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二十五章 众叛亲离(二)
    刘大宝的儿子看着刘贵家的几近癫狂的样子,吓得紧紧的抓住刘大宝的手,缩到了他的身后。

    刘大宝心疼的不行,理也没理自己的娘,领着孩子转身就回了自己的屋。

    刘贵家的在后面气得蹦老高,尖着嗓子,发出乌鸦一般难听的声音:“马上就休了这个丧门星,否则你就别认我这个娘。”

    刘大宝的儿子更加的害怕,愈发把他的手抓的更紧。

    刘丽仿佛没有听见这屋里的吵闹一样,依旧呆呆的,没有一丝生气的躺在床上。

    刘贵家的嚷完,看到女儿的这个样子,又坐回了床边,凄惨的哭道:“我可怜的女儿呀,这可怎么办呀,你这大好的亲事就要没了呀。”

    刘贵听她没完没了的叨叨这一句,心里厌恶,呵斥她:“闭嘴,没看到丽儿心情不好吗?让她清净一会。”

    刘贵家的不知是受到的刺激太大了,还是感觉自己的希望全没了,心里的火发泄不出来,听见刘贵的呵斥,不但没有害怕,反而又蹦了起来:“我就是要说怎么了,都怪你个没出息的东西,被人骑到脖子上拉屎了也不知道反抗”

    “啪!”话没说完,脸上就重重的被刘贵甩了一巴掌。

    刘贵家的被打懵了,捂着脸呆在原地愣了半晌才反应过来,“嗷”的一声挥舞着双手,就对着刘贵冲了过去:“你敢打我,我今天给你拼了。”

    刘贵猝不及防,被她一手抓在了脸上,顿时感觉脸上火辣辣的疼。心里的火气也上来了,挥起大手,对着刘贵家的就没头没脸的打了下去。

    两人顿时打做一团。

    丫鬟站在旁边,互相看了看,不知道该不该上前去拉开他们。

    刘丽终于有了反应,“腾”的一下就坐了起来,尖声嚷道:“你们再不住手,我就死给你们看。”

    刘贵家的听见她的声音立刻停了手,转身回到床边,欣喜的道:“丽儿,你终于开口说话了。”

    刘丽看她肿着半边脸,披头散发的样子,厌恶的皱了下眉头,又一声不吭的躺了回去。

    刘贵家也不在意,坐在床边含糊不清的絮絮叨叨:“丽儿呀,娘跟你说,这件事可不能就这样算了,等你回去以后,一定要告诉你姨丈,让他派人过来弄死孟倩幽这个下贱的丫头。”

    刘丽又“腾”的一下做起来:“你说的到轻巧,我这个样子怎么回去?如果被姨丈知道我掉了一颗牙,京城的亲事没指望了,他们肯定会把我赶去大街上要饭的。”

    刘贵家的吓了一跳:“丽儿,你怎么胡说八道,你姨母待你如亲生女儿一般,怎么做出这样的事情。”

    刘丽冷笑了一声,嘲讽的说道:“待我如亲生女儿一般?那是因为他们想用我来攀附权贵,如果我没有了利用价值,你觉得他们还会对我这样好吗?”

    “怎么不会,那可是你的亲姨母呀?”刘贵家的急声说道。

    刘丽讽刺一笑:“亲姨母,你自己的妹妹什么德行你不知道,这么多年他们享受着富荣华贵,可曾想起了你一点,如果不是他们没有女儿,巴结不到上面的人,他们能想起来我是谁?说的好听,他们是念着亲情,帮你一把,把我接去抚养成人,给我找一门好亲事,其实我只是他们往上爬的工具罢了。”

    刘贵家的不相信,疯狂的摇头:“不会的,不会的,你姨母不会这样做的。”

    刘丽撇了撇嘴角,又躺了回去。

    旁边的丫鬟听完刘丽的话,吓得大气也不敢出,缩着身子站在一旁。

    刘贵也没了火气,懊悔的捂着脑袋蹲在了地上。

    这边出了这么大的动静,刘大宝却没空理会,此时正在询问眼睛已经哭红了的媳妇发生了什么事

    刘大宝媳妇也不回答,眼泪噼里啪啦的掉个不停。

    刘大宝心里着急,问自己的儿子。

    大点的已经五岁了,一五一十的把刚才发生过的事情说了出来,并且告诉刘大宝,奶奶这样骂自己的娘已经不是一次两次了,每次娘都要哭半天。

    刘大宝心疼的不行,责备自己的媳妇怎么不给自己说。

    刘大宝媳妇抽抽噎噎的回道:“他们毕竟是老人,平时骂几句也就算了,我能忍受。可是今天他们做的太过分了,守着那么多人的面,脸不是脸,鼻子不是鼻子的骂我,如果不是看在两个孩子还小,我真想一头撞死算了。”

    刘大宝吓了一跳,急忙安慰她:“你放心,有我在,以后绝不会让你受欺负。”

    刘大宝家的抽噎不止:“你一个月才回家一次,哪能护的住我,反而惹得婆婆看我更加的不顺眼。”

    刘大宝无奈,只得轻声劝慰。

    他的小儿子拉住他的手,祈求道:“爹,我们能不能不住在奶奶家,我怕。”

    刘大宝媳妇听见小儿子的话,心里酸涩,一时没忍住,又哭了出来。

    再说刘贵家的听了刘丽的话,想着女儿的好亲事就样没了,心里的火急的在胸膛里乱窜,正想找个地方发泄出来。偏偏刘大宝媳妇又在这时哭出声,传到了她的耳朵里,满腔的怒火顿时有了发泄的地方。愤愤的站起身,怒气冲冲的走到刘大宝的屋子门口,招呼也没打,直接推门就走了进去,扯过刘大宝媳妇的头发对着脸就打了下去:“今天我就打死你,看你个丧门星还哭不哭?”

    刘大宝媳妇疼的不行,伸出手想要拽回自己的头发。

    刘贵家的出手愈加的狠厉:“竟然跟敢还手,我今天不打死你我就跟你的姓。”

    刘大宝被她突然的动作吓了一跳,反应过来赶紧拽住刘贵家的手:“娘,你快放手。”

    两个孩子吓得在一边大哭。

    刘贵家心里满是戾气,一心只想着打死刘大宝媳妇,哪里肯放手,反而一把将刘大宝推到了一边:“没你的事,滚一边去。”

    刘大宝被推的趔趄了两下,也是急了眼,再次上前拽住刘贵家的胳膊:“娘,你再不撒手,可别怪我对你不客气了。”

    刘贵家的转头不相信的问:“大宝,你刚才对娘说什么?”

    刘大宝生气的重复了一遍:“我说,你要是在不松手,我就对你不客气了。”

    刘贵家的不置信的看着刘大宝,松开了抓住刘大宝媳妇的手。

    刘大宝赶紧把自己的媳妇护到了身后,两个孩子也害怕的躲到了他的后面。

    自己放在心尖上,辛辛苦苦养大的儿子竟然为了媳妇要对付自己这个娘,刘贵家的悲从心来,一屁股坐在了地上,嚎啕大哭:“我的命怎么这么苦呀,摊上这么一个不孝子,有了媳妇忘了娘,竟然要帮着这个丧门星对付自己的娘。”

    刘大宝根本就不吃她这一套,不但没有上前搀扶她起来,反而挺直了身体威胁她:“你要是再这样对待我媳妇,我就领着他们娘仨回镇上,永远不再回来。”

    “滚,你们都滚,有本事就永远别回来。”刘贵家也是气急了,口不择言的疯狂大叫。

    刘大宝也上来了犟脾气,一点也不相让:“好,这可是你说的,我现在就领着他们走,你可不要后悔。”说完,便对自己的媳妇说道:“你去收拾一下东西,我们现在就走。”

    刘大宝媳妇内心欢喜,停止了哭泣,走到床边,拿出一个包袱皮,开始收拾自己和孩子的衣服。

    “你要走可以,把你妹妹早上给的二两银子吐出来。”刘贵家的喊道。

    刘大宝家的身子顿了一下,把孩子们放在桌子上的银子拿过来,交到刘大宝手上后继续去收拾东西。

    刘贵家的麻利的起身,伸出手就想要抓回银子,刘大宝却把手收了回去:“这银子是妹妹给两个孩子的,凭什么给你?”

    刘贵家的抓住他的手,使劲的想掰开:“丽儿现在变成了这个样子,如果不能回去了,这些银子还要留着傍身的,哪能白给了你们家这些白眼狼?”

    刘大宝死死的攥着银子就是不给。

    刘贵家的掰不开他的手,脑子一热,竟然张嘴咬了下去。

    刘大宝疼的“嗷”的一声,下意识的甩了一下胳膊。没承想把刘贵家的甩的倒退了几步,脑袋“咚”的一声撞到了门框上。

    刘大宝媳妇吓坏了,停止了收拾收拾衣服的动作,一脸惊恐的看着被撞的已经发昏了的婆婆。

    刘大宝也没有想到是这样的后果,急忙上前关心的问:“娘,你没事吧?”

    刘贵家的被撞脑袋一阵阵发懵,缓了好一会才缓过来,捂着自己的脑袋尖声叫道:“丽儿呀,你快来看看,娘要被这个丧尽天良的东西打死了。”

    刘丽正心如死灰,在床上挺尸呢,听见她的喊声,不耐烦的说道:“死了正好,省得天天丢人现眼。”

    听到刘丽的话,刘贵家的懵了,也不喊叫了,张着嘴愣愣的站在哪里,如同雕像一般。

    刘大宝媳妇也不敢收拾东西了,不着痕迹的躲到了刘大宝的身后。

    刘丽的恶毒的声音隔着门再度传出来,“如果不是你瞎说八道,怂恿我去找孟倩幽算账,我的牙能磕掉吗?现在好了,我的亲事没了,你高兴了吧。我告诉你,大哥打死你正好。你死了,我们全家都清净了。”

    刘贵家的宛如傻了一般,一动不动。

    刘贵依然抱着头蹲在地上,没有任何反应。

    到底是疼宠着自己长大的娘,刘大宝的心里反而有了一丝不忍,想要劝慰几句。张嘴喊了一声“娘!”

    刘贵家的被惊醒,“嗷”的一声就哭了出来:“我的命怎么这么苦,养了你们这样两个白眼狼”

    刘丽的更加心烦,吩咐急忙丫鬟:“你们把她拖出去,越远越好,别让我再听到她的声音。”

    丫鬟们面面相觑,没人动弹。

    刘丽火了,猛地从床上坐起来,面目狰狞的说道:“怎么,连你们也不听我的话了,信不信我现在就能打死你们几个?”

    丫鬟们吓得身体抖了一下,齐齐跑出去,连拖带拽的把刘贵家的拉到院子里。

    刘贵家的那肯乖乖顺从,哭豪着,呜呜呀呀的大骂。

    刘丽恶狠狠的声音从屋里传出去:“你们几个没长脑子吗?把她的嘴堵上。”

    一名丫鬟拿出自己随身携带的手帕,塞进刘贵家的嘴里。另外几名丫鬟使劲拽住她不停挣扎的胳膊。

    没有了刘贵家的吵闹声,院子里清净了不少。

    刘大宝让自己的媳妇继续收拾东西。自己来到了刘贵面前,问:“爹,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刘贵站起身,长叹了一口气,把刚才原本是去找孟倩幽算账,没想到反而被打的屁滚尿流回来的事情一字不落的说了出来,同时也把刘丽在省城姨母家状况说了一些。

    刘大宝听完埋怨道:“爹,我不是早就说过吗,没事别去找她,她要是狠起来,能想出一千种恶毒的方法整死我们全家。”

    刘贵也是懊悔不已:“爹,听到你妹妹会嫁去京城,高兴的昏了头,以为会趁机羞辱一下他们全家,出一出憋在心里的这口恶气,哪成想偷鸡不成蚀把米,不但你妹妹带来的仆人被打得半死不活,就连你妹妹也被他们打掉了一颗牙齿,眼看这大好的亲事就没了。”

    刘大宝皱起眉头:“妹妹被打掉了一颗牙齿,我怎么没看见?”

    “你来的时候,她正在伤心,连话都没有说,你怎么会看到她少了一颗牙齿。”刘贵又是心痛又是懊悔的说道。

    “我去看看小妹。”说完刘大宝走进屋内,刘贵随后也跟着进来。

    刘丽听到了刘贵的话声,听见刘大宝进来,瞥了他一眼:“这下你高兴了吧?终于看到了我的笑话。”

    刘大宝这段时间成熟了很多,站在床边,真心的说道:“小妹,我们是亲兄妹,关心你还来不及,怎么会看你的笑话。”

    刘丽哼了一声:“别在这假惺惺的装慈悲,我还不知道你是一个什么德行的人,你看到我的惨样,心里不定多痛快呢。”

    刘大宝举起右手,指天发誓:“我对天发誓,我要是又半点嘲笑你的意思,天打五雷轰,不得好死。”

    人们还是很相信誓言的,听到刘大宝发的毒誓,刘丽的神情缓和了几分,语气也没有了刚才的尖利:“说吧,你进来有什么事?如果你是要银子,我一两也不会给你。”

    刘大宝摆手:“我不是要银子,我过来是想给你出个主意,看怎样才能挽回你的亲事?”

    “别费这心了,就算你有天大的主意,也帮不上我的忙,我这次是真的完了。”刘丽心灰意冷的说道。

    刘大宝摇头:“那可不一定,你先告诉哥,你磕掉的是哪颗牙齿?”

    刘丽的舌头在嘴里转了一圈,回道:“好像是右边靠后一点的。”

    刘大宝松了一口气,高兴的说道:“那就没问题了,哥给你出的这个主意,保证你的亲事能成。”

    刘丽的眼中有了希望,立刻爬了起来,不相信的问:“你真的有办法?”

    刘大宝得意的点头。

    “什么办法?”刘丽迫不及待的问。

    李贵也一脸希冀的看着他。

    刘大宝没有立刻回答,而是拿过桌子上的镜子,递给刘丽:“你自己对着镜子说句话,看看能不能看到磕掉那颗牙齿的地方。”

    刘丽依言照做。

    “看的到吗?”刘大宝问。

    刘丽点头:“若仔细看的话能看到一点。”

    “那你把嘴巴张小一点,看看还能不能看见?”刘大宝再次说道。

    刘丽又照做了一次,惊喜的说道“看不见了。”

    刘大宝点头,得意道:“所以只要你从今天开始,试着说话的时候,把嘴巴张小一些,不要大笑,应该没人能看到你少了一颗牙,你的亲事也就不会泡汤了。”

    刘丽又照着镜子做了一遍,发现果真如刘大宝说的那样,把嘴张小一点,别人根本就看不出来自己少了一颗牙,高兴的差点蹦起来,语气里也充满了欢喜:“真的看不见了。”

    刘贵也高兴的不行,“谢天谢地,这回丽儿的亲事总算保住了。”

    事情有了转机,刘丽的心情一下就好了起来,娇声说道:“爹,你感谢天地做什么,你应该感谢大哥,如果不是他想到了这个主意,我就真的完了。”

    刘大宝摆手:“我们是一家人,感谢我做什么?你好了,大哥以后也能跟着沾光不是?”

    “那是当然,只要我嫁入了京城,入了官家,我一定会给大哥在京城谋个好差事,把你们全家都接过去的。”刘丽高兴的许诺。

    听到这话,刘大宝也是高兴,说道:“那我就先谢谢小妹了。”

    几人哈哈大笑。

    院子里堵着嘴,被几名丫鬟按住手的刘贵家的听到屋里的笑声,气得拼命的想要挣开丫鬟们的钳制,冲到屋里去。丫鬟们哪里敢放手,把她钳制的愈发紧。刘贵家的动弹不得,嘴里发出一阵阵呜鸣,希望引起屋内几人的注意,无奈被堵着嘴,声音太小,屋内的几人根本就没有听到。

    笑声过后,刘大宝认真的嘱咐刘丽:“你磕掉一颗牙齿的事情回去后最好不要让姨丈和姨母知道。”

    刘丽满脸的不解:“为什么不能让他们知道?”

    刘大宝解释道:“爹刚才也告诉我了,姨丈和姨母是为了用你的亲事巴结权贵,得到一份更好的差事,如果你如实告诉了他们,你摔掉了一颗牙齿,他们肯定会认为你有了缺陷,还能像以前那样对待你吗?”

    刘丽有些顾虑:“如果我不说,被他们知道了怎么办?他们绝对知道我是故意的欺骗他们,会不会把我赶出家门,让我去大街上要饭?”

    “所以呀,这是只能天知,地知,你知、我知,爹娘知道,其余的人是万万不可让他们发现的。等你的亲事定下来,生米煮成了熟饭,就算是他们知道了也晚了,不会对你怎么样的。”

    刘丽半信半疑:“真的是这样吗?我怎么感觉这样做的话,心里有些发慌。”

    刘大宝把胸脯拍得“啪啪”响,保证道:“放心吧,你听哥的准没错,哥在镇上这么多年可不是白呆的,这点见识还是有的。”

    刘丽拿不定主意,转头问刘贵:“爹,你觉得大哥这主意怎么样?”

    刘贵点头:“我觉得大宝说这个方法可行,你不妨试一试,只要你自己小心一些,别让人发现了,你的亲事应该是没有问题。”

    刘丽在家是就是个被宠坏的没脑子的丫头,去了省城以后被人整天小姐小姐叫的更不知东南西北,蠢得不行。现在听到自己的爹和大哥都这样说,心里的顾虑消失,高兴的点头:“好,我听你们的,回去后不告诉他们。”

    “不但如此,你还要把你的仆人也吩咐好,不能让他们走漏了有一点风声。”刘大宝再次嘱咐道。

    刘丽不在意的说道:“放心吧,如果被姨丈知道我出了这么大的事情,他们这些人回去后会被活活打死的。所以即使给他们一百个胆子,他们也不敢把这件事说出去。”

    刘大宝点头:“那就好,只要出不了纰漏,再过一年,等你及笄以后,亲事就能定下了。”

    刘丽的事情解决,刘贵也松了一口气。正要说些什么。刘大宝的媳妇拿着包袱,领着孩子走出来,怯怯的站在门口。

    刘大宝看到他们那害怕的样子,叹了一口气,对刘贵说道:“爹,不是儿子不孝,非得要搬出去住,实在是娘太过分了。我怕在这样下去,下个月回来以后就看不到他们娘仨了。”

    刘贵的老脸红了红,道:“是爹的责任,爹没管住你娘,让他们受委屈了。你要是实在想走,就走吧。等到了镇上安好家以后,给爹捎个信,爹空闲的时候过去看看你们。”

    刘大宝的眼眶有些泛红,哽咽着应了一声,转头往外走。

    刘丽利落的从床上下来,跟在他身后走到刘大宝媳妇面前,拔下自己头上的一支金钗,拿起她的手,放到了她的手心里:“嫂子,这么长时间不见,刚才匆匆忙忙的也忘了给你见面礼。这支金钗是我最喜欢的首饰,送给你。”

    刘大宝媳妇看她的态度突然转变,不知道她葫芦里卖得什么药,吓得死活不要她的首饰:“这金钗太贵重了,给了我我也不敢戴,白糟蹋了,你还是收回去吧。”

    刘丽笑着说道:“大嫂这是嫌我给的礼物太轻了吗?你也知道,我也是寄人篱下,再多的东西我也拿不出来。”

    刘大宝媳妇心里更加的发毛,说什么也不肯要。

    两人推辞不下,刘大宝全道:“小妹既然真心实意的给你,你就收下吧。成亲这么多年,我也没给你买过像样的首饰,惹得你娘家嫂子经常嘲笑你。这下好了,等你回娘家的时候戴上它,准让你嫂子羡慕的三天睡不着觉。”

    刘大宝都这样说了,刘大宝媳妇也就不再推辞,把金钗握在了手里:“谢谢小妹。”

    刘贵家的在外面看到这一切,愈发挣扎的厉害。

    刘丽这才想起,自己刚才吩咐丫鬟把自己的娘拉了出去,急忙对着丫鬟挥手:“快放开老夫人。”

    丫鬟应声,齐齐松了手。

    刘贵家的得到了自由,像个火车头一样直直的对着刘大宝媳妇就冲了过来。

    刘大宝媳妇一看情况不妙,赶快拉住孩子躲到了刘大宝的身后。

    刘贵家的冲到了刘大宝面前,蹦跳着要抓刘大宝媳妇:“你这个杀千刀的,怂恿着我儿子跟我翻脸了还不算,竟然还想骗走丽儿的金钗,今天你要是不把金钗和二两银子吐出来,你就别想走出这个大门。”

    原本刘贵家的被打肿了半边脸,说话就不清楚了,回家后嚎了半天,又把嗓子嚎哑了,她叽里咕噜的说了半天,几人也没听清她说的是什么,不过看她的神态,肯定是没说好话。

    刘贵沉下脸,呵斥她:“够了,你再胡搅蛮缠,别怪我不顾这么多年的夫妻情分,休了你!”

    刘贵家的不置信的瞪着他,态度丝毫不服软,厉声问:“你说什么,你再说一遍。”

    刘丽也厌恶了自己的这个娘,不过还是劝道:“娘,大哥和大嫂要去镇上住,你就让他们去吧。你如此这般阻拦做什么?”

    连自己的女儿也这样说自己,刘贵家的觉得一腔好心被当成了驴肝肺,痛心的对刘丽说道:“连你也埋怨我,我这样做还不都是为了你。你变成了这样,亲事也黄了,不留点东西傍身,以后你可怎么活?”

    “呸呸呸,乌鸦嘴,”刘丽呸了几声,生气的说道:“你是我亲娘吗?竟然这样咒我,我的亲事好好的,哪里黄了?”

    刘贵家的气头之上,没听出刘丽话中的意思,只是觉得女儿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连呸了而自己几口,面子上过不去,脑子一热,一巴掌就对刘丽扇了过去:“我养你们这么大,你们一个个就是这样对待我的?”

    刘丽做梦都没有想到,自己的娘竟然会打自己,一时没有防备,这一巴掌作作实实的打在了她的脸上,养了一年才养出的白皙的脸上立刻出现了五个手指印。

    刘丽被打懵了。

    刘贵和刘大宝几人也一时没反应过来。

    “小姐!”几个丫鬟高喊着惊恐的跑过来,挡在了刘丽的面前。

    刘贵家的打完以后,也愣住了,不置信的看着自己的手,后悔的不行,扯着破锣嗓子,含糊不清的说道:“丽儿,快让娘看看,打疼了没有?”

    刘丽捂着自己的脸,冲着她大嚷:“我没有你这样的娘!”

    刘贵家的急的不行:“丽儿,你要相信娘,娘不是故意的,娘也不知道自己这是是怎么了?就跟疯魔了一样。”

    刘丽的声音更加的气愤,不经大脑的话冲口而出:“想要我相信你不是故意的,除非你去死!”

    话落,院子里一片寂静。

    刘大宝怒声呵斥她:“刘丽,你怎么说话呢?快给娘道歉。”

    刘丽这一年多被宠惯的厉害,早把自己的当成了大家小姐,丫鬟,仆人对她的命令稍有反抗,轻则被杖责,重的直接被发卖,现在刘贵家的当着这么多的人的面打了她一巴掌,她自然恼羞成怒,哪里还顾得上这是自己的亲娘,恨不得她去死。见刘大宝也不向着自己,反而帮着刘贵家的说话,更加的气恼:“你又假惺惺的装好人,从小她拿你当个宝,家里的好吃的都给了你,稍微重点的活计都不让你干。我呢?我从六岁就开始刷锅洗碗,稍有空闲,还要去地里干农活,要不是姨丈他们好心把我接了去,恐怕我还是那个随意被她打骂的黑丫头。我富贵了,没有忘了她,跟姨母哀求了好久,才让她同意我回来探亲,谁知她怂恿我去找孟倩幽那个死丫头替她出气,差点又毁掉了我的好亲事。你说说,这是世上哪有这样的娘。”

    刘丽的话说完,刘贵家的已经慌了神,拼命的摆手:“不是的丽儿,不是这样的,你也是娘身上掉下来的肉,娘怎么会不疼。娘真的不知自己是怎么了。”

    刘丽哼了一下,恶毒的话接着说出口:“不要用这种话来搪塞我,我告诉你,我已经想到了好办法,即使没了一颗牙,我的亲事也不会黄,我这就回省城去,就是到死也不会承认有你这么一个娘。”

    说完,问丫鬟:“他们人呢,让他们死进一个来赶马车,我们这就回省城。”

    一名丫鬟战战兢兢的回道:“小姐,他们被扔在了大门外,快死了,进不来了。”

    刘丽的声音更加的尖锐,对李贵家的嚷道:“听到了没有,没人赶马车,我连省城都回不去了,这都是你造成的!”

    刘贵家的什么话也说不出来,只剩下拼命的摇头了。

    刘贵自从回了家以后,一直担心刘丽的亲事,根本就没有顾及到其他事,听见丫鬟这样说,急忙大步的走到门外,看到几名奄奄一息的仆人果然被扔在了大门口,赶快喊刘大宝:“大宝,你快去喊大夫,让他过来给这几人看看,千万别让他们死在了家门口。”

    “一群没用的废物,死就死了,不用管他们。”刘丽残忍而又绝情的声音从院内传出来。

    刘贵听到她的话,心里莫名的颤了一下,脚步顿住,可终是不忍心几个活生生的人就这样丢了性命,还是说道:“大宝,去喊大夫过来。”

    刘大宝应了一声,抬腿往外走。

    刘大宝媳妇和两个孩子紧紧的跟在他后面。

    走到门外,刘大宝刚要嘱咐自己的媳妇等自己一下,从来没有见过这种场面的刘大宝媳妇失声叫了出来。

    两个孩子则吓得抓住了他的衣服。

    刘大宝赶紧安慰他们:“他们只是被人打成了这样,看过大夫以后,养几天就好了,你们不用害怕。”

    刘大宝媳妇惊叫一声之后,立刻捂住了自己的嘴巴,听他这样说,惊慌的点头。

    刘大宝温声对他们说道:“你们在这等我一会,我去找大夫回来给他们看过,之后咱们就回镇上。”

    刘大宝媳妇慌张的点头后,领着两个孩子缩到了大门的一个角上站着等他。

    大夫很快就随着刘大宝过来,看到几人的惨状后,倒吸了一口气,道:“他们伤势太严重了,没有个三两月是缓不过来的。我先给你们拿一些治外伤的药,给他们上好,至于剩下的,就好好养着吧。”

    刘贵点头。

    大夫从随身药箱里拿出一些药交给刘大宝,嘱咐他如何用药。

    刘贵谢过以后,回屋拿了铜板,付了药钱。

    大夫接过以后,摇着头走了。

    刘大宝按照大夫的嘱咐,一一给几人上完药,对刘贵说道:“爹,他们这样躺在门前也不是办法,我们把他们抬进去吧。”

    刘丽的声音从院内传出:“不用了,我们这就回省城。”

    “你出来看看,他们都成这样了,你们怎么回去?”刘大宝问。

    刘丽看也没看一眼自己的娘,示意丫鬟搀自己出去。

    丫鬟小心的扶着她走出门外,看到外面的场景,刘丽却连眉头也没皱一下,道:“这个好说,你和爹直接把他们扔到山上去喂狼就行了。”

    刘贵不赞同:“他们好歹是几条生命,哪能扔到山上去喂狼?”

    刘丽的语气有些着急:“我总不能等着这几个该死的东西好了再回省城吧?要是这么长时间不回去,姨丈派人找过来,我掉了一颗牙齿的事情就被他知道了。”

    刘大宝想了一个好主意,说道:“我到觉得你不能丢下他们,不如雇辆马车把他们拉回去,就说在路上的时候遇到土匪了,他们几个为了保护你才被人伤成这样的,乡下的条件差,就急冲冲的回去了。你这样做,一来可以在他们面前留个好印象,二来也可以让仆人记住你的恩情,以后更加死心塌地的跟着你,有利于你培养自己的亲信。”

    刘贵也跟着附和:“你大哥这个主意挺好,就听他的吧。”

    刘丽想了一下,觉得可行,道:“这个方法行是行,可是我们去哪里找马车?”

    “村里自然是没有马车,我们先去雇一两牛车过来,把他拉去镇上,等到了那里以后,你再找辆马车。”刘大宝说道。

    刘丽点头:“那你就去村中帮忙找辆牛车过来吧,多少银子都可以。”

    刘大宝点头,转身就要去村中找一辆牛车过来,忽然能想到了一个问题,便停住脚步,问:“他们伤成这样,丫鬟们又不会赶马车,那你怎么回省城?”

    刘丽回道:“我刚才就已经想好了,让爹赶着马车送我回去,如果没什么意外的话,把我送到以后,我会央求姨丈给他找份差事,就不回这破地方了。”

    刘大宝皱眉:“那娘怎么办?”

    “我一会给她点银两,算是全了我们的母女情分,以后她的事再与我无关,如果你想养你就养吧,如果你不想养的话,这些银子也够她吃一辈子的。”刘丽没有任何情绪起伏的说道。

    刘大宝仿佛不认识一样的看着她。

    刘丽冷笑了一下:“别用这种眼光看着而我,你刚才不是也要和她断绝关系去镇上吗?我们半斤八两,谁也别说谁。”

    “可她毕竟是我们的亲娘,我们这样做不太好吧。”刘大宝终是没那么狠心,不忍的说道。

    刘丽没什么表情的说道:“随你吧,反正我是不会再认她了,有这样的人当娘,只会害的我们更惨。”

    刘大宝看向自己的媳妇,只见她双眼通红,惊惶不安的样子,知道她是怕自己让她留下来,吓成那样,看来自己的娘平时对她是真的过分了,也狠了狠心,没有说让自己的媳妇留在家里的话。

    刘大宝去村里找牛车,刘丽对刘贵说道:“爹,刚才我说的话您都听到了,你要是想去的话,就回去收拾几件衣服跟我走,如果不想去,我也不勉强您。”

    李贵自从不当了村长之后,处处被村里人挤兑,早就过够了这种夹着尾巴做人的日子,听刘丽这样说,想了没想的点头:“我去收拾衣服,跟你去。”

    ------题外话------

    感谢书城summer打赏100书币,谢谢。

    特别给书城的读者们说一下:每个章节字数是不同的,相差很多。最少的章节在2000字左右。最多的一章字数是84章,字数16060。多数的章节都在万字左右。书城系统的统一定价是,千字5个书币。作者没有定价权,不能随意要价。如果有一章书币多了。那就肯定是字数多了。在这里做下解释,希望不要引起误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