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二十九章 火爆
    伙计把信交到孟倩幽手里,恭敬地说道:“我们东家说了,这封信姑娘看过以后请烧毁掉。”

    孟倩幽接过以后,打开信,仔仔细细的看了一遍。这封信是文泗爷爷的亲笔信,信中说同意合作以及分成的事情。还特意的嘱托,这治疗伤疤的药一旦在京城里售卖,必然会引起轰动,到时不知会有多少双眼睛虎视眈眈的盯着文家,所以这件事情一定要严格保密,只有他知,文泗知和孟倩幽知道。免得给孟家带来不必要的麻烦。并告诉最主要的那味药材,他已经从各地的分店里调来,不几日就能到来。

    孟倩幽看完,当着伙计的面把信烧掉,让他回去转告文泗:“只要你们那边不出纰漏,我这边绝对没问题。”

    伙计恭敬的应声,翻身上马,快速离去。

    孟倩幽没事一样继续回家里配药。

    又过了一天,孟义定亲的日子来到。

    村里的除了在作坊里上工的人以外,其余的无论男女老少,吃过早饭以后,都早早的站在大街上等着看热闹。

    孟家人则是全集中在孟中举家里,忙活着一会儿要定亲的事情。

    孟氏的老族长也被接到了家里,乐呵呵的和孟中举边喝茶边聊天。

    孟大金家和孟氏买的东西真是不少,老孟氏在看过以后,训斥了她们一番,又剔除了一部分东西出来。

    两人眼睁睁的看着,不敢吱声。

    孟倩幽笑着挽着老孟氏的胳膊不着痕迹的把她拖到了屋里去,并对两人使了一个眼色。

    两人又悄悄的把东西放回去了一些。

    时辰到,孟氏族长和孟中举夫妇上了马车走在前面,后面族里的强壮小伙抬着定亲礼跟在后面。最后是孟大金夫妇。孟二银夫妇和孟三铜夫妇以及穿戴一新喜气洋洋的孟义。

    一群人浩浩荡荡的出发,围着村里转了一圈,最后停到了周夫子家门口。

    周夫子早已经带着全家在门口等候。

    老族长一下马车,周夫子就上前一步,恭敬的给他见礼,在村里人面前,小辈的姿态做的足足的。

    老族长虽然不知道他曾为帝师,但也猜测他来历不凡,见他给自己行大礼,有些受宠若惊,颤巍巍的上前扶住他。

    孟中举也给周夫子见礼。

    周夫子笑着说道:“以后咱们就是亲家了,孟秀才就不必多礼了。”

    众人一番寒暄过后,留着定亲礼晒在外面,让仆人看守,其余的人被全部请进了宅院。

    孟家男人和周家男人一屋,女人们女人们一屋,各自说着喜庆吉祥的话。剩余的过来撑场面的孟氏族人们则被安排到一个准备好桌椅板凳的大院子里喝茶。

    孟义被叫到男人们聚集的屋子里,当着老族长和家里所有人的面保证一辈子只娶周莹一人为妻。

    周夫子父子三人是第一次仔细的打量孟义,见他眉清目秀,憨厚老实,确实是个可以托付终身的人,满意的点头。

    孟中举和孟大金两颗始终悬着的心终于放下。

    女眷这边也不例外,大周氏这个准丈母娘看姑爷是越看越喜欢。

    周莹被叫了出来,给孟氏三妯娌行了礼。孟大金家的拉着她的手,好一番夸赞,恨不能立刻就要把人娶回家。又给大周氏保证,自己没有女儿,周莹过门以后一定会把她当成亲闺女对待。

    大周氏高兴的合不拢嘴,暗示说自己的女儿从小娇生惯养,地里的农活肯定做不得。

    孟大金家的一句:“这细皮嫩肉的,别说不会做农活,就是会做农活,我也舍不得让她去下地。”间接的保证不会让周莹下地干活。

    大周氏舒了口气,更加的高兴。

    孟义站在一边眼睛一直定在周莹身上。

    周莹被他火辣辣的目光看的羞得不敢抬头。

    孟氏见此,笑着暗示:“乡下的风俗,男女定亲的时候可以单独说会话。”

    大周氏意会,笑着吩咐周莹领着孟义去另一个屋里喝茶。

    周莹羞得连脖子都红了,迈着碎步去了另一个屋子里,孟义也跟了进去。

    众人寒暄了有半个时辰,外面的定亲礼也晒够了。老族长率先起身告辞,带着孟氏族人浩浩荡荡的出了周夫子家。

    外面围观的人却越来越多,就连附近几个村里好事的人都赶来看热闹。

    众人对着这些定亲礼指指点点,说的好不热闹。

    周夫子一看,干脆就让定亲礼摆在外面,吩咐仆人等看热闹的人走了再收进府中。

    这一场定亲礼很快传遍了整个清溪镇,走到哪里都有人津津乐道,就连文泗都听到了消息,一脸惊诧的对老大夫说道:“这孟家也太好运了吧,什么好事都能让他们碰上。在京城,帝师的孙女可是多少青年才俊趋之若鹜的对象。没想到被他们家捡了个大便宜。”

    老大夫笑笑不语。

    热热闹闹的定亲礼结束,所有人都恢复了原样,唯一不同的是,孟义不再偷偷摸摸的去作坊门口去看周莹。

    土豆粉作坊上了正轨,制作出干湿两种土豆粉。

    孟倩幽让来运土豆的伙计给王老板捎了信,说自己已经制作出了新的吃食,让他过来看一看。

    然后又拿了一些新鲜土豆粉去了新宅,亲自给他们煮了各种口味的土豆粉以后,告诉他们,自己要去镇上开一个小吃店,想让孟义过去照看。

    孟大金夫妇听后高兴的不行,孟义更是直接答应。

    说干就干,第二天,孟倩幽就吩咐文彪赶着马车拉着自己和孟义去镇上找合适的店铺。

    既然开小吃店,就要选择那种位置好,人流量大的地方。两人坐在马车上转了大半天也没有找到合适的地方。

    孟倩幽吩咐文彪:“去聚贤楼,我们去问问掌柜的知不知道有好地方。”

    文彪点头,把马车赶到聚贤楼门口停下。

    孟倩幽和孟义下了马车。

    门口招呼客人的伙计看到是她,赶紧迎过来,热情的招呼:“姑娘,您来了。”

    孟倩幽笑着说道:“麻烦你去喊一下掌柜的,就说我有事找他。”

    伙计应声,快步的跑进去。

    很快掌柜的大步的走了进来,爽朗的说道:“孟姑娘来了,有什么事我们去楼上雅间里说吧。”

    孟倩幽笑道:“我只是有个小事想请掌柜的帮个忙,就不上去了。”

    “姑娘请说,只要我能做到了我一定不会推辞。”掌柜的急忙说道。

    孟倩幽回道:“我想开个小吃店,想问问掌柜的知道哪里好一些的店铺吗?”

    掌柜的闻言愣了一下,试探的问:“不知道姑娘要开怎样的小吃店?”

    孟倩幽笑道:“我用土豆做出了土豆粉,想开个专们卖各种口味的土豆粉的店,和您的酒楼不会起冲突,掌柜的不必担心。”

    掌柜的被说中心事,老脸一红,哈哈笑了几下,直言道:“我这酒楼能如此红火,全靠了姑娘给的菜谱,姑娘如果要开酒楼,非得把我这聚贤楼挤兑黄了不可。”

    孟倩幽摆手:“掌柜的说笑了,菜谱我既然已经卖给你,就不可能自己拿来再用,再说,我也不准备开酒楼,我没有那样的实力和人手。我只是想开一个小吃店,店铺也不要太大,有您这酒楼一楼大堂的一半大足可。”

    得了孟倩幽的保证,掌柜的放下心来,道:“我们当初在买下这座酒楼以前,还在对面的买下了稍微小点的一个地方,地方刚买好,正赶上这个酒楼的老板要带着全家去京城,想要卖了这酒楼,我们主子就买下了它,原来买的那个地方就空闲了下来。姑娘如果不嫌弃,可随我去看看。”

    孟倩幽高兴万分,连声道谢:“那可真是谢谢您了。我和孟义哥在镇上找了半天了,也没找到一个好地方。”

    掌柜的笑道:“这个地方我们买下有十多年了,平时只是用来堆放一些无用的东西。有多少人过来打听要租用这个地方,主子都没有答应过。今天我就做回主,如果你相中了就租给你。”

    孟倩幽再次道谢。

    掌柜的让她稍等,转身回了聚贤楼内拿了一把钥匙出来,道:“姑娘随我来吧。”

    说完领着孟倩幽往对面的一座店铺走去。

    孟倩幽来了这么多次,还真的从没有注意到对面还有一座空店铺。

    掌柜的打开门,并没有孟倩幽想象的那种到处乱七八糟的景象,而是所有的东西都堆放的井井有条。

    领着两人在里面转了一圈,掌柜的道:“姑娘觉得这个房子可以吗?”

    孟倩幽点头:“除了大一点以外,别的都合适。”

    掌柜的笑道:“姑娘是担心房租的问题吧?”

    孟倩幽也不避讳,笑道:“我们做的是小本生意,一碗土豆粉也只有几百文钱,这个地方位置又好,地方又大,恐怕我们一天的收入都不够您这房租的。”

    掌柜的豪爽的说道:“房租的事先不提,你们先用着,等你们的生意红火了,我们再来谈。”

    孟倩幽摇头:“不行,生意归生意,人情归人情,咱们不能混为一谈,如果你不要房租,这房子我还真的不租了。”

    掌柜的试图劝她:“我这店铺已经空了十来年,不也是一分钱的收入都没有吗?如果不是姑娘要用,这店铺恐怕一直都要空下去。何来房租一说,姑娘尽管放心用,我还是那句话,等你的小生意上了正轨了,我们在来谈房租的问题。”

    孟倩幽依旧拒绝:“我们还是先商定好吧,我这心里也好有个数。”

    接触了这门长的时间,掌柜的多少也了解她的脾气,见她执意要给,知道自己要是不要房租,她就真的会不租这个店铺了,便笑着说道:“姑娘既然要给,那我也就不推脱了,一年给二百两银子你看行吗?”

    这么好的店铺,一年只要二百两银子,就跟让白用差不多,孟倩幽立刻说道:“太行了,掌柜的您确定这是一年的房租,而不是一个月的?”

    掌柜的哈哈大笑,道:“我给姑娘保证,这是一年的房租。”

    孟倩幽知道自己沾了一个大便宜,掌柜的的这纯粹是让自己白用,不过现在是创业初期,也不知道店铺开张以后会如何,便笑着说道:“那我就厚着脸皮租下了,等我这生意好了,不用您说,我也给加房租,比别人只多不少。”

    掌柜的开玩笑:“那就一言为定,到时你如果不给,我就带着聚贤楼的伙计集体过来讨账。”

    孟倩幽也哈哈大笑。

    笑过以后,掌柜的道:“姑娘看看,这些东西有用的着的吗,如果有用就留下,没用的话,等下午下工的时候,我就让伙计搬走。”

    孟倩幽再次道谢后,和孟义一起仔细的查看了一下,留下了聚贤楼淘汰下来的一些桌子板凳。

    挑选完东西,孟倩幽又里里外外的转了一圈,心里大体有了一个规划。笑着对掌柜的说道:“我想明天就领着人过来整理店铺,不知道这些东西今天能不能搬完?”

    “没问题,明天姑娘尽管过来就行了。”掌柜的应道。

    孟倩幽欢喜不已,再次诚心诚意的谢过掌柜的以后,和孟义坐着马车回了家。

    一进家门,就走进自己的屋里,拿出纸笔,把自己想好的规划画了下来。

    随后起身,到作坊找到吴大,吩咐他把自己需要的东西准备齐全,并吩咐他们明天只留下两个人看守大门,其余的人跟着她明天去清理店铺。

    吴大应声,领着孙二,周五两人把东西准备好。

    第二天,吴大赶着牛车拉着准备好的东西和他们几人,跟在文彪的马车后面,来到店铺前。

    一个伙计正在店铺前等候,看到他们过来,把钥匙交给孟倩幽:“姑娘,掌柜的今天有些忙,让我把钥匙给您送来。”

    孟倩幽接过钥匙,谢过伙计。

    伙计急忙摆手,匆匆的跑回了对面。

    孟倩幽打开门,店铺内除了自己挑选好的桌椅板凳以外,别的已被清理一空。便指挥吴大几人开始干活,首要的是把里里外外的墙面粉刷干净。

    这些都是普通的活,吴大几人都会,没有一天的功夫就粉刷完了。

    剩下的就是按照自己的规划搭建灶台。

    如此忙活了五六天,整个店铺焕然一新。

    吴大几人看着自己的劳动成果,满意的不行。

    店铺弄好,孟倩幽也安排好了人手,孟义全权负责店铺里的一切,文氏三妯娌去店里煮土豆粉,文莲负责记账收钱。文豹则负责每天赶着马车接送几人,保证她们的安全。

    孟倩幽又去定制了一批特殊的陶罐。

    一切准备就绪,孟倩幽找到孟中举,让他给选了一个好日子,准备开张。

    孟倩幽想了一个办法,找了一个村里专门迎亲的唢呐队,让他们在开业那天在门口吹吹打打,吸引过路的人。

    到了开张的日子,孟倩幽领着众人早早的来到镇上。打开店铺门,把里里外外,桌椅板凳又重新擦了一边。做完这一切,唢呐队也到了,在门口支开了架势。

    来来往往的路人都好奇的看过来。

    聚贤楼的掌柜的和大厨也笑呵呵让伙计抬着礼品过来捧场。

    镇上的人们看到他们两个,更加的好奇这新开张的小店的店主是什么人。

    时辰到,唢呐队吹起来,孟倩幽把裹着大红绸布的牌匾揭开,之间上面写着土豆粉店。

    土豆只有聚贤楼里有卖的,土豆粉大家连听说都没有听说过,一时间众人好奇,都纷纷的涌过来,打听这这土豆粉是什么东西。

    孟倩幽抬手示意唢呐队停下,大声对着前来围观的人群说道:“土豆粉是用土豆做的一种食物,我们做成了不同的口味,大家可以进来尝尝。新开业的前三天,我们优惠出售,半价卖出,每碗一百个铜板。”

    话落,有一半围观的人发出抽气声,半价还要一百个铜板。什么好东西这样的贵?

    孟倩幽接着说道:“今天我们是第一天开张,还有一个活动,就是前二十名进店吃土豆粉的顾客,再优惠一半,也就是说您现在进来只花五十文钱就能吃一份二百文钱的土豆粉,而且我们还赠送给您一份精致的小凉菜。不但如此,如果您想再给家人带回家一份的话,也是同样的价钱。”

    五十个铜板对于穷苦人家来说是一笔钱,但是对于镇上的富人来说,根本就不放在眼里,孟倩幽的话说完,马上就有那爱吃的富户站出来说道:“给我来一碗,我到要尝尝这土豆粉到底是怎样的一种吃食。”

    孟倩幽故意扬声对着这人说道:“您真有眼光,您不但是清溪镇第一个吃到土豆粉的人,您还是整个武国第一个吃到土豆粉的人。以后的数十年,任何人提起土豆粉,你都可以自豪的提起这件事。”

    这几句话捧的富户心花怒放,豪爽的道:“如果你这土豆粉好吃,我就再带几份给家里人尝尝。”

    孟倩幽大声应道:“好咧,保证不会让您失望。您绝对会吃了第一碗想第二碗,今天吃了明天还想吃。”

    富户大笑着走进店铺内。

    有一就有二,大家都是有钱人,不能让一个人抢了风头。后面又有人陆续进去。

    更多的人则是选择观望,等等看他们吃过以后感觉怎么样。

    孟倩幽也不催促他们,让唢呐队吹起来。

    前来捧场的掌柜的和大厨从心里由衷的佩服,对她竖起大拇指,夸赞道:“姑娘这手段做的真是好,你这小店今天必能一举成名,财源滚滚来。”

    孟倩幽笑道:“那就借二位的吉言了。二位店里请吧,看看想吃什么口味的土豆粉,我让人给你们做一碗。”

    没等掌柜的推辞,大厨这个吃货立刻高兴的点头应道:“好啊,那就谢谢孟姑娘了。”

    掌柜的暗暗的瞪了他一眼。

    大厨装作没看到,笑呵呵的跟着孟倩幽走进店内。

    掌柜的无法,只得也跟着走进去。

    孟义一个人兼管事的加跑堂,看到几人进来就要过来招呼,孟倩幽道:“你去招呼别的客人,这两位我来接待。”

    孟义点头,转身去招呼别的客人。

    孟倩幽领着二人到一张桌子前坐下,笑着指着挂在墙上的各种口味的土豆粉的介绍说道:“二位看看,想吃什么口味的?”

    大厨的注意力全在吃的上,细细的挨个把各个口味看了一遍,点了一碗酸辣的。

    掌柜的则是细细的观察了店里的设计,点头赞道:“孟姑娘不但手段使的好,这店里的设计也是与众不同,幸亏你开的不是酒楼,否则的话我们哪还有活路。”

    孟倩幽也不谦虚:“掌柜的这夸赞我收下了,说不定哪一天我也会把这豆粉店开的和聚贤楼一样,到处都有分店。”

    掌柜的大笑:“姑娘志向远大,我在这里先祝愿姑娘成功。”

    掌柜的在这里说的不过是一句客套话,可是几年以后,孟倩幽还是真的做到了,每一个聚贤楼的对面,都有一家土豆粉店。

    掌柜的要了一份清汤的。

    孟倩幽扬声吩咐文莲去给后厨传一声,让她们先给掌柜的和大厨做两碗过来。

    趁着等土豆粉的功夫,孟倩幽坐在两人的对面笑着说道:“既然我们是邻居,我可能会沾你们聚贤楼的光。如果你们店里的客人有想吃土豆粉的,让他不必过来,让伙计过来打包一份过去即可。”

    掌柜的笑着点头,刚要说话,第一个进来吃土豆粉的顾客发出不可置信的惊叹:“这土豆粉也太好吃了,我就从来没有吃过这样好吃的东西!”

    孟倩幽起身,借机说道:“我们的土豆粉不但是自己做的,就连煮土豆粉的汤都是我们特意熬制的,里面加了不少的好东西。五十文钱就只是我们的汤钱,所以说各位今天真是沾了大便宜。”

    这位顾客吃的满头大汗,一边吃一边不住的嘶哈,看起来让人也跟着食欲大开。

    大厨咽了咽口水,迫切的朝后面看去,希望自己的土豆粉能快些端上来。

    其余的客人也是赞不绝口。

    外面的人看到里面的人吃的痛快,忍不住心动,又涌进不少的人进来。

    第一位顾客一看,急忙扬声说道:“我是第一个来的,先给我再来三份我打包带走。”

    孟义应声,扬声对着后面高喊:“打包三份带走。”

    一下子就卖走了四份,再加上其余的顾客,孟倩幽数了数,走到门外扬声说道:“今天的前二十位顾客已满,后面再进来的顾客每碗是一百文钱。”

    那些跃跃欲试,却又下不了决定的人们,顿时后悔的不行,试探的问道:“小姑娘,能不能在多加一些名额,我们也想吃。”

    孟倩幽摇头:“这是我们店里的规矩,我不能破坏。”

    众人有些失望,犹豫这还要不要进去吃。

    孟倩幽接着大声说道:“不过现在进门的顾客,我可以再多赠你们一个小凉菜,这些小凉菜也都是我们自己腌制的,别的地方你们绝对吃不到。”

    五十文钱在吃一碗土豆粉不可能了,但是能多得一个小凉菜也是沾了光了,又有人心动,走进了店里。

    孟义一人实在是忙活不过来,孟倩幽便喊了文豹过来帮忙。

    掌柜的和大厨的土豆粉端上来。

    大厨迫不及待的拿起筷子,挑起土豆粉吹了吹,放进嘴里,大大的吃了一口,没等咽下去,就对孟倩幽竖起了大拇指,含糊不清的说道:“姑娘,这就是土豆粉吗?这也太好吃了,我做大厨这么多年,从来没有吃过这么好吃的东西。”

    掌柜的也尝了一口,点头赞同:“确实是别有一番无法言说的滋味,让人吃的欲罢不能。”

    人们认识大厨的少,可是掌柜的镇上稍微有点钱财的人都认识,听他这样说,想吃土豆粉的心情更加的迫切,纷纷嚷着快给自己来一碗。

    店里吃到土豆粉的人兴奋不已,没有吃到的人着急的直喊,外面被吸引过来的一看,忍不住心里的好奇,又进来了一些。

    孟倩幽没想到会有这么多人,并没有安排伙计,看到这种场景,抱歉的对掌柜的和大厨说了一声,自己走到收款台钱,说文莲:“你过去帮忙吧,我来收钱。”

    文莲应声,走过去帮忙。

    后面文氏三妯娌忙的是脚不沾地,连喘口大气的功夫都没有。

    掌柜的的看到这个场面,询问孟倩幽:“孟姑娘,要不要我找个伙计过来给你帮忙?”

    孟倩幽看了一下,孟义已经忙活的满头大汗,连擦汗的功夫都没有,一直在不停的招呼客人。文莲和文松两人没有干过这样的活计,显得有些手忙脚乱,便也没有客气,点头:“谢谢掌柜的,您给我派一个伙计过来就行。”

    掌柜的急冲冲的把碗里的土豆粉吃完,就回去吩咐伙计过来帮忙。

    大厨没有走,又把墙上介绍的不同口味的土豆粉细细得看了一遍,好像刚才的那份土豆粉没有吃一样,馋的口水都快流出来了。

    孟倩幽看他的样子失笑,询问他还想吃什么口味的,再给他做一份。

    大厨努力克制住自己摆手:“不用了,今天你们第一天开业,人多,我就不在凑这个热闹了,等中午我忙活完以后,在过来。”

    孟倩幽点头:“好,等你忙完,就让伙计先过来知会一声,我先给你做出来。”

    时辰不早了,聚贤楼里也上了不少的顾客,大厨不再逗留,和孟倩幽打过招呼,也回去了。

    第一名顾客要的三份土豆粉做好,文豹端上来。放到他面前的桌子上。

    孟倩幽从身后竖着的柜子上,拿下了三个已经洗涮干净的特制的陶罐过来,当着客人的面把这三碗土豆粉分别倒入陶罐中,然后盖好盖,笑着对客人说道:“这是我们打包专门用的陶罐,如果您吃完以后,洗刷干净,给我们的送回来,我们每个罐子再退给你五文钱。”

    客人自然是高兴,当即就付了钱。

    孟义把每个陶罐都拴上了绳子,客人高兴的拎着走了。

    有精明的顾客就不愿意了,高声道:“如果一个陶罐退还五文钱,那我们这些在店里吃的不就亏了?”

    孟倩幽笑着解释:“每个在店里吃饭的顾客,我们都赠送一份精致的小菜,这份小菜别说外面没有卖的,就是有卖的,五文钱也是买不来,您说您是沾光了还是吃亏了?”

    别的顾客替他回道:“当然是沾光了。”

    不愿意的这位顾客不好意思的挠着头嘿嘿直笑。

    土豆粉不断的被送上来,吃到的顾客不住的竖着大拇指叫好,惹得外面前来围观的人忍不住又进来了许多。

    所有人都忙的不行,孟倩幽正准备也过去帮忙的时候,门口有人高兴的说道:“幽儿妹妹,我过来帮忙了!”

    孟倩幽惊喜的问道:“虎子哥,怎么是你?你什么时候回来的?我怎么没听王婶说起过。”

    王虎进屋,一边帮着收拾桌上的碗筷,一边回道:“我也是昨天刚回来,掌柜的给了我三天假,我准备今天回家的。刚才掌柜的回去让伙计过来帮忙,我听到了,就自告奋勇的过来了。”

    孟倩幽有些纳闷:“你不是说很快就会回来吗?怎么隔了这么长的时间?”

    虎子回道:“我正准备回来的时候,酒楼里有两名伙计家里出了事,辞工了,人手不够,我便又在府城多呆了一段时间,等新找来的伙计上手了,我才回来。”

    孟倩幽点头。

    有了虎子的帮忙,几人明显的不那么手忙脚乱了。孟倩幽便重新做了安排,文莲去后面专门涮碗,文豹负责把做好的土豆粉端上来。孟义和虎子两人则专门负责招呼客人和收拾桌子。

    孟倩幽也没闲着,除了收钱、记好账以外,还帮着收拾碗筷,擦拭桌子。

    外面的唢呐声一直没停,吸引过来的人也越来越多,就连聚贤楼里的客人也议论对面到底卖的是什么吃食,这么红火。

    掌柜的听到客人们的议论,扬声说道:“对面新开的土豆粉店,就是用土豆做的一种新鲜的吃食,我刚才和大厨去吃过了,特别的美味,而且今天第一天开业,半价优惠,每碗只卖一百文钱,如果各位有想吃的,我可以让伙计给你们去买回来。”

    土豆客人们基本都吃过,无论是做的那种菜都非常好吃,这土豆粉味道怎么样,大家还真是好奇,再说了一百文钱对于他们这种来聚贤楼吃饭的顾客都是小意思,当即就有人扬声说道:“给我们这桌每人来一碗,我们尝尝鲜。”

    掌柜的应声,问道:“土豆粉一共有四种口味的,酸辣的,麻辣的,微辣的,清汤的,不知您想吃哪种口味?”

    “我们正好四个人,每种口味都来一碗吧!”客人回道。

    掌柜的立刻吩咐伙计过去要四碗土豆粉过来。

    伙计小跑到店里,扬声喊道:“姑娘,客人要四碗土豆粉,每种口味一碗。”

    孟倩幽应声:“知道了,你回去让客人稍等,做好了我马上让人给端过去。”

    伙计又小跑着回去,让客稍等一会,土豆粉马上就到。

    孟倩幽去后面吩咐几人先把这四碗煮出来,并吩咐文豹一会送过去以后,不要给客人立刻结账,让掌柜的的最后再结就好。

    几人的动作很快,四碗不同口味的土豆粉很快就出锅。文豹拿起托盘托着四碗土豆粉从转出送到了聚贤楼,对掌柜的说道:“土豆粉做好了,不知是那位客人点的?”

    掌柜的用手示意了一下,文彪直接端着托盘穿过几张桌子,来到了顾客的桌子前,把四碗土豆粉分别放到了他们的面前。

    文豹走过的地方,众人只感觉一股异香飘过,不由得纷纷抽了抽鼻子,目光随着他的动作跟到了桌子旁,看到这几位顾客拿着筷子吃了一大口后,那享受的劲头,纷纷心动。

    文豹转身走到柜台边,小声的对掌柜的说道:“我们姑娘说了,让您帮着把土豆粉的钱结了。”

    掌柜的心领神会,满意的点头。

    文豹拿着托盘往回走,还没等走到门口,就有客人喊住道:“给我也来一碗。”

    这一下不要紧,其余的客人也跟着要求送土豆粉过来。

    掌柜的示意文豹回去,然后笑着对顾客说道:“大家想要几碗,都是什么口味的,说与我听,我让伙计过去传信。”

    客人纷纷说出自己想要的口味,掌柜的按照先后顺序登记下来交给伙计,让他给孟倩幽送过去。

    这一会儿的功夫,店里的顾客已经换了好几批人,不知道是优惠策略起了作用,还是吃过的人们做了宣传,亦或者是今天的开业场景弄得热热闹闹,吸引的人多,反正是店里的顾客越来越多,偌大的店里都坐满了人,一个空位置都没有。

    孟义和王虎的忙的连口水也顾不上喝,嗓子都有些沙哑了。

    文氏三妯娌更不用说,根本就没有直起腰来过。

    就连孟倩幽都忙的有些累的不行。

    伙计把掌柜的登记下来的客人要的不同口味的土豆粉送过来,孟倩幽不知道该喜还是该忧。

    喜的是终于和自己想象的一样,借上了聚贤楼的光,不用自己招呼就有好多客人要求买土豆粉。忧的是他们一下自己就要了二三十份,如果给他们做完,恐怕自己店里的顾客得等急了。

    看了看店里满满的等着吃土豆粉的顾客,再看看自己手里的单子,孟倩幽想了一下,拿出一些铜板,让虎子帮忙去买一些瓜子过来。

    虎子对镇上很熟,不一会儿就把瓜子买回来。

    孟倩幽把瓜子分放到盛凉菜的小盘里,每个桌子上放一盘,笑着对还在焦急等待的顾客说道:“今天的客人比较多,有些忙不过来,大家稍安勿躁,吃些瓜子耐心等待一下”

    客人们从来没有碰到过这样好的事情,等待吃土豆粉的时间还可以有瓜子吃,焦急的心都慢慢的沉了下来,抓起一把瓜子边吃边聊。

    店里立时没那么吵闹了,孟倩幽松了一口气,把掌柜的给的单子放到了文彪媳妇面前,吩咐她:“先给聚贤楼做出五碗来送过去,然后再给店里煮五碗,然后再如此,直到把聚贤楼里要的土豆粉煮完了为止。”

    文彪家的点头。

    虽然店里没有吃到土豆粉的顾客不再大声催促快点了,可外面还不停的有人走进来,吃过的客人还没有回味过来,就被后面来的人催促着赶快走,倒地方。

    孟倩幽一看这样不行,对孟义说道:“孟义哥,这样不行,我们还要想法在找人过来帮忙。”

    话音刚落,外面就有几人结伴走进来,前面为首的一人边走边说道:“这土豆粉可是一种新颖的吃食,今天我请客,大家吃个痛快。”

    话落已经走进店里,扬声对着里面大声喊道:“给我们来五”

    后面的话在看到孟倩幽时咽了回去,二话不说,转身往外走。

    孟倩幽看到他顿时高兴了,扬声喊道:“站住!”

    ------题外话------

    田园药香之妙手俏医

    作者:璐小蛮  文文正在pk,喜欢的亲们,动动手指点击追文、收藏!多谢!种田轻文,双洁一对一,欢迎宝宝们跳坑。她很忙!忙着赚钱。

    他也很忙!忙着追妻。

    洞房花烛夜!某男:娘子,把针放下,这不是洞房该干的事!

    “那谁,把你的臭爪子从我媳妇儿手上拿开!”

    “你吓走了我的病人,自领家法吧。”

    “娘子,我错了,你歇着,针我自己扎。”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