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二十章 怕吗?
    就在空气紧张到几名大汉忍不住要拔出腰间的武器的时候,车厢里的孟倩幽一声娇喝:“文虎,走!”

    文虎收回眼光,赶着马车慢慢的顺着街道往回走。

    几名大汉看着远去的马车,面面相觑,一时竟然忘了有所动作。

    孟倩幽沉思了一下,道:“既然他们从店铺里开始跟踪,那我们就回去店铺,不要去张老板府上,免得给她带来祸事。”

    文虎点头,赶着马车往店铺方向走。

    几名大汉愣怔过后,依旧跟在马车的后面。

    文彪一直注意几人的动向,见几人跟在后面,小声的告诉了孟倩幽。

    孟倩幽道:“不用理会他们,这是城内,他们一时半会也不敢动手。”

    文虎赶着马车来到店铺前,店里的伙计看到孟倩幽回来,恭敬地说道:“孟姑娘,我们东家已经回去了。”

    孟倩幽点头:“我知道,我想问问你们,从我们走后到现在,有没有人一直店铺门前转悠。”

    伙计想了一下,摇头:“没有。”

    孟倩幽松口气,吩咐伙计:“把我们的马牵过来,我要去你们东家府上一趟。”

    伙计应声,把马牵过来,交给孟倩幽。

    孟倩幽吩咐文彪、文虎:“你们两人哪里也不要去,就站在门口守着,我去张老板家商议一些事情,很快就回来。”

    两人应声。

    孟倩幽翻身上马,瞥了几名大汉一眼,打马离开。

    走了一段距离,回头观望,没有一名大汉跟在后面,心想琢磨:“难道不是为了逸轩?那他们到底是为了什么?”

    一直到了张府,也没见有人跟在后面,孟倩幽心里松了一口气的同时又疑惑不解。

    张府的看门人已经识得她,见她下马,立刻上前殷勤的上前接过她手中的缰绳,恭敬地说道:“贵客,老爷吩咐了,您回来了直接去会客厅找他们就行。”

    孟倩幽点头,把手里的缰绳交给看门人,谨慎的回头看了看,发现确实没有人跟踪,就快走入院内,来到会客厅。

    张老板回到店铺以后,急冲冲的就喊着孟逸轩三人和张俪回了府中,告诉了张夫人不但朱岚来了,朱岚的爹娘也跟着过来了。

    闻听对方爹娘也跟着过来了,张夫人吃惊了一下,随即问:“那个公子如何?”

    张老板脸上带笑的回道:“人倒是仪表堂堂,温和有礼,不过没有开口说话,不知道脾性如何。”

    张夫人闻言笑开了花:“人长得不错,想必脾气秉性也错不了。”

    张老板点头,声音里都带了笑意:“我把他们在客栈安排好了以后,就急急的回来和夫人商量,我们是晚上定个酒楼和他们一起吃个饭呢?还是明天再说。”

    张夫人坐在椅子上想了一下,道:“虽然这门亲事还没成,但人家诚心诚意的从清河县赶了过来,我们也不能慢怠了人家,还是在客栈附近找个好的酒楼定个雅间,今天晚上见面,互相好好的相看一下吧。好在我们都是商户,不是什么大家,不用顾忌那些繁琐礼节。”

    张老板也是这样想的,当即点头,扬声喊来仆人,吩咐他去客栈附近的酒楼定最好的雅间。

    仆人应声而去。

    张夫人按耐不住,又好好地询问了一下朱岚的长相。

    张老板笑着把朱岚的鼻子,眼都详细的描绘出来了。

    张夫人越听越喜欢,恨不得立刻就把这门亲事定下来。

    孟倩幽走到院子里,就有丫鬟恭敬的给她问好,张夫人听见丫鬟的声音,起身笑着迎出客厅外,道:“孟姑娘回来的正好,我和老爷也刚商议完,我们已经订好了酒楼,晚上好好的招待朱公子一家。”

    孟倩幽走进门,笑着说道:“朱伯母也有这个意思,催着我回来问问。既然你们已经订好了酒楼,我一会儿边便去知会他们一下。”

    张夫人让她坐下,并吩咐丫鬟沏了一杯茶过来,才说道:“真是麻烦孟姑娘了,等这门亲事定下来以后,我们一定要好好的谢谢你。”

    孟倩幽摆手,开了个玩笑:“谢就不必了,到时给我个大大的红包就行。”

    张夫人笑着满口应承:“那是自然,谢媒礼肯定是少不了你的。”

    孟倩幽也就是个玩笑话,自己都没往心里去,转了话题,委婉的说道:“我和朱伯母好长时间没有见面了,今天晚上我想领着逸轩和良才住到客栈里去,麻烦您让人把他们喊来吧。”

    张夫人脸上的笑容消失,惊讶的问:“姑娘要带着弟弟住到客栈里去,是我们哪里有招待不周的地方吗?”

    孟倩幽急忙说道:“夫人您误会了,我确实是和朱伯母好长时间没有见面了,想好好的和她聊一聊,另外和朱伯父在讨教一下生意的事情。”

    张夫人看她不像撒谎,放下心来,道:“那姑娘尽管去吧,两位少爷就留在我们的府中,让他们和成儿再玩闹一晚。”

    孟倩幽猜不透那几名大汉究竟为了什么跟踪他们,为了不连累张老板一家才想了借口搬去客栈的,又怎么会让孟逸轩和孙良才留下,闻言笑着说道:“夫人有所不知,我照顾他们俩已经习惯了,如果他们不在我身边,我会担心的睡不着觉的,所以我必须带着他们跟着我一起去客栈。”

    孟倩幽的说法合情合理,张夫人虽然半信半疑,却也没再坚持,让仆人喊来了孟逸轩和孙良才。

    张成也好奇的在后面跟了过来,听两人要去客栈,有些不高兴,抬头祈求的看着孟倩幽。

    孟倩幽许诺:“张少爷,以后我们再来送货的时候,一定来你们府里住。”

    张成闻言脸上恢复了一丝笑容,恋恋不舍的和自己的爹娘把孟倩幽三人送到了府外。

    仆人已经把马车套好,张老板想让仆人送几人过去,孟倩幽摆手,接过仆人手中的缰绳,跃到了马车上,再次和张老板夫妇告过别后,赶着马车朝着店铺走去。

    张老板和张夫人看着马车走远,领着张成回到了府中,猜测孟倩幽突然离开的原因,左思右想也不觉得哪里慢怠了她,便相信了她说的话。

    孟倩幽赶着马车回到店铺里的时候,天色渐黑,店铺里的伙计也到了该下工的时辰。

    远处的几名大汉不知道是不是被发现了的原因,明目张胆了许多,就坐在远处的街道边,一直朝这边观看。

    孟倩幽也不理会他们,将手中的缰绳交给了文彪,自己退到了另一边,吩咐两人:“去客栈。”

    文彪和文虎谢过店里的伙计以后,赶着马车朝着客栈走去,那几名大汉依然不紧不慢的跟在后面。

    文彪把马车赶得很慢,小声的对孟倩幽说道:“姑娘,刚才你离开的时候,他们并没有人跟着你,想必是冲着我们兄弟二人来的,我们哥俩还是不跟着您和少爷们去客栈了,免得连累你们。”

    孟倩幽没有应承,反而问他:“你们去哪?”

    文彪回道:“我们哥俩已经商议好了,找个没人的地方和他们厮杀一番。”

    “然后呢?”孟倩幽问:“明天让我去官府认领你们的尸体吗?”

    文彪被问住,好一会才小声说道:“我们哥俩的武功不弱,不一定谁输谁赢。”

    孟倩幽直接泼了他一盆凉水:“我刚才已经观察过了,他们的武功不弱,你们俩不是他们的对手,和他们厮杀你们只有死路一条。”

    文彪也是习武之人,早已经发觉这几人的武功不低,闻言沉默了一下,有些愧疚的说道:“姑娘待我们恩重如山,我们不能连累了姑娘。”

    “他们跟踪了你们这么长时间,迟迟没有动手,应该是想着将你们全家一网打尽,你们稍安勿躁,等我们回去的路再想法解决他们。”孟倩幽道。

    文彪跟了孟倩幽这么长时间,亲眼看见她做的每一件事情,对她是敬佩有加,听她这样说,安下心来,不再理会后面的几名大汉,快速的赶着马车来到客栈。

    文虎一直赶着马车跟在后面,见文彪把马车赶到了客栈,虽心有疑虑,却也没有开口询问。

    孟倩幽打开车帘,招呼还在玩闹的孟逸轩和孙良才下马车后,也跳了下来,领着两人走进客栈内。

    客栈的掌柜的眼睛尖,一眼就认出她是刚才和张老板一起过来的小姑娘,笑着打招呼:“小姑娘,过来了。”

    孟倩幽点头,走到柜台前,道:“给我们开三间上房。”

    掌柜的看了看他们三个小孩子,疑惑的问:“就你们三个?”

    孟倩幽指着外面的马车,道:“还有两人。”

    掌柜的看外面的马车布置的华丽高贵,立刻高兴地的做了登记,开好了房间,一边亲自领着他们去房间,一边吩咐伙计:“把客人的马车牵到后院照料好。”

    两名伙计应声,走到门外,接过文彪,文虎手中的缰绳,牵着马车去了后院。

    文彪、文虎大步走进客栈内,跟着走到了楼上。

    掌柜的打开紧邻着朱岚他们房间的三间上房,道:“姑娘看看,满意吗?”

    孟倩幽没有进去,问:“还有没有别的上房?”

    掌柜的刚才见朱岚亲自把她送到了楼下,以为两人交好,所以才给她选了他们最近的三间房,听孟倩幽这样问,微愣了一下,急忙回道:“在走廊的那头,离这边要远一些。”

    “麻烦掌柜的领我们过去看看。”孟倩幽道。

    掌柜的应声,揣着满肚子的疑惑领着他们来到走廊的尽头,打开了三间客房,“姑娘看一下,这几间行吗?”

    孟倩幽见屋内整洁干净,窗户也是临街,满意的点头:“就这三间吧,谢谢掌柜的。”

    一下子就定出去三间上房,掌柜的又一次乐开了花,高兴的说道:“姑娘先休息一下,我这就吩咐伙计给你们打水上来。”说完,转身高兴的去了楼下吩咐伙计。

    再说那几个跟踪的大汉,行踪已然暴露,又见孟倩幽他们都聚集在了这家客栈,为了行动方便,索性也在客栈开了客房。

    孟倩幽走进房间内,打开窗户,看了一眼外面,心里暗自估算了一下,以那几人的武功能不能爬上这几个房间。

    孟逸轩和孙良才以为她在看那外面的景色,也好奇的走到了窗前。

    孟倩幽立刻关上窗户,对他们说道:“你们跟我过去那边见一下朱伯父和朱伯母。”

    两人点头,乖乖的跟着她的后面,来到朱岚父母的房前。

    朱母自从孟倩幽走后,就一直焦急的等待,见她迟迟没有回来,急的如热锅上的蚂蚁一样,在屋里直打转。

    朱父被她转的眼花,劝道:“你稍安勿躁,张府不知道有多远,孟姑娘一来一回也需要时间,你再耐下心来等一会,她应该就快回来了。”

    朱母哪里做得下,道:“孟姑娘一会儿不回来,我这心一刻也安稳不下来,哪里还坐得下。”

    两人正说话间,孟倩幽在外面敲门,清脆的喊道:“朱伯父、朱伯母。”

    朱母几步就走到门前,快速的打开房门,喜悦的问道:“孟姑娘,你回来了?赶快进来。”

    孟倩幽走进屋内,指着后面跟进来的两人介绍:“这是我弟弟孟逸轩和孙良才。”

    朱母是头一次见到孟逸轩,忍不住惊叹:“我从来没有见过这样漂亮精致的男孩子,长大后不知会迷倒多少人家的姑娘。”

    孟逸轩的脸一下子就红了。

    孟倩幽用眼神示意两人打招呼。

    孟逸轩和孙良才有礼的喊了人。

    朱父,朱母乐呵呵的直说好。

    几人坐下,朱母迫不及待的问:“孟姑娘,张府怎么说?”

    孟倩幽笑着说道:“张老板和张夫人已经在酒楼定了雅间,请你们一会过去吃个饭。”

    朱母哪能不明白她话里的意思,高兴的说朱父:“你快去把岚儿喊过来。”

    朱父乐呵呵的起身,去了隔壁房间,不一会朱岚就随着朱父走了进来,看到孟逸轩和孙良才也在,奇怪的问两人:“你们怎么也跟着过来了,不用去听夫子授课吗?”

    孟倩幽回道:“他们这两天休息,我便让他们跟着过来送货了。”

    “那你们住在哪里?”朱岚问。

    孟倩幽回他:“我们在走廊的那头开了三个房间。”

    朱岚还要再问什么,敲门声又响起。

    朱岚起身打开房门,文彪恭敬地对孟倩幽说道:“姑娘,张老板派了仆人过来接朱公子一家去酒楼吃饭。”

    “你让他稍等一下,我们马上就过去。”朱母急忙说道。

    文彪看向孟倩幽。

    孟倩幽点头,文彪转身离去。

    朱母仔细的查看了一下朱父,朱岚和自己的装扮,感觉没有什么不妥,对众人说道:“我们走吧。”

    一行人出了房间来到楼下,张府的仆人在文彪、文虎的陪同下,正站在外面等候。看到孟倩幽恭敬的说道:“贵客,老爷让我来接你们过去。”

    孟倩幽笑着点头。

    一行人跟在了仆人的后面。

    一直注视着文彪、文虎动静的两名大汉,依旧跟在了后面。

    客栈里酒楼并不远,没用多长时间就到了。

    仆人把几人领到了二楼的一个雅间前,敲了敲门,恭敬地禀告:“老爷,贵客到了。”

    张富贵亲自打开门,笑着说道:“我们已经恭候多时了,几位赶快进来。”

    朱家三人和孟倩幽三人走了雅间内。

    文彪和文虎站在了雅间的两侧。

    见只有张老板夫妇二人,孟倩幽奇怪的问:“张小姐和张公子没有过来吗?”

    张老板笑着回道:“我们有事情要说,我把俪儿和成儿安排在隔壁的房间。”

    孟倩幽说孟逸轩和孙良才:“你们两个也过去吧。”

    两人欢快的应了一声,去了隔壁的房间。

    朱母没有看到张俪,微微的有些失望。

    张夫人细细的打量着朱岚,见他确实如张老板所说,一表人才,举止不凡,心里欢喜,连寒暄的声音里都带了几分笑意。

    双方互相寒暄以后,坐定,张老板吩咐上菜。

    酒菜上齐,朱父和朱母和张老板夫妇边吃边说。

    朱岚坐在一边文雅的吃着饭。

    孟倩幽看了他一眼,想着他这县城四公子之一的称号也不是浪得虚名,真要正经起来,也是人模狗样的,哈哈哈。张夫人肯定会被这假象蒙蔽了双眼。

    果不其然,张夫人再又打量了朱岚一次后,笑着开了口:“听孟姑娘说,朱公子年纪轻轻就接管了家里的生意,还做得有声有色,真是年轻有为呀。”

    当娘的听见有人夸自己的儿子,哪个都是喜逐颜开,朱母也不例外,说话的语气里都透着满满的自豪:“岚儿自从三年前接管了家里的生意以来,每年赚得的银钱都是往上翻,好多人都羡慕我和老爷有这么一个好儿子。”

    听朱母把自己夸上了天,朱岚低着头暗暗翻了一个大白眼。

    朱母话锋一转,也不隐瞒:“我们只有这一个独子,几年前就给他定下了亲事,可是就在快要成亲的时候,那位姑娘犯了大错,被官府判了刑罚,我们只好退了这门亲事。可能是缘分未到吧,岚儿的亲事一直没有着落,我和老爷的心中十分着急,今天看到孟姑娘派人送去的书信,我们全家带着满满的诚意赶过来了,希望你们不会觉得我们冒昧。”

    一听是因为那位姑娘被官府判了刑罚,朱家才退亲的,张富贵夫妇心里的疑虑一下子消失的无影无踪。

    张夫人脸上的笑意更深。委婉的做了个试探,道:“我们家俪儿就没有天分,跟着他爹学做生意好几年,就学了一点皮毛,也不知道能不能配得上朱公子。”

    朱母连忙说道:“有岚儿一个人做生意就行了,女人总是要在家里操持家务的。我听孟姑娘说您家姑娘性子活泼,待人热情,我就喜欢这样的姑娘,”

    张夫人笑着说道:“就因为俪儿的性子太活泼了,我道现在也没舍得给她定亲,唯恐她这性子嫁过去,招了婆家的人不喜,我看朱夫人和朱老爷也是心地善良的人,如果这门亲事真的成了,想必二位也不会太过苛责于她。”

    朱母摆手:“我这辈子就盼望着有个女儿,只要这门亲事成了,我就会向对待自己的亲生女儿一样对待她的。”

    张夫人见她言辞诚恳,不像说假话的样子,心里更加的欢喜,询问的看向张富贵。

    张富贵一直不动声色的观察着朱家三口人,对他们的言行举止也是满意的不行,见夫人望向自己,笑着点头,对门外喊道:“来人呀。”

    门外候着的仆人应声而入。

    张富贵吩咐她:“去把小姐喊过来见见贵客。”

    朱夫人听见他的吩咐,知道这门亲事成了,心里欢喜的不行,索性饭也不吃了,眼巴巴的看着门口。

    张夫人心里反而七上八下了,希望自己刚才的嘱咐会有用,女儿千万别做出跳脱的事来。

    张俪听见仆人的禀报,虽然有些羞涩,却也是大大方方的走了进来。

    张夫人笑着吩咐她:“俪儿,快给你朱伯父,朱伯母见礼。”

    张俪施了一礼,礼貌的喊了人。

    朱母见她容貌清丽,落落大方,不同于其他闺阁里的女子,心生欢喜,忙笑着夸赞:“张夫人可真是好福气,有这么一个漂亮的女儿。”

    张夫人让那女人坐在自己身边后,才笑着说道:“朱夫人过奖了,我这个女儿性子活泼的很,从小没有少做让我们头疼的事。”

    朱母的话里带了一些暗示:“女儿家活泼些好,性子讨喜,有什么事情也不会闷在心中,我就喜欢这样的女孩子。”

    张夫人听懂了她的暗示,暗自欢喜。

    朱岚在张俪进门的时候,打量了她一下,见她举止规矩,言行有礼,心中并没有起多大的波澜,静静地坐在一边,没说话。

    孟倩幽看到他的样子,皱了下眉头,以眼神询问他是不是不愿意。

    朱岚微摇了下头。

    双方都满意,接下来的事情就好说了,当下就商定了定亲的日子及其它的事宜。

    张俪从头到尾都脸红红的听着他们讨论自己的亲事。

    朱岚到显得有些漠不关心,就好像他们讨论的不是自己的婚事一样。

    看他这个样子,孟倩幽的眉头皱的更深。

    饭菜吃完,双方也已经谈好了所有的事情,朱母笑着说自己回去后就找个媒婆先过来提亲,道:“虽然我们离得远,该有的礼节一点都不会少。”

    张富贵夫妇看他们这样重视自己的女儿,更加的满意。

    事情商定好,所有人也已经酒足饭饱,在高兴的道过别后,朱家三人和孟倩幽几人回到了客栈。

    朱母一直不停的给孟倩幽道谢,按捺不住兴奋的说自己明天一大早就回清河县,准备定亲的事宜。

    孟倩幽看了看一直尾随在后的两名大汉,心里一动,笑着请求:“伯母,我明天还有些事,能不能让良才先跟着你们的马车回去。”

    朱母满口应承:“好,明天我们启程的时候就过去喊他。”

    孟倩幽笑着道谢。

    孙良才有些不愿意,不满的反对:“凭什么只要我一个人回去,我不走,我要跟你们一起回去。”

    孟倩幽瞪了他一眼,威胁他:“如果你不想跟着伯母他们的马车回去,就等着我们办完事以后跟着马车跑回去。”

    孙良才还是很惧怕孟倩幽的,听见她这样时候,吓得立刻不敢吱声了。

    朱父、朱母和朱岚回房休息。

    孟倩幽几人也回到了自己的房间前,孟逸轩和孙良才刚要走入中间的房间内,孟倩幽说道:“你们两个今天分开睡,一个跟着文彪,一个跟着文虎。”

    孙良才刚要反对,孟倩幽一瞪眼,吓得他乖乖的走进房间内。

    孟逸轩觉察到了孟倩幽的不寻常,等孙良才进去了以后,轻声问:“发生什么事情了吗?”

    “没事,一切交给我,你回屋好好地睡觉,明天我们也早点回家。”孟倩幽道。

    孟逸轩乖巧的点头,懂事的不再询问,走进了而另一个房间内。

    孟倩幽嘱咐文彪和文虎:“晚上千万不要开着窗户睡觉,要警醒一些,一旦发现有什么动静,赶快发出声音,我马上就过来。”

    “他们会晚上动手吗?”文虎低声问。

    孟倩幽摇头:“如果我没有估算错误,十有**不会,不过我们也不能大意,防范一些总是好的。”

    两人点头,回了各自的房间内。

    孟倩幽站在自己的房门前,回头看了看明目张胆的看着这边的另外两名大汉,抿了抿嘴,也回了自己的房间。

    一夜什么都没有发生。

    天光微亮了以后,一直处于警醒状态下的孟倩幽松了一口气,卸下浑身的警惕,踏实的睡了一小会。

    朱母惦记回去找媒婆过来提亲的事,一夜兴奋的没有睡着,等天刚一大亮,就催促着朱父和另一个房间里睡得正熟的朱岚起床洗漱,连早饭都不想吃就要回家。

    朱岚这个吃货当然不愿意,朱父也跟着劝解,说要到中午才能回到清河县,不吃早饭路上会挨不住的。

    朱母勉强同意,草草的吃了一口,吩咐仆人去备好马车。

    孟倩幽领着孙良才过来,说:“良才就麻烦你们照顾了,我们最晚天黑以前到达县城,到时我就去府上接他回去。”

    朱母以为她是去谈生意上的事情,笑着说道:“你尽管去做自己的事情,不必着急,实在是赶不回去,就让良才在我们家住一晚,我会照顾好他的。”

    孟倩幽感激的道谢。

    朱父和朱岚也已收拾妥当,几人来到楼下结了房钱,坐上仆人备好的马车回了清河县。

    目送他们走远,又在门口站了一炷香的功夫,发现那几名大汉没有一人去追踪朱家的马车,孟倩幽放心的回了楼上。

    文彪和文虎已经恭敬的站在门口等候。

    孟倩幽见两人精神有些疲惫,知道他们和自己一样晚上没有睡好,就吩咐两人,“再回去放心的睡一个时辰,把精神养足了,才好有气力对付他们。”

    文彪和文虎也确实感觉有些疲累了,恭敬的应声,转身的回了自己的房间。

    孟逸轩一夜好眠,听到孟倩幽的声音,从屋里走出来。

    孟倩幽皱下眉头,说:“你到我屋里来。”

    孟逸轩目露欢喜,乖巧的跟着孟倩幽走进屋内。

    “我需要补一会儿眠,你呆在屋里,哪里都不要去。”孟倩幽合衣躺在床上后嘱咐他。

    孟逸轩点头。

    孟倩幽盖上薄被,很快就沉沉的睡了过去。

    孟逸轩闲得无聊,想打开窗户看看外面的景色,又怕惊扰到孟倩幽,就轻轻的躺在了另一张床上,侧身一脸欢喜的看想孟倩幽。没一会,就不知不觉的又睡了过去。

    孟倩幽这一觉睡得很沉,等睁开眼睛的时候,外面的太阳都已经很高了,刚想活动一下四肢,发现屋子里没有动静,吓得“腾”就坐了起来,四下环顾了一下,看孟逸轩在另一张床上安静的睡着了,这才松了口气。气定神闲的伸了伸了懒腰,下床打开了窗户。

    孟逸轩被开窗声惊醒,睁开眼睛,看那孟倩幽已经起床,也从床上爬了起来,对孟倩幽露出一个迷人的微笑。

    孟倩幽差点被闪瞎眼,暗骂了一声:“祸害!”

    孟逸轩不知道她心中所想。下了床也走到了窗边,看着外面繁华的景象,问:“今天有大事要发生吗?”

    孟倩幽转头,深深的看着他,想到一会儿要发生的场面,心里有些不忍,问:“怕吗?”

    孟逸轩回望着她,斩钉截铁的说道:“有你在就不怕。”

    孟倩幽心里有些触动,伸出手揉乱了他的头发,故意语气轻松的说道:“小屁孩,知道姐的重要性了吧?”

    孟逸轩一动不动,乖乖的任她揉着自己的头发,嘴里却不满的说道:“我不是小屁孩,等再过几年我们就可以成亲了。”

    孟倩幽的手顿了一下,随弯起手指,使劲的敲了一下他的额头,“大白天的,做什么梦呢?”

    孟逸轩脸上的笑容消失,小心翼翼的问:“你不想嫁给我吗?”

    孟倩幽没有正面回答他,而是又使劲的敲了他额头一下:“你先把武功和课业学好了再说。”

    孟逸轩见她这次没有暴打他,心里兴奋不已,眨着漂亮的大眼睛,露出一个璀璨至极的笑容。

    孟倩幽低声咒骂了一声:“祸害”后,匆忙移开了眼睛,恶声恶气的说道:“你快梳洗一下,吃点饭后我们就回家了。”

    孟逸轩高兴的点头,麻利的开始梳洗。

    孟倩幽看着孟逸轩周身都透着愉悦的身影,不禁问自己,让他小小的年纪就面对一会的血腥厮杀,不知道是对还是错。

    文彪和文虎早已经起床,听见隔壁屋里的动静,走到房门前,恭敬的问:“姑娘,我们什么时候启程?”

    孟倩幽的声音从屋里传出来:“让伙计把早饭送上来,吃过以后我们就出发,记住,把声音喊得大一些。”

    文彪意会,站在二楼的楼梯前,对着下面粗声粗气的大声喊道:“掌柜的,麻烦你让伙计快些送早饭上来,我们吃过以后要早点赶路回家了。”

    掌柜的应声,急忙吩咐伙计把早饭送上去。

    一直跟踪的几名大汉听见文彪的喊声,互相看了一眼,点了点头,收拾好了自己的随身物品,去柜台前结了房钱,站在客栈的门口去等候。

    吃过早饭,孟倩幽几人慢悠悠的下了楼,走到柜台前,孟倩幽故意大声的问道:“掌柜的,给您打听一件事。”

    掌柜的热情的回应:“姑娘请说,只要是我知道的,一定告诉姑娘。”

    门外跟踪的几名大汉也竖起了耳朵,想听孟倩幽要问什么。

    孟倩幽看了他们一眼,问:“您知道哪里有好的兵器铺子吗?我怕回去的路上不安全,想给我这两个车夫买两把兵器,如果真的有事情,可以抵挡一阵。”

    门外的几名大汉听她说完,脸上的神情都紧张起来。下意识的身手摸向自己的腰间。

    掌柜的觉得两个小孩子带着两个车夫出门,买两把兵器防身很正常,热情的告诉了他兵器铺的地址。

    孟倩幽真诚的道谢以后,付了房钱,吩咐文彪和文虎去把马车赶过来。

    文彪好文虎的很快赶了马车过来,孟倩幽和孟逸轩上了马车以后,两人就赶着两辆马车朝着兵器铺子走去。

    两名大汉从后院牵出了几匹马,几名大汉齐齐翻身上马,不紧不慢的跟在了后面。

    兵器铺子很近,一会儿就到了。

    文彪停好马车,孟倩幽两人下了马车,走进铺子内。

    兵器铺子的掌柜的看见有人进来,刚想招呼,却看到是两个孩子,惊诧的问:“这位姑娘和这位公子,你们想要买兵器吗?”

    孟倩幽点头:“我们想要给外面的车夫买两把兵器路上防身用。”

    掌柜的恍然,态度热情的几分,问:“你们想要什么样的兵器?”

    “我也不太懂,麻烦掌柜的把店里上好的兵器拿出来我们看看。”孟倩幽道。

    掌柜的看他俩穿戴不凡,外面的马车也是高贵华丽,立刻高兴地把上好的兵器拿了出来,摆在两人的面前。

    孟倩幽拿起一把大刀看了看,用手指在刀刃上稍微蹭了一下,满意的点头,道:“我们就要两把这样的大刀吧。”

    一下子就卖出去了两把好货,掌柜的欣喜若狂。

    孟倩幽把刀放下,再次问道:“您这里还有没有小巧的兵器,我和我弟弟也买一把防身用。”

    掌柜的态度更加的热情,连连点头:“有有有,姑娘稍等一下。”说完走进屋内,拿出了几把精致的匕首出来。

    孟倩幽仔细的看过后,都不太满意,问道:“还有吗?”

    掌柜的犹豫了一下,“有是有,不过价钱很高,你们”

    孟倩幽打断他,“拿出来让我们看看,只要相中了,价钱不是问题。”

    掌柜的又转身走进屋内,小心翼翼的拿了一个盒子出来,放在柜台上打开,露出里面的两把匕首。

    孟倩幽眼前一亮,拿起较小的那一把,抓起自己的一根头发试了一下,轻轻一吹,头发便被轻易削断了。

    “掌柜的,这把匕首多少钱,我要了。”孟倩幽毫不犹豫的说道。

    掌柜的回道:“这两把匕首是一对,名鸳鸯匕首,是店里打造兵器的老师傅,得了一块珍稀的料子,花费了半年的功夫才打造而成的,我们是不拆开买的。”

    孟倩幽拿起另一把,看了下,痛快的说道:“那这两把我都要了,总共多少银子?”

    掌柜的大喜,声音颤抖的回道:“这两把匕首是五百两,两把大刀是四十两,姑娘如果都要了的话,我给你优惠一些,你只给两把匕首的钱就可以。”

    孟倩幽也没有在打价,付了银子,把两把匕首放回盒子里,放到孟逸轩手上,自己则横抱起两把大刀,装作吃力的往外走。

    掌柜的的急忙说道:“小姑娘,我帮你吧。”

    “谢谢您,不用了”说完这话,孟倩幽已经走出了门口,对着文彪和文虎大声喊道:“你们俩快来帮我一把,我这两把大刀重死了,压得我都走不动路了。”说完,又故意的晃了身体两下。

    跟踪的几名大汉看她被那两把大刀压的摇摇欲坠的模样,明显的都松了一口气。

    文彪赶紧上前,接过她手中的大刀。

    孟倩幽喘了一口大气,装作懵懂无知的问道:“会武功的人是不是都傻,这么重的大刀天天带在身上,累也累死了。”

    几名大汉听到她说的话,全部失笑。

    文彪配合的回道:“姑娘,习武之人有的是力气,这点重量不算什么的。”

    孟倩幽一副小女儿的样子撇了撇嘴,道:“不懂。”

    文彪也差点被她的样子逗笑。

    孟倩幽和孟逸轩上了马车,吩咐文彪:“咱们回家。”

    文彪点头,把大刀递给了文虎一把后,回到了自己的马车上,把大刀在自己的身边放好,扬起马鞭,赶着马车往城门口走去。

    文虎紧紧的给在后面。

    几名大汉也催马跟在了最后面。

    除了城门,路上的行人减少,文彪便加快了马车的速度,一个时辰后跑出了几十里地。来到了上次几人遇到人贩子的地方,停住了马车。

    几名大汉见他们一直不停的驱赶马车,以为他们想要赶紧回家去,心里狂喜,想着这么长时间总算是找着文彪的藏身之地了。

    正自高兴间,看到马车突然停了下来,也赶紧勒住自己的马儿,不解的看着前面的马车。

    孟倩幽不说话,文彪和文虎也没有声音,要不是还能看到两人坐在马车的前面,几名大汉都以为他们弃了马车逃跑了。

    好长时间的寂静,静到大汉都要忍不住催马上前看个究竟的时候,孟倩幽打开车帘从马车上下来,站在马车边笑嘻嘻的问几人:“几位从昨天就跟着我们,不知道是劫财呀还是劫色呀?”

    ------题外话------

    推荐好友文文重生豪门小妖妻

    作者:糖布宝

    前世,她为了一个男人,入红尘,建立了红尘客栈,天下情报皆在手,素手可翻天地。

    可最后,那人黄袍加身,登上至高之位之时,却是她灰飞烟灭之日。

    一朝穿越到21世纪,她成了身怀特异功能的苏沐笙。

    她决定再建红尘客栈,利用她的特异功能和智慧,转卖情报,变身小富婆,人称苏妖女。

    只是人有失手,马有失蹄,不可一世的苏妖女竟然在一次获取证据的时候,被商业隐形大亨傅薄凉逮了个正着。

    从此过上了“吃喝嫖赌”的被圈养生活。

    然而“吃喝拉撒睡”的日子没过多久,谜团就一个接着一个浮出水面。

    一直请她寻找案件线索的长期顾客颜司明警官到底是何人?

    为何一直隔岸观火的她会被卷入复杂的事情当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