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二十二章 你是谁?
    孟倩幽摇头,道:“今天也你也累坏了,先去吃吧,吃饱了早些回屋休息。我等逸轩醒来以后再去吃饭。”

    上午经过了一场恶斗,中午也没有好好的吃饭,文彪确实也有些饿了,听了孟倩幽的话,点了点头,转身下楼吃饭去了。

    孟倩幽看了看桌上冒着热气的粥,再看看好不容易才睡着的孟逸轩,抿了抿唇,没有叫醒他。

    孟逸轩这一觉睡得很是不踏实,梦中反复的出现大汉尸首分家的情形,和孟倩幽嗜血的模样,以及自己杀死的那个大汉不置信的瞪大眼睛,躺在地上迟迟不肯咽气的样子,猛然惊叫一声,睁开了眼睛。

    孟倩幽被他的叫声吓了一跳,刚要呼唤他,却见他睁开了眼睛,欢喜的问:“逸轩,你醒了?”

    孟逸轩还没有从梦里的场景中出来,看见在眼前的孟倩幽放大的脸,身体瑟缩了一下,惊恐的问:“你是谁?”

    孟倩幽心里“咯噔”了一下,惊喜的神情凝固在脸上,伸出另一只手摸了摸他的额头,才小声的试探的问:“你仔细的看看,我是谁。”

    孟逸轩问完以后,意识也渐渐的清醒,听孟倩幽问他,抿了抿嘴唇,小声的回答:“你是幽儿。”

    孟倩幽明显的松了一口气:“还好,还好,没有把脑子烧坏。”

    孟逸轩已经完全清醒过来,感觉自己全身汗津津的,还没有穿衣服,小脸顿时羞得通红,羞涩的问:“我这是怎么了?”

    孟逸轩已经清醒,看样子是没事了,孟倩幽紧绷的心松开来,也有了开玩笑的心思,回道:“你发烧了,一直在说梦话,喝了药以后也不见好转,我真怕你烧成傻子。以后咱家就没有依靠了。”

    听她这样说,孟逸轩的眼睛恢复了神采,用略显沙哑的声音抱证:“你放心,我不会让你失望的。”

    孟倩幽的神情有一瞬间的愣怔,什么也没说,起身端起桌上的粥,又坐回凳子上,“一天没吃饭了,饿坏了吧,先吃点粥吧。”

    孟逸轩挣扎着坐起来,后知后觉的想到自己没穿衣服,脸红红的又躺了回去,小声的问:“我的衣服呢?”

    孟倩幽没做他想,不在意的说道:“要衣服做什么,你裹着被褥坐起来,我喂你就好了。”

    孟逸轩的小脸更红,用那双漂亮的大眼睛羞涩的无言的祈求的看着她。

    孟倩幽看他这样可爱,起了逗弄的心思:“这样的机会不会再有,你想好了,是要穿衣服还是让我喂你吃饭?”

    孟逸轩还真的皱眉想了一下,好半天才为难的做出决定:“我想要衣服。”

    孟倩幽“噗嗤”笑出声来,用手捏了捏他的小脸蛋:“害羞什么,我只是喂你喝粥,又不看你的身体。”

    孟逸轩白皙的小脸红的都要滴出血来,下意识的裹紧了自己身上的被褥。

    看他实在害羞,孟倩幽不再逗他,起身把碗放下,把新衣服拿过来,放到他的身边:“你的衣服出汗出的都湿透了,这是新给你买的,穿上吧。”

    孟逸轩没动。

    孟倩幽挑眉用眼神询问他。

    孟逸轩整个人都缩在了被褥里,只露出一张小脸,脸红红的说道:“你先背过身去。”

    孟倩幽差点爆笑出声,如果不是孟逸轩还在病重,她非得好好的再逗弄他一会儿不可。

    孟逸轩看她的样子,更加羞得不行。

    孟倩幽笑着转过身去,孟逸轩快速的穿好了衣服,不好意思的小声说道:“好了。”

    转过身,孟倩幽端起桌上的粥,做到他面前,拿起小勺,舀了一勺粥递到了他的嘴边。

    孟逸轩没想到还有这样的待遇,熠熠生辉的大眼睛里聚起了惊喜的光,一瞬间照亮了整间屋子。

    孟倩幽差点被晃瞎了眼睛,手也抖了一下,手中的勺子也差点掉落,在心里暗骂了几声:“祸害!”才稳住自己的心神,抓紧勺子,喂他吃饭。

    孟逸轩全身都洋溢着高兴的神情,慢慢吃完一碗粥。

    被美色迷惑的孟倩幽一直在心里发誓,以后在也不喂这个祸害吃饭了。

    一碗粥喝完,孟逸轩舔了舔嘴唇,示意自己还想吃。

    孟倩幽说道:“你的病还没好,不宜吃的太多,先躺下再休息一下,如果半夜饿了再吃一些。”

    孟逸轩乖巧的点头,乖乖的躺回了床上。

    孟倩幽帮他盖好被褥,摸了摸他的额头,道:“你独自在屋里休息一下,我下去吃点饭再上来。”

    听到自己要自己呆在屋里,孟逸轩的脸上浮现了一丝害怕的神情,眼睛里也有了一丝惊恐,却努力的控制住这种情绪,轻轻的点头。

    孟倩幽终是不忍,柔声改口:“我让伙计把饭菜送上来吧。”

    孟逸轩欢喜的点头。

    孟倩幽走到门外,大声的喊伙计,让他把饭菜送上来。

    伙计在下面应声,很快的送了上来。看孟逸轩睁着有神的眼睛躺在床上,高兴的问:“小少爷好了?”

    孟倩幽应道:“好一些了,麻烦你晚些时候,再给熬一副药上来。”

    伙计点头:“我一会儿就去熬药。”

    孟倩幽真心道谢:“谢谢。”

    伙计慌忙摆手:“这是我的份内之事,姑娘不必这么客气。”

    吃过晚饭,过了有两刻钟,伙计把熬好的药送了上来。

    孟逸轩起身,把药喝完,又躺回了床上。

    已经很晚了,孟倩幽感到了一些疲意,摸了摸孟逸轩的额头,清清凉凉的和自己一样,知道他不会在有事了,放心的躺到了另一张床上,闭上眼睛准备睡觉。

    孟逸轩怯怯的声音响起:“我想和你一起睡。”

    孟倩幽睁开眼睛,看向他。

    孟逸轩满脸祈求的看着她。

    孟倩幽不语。

    孟逸轩的小脸暗了一下,整个人失了光彩。

    “过来吧,不过只有这一晚上。”孟倩幽的声音响起。

    孟逸轩立刻恢复了神采,惊喜的点头,立刻起身下床,抱着自己的被褥,赤着脚走到孟倩幽的床前。

    孟倩幽示意他睡去里面。

    孟逸轩爬上床,小心的绕过他的身子,平躺在床里面,盖上自己的被褥。

    孟倩幽顺手帮了盖了一下,摸到他的被褥有些潮湿,这才想起他发热出汗的时候,把被褥弄湿了,便一把扯开他的被褥,把自己的被褥盖在他的身上,道:“你的湿了,先盖这一床,我喊伙计再送一床上来。”

    说完,起身走出房门,喊伙计送一床被褥上来。

    伙计的动作很快,把新的被褥上来,孟倩幽把是了的被褥交给他,歉意的说道:“我弟弟出汗把这一床被褥弄湿了,你告诉掌柜的,把被褥算在房钱里,我们走时一块结账。”

    伙计应声,抱着被褥下楼,给掌柜的说了这件事情。

    孟倩幽关好门,回到床上躺好后,把被褥盖在身上,对还睁着眼睛的孟逸轩柔声道:“睡吧,好好的睡一觉,明天醒来,你的病就好了。”

    孟逸轩听话的闭上眼睛,很快就睡着了。

    孟倩幽盯着他看了许久,想着他以后要面对的事情,心里千思百转,直到困意袭来,才轻轻的叹口气,沉沉的睡了过去。

    也许是在孟倩幽身边有了依靠,也许吃的药起了作用,也许是孟逸轩本身有很大的意志力,孟逸轩这一夜没有在发热,两人都沉沉的睡了一个好觉。

    孟倩幽没有在往常练武的时辰醒来,而是在天光大亮的时候被一道炙热的目光盯醒的,睁开眼,孟逸轩那熠熠生辉的大眼睛出现在眼前。

    孟倩幽有一瞬间的愣怔,感觉醒来以后看到孟逸轩躺在自己的身边很自然。

    孟逸轩已经恢复了往日的神采,看到她睁开眼睛,眼睛带笑的小声说道:“你醒了。”

    孟倩幽的心脏,莫名的漏跳了一下,赶紧移开眼睛,起身掩饰性的伸出手摸了摸他的额头,感觉凉飕飕的,没有再发热,问道:“还有没有哪里不舒服。”

    孟逸轩摇头,顺势也坐了起来:“你不用担心,我已经没事了。”

    “确定吗?”孟倩幽问。

    孟逸轩重重的点头。

    “是不是感觉我很残忍?”孟倩幽又问。

    孟逸轩摇头:“你那样做是对的,否则的话,也许不知哪天我们全家都被人杀光。”

    孟倩幽抿了抿嘴唇,道:“爹娘和大哥、二哥、小弟和你都是我最重要的人,只要有我在,我就不会让你们受到伤害。”

    孟逸轩点头:“我相信你。”

    “逸轩,”孟倩幽直视着他的目光,一字一句的说道:“你要知道,这个世上不是只有好人,遇到威胁到自己的事情的时候,千万不要心慈手软,要先下手为强。如果你有一丝犹豫,就可能葬送了自己的性命。”

    孟逸轩点头:“我知道,我明白你的苦心,但是我不明白,你为什么要让我经历这一切?是因为你要将我送走了吗?”

    孟倩幽稍微一愣,随即一巴掌打在了他的身上:“还没睡醒呢,一大早就胡说八道,不是你说要考取功名,光宗耀祖的吗?到时候你孤身在外为官,总要知道人心是险恶的。我这叫防患于未然,懂不懂?”

    挨了打,孟逸轩却明显的更加开心,露出一个灿烂的笑容。

    正当孟倩幽松口气,想要下床的时候,孟逸轩小心的试探的声音从她身后响起:“能不能告诉我,你是谁?”

    孟倩幽的身子僵住,维持着下床的姿势一动不动。

    孟逸轩的声音继续响起:“前些年我们虽然没有接触,但是我们毕竟同住一村,你的点点滴滴我还是有所耳闻的,你就是一个被宠坏的小女孩,没有任何特殊的才能。可忽然一夜之间,你就像变成了另外一个人,不仅会做生意,还会一些邪门的武功。尤其昨天,你身上散发出的那股杀人的气势,绝对不是一个农家小女孩所能有的。”

    孟倩幽已经镇定下来,下床穿好鞋,转身双手环胸面对他,用似笑非笑的语气说道:“观察的挺细致呀,我给你说我是鬼你信不信?”

    孟逸轩认真的摇头:“你不是鬼,我查过了,书上说鬼是没有影子的。”

    孟倩幽笑出声,问:“所以呢,我应该是谁?”

    孟逸轩露出疑惑的神情,“你是幽儿,又不是幽儿,我也说不清楚。”

    孟倩幽伸出手,又用力的在他身上打了一巴掌,打得孟逸轩的身子都晃了一晃,说:“你不会是真的烧傻了吧,净说些胡话,我就是我,还能换成一个人不成。我只是机缘巧合下学到了一些东西而已,这事家里人都知道。”

    听她这样说,孟逸轩松口气,不好意思的挠了挠自己的头说道:“我昨天大概是真的烧糊涂了,迷迷糊糊中竟然看到你在一个我所不知的地方,那里的人和东西都很奇怪。”

    孟倩幽心里又“咯噔”了一下,不明白发热的孟逸轩怎么会看到自己的前世,面上却不显现任何惊讶的神情说道:“既然能胡思乱想,那说明你的病已经好了,赶快起床,吃饱饭我们赶快回家。”

    不知道是不是仗着自己生病了,孟倩幽不敢拿他怎样,今天的孟逸轩大胆了很多,作势的捂着自己的头,又躺回了床上,赖皮的说道:“我的头还很晕,恐怕还不能回家。”

    孟倩幽还没见过他这么赖皮的样子,一愣之下被他气笑,道:“我数一,二,三,如果你不起床,我就不陪你出去玩了。”

    孟逸轩快速的从床上爬起来,“你不用数了,我已经起来了,你要说话算话。”

    孟倩幽笑得不行。

    文彪早就醒了,听见这边有动静,赶紧过来,敲了敲门,小声的问道:“姑娘,少爷,你们醒了,早饭是端上来,还是下去吃。”

    孟倩幽清脆的声音从房间里传出来:“我们还没有洗漱,你先下去吃吧,吃完了给我们端上来。”

    文彪恭敬的应声,转身下楼。

    孟倩幽打水洗漱,孟逸轩把床上的被褥叠好,放齐。

    洗漱完,孟倩幽打开窗子,清新的空气透进来,深吸了几口之后,站在窗前看外面的景色。

    天已大亮,外面街道的人多了起来,道路两旁也摆满了小摊,各种吆喝声此起彼伏。

    孟逸轩洗漱完也凑了过来,兴致勃勃的看着窗外。

    孟倩幽看他现在无忧无虑的神情,想到他以后要天天面对财狼虎豹,心抽疼了一下。

    文彪把饭菜端上来,两人吃过以后,喊着文彪一块下楼,来到柜台前。

    掌柜的见几人下来,笑着问:“小少爷没事了吧?”

    孟倩幽道:“没事了,谢谢掌柜的帮忙。”

    掌柜的笑呵呵的摆手:“这些都是份内之事吗,姑娘客气了,您们这是要出去吗?”

    “趁着今天有功夫,我带着弟弟出去转转。”孟倩幽回道。

    几人出了客栈,孟倩幽也没让文彪赶马车,几人随意的在街上行走。

    孟逸轩从来没有看过这么多摆摊的,对什么东西都好奇,像个真正的小孩子,那里看看,这里摸摸。

    孟倩幽没有呵斥他,目光宠溺的纵容他的一切。

    文彪的一直紧紧的跟在两人身后。

    欢快的一天过去,回到客栈后吃过晚饭,几人早早的歇下,第二天一大早,孟倩幽结了房钱,又坚持的给了被褥的钱,吩咐文彪赶着马车回家。

    文虎昨天回去后,把孟倩幽多在府城呆了一天是为了给朱岚说亲的事如实告诉了焦急不安的孟氏。

    孟氏听完松口气,直说不是出了什么事就好。

    文虎还告诉她,孟倩幽留在府城谈生意,不知道几天能回来。

    孟氏问不是都和张老板谈好了吗?怎么还留在那里谈生意。

    文虎眼神闪烁的回答他也不知道,孟倩幽是这样嘱咐他的,别的也没有多说。

    孙良才回来的还早,就更不知道了。

    孟氏虽有疑惑,但想到做生意是大事,一时半会谈不成也是有可能的,也就放下心来。

    文虎家的看的细致,发觉文虎换了一身新衣服,问他是怎么回事。

    文虎说着早已经想好的谎言,说帮张老板卸货的时候,他和文彪都不小心挂坏了衣服,孟倩幽又给他们买的新的。

    文虎家的问他旧衣服呢。

    文虎说是扔了。

    文虎家的心疼的不行,只埋怨他不会过日子:“坏了补补还可以穿,你扔了多可惜。”

    文虎没有吭声。

    文虎家的看他满身的疲惫,忙让他回屋去休息。

    孟倩幽几人一个多时辰就回到了家,刚洗涮完,正要去作坊的孟氏看到远处的马车过来,站在门口等候。

    文彪把马车赶到门口停好,孟倩幽看到孟氏站在门口,以为又要被说教一番,刚要拿出撒娇的手段哄孟氏开心的时候,孟氏却急急的开了口:“昨天夫子过来了,大发雷霆,说如果你以后要是在这样耽逸轩的课业,他立刻就带着全家回老家去。”

    孟逸轩闻言,紧张的看着孟倩幽。

    孟倩幽看他一眼,道“你去屋里休息一上午,我去找夫子谈谈。下午你再去上课。”

    孟逸轩点头。

    孟氏嘱咐她:“你到了夫子家以后,一定要给夫子多说好话,说什么也不能他走。”

    孟倩幽上前一步,亲昵的抱着她的胳膊,安慰她:“娘,你就放心吧,夫子是不会走的。”

    孟氏提起昨天夫子发脾气的样还心有余悸,道:“你不知道,夫子发起脾气来的气势太吓人了,我和你爹连大气也不敢出。”

    “他当了这么多年的帝师,身上的威仪早已经刻在了骨子里,发起脾气来你们能不害怕吗?”孟倩幽心道,嘴上却没敢对孟氏说出来,只得笑嘻嘻的又安慰了孟氏几句。

    孟氏看她满不在乎,有些着急,催促她:“你还不快去,晚了夫子说不定更加的生气了。”

    孟倩幽指着自己身上的衣服:“娘,我已经好几天没换衣服了,身上的衣服都已经臭了,我这样去见夫子,他见我衣衫不洁,会更加生气的。”

    孟氏看她还穿着出门时的衣服,皱了一下眉头,嘱咐她:“以后出门是多带几件衣服,你一个女孩子几天不换衣服,让人笑话。”

    孟倩幽撒开她的胳膊走进院子里,才调皮的笑着应道:“知道了,啰嗦的老太婆。”

    孟氏被气笑,摇了摇头,去了书包作坊。

    孟倩幽走进屋内,仔细的梳洗了一下,不慌不忙的换了一身干净的衣服,来到夫子家门口,对看门的仆人礼貌的说道:“麻烦您去通禀一下,就说我有事情要找夫子。”

    见孟逸轩迟迟没回来上课,夫子的心情很不好,家里的人做什么事都小心翼翼的,唯恐惹到了他,被训斥一顿。现在看到孟倩幽过来,看门的仆人也松了一口气,小跑着去禀报。

    孟倩幽看清了仆人的神情,觉得好笑,她以为做了这么多年的帝师,夫子早已经炼就了荣辱不惊,淡定从容的性格,没想到还是和平常人一样,大发脾气,连一个看门的仆人都吓成了这样。

    仆人快速的跑回来,连气都没喘匀,就急切的说道:“孟姑娘。老爷让你进去。”

    孟倩幽点头,跟着呼哧喘喘的仆人走进了夫子的院中。

    仆人站在院中,恭敬的禀报:“老爷,孟姑娘来了。”

    夫子的声音带了些怒气:“让她进来。”

    仆人同情的看了她一眼,打开门帘,让她进去,随后像后面有东西追一样,飞快的跑回了门口。

    孟倩幽在屋中站定,规规矩矩的给夫子行了一个大礼。

    夫子坐在椅子上,冷哼了一声,:“老夫只不过是一介夫子,可受不住孟姑娘的这个大礼。”

    孟倩幽陪着笑脸:“夫子言重了,无论您是什么身份都受的起这个大礼。”

    夫子也没有让她坐下,而是怒声说道:“老夫以前做帝师,教导的虽是皇家子弟,却没有一个人像孟逸轩这样,想接受课业就来,不想来就不来的。你这样纵容他,让他没有了规矩,以后怎么会有大作为。”

    孟倩幽道:“夫子误会了,我绝对不会纵容他这样做,我们只所以比您规定的日子晚回来了,是因为我们遇到了一些麻烦的事情。”

    夫子不信:“你们不就是出去送个货吗?能有什么麻烦的事情?”

    “被人追杀算不算麻烦?”孟倩幽问。

    夫子惊得站起来:“你们被追杀了?是逸轩的身份暴露了吗?”

    孟倩幽摇头:“确切的说不是我们被追杀,而是文彪、文虎被追杀。”

    不是孟逸轩,夫子放下心来,坐回了椅子上,语气中也没有了怒声,指着另一把椅子说道:“坐下说吧。”

    孟倩幽谢过,坐在椅子上,把文彪发现被人跟踪,他们引几人去无人的地方,将几人杀了的事情,没有任何隐瞒的告诉了夫子,最后才说道:“想到逸轩认祖归宗以后,要面临的境地,我狠下心让他目睹了这一切,谁知道他承受不住,吓得全身发热,我怕爹娘担心,便没有回来,在客栈住了两天,等他完全没事了就急着赶回来了。”

    夫子的声音里有些不赞同:“逸轩还小,你怎么可以让他面对这么血腥的事情。”

    “逸轩从小在乡野长大,心地善良,我怕他认祖归宗以后,遇到对自己不利的事情也不舍得痛下杀手,为自己惹来杀身之祸,我不得不这样做。”孟倩幽道。

    夫子摇头:“你想的太多了,齐王爷如果找回了逸轩,会把他当成宝贝一样宠着,不会让他受到一丝伤害的。”

    孟倩幽反问:“齐王爷有这么大的权势,当年逸轩为什么会被扔到山上?这么多年为什么没被找到?这其中的隐藏的事情,恐怕不用我说你也知道。所以,齐王府并不是您想像的风平浪静,逸轩真要回去以后,不知要面临什么事情。我只所以这么做,就是想让他知道,该出手的时候不要手软,把敌人赶尽杀绝才是最安全的办法。”

    夫子有一瞬间的沉默。

    孟倩幽又道:“所以,我今天来找夫子,除了给您解释我们晚回来的原因外,我还想夫子加快授课的速度。原本我是计划用三年的时间让您好好的培养逸轩,可这段日子发生了很多事情,我觉得我想得太乐观了。”

    夫子开口,疑惑的问:“姑娘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感觉?那些人是冲着你家的下人来了,与逸轩的身份有何关?”

    孟倩幽摇头:“不止这些,请夫子原谅我不能向你透漏,但是我的预感一向很准,请夫子从今天起就开始加快授课的速度吧。”

    这段时日对孟倩幽也有了一定的了解,知道她不是个无的放矢的人,夫子点头:“好,你回去告诉逸轩,从今天开始,每天增加一个时辰的授课时间。”

    孟倩幽满心感激,真心道谢:“谢谢夫子。”

    夫子摆手:“姑娘不必道谢,逸轩是我这一生,唯一一个让我感到骄傲的学生,我也不想他以后出现什么意外,我会竭尽心力的教导他。”给夫子解释了原委,又得到了夫子的保证,孟倩幽便告别了夫子,回到家中,告诉正惴惴不安等待的孟逸轩,下午照常去上课,不过每天增加一个时辰的授课时间。

    孟逸轩以为是夫子怒气之下的决定,也没敢有反对意见,只说自己知道了。

    从那天以后,一切都风平浪静起来。孟倩幽一开始随时都处于戒备状态,可预想中的任何事情都没有发生,时间长了,觉得自己是想多了,就放松下来。

    地里的庄稼很快就成熟了,孟二银带领全家在村里人艳羡的目光中,只用了两天的时间就全部收回家。又用了一天的时间重新耕种上。

    种第二季土豆的时候也到了,孟倩幽指挥大家把一百多亩的荒地都种上了土豆,这回需要的人多,就让孟大金去临近的两个村子招了很多人过来,两个村长都很高兴,挑的都是村里干活的好手。没用几天,就把土豆全部种完。

    王老板的的土豆已经打开了市场,每隔几天就派几辆马车过来运走大量的土豆,作坊里的土豆以眼可见的速度再减少。

    张老板的书包生意也不错,不断的要货,书包作坊里的几人女人忙不过来,孟氏就又找了几个针线活好的女人过来。十多个女人也没了玩笑的时间,都低头认真缝制自己的书包

    朱岚也让人给孟倩幽捎了一封信过来,说是和张俪的亲事已经定下,可能是两人有了接触,彼此之间多了一些了解。朱岚在字里行间都透漏出满满的喜悦。

    薯片的生意就更别说了,就从作坊里又招了十个女人进去就知道了。

    孟逸轩每天上课回来,小脸上都透漏着疲惫。

    孟氏心疼的不行,却又不敢说些什么,只好每天变着花样的给他做好吃的。

    孙良才的课业也步入了正轨,孟倩幽便不再每天晚上去监督他。

    日子过的忙碌而又充实,孟二银一家的脸上每天都洋溢着笑容,村里人更加的羡慕,每天都要去作坊门前转几圈,看看是不是还要招人,自己好第一个跑去报名。

    全村只有两户人家没有这样做,一个是牛狗子家,仗着自己手里有一辈子也花不完的银子,对孟家的招工是不屑一顾。

    另一家是刘贵家,自从刘贵诬告孟大金不成,反而被镇长打了大板差点丢了性命以后,全家人都老实了,再也没出过什么幺蛾子。刘大宝独自去了镇上打工,刘大宝媳妇领着两个孩子住在家里,刘贵家的也没有了那种嚣张的气焰,除了去地里干活,几乎是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老老实实的缩在家里,就连两个孩子也没见出门来玩。

    村里人一开始还有议论,后来时间长了,失去了兴趣,如果不是有一天突然有一辆比孟倩幽家还华贵的马车停在了她家门口,村里人几乎都遗忘了他们。

    这天,已经耕种完,闲暇无事的村里人和往常一样,在外面晒太阳,一辆豪华的马车驶进村子,马车的两旁还跟着几名丫鬟和仆人。

    村里人从来没有见过这么华丽的马车和这么大的排场,纷纷睁大了眼睛,多瞧了几眼,心里暗自猜测,这马车肯定又是去孟二银家的。

    没想到马车进了村以后,连打听都没打听,到了分岔口,拐去了另外一个方向。

    村里人好奇,起身跟在后面去看看,到底是去谁家的。

    让村里人万万想不到的是,马车竟然停在了刘贵家的门口。

    马车停好,一名丫鬟上前,恭敬的说道:“小姐,到了。”

    马车里传出来一个娇滴滴的声音:“你先去敲门,告诉我爹娘,就说我回来了。外面的阳光太烈,别晒黑了我的皮肤,等他们出来以后,你再过来扶我下马车。”

    丫鬟应声,小步走到刘贵家门前,用手轻轻地扣门。

    自从刘贵不当了村长以后,村里人就再也没有人来自己家里过,听到敲门声,在院子里洗衣服的刘贵家的愣了一下。以为又是刘大宝在镇上闯了祸,被人找到了家里来,用惊恐而又尖利的声音问道:“谁呀?”

    敲门的以丫鬟恭敬的回道:“夫人,我们小姐回来了,请您开开门。”

    刘贵家的想也不想的说道:“你们小姐回来关我们家什么事,你敲错门了。”

    丫鬟看了看,疑惑的道:“我们刘翠小姐说这就是她的家呀,怎么会有错呢?”

    刘贵家的手里的衣服掉在桶里,猛地的站起来,不相信的问:“你们小姐是谁?”

    丫鬟轻声回道:“是刘翠小姐呀。”

    刘贵家的大喜过望,一边对着屋里大喊:“他爹,翠儿回来了!”一边快步的跑到了门口,快速的打开大门,连声问道:“翠儿在哪,快让娘看看。”

    门口的丫鬟给她福了一个礼,道:“您就是夫人吧,我们小姐还在马车上,您稍等一下,我这就扶她下来。”

    “哎呀,还真是我的翠儿回来了,赶快下来,让娘好好瞧瞧。”刘贵家的迫不接待的跑到马车旁,打开车帘,看到里面坐的真是刘翠时,惊喜的说道。

    刘翠的眉头既不可见的皱了一下,也没喊娘,用带着些微怒气的声音喊道:“秋菊!”

    刚才敲门的那名丫鬟过来,把刘贵家的撩开车帘的手轻轻的拂开,道:“不好意思,夫人,我们小姐这车帘都是用上好的丝料做的,你的手粗糙,别把我们上面的丝挂断了。”

    刘贵家的愣住,呆呆的站在车旁,不敢相信的看着刘翠。

    丫鬟上前,不着痕迹的挤开她,伸出手,恭敬的搀扶着刘翠下了马车。

    马车外已经聚拢了不少看热闹的村里人,见刘翠戴着纯金的首饰,穿着绫罗绸缎的衣服从马车里出来,齐齐发出惊呼声。

    看到刘贵家的穿着还是那么破烂,刘翠的眼里闪过不屑,不过为了做做面子,还是挤出了几滴眼泪,娇滴滴的说道:“娘,这么长时间不再家,女儿想死您了。”

    刘贵家的从愣怔中回神,看到女儿的样子,顿时忘了刚才的事情,欢喜的说道:“娘也想你,回来就好。”

    刘翠想伸出手拉着刘贵家的,不知想到了什么又缩了回去,装模作样的擦了擦眼泪:“我在省城的这段时间,天天想爹和娘,身形都瘦了好几圈,姨母怕我想出病来,特意让我回家来住几天。”

    刘贵家的更加的欢喜:“好好好,娘这几天一定变着法子给你做好吃的,把你掉了的肉再补回来。”

    刘翠的身子微愣了下。

    刘贵听见那声大喊,也急急忙忙的从屋里跑出来。

    刘大宝媳妇随后也领着两个孩子跟了出来。

    刘翠转过身,屈身给李贵行了一个礼,不知道是真的还是假的,声音听起来有一些哽咽:“爹,我回来看您了。”

    想到自从不当村长以后,自己一直夹着尾巴做人。现在好了,女儿风风光光的回来了,自己又可以扬眉吐气。刘贵眼含热泪,激动的连声说:“好好好,回来就好。”

    刘翠看向刘大宝家的,亲热的喊了一声:“嫂子。”

    刘大宝家的笑着点头,催促两个孩子:“快喊姑姑。”

    两个孩子怯怯的同时喊了一声:“姑姑。”

    刘翠点了一下头,吩咐秋菊:“赏!”

    秋菊应声,上前,从一个荷包里拿出两个一两的银锞子,递给两个孩子:“这是小姐赏你们的,还不快快谢谢小姐。”

    两个孩子欢喜的接过银子,听话的道谢。

    刘大宝媳妇张了张嘴,终是没说什么。

    刘贵的愣了一下,脸上的神情有些不好看。

    刘翠察言观色,急忙训斥丫鬟:“他们是我的亲侄子,什么谢不谢的,你如果再这样不懂事,破坏了我和家人的感情,就趁早的滚回省城去,看姨母怎么惩罚你。”

    丫鬟惶恐的告罪:“奴婢记住了,请小姐千万不要把我撵回去。”

    不知是为了立威还是故意显摆给村里人看,刘翠的声音更加的狠厉:“最好记住你的话,如果再犯,我绝不会轻饶你。”

    丫鬟的身子瑟缩了一下,害怕的低头应声。

    刘翠不再理会她。

    见秋菊被训斥。另一个丫鬟急忙上前,恭敬的说道:“小姐,外面太热了,我还是扶您进去吧。”

    刘翠伸出手,赞赏的看了她一眼,“回去后有赏。”

    丫鬟小心的托住她的手,扶着她慢慢的往里走,欢喜的道谢:“谢谢小姐赏。”

    刘翠在丫鬟的搀扶下,扭着已经有些发育好的身体,婷婷袅袅的走回家去。

    村里人看她那一走三扭的姿势,纷纷瞪大了眼睛。

    刘贵家的看到人们的神情,以为是羡慕,又恢复了趾高气昂的样子,语气张扬的对围观的人说道:“翠儿回来了,我们家有了大依靠了,这段时间瞧不起我们的那些人,躲到家里偷偷去哭吧。”

    ------题外话------

    感谢书城summer打赏200书币,路会努力的,让文文更精彩

    推好友文,正在pk中,蜜捕萌妻:傅少v5/喵小鱼儿

    她,姿色平平,脾气暴躁。

    却是为了帮母亲治病,投奔于各大医院的二十四孝女。

    绝望边缘,黑夜之中,男人迎风而站。

    “我的血,能治好你的母亲。”

    某日,黎思昕问道,“你多大?”

    “很大。”

    “问你岁数!”

    “呃四位数。”

    “四位数?个十百千,我靠!你是老不死啊?”

    他,是总裁?是医生?是投资商?

    还是,某个家族的大佬?

    扑朔迷离,捉摸不透。

    且看男女主如何玩转对方,直至玩出小爱心。

    精彩过程,不容错过,快快点击搜索+收藏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