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二十一章 怕,也忍着
    几名大汉在马上纷纷愣住,不敢置信的看着眼前的小姑娘,只见她就像换了个人一样,虽然浅笑吟吟,整个人却仿佛变成了一把锋利的刀,发出嗜血的光芒。

    饶是几名大汉经历了无数次生死,也不由得纷纷胆颤。坐在马上一动也不敢动,唯恐自己稍有动作,就成了她第一个下手的目标。

    孟倩幽看他们没人说话,皱了下眉头,收敛了周身的气势,疑惑的问道:“难道我问错了,你们是想劫我们的马车?”

    几名大汉闻言,齐齐在马上晃了晃身子,差点摔下来。

    孟倩幽见几人还是不应声,吩咐文虎:“文虎,既然这几位好汉是为了马车,那就送他们一辆,我们是心地善良的人家,见了要饭的还施舍个馒头呢,更何况这么多人跟了我们两天。”

    文虎忍住笑,恭敬地回道:“知道了,姑娘。”

    一名大汉听孟倩幽将她比作要饭的,心中起了怒火,大声喝道:“有眼无珠的黄毛丫头,睁大你的狗眼好好看看,爷几个像是买不起马车的人吗?”

    没想到孟倩幽听了他不逊的言语也不恼,反而认真的点了点头,一本正经的回道:“像!”

    文彪、文虎再也忍不住,爆笑出声。

    大汉却气得一口老血差点喷出来,口气狂妄的说道:“不知死活的东西,再敢小看我们,小心你的性命。”

    孟倩幽收起了笑容,脸色阴沉了下来,声音里带了几分怒意:“我看你们跟的辛苦,好心好意的送你们一辆马车,你不但不感激,还口出狂言,是欺负我年纪小不会杀了你们吗?”

    这名大汉刚想回话,旁边的一位大汉制止他:“老四,闭嘴。”

    叫老四的男子悻悻的闭上嘴,眼光恶狠狠的看着孟倩幽。

    制止老四的大汉伸出手,抱了下拳,有礼的说道:“姑娘误会了,我们既不劫财也不劫色,更不是为了你们的马车。”

    “那是为了什么?”孟倩幽疑惑的问。

    孟倩幽昨天就发现了他们,却不动声色的拖到了现在,大汉再也不敢小瞧她,索性就亮出了底牌,指着文彪、文虎道:“我们是为他们而来?”

    孟倩幽蓦然拔高了声音,“为他们而来?”

    那尖锐的嗓音震的几名大汉耳膜都嗡嗡响,纷纷举手捂了自己的耳朵一下。

    孟倩幽当没看见他们的动作,拍了拍自己的胸脯,心有余悸的说道:“为他们而来你不早说,害我以为你们是为了我们手中的钱财,从昨天害怕到现在。”

    一直说话的大汉可能是他们的头目,听了孟倩幽的话,试探的问:“姑娘愿意将他们交给我们?”

    孟倩幽毫不犹豫的点头,爽快地说道:“一看你们就是惹不起的大人物,我可不敢得罪你们。”

    老四哼了一声,“算你识相。”

    “不过,”孟倩幽接着说道:“他们是我花了大价钱买来的,你们想要人的话就拿出银子来赎他们回去吧。”

    感觉被她耍了,老四刚想发怒,为首的大汉制止他,问:“姑娘买了他们花了多少银子?”

    “买他们是花的银子不多,只有六百两。”孟倩幽道:“不过这些时日我管他们的吃穿,花费了不少的银钱,这样吧,你们也别多给,给六千两意思一下就行了。”

    老四气得哇哇大叫:“你抢劫呀!”

    孟倩幽一副委屈的模样:“明明是你们在抢劫呀,怎么反而怪到了我的头上?”

    为首的大汉,皱起眉头:“据我所知,姑娘买他们全家十余口,也只花了一百多两银子,要六千两未免狮子大开口了些。”

    孟倩幽不承认:“你肯定记错了,那么多人我怎么可能只花了一百多两。”

    “我大哥亲口问了王婆子了,绝对不会错。”老四忍耐不住的说道。

    孟倩幽深深的笑了,一副赖皮的模样:“那就是我记错了,不过,我现在就是要跟你们要六千两,你们能拿我怎么样?”

    老四的脾气暴躁,被孟倩幽一激再激,再也按耐不住,猛地抽出腰间的兵器,指着她,厉声说道:“再敢胡搅蛮缠,信不信也当场就让你脑袋搬家。”

    孟倩幽面无惧色,依旧笑着说道:“我可是买了他们十多口人,你把我杀了,是不想知道其他人的下落了吗?”

    为首的大汉再次呵斥老四:“老四,把刀放下,你要是再这么冲动,以后就不用跟着我们出来了。”

    老四不情不愿的收回兵器,打马回到了几人的后面。

    为首的大汉道:“姑娘,既然你已经知道了我们的目的,咱们就打开天窗说亮话,你怎么才能将他们全家都交给我们?”

    孟倩幽爽快的说道:“人交给你们倒是可以,但我总该知道你们为什么想要他们全家吧?”

    大汉眯起眼睛看了她一眼,劝道:“知道的越多,死的越快,我劝姑娘还是不要知道的好。”

    大汉话落,孟倩幽非但没有害怕,反而感兴趣的说道:“哎呀,你这么一说,我就更加的想知道了。”

    大汉的语气变冷,问:“姑娘确定想知道?”

    孟倩幽连连点头。

    大汉定定的盯着她。

    孟倩幽丝毫不闪避的与他对视。

    过了半晌,大汉败下阵来,道:“我已经警告过姑娘了,是姑娘不停劝告,执意要知道的,以后惹来杀神之祸,可别怪到我的头上。”

    孟倩幽急切的说道:“你这人怎么比八十岁的老太婆还要啰嗦,快点说。”

    大汉执行任务时杀人如麻,平生第一次对一个小姑娘起了恻隐之心,没想到她还不领情,大汉的心头火起,便不再相劝,声音里带了几分冷意的说道:“我们是丞相府大公子的人”

    文彪和文虎刚听了一句,就瞪起了眼睛,拿过放在身边的大刀,一副想要杀了几人的模样。

    大汉仿佛感受到了他们的杀意,停住了话头,警惕的看向他们。

    孟倩幽皱起眉头,呵斥两人:“看好马车,耽误了我听戏,看我回去怎么收拾你们。”

    文彪和文虎互看了一眼,收敛了杀气,默默的把大刀放了回去。

    见他们如此的听话,为首的大汉深思的看了孟倩幽一眼,接着说道:“几个月前,我们大公子托威远镖局押了一趟镖,给远在南方的大少奶奶的娘家送了一棵价值连城的翡翠摆件,谁知道他们镖局起了贪心,把翡翠摆件藏了起来,声称押镖途中被流匪劫了去。我们公子仁义,不追究他们的责任,只要他们赔付十万两白银即可。没想到威远镖局的东家说自己拿不出这么多的银子,想赖账。我们大公子一气之下将他们告到顺天府尹那里。府尹大人判他们镖局的人全部流放。我们公子敬重几位少镖主平时的为人,特意在府尹大人面前替他们求了情,府尹大人才网开了一面,将他们全家判做官奴,押送到清河县后,可以随意买卖。”

    孟倩幽点头,问:“然后呢?你们大公子又派人四处寻找他们又是为了什么?”

    大汉回道:“原本我们大公子已经安排好了,等它们到了青河县以后,就派人去赎出他们,只要他们肯说出翡翠摆件的下落,就恢复他们的自由身。没想到我们去晚了一步,被姑娘先把人买走了。我们这几个月一直在四处打探他们的下落,昨日终于在府城看到了他们,才跟踪到现在的。”

    孟倩幽毫不留情的揭穿他:“你在撒谎哟,王婆子可不是这样对我说的,她告诉我,说有人要她将他们的家人女的卖入青楼,男的卖入清倌。”

    大汉心虚的眨了眨眼睛,底气不足的回道:“姑娘肯定是误会了,我们公子心善,断然不会做出那样的事情的。”

    孟倩幽也没有反驳他,扬声问文彪、文虎:“刚才他说的这些话属实吗?”

    文彪气愤大声回道:“他们纯粹是在撒谎,事实根本就不是这样。是他们串谋好了陷害我们,让人扮作流匪在半路上劫走了翡翠摆件。”

    孟倩幽摊手,“你看,连他们都在说你们在撒谎,既然你们能如此没有诚意,那我就不能把人教给你们了。”

    大汉变了脸色,喝道:“你耍我们?”

    孟倩幽摆手,“是你们不诚心在先,不能怪我。”

    大汉冷森森的问道:“姑娘这样做,想过后果吗?”

    孟倩幽点头,认真的回道:“想过。”

    “既然姑娘想过,还要这样做,就不怕我们找到他们的家人后,连你的家人也一起杀了吗?”

    孟倩幽收起笑容,恢复了凛冽的气势,阴森森的说道:“你们没有那样的机会了。”

    大汗又一次感受了凌厉的杀气迎面而来,即刻抽出腰间的大刀,问:“你想做什么?”

    孟倩幽道:“发个善心告诉你们的下场,就是把你们全部杀光,然后扔到山上喂狼。”

    大汉冷哼一声,不屑的说道:“就凭他们和你这个黄毛丫头,做什么白日梦?”

    孟倩幽也冷笑着说道:“是不是做白日梦,你们到了阎王爷那里就知道了。”

    老四再也按耐不住,催马上前,拿着手里的兵器对着孟倩幽就砍了下去:“不知死活的臭丫头,我先送你去阎王爷那里报道。”

    孟倩幽轻巧的闪过,身子一低,钻到了马下,掏出怀里的匕首,对着一只马腿就削了下去,随后滚出老远。

    马儿被削断了一条腿,嘶鸣了一声,庞大的身躯倒在了地上,把老四甩出去了老远。

    孟倩幽趁着众人还没反应过来,一跃而起,快速到了挣扎着要爬起来的老四面前,将手中的匕首用力的插在了他的心脏上,老四哼都没哼一声,立刻死去。

    大汉们凄厉的声音齐声想起:“老四!”

    孟倩幽快速的拔出匕首,习惯性的在老四的脖子上又补了一下,才站起身,冷冷的望着剩余的五名大汉。

    为首的大汉看老四已经身亡,目疵欲裂,催马就要上前。

    孟倩幽握紧了手中的匕首。

    文彪和文虎一看,拿起身边的大刀也飞跃了过来。

    孟逸轩一直在听马车外的动静,感觉文彪和文虎离开了马车,也打开车帘从马车里下来,看到孟倩幽那副嗜血的模样,愣在了当场。

    旁边的一名大汉拦住为首的大汉,小声道:“大哥,这丫头邪门的很,我们别轻举妄动,免得吃亏。”

    文彪和文虎飞跃过来,分别站到了孟倩幽的两旁。

    剩下的几名大汉骑在马上不敢乱动。

    孟倩幽嘴角扬起一抹嗜血的微笑,不屑的道:“怎么,这就怕了?别告诉我堂堂的丞相大公子养了一群饭桶。”

    惊惧已过,为首的大汉恢复了冷静,沉着声音问道:“为了几个下人,你真的想跟我们为敌?”

    孟倩幽微微一笑:“在你们看来他们是下人,在我眼里他们是家人,谁要是敢动我的家人”说到这,用匕首尖指着死去的老四:“这就是他的下场。”

    这嚣张的语气激怒了为首大大汉,大汉暴怒,怒喝一声:“兄弟们,一起上!”

    几名大汉打马上来,文彪和文虎把孟倩幽挡在了身后,举起手中的大刀抵挡过来的大汉。

    孟倩幽瞅准一个空隙,把手里的匕首对着一个大汉掷了过去,匕首回旋着飞了出去。

    大汉被刺中,应声落马,疼的在地上打滚。

    和文彪对打的大汉听见他的惨叫声,分了一下神,被文彪一刀砍下了一条大腿,也惨叫着跌落到了地上。

    看到又接连有两名弟兄受伤,为首的大汉高声喝道:“兄弟们,下马!”

    大汉们疯狂的进攻了几招以后,瞅准了一个空隙,利落的跳下马背,并拢着站在了一起。

    孟倩幽转动飞回手中的匕首,气定神闲的说道:“现在三对三,终于公平了。”

    孟逸轩早已经被眼前的情景吓傻了眼,站在原地一动不动。

    为首的大汉眼珠一转,看到了他,一个跳跃到了他的面前,没等孟逸轩反应过来,就把手中的大刀架在了他的脖子上。

    文彪和文虎齐声高喊:“少爷!”

    孟倩幽神情一紧,手中转动的匕首差点掉到地上。

    为首的大汉狞笑:“扔掉你们手中的兵器,否则我就杀了他。”

    文彪和文虎没有犹豫,立刻就把手中的大刀扔到了地上。

    孟倩幽握紧了手中的匕首,面无表情的问道:“知道伤害我的家人是什么下场吗?”

    为首的大汉把大刀往孟逸轩的脖子边递了一下,刀刃割开了皮肤,血迹立刻就从孟逸轩白皙的皮肤里流了出来:“少废话,把手里的匕首扔掉,否则我现在就割断他的脖子。”

    孟倩幽的神情变了几变,弯腰把手中的匕首刀尖朝着大汉的方向放在了地上。

    为首的大汉发出一阵狂妄的笑声:“小姑娘,想到跟我们斗,你还嫩了点。”

    孟倩幽冷笑一声,“是吗?”

    为首的大汉吩咐剩余的另外两名同伴,“去把他们的兵器收过来。”

    两名大汉应声,得意的朝着三人走来。

    孟倩幽直直的望着孟逸轩,大声的说了几句英语。

    孟逸轩眨了眨眼睛回应。

    几名大汉愣住。

    为首的大汉听不懂她在说什么,气急败坏的嚷道:“死丫头,你又在耍什么花招?”

    孟倩幽一脚将地上的匕首,踢向了为首大汉的方向。

    为首的大汉惊慌失措,想要躲闪。

    孟倩幽大喝一声:“逸轩,动手。”

    孟逸轩趁大汉慌乱之际,掏出怀中的另一把匕首,朝后用力的刺进了大汉的胸膛。

    大汉不敢置信的瞪大了眼睛,向后倒去,手中的大刀掉落在了地上。

    “大哥!”仅剩的两名大汉惊叫着朝大汉的方向跑去。

    孟逸轩脸色苍白的看着自己的双手,动也没动。

    孟倩幽低咒一声,不顾危险的飞身上前。

    文彪和文虎快速的捡起地上的大刀,也跟了上去。

    两名大汉眼看就到了孟逸轩面前,

    孟倩幽情急之下,掏出怀中散碎的银子对着两人掷了过去。

    两名大汉以为是有暗器,忙躲闪到了两边。

    孟倩幽趁机站到了孟逸轩面前。文彪和文虎也随后赶到,护在了两人的身前。

    孟逸轩抬起苍白的小脸,无措的望着孟倩幽,喃喃的说道:“我杀了人了。”

    “还没死呢,你只是把他刺伤了而已。”孟倩幽温声说道。

    孟逸轩看着躺在地上出气多、进气少的大汉,抿了抿嘴唇,往孟倩幽的身边靠了靠。

    六名大汉还剩两名,孟倩幽吩咐文彪、文虎:“速战速决。”

    两人点头,提着大刀对着剩余的两名大汉就冲了过去。

    大汉们的武功并不弱,可是接连损失了四人,就连为首的大汉都被刺中,剩下的这两人已经慌了神,招式凌乱,根本就不是文彪、文虎的对手,没用多少回合,就分别被两人砍断了手和脚,疼得躺在地上哀嚎。

    一时间,整个大路上都回荡着几人凄厉的哀嚎声。

    孟逸轩更加的往孟倩幽身边靠了靠。

    孟倩幽转过他的身体,深深的望着他的眼睛,问:“害怕吗?”

    孟逸轩白着脸色,小鸡啄米似的点头。

    孟倩幽严肃的说道:“如果我们不杀了他们,他们就会杀了我们,甚至有可能还连累到了家人,所以你,怕,也要忍着。”

    孟逸轩哆嗦着嘴唇,想要说些什么,却终归没有说出来。

    孟倩幽的表情更加的严肃:“逸轩,你要知道,人的一生会碰到各种各样的事情,不管你愿不愿意,你都得必须学会坚强的面对发生的一切。就好比今天,如果刚才不是你刺伤了他,也许现在躺在地上的就是我们。所以,有的事你可以怕,有的事必须不能怕。”

    孟逸轩看着孟倩幽那期望的眼神,心里的慌乱渐渐的平静了下来,虽然脸色还是那样苍白,但是明显的不那么害怕了。

    孟倩幽将他转向那几名受伤的大汉,残忍的说道:“所以,接下来发生的事情,你要看着,即使再害怕,也要忍着。”

    孟逸轩疑惑的看向她。

    孟倩幽看向文彪。

    文彪点头,走到一名受伤的大汉面前,手起刀落,大汉的尸身分了家。

    孟逸轩吓得惊叫出声,想要捂住自己的双眼。

    孟倩幽的心中不忍,可一想到他认祖归宗后,说不定要面对财狼虎豹,如果心慈手软,会被吃的尸骨无存,咬了咬呀,狠下心,严厉的说道:“逸轩,忘了我刚才给你说过的话了吗?睁大你的眼睛,好好的看着眼前发生的这一切。”

    孟逸轩抬头,眼眶发红,一副惊吓过度的模样,可怜兮兮的看着他。

    孟倩幽感觉自己的心弦被拨动了一下,费了好大的力气才克制住自己,不要说出让他回马车里等候的话。

    孟逸轩颤抖的声音里,带了祈求:“我可以不看吗?我真的好害怕。”

    孟倩幽果断的摇头:“不行。”

    孟逸轩漂亮的大眼睛一下就失了神采,慢慢的转头看向受伤哀嚎的大汉。

    文虎刚要走过去,结束另外一名大汉的性命,孟倩幽终是没忍住,道:“等等。”

    文虎停住脚步,回头不解的看着她。

    孟倩幽吩咐两人:“弄到山那边去解决了吧,记住,不能留一丝活口。”

    文彪和文虎应声,一人拖着一名哀嚎的大汉,去了山的那边。如此往返了三趟,六名大汉全被拖走了。

    孟逸轩一直目光呆滞的看着他们的动作。

    文彪和文虎处理完,把两把匕首擦干净以后,双手恭敬的递到了孟倩幽两人面前。

    孟逸轩呆呆的没有反应。

    孟倩幽只好全部接过,问:“怎么处理的?”

    文彪回道:“全部让他们尸首分了家以后,按照您说的,扔到山上去喂狼了。”

    孟倩幽点头,“把这六匹马儿赶走以后,我们去县城。”

    两人应声,用刀背快速的在六匹马身上拍了一下,马儿吃痛,朝着不同的方向狂奔。

    孟倩幽看两人身上布满血迹,皱了下眉头,“找个地方把身上的衣服扔了,等到县城里先去买一套。”

    两人应声。

    孟逸轩依旧目光呆滞的看着两人,对于他们的谈话充耳未闻。

    孟倩幽想到自己上一世第一次杀人的是的反应,暗暗叹口气,伸出手,拉着孟逸轩上了马车,道:“走吧。”

    除掉了跟踪的人,文彪和文虎心中的大石头落地,心情轻松的一前一后赶着马车往县城走,路上找了一个合适的地方把身上的衣服扔掉。

    孟逸轩被孟倩幽拉着回到了马车上,神情呆滞的坐在车厢里一动不动。

    孟倩幽叹口气,柔声说道:“躺下睡一觉吧,等睡醒了,一切都好了。”

    孟逸轩乖乖的照做,身体蜷成一团躺下,孟倩幽拿过一边的薄被给他盖上,哄孩子一般,轻轻的拍打着他的身体。

    孟逸轩渐渐的闭上了眼睛,似乎是睡着了。

    看他在睡梦中,还惊吓的一缩一缩的身体,孟倩幽有些后悔自己太早让他经历这种场面了。

    到达清河县以后,已经是半下午了,文彪进了县城以后先打听了成衣铺子,赶着马车来到铺子前。

    孟倩幽没有下马车,交给文彪一些银子,让他自己去进去买衣服。

    文彪很快随意的买了两件衣服出来,扔给文虎一件,自己穿了一件。

    坐回马车上,文彪想赶着马车去朱府接孙良才。

    孟倩幽打开车帘,吩咐文虎:“你去朱府接了良才回家,给我爹娘说我有生意上的事情耽搁了,过两天才能回去。还有,不许告诉任何人我们在县城。”

    文虎应声,赶着马车离去。

    孟倩幽又吩咐文彪:“去上次你们住过的客栈,我们住几天,等到逸轩好些了再回去,免得我爹娘看到他这个样子担心。”

    文彪点头,赶着马车去客栈。

    孟倩幽回到了车厢里,看孟逸轩睡得不安稳的样子,深深的皱起了眉头。

    文彪很快来到了客栈,停下马车。

    客栈的伙计已然识得他,热情的上前问:“今天还是和孟公子一起吗?”

    孟文彪回道:“今天我们姑娘和小少爷过来了。”

    “孟姑娘来了。”伙计惊喜的问出声。

    孟倩幽在车厢里笑着说道:“是我,快去告诉掌柜的,让他给我们开两间上房。”

    伙计应声,小跑进屋内,告诉了掌柜的。

    掌柜的脸上也露了笑容,从柜台里拿出了两把钥匙,攥在手中,走到客栈门口,高兴的问“孟姑娘,还是那两间上房可以吗?”

    孟倩幽打开车帘,下了马车,笑着说道:“可以,麻烦掌柜的了。”

    掌柜的连忙摆手:“不麻烦,不麻烦。”

    “我弟弟在马车上睡着了,麻烦掌柜的先去开房门,我们随后跟来。”孟倩幽笑道。

    掌柜的点头,转身上楼。

    孟倩幽吩咐文彪:“把逸轩抱去楼上。”

    文彪应声,打开车帘,准备去抱孟逸轩。

    孟逸轩却突然惊醒,一脸害怕的看着他。

    文彪被他看的心里发毛,直起身对孟倩幽说道:“姑娘,少爷醒了。”

    孟倩幽走过来,柔声对说道:“醒了就下来吧,我们先不回家,我陪你在县城里好好的玩两天。”

    以往孟逸轩要是听到他这样说,绝对会欢呼雀跃,露出璀璨至极的微笑,可现在却一脸怔怔的看着她。

    孟倩幽皱眉,出口询问:“你不愿意吗?”

    孟逸轩没有回答。

    孟倩幽直视他:“如果你不愿意,我们就回家,如果你愿意,就说个话。”

    孟逸轩点了点头。

    孟倩幽严厉的呵斥他:“说话。”

    孟逸轩瑟缩了一下身体,艰难的开口:“我愿意。”

    孟倩幽伸出手,孟逸轩犹豫了一下,拉着她的手下了马车,跟着她一起去了楼上。

    掌柜的已经把两间房门打开,见他们上来,热情的给孟逸轩打招呼:“小少爷也来了。”

    孟逸轩没有说话。

    掌柜的愣了一下。

    孟倩幽笑着说道:“我弟弟不舒服,话少了些,有失礼的地方,掌柜的别忘心里去。”

    自己就是个客栈的掌柜的,每天笑脸迎人,有时还要面对客人的怒气,哪里有人这样客气的跟自己说过话,掌柜的心里感动,态度更加的热情,关心地问:“要不要我们去请个大夫过来给小少爷看病?”

    孟倩幽摆手:“谢谢掌柜的,他可能是长时间坐马车造成的,睡一觉就好了。”

    掌柜的点头,看着几人进去房间内,才转身下楼。

    走进房间内,孟逸轩就精神恹恹的躺在了一边的床上,孟倩幽问他:“睡够了没,没有睡够的话就在睡一会。”

    孟逸轩点头,闭上了眼睛。

    孟倩幽走到他身旁,打开床上的薄被,给他盖到身上,转身想出去,吩咐文彪一些事情。

    孟逸轩听到她往外走的脚步声,睁开眼睛,猛地从床上爬起来,急切的说道:“你别走,我害怕!”

    孟倩幽停住脚步,转身看到他可怜兮兮的样子,又走了回来,坐到床前的凳子上,柔声说道:“我不走,你睡吧。”

    孟逸轩定定的看了她一会,抓起她的一只手握在了自己的手中,才又重新躺下,闭上了眼睛。

    孟倩幽用自己的另外一只手轻轻地拍打他的身体。

    虽然闭着眼睛,孟逸轩并没有睡着,长长的睫毛一直在忽闪。

    孟倩幽也不揭穿他,耐心的拍打着他的身体,不知过了多长时间,孟逸轩才终于睡着了。

    孟倩幽没有抽回被他紧紧的握住的手,而是长长的叹了一口气,反思自己今天是不是真的做错了。

    想着想着,竟然趴在床边也睡着了。

    不知过了多长时间,睡梦中的孟倩幽感觉握住自己的手,就像一块烤热的烙铁一样,热得不行,吓得猛然惊醒,伸手就去摸孟逸轩的额头,果然,烫的厉害。

    孟倩幽低咒一声,使力抽出自己的手,急忙起身,来到房门外,焦急的喊文彪。

    文彪也正在房间里休息,听见她焦急的声音,连鞋子都没穿就跑了出来,问:“姑娘,怎么了?”

    孟倩幽着急的说道:“逸轩发烧了,我开个方子,你赶紧的随伙计去药铺里把药抓来。”说完,不等文彪应声,就急切的冲到楼下的柜台前。连声对掌柜的的说道:“麻烦你把纸笔借我用一下。”

    掌柜的把看她急切的样子,赶紧的把手中的纸笔给了她。

    孟倩幽接过,快速的写下了一个方子。

    文彪回屋穿好了鞋,也急冲冲的下来。

    孟倩幽把方子交给他,对一旁立着的伙计说道:“我弟弟发烧了,麻烦你带她去抓几副药来。”

    伙计点头,头前大步的往外走去,文彪也大步的跟在后面。

    “我回房间照顾我弟弟,他们把药抓回来以后,请掌柜的让伙计快点给熬好,送到我们的房间里去。”孟倩幽道。

    掌柜的点头“你快去照顾你弟弟,剩下的事情就别管了,我会吩咐伙计的。”

    孟倩幽谢过,脚步急切的跑回了楼上。

    孟逸轩已经烧得开始说胡话了。

    孟倩幽拿了一条毛巾,在水盆里浸湿,折叠好了以后放在孟逸轩的头上,并轻轻的呼唤他。

    孟逸轩仿佛没听到,一直在说着梦话。

    孟倩幽反复的摸着他的额头,不断的把毛巾重新浸湿,放在他的头上。

    孟逸轩已经烧糊涂了,除了不停的说胡话之外,对所有的一切都无所察觉。

    孟倩幽感觉时间过了很久,久到她想要出声大骂文彪的时候,伙计才端着一碗药,和文彪一起来到楼上。

    听到他们的脚步声,孟倩幽起身,来到房门前,吩咐文彪:“把药碗端进来!”

    伙计听孟倩幽声音凌厉,似要发火,识趣的没有坚持,把药碗叫给文彪。

    文彪隐隐约约听见孟逸轩说胡话的声音,知道孟倩幽是不想让伙计听到不该听到的东西,急忙接过伙计手中的药碗端了进去。

    孟倩幽折返身回到屋内,坐到床上,把孟逸轩的上半身抱起来,依靠在自己的身前,然后接过文彪手中的药碗,轻轻的诱哄:“逸轩,张开嘴,把药喝了。”

    孟逸轩潜意识里还是听从她的话的,停止了说梦话,微微张开了嘴。

    孟倩幽把药碗放到她的嘴边,慢慢的喂他喝了下去。

    一碗药喝完,孟倩幽把碗递给文彪,吩咐他:“去给掌柜的要些酒来。”

    文彪应声拿着药碗出去。

    孟倩幽把孟逸轩轻轻的放在床上,盖好了被褥。

    文彪把酒拿上来。

    孟倩幽把他们倒在了一个茶杯里,吩咐文彪点燃后,让他去房门外守着,不许任何人进来。

    文彪大步走到门外,关上了房门,静静的站在门外守着。

    孟倩幽掀开孟逸轩身上的被褥,费力的把他身上的衣服脱掉,拿起茶杯,用手沾着已经发热的酒,使劲的把他的前胸和后背都搓了一遍。

    搓完以后,洗净手以后拿起孟逸轩的衣服来到门外,交给文彪:“按照这个尺寸给逸轩买套衣服来。”

    文彪应声,拿着衣服快速的下楼。

    喝的药很快就起了作用,孟逸轩的额头不断有大颗的汗珠冒出。

    孟倩幽拿起另一条毛巾,坐在床边的凳子上,细心的给他擦拭不断冒出来的汗珠。

    孟逸轩渐渐的不再说胡话,情绪也稳定了下来。

    孟倩幽这才松口气,懊悔自己太大意了,竟然没想到孟逸轩惊吓过度发高烧。

    又过了一会,大概是烧已经退下去了,孟逸轩感觉身上有些热,无意识的开始掀开盖在身上的被褥。

    孟倩幽轻轻地呼唤他:“逸轩,逸轩。”

    喊了好几声后,孟逸轩才睁开眼睛,迷蒙的看着她。

    孟倩幽目露惊喜,柔声说道:“你发烧了,身上出了许多汗,不要踹开被褥。”

    孟逸轩大概是听懂了她的话,迷迷糊糊的点头后,闭上眼睛又昏昏沉沉睡去,却没有再踢开身上的被褥。

    文彪在外面轻敲了几下房门,“姑娘,衣服买回来了。”

    孟倩幽起身来到外面,接过衣服,再次吩咐他:“你去让伙熬一些粥过来,等一会儿逸轩醒了好给他喝点。”

    文彪应声,转身又下了楼。

    把衣服拿进屋内放好,孟倩幽坐回了床边的凳子上继续给他擦拭额头上冒出来的汗珠。

    又过了两刻钟,孟逸轩脸上的潮红终于退了下去,呼吸也渐渐的变得平稳。

    孟倩幽彻底的松了一口气,手拿着毛巾伸进被褥内,给他擦拭身上的汗,让他能够睡得舒服一些。

    孟逸轩大概还是害怕,下意识的抓住她擦拭的手,紧紧的握在了手中。

    孟倩幽顿了一下,却没有抽出自己的手,而是用一只手把被他全身的汗湿掉的毛巾拿出来,扔到了一边的桌子上。静静的坐在凳子上陪着他。

    文彪把熬好的粥端进来,孟倩幽示意他放在桌子上。

    文彪看孟逸轩已经恢复了正常,低声道:“姑娘,我看着少爷,你也去吃点

    ------题外话------

    弱弱的喊一句:“亲爱的们,月票别留着了,赶快投出来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