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一十九章 被人跟踪
    张俪惊问:“娘,你和爹还真的同意这门亲事呀?”

    张夫人笑着点头。

    “太远了,我不同意。”张俪反而说道。

    张夫人没想到张俪会不同意,愣怔了一下,脸色微微的有些不好看,语气里带了一丝强硬:“自古婚姻大事,都是父母之命,你不同意没有用,只要我和你爹相看好了,这们亲事就会定下的。”

    张俪也不是真心不愿意,只是觉得清河县离府城太远,心里不舍,见张夫人沉下了脸色,吐了吐舌头,没敢说话。

    张夫人见她知道分寸,没有在孟倩幽面前在说出什么让人心里不舒服的话,暗自松了一口气,转换了一副笑脸,对孟倩幽说道:“孟姑娘不要把俪儿的话放在心上,她还小,她还不知道有一门好亲事对她有多重要。您尽管让您的人把那位公子接来。”

    孟倩幽点头,道:“麻烦夫人让人准备纸笔,我给他写一封信,另外再派人把文彪喊来,我嘱咐他几句。”

    张夫人扬声喊来守在门外的两名丫鬟,吩咐她们去做这两件事情。

    两名丫鬟应声而去,不一会儿一名丫鬟就把纸笔拿来,在屋内的桌子上放好。

    孟倩幽拿起纸笔,写了一封简短的信,信中告知朱岚自己帮他相中了一个姑娘,嘱咐他看到这封信以后,跟着文彪赶快来府城。

    文彪已经随着丫鬟来到屋外,恭敬地站在院中等候。

    孟倩幽拿着写好的书信来到交给他,说:“你明天天一亮就回清河县,把这封信交给朱公子,让他看完后跟着你过来。”

    文彪应声,接过书信,放入自己的怀中,转身大步离开了院子。

    张夫人见事情已经办妥,笑着说道:“我回去和老爷说一声,就不打搅你们两个说笑了。”

    孟倩幽点头。

    张夫人心情愉悦的迈着轻快的步子也走出了院子。

    张俪早把刚才反对的事忘在了脑后,兴奋的说道:“这下你明天走不了了吧,那我们今天晚上就可以晚点睡觉了。”

    孟倩幽笑着点头,张俪把她拉进屋里,说说笑笑的果真到了很晚。

    张夫人回去和张富贵说孟倩幽已经吩咐人明天去把那位公子接来,想到女儿的亲事终于有了着落,张富贵夫妇竟然兴奋的一晚上没有怎么睡着觉。

    至于孟逸轩和孙良才,和张成三人玩闹累了以后,直接挤在张成屋内的大床上睡着了。

    一夜无话。

    第二天,天微亮,文彪牵着马出了张富贵家,翻身上马,快速的打马奔向清河县。

    孟倩幽在每天练功的时辰就睁开了眼睛,看了眼身旁熟睡的张丽,悄悄的起身,走到屋外。

    屋外值班的以后看到她起来,急忙想要问她有什么事情。

    孟倩幽赶紧把手放在嘴边“嘘”了一下,“小声一点,别吵醒了你们小姐。”

    丫鬟放低了声音,恭敬的问:“贵客这么早起来有什么吩咐?”

    孟倩幽摆手:“无事,我习惯每天这个时辰起床,不知你们府中有没有花园之类的地方,我想过去走走。”

    “有,我这就领贵客过去。”丫鬟回道。

    “不用麻烦你了,你告诉我在什么方向,我自己过去就可以了。”

    丫鬟领着孟倩幽来到院外,详细的给她指了后花园的方向。

    孟倩幽有礼的道过谢后,快步来到了后花园,看看四下无人,就随意的活动了一下自己的筋骨,沿着花园的小路轻快的跑了起来。

    等天光大亮了以后,张俪醒转,看着旁没有孟倩幽的身影,急忙起身,高声唤来丫鬟问孟倩幽去哪。

    丫鬟告诉她贵客天刚亮就起床,独自去了后花园。

    张俪半丝动静都没有听到,懊悔了不行,赶忙穿衣起床,准备去后花园找人。

    孟倩幽却迈着轻快的步子回来了。

    一进屋,看到张俪已经穿好了衣服,笑着说道:“起来了?”

    张俪声音里有些自责:“你什么时候起床的?怎么也不叫醒我呀?”

    “我已经习惯了每天这个时辰起床,看你睡得熟,便没有叫醒你。”

    张俪说:“这多失礼呀,让我爹娘知道了,非得训斥我不可。”

    孟倩幽笑道:“你不告诉他们不就完了,反正他们也不知道。”

    张俪惊讶的看向她,随即笑道:“这倒是个好方法。”说完吩咐身边的丫鬟:“你们谁也不许把这件事告诉我爹娘。”

    丫鬟们应声。

    两人收拾妥当,张夫人派人过来喊她们过去吃早饭。

    两人拉着手来到饭堂,所有人都已经到齐了,就等着他们两个了。

    张夫人看两人亲热的样子,欣慰的点头,吩咐人赶快把饭菜端上来。

    张富贵乐呵呵的说道:“孟姑娘,既然今天你们走不了了,就让俪儿和成儿领着你们在这府城好好的转一转。”

    孙良才一听可以在府城痛痛快快的玩一天,眼睛发亮的看着孟倩幽。

    孟倩幽闻言笑着摇头:“逸轩和良才每天去上课,难得出来一趟,我今天想锻炼他们一下,让他们在你的店铺前摆个摊卖书包,如果张少爷感兴趣的话,也可以跟着一起。”

    听她说完,张富贵有些惊讶:“这、这合适吗?”

    孟倩幽笑道:“他们几个将来都是要继承家里的家业的,让他们提前锻炼一下,对他们以后有好处。我对逸轩和良才都是这么培养的。”

    张富贵更加的惊讶:“孟少爷读书的资质如此高,还要学做生意吗?”

    孟倩幽回道:“人有祸夕旦福,将来的事情说也说不准,多一技之长傍身总归是好的。”

    张富贵点头,由衷的赞叹:“孟姑娘连这么长远的问题都考虑到了,实在是让人佩服。”说完又道:“好,吃过饭以后咱们就去店铺,我给他们准备摆摊用的东西。”

    虽然不能出去玩,但想到可以去摆摊卖书包,孙良才还是很兴奋,扭头问张成:“你去不去?”

    张成现在的性格虽然活泼一些了,但也仅限于自己熟知的这几个人,对陌生人还是很不愿意接触的,因此有些犹豫。

    孙良才诱惑他:“摆摊可好玩了,还可以挣到零花钱。”

    张成有些心动,看向张富贵。

    张富贵点头。

    张夫人有些担心,道:“成儿从来没有在这么多人面前说过话,不会出什么事情吧?”

    张富贵安慰他:“就在咱家店铺门前摆个摊,能出什么事情,再说了,还有两位少爷和店里的伙计跟着呢,你就放心吧。”

    张夫人担忧的看了张成一眼,见他那副跃跃欲试的表情,便没有在反对。

    孟倩幽许诺三人:“今天你们卖出一个书包,就给你们提一两银子,你们像买什么就买什么。”

    孙良才欢呼一声,恨不得马上就去卖书包。

    事情商定,吃过早饭以后,孟倩幽三人和张富贵三人分别坐着马车来到了店铺,

    下了马车,张富贵就吩咐伙计把后院账房里的大桌子摆出来,放到了店铺门口。又吩咐人把各式图案的书包一个一样摆在大桌子上。

    一切准备就绪。

    孟逸轩、孙良才和张成三人就站在放满书包的大桌子后面站好。

    张富贵的店铺临街,来往的人不少,看到门前一张大桌子上摆满了不少的书包,都纷纷奇怪的看过来。

    孙良才没有摆过摊,以为是摆好了东西人们就过来买,现在看到人们只是往这边观看,并没有一个人过来买,傻了眼。张成更甭提,看到这么多人看过来,羞得把头差点低到桌子底下。

    只有孟逸轩,用清脆动听的声音,扯开嗓子大声喊道:“卖书包了,漂亮精致的书包,大家快来看看呀。”

    孙良才被吓了一跳,不可思议的看着他。

    张成也一脸崇拜的抬起头。

    孟逸轩继续喊道:“走过,路过,不要错过,这么好看的书包,便宜又实惠,大家快来给家里的孩子买一个呀。”

    众人听到他的喊声,有好奇的就围了过来。

    看到这么多人围过来,张成吓坏了,不自觉的往后退了两步。

    张富贵下意识的从店铺里往门口走了两步,想到孟倩幽说的话,狠了狠心,咬牙又退了回去。

    孙良才到是反应过来了,帮着招呼顾客。

    人们围过来,看到各式图案的书包,也是心生欢喜,询问多少银子一个?

    孟逸轩好听的声音回道:“精致的书包十两银子一个,普通的书包五两银子一个。”

    “太贵了,便宜一些。”站在前面的一个男人说道。

    孟逸轩拿起一个书包,不慌不忙的打开,举高,让人们能看到里面,“大家看看,我们这书包里面有好几层,可以分放不同的东西,既轻便又省事,十两银子是真的不贵了。”说完,又让孙良才背过身去,把书包挎在了他的背上,道:“大家看看,这书包这样背起来,是不是很好看,如果您买了一个回去,说不定家里的孩子会更加爱去学堂的。”

    们被说的心动,当即就有人掏出银子,“我买一个精致的。”

    孟逸轩欢喜的接过银子,示意孙良才给拿一个书包。

    孙良才这段时日也学了不少做生意之道,指着大桌子上的一排书包问:“您看看,喜欢哪一个图案呢?”

    买书包的人看了一个遍,感觉都喜欢,一时下不了决定。

    孟逸轩拿起自己喜欢的一个图案的书包,道:“您看看这个怎么样?我很喜欢这个图案,想必您的孩子也很喜欢。”

    买书包的人看花了眼,没了主意,听他介绍,爽快地应声:“就是它了。”说完拿着书包,欢喜的转身走了。

    有一就有二,其它围观的人看到有人掏钱买了书包,也就不再犹豫,纷纷你一个,我一个的掏钱买书包。

    张成看两人忙活的不亦乐乎,慢慢的走回桌子前,小心的拿起一个书包,试探的交给了一个买书包的人。那人付了银子,拿过书包,也欢喜的拿着书包走了。

    张成接过银子,心里激动的不行,忙转身,把手里捧着的银子给张富贵看。

    张富贵也是激动的不行,对着他连连点头。

    张成兴奋不已,又转过身去和两人一起卖书包。

    走过的人们看店铺前非常热闹,都好奇是干什么的,好多人过来围观,看着越来越多的人们,孙良才索性也学着孟逸轩的样子,扯开嗓子大声吆喝。

    围观的人越来越多,唯恐发生什么意外,文虎站在桌子旁,紧紧的盯着围过来的人们。

    一通忙活之后,人群散去,三人已是忙的满头大汗,张富贵急忙命伙计拿来了毛巾,走出店铺,给孟逸轩和孙良才一人手里交了一条,两人接过来之后,胡乱的擦了一把,开始数买了多少的银子。张富贵拿着另一条毛巾想要亲自给张成擦擦汗,张成脑袋一闪躲开,道:“我自己来。”

    张富贵惊喜,把毛巾递给了他,张成也是胡乱的擦了一把,就把毛巾往张富贵手里一塞,凑到孟逸轩和孙良才面前,看看到底卖了多少银子。

    文虎依然站在桌旁看着他们。

    远处走过来两名大汉,看到站在桌子旁的文虎时,明显一愣,随即快速的退到了一个竖着的招牌后隐藏好身体,偷偷的往这边打量。

    文虎对这一切浑然不知,嘴角带笑的看着三人数收到的银子。

    远处的两人仔细的看了又看,确认是文虎没错,其中的一名大汉对同伴说道:“是文虎没错,我在这里盯着,你速去喊其他人过来。”

    那名大汉点头,转身飞快的离去。

    文虎似乎察觉到了什么,往这边望了一眼。

    大汉急忙在招牌后,隐藏好自己的身体。

    文虎看了一眼后,没发现有可疑的人,以为是自己多想了,摇了摇头,继续看着三人数银子。

    三人数完银子,竟然有一百二十两,齐声欢呼。

    张富贵站在一旁欣慰的看着自己的儿子,心里对孟倩幽更加的感激。

    文彪快马加鞭,用了两个多时辰就到清河县,打听了朱岚家在哪,骑马来到他家门前。快速的翻身下马,走到门前,有礼的问:“请问这是朱岚公子的家吗?”

    看门人见他虽然风尘仆仆,却一副彪悍的模样,心生警惕,没有回答,反而问他:“你是谁?”

    “我是孟姑娘家的下人,我们姑娘有一封信让我当面交给朱公子。”文彪回道。

    看门人一听是孟倩幽派来的,松了一口气,态度也随和了很多,道:“你稍等一会,我这就进去禀报。”

    文彪点头,安静的站在门口等候。

    朱岚今天正好没有出去巡查店铺,正跟朱父再汇报这个月店铺里的一些情况。

    看门人快步的走近院子里,恭敬地禀报:“少爷,孟姑娘派人给你送了一封书信过来,让他进来吗?”

    孟倩幽家里清河县不是很远,有什么事让人传个口信就行,哪里用的着写信。

    朱岚听见孟倩幽让人给他送了信过来,以为她发生了什么大事,需要帮忙,急声吩咐:“快让送信人进来。”

    看门人应声,快步的跑出去,吩咐人看好文彪的马匹,快速的领着他来到院子里。

    朱岚已经焦急的等在了门口,看到是文彪过来,心里“咯噔”了一声,急忙问道:“是不是孟姑娘出了什么事情?”

    文彪把怀中的信拿出来,恭敬的教给朱岚,道:“姑娘没有什么事情,只是让我把这封信叫给你,说如果你同意的话,就同我去府城一趟。”

    不是孟倩幽出了事,朱岚松了一口气,接过信,打开看了一下,不敢相信的惊叫出声:“她替我相中了一个姑娘!让我去府城相看!”

    自从出了乔敏的事以后,朱岚的亲事就再也没有人提起,朱母暗地里找了很多媒婆,可是没一个敢应承,朱母为这件事不知道添了多少白头发,尤其是看到包一凡已经成亲,说不定明年就可以添一个胖娃娃,朱母更是愁的不行,整天在朱父面前长吁短叹,朱父被她感染,也没少为此事发愁,听到朱岚的惊叫声,快速齐身,来到朱岚身边,拿过他手里的信仔细的看了一遍,笑道:“好好好,孟姑娘这件事做的好。”

    朱岚从他手里拿走了信,道:“爹,她就是个小姑娘,懂得什么样的女孩好。更何况,府城里清河县这么远,不知根不知底的,她怎么就知道那个女孩跟我很相配。”

    朱父直接忽略了他的话,吩咐仆人:“快去,把夫人叫来,就说公子的亲事有了着落。”

    仆人应声快步离去。

    朱岚急的跺脚:“爹,这门亲事我还没同意,你喊我娘过来做什么?”

    朱府依然没有理会他,指着文彪吩咐仆人:“把他带下去好好的招待一下。”

    仆人应声,文彪却没有动,恭敬的说道:“我们姑娘说了,无论你们同意与否,都让我快点回去。”

    “你先下去歇息一下,等一会儿夫人来了我们商量好了就给你回信,耽误不了多长时间。”朱父道。

    文彪点头,随着仆人下去。

    朱母听到仆人的传信,脚下生风的快速来到院子里,刚进院子就惊喜的问朱父:“老爷,岚儿的亲事真的有了着落,是谁家的姑娘,长得怎么样?”

    朱府笑着说道:“是孟姑娘子府城给岚儿相中了一位姑娘,让他过去相看一下。”

    一听是府城的姑娘,愣了一下,随即一连串的问:“那个姑娘家了是做什么的,年纪有多大?”

    朱府回她:“孟姑娘只说那位姑娘家里也是做生意的,人开朗大方,其它的没有多说。”

    朱母比朱府还爽快:“孟姑娘给说的姑娘准错不了,这门亲事我们应了。”边说边走进了屋子里。

    朱岚哭笑不得:“娘,您还没问过我的意见呢,怎么就同意了。”

    朱母摆手:“你的意见不重要,我和你爹同意就行了。”

    朱岚提醒她:“娘,那位姑娘可是府城的,家里离得远不说,就是她的脾气秉性我们也没法打听的到,你们不担心娶回来以后,闹得咱家鸡犬不宁。”

    朱母道:“反正是姑娘嫁过来,离得远怕什么。脾气秉性我们不用打听了,孟姑娘说好就是好。”

    朱岚看两人都同意,索性闭上嘴不在说话。

    朱父道:“孟姑娘派来送信的人说让岚儿跟着他去一趟府城,你看有什么要注意的事情给他说一下。”

    朱母说道“哎呀,老爷,这么大的事情让他自己过去,万一搞砸了怎么办?不如我们和他一起过去,如果我们双方都满意,就把定亲的日子也定下来。”

    朱父想了一下点头,:“也好,我这吩咐人去备马车,你也回去准备一下,最迟明天我们就能回来了。”

    朱母齐身,高兴地去准备东西。

    朱府高声吩咐仆人快去准备马车。

    朱岚目瞪口呆的看着自己的爹娘,一句话也没说出来。

    所有的东西都准备好,朱府派人喊来文彪,告诉他自己全家都要跟着去府城。

    文彪没料到是这样,也禁不住愣了一下。

    朱父把家里都安排好,和朱母,朱岚一起上了马车,吩咐仆人把马车赶快一些。

    仆人扬鞭,马车快速的顺着大路往府城走去,文彪骑着马一路跟在车后。

    到了府城,已是酉时,文彪领着众人直接来到了张富贵的店铺前。

    店铺前的桌子和书包已经收起来了,卖了一天书包的孟逸轩三人和孟倩幽,张富贵、张俪一起去了后院专门招待客商的屋子里去休息

    文彪刚翻身下马,就觉得有人盯着自己,扭头朝四处看了看,发现在不远处有几人人正鬼鬼祟祟的朝这边看。

    文彪皱眉,又仔细看了一下。

    那几人看到文彪看向自己,赶紧装作买东西的样子,低头去摊位上观看。

    文彪看不清,收回了目光,皱着眉头走进店铺里,问:“我们姑娘在吗?”

    文彪送过几次货,店铺的伙计都认识他,听他问起孟倩幽,急忙说道:“孟姑娘和和小少爷们跟我们东家一起在后面的屋子里休息。”

    文彪道谢,大步走到后面的屋子前,隔着门大声说道:“姑娘,我回来了。”

    听到他的声音,孟倩幽起身来到外面,看到只有他一人,皱眉,问:“朱公子没有空闲过来吗?”

    文彪朝屋里看了一眼,上前一步,小声的说道:“朱公子和他的父母在店铺外面。”

    孟倩幽愣了一下,惊疑的问:“朱伯父和朱伯母也来了?”

    文彪点头。

    孟倩幽想了一下,忽然就笑了,转身走进屋内,笑着对张富贵说道:“张老板,朱公子已经到了,不过朱伯母和朱伯父也跟着过来了,不知道您是否要出去相见?”

    张富贵也有一瞬间的愣怔,张俪的脸“腾”的一下就红了。

    孟倩幽笑看了她一眼,等着张富贵的回答。

    张富贵毕竟是生意人,愣怔过去,立刻起身往外走:“贵客大老远的来了,我怎么能不出去迎接。”说完又道:“俪儿,你呆在屋里别动。”

    张俪红着脸点头,老老实实的呆在屋子里。

    孟逸轩三人一天卖了不到三十个书包,兴奋的很,正笑闹成一团。

    张富贵和孟倩幽一起来到店铺前。

    朱岚和自己的爹娘已经下了马车,正站在马车旁,朝店铺里观望。

    孟倩幽看到他们,热情的说道:“朱伯父、朱伯母,你们也来了。”

    朱母笑着应声:“看到你的信,我们高兴的不行,索性就跟着一起过来了。”

    孟倩幽指着张富贵给仨人介绍:“这是张老板,我信中提到的姑娘就是他的女儿。”

    朱父看到张富贵和孟倩幽一起从里面出来,就猜到了七八分,听完孟倩幽的介绍,就拱起双手,对张富贵说道:“我们冒昧过来,打扰了。”

    张富贵也急忙拱起双手回道:“不打扰,不打扰。”

    孟倩幽指着朱岚和朱岚的爹娘介绍:“这是朱伯父、朱伯母,和朱公子。”

    朱岚也规规矩矩的给张富贵见了礼。

    张富贵见他眉清目秀,仪表堂堂,翩翩美公子一个,心生欢喜,脸上露出了几分满意。热情的说道:“几位一路赶来辛苦了,快到店铺里休息一下。”

    朱父没动,道:“天色已晚,我们还是先找一间客栈住下,等晚上的时候我们坐下来好好的聊一聊。”

    张富贵有心让几人去家里住,又觉得此事不妥,万一亲事没成,大家都会很尴尬,便也没有坚持,道:“我知道一家不错的客栈,这就领你们过去。”

    朱府推辞:“你生意繁忙,让伙计领我们过去即可。”

    张富贵摆手:“你们远道而来,再忙的生意我也得放下。”

    朱父见他言语诚恳,态度真诚,就没有再推辞。

    张富贵吩咐伙计赶来马车,头前带路领着去客栈。

    朱家三人也坐回了自己的马车上,跟在了后面。

    文虎赶了马车过来,孟倩幽也做了上去,吩咐文虎跟在最后面。

    “等一下”文彪喊住他,把马交给店铺里的伙计看管,跃到另一侧的车辕上,道:“走吧。”

    文虎看他满身疲惫,原本是想让他在店铺里休息一下的,见他跃上了车辕,也就没有劝说,扬起马鞭,赶着马儿慢慢的跟在后面。

    那几个一直注意这边动静的大汉一看,急忙跟在了马车的后面。

    文彪时刻注意后面的动静,不住的向后观看,发现有人果然跟在了马车后面,皱起了眉头。思索着这几人到底是找谁的麻烦。

    很快就到了客栈,所有人下了马车,张富贵领着几人走进客栈里。

    张富贵经常领着客商过来,客栈的掌柜的和他很熟悉,见他领着人过来,以为又是哪里的客商,热情的问:“张老板,还是同样的房间吗?”

    张富贵满脸带笑的回道:“这几位是贵客,开两间上房。”

    掌柜的看几人一眼,高兴地应声,做好登记,亲自领着几人上了二楼,打开了最里面的两个房间,道:“这是我们客栈最好的房间来了,舒适安静,打开窗户就能看到外面的景色,几位看看满意吗?”

    朱府、朱母是过来相亲的,对于客栈没有多大的要求,再说,这房间也确实不错,便满意的点头,道:“可以,我们就住这两间房吧。”

    掌柜的十分高兴,道:“几位先里面请,我这就吩咐伙计给你们打水上来,你们梳洗一下。”

    张富贵急着回去给张夫人和张俪说朱岚的爹娘也跟着过来的事情,顺势也说道:“几位远道而来,辛苦了,梳洗之后休息一下,我就不打扰了。”

    朱父再次谢过。

    孟倩幽说张富贵说道:“我和朱伯父、朱伯母好久不见了,留下来陪他们说一会话,您先去忙,一会儿我直接会您的府中。”

    张富贵点头,和掌柜的一起下了楼。

    朱岚见张富贵走了,忍不住开始埋怨孟倩幽:“你说你自己还是个小姑娘,做什么媒?”

    孟倩幽也不恼,笑着说道:“我跟你说,张姑娘可是一个活泼可爱的好姑娘,千里难找,万里难寻的,要不是我怕朱伯母着急你的亲事,我才舍不得把这么好的姑娘说给你呢。”

    朱岚不信,撇了撇嘴道:“如果她真的有你说的那么好,为什么现在还没有定下亲事?”

    朱母听他这样说话,气得伸手打了他一下,呵斥道:“这里没有你说话的份,去一边坐好。”

    朱岚刚想反驳,朱父轻轻的咳嗽了一声,吓得他赶紧去一边的椅子上规规矩矩的坐好。

    孟倩幽失笑。

    朱母歉意的说道:“岚儿不懂事,他说的话你千万别往心里去。”

    孟倩幽笑着点头。

    朱岚坐一边的椅子上翻了一个大白眼。

    朱母接着说道:“自从我们退了乔敏的亲事以后,就没有一个媒婆上门说亲,我急得天天睡不着觉,看到你让人送过去的信,按耐不住,就跟着过来了,我们这样做不会失礼吧?”

    孟倩幽微笑着说道:“不会的,张老板也是实诚人,看到你们这么大的诚意,高兴还来不及呢,怎么会觉得你么失礼。”

    朱母松了一口气,道:“那就好。”说完,又迫不及待的说:“你和张家姑娘接触的多,快给我说说她的脾气秉性如何。”

    孟倩幽笑道:“那张家姑娘性格活泼,待人真诚,没有什么心计,如果朱公子和她的亲事真的能成,您以后恐怕不只多了一个儿媳妇,还多了一个女儿。”

    听她说完,朱母两眼发亮,目露欢喜之情,:“哎呀,既然张家姑娘这样好,我们无论如何也得把这亲事定下来。”

    朱岚哼了一声,又重复了一遍:“你别被表面的东西蒙蔽了眼,既然这张家姑娘这么好,她为何到现在还没有定亲呢?”

    孟倩幽轻飘飘的撇了他一眼,笑着对朱父、朱母说道:“这张家姑娘的性格活泼跳脱,张老板和张夫人怕她出嫁以后,被婆家所不喜,一直没舍得给她定亲,所以才拖到现在,否则哪里轮到朱公子捡着个大便宜。”

    朱岚撇了撇嘴,不屑地说道:“是不是捡便宜还不一定呢,别到时候娶回来一个麻烦精,那我们家可就真的有麻烦了。”

    朱母呵斥他:“闭嘴,孟姑娘的眼光比你好,她说这张家姑娘好,就一定好。”

    孟倩幽笑道:“好不好,等到时候见了你们就知道了。”

    朱母急忙问:“那我们什么时候能见到那个姑娘?”

    “等我一会儿回了张府以后,问问张老板和张夫人,就让文彪给你们送个信。”孟倩幽回道。

    朱母已经等不及要见张俪了,催促孟倩幽:“我们不用你陪着了,现在就回去问一下,看看我们双方什么时候见个面好。”

    朱岚不愿意了,道:“娘,你这么着急做什么,我们才刚到府城,稍微休息一晚,明天再见也不迟。”

    朱母:“早点见面,把这门亲事定下来,娘的心里才踏实。”说完再次催促孟倩幽:“咱们也不是外人,伯母也不跟你客气,你现在赶快回去问问,我们双方今天晚上能不能见个面,把这门亲事定下来。”

    孟倩幽知道朱母肯定会为了朱岚的亲事着急,可没想到能着急到这种程度,恨不得立刻把亲事定下来。

    朱父也觉得朱母太着急了些,劝道:“我们和孟姑娘好久不见,总该要坐下来好好的说会话,你这样未免太急躁了些。”

    朱母一心想把这门亲事定下里,闻言说道:“等亲事定下来,让孟姑娘和咱们一起会县城,到咱家住几天,到时我好好的陪她说说话,现在最要紧的是把岚儿的亲事定下来。”

    朱父无奈,歉意的对孟倩幽说道:“你别见怪,自从岚儿退亲了以后,你朱伯母就成了这个样子。”

    孟倩幽笑着说道:“伯母的心情我能理解,我这就回去问问,问好了就给你们信。”

    朱府颔首:“麻烦孟姑娘了。”

    孟倩幽起身,朱父、朱母把她送到房门外,吩咐朱岚:“你把孟姑娘送到楼下去。”

    朱岚应声,把孟倩幽送到了客栈外,看着她上了马车,走远,才转身回了楼上。

    文彪趁着在门外等候的时间,不断的注意后面几人的动静,想确定一下,他们几个到底是冲着谁来的,但那几个人也是个中高手,闪闪避避,躲躲藏藏,文彪根本就没有看出来,心里有些着急。

    等孟倩幽上了马车,走出去了一段距离,那几个人还跟在后面,文彪这才确定他们几个是跟着自己,想了一下,小声的对车厢里说道:“姑娘,我们可能被跟踪了。”

    孟倩幽明显的顿了一下,随即快速的打开前面的车帘,问:“什么时候的事?”

    “我从回到府城张老板的店铺前,就感觉有人总是朝着店铺这边观看,当时不能确认他们到底是盯着谁的,便没有告诉姑娘。可是他们现在还跟在我们的马车后面,应该是跟着我们的没错。”文彪回道。

    孟倩幽落下前面的车帘,移到车厢后面,悄悄的把后面的车帘打开一条缝,果然见有五六名大汉鬼鬼祟祟的一直跟在后面。

    “文虎,把马车稍微赶的快一些。”孟倩幽命令。

    文虎挥动鞭子,马儿快速的跑起来。

    后面的几人没想到马车回突然加速,愣了一下后,都拔足狂追。

    孟倩幽在车帘缝里静静地观察几人,看几人的身手,应该是有功夫在身的人,不由的皱起眉头。

    天色已晚,街道上的行人比较少,孟倩幽没有吩咐,文虎便又把马车赶得快了一些。

    那几名大汉一看,也同样加快了追赶的速度。

    “文虎,不要去张老板家,顺着街道随意的去个地方。”孟倩幽说道。

    文虎应声,赶着马车一直不停的往前走。

    大约一刻钟,那几个大汉还跟在后面,孟倩幽心里沉了一下,这几个人的武功远比自己想象的还要高,他们三人对付他们不见得有胜算。

    没有等孟倩幽的吩咐,文虎赶着马车一直往前走,差不多快走到城门口了,文虎小声说道:“姑娘,再往前走,我们就要出城门了。”

    “掉头慢慢的往回走,走到几人的面前停下。”孟倩幽命令道。

    文虎减慢了马车的速度,调转了马头,不急不慢的赶着马车往回走。

    那几名大汉追赶了这门长时间也有些累了,看马车朝着城门驶去,以为他们要出城,心里暗暗叫苦,没想到文虎却突然减缓了马车的速度,调转马头,又慢慢的走了回来,几人不明白是怎么回事,一时愣在了原地。等到反应过来,想到躲闪的时候,马车已经走到了几人的面前。

    文虎把马车赶到几人面前,突然停下,和文彪一起看着几名大汉。

    几名大汉心生警惕,手纷纷的摸向腰间。

    孟倩幽坐在马车里不出声。

    大汉们不敢乱动。

    一时间几人面前的空气感觉凝固了起来。

    ------题外话------

    感谢书城summer打赏100书币,感谢书城择一城终老打赏100书币,感谢亲的支持和鼓励。

    恭喜书城春艳、大头妈妈、玫瑰柔软的刺、长情、平淡人生、瞇眼睛瓠?、南城成为执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