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二十七章 反对
    “孟姑娘是一个重情义而又不自私的人,如果你坚持不要银子,她很可能下次不会再来我们这里买明矾。与其那样,我们还不如按照本钱把明矾卖给她,既可以让她以后放心的来购买,我们也算暗地里帮了她一把。”老大夫回道。

    文泗赞道:“还是你想的周到。怪不得刚才你没有直接说出多少的银子,而是算好以后让她自己看,是怕伙计说漏嘴吧。”

    老大夫点头。

    孟氏今天没有去作坊而是在家里洗衣服,看到孟倩幽和孟贤不但很快的回来了,后面还跟着一辆马车,心下奇怪,放下手中的衣服,起身,在自己的围裙上擦了擦手,走到大门口,不解的问:“幽儿,你买了什么回来?”

    孟倩幽和孟贤路上已经商量好了,这件事暂时不让家里知道,便对孟氏说着两人路上想好的说辞:“哦,这些都是从德仁堂买来的药材,我想要配制一些药。”

    孟倩幽会医术,孟氏知道,想着她可能是跟其它的大夫一样,没事的时候配制一些药,等家里人有个头疼脑热的时候用着方便,便也没有往别处多想,和两人一起把药材搬到西厢房里放好。

    卸完药材,伙计赶着马车回去了。

    孟倩幽顾不上歇息,便去厨屋拿了些土豆出来,称好重量后,和孟氏一起削完皮清洗干净以后,让孟贤帮忙压成粉末,弄干。

    没有趁手的工具,孟贤费了好大的劲才弄好。

    孟倩幽又凿下了一小块的明矾,同样也称好了重量后,放在了一边待用。

    孟氏觉着稀奇,也不洗衣服了,帮忙跟着打下手。

    孟倩幽让孟氏去烧了一锅热水,自己又在厨屋里找了一个圆盆,刷洗干净,磨成的土豆干粉和明矾和定量的水混合在一起,放在了水面上不断的来回摆动,等粉糊变成糊皮时便将盆子全部沉入水中,看糊皮变成透明色以后,才捞出来放到了一旁让孟贤早已经备好的凉水中。

    孟氏和孟贤一直在旁边惊奇的看着这一切。

    冷却好了,孟倩幽把盆子捞出里,控干净了水,才小心的把粉皮揭了下来。

    孟氏看到这小小的透明的的粉皮,惊喜的问:“这就是你说的土豆粉吗?”

    孟倩幽点头,直接拿手在粉皮上撕下一小块来,放入了嘴中尝一尝,刚吃了一口就立马吐了出来,皱着小脸说道:“明矾放多了。”说完,吐着舌头,去找了一个碗,舀了一些凉水漱了漱嘴,才感觉嘴里的味道没那么难受了。

    孟氏看她那个样子,知道肯定是没做成,不过也好奇的学她的样子撕了一小块下来,放在了嘴中,果然和孟倩幽一样,皱起了眉头。

    孟倩幽急忙把手里的碗递到她面前。

    孟氏赶紧的漱了几下口。

    孟倩幽看了看刚才记下的重量和比例,把明矾的比例又放少了一些。重做了一次。结果做出来的和刚才的差不多。

    如此反复了好多次,土豆粉愣是没做出来。

    孟氏看到白白浪费了那么多土豆,有些心疼,劝她:“幽儿,不行就别做了,我们光卖土豆也是很好的。”

    孟倩幽道:“娘,土豆不会一直有我们家种的。如果我料想的不错,明天就会有人上门讨要种土豆的方法的。到时不知道我们能不能推拒的了。所以一旦人们大量的种植土豆,最多不超过三年,土豆的价格就会和其它的蔬菜一样,几十文钱甚至几文钱一斤了。土豆粉就不一样了,人们知道这是我们家自己研制出来的秘方,没有一个人敢上门讨要的。所以,要想长远的挣银子,还得依靠这土豆粉。”

    孟氏从来没有想过这些问题,闻言说道:“他们上门讨要我们就必须要给吗?我们不给,他们还能硬抢吗?”

    孟倩幽耐心的跟她解释:“我们不给,他们当然不会硬抢,可是咱家却会把村里人都得罪光了,尤其是那些族老们,他们德高望重,族里的子孙都听他们的,如果他们对我们家有了意见,以后我们家在村里是寸步难行。而且还要时不时的警惕有人算计。再说了,大伯还是村长,如果这事都做不了,村里的风言风语也肯定不会少。与其那样,倒不如我们找一个合适的契机,把土豆的种植方法让出来,既可以得到人们的好评,也可以为大伯树立威信。以后我们家在村里行事也会更加的方便。”

    孟氏听完,虽然觉得心里不舒服,却也知道女儿说的是对的,就没有再反对,默默的又去烧了一锅开水。

    孟贤和孟倩幽一起拿着刚才记录下来的不同的比例,仔细的商讨了一番,又重新做了几遍,都到了孙良才他们下课的时辰,还是没有做成。

    孟贤有些灰心。

    孟氏则是忙活着去做午饭。

    孟倩幽没有气馁,继续专注的研究比例问题。

    孙良才和孟杰、孟清下课回来,看到盆子里一张张的透明的土豆粉皮,惊奇的不行,连声问能不能吃。

    孟倩幽起了逗弄几人的心思,糊弄几人道:“可好吃了,我和大哥刚才吃了不少。”

    孟贤看她调皮的样子,笑着摇摇头。

    三人一听,期盼的问她:“我们可以吃一些吗?”

    孟倩幽点头:“可以,直接用手撕着吃就行了。”

    她的话落,三人迫不及待的伸出手,一人撕了一块放入口中,大口的嚼起来。刚嚼了有两口,孙良才一下子就把嘴里的土豆粉皮吐了出来,伸着舌头叫道:“这是什么东西这么难吃?”

    孟杰和孟清也急忙吐出了嘴里的土豆粉,皱着眉头,跳着脚的说道:“太难吃了,姐姐骗我们。”

    孟倩幽笑的前仰后合。

    孟氏微笑的看着这一切。

    一连好几天,孟倩幽也没出门,拉着孟贤和孟氏天天在家做土豆粉,做出的东西各式各样的难吃,帮着试吃的孟氏和孟贤感觉再这样下去,自己的的舌头都要报废了,害怕以后尝不出任何的味道。

    家里人也不会再感到好奇,尤其上过当的孙良才三人,每次都是离得远远的,生怕孟倩幽拉着他们帮忙试味道。只有孟逸轩每次下课回来,都帮着试试味道,提出建议,然后和和孟倩幽、孟贤一起商议比例的问题。

    这天,孟氏实在是忍不住了,道:“幽儿真要做不出来就别做了,你看我们这几天做出来的东西,连你王婶家的那些鸡都不愿意吃了。”

    孟倩幽没有说话,盯着记录下来的比例数据沉思。

    孟贤示意孟氏别打扰她,默默的又去把一些土豆弄成粉。

    孟氏也不再说话,走到灶边预备再烧一锅水。

    孟倩幽突然高叫一声:“成了,这次没问题了。”

    孟氏和孟贤停下手中的动作,齐齐凑过来问:“你核算出来了?真的行了?”

    孟倩幽点头,让孟贤重新拿了一些土豆粉过来,称好了重量,按照自己核算的比例,加入明矾和水,按照新的步骤,把土豆粉皮做好以后,放在水里冷却。

    等冷却好了,便满怀信心的撕下一小块放入了嘴中,嚼了几口,满意的点头:“就是这个味道。”

    孟氏和孟贤一直期待的看着她,见她点头,知道是做成了,也高兴吃了一口,果然是嫩滑可口,没了任何异味。

    孟氏高兴之余又松了一口气:“谢天谢地,你终于是做成了。娘感觉这几天自己的舌头都要不管用了。”

    土豆粉做成,意味着土豆粉作坊就可以开起来了,孟倩幽高兴的不行,用湿漉漉的手一把挎住孟氏的胳膊,调皮而又亲昵的说道:“我亲爱的老娘,为了弥补你的舌头这几天受到的伤害,我决定亲手给你做一碗酸辣土豆粉吃。”

    孟氏已经习惯了孟倩幽时不时冒出来的一些稀奇古怪的说法,不过还是故意的板起脸:“娘正年轻呢,哪里老了。”

    孟倩幽赶紧讨好的说道:“是是是,我的老娘年轻漂亮,貌美如花。”

    孟氏被气笑,作势伸出手想要打她。

    孟倩幽早已经放开她的胳膊,跑到一边去了。

    孟氏好久没有看到女儿这么高兴的样子了,欣慰的不行。

    孟倩幽让孟贤去拿一小罐辣椒油过来,自己把土豆粉皮切成细丝。然后又在厨屋的食材里拿下了一些青菜过来,仔细的洗干净,切成小段备用。

    孟氏按照她的吩咐烧开锅,孟倩幽倒入一些油之后,等油热了以后,先倒入了葱花爆炒,然后再倒入辣椒油,加上调料,等爆出了香味,就加入了适量的水,把切好的土豆粉丝倒入了锅中,稍微等了一会,用筷子夹了一些,感觉差不多快熟了,才把洗好的青菜倒入了锅中,告诉孟氏:“这里面的青菜随便加,喜欢什么就加什么。”

    孟氏已经被锅里的香味所吸引,下意识的点头。

    青菜煮熟,酸辣土豆粉也做好了。

    孟倩幽先给孟氏盛了一碗,“娘,你尝尝,好吃吗?”

    孟氏把碗放到桌子上,拉过旁边的凳子坐下,才小心的挑了一些土豆粉放入嘴中,吃了几口,立刻惊呼,“太好吃了。”

    孟倩幽笑着给孟贤盛了一碗:“大哥,你也尝尝。”

    最后才给自己盛了一碗,三人坐在饭桌旁,都大口的吃起来。

    一碗吃饭,大汗淋漓,孟氏擦了擦脑门上的汗珠,说道:“没想到这土豆粉这样的好吃。”

    孟贤也吃的鼻子尖上冒出了汗珠,点头附和:“确实太好吃了,如果冬天能吃到这样一碗土豆粉,会更加的舒服。”

    孟倩幽擦完嘴,又问了一个爆炸性的问题:“娘,大哥,你说我们去镇上开一间小吃店,专门卖土豆粉怎么样?”

    孟氏瞪大眼睛,惊问:“开店?”

    孟倩幽点头:“我想好了,等咱们的土豆粉作坊开起来以后,我就去镇上找一间小点的店铺,专门卖各式各样不同口味的土豆粉。”

    孟氏急忙摆手:“不行,不行,咱们家里的人都没有开过店面,没有经验,肯定不行的。”

    “娘,您忘了,孟义哥不是在酒楼里做过工吗?他招呼客人的经验肯定不少,到时候店里的生意就交给他打理好了。”

    孟倩幽道。

    孟贤点头:“交给孟义哥确实合适,不过恐怕你的这个想法实现不了。”

    孟倩幽不解的问:“为什么?”

    孟贤给她列举出来:“我们的土豆现在是半两银子一斤,一斤土豆出不了多少的土豆粉,但是我们的定价如果太高了,就没有多少人会去吃。”

    话没说完,就被孟倩幽打断:“那不一定,聚贤楼的饭菜比别处高好多,还不是每天都有好多人过去吃,只要我们的味道做的好了,吃的人肯定会不少。更别说,土豆粉只有我们一家有,人们就算是为了尝尝鲜,也会过去买一碗吃的。我觉得店里的生意肯定会红火不行。”

    孟倩幽一脸向往,孟贤不忍心再泼她凉水,想着开一个小店也花不了多少钱,便也没有再反对。

    孙良才三人下学回来,准备回屋去写夫子布置的功课,孟倩幽站在厨屋门口,笑着对几人招手。

    孟杰和孟清欢快的跑过去,仰着小脸问:“姐姐,什么事?”

    孟倩幽摸了摸两个小人儿的头,低下身子问:“姐姐给你们做了好吃的,你们吃不吃?”

    两个小人儿点头如捣蒜:“吃、吃!”

    孟倩幽领着两人走进厨屋,孙良才怀疑的跟在后面走了进来,看到又是土豆粉时,吓得掉头就往外走。

    两个小人儿也是皱起了眉头。

    孟倩幽的声音从厨屋里传出来:“姐姐的土豆粉做成了,娘和大哥都吃过了,非常好吃,你们要不要尝尝?”

    孙良才走到厨屋外面的脚顿住。

    孟杰和孟清歪着小脑袋想了一下,才下定决心说道:“我们吃!”

    孟倩幽看两个小人儿纠结的样子,笑的不行。

    在一边做饭的孟氏也被两人都乐,笑着说道:“吃吧,你姐姐今天做的土豆粉特别好吃。”

    话刚落,孙良才“哧溜”一下又窜了回来,眼睛四处打量:“在哪呢?”

    孟倩幽笑着掀开一个小锅,顿时一股香气扑鼻而来。

    孙良才快速去旁边拿了碗筷,小心地盛了一碗出来,放到桌子上,拿起筷子就要吃,忽然又想到了什么,起身又盛了一碗出来,分别放好了碗筷,对孟杰和孟清说道:“你们俩先吃吧,我在盛一碗过来。”

    “谢谢良才哥。”两个小人道过谢后,欢喜的走到桌子旁,在凳子上做好,拿起筷子慢慢的吃起来。

    孙良才最后盛了一碗,看了他们俩一眼,坐到桌旁大口的吃了起来。

    孟倩幽和孟氏对望了一眼。孟氏欣慰的点头:孙良才的坏毛病越来越少,也懂的照顾别人了。自己家对孙善人总算有个好的交代了。

    三人同样吃的满头大汗,孙良才直喊吃的痛快。

    孟倩幽拿手帕细心的给孟杰和孟清擦了擦额头上的汗。嘱咐他们等身上的汗下去了以后再回去写功课。

    两个小人儿吃的意犹未尽,用漂亮的大眼睛祈求的望着孟倩幽。

    孟倩幽摇头:“娘已经做好饭了,等逸轩回来我们就该吃晚饭了,你们不能再多吃了。”

    两个小人儿很听话,一边坐在凳子上等身上的汗下去,一边给孟倩幽说私塾里发生的事:“姐姐,今天上午先生表扬牛蛋了,说他很有天分,将来说不定是个可造之材。只是名字太难听了,让他回家以后让爹娘给重取一个。”

    孟倩幽是头一次听到孟杰说起私塾里的事情,便坐到了他身边的凳子上,顺着话题问道:“那他爹娘回家给他取了吗?”

    孟杰捂着小嘴直乐。

    孟清接着话题回道:“没有,牛蛋他爹下午送牛蛋的时候对夫子说,牛蛋,是他们两口子的宝贝蛋蛋,这个名字很合他们的心意,说什么也不能改。”

    说完,和孟杰一起大笑起来。

    孟倩幽和孙良才以及孟氏也笑得不行。

    孟逸轩下课回来,顺着笑声走到厨屋里来。

    孟杰高兴的对他说:“逸轩哥,我们刚才吃了土豆粉,可好吃了。”

    “做成了?”孟逸轩惊喜的问。

    孟倩幽笑着点头,道:“你先去歇息一下,我给你们再做一些尝尝。”说完,把小灶上的锅洗刷干净,又做了一些。

    孟逸轩回到自己的屋里,把书包放下,把手上的墨汁洗净,走出屋外,孟二银和孟齐也正好回来。

    三人吃过以后也是赞不绝口。

    孟二银更是直说自家这回又可以发大财了。

    一家人高兴的吃过晚饭,孟逸轩四人回屋去写功课。

    孟倩幽和爹娘及孟贤和孟齐商议开办土豆粉作坊的事情。

    孟倩幽说出了自己的打算:“二哥经过这段时间的锻炼,也能独挡一面了,我想把土豆粉作坊交给他去做。”

    孟齐想要拒绝,孟倩幽阻止他,接着说道:“家里的生意越来越多了,每人都有自己的事情做。所以土豆粉作坊只能交给二哥了。”

    孟齐摆手:“我真的不行,你还是交给大哥,我给他打下手吧。”

    “过段时间,家里的腊肠作坊和辣椒酱作坊又该开办起来的,我又把土豆出货的事交给了大哥,这已经就够他忙的了。”孟倩幽道。

    孟齐没有了推脱,挠了挠自己的头,道:“那我试试,做不好你们可别埋怨我。”

    孟倩幽笑道:“只是开办了个作坊而已,二哥可以先从找人开始做起,趁着大哥和我现在有功夫,可以从旁边帮助你一下,等你上手了,咱家也就开始忙起来了。”

    孟二银也赞同:“齐儿,你年纪也不小了,该帮你大哥分担一下了,这作坊就交给你了。你要是遇到困难说出来,我们大家都帮你。”

    孟氏也同意。

    接下来的几天,孟倩幽又把土豆粉条的做法也琢磨了出来。并把所有的制作方法全部交给了孟齐。告诉他制作的过程中最主要的就是比例问题,这是配方的关键,所以他一定要掌握好,亲自操作,绝对不能让别人看了去。

    孟齐一一记在心里后,就开始筹备开办作坊的事情。

    孟倩幽一直没有给孟三铜夫妇安排活计,就是为了土豆粉作坊开办起来的时候让他们帮忙。所以她让孟齐先去找他们,剩下的就是搭建操作装置的事情。

    所谓的装置很简单,就是搭几口大锅,和一个简易的露粉条的东西即可,这些都难不住孟倩幽,很快就在选好的作坊内搭建完成。

    孟家又要开办一个作坊的事情,在村里迅速传开,好多人找上门来。

    孟齐根据孟倩幽的要求,在里面先选出了二十几个人来。剩下的人虽然失望,但是听说等秋忙完了,腊肠作坊和辣椒酱作坊也都开办起来的,也就按下性子回家慢慢等候。

    只有孟义一人红着脸找到孟倩幽,不好意思的问自己可不可以来作坊里上工。

    孟倩幽摇头拒绝,孟义满脸的失望,不过却没有抱怨什么。只是眼睛一直不断的往书包作坊里瞄。

    孟倩幽笑着打趣:“孟义哥,就算是你来作坊里做工了,也不会随时见到周姑娘的。”

    孟义的脸腾的一下就红了,心虚的,遮遮掩掩的说道:“幽儿妹妹,你说什么呢?我想来作坊做工是因为地里已经没什么活计了,我在家呆着没事,和别的没有关系。”

    孟倩幽拉长了声音,意味深长的问了一句:“是吗?”

    孟义脸庞更红了,和孟倩幽打过招呼后,快步的匆匆离去。

    孟倩幽笑看着他的背影,嘴角浮起一丝莫测的笑容。

    晚上吃过饭,洗涮干净,孟倩幽把孟氏拉到自己的屋里,嘀嘀咕咕说了半天吗,孟氏惊喜的声音传出来:“你说的是真的吗?”

    孟倩幽的声音里也透着高兴:“当然是真的,我早就发现了,不过前几天忙,没有顾上。今天孟义哥来找说要来作坊里上工的时候,眼睛就一直往书包作坊里瞅。”

    “那太好了,孟义比你大哥还要大一岁呢,你大伯母一直发愁呢,托人四处打听有没有合适的姑娘,这下好了,他自己有心仪的姑娘了,你大伯母知道了肯定高兴坏了。”孟氏喜悦的声音继续传出来。

    孟二银在另一个屋里隐隐约约听到和孟义的亲事有关,想要过去询问,孟氏和孟倩幽从已经从屋里走了出来。

    孟氏也没进屋,隔着屋子对他喊道:“他爹,我和幽儿去大嫂家里一趟。”

    孟二银没来得及应声,娘俩就快步走了。心里纳闷,孟义这是相中了那家姑娘,让这母女二人这么迫不及待的去找大嫂商议。

    孟中举夫妇和孟大金一家也刚吃过晚饭,孟大金家的刚在厨屋里把碗筷洗刷干净,正准备回屋,看到孟氏母女进来,立刻热情的打招呼:“弟妹和幽儿来了,快到屋里坐。”

    孟氏笑着走进屋里,给孟中举夫妇打过招呼后,就拉着她去了孟大金家的屋,孟倩幽则去了奶奶屋里。

    孟氏把孟倩幽告诉他的孟义相中了周莹的事情说给了孟大金家的听。

    孟大金家的听完惊呼出声:“弟妹,你说的可是真的?”

    孟氏笑着点头。

    老孟氏听到她的惊呼声,笑着问孟倩幽:“你娘给你大伯母说了什么事情,让她这么吃惊?”

    孟倩幽神神秘秘一笑:“是好事,一会儿奶奶就知道了。”

    老孟氏笑着拍了拍她的手,:“你这小丫头,也学着给奶奶卖关子了。”

    孟倩幽笑而不语。

    孟大金的没有和孟氏想的一样露出高兴地笑容,而是皱起了眉头。

    孟氏不解:“大嫂你不是一直发愁义儿的亲事吗?怎么现在他有了心仪的对象,你好像不高兴呢?”

    孟大金的叹口气:“弟妹,那周莹姑娘从小在京城长大,知书达理,是真正的大家闺秀一个,可不是我们高攀的起的,恐怕这件事义儿要空欢喜一场了。”

    孟氏不知道周夫子的身份,以为也就是个在京城里稍微有点地位的读书人,听孟大金的说完,就不以为意的说道:“那不一定,幽儿不是说如果他们不来教导逸轩,就回老家了,照这样说的话,那周莹姑娘也是要在老家找婆家的。他们老家和我们这有什么区别?我看这事没问题。”

    听了她的话,孟大金家的觉得也有道理,心里升起了一丝希望:“要不,我们把义儿叫过来问问,如果这件事是真的,我就豁了这张脸上门去提亲。”

    孟氏点头。

    孟大金家的对着另一间屋子里喊:“义儿,你过来一下,娘有件事问你。”

    孟义应声,从自己的屋子里走出来,走到孟大金家的屋子里,看到孟氏也在,和她打过招呼后,问:“娘,什么事?”

    孟大金家的看了孟氏一眼。

    孟氏点头。

    孟大金家的不再犹豫,开口直接询问:“义儿,你告诉娘,你是不是相中了周莹姑娘?”

    孟义惊慌的看了她一眼,想要否认,却在看到孟氏笃定的笑意时,红了脸,低下头,既不承认也不否认。

    看他的样子,孟大金家的就明白了几分,问:“你什么时候和周莹姑娘接触过,娘怎么不知道?”

    孟义抬起头,慌忙摆手:“娘,我和周姑娘没有接触过,你千万别这样说,如果传出去,会坏了周姑娘的名声的。”

    孟大金家的更加的纳闷:“你没有和周姑娘接触过,你怎么相中了人家?”

    孟义挠着脑袋,红着脸支支吾吾的说道:“就是那次,二婶家收土豆的时候,他们全家不是去帮忙吗?她不小心要摔倒,我扶了她一把。也不知为什么,从那以后我就老想起她。”

    孟大金的不置信的看着他,好半天才道:“我的傻儿子呀,让娘说你什么好呢?这终身大事能这么草率吗?”

    孟义急忙说道:“我没有草率,我后来又偷偷观察了周姑娘好多回,越看越喜欢,心里放不下,这才抑制不住的等她下工的时候,去作坊门口看她一眼。”

    “你没有草率,那你可知道,我们和周姑娘家门不当户不对?”孟大金家的反问他。

    孟义脸上的笑容消失,红晕退去,神色也暗了下来:“我知道,别说是门户,就是周姑娘饱读诗书的样子,我也是配不上的。”

    看儿子这个样子,孟大金家的有些心疼,其实自己的这个二儿子资质也是不错的,只不过以前家里穷,孟大金又整天游手好闲,不务正业。再加上孟仁的天资确实也不错,所以全家人都把希望都寄托在大儿子身上,而忽略了这个小儿子。孟义也不埋怨,一直默默的跟着自己干些力所能及的事情。前几年更是小小的年纪就去酒楼做伙计,多苦多累都没有说过。挣下的银子也是一个铜板都舍不得花,全部捎回了家里。

    越想孟大金家的感觉越心疼,咬了咬呀,横下心,道:“娘和你爷爷奶奶商量一下,托人去周姑娘家给你提亲。”

    孟义慌忙摆手:“娘,不要,我没有想过要娶周姑娘为妻,我只是远远的看她几眼就行了。”

    “那怎么行?”孟氏道:“你天天去作坊门口等人,万一哪天被村里的有心人看到传扬出去,对你、对周姑娘的名声都是不好的。”

    孟义急忙说道:“我知道,所以我才想着去作坊里上工,每天下工的时候看她几眼就好了。”

    孟氏张着嘴,好半天才道:“你说你这孩子,让二婶说你什么好,要不是幽儿发现了,告诉了我们,你就准备一直这样下去?”

    孟义低下头,喏喏道:“不是说周姑娘家就在这呆两年吗?等两年以后,他们全家走了,我也就死心了。”

    孟氏恨铁不成钢的道:“两年后你都多大了,你是想让你爹娘急死吗?”

    孟义羞愧的不行:“对不起娘,我以后不会再去了。”

    孟氏没有考虑那么多,直接说道:“你以后当然不会再去了,要看咱就正大光明的看,我和你娘这就去给你爷爷奶奶商议提亲的事情。”

    孟义抬头,眼里闪过希冀,嘴唇动了动,却没有说出话来。

    孟大金家的把孟义的表情全部看在眼里,心里想到哪怕跪着去求也要给二儿子把这门亲事求到手。

    孟中举现在悠闲的很,每天就是在家里写写字。日子过的舒心了,整个人也愈发的有精神,看起来竟然比前两年还要年轻几岁。

    现在听孟倩幽说孟逸轩的功课学的很好,神情更加的高兴,摸着自己的胡须说道“如果明年逸轩能考上秀才,那他就是咱们清溪镇最小的秀才,到时候咱们孟家就真的家喻户晓了。”

    孟倩幽笑道:“爷爷,不用逸轩考中秀才,咱们家现在在清溪镇就已经有名了,不信你出去打听打听,就算是走出去二十里地,只要提起黄庄的孟家,就没有不知道的。”

    孟中举高兴地点头:“那天我去看望老族长,他都已经给我说了,说是这下咱们家可是给整个孟氏族里都长了脸了。在他有生之年,能看到孟家如此,他也心满意足了。”

    孟倩幽笑道:“下次您再去看族长爷爷,您告诉他,这不算什么,等过几年,说不定大半个武国都知道咱们孟家。”

    这话说到了孟中举的心坎里,孟中举摸着胡须点头,哈哈大笑,说道:“好好好,我过几天见到他时,我就给他说。”

    孟大金家的和孟氏走进来。

    孟大金家的对孟中举夫妇说道:“爹、娘,我有话要对你们说。”

    孟中举正在兴头上,语气里都带出了几分高兴:“说吧,什么事?”

    “是关于义儿的亲事。”孟大金家的回道。

    老孟氏一听来了精神,迫不及待得问:“是有人给义儿说亲了吗?”

    孟大金家的摇头:“不是,是义儿相中了一个姑娘。”

    孟氏着急,道:“大嫂,你说话怎么这么吞吞吐吐,你直接告诉爹娘,义儿相中了周家姑娘不就行了吗?”

    老孟氏一时没反应过来,惊喜的说道:“义儿有相中的姑娘了?”

    孟大金的点头。

    义儿有相中的姑娘是好事,孟大金家的不但没有高兴的神情,反而一副忧心忡忡的样子,孟中举心中疑惑,问:“哪个周家的姑娘。”

    没等孟大金家的回声,孟氏就抢着回道:“就是咱们家请来的周夫子的家。”

    孟中举惊得差点站起来,勉强控制住自己,用微微颤抖的语气说道:“这门亲事不可能。”

    老孟氏也不知道周夫子的身份,闻言说道:“他们男未婚,女未嫁,怎么不可能?”

    孟中举也不好多做解释,只能强硬的说道:“我说不可能就不可能。”

    事关孟义的亲事,老孟氏也有些着急:“这孩子说亲的事,是我们女人家该操心的事,你就别管了。”

    孟中举气得胡子翘了几翘:“你们知道周夫子以前是什么身份吗?他的孙女是那么好求娶的吗?”

    老孟氏不以为意的说道:“甭管他以前是什么身份,现在不也和我们一样。我们义儿配他家的孙女也不会辱没了他的门楣。”

    孟中举更加的生气,刚要训斥老孟氏几句。

    孟倩幽怕他气怒之下说漏嘴,赶紧笑着劝道:“爷爷,所谓一家女百家求,无论他是什么身份,我们上门提亲也不算过。”

    孟中举瞪起眼睛:“幽儿,周夫子的身份她们不知道,你还不知道吗?还跟着瞎胡闹。”

    孟倩幽笑道:“爷爷,孟义哥难得有个相中的姑娘,我们总要试一试才知道成不成。”

    孟中举摆手:“不用试了,肯定不行。”

    老孟氏急眼了“你这老头子今天怎么回事,一再阻挠,我们偏不听你的,明天就找人上门提亲。”

    孟大金出去处理村中的事情,刚走进家门,听见老孟氏着急的声音,快步的走进屋里,见家里人都在,以为出了什么大事,急忙问道:“出什么事了?”

    老孟氏愤愤的回道:“义儿相中了一个姑娘,你爹一听就说这门亲事就反对。”

    孟大金知道自己的爹不是个不讲清理的人,如果他反对肯定有原因,便问道:“义儿相中的哪家的姑娘?”

    孟大金家的回道:“是周夫子家的孙女周莹。”

    孟大金愣在原地,好半天才不置信的看向孟义。

    孟义见孟中举夫妇争吵,已经很后悔了,现在看到孟大金也用这种眼光看向自己,立刻说道:“爹,只是我自己一厢情愿的,周姑娘并不知道。我也知道这事不可能,你们别为难了,我会慢慢的断了这个念想的。”

    孟大金张了张嘴,却什么也没说出来。

    孟倩幽劝道:“爷爷,大伯,你们想的太多了,周夫子的心愿就是带着全家归隐田园,那么周姑娘说不定也会嫁入一个条件比较好的农家,我们家正好符合他们的条件,这门亲事不见得不成。”

    孟大金这才发出声音:“话是这样说没错,可是义儿和周姑娘无论在哪一方面都差的太多了,他们根本就不可能。”

    ------题外话------

    恭喜爱丽丝表姨荣升解元,恭喜爱丽丝表姨荣升解元,恭喜爱丽丝表姨荣升解元

    感谢爱丽丝表姨打赏5颗钻石,

    感谢亲的大力支持和厚爱,谢谢,谢谢

    恭喜至死不渝成为执事,恭喜至死不渝周榜和总榜双第一

    感谢至死不渝打赏100书币,

    感谢亲的大力支持和厚爱,谢谢,谢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