倩幽三人礼貌的打招呼,“张夫人。”

    张夫人拉着起她的手,满脸高兴地说道:“我一直跟老爷说,让他请你过来一趟,她说你生意繁忙,没空过来,今天好不容易过来了,一定要在我们家多住几天,让我好好的谢谢你。”

    说完招呼自己的女儿:“俪儿,这就是我和你爹经常提起的孟姑娘,你快过来见见。”

    张俪也是一个欢脱的性子,听见张夫人的话,走到孟倩幽先前,欢快的说道:“你就是孟倩幽呀,我爹娘经常提起你,说你小小的年纪对做生意有一套,让我见到你的时候,多给你讨教一下。今天咱们可得好好的聊聊。”

    孟倩幽立时就喜欢上了这个开朗大方的姑娘,笑着说道:“张老板和张夫人过奖了,我哪里有他们说的那么能干。”

    张丽一点不见生,过来就抱住她的一只胳膊:“你就别谦虚了,我爹娘很少夸人的,现在常常把你挂在嘴边,当成我的典范,你肯定有过人之处。”

    张夫人见自己的女儿和孟倩幽很快就熟悉了,高兴地不行。

    孟逸轩和孙良才刚一下马车,张成的眼睛就一亮,等他们给张夫人打过招呼,就上前一边拽住一人的胳膊,高兴的说道:“走,去我屋里,我有好东西给你们看。”

    孟逸轩和孙良才望向孟倩幽。

    孟倩幽点头。

    两人高兴的和张成一起走了进去。

    张夫人娘俩热情把孟倩幽也让了进去。

    张富贵吩咐伙计带文彪和文虎去后院把马车安顿好后,也走进了家里。

    张夫人母女二人把孟倩幽让进了会客厅里坐好,张夫人吩咐丫鬟:“快给贵客沏杯好茶来。”

    丫鬟应声快速去沏茶。

    张富贵随后也走了进来,做到了上首的椅子上。

    张俪坐到孟倩幽身旁的椅子上,一脸崇拜的说道:“看起来你比我的年纪还小,真不知道你是如何学会做生意的。”

    孟倩幽笑着说道:“我哪里会做生意,只不过闲暇无事时琢磨出来一些东西,又恰好碰到了张老板这样的大主顾,才能一帆风顺的走到现在。”

    张俪摆手:“你就不要谦虚了,如果没有一定的头脑是做不成生意的。就好比我,前几年我爹就开始叫我做生意,好几年过去了,我就学会了一点皮毛,以至于现在我爹都不敢让我去谈大生意,唯恐我把家里的银钱赔光。”

    孟倩幽被她的话语逗笑:“张姑娘活泼可爱,做生意不通,在别的方面肯定会有天赋。”

    张俪惊讶的瞪大眼睛,欣喜的问:“你怎么知道?我从小就对吃食感兴趣,没事的时候我经常自己琢磨,怎样才能做出各式各样好吃的菜。”

    张夫人也笑道:“俪儿确实对吃食感兴趣,如果没人喊她,她能在厨房里呆一整天。不过做出的饭菜,实在是不敢恭维,有时候做出来的好吃,有时候做出来的东西我们都不敢下口。”

    张俪有些不愿意,撒娇的说道:“娘,你怎么当着客人的面揭我的短。”

    张夫人笑道:“孟姑娘也不是外人,不会说出去让人笑话你。省得你一时兴起,拉着孟姑娘去厨房。”

    她的话落,张俪眼前一亮,兴奋的说道:“对呀,我见了孟姑娘也是欢喜的紧,应该亲自去厨房给她做几个菜的。”

    说完,问孟倩幽:“你喜欢吃什么菜,我给你去做。”

    孟倩幽道:“不麻烦张姑娘了,我什么都吃。”

    张俪干脆说道:“走,你跟我一起去厨房,你想吃什么我就给你做什么。”

    张夫人本是一句玩笑话,没想到张俪却当了真,见张俪硬是要拉着孟倩幽去厨房,心里懊悔,急忙对孟倩幽赔礼道歉:“孟姑娘,你别忘心里去,俪儿只是太高兴了,才如此的没了分寸。”

    见女儿人来疯一般,越说越不像话了,张富贵呵斥张俪:“胡闹,哪有让客人去厨房的,这要传出去,岂不是要让别人笑话我们没有待客之道。”

    张俪调皮的吐了吐舌头,坐回了椅子上。

    孟倩幽替她解围:“其实我对吃食也喜欢琢磨,如果您二位不介意,我可以和张姑娘去厨房里切磋一下。”

    张夫人慌忙摆手:“孟姑娘说笑了,你是贵客,哪能让你去厨房呢。”

    张俪去闻言惊喜的问道:“真的,你也会做菜?”

    孟倩幽点头:“会一些,不如张姑娘精通。”

    张俪起身,顺势把孟倩幽也拉了起来,喜悦的说道:“那还等什么,我们赶快去厨房。”

    张富贵刚要开口训斥女儿,张俪已经不由分说的拉着孟倩幽往外走了。

    张夫人对这个说风就是雨的女儿也没辙,赶紧起身跟在了后面。

    看三人转眼之间出了会客厅,张富贵训斥的话咽了回去,深深叹口气,女儿这风风火火的性格,也不知道以后的婆家会不会包容她。

    厨房里的人们正在紧张的忙活着做饭,看到张俪拽着一个小姑娘和张夫人一前一后的进来,都吓了一跳,刚想要见礼。张俪挥挥手阻止她们:“忙你们的吧,给我和孟姑娘留一个小灶就行。”

    厨娘闻言,赶紧把小灶上炖着的肉汤端走。

    张俪拉着孟倩幽来到厨房里专门放在的地方,让她看了一下食材,问:“孟姑娘,食材都在这里了,你看看你想做什么菜?”

    张夫人边阻止边埋怨她:“你这孩子,怎么能让孟姑娘做菜,你掌勺,让她指导你一下就好了。”

    孟倩幽笑道:“夫人,无碍的,我也难得碰到张姑娘这样对吃食如此琢磨的人,我们正好探讨一下。”

    张夫人拦住她:“俪儿被我们惯坏了,胡闹也就罢了,你可不能跟着她一起做菜,这要是传出去,以后我们都没脸出门见人了。”

    张俪走到张夫人面前,把她的身子转了过去,小心而又用力的把她推到了厨房的外面,撒娇的说道:“娘,您就让孟姑娘给做一道菜让我尝尝吧,否则我晚上会睡不着觉的。”

    张夫人被她推着往外走,又气又笑:“你今年都十五了,一点大姑娘的样子都没有,也不知道以后找个什么样的婆家”

    张俪已经把她退到了厨房外面,听她说起这个话题,跺脚说道:“娘,我不就是让孟姑娘做道菜吗?怎么扯到了我的亲事上。我没大姑娘的样子怎么了,他们不愿意娶,我还不愿意嫁呢,反正咱们家也不缺吃穿,我就做一辈子的老姑娘了。”

    张夫人笑骂:“你想做一辈子的老姑娘,我和你爹还不愿意呢,我们已经托了媒人,四处去打听,一旦有好的人家,就把你嫁过去。”

    张俪急的狠狠的跺了几下脚,转身回了厨屋里。

    孟倩幽听到了他们母女的谈话,心里一动。脑子里竟然浮现了一个想法。

    张俪看到孟倩幽,就把张夫人刚才说的话跑到了脑后,欢快的问:“孟姑娘,你想好做什么菜了吗?”

    孟倩幽点头:“我看厨房里的肉不少,就做个红烧肉吧。”

    张俪立时来了兴趣:“你需要什么,我给你打下手。”

    孟倩幽摆手:“不用,只要给我备好了白糖和调料就行,别的我自己来就可以了。”

    张丽亲自把各种调料和白糖拿了过来,放到了孟倩幽面前,说:“既然你不需要我帮忙,我就也做一道我刚琢磨出来的菜,一会儿你尝尝,帮我评价一下。”

    孟倩幽点头应道:“好。”

    张俪去了旁边准备自己做菜的食材,孟倩幽拿起一块肉,洗净之后,切成均匀的小块,开始做红烧肉。

    张俪也准备好了自己的食材,洗干净后在一个小灶上开始做菜。

    厨房里的其他人也各自忙活着自己手中的事情,一时间厨房里只剩下了锅碗瓢勺的碰撞声。

    张俪做的是道炒菜,很快就炒好了。

    孟倩幽的红烧肉要慢一些,等到厨娘们把各自手头上的菜做好以后,红烧肉才飘出了香味。

    众人闻到这股香味,不自觉的多多抽了几下鼻子,张俪更是夸张,大步走到灶前,不顾形象的在盖着盖子的锅上狠狠的闻了几下,惊喜的说道:“哎呀,孟姑娘,你做的这红烧肉可真香。”

    孟倩幽被她可爱的动作逗笑,给她开玩笑:“你可小心一点,千万别把口水流到锅里,到时候我们谁也吃不到了。”

    张俪眼睛一亮,调皮的回道:“你不说我还想不到,这个方法挺好,我可以自己吃这红烧肉了,省得到时候你们给我抢。”

    孟倩幽再次被她逗笑,想着家里如果有这么一个活泼的人是真的不错,三言两语就会把人说的什么烦恼都没有了。

    张夫人被张俪推出门外以后,索性就没有再进来,而是转身去了客房,看看丫鬟们给准备的怎么样。

    家里很少来贵客,丫鬟们自然是准备的好好的,屋子里打扫了干干净净,所有的被褥都是新的,就连床单和窗帘都换上了鲜艳的颜色。

    张夫人看后非常满意,对准备客房的丫鬟说道:“屋子准备的不错,晚上还要伺候好了孟姑娘,只要孟姑娘满意了。你们都有赏。”

    丫鬟高兴地应声:“谢谢夫人。”

    看完了准备好的屋子,张夫人觉得时辰也差不多了,一面吩咐丫鬟去厨房看看饭菜做好了没有,一面让仆人摆好了饭桌。

    丫鬟很快回来,报告说厨房里的饭菜已经准备好了,只剩下孟倩幽的那道菜还没有做完。

    张夫人便又去了厨房,刚走到门口,就听道自己女儿的惊呼声:“孟姑娘,你这红烧肉太香了,这会让人连舌头一块吃下去的。”

    张夫人闻言失笑,想着自己女儿的不白跟着她爹学做了几年的生意,这嘴上的恭维人的功夫多少也练出了一些。走进厨房内,刚要笑着开口说话,一股香味飘进了自己的鼻子里,张夫人竟然也不自觉的吸了吸自己的鼻子,惊讶的问道:“什么菜这么香?”

    张俪欢喜对她说道:“娘,你快过来尝尝,这是孟姑娘做的红烧肉,肥而不腻,满口生香。”

    张富贵这些年做的生意不错,张夫人也有了一些大家的涵养,做什么事都是有分寸的,这会儿却顾不上了,三步并作两步的走到张俪身旁,接过张俪交给她的筷子,迫不及待的夹了一块红烧肉吹了几口,小心的放进了嘴里,轻轻地咬了一口,顿觉满口生香。惊叹:“这肉太香了,我从来没有吃过这么香的肉。”

    张俪得意的说道:“娘,你这次沾了我的光了吧,如果不是我拉着孟姑娘来厨房,你能吃到这么好吃的红烧肉吗?”

    张夫人已经把嘴里的肉咽下去了,笑骂:“你这么得意做什么,这是孟姑娘做的菜,又不是你做的。”

    厨房里的众人们看到张夫人吃的香,都不自觉的咽了下口水。

    放下筷子,张夫人吩咐众人:“把做好的饭菜端上去。”

    众人应声,急忙把做好的饭菜端去了饭厅。

    张夫人笑着说道:“孟姑娘,辛苦你了,咱们去吃饭吧。”

    孟倩幽点头,正准备跟张夫人一块往外走。

    张俪喊了一声:“等等。”

    两人看向她。

    张俪走到厨房的另一边,快速的拿了一个托盘过来,用布垫着手,小心的把红烧肉放到托盘上,端起托盘,对两人说道:“走吧。”

    孟倩幽失笑。

    张夫人则哭笑不得,无奈的对领着孟倩幽来到了饭厅。

    张成和孟逸轩以及孙良才已经规规矩矩的在饭桌前做好,张富贵正一脸微笑的看着他们几个。

    张夫人领着孟倩幽走进饭厅,张俪托着盘子跟在后面。

    孙良才的鼻子灵,一下子就闻出了红烧肉的味道,惊喜的喊了出来:“红烧肉!”

    张富贵也问到了香味,问:“夫人,这是什么菜?怎么这么香?”

    张夫人笑着回道:“这是孟姑娘做的红烧肉,我刚才已经尝过一块了,非常的好吃,一会儿老爷尝尝。”

    张俪把托盘放在桌子上,仆人上前把红烧肉的锅子端出来,放到了桌子的中央,顿时整个饭厅里都飘满了香味。连内向的张成忍不住出口赞道:“好香!”

    张富贵夸赞道:“孟姑娘小小年纪不但生意做得好,恐怕就连厨艺也没人比得了。”

    孟姑娘谦虚的回道:“张老板过奖了,我就这一道拿手菜,今天做出来献丑了。”

    “你这还是献丑,那我做的菜岂不是不能吃了?”张俪夸张地说道。

    一屋子人被她逗笑。

    几人坐定,开始吃饭,张富贵和张夫人忍不住一人夹了一块红烧肉。孟倩幽和孟逸轩也各自夹了一块,孙良才夹了一块放进自己的碗里,想要在再夹一块的,想起孟倩幽说的话,伸出的筷子又缩了回去。

    张成的性格内向,吃饭的时候一直都是那个菜离的自己最近就吃哪儿菜,今天可不一样了,一连夹了好几块红烧肉放进自己的碗里。

    张俪看到了,故意逗他:“我刚才在厨房里忍不住闻它的时候,不小心把口水掉进了里面,你吃这么多,不知道吃没吃到我的口水。”

    张成吃饭的动作顿了一下,随即又大口吃起了红烧肉。

    张俪笑着说道:“孟姑娘,你看你做的菜有多好吃,平常我要是这样说的话,他早就把菜吐出来了。”

    没等孟倩幽说话,张夫人笑骂她:“没个规矩,吃饭的时候也不知道安分一点。”

    张丽调皮的吐了吐舌头,赶紧端起自己的饭碗开始吃饭。

    张富贵夫妇也是实在人,再让了孟倩幽三人几次后,便不再相让。让几人安心的想吃多少就吃多少。

    一顿饭吃的宾主尽欢,尤其是张成,吃饱了以后,摸着自己的肚皮坐在椅子上不肯动弹。

    张夫人有些尴尬,笑着说道:“成儿还是第一次吃饭吃成这样,让孟姑娘见笑了。”

    孟倩幽幽默的说道:“张少爷这么捧场,说明我做的红烧肉好吃呀,我高兴还来不及呢,怎么会笑话他。”

    张夫人见她真的没往心里去,暗暗松了一口气。

    丫鬟,仆人把剩下的饭菜收了下去。

    张成已经和孟逸轩和孙良才玩疯了,稍微做了一会儿就起身拉着两人又去自己的屋里。

    张富贵笑呵呵的看着变得主动的儿子,心里对孟倩幽充满了感激。

    孟逸轩和孙良才一直被夫子管教的很严格,除了每日定时上课以外,还留了不少的功课,鲜少有时间去玩。现在好不容易跟着孟倩幽出来一趟,当然也是尽情的玩个痛快。

    张富贵看着三人走远,才感激的对孟倩幽说道:“成儿能变得这么活泼,多亏了孟姑娘的指点,你的大恩大德,张某夫妇没齿难忘。”

    张夫人也点头附和。

    孟倩幽急忙摆手:“我并没有做什么,您二位要是这样说的话,以后再来府城的时候,我可是不敢来你们家住了。”

    张俪这会儿的功夫就把孟倩幽当成好姐妹了,开口说道:“爹,娘,孟姑娘又不是外人,你们就别给她这么客气了,免得她呆在咱家不自在。”

    张富贵夫妇乐呵呵的点头。

    孟倩幽越接触越觉得张俪讨人喜欢,脑子里得念头挥之不去,索性开口说道:“张老板,张夫人,我有一件事要与你们说。”

    张富贵察言观色,见她的表情不严肃,知道不是什么坏事,道:“孟姑娘请说。”

    孟倩幽爽快的笑着说道:“我想给张姑娘做个媒。”

    话落,屋内一片寂静。

    张富贵夫妇和张俪不置信的看着她。

    好一会张俪才反应过来,发出一阵欢快的笑声:“你自己还是个小姑娘呢,你还给我做媒?”

    张富贵夫妇也反应过来,张夫人惊喜的问她:“不知道姑娘给说的是哪家?”

    “娘,你们还当真了,她小小的年纪,知道做媒是什么意思。”张俪对张夫人说道。

    张富贵呵斥她:“孟姑娘生意做的如此大,肯定认识不少的人,你就不要乱插言了,听听是哪一家?”

    张富贵的话还是有分量的,张俪立刻不敢说话了。

    张富贵也是一脸认真的问:“孟姑娘,不知你给俪儿说的是哪家?”

    孟倩幽也不隐瞒,“我给张姑娘说的这一家,也是做生意的,家里的熟食生意做的很大,只有一个独子,在清河县城里居住。”

    张夫人一听这么远,失了一些兴趣。

    孟倩幽接着说:“我和他们的独子不仅是生意上的伙伴,也是很好的朋友,他们家里的情况我基本上熟知,以张姑娘这欢脱的性子嫁过去,婆媳之间绝对不会出现不和。”

    自古婆媳关系是个难题,张夫人不想女儿远嫁,怕得就是她这性子嫁人以后会被婆婆不喜,受了气没人撑腰,现在听到孟倩幽这样说,顿时眼前一亮,惊喜的问道:“孟姑娘说的可是真的?”

    孟倩幽点头:“我和朱公子打过很多次交道,他的为人我也是清楚的,只要是他娶了张姑娘进门,就会一心一意的一辈子对她好。”

    张夫人闻言更加的惊喜,扭头喊道:“老爷。”

    张富贵明白她的意思,问:“孟姑娘把他说的这样好,不知我们能不能提前见见?”

    孟倩幽思量了一下,道:“行,我明天就让文彪赶着马车去接他,一来一往大概是明天晚上才能到。不过,我得提前给你们说一下,这朱公子以前有未婚妻,只不过后来出了一些事情把亲事退掉了。”

    张富贵夫妇愣了一下,随即张富贵问:“他为什么会退亲,孟姑娘是否方便给我们说一下。”

    孟倩幽摇头:“如果这门亲事成了,朱公子自然会对你们说。不过,我能给你们保证的是,朱公子只所以会退亲,完全是女方犯下了大错,和朱公子一点关系都没有。”

    张富贵见她不肯说,知道这里面肯定有不可说的事情,便也没有再问,和张夫人对望了一眼,说道:“这件事容我和夫人商量一下,稍后给你个回信。”

    孟倩幽点头,“我只是看张姑娘的性格活泼,心里颇为喜欢她,才一时兴起了这个心思,如果你们们不愿意,也没有关系,就当我没有说过。”

    张富贵夫妇已经起了心思,但是又对朱岚曾经退过亲的是事情有疑虑,才想着一会儿两人好好的合计一下。现在听孟倩幽这样说,张夫人急忙说道:“孟姑娘误会了,我们只是想先合计一下,到底应不应这门亲事。”

    孟倩幽表示理解:“府城离清河县较远,你们好好的合计一下也是应该的。毕竟这是大事,不可草率决定。你们再好好思量思量,尽快给我信,我好早做安排。”

    张俪一直静静的坐在一边听着,听完孟倩幽的话,不解的问:“你做什么安排?”

    “如果你们同意了,我就在府城多呆一天,让文彪去把朱岚接来,如果你们不愿意,我们明天一早就回去了。”孟倩幽回道。

    张俪“哎呀”一声:“你们怎么这么早就要回去了,不能多呆几天吗?我还想给你讨教厨艺呢。”

    孟倩幽摇头:“逸轩和良才都有课业,这次出来夫子只给了两天假,如果没有什么事,我们明天时必须要回去的。”

    张俪的脸上立刻浮现了失望的表情,抓住孟倩幽的手要求:“那你今天晚上和我一起睡吧,我们好好的聊一聊。”

    孟倩幽上世多年养成的习惯,身边有人会睡的不踏实,没有立刻答应,而是略微想了一下,才笑着点了点头。

    张夫人观察细微,见孟倩幽略微愣了一下,知道她是有些不情愿,忙说道:“孟姑娘不必理会俪儿,我们已经备好了客房,你可以踏踏实实的住下。”

    张俪虽然也看到孟倩幽犹豫了一下,没有往别处想,以为她是害羞,不好意思与自己一起睡,亲热的拉着她的手劝解:“你我都是女孩子,有什么可害羞的?”

    孟倩幽知道她是误会了,也没有解释,顺势顺着她的话题往下说:“我家里哥哥弟弟众多,女孩子只有我一个,从小自己睡习惯了,还真的有点不适应晚上睡觉的时候身边多了一个人。”

    张俪亲亲热热的拉着她的手,欢快的说道:“我也是从小自己睡一个房间,今天正好我们两个女孩子体会一下有姐妹的感觉。”说完,迫不及待的拉起孟倩幽,“走吧,去我房间里看看。”

    孟倩幽礼貌的给张富贵夫妇点个头,随着张俪去了她的房间。

    张富贵夫妇有事情要商量,便没有阻拦,微笑的看着两人走出去以后,张富贵问张夫人:“夫人,你觉得孟姑娘给说俪儿的亲事如何?”

    “听着是不错,但是我对他退过亲的事有疑虑,如果真的是女方的犯下了大错,他们退了亲还好说,万一不是呢,他们这么做可是毁了人家姑娘家。这样的人家再好也不能让俪儿嫁过去。”张夫人回道。

    张富贵点头:“夫人说的有道理,可惜清河县离我们这里比较远,我们也打听不到事情到底是为何。不过我相信孟姑娘的为人,她既然说了不是那位公子的责任,那就应该是女方犯下了大错。我看这门亲事可以考虑一下。”

    张夫人叹口气:“咱们从小对俪儿也没有过于严格管教,养成了她大大咧咧的性子,如果真的成了亲,恐怕会被婆家所不喜,孟姑娘说的这一家确实令我心动,可我又怕万一不是她说的那样,咱们俪儿以后可就遭罪了,离娘家又远,受了气咱们也不知道。”

    “出嫁从夫,就算俪儿以后在府城找个婆家,受了气,我们也不好经常插手管的。”张富贵道。

    张夫人声音里有了无奈:“我知道,可是我总觉得俪儿离咱们近一些,我这心里还踏实。”

    张富贵十分信任孟倩幽,对于她给说的这门亲事打心底里是赞同的,见张夫人犹豫,劝解她:“还是俪儿的亲事最重要,只要那户人家对咱们俪好,远一些也没有关系。更何况清河县离府城也不是太远,坐马车半日的时间就能到,如果俪儿以后有什么事,我们知道的也不会太晚。”

    夫妻多年,张富贵这样一说,张夫人就明白了他的意思,“看来老爷是十分赞同这门亲事的。”

    张富贵点头:“我信任孟姑娘,她绝对不会在这种事上哄骗我们的,我们不妨下相看一下,如果那位公子真的那么好,我们就给早些把亲事给俪儿定下,也了了我们的一桩心事。”

    家里的大事都是张富贵做主,再加上张夫人原本也有些心动,现在听张富贵这样说,点头同意:“好,就听老爷的,我这就去告诉孟姑娘,让她明天把人接过来我们相看一下。”

    张富贵点头。

    张夫人立即起身,往张俪的闺房走去,离老远就听见女儿欢快的声音传来,嘴角露出宠溺的笑容。

    门口候着的丫鬟给她见礼,“夫人,您来了,小姐正在里面和贵客说话呢。”

    张俪听见丫鬟的声音,起身来到外面,问:“娘,我和孟姑娘说的正开心呢。你快进来吧。”

    张夫人走进屋内,笑着说道:“知道你们说的开心,刚进远门就听见你的声音了。”

    却没有见张夫人满脸笑容的进来,知道给张俪说亲的事十有**是成了,果不其然,张夫人刚坐下,就对她说道:“孟姑娘,你明天让你的人把那位公子接过来我们相看一下吧。”

    ------题外话------

    特别给书城的读者们说一下:每个章节字数是不同的,相差很多。最少的章节在2000字左右。最多的一章字数是84章,字数16060。多数的章节都在万字左右。书城系统的统一定价是。千字5个币,作者没有定价权,不能随意要价。如果有一章书币多了。那就肯定是字数多了。在这里做下解释,希望不要引起误会。

    还有个事,就是好友李不言在参赛:

    http://hd。xxsy。/pc/bookvote2017(提示,链接上的点,是英文状态下的点)

    征文开始啦!大家发挥一下友爱精神帮好友投下票啦!书名《权少抢妻:婚不由己》李不言

    每天都可以投喔记得每天来一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