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二十三章 嚣张
    围观的人有的心虚的低下了头,有的则不屑一顾。

    丫鬟和仆人恭敬的问:“夫人,这马车赶到哪里去?”

    刘贵家的看着这高头大马和华丽的马车,想到这是自己女儿的,腰杆又挺了挺:“赶回家里吧,”

    丫鬟和仆人应声,赶着马车全部进去家中。

    刘贵家的看着人们艳羡的眼神哼了一声,也学着刘丽的样子一步三扭的走回家中,“哐”的一声把大门关紧,杜绝了人们窥探的视线。

    没有什么可看了,围观的人们议论纷纷的又回到了晒太阳的地方,热烈的议论起刘丽的穿戴和她那排场。

    刘丽走进院子,看到依旧破旧的小屋,眼里闪过厌恶,却用很伤心的语气说道:“爹、娘,女儿在省城住着大宅子,穿金戴银,你们却还是住着这样破旧的小屋,女儿心里真是难受,等我回去后,一定要跪求姨母,让她给您们些银子,去镇上买处院子,全家搬到镇上去。”

    刘贵家的这段时间不敢张扬,感觉受了不少窝囊气,听刘丽一说,惊喜的问:“丽儿,你说的是真的,你姨母真的会给银子让我们买院子?”

    刘丽示意了一下,一名丫鬟立刻从马车上搬了一个软凳下来,小心的放在刘丽的身后。

    刘丽在丫鬟的搀扶下在软凳上坐稳,才开口回道:“娘,姨母待我如亲生女儿一样,我若请求,她定然会答应。再说,一座宅院也花不了多少银两,女儿一个月的胭脂水粉钱就够了。”

    刘贵家的闻言睁大了眼睛,不敢相信的问:“丽儿,你一个月的胭脂水粉就好几百两?”

    刘丽得意的用手摸了摸自己已经变得娇嫩嫩的脸蛋,道:“娘,我将来可是要嫁入京城的,如果不好好保养自己的皮肤,怎么能迷倒我未来的相公。”

    当初自己的妹妹来接人的时候,只是说一定会好好的培养刘丽,保证她以后能嫁入高门大户,可没有说是嫁去京城,乍一听刘丽这样说,刘贵夫妇都惊讶的没有说出话来。

    好半天,刘贵家的才拍了一下自己的大腿,用喜不自胜的高昂声音说道:“我的天呀,京城那可是天子脚下,到处都是皇亲国戚,我们丽儿莫不是嫁入官家吧?”

    刘丽的神情更加的得意:“娘说对了,姨母已经说好了人家,等我及笄以后就可以嫁过去了。”

    “哎哟,那真是太好了,等丽儿嫁入官家以后,娘一定要去京城看看,京城到底是什么样?”刘贵家的唯恐路过的人听不到似的,大嗓门的说道。

    刘丽眼里的厌恶更深,却笑着说道:“那是自然,从小娘就宠爱我,我富贵了,自然会把你接去京城享福的。”

    刘贵家的冲刘贵嚷道:“她爹,你听到了没有,等过两年咱们就可以去京城了。”

    刘贵也挺直了弯了多日的腰板,脸上露出向往的笑容,高兴的连声说道:“好好好,咱们就沾丽儿的光,到时去京城看看。”

    刘贵家的又尖叫:“哎呀,你没听丽儿说吗,她要把咱们接到京城去享福,不是去看看。”

    刘丽的眉头皱起,又不好明面的打断她,眼光一闪,看到两个孩子,便对他们招了招手:“到姑姑这里来。”

    两个孩子看向刘大宝媳妇。

    刘大宝媳妇搂紧两个孩子,笑着说道:“孩子们玩的身上脏,别蹭脏了你的衣服。”

    刘丽见她挺知事,比自己这愚蠢的娘不知要好多少,满意的点头,不过还是假意说道:“大嫂哪里话,我就这两个亲侄子,疼都疼不过来呢,怎么会嫌他们脏。”

    刘大宝媳妇笑了笑,没有说话。

    两个孩子手里紧紧的握着刘丽刚给的银子。

    刘贵家的见刘大宝媳妇不愿意让两个孩子亲近刘丽,心里有了火气,训斥她:“丽儿想看看两个孩子,你就让他们过来,你这样阻拦是怎么回事?是不是看你妹妹富贵了,心里不舒服?”

    刘大宝媳妇张了张嘴没有说话。

    刘贵家的犹嫌不够,接着训道:“丽儿一下马车就一个孩子给了一两银子,你还不知足,我们家怎么会摊上你这样不知足的儿媳妇。”

    刘大宝媳妇抿着唇,默不作声,任由她训斥。

    刘丽装好人,劝道:“算了,娘,我长时间不在家,大嫂和孩子与我不亲近是正常的。”

    刘大宝媳妇长的貌美,又长期和刘大宝呆在镇上,没有干过农活,乍一看就跟大家小姐一样。当初他们一家四口在镇上的时候,刘贵家的很是引以为豪。到处宣扬自己有一个好儿媳妇。惹得村里人纷纷羡慕。可是自从他们全家回来以后,刘大宝媳妇不会做农活,平日里还好,到农忙的时候也帮不上忙。刘贵家的就有了许多不满,免不了指桑骂槐的说几句。刘大宝媳妇不吭声,刘大宝却不愿意,竭力维护自己的媳妇,并说如果她看自己的媳妇不顺眼,他们一家四口还是回镇上去。

    自己辛辛苦苦养大的儿子娶了媳妇忘了娘,自己就说了他媳妇两句也不愿意,刘贵家的火噌噌的往上涨。趁着刘大宝不在家,鼻子不是鼻子,脸不是脸的对待刘大宝媳妇。

    刘大宝媳妇不吭声的都忍了下来。

    刘贵家的以为她是害怕,越发的变本加厉。刘贵心情不好,也懒得搭理他们婆媳之间的事情,每天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现在听到刘丽这样说,刘贵家的火气更加的旺盛,大声臭骂:“你个没教养的东西,自己不喜欢丽儿就算了,还教坏了两个孩子,惹急了我,就让宝儿休了你。”

    当着这么多人被骂,刘大宝媳妇又不能还嘴,心里委屈的不行,不免流出了眼泪。

    刘丽看她那个样子,心里不知有多痛快,想当初,刘贵夫妇重男轻女,让刘大宝去镇上吃香的喝辣的,却让自己留在家里帮他们种地,就连带着刘大宝媳妇也水涨船高,每次回家的时候刘贵家的恨不得把她供起来。刘丽心里一直想着有朝一日能把她比下去,今天终于看到这个场面了。

    刘贵家的越骂越气愤,不堪入耳的话全都出来了,李贵都听不下去了,呵斥她:“好了。”

    刘贵家的还是惧怕刘贵的,当即停了口,余怒未消的说道:“赶快滚回你的屋里去,没有我的允许不要出来,免得扫了丽儿的兴。”

    刘大宝媳妇擦了下眼泪,领着两个孩子进屋。

    “哭哭哭,就知道哭,我们家能落到今天这个地步,全都是你这个丧门星哭出来的。”刘贵家的气不过的又骂道。

    刘大宝媳妇也不敢再擦眼泪了,和两个孩子快速的进了屋。

    刘丽从她的话里似乎听出了什么,皱眉问:“咱家出什么事了?”

    听到问起,刘贵媳妇悲从心来,上前一步,走到刘丽的面前,想要抓住她的手,给她说说这段时间家里的发生的事情。

    刘丽不着痕迹的躲过,吩咐丫鬟:“给夫人搬把椅子来。”

    丫鬟应声,径直打开门帘走进屋内,搬了一把椅子放在刘贵家的身后,恭敬的说道:“夫人,请坐。”

    刘贵家的头一次享受这种待遇,有些受宠若惊,急忙道谢。

    丫鬟吓得急忙摆手:“这是我应该做的,夫人千万不要这样说。”

    刘丽也开口说道:“娘,她们都是卑贱的人,别说是给你搬张椅子,就是让她们趴在地上当椅子,她们也是不敢有怨言的,否则我回去禀报姨母后,她们会被全部杖杀。”

    丫鬟闻言,身子齐齐的瑟缩了一下。

    刘贵家的却惊讶的张大了嘴巴,说不出话来了。

    刘丽继续问道:“娘,咱家到底是出什么事情了?”

    刘贵家的回过神来,立刻咬牙切齿的骂道:“咱们家被孟倩幽那个杀千刀算计了,就连你爹村长的位置没有了。”

    虽然瞧不起他们,但毕竟是自己的亲爹娘,闻听出了这样的事情,刘丽急切的问道:“娘,你快说说,到底是怎么回事?”

    刘贵家的就把家里这段时间发生的跟孟倩幽有关的事情,添油加醋,颠倒黑白的说了出来,说完骂道:“这个该死的丫头,心肠可狠了,那时候不但虐待你大哥,还怂恿镇长打了你爹的板子,要不是你爹身子壮,扛了过来,恐怕这次回来你就见不到你爹了。”

    刘丽在省城呆了这一年多,早把自己当成了大家小姐,这次之所以回来,除了要给刘贵夫妇说自己要嫁去京城的事以外,更多的是想回村里来风光一下,好让村里人都巴结她,好满足一下她那膨胀的虚荣心。没想到半路上杀出个程咬金。孟倩幽竟然比自己还风光。

    新仇加旧恨,刘丽心里是满满的不舒服。吩咐旁边的丫鬟:“你拿着我的帖子去孟家一趟,就说我要见一见孟倩幽,让她赶快过来。”

    省城里的大家小姐互相约见前,都要下帖子,原本在这是不用的,可刘丽为了显示自己的身份已今非昔比,故意吩咐丫鬟去送帖子,她要一出手,就把孟倩幽那个可恨的丫头压下去一截。

    丫鬟恭敬的应声,在马车上的一个匣子里拿出一张帖子,给刘贵家的询问了孟倩幽家的位置后,打开门去了孟倩幽家。

    就这一会儿功夫,刘丽穿金戴银,坐着华丽的大马车回来的事情就传遍了整个村子里,到处都是关于刘丽的议论声。

    孟二银一家因为在作坊里干活,没有听到任何的消息。

    丫鬟按照刘贵家的所说的位置找到了孟倩幽家,却发现大门紧缩,有礼的询问了村里人后,知道他们全在作坊,打听清楚了作坊的位置后,直接来到了作坊。

    今天王老板又派了几辆马车来运土豆,所有的人都进去帮着装土豆,只有李六一人守在门口。

    丫鬟走到门口,问:“请问,这是孟家的作坊吗?”

    李六打量了她一下,警惕的问:“你是谁,你打听这个做什么?”

    丫鬟回道:“我是刘丽小姐的贴身丫鬟,我们小姐想邀孟姑娘过去一叙,不知她有没有时间?”

    李六过来孟家的时候,刘丽已经被接走了,所以她并不知道刘贵家还有一个女儿刘丽,听见丫鬟这样说,以为是孟倩幽认识的哪个大家小姐想要见她,派丫鬟过来相邀,当即客气的说道:“您稍等一下,我这去把我们姑娘叫出来。”

    丫鬟点头,谢过以后,站在作坊门口等候。

    李六关好作坊大门,跑到装土豆的作坊前,找到孟倩幽,道:“姑娘,外面有个丫鬟过来找您,说是她家的小姐想要邀您过去一叙。”

    听了李六的禀报,孟倩幽感到纳闷,自己总共就认识两个小姐,一个是孙慧,早已经嫁给了包一凡,如果丫鬟上门的话,绝对不会再称呼小姐,而是说夫人。还有一个是府城的张俪,可她如果要来的话,张老板一定会让人提前知会一声的。

    想了半天也没有想起来会有哪个小姐,孟倩幽问:“她有没有说她家小姐的名字。”

    “说了,说她家小姐叫刘丽。”李六回道。

    孟倩幽一时还真没想起来刘丽是谁,旁边登记土豆重量的孟贤提醒她:“刘贵家的小女儿就是刘丽,不过去年就被接走了,不会是她吧。”

    孟倩幽这才想起有这样一号人物,懒得理会,吩咐李六:“去告诉她我没空。”

    李六也听到了孟贤的话,懊恼自己没有打听清楚就进来禀报了,早知道是刘大宝的妹妹,他直接就会把人赶走了,现在听了孟倩幽的吩咐,立刻快步的跑回大门边,口气不好的对丫鬟说道:“我们东家正忙着,没空见你们家小姐。”

    刘丽的手段丫鬟是知道的,如果今天不能把孟倩幽请回去,自己回去非得受到惩罚不可,便哀求李六:“麻烦你让我见一见孟姑娘。”

    李六有些不耐烦:“我们东家岂能是你一个丫鬟想见就能见的。快走,快走,别站在这里,耽误了我们一会儿走马车。”

    丫鬟见他神情不耐烦,只好后退了几步,离大门远了一些,但还是站着没走,不断朝着作坊张望。

    反正也不碍事,李六就没有再理会她。

    土豆装好,领头的伙计把银票交给孟贤后,就领着众人赶着马车来到大门口,李六打开作坊的大门放行。

    孟倩幽等他们走了以后,又去书包作坊和薯片作坊转了一圈,看一切都井然有序,便转身回家。

    走到大门口,李六说道:“东家,那个丫鬟还没走呢。”

    孟倩幽点头,出了作坊。

    丫鬟看见里面出来了一个小姑娘,穿戴比别人要好,急忙上前,施了一礼,恭敬的问道:“请问是孟姑娘吗?”

    孟倩幽停住脚步,看向她。

    丫鬟急忙拿出刘丽的帖子,道:“这是我们家的小姐的拜帖,她想让姑娘过去一叙。”

    孟倩幽拿起帖子看了一眼,笑着问道:“这是拜帖,这拜帖不是表明你们家小姐是要过来拜见我吗?为什么让我过去一叙?”

    丫鬟傻了,愣愣的回答不上来。

    孟倩幽把帖子放回了她的手中,道:“回去告诉你们家小姐,就说我忙的很,没空见她。”

    丫鬟的神情里有了惊恐:“孟姑娘,如果我把你请不过去,我们小姐会打死我的,求求你,跟着我过去一趟吧。”

    “这里是乡下,如果她想给人们留一个好印象的话,就不会对你动手,你只管回去把我的话原封不动的说给她。”孟倩幽道。

    丫鬟不相信,还欲再相求,吴大走过来,驱赶她:“我们东家的话你没听懂吗?她没空见你们家小姐。你要是再纠缠不休,当心我对你不客气。”

    丫鬟害怕的退后了几步。

    孟倩幽转身回家。

    丫鬟看她远去,提心吊胆的回了刘贵家。

    刘丽已经等的不耐烦了,看她回来,立刻骂道:“好吃懒做的东西,你去请个人这么半天才回来,是又想挨打了吗?”

    丫鬟吓得“噗通”跪在地上,:“小姐,您饶了我吧,我真的没有偷懒,是那孟姑娘家里无人,我找去了作坊,谁知她不肯相见,我就在作坊门口等了半天,等她出来后,我拦住她,将小姐的拜帖给了她,谁知她却说自己很忙,没空见您,我这才回来的。”

    刘丽闻言更加的生气:“没用的东西,耽误了半天的功夫还没将人喊来,我留你何用,等回去后就将你发卖出去。”

    丫鬟吓得只磕头,不断的求饶。

    刘贵看不下去了,道:“孟家的那个丫头难缠的很,喊不过来也是在意料之中的,你就别难为丫鬟了。”

    刘丽厉声不改:“看在我爹给你求情的面子上,我就饶了你这一次,如果再有下次,你知道会有什么样的下场。”

    丫鬟重重地给她磕了一个头:“谢谢小姐。”

    然后又转向刘贵那边也磕了一个头:“谢谢老爷。”

    刘丽压孟倩幽一头的目的没有实现,越想越不舒服,忽的起身,恨恨的道:“既然她不肯俩见我,那我就去找她,我倒要和她比比看,到底谁才是这个村里最风光的人。”

    刘贵家的也觉得女儿现在的身份比孟倩幽要强的多,当即也站起来撺掇:“对,去找她,让她知道知道什么是真正的大家小姐,就她那个样的连给你提鞋也配不上。”

    刘丽原本就年纪小,好胜心强,现在听刘贵家的这样一说,猛然起身,动作吓到了的丫鬟和仆人,只听她说的道:“你们跟我走一趟,如果有人不识抬举,你们知道怎们做。”

    丫鬟和仆人齐应声。

    刘贵这段时间憋屈坏了,头脑一热,竟也没有阻拦。

    仆人把马车又赶了出去,刘丽在丫鬟的搀扶下走出了家门,上了马车,让也没让刘贵夫妇一下,就让刚才的那名丫鬟头前带路,领着仆人赶着马车去孟倩幽家。

    刘贵夫妇也没觉得有什么不妥,乐颠颠的跟在马车后面。

    一群人浩浩荡荡的往孟倩幽家里走去。

    村里的人们看到这个阵仗都很奇怪,纷纷的看过来。

    刘贵夫妇见众人都看过来,以为是羡慕他们,把腰板挺得直直的,一副嘚瑟的不行,谁也不放在眼里的样子。

    村里人暗暗的嘲笑他们,自己的女儿做马车,老两口却走着跟在后面。

    刘丽满心的愤恨,也没有顾及这一切。

    马车到了岔路口,竟然拐去了孟倩幽家的方向,村里人感觉要有大事发生,男女老少都起身跟着去看热闹。

    孟倩幽刚回到家,孟逸轩也上课回来了。

    看到他疲惫的小脸,孟倩心疼的不行,说道:“我今天能有空,你想吃什么,我去给你做。”

    孟逸轩勉强露出一个笑脸:“你做什么我就吃什么。”

    孟倩幽点头:“你先去屋里休息一会,等做好了我就喊你。”

    孟逸轩轻轻的点了一下头,转身回了自己的屋里。放好书包,一头就扎在了炕上,再也不想动弹。

    孟倩幽到到厨屋看了一下家里的食材,决定做一个土豆炖肉和两个清淡些的菜。

    想好了以后,就开始清洗食材。

    刚把食材清洗完,正准备先做饭的时候,听见外面有人用挑衅地声音在外面大喊:“孟倩幽,你给我出来。”

    自从去年家里开办了作坊,村里人见到自己都是客客气气的,再也没有一个人用这种语气喊她,听见这不善的声音,孟倩幽皱起眉头,放下手中的东西,走出厨屋,来到门外。

    刘贵家的正掐着腰要喊第二声,看见孟倩幽回来,也不害怕,趾高气昂的说道:“不就是有两个臭钱了吗?你摆什么臭架子,非得要我们丽儿亲自过来找你一趟。”

    要搁在往日,孟倩幽还有心情给他们周旋两句,可是刚才看到孟逸轩疲累的样子,孟倩幽的现在的心情很差,当即就沉下了脸,语气不善的说道:“我没工夫应付你们,大路在那边,好走不送。”

    说完,转身就想回厨屋。

    刘贵家的尖锐的声音在后面响起:“死丫头,我告诉你,我们家丽儿以后可是要嫁入官家做媳妇的,现在亲自来看你,那是瞧得起你,你别不识抬举。”

    孟倩幽脚步没停,继续往厨屋里。

    刘丽气急败坏的声音从马车里传出来:“孟倩幽,你给我站住!”

    孟逸轩迷迷糊糊的刚要睡着,被这几声尖锐的声音吵醒,揉着眼睛从屋子走出来,问走到院子里的孟倩幽:“出什么事了吗?”

    “没你的事,你再回去睡你的。”孟倩幽说道。

    孟逸轩摇头:“太吵了,睡不着。”

    孟倩幽的心头火起,大踏步走到门口,对被丫鬟搀扶着要下马车的刘丽说道:“赶快离开我家的门口,否则我对你们不客气了。”

    刘丽已经下了马车,闻言掩嘴一笑,轻蔑的说道:“你对我怎么不客气法,说来我听听?”

    刘贵家的跟着附和:“是啊,我们就不走,你怎么不客气,赶快说来听听。”

    孟倩幽浑身的怒气正要飘升,身后跟来的孟逸轩的柔声响起:“为了他们生气不值得,你要是不愿意应付她们,我来吧。”刘丽却在看到孟逸轩的面容时都抽了一口气,睁大了眼睛,一动不动的垂涎的看着他。

    孟逸轩厌恶的皱了下眉头,却还是客气的说道:“快要中午了,我们要开始做饭了,如果没有别的事情,请你们回去吧。”

    刘丽没有应声,眼珠一眨不眨的看着孟逸轩。

    刘贵家的看着刘丽犯花痴的样子,轻轻的咳嗽了两声,提醒她赶快回回神。

    刘丽没有听到,还是不错眼珠的看着孟逸轩。

    刘贵家的大嗓门的喊了她一声:“丽儿。”

    刘丽被吓了一跳,回过神来,责备的话脱口而出:“想死呀你,喊这么大声。”

    刘贵家的愣住。

    围观的人群立刻就发出一阵议论声。

    刘丽这才反应过来,是自己的娘喊得自己,脸立时通红,又不愿意说好话,伸手就给了搀扶着自己的丫鬟一巴掌:“该死的奴才,不知道提醒我,害我差点丢人。”

    丫鬟无缘无故被打了一巴掌,也不敢吭声,只是一个劲的认错。

    围观的人发出的议论声更大。

    还没出手对付孟倩幽,就在村里人面前出了丑,刘丽把这一切都归罪了孟倩幽的身上,语气中增加了几分狠厉:“我告诉你,我现在可今非昔比,别以为凭一个乡下的死丫头,有了几个臭钱,就可以不把我放在眼里。”

    孟逸轩声音里也有些气愤:“你说这话太过分了,即使你的身份再尊贵,与我们何干?你带着这多人上门打扰了我们,我们没有把你们赶走,就算很客气了。”

    都是在一个村里长大的,刘丽其实认识孟逸轩,不过那时候,他面黄肌瘦,穿着破烂,整天瑟缩着身子,低着头走路。刘丽自持是村长女儿,和刘贵家的一样把眼睛放在头上走路,自然是对他不屑一顾。现在看到他为孟倩幽出头,心里嫉妒的不行,尖声问道:“你是谁?我和这个死丫头说话,关你何事?你要替她强出头?”

    孟逸轩已然是休息不了了,自己也不急着做饭了,看到刚才刘丽犯花痴的样子,孟倩幽反而起了逗弄的心思,用炫耀的语气回道:“你娘没有告诉你吗?他是我未来的夫君,当然要为我出头了。”

    孟逸轩的身子僵了一下,回头不可置信的望着她。

    刘丽失声尖叫:“什么?这不可能,你怎么会有这样的好命?”

    那尖利的嗓音震的所有人的耳膜生疼。

    孟倩幽捂了捂自己的耳朵,才似笑非笑的说道:“怎么不可能?你问问村里人,所有人都知道。”

    刘丽不相信的看向自己的娘。

    刘贵家的撇撇嘴,不屑的说道:“不就是一个无父无母的,遭人嫌弃的穷小子吗?还拿着像个宝一样,在这么多人面前炫耀,也不嫌害臊。”

    “我有的是银钱,管他是不是穷小子,看着他这张赏心悦目的脸,舒舒服服的过一辈子,会比某人不知道要嫁个什么样的人好。”孟倩幽回道。

    刘贵家的被噎了一下。

    孟倩幽这句话好像戳中了刘丽的痛处,她拧紧了手中的手帕,脸上也出现了狰狞的神色,用恨不得吃了孟倩幽的口气,恨恨的说道:“死丫头,你别太得意,小心有一天早了报应。”

    孟倩幽神态更加的恣意:“我不做亏心事,不怕半夜鬼敲门呢,不像某些人家,整天想着算计别人,那样的人才会有报应。”

    刘贵家的尖声嚷道:“你说谁呢?告诉你,别以为你做的龌龊事没人知道,小心我说出来,让你身败名裂,在村里再也抬不起头来。”

    孟倩幽反而一副鼓励的样子:“好啊,那你就说出来,让村里人都听听,到底是我抬不起头来,还是你抬不起头来。”

    刘贵家的刚要说话,刘贵出声制止她:“闭嘴!”

    孟倩幽是笑非笑的瞥了刘贵一眼,继续刺激刘贵家的:“怎么,没胆量说了?是不是觉得这些龌龊事都是你做的?”

    刘贵家的果然被激怒,嚷道:“说就说,有我女儿撑腰,我还怕你不成。我今天非要让村里人知道你就是个忘恩负义的东西,以后谁也不会再来你家做工。”

    孟倩幽也不惊慌,笑着说道:“好啊,那你就说来听听,我到底怎样忘恩负义了?”

    刘贵再次大声制止:“闭嘴,今天是丽儿来找她叙旧的,你说那些陈芝麻烂谷子的做什么?”说完,还给她使了一个眼色。

    刘贵家的已经被气昏了头,根本就没有看到他的眼色,嚣张的说道:“她把我们家害成这样,我为什么不提,我今天就非得说出来,让人们知道她有一副蛇蝎心肠,大家以后别遭了她的算计。”

    刘丽看着孟逸轩那张英俊的有些人神共愤的脸,嫉妒的红了眼,语气急迫的叫嚷:“说,说,娘,你尽管大胆的把咱家会受到的迫害都说出来,有我在,没人敢动你一根汗毛。”

    刘贵家的得到了刘丽的保证,语气更加的嚣张:“好,大伙都听好了,今天我就把所有的事情都说出来,让你们都知道,她有怎样的一副蛇蝎心肠。”

    围观的人闻言都屏住了呼吸,仔细听着她下面说出来的话。

    刘贵家的见众人都用期盼的眼光看着自己,得意的一笑,对大家说道:“你们知道吗?我们家的老头子这村长的位置,根本就不是自己让出来的,而是这个死丫头用大宝威胁我们,说我们如果不让村长的位置,她就把大宝扔到山上去喂狼。我们只有这一个儿子,立刻就吓坏了,当时就答应了他们。孟大金这才能当上村长。”

    她的话落,人群一片哗然,就说呢,刘贵夫妇那么贪财贪权的人怎么会让出村长的位置,原来这里面有这样的隐情。

    孟倩幽也不反驳,任由刘贵家的在那胡说。

    刘贵家的继续说道:“不但如此,我们家老头子被打了大板,差点丢了性命的事情,也是她怂恿镇长做的。”

    此话一落,人群简直就是沸腾了。

    刘贵夫妇虽然贪财,对村里人也不友善,但是这么多年却没有做什么太过分的事情,孟倩幽逼迫人家交出了村长的位置,还险些要了人家的性命,这心肠确实狠毒了些。

    听到人们的议论声,风向都偏向了自己,刘贵家的更加的得意,用眼神对着孟倩幽,看看吧,看你会落得什么样的下场。

    孟倩幽依旧不慌不忙,笑着问道:“说完了吗?没说完就继续说。”

    刘贵家的得意的哼了一声:“怕了吧,我告诉你,过了今天你就会身败名裂,人人喊打。”

    “是吗?”孟倩幽轻笑:“你能不能告诉大家,我为什么要逼你们让出村长的位置?”

    “还能为什么?不就是因为你想要孟大金做村长,好便于你们家在村里行事。”刘贵家的说道

    孟倩幽点头,“你说这话也对。”

    刘贵家的见她承认,得意的尾巴都要翘到天上去了,用一只手大力的拍着自己的另一只手掌:“大家快听听,这可是她亲口承认的。”

    人群发出更大的议论声。

    刘丽的脸上也露出痛快的笑容。

    “原本这些事我是不想告诉村里人的,好歹让你们在村里有个容身之地,既然你们今天仗着有人撑腰,把这些事说出来那,那我也就不客气了。”孟倩幽道。

    刘贵家往后退了几步,警惕的问:“你想做什么?”

    孟倩幽回道:“当然是把事情原原本本的说出来,让大家听一听到底谁对谁错。”

    刘贵家的慌了手脚,将说道:“你都承认了,还有什么可说的?”

    孟倩幽笑道:“我承认我大伯做村长是对我们家有好处,最起码不会因为买个宅基地都被人提条件。我可没承认我逼迫你们让出村长的位置。”

    孟倩幽这一年多来,在人们的心中已经有了一定的位置,刘贵家的刚才说的话,虽然人们纷纷议论,但大多数人的心里是不相信的,现在听到孟倩幽这样说,所有的人都知道这件事可能不会是刘贵家的说的那样,便都竖起了耳朵,仔细的往下听。

    孟倩幽的声音不大不小,正好让所有的人都能听到:“大家可能不知道,我们盖夫子现在住的大宅院以前,去找刘贵买地基。他推说那块地方是用来开垦成良田的,说什么也不卖给我们。那块地闲置多年,早不开垦晚不开垦,我们想要买下来盖房子的时候,他却说要开垦,我们知道他这是刁难我们。不过我们想着村里人的地少,如果真能开垦成良田分给大家,大家也能多一份收成,便歇了这个心思,预备找另外一个地方。”

    “没想到,第二天他们找上了门,说是可以卖给我们那块宅基地,前提是我们必须把刘大宝的卖身契和熏肉的方子给他家。我当然不愿意,可他们说如果我们不答应他们的条件,他们就会让我们没有好日子过,会处处的刁难我们”

    话刚说到这,刘贵家的就跳起脚来反驳:“你胡说八道,我们根本就没有那么说,我们说的是让你们盖不成房子。”

    围观的人们发出了议论声,刘贵家的这才惊觉自己说了什么,又气又急,脸色涨得猪肝一样。

    孟倩幽“哦”了一声,没什么诚意的说道:“那可能是我记错了。不过事情大致是这样。听完他们的威胁,我思来想去,绝对不能在这样下去了,我们只是盖一座房子他们就提出了这么大的条件,如果以后我的生意发展大了,再盖作坊,是不是他们会提出更加过分的条件。所以我也给他们提出了条件,想要刘大宝的卖身契和熏肉的方子可以,但是也用村长的位置来换。”

    ------题外话------

    (1)及笄(jiji)古代女子满15岁结发,用笄贯之,指已到了结婚的年龄

    (2)昨日222章,偶犯了2,将刘丽写成了刘翠,现已改正。在此向大家道歉

    好友文文正在pk,求收藏^3^

    权爷撩宠侯门毒妻by叶染衣

    (种田+宅斗+先婚后爱+宠溺无极限)

    一句话简介:

    她急需强大后台对付各方牛鬼蛇神不得已和他协议成婚,殊不知却钻进了某人早早为她设下的情网圈套里。

    正经简介:

    一个是因出身不祥被调包至乡下的侯府正牌嫡出千金。

    一个是苏家手握权柄却有四柱纯阳克妻命的国公爷。

    当他遇到她——

    一纸契约,她上了他的花轿。

    说好的联手虐渣渣,他却先将她吃得只剩渣。

    她暴怒:“婚前协议不是说好了同房不同床的么?”

    他挑唇,邪笑,“嗯,不同床,浴池,书桌均可。”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