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二十四章 众叛亲离(一)
    孟倩幽的话落,人们的议论声更大,有赞同的,有嘲讽的,还有阴阳怪气说闲话的。

    没有理会众人的反应,孟倩幽继续说道:“他们考虑再三,答应了我的条件,不过除了上面两个条件以外,他们还提出了要五千两银子。”

    人群发出了此起彼伏的抽气声,有人到:“好家伙,他们还真敢要,五千两银子,乡下人八辈子也花不完。”

    孟倩幽的声音接着响起:“我当然不肯给他们这么多,在一番讨价还价下,给了他们五百两,并答应把刘大宝的卖身契和熏肉的方子立刻给他们。不过,我说让他们给我三天的时间,把熏肉作坊里的工人安排一下,他们当场答应。刘贵和我大伯便去了镇衙办理交接手续。原本一切都进行的好好的。可是办了手续回来,刘贵媳妇就变了脸色,蛮横的要求我把作坊立刻停掉。我没答应,接下来的事情大家都知道了,在我大伯就任村长的那天,她跑去大闹了一场,我一时气不过,就把熏肉的方子给了村里人。”

    这件事大家都知道,所以也没有人说什么,刘贵却不知道,闻言瞪向自己的媳妇,怒喝道:“原来是你做的好事,怪不得那天晚上大宝就去了镇上,合着是你娘俩白白的方子拱手让给了村里人。”

    刘贵家害怕的倒退了几步,退到了刘丽的身旁,死鸭子嘴硬的反驳:“关我们什么事,明明是这个死丫头出尔反尔,不马上停了作坊,挡了我们家的财路,我气不过才会当着村里人的面讨要方子的。我哪里知道她会那么恶毒,却把方子白白送给了全村人。”

    刘贵一直认为是孟倩幽不讲信用在先,早就打算好了把熏肉的方子告诉村里人,才用让出熏肉的方子来哄骗自己,没想到却是自己的媳妇和儿子给逼迫的,立时气怒,就要发火。

    刘贵家的一把拽住刘丽的胳膊,惊慌的问道:“丽儿,你说娘应不应该这样做?”

    刘丽也顾不上嫌弃刘贵家的手粗糙弄坏自己的衣裳了,立刻就帮着她说道:“爹,娘做的没错,方子既然给我们家了,那她就应该立刻停了作坊,是她不讲信用在先,你不能怪到娘的头上,”说到这,愤恨的盯着孟倩幽:“要怪就怪这个死丫头心计太多,哄骗了你们。”

    孟倩幽微微一笑,道:“孰是孰非,当晚的全村人都看到了,我做事问心无愧。”

    “你”刘丽被噎得说不出话来。

    孟倩幽接着说道:“他们因此怀恨在心,在我买荒地的时候,刘贵跑去镇衙诬告我大伯,说是他利用职权之便,多给我不少的荒地。镇长派人来丈量了以后,发现和我们报上去的数目一分不多,一分不少。镇长这才震怒,命人打了他的板子。挨板子这事是他咎由自取与我们无关。”

    围观的人们这才明白了事情的前因后果,纷纷指责刘贵一家。

    刘贵的脸青一阵,紫一阵,好不难看。

    刘丽的脸色更是不好看,自己的娘给她可不是这样说的,原本她是想趁着这个机会好好的整治孟倩幽一番,在村里人面前出一出风头的,没想到却是刘贵家的颠倒了黑白,让她们全家陷入了这难堪的境地。如果换做别人,早就没脸了,领着丫鬟、仆人灰溜溜的回家了。可是刘丽偏偏继承了刘贵家的厚脸皮和颠倒黑白的本事,把自己的袖子从刘贵家的手里拽出来,往前走了几步,嘲讽的说道:“一年不见,你这嘴皮子倒是利落了不少。不过就凭着你的这个不知真假的说法,就想着把迫害我们家,让我们家如此破败的责任推卸掉,门都没有。”

    孟倩幽不慌不忙的笑着说道:“即使没有熏肉方子,那五百两银子也够你们一辈子花不清的了,是你们心存不良,偷鸡不成蚀把米,才落得如此下场,与我无关。”

    “五百两银子,”刘丽轻蔑一笑,扶了扶自己头上的金钗,引起人们艳羡的目光后,才不屑的说道:“五百两银子还不够我一个月的胭脂水粉钱呢,你打发叫花子呢?”

    孟倩幽讽刺的说道:“叫花子可比你们好打发多了,一个馒头就够了。”

    “你”刘丽被噎了一下,气怒,用手指着孟倩幽骂道:“你个下贱的丫头,不要以为自己有两个臭钱就敢在我面前嚣张。我告诉你,惹火了,今天就让人打死你。”

    孟倩幽的脸色沉了下来,声音里也带了一丝怒气,:“我生平最厌恶的就是有人用手指着我,我劝你最好收回你的手,否则我不介意拧断它。”

    刘丽这一年被人捧惯了,哪里受过这样的气,闻言也是气怒,又往前走了一步,手指离孟倩幽近了一些:“我就是用手指着你了,你能拿我怎么样?”

    话落,人已飞了出去。

    这一变故就在一瞬间,众人还没看清是怎么回事,刘丽已经躺在了地上不断的哀嚎。

    丫鬟们吓坏了,惊呼着“小姐”齐齐的跑了过去,扶起她。

    孟倩幽也吓了一跳,不敢相信的看着孟逸轩。

    孟逸轩使劲的在地上擦了擦踢了刘丽的那只脚,皱着眉头说道:“脏死了,也不知道我这鞋还能不能要?”

    孟倩幽反应过来,爆笑出声,冲他竖起一个大拇指,称赞道:“踢得好!”

    孟逸轩在村里人的心中一直都是一个乖孩子,无论见了谁都是笑着礼貌的打招呼,从来没有见他生过气,更甭说是打人了。现在看见他一脚踢飞了刘丽,众人都愣住了,回不过神来。

    孟逸轩的这一脚并不轻,刘丽被众人围着呼喊了半天才缓过劲来,刚要发火,一道惊讶的声音响起:“你们这么多人围在我家门口做什么?”

    众人转头看去,原来是孙良才领着孟杰和孟清刚回来,几人一身脏兮兮,不知道是去哪玩了。

    孟倩幽面无表情的问孙良才:“逸轩比你们多上半个时辰的课都回来了,你们几个又去哪里玩了,是不想吃饭了吗?”

    孙良才心虚的摸了摸自己的鼻子,指着旁边躺在地上被一众丫鬟围着的刘丽,转移了话题:“她们是谁,在我们家门口做什么?”

    “一群上门找碴的人。”孟倩幽随口答道。

    孙良才虽然在课业上有很大的进步,可是贪玩的个性没有改,每天下了课以后,都会带着孟杰、孟清找个地方去玩。每次玩完以后都是悄悄的回家,把身上的脏衣服换下来。孟倩幽事情多,无暇顾及他,始终没有发现他们。今天他们原本也是打算悄悄回家的,谁知道今天有人上门找碴,孟倩幽正好在家,把他们三个逮了个正着。想到可能要受到的惩罚,孙良才心里只打哆嗦,把这责任全怪到了刘丽的头上,语气不好的说道:“敢来我们家找碴,是活腻歪了吗?”

    刚缓过神来的刘丽看到面前眉清目秀,丰神俊朗的孙良才又是一阵目瞪口呆,连发火都忘记了,只是呆呆的看着孙良才。

    孙良才正在想着怎样才能好好的在孟倩幽面前表现一番,让她惩罚自己的时候下手不那么重。见刘丽直勾勾的盯着自己,心里很是不舒服,恶狠狠的说道:“看什么看,赶快滚,否则小爷打的你爹娘都认不出你来。”

    刘丽这才回过神来。怒喝声旁的丫鬟:“一群蠢奴才,还不快把我扶起来!”

    众丫鬟七手八脚的慌忙把她扶了起来。

    当众出了大丑,刘丽有些口不择言:“好啊,你个不要脸的死丫头,吃着锅里的看着碗里的,仗着自己有钱,养了一个小白脸还不够,还养了两个。”

    话落,没有看清怎么回事,一只脚就狠狠的踢了过来,这次用的力气还要重,刘丽收势不住,又往后倒去,连带着扶着她的丫鬟也被她带倒在地上。

    孙良才怒声跟着响起:“哪里钻出来的玩意,人话都不会说,再敢胡说八道,打得你满地找牙。”

    有丫鬟垫着,刘丽这次没有摔在地上,也不等丫鬟来搀扶了,立刻就从丫鬟身上爬了起来,气急败坏的呵斥仆人:“你们几个过来,给我打死这几个不知死活的东西。”

    七八名仆人应声,对着孙良才就冲着过来。

    孙良才学了这们长时间的武功,正想着找人练练,见几名仆人冲过来,兴奋的拉开了架势。

    刘丽恶毒的尖叫:“打死他,给我打死他,连那两个小的也不要放掉。”

    孟倩幽皱起眉头。

    围观的众人看到刘丽疯狂而又狰狞的神色,又是一阵议论。

    刘丽顾不上这些,一直在不停的尖叫。

    孟倩幽刚要上前,孟逸轩拦住她,温声说道:“我来吧,这些阿猫阿狗还不值得你动手。”

    孟倩幽觉得今天的孟逸轩有些奇怪,不过也没有深想,点头。

    孟逸轩走到孟杰和孟清面前,自然的想把他们护在身后,没想到两个小人儿用手拨开了他,也是一脸兴奋的说道:“逸轩哥,你不用管我们,这么好玩的事情,我们也想参加。”

    听了两个小人的话,孟倩幽哭笑不得,觉得自己是不是应该反省一下,以后不要在这么教导他们。不过还是双手环胸,闲适的说道:“你们几个,要是打赢了,今天想吃什么,我就给你们做什么,如果打不赢,从明天开始,加一个时辰的练功时间。”

    加一个时辰,那就意味着还要比现在早起一个时辰,也就是说几乎没有了多少的睡觉时间,四人的心里颤了一颤。

    刘丽仍在疯狂的大嚷:“一群废物,还不赶快动手?是想等着挨板子吗?”

    这几名仆人最主要的任务是保护刘丽的安全,不要让她出任何的事情,现在刘丽接连被踹了两脚,回去后,如果被老爷太太知道了,非扒了他们的皮不可。为了将功赎罪,回去后少受点惩罚,几名仆人对看一眼,展开凌厉的招式就对着几人冲了过来。

    孟杰和孟清还小,他们没有放在眼里,全都集中的孟逸轩和孙良才身上,想着把这两人解决掉,那两个小的随便交给小姐处理就好。

    孟杰和孟清见没人搭理他俩,便挥舞着小手在一旁加油:“逸轩哥哥,良才哥哥,打倒他们。”

    孟逸轩和孙良才也展开架势,回攻了回去。

    这几名仆人也是刘丽的姨母精挑细选出来保护她的安全的,身手自然也是不错,双方过了十几招后,不但没有一人被打倒,孟逸轩和孙良才竟然还有些落了下风。

    孟倩幽眯了眯眼睛,没有刚才闲适的表情。

    刘丽一看自己的人占了上风,神情更加的张狂,许诺道:“如果你们今天把这两个不知死活的东西打死了,我回去后告诉姨母,让她给你们每人发五十两银子。”

    几名仆人精神一振,加快了进攻的速度,招式也更加的凌厉。

    孙良才一不小心就挨了一脚,腿下一软,差点跪到地上。

    孟倩幽下意识的往前一步,又退了回来,抿着嘴站在门口看着他们。

    孟杰和孟清两个小人儿也不加油了,瞪大了眼睛一脸担心的看着孟逸轩和孙良才。

    孙良才练了这么长时间的武功,自以为牛的不行,没想到今天当着这村里人的面被一个仆人踹了一脚,差点出了大丑,心里火起,不管不顾的对着踢他的仆人就攻了回去,身后露出了一个破绽。一个仆人在他身后飞起一脚,将他踹的踉跄了几步,扑倒在地上,好半天没有爬起来。

    围观的众人惊呼。

    孟杰和孟清两个小人儿惊叫着跑过去,想扶起孙良才。

    两名仆人分别对他们出手。

    两个小人儿灵巧的躲过,面无惧色的拉开架势,虎视眈眈的盯着对自己出手的仆人。

    刘丽狂笑:“孟倩幽,我以为你找了什么好货色呢,原来也是脓包一个。”

    孟倩幽没动,问孙良才:“良才,需要我出手吗?”

    孙良才爬起来,擦了一下嘴角流出来的血,坚定回道:“不用,如果今天我打不过他们几个,不用你说,我以后每天加练两个时辰的武功。”

    孟逸轩几个急招打退了一个仆人的进攻,退到孙良才身边,关心的问:“你没事吧?”

    孙良才吐出嘴里的血迹,回道:“没事,是我轻敌了。我以为不过是几个杂碎,很快就收拾了,没想到他们也有些身手,看来我们要认真的陪他们玩玩了。”

    孟逸轩点头。

    这时有几名仆人对着两人又攻了过来。

    两人迎了上去,这次没再手软,也没再轻敌,拿出了自己真正的本事,很快两人就占了上风。

    分别对付孟杰和孟清的两个仆人以为两个五六岁的孩子,抓住他们暴打一顿是很容易的事情,没想到两个小人儿滑溜的很,他们根本就抓不着,不一会就累的气喘吁吁。

    孟逸轩和孙良才占了上风以后,有了底气,招式也更加的凌厉。

    远处得到消息的文彪领着众人跑过来,看到孟逸轩和孙良才被人围攻,就要上手去帮忙。

    孟倩幽喝止住他:“不用。”说完指着对付孟杰和孟清两个仆人吩咐他:“把这两个东西先解决掉。”

    孟杰和孟清两个年纪小,说话又招人喜,是全家人的心头宝,看到两个小人儿被两个高头大马的男人围攻,文彪和文虎两人心头火起,大步过去,对着两个仆人就一人给了一脚。

    两名仆人被踹的后退了几步,还没等站稳,吴大几人就冲了过来,对着两人一顿拳打脚踢:“哪来不知死活的东西,敢打我们的小少爷,找死。”

    可怜两名仆人,根本就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就被几人打得鼻青脸肿,哀嚎不止。

    看到两人的惨样,围观的人们都不忍心看下去,纷纷别开了头。

    直到两人出气多,进气少,躺在地上不动了,吴大几人才住了手。站在一边,看孟逸轩和孙良才对付剩余的仆人。

    一下子来了这么多的人,三两下就把自己的同伴打得没了声息,剩下的几名仆人慌了手脚,进攻的招式不断出现破绽。

    孟逸轩和孙良才趁机出手,不一会儿的功夫就把几人打倒。

    孟倩幽只是说不用帮忙对付这几个仆人,可没说他们被打倒后怎么样,吴大几人上去对着在地上还没来得及爬起来的仆人又是一阵拳打脚踢,和先前的那两名仆人一样,剩余的几名仆人也很快不再挣扎。

    一眨眼的功夫,形势就来了一个大反转,刘丽和丫鬟们傻了眼。

    吴大几人现在的任务就是看家护院,可是家里发生了这么大的事情,如果不是有好心的村里人跑去作坊告诉他们,几人根本就不知道。孟倩幽、孟逸轩和孙良才还好,如果两个小少爷出了什么事情,他们几个谢罪都来不及,吴大几人越想火越大。晃着身子对着刘丽和一众丫鬟走了过来。刘丽吓得一直后退,惊恐的尖叫:“你们不要过来!”

    吴大几人满脸杀气,丫鬟们也吓得直往后缩身子。

    刘丽抓过一个丫鬟挡在自己的面前,强撑着说道:“我姨丈可是省城的大官,他和姨母一样,疼我入骨,如果你们敢打我,他不会放过你们的。”

    吴大几人的脚步顿住,犹豫着要不要出手。

    刘丽一看他们不敢上前,又张狂了起来,一手把丫鬟拨开,嚣张的说道:“怕了吧,就知道你们不敢,我姨丈想要弄死你们,就跟碾死一只蚂蚁那么简单。”

    孟倩幽的冷冷的声音响起:“是吗?我倒要看看,他怎么碾死我们。”

    听话听意,吴大几人听明白了孟倩幽话中的意思,脚步开始动了起来。

    看几人杀气腾腾的样子,刘丽这次是真的害怕了,尖叫着躲在丫鬟的背后。

    女儿是要嫁入官家的人,是自己以后的依靠,如果出点什么事,那自己的希望就全没了。刘贵家的唯恐吴大几人伤了刘丽,急忙张开双臂挡在了她的面前:“谁敢动我女儿,我就跟他拼命。”

    想起刘贵夫妇屡次算计自己的东家,吴大几人早就想着教训他们一顿,不过这段时间,他们夹着尾巴做人,没出什么幺蛾子,几人也不好对两人出手。现在刘贵家的挡在刘丽面前,新账旧账正好一起清算。吴大想也没想,一个大巴掌照着刘贵家的就扇了过去。

    吴大是个壮汉,又天天习武,那手劲可想而知,刘贵家的被扇的趔趄到一边,半边脸立刻就肿了起来。

    围观的人惊得倒抽了一口凉气,同时也觉得十分解恨。

    刘丽吓得不停的尖叫,那嗓音震的人耳膜生疼。

    吴大皱起眉头,厉喝:“闭嘴!”

    刘丽吓得立马就闭了嘴,哆嗦着身子躲在了丫鬟身后。

    李六机灵,觉得这出风头的事情不能让吴大一人做了,就笑嘻嘻的请求:“大哥,剩下的就交给我们几个吧。”

    吴大看了几人一眼,点头。

    李六几人上前,好声好气的对几名丫鬟说道:“看你们也是伺候人的份上,我们不打你们,赶快闪开,别耽误我们兄弟几个教训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丫头。”

    丫鬟们尽管害怕,却没有躲开身子,依然护在刘丽身前,连声祈求:“好汉,你就饶过我们小姐吧,我们小姐年纪小,做事冲动了些,你就别跟她计较了。”

    李六的语气中有了不耐烦:“她这哪是冲动,她是有备而来,要不是我们少爷会些功夫,恐怕早就被你们打死了,你们赶快让开,否则的话连你们一块打。”

    丫鬟们拼命摇头,祈求声更大。

    周五的脾气急,道:“跟她们这么多废话干什么?直接打一顿不就得了。”

    丫鬟们闻言护着刘丽惊恐的后退。

    孙二,张三也不耐烦了,两人对看了一眼,一把将刘丽从丫鬟们的身后拽了出来。

    刘丽吓得失声尖叫。

    孙二一个大巴掌就扇了过去:“叫什么叫,刚才叫人打我们少爷的时候怎么不叫?”

    刘丽这一年被养的身娇体贵,被孙二的这一巴掌打得转了一个圈,脸朝下跌倒在地上,嘴好巧不巧的也磕在了地上,立时感觉嘴里有异物,吐出来一看,竟然是一颗牙,惊恐的大叫一声,昏了过去。

    丫鬟们看她跌到在地上,吓坏了,叫着“小姐”扑了过来,等看到刘丽满嘴是血,手中还有一颗牙齿时,有两名丫鬟直接吓昏了过去。

    剩下的丫鬟也是软了手脚,想要扶起刘丽,却怎么也提不起力气。

    女儿可是要嫁去京城的,现在被打掉了一颗牙齿,那岂不是多有的希望都没了,刘贵家的不知哪来的力气,低头怒吼着就对孙二撞了过来。

    众人吓了一跳,孙二更是没有反应过来,被刘贵家的撞倒在地上。

    把孙二撞倒在地,刘贵家的也踉跄了几下,随后就跟疯了一样,骑在孙二的身上,对他左右开弓,扇了起来,含糊不清的恶狠狠的骂道:“我打死你个王八蛋,我打死你个王八蛋”

    孙二被打懵了,忘记了反应,一连挨了好几下。

    还是吴大最先反应过来,上前将刘贵家的拖拽开,才把孙二解救出来。

    刘贵家的被吴大拖拽着,还不停的叫骂着挥舞着自己的双手。

    李六几人慌忙上前,拽起孙二,担心的问:“你没事吧。”

    孙二已经回过神来,感觉自己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被一个女人扇了巴掌,那简直是奇耻大辱,怒从心起,朝着被吴大拖拽着还不停的挣扎的刘贵家走去。

    孟倩幽喝止他:“孙二,住手!”

    孙二停住脚步,愤恨的盯着刘贵家的。

    孟倩幽道:“你被一个妇道人家扇了这许多巴掌,怨不得别人,只能怨你自己学艺不精,从明天开始,你们几个加练半个时辰的武功。”

    李六几人心里哀嚎,吴大更是一撒手把刘贵家的甩到了地上:“你等着,看我们以后怎么收拾你。”

    不知是因为知道自己不是这些人的对手,还是心里恨自己的媳妇瞒着自己私自去孟大金任村长的时候去大闹,惹得孟倩幽把熏肉的方子告诉了村里人,断了自己家的财路,自始至终,刘贵也没有说一句话。

    孟倩幽望着门前横七竖八躺着的丫鬟和仆人,以及刘丽,皱起眉头,吩咐吴大:“把他们都抬到马车上去,赶快弄走。”

    吴大应声,上前就要把刘丽先扔到马车上去。

    手脚发软的丫鬟立刻有了力气,急忙说道:“我们自己来吧。”

    吴大停住脚步,心想,不用自己更好。

    丫鬟费力的把刘丽抬到马车上,也不管昏过去的两名丫鬟和还有一口气的仆人,请求刘贵:“老爷,我们不会赶马车,麻烦您把我们小姐送回去吧。”

    刘贵刚要上前,吴大开口道:“不行,只把你们小姐一人弄回去,剩下的人怎么办?”

    一名丫鬟“噗通”跪在了他的面前,祈求:“我们小姐是金尊玉体,怎们能与下人在同一辆马车上,这要是传到我们老爷夫人的耳朵里,我们会被活活打死的,求求你,就放过我们吧。”

    吴大才不管那一套,正要上前把那两名丫鬟先扔到马车上。孟倩幽的声音响起:“吴大,别难为她们了,你去赶牛车过来,把这几人送过去吧。”

    吴大应声,去赶牛车。

    丫鬟松了一口气,站起来。

    刘贵默不作声的调转了马头,赶着回家。

    刘贵家的也不张牙舞爪了,趔趔趄趄的跟在了后面。

    吴大把牛车赶来,把那几名半死不活的仆人扔在牛车上后,又把那两名昏过去的丫鬟扔在了最上面,和李六,周五一起赶着牛车给刘贵家送去。

    众人见热闹已经看完,三三两两的议论着散去。

    等人群全部散干净,孟倩幽才对孙良才说道:“先去拿水冲冲嘴,我去给你拿药。”

    孙良才摆手,不在意的说道:“不用,这点小伤没什么,过两天就好了。”

    “是吗?”孟倩幽意味深长的问。

    孙良才赶紧点头,却不小心触到了嘴里的伤口,疼的“嘶”了一声后,又赶紧摇头。

    文彪和文虎赶忙上前请罪:“是我们的错,让孙少爷受苦了。”

    “他学艺不精关你们什么事?不要把什么责任都揽到自己的身上。”孟倩幽道。

    文彪回道:“我们的职责是保护家人的安全,现在孙少爷受伤了,就是我们的失责。”

    孟倩幽点头,“确实是你们的责任,这样吧,罚你们几个把门前打扫干净,千万别被我娘知道了。”

    话音刚落,就看到孟氏和孟二银,孟贤、孟齐一起从远处跑过来。

    孟倩幽哀嚎一声,小声说道:“完了,我又得挨说了。”

    果不其然,孟氏跑到家门口,看到到处星星点点的血迹,都没有喘口气,就责备道:“幽儿,娘不是告诉你了吗?你已经是大姑娘了,不能动不动就和人动手,这样对你以后的名声不好。”

    孟倩幽急忙举起双手,“娘,村里人都看到了,我离得远远的,从头到尾都没有参与。”

    自己养的女儿是什么脾气孟氏知道,她说没动手肯定就没动手,松了一口气,这才关心的问:“你们几个没事吧?”

    孟逸轩和孟杰、孟清摇头,齐声说道:“没事。”

    孙良才也跟着摇头,却又碰到了嘴里的伤口,照样疼的“嘶”了一声。

    孟氏急忙关心的问:“良才,你受伤了?”

    孙良才这次没敢摇头,而是摆了摆手:“伯母,您不用担心,我没事,只是摔倒时不小心磕到了嘴一下,里面磕破了而已。”

    “赶快进屋,让你大哥给看看,如果严重,我们就去请大夫过来。”孟氏急忙说道。

    孙良才刚要拒绝,孟倩幽给他使了一个眼色,孙良才赶紧改口:“谢谢伯母。”说完头前走进家中。

    众人都跟着进去,留下文彪带着众人把门前清理干净。

    回到屋里,孙良才老实的张开嘴巴,让孟贤看伤口。

    孟贤仔细的看过以后,说:“爹、娘,确实只是磕碰了一下,没有什么大事。”

    孟二银夫妇放下心来。

    孟倩幽回了自己的屋里拿了一瓶药出来,交给孟贤:“大哥,你给他上点药,明天就会好了。”

    孟贤接过药,小心的给孙良才上了些。

    孟氏道:“你们几个去歇息一下,我去做饭,做好了喊你们。”

    几人应声,乖乖的回了自己屋里。

    孟倩幽和孟氏一起来到厨屋,指着自己洗好的菜说:“娘,你看,菜我都洗好了,都准备做饭了,是他们上门找碴,还不依不饶的。逸轩和良才气不过,才和他们动手的。”

    孟氏叹口气道:“我都听说了,这事怨不得你们,可是如今刘丽的身份和以往不一样了,据说她的姨丈在省城有很大的权势,也不知道他会不会报复咱家。”孟倩幽安慰她:“天高皇帝远,即使他有再大的权势,手也不可能伸这么长,您就放心吧。”

    孟氏点头:“你说的也对,省城离我们这里不知有多远,他确实管不到这里,是娘多心了。”

    孟倩幽笑嘻嘻的搂着她的肩膀,哄着说道:“娘不是多心,是担心我们几个。”

    孟氏笑着拍了拍她的手,“知道就好,以后少跟人打架,让娘省点心。”

    孟倩幽笑着保证:“没问题,以后没有娘的允许,我不会跟任何人动手。”

    孟氏嗔怪了她一眼,道:“你这脾气你还不知道,信你了才有鬼。”

    孟倩幽笑出声。

    孟贤和孟齐跟着几人走进屋里,询问事情的经过。

    孟逸轩把事情从头到尾说了出来。

    孟齐听完气得不行,道:“连小弟也不放过,欺人太甚了,你们做的太对了这样的人没打死他们算轻的。”

    孟贤道:“杀人是要触犯律法的的,把他们打得半死不活,送回刘贵家里做的刚刚好,即使以后出现什么事情,也与我们无关。”

    吴大几人赶着牛车把丫鬟和仆人送到了刘贵家门口,七手八脚的卸下来以后扔到了地上就赶着牛车回来了。

    丫鬟被摔疼,清醒了过来,看到自己和仆人一起躺在地上,赶紧爬起来,茫然的四处打量了一下,发现是刘贵家门口时,松了一口气,随即想到刘丽被打掉了一颗牙齿,心里怕的要死。朝里面院子里张望了一下,看到马车停在了院中,抬腿就往院里走去。

    刘大宝今天正好歇班,回家来探望妻儿,看到自己家门前横七竖八的躺着好几个男人,吓了一跳,喝问已经走到门口的丫鬟:“你们是谁?”

    丫鬟听见她的问话,转身,看到一个男人喝问自己,提起警惕,反问:“你是谁?”

    刘大宝的声音里带了一丝不高兴:“你问我是谁?我还问是谁呢?你们闯进我家做什么?”

    来的时候刘丽已经给他们说了自己家的情况,听刘大宝这样说,丫鬟明白过来这个是刘丽的哥哥,慌忙给他行了一个礼:“原来是少爷回来了,我们是刘丽小姐的丫鬟,今天陪她回来探亲。”

    “我妹妹回来了?”刘大宝惊喜的说完,快步往家里走,走了两步,才想起门口躺着的那些人,回头问:“外面那几人是怎么回事?”

    “他们是小姐的仆人,是被人打成那样的。”丫鬟回道。

    刘大宝疑惑:“他们为什么被打成那样?”

    丫鬟回答不上来。

    “算了,我还是先去看看小妹,问问她是怎么回事吧。”说完,快步的朝屋里走去。

    还没走到门口,就听到一个凄厉的声音含糊不清的哭道:“我苦命的女儿呀,这下可如何是好?”

    刘大宝没有听出是谁的声音,快步走进屋内,正要高兴地开口说话的时候,却看到刘丽生无可恋的躺在床上。而自己的娘半边脸都肿了。吓了一跳,急忙问:“出什么事了,你们怎么会变成这样?”

    刘贵家的起身,抓住刘大宝的一只胳膊:“大宝呀,你可回来了,娘和你妹妹差点被孟倩幽那个死丫头打死了。”

    提起孟倩幽,刘大宝就心里发颤,惊恐得问:“你们又怎么惹到她了?”

    刘贵家的一着急,说话更加的不清楚,“你妹妹回来后,好心好意的去找她叙叙旧,没想到这个杀千刀的下贱坯子,竟然把我和你妹妹打成这样。”

    听她颠倒黑白的说法,刘贵厉声呵斥她:“闭嘴,你害了丽儿还不够吗?还想再害了大宝。”

    见刘贵发了火,刘贵家的闭了嘴,松开刘大宝的手,又坐回了床沿上,接着哭道:“我苦命的女儿呀,这下什么都没有了呀。”

    刘大宝还欲开口再问,他的大儿子听见他的声音从屋里跑出来,跑到他身边拽着他就往自己的屋里走:“爹,娘一直在哭,你快去看看吧。”

    刘贵家的听到孩子的话,一下子就蹦了起来,用恨不得掐死刘大宝媳妇口气骂道:“哭哭哭,这个丧门星就知道哭。丽儿变成这样,都是她哭出来的。”

    刘大宝知道自己的娘对自己的媳妇不好,可是没想到她能这样对她不好,竟然把这样的责任推到了自己媳妇的头上,心里有些不满,说话的语气也就没有那么好了:“娘,你们去见孟倩幽挨了打,关我媳妇什么事?你不要把什么事情都赖到她的头上。”

    女儿变成了这个样子,刘贵家的火气本来就大,现在刘大宝还帮着他媳妇说话,刘贵家的立时就急眼了,威胁道:“大宝,我告诉你,你现在立刻就把这个丧门星休了,否则有她没我,有我没她。”

    ------题外话------

    感谢weixinc459f24b2f打赏68朵花花,

    感谢weixinc459f24b2f打赏68朵花花,

    感谢weixinc459f24b2f打赏68朵花花

    谢谢亲的支持和鼓励,路会努力的,让文文更加精彩,谢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