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三十章 玉佩现,再探文泗
    孙旺的的脚步停住,站在原地一动也不敢动。

    孟倩幽从柜台里走出来,绕过他身边的几人,走到他面前,笑眯眯的说道:“亲家爹,好久不见了。”

    孙旺一看到她笑眯眯的样子,就觉得毛骨悚然,吓得浑身的汗毛都立起来了,不自觉的后退了两步,惊恐的问:“你要做什么?”

    孟倩幽面色不改,指着店里的情形笑眯眯的说道:“你看,我这店里的人太多了,根本就忙不过来,能否请您帮个忙?”

    孟倩幽端的是笑脸,用的是询问的语气,任何人都觉得她是客气有礼的询问,可只有孙旺知道,他要是不答应,今天连这个门也出不去。但他扫视了几个同来朋友一看,觉得不能在他们面前落了面子,便哆嗦着嘴唇,明显的拒绝道:“我什么都不会做,能帮你什么忙?”

    孟倩幽装作没听懂他话里的意思,丝毫不恼的说道:“能帮,你只要在那边收钱即可。”

    孙旺家里是做生意的,自然从小就学算账,收钱之类的,要是他守着这么多的人说自己不会收钱,那纯粹是打自己的脸。所以眨了眨眼睛,没说同意,也没说不同意。

    孙旺的这几个朋友是新结交的,自然不认识孟倩幽,见孙旺不情愿的样子,便开口帮着他说道:“小姑娘,既然孙旺兄不愿意帮你这个忙,你就不要强人所难了。”

    孟倩幽看向孙旺,语气里多了几分威胁,问:“亲家爹,你是不愿意帮这个忙吗?”

    孙旺感觉脖子里有一阵风凉飕飕的往里冒,吓得立刻点头说道:“我愿意,我愿意。”

    孟倩幽朝他那几个朋友摊开手,笑眯眯的道:“你们看,亲家爹是很愿意帮忙的。”

    他那几个朋友看了看孟倩幽,又看了看孙旺,疑惑的问:“孙旺兄,我怎么感觉你有些怕这个小姑娘呢?”

    孙旺看了孟倩幽一眼,挺直了腰板,硬撑着回道:“怎么可能?”

    其中的一人接着问道:“我怎么感觉你明明是不愿意的,怎么就答应了呢?”

    孙旺依旧挺着腰板回道:“没有的事,我们两家是亲家关系,她这店里忙不过来,我留下帮忙是应该的。”

    几人虽然还有些狐疑,不过孙旺都这样说了,他们也不好说什么。

    孟倩幽笑眯眯的对几人说道:“实在不好意思,亲家爹要留下来帮忙,你们几位还是改日再过来吧。”

    一人摆手:“无碍,孙旺兄忙他的,我们吃我们的就行了。”

    孟倩幽点头,问:“那土豆粉钱由谁来付。”

    另一人回道:“当然是孙旺兄,是他请我们几个过来的。”

    孟倩幽拉长了声音,慢悠悠的问孙旺:“是吗?”

    孙旺吓得抖了一下身体,急忙摆手说道:“我今天要留在店里帮忙,没空陪你们几个,我们还是改日再聚吧。”说完,不停的对几人使眼色。

    孟倩幽在一旁看到他的小动作,也不吱声。

    那几人可能是被土豆粉的香味诱惑住了,听孙旺不请客,有些急眼,不满的说道:“孙旺兄,这就是你的不对了,明明是你邀请我们几个过来的,你怎么可以出尔反尔呢?”

    孙旺眨的眼睛都快抽筋了,见几人没有领会他的意思,也有些着急,语气发冲的说道:“我是说请你几个吃没错,可现在不是忙吗?你们几个怎么这么没有眼色。”

    几人刚认识不久,交情没有那么深厚,听孙旺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说他们,脸上挂不住,怒声道:“是你巴巴的请我们过来的,现在反倒说我们几个没有眼色,想你这种出尔反尔的小人,我们以后再也不要理会你。”

    其余几人点头附和。

    孙旺平时在人前也是被人捧惯了的,闻言也来了怒气:“哪次出来不是我请你们吃饭,不理会正好,我可以节省下不少的银钱。”

    “你”几人被噎得说不出话来,干脆一甩衣袖,全部转身怒气冲冲的出了土豆粉店。

    孟倩幽心里偷笑,面上却对孙旺竖起大拇指:“亲家爹好样的,对付这样没皮没脸的人就应该这样。”

    看到几人离去,孙旺心里后悔不已,张了张嘴,正要喊住几人,被孟倩幽这样一说,脸色一红,摸了摸自己的鼻子没有说话。

    有了孙旺的帮忙,孟倩幽替换下来,去门口帮着招呼客人,孟义和虎子的压力立刻减少了不少。

    一直忙到过了午时,店里才没有了客人,而店里的几人包括孙旺都累瘫了。

    聚贤楼掌柜的过来给孟倩幽结账,看几人累的东倒西歪的样子,笑着说道:“第一天开业,你们准备的人手不足,难免会这样,等以后稳定下来就好了。”

    孟倩幽坐在板凳上,对着掌柜的摆了摆手,算是跟他打了招呼,有气无力的说道:“是我估计错误了,我以为第一天不会有多少人过来吃,所以没有准备那么多的人手。多亏了虎子哥和亲家爹的帮忙,否则今天非乱套了不可。”

    掌柜的从来没有看到过孟倩幽这副懒洋洋的样子,知道她是真的累坏了,笑着摇了摇头,把土豆粉的钱拿了出来:“这是今天客人吃的全部土豆粉的钱,姑娘看一下,对不对。”

    孟倩幽手都没抬,冲着孙旺的方向抬了一下下巴:“交给他吧。”

    掌柜的笑着把银子放到了柜台上。

    孙旺不情愿的拿过,按照掌柜的先前给的单子核对了一下,不多不少正好,便拿起笔登记在账本上。

    掌柜的在镇上呆了多年,自然是认识孙旺的,知道他是什么样脾性的人,看到他乖乖的帮着记账,心里奇怪,多打量了他几眼。

    孙旺不傻,知道他打量的目光中含带的意思,脸色不禁有些微红。

    掌柜的赶紧收回自己的目光,笑着对孟倩幽说道:“我先回去了,如果有什么事需要我帮忙的,让人过去喊一声。”

    孟倩幽起身,送他往外走,说道:“谢谢掌柜的,我们稍微歇息一下,一会收拾好了东西就回家了。”

    掌柜的停住脚步,奇怪的问:“生意如此红火,你们晚上不开了?”

    孟倩幽摆手:“今天全部累坏了,晚上再开门的话,恐怕累的我们三天都爬不起来,还是休息一下,细水长流吧。”

    掌柜的点头,没再多说什么,回了聚贤楼。

    孟倩幽把外面的唢呐队喊了进来,吩咐文氏三妯娌,“去给他们每人煮一碗土豆粉过来,让他们先吃了回家。”

    三人应声,去了后厨。

    唢呐队的领头的,吓得急忙摆手:“姑娘,这可万万使不得,我们还是到那边去买几个窝头吃吧。”

    孟倩幽笑着对几人说道:“这土豆粉是我请你们吃的,你们也累了这么长时间了,就别推辞了。”

    唢呐队的人不住的道谢。

    孟倩幽摆手,对孙旺说道:“把他们今天的工钱给结了吧,每人五十个铜板。”

    孙旺一一给几人发了工钱,并规规矩矩的记在了账本上。

    文豹把土豆粉端出来,唢呐队的几人再次道谢以后,拘束的坐在板凳上,快速的把土豆粉吃完。然后起身道了谢回家。

    孟义、虎子和文豹开始打扫店里的卫生,文氏三妯娌问过几人要吃的口味以后,继续去煮土豆粉。

    孟倩幽吩咐她们:“他们的饭量大,多煮一些,再多放一些肉片和青菜。”

    文彪家的应声。

    终于没有什么事了,孙旺松了一口气,也瘫坐在板凳上。

    孟倩幽看了他一眼,心里升起了一个主意,暗自偷笑了一下。

    孟义几人把店铺打扫干净,土豆粉也煮好了,不用孟倩幽招呼,已经饿坏了的几人,端起碗迫不及待的吃了起来。

    不知是饿坏了,还是土豆粉真的好吃,孙旺一连吃了三碗,才打着饱嗝把碗放下。

    其余人也都已经吃饱,文莲把碗筷收拾到后厨去洗涮干净。

    孙旺稍微休息了一下,起身问道:“店里没什么事了,我可以走了吧?”

    孟倩幽露出一个笑脸。

    孙旺一看她这个神情就害怕,吓得急忙说道:“有什么事你就直说。”

    孟倩幽收敛了笑容,认真的说道:“那我就说了。”

    孙旺下意识露出戒备的神情,往后退了一步,才道:“你说。”

    孟倩幽便直接说道:“你也看到了,我这店里刚开业,人手不够,还要麻烦你从明天开始,天天过来帮忙。”

    孙旺立刻高声反对:“我不同意。我还要跟朋友去逛街,喝茶,哪里天天有功夫过来帮忙。”

    孟倩幽沉下了脸色,道:“这件事我已经决定了,你同意也得来,不同意我去你家里抓也把你抓来。”

    孙旺后悔的跳脚:“早知道我就不凑这个热闹过来吃土豆粉了。”

    孟倩幽又给他当头一棒:“没错,你要是不来,我还真想不起你这个闲人来。”

    孙旺后悔的想撞墙的心思都有了,也没给孟倩幽打招呼,直接从店里就冲了出去,快步的往家里走。

    孟倩幽看着他的背影失笑。

    店里彻底的打扫干净,孟义又细细的检查了一遍以后,锁上门。

    众人坐上马车后,文豹稳稳地赶着马车回到了家。

    家里无人,孟倩幽吩咐众人都回去好好休息以后,抱着钱箱子,拿出钥匙打开大门,走进去,反手把大门关好,径直走能进自己的屋里,连外面的衣服也没脱,直接躺在了炕上,拉过薄被盖上,立刻沉沉的睡了过去。

    足足睡了有一个多时辰,才被孟氏疑惑的问声吵醒,“幽儿,是你回来了吗?”

    孟倩幽睁开了眼睛,应了一声。

    孟氏的问声又紧接着传来:“今天店里的生意好吗?”话落,人也已经走进了孟倩幽的屋内。

    孟倩幽从炕上爬起来,回道:“娘,您看看我累成这个样子就知道,今天店里的生意火爆的不得了。差点把我们几个累瘫了。”

    孟氏高兴的打听:“那今天卖了多少银子?”

    孟倩幽摇头,“今天是亲家爹帮着收的钱,我还没数呢。”

    “亲家爹?”孟氏惊问:“他怎么会过去帮忙?”

    “他是和几个朋友过去吃土豆粉,被我抓住,无奈之下才帮的忙。”孟倩幽回道。

    孟氏不放心的接着问:“他没生出什么事端吧?”

    孟倩幽笑道:“上次被我狠狠的整治了一回,现在老实了很多,今天乖乖的在那帮了一天的忙。而且他临走的时候,我也对他说了,让他以后天天过去帮忙。”

    “他同意了?”孟氏惊讶的问。

    孟倩幽微微一笑:“当然不同意,不过您放心,我有的是办法让他同意。”

    孟氏有些担心,劝她:“幽儿,店里要缺人手,从家里再多带几个人过去就行了,何必找这样的麻烦。”

    孟倩幽摇摇头,“他这样整天无所事事,游手好闲,结交狐朋狗友,早晚有一天会惹上打麻烦,到时还得大哥出面处理,不如现在我给他找个活干,杜绝了以后的麻烦。”

    孙茜和孙旺父女俩互看不顺眼,但是一旦孙旺出了事,孙茜不可能不管,这也间接成了孟贤的责任,孟氏明白了孟倩幽的苦心,叹了一口气,道:“你说孙善人怎么养了这么一个儿子?”

    孟倩幽故意说道:“我也不知道,要不我改天见到他时问问他?”

    孟氏被她逗笑,沉闷的心情也一扫而空。

    孟倩幽起身,把钱箱子打开,拿出里面的账本,把箱子推到了孟氏的面前,“这是今天卖的钱,娘帮我数一数吧。”

    孟氏看到里面几乎快满了的铜板,高兴坏了。去了自己的屋里拿了一些绳子过来,坐在炕边上,开始数铜板。

    孟倩幽打开账本的最后一页,看到上面的数目时,也吓了一跳,竟然卖了三十多两银子。

    数了大概三刻钟,孟氏才把所有的铜板数完,抬头不置信的说道:“幽儿,你们今天竟然卖了三十多两银子?”

    孟倩幽点头,把手里的账本放下,高兴的说道:“我也没想到会卖这么多,而且我们今天还是半价卖出的。”

    孟氏瞪大了眼睛,惊喜的问:“你的意思是说,以后店里每天能卖五六十两?”

    孟倩幽摇头:“不知道,今天是第一天开业,人们图稀罕,来的比较多,不知道过去这一段时间以后会怎么样?”

    “那也不会很差,最起码每天有三十两。”孟氏信心满满的说道。

    孟倩幽心里也没底,也就没有附和,数出一千个铜板放回箱子里,把剩余的推到了孟氏面前:“这一千个铜板明天找零用,剩下的这些你放起来吧。”

    孟氏喜滋滋的拿起散碎银两和串好的铜板,回到了自己的屋里打开炕头的柜子,把它们都放在了自己家的钱箱子里面。正准备盖上柜子的盖子时,看到了旁边的一个小包裹,想了一下,拿出来放好,把柜子盖好以后,拿着小包裹回到孟倩幽的屋子,把小包裹放到了他的面前,道:“这是逸轩被捡到时穿的衣服和留在身边的信物,娘现在交给你,你要好好保管。”

    孟倩幽已经知道了孟逸轩的身份,看都没看,就推回到了孟氏的身边:“还是娘放着吧,我粗心大意的,别弄丢了。”

    孟氏又推了回来:“娘的柜子里,现在放的全是铜板和散碎银两,万一哪天不小心磕碰到了里面的玉佩,等逸轩的家人找来时,我们就没脸见人家了。”

    孟倩幽这才隐隐约约的记起以前听孟氏说起过,孟二银捡到孟逸轩时,除了二十两银子以外,还有一块玉佩,便好奇的打开了包裹,笑着说道:“我看看这玉佩是”话没说完,惊得坐直了身体,拿起玉佩反复的看了又看。

    孟氏见她神色有异,试探的问:“幽儿,你怎么了?这玉佩有什么问题吗?”

    孟倩幽抬头看看孟氏,嘴唇动了半天,才发出声音问道:“这就是逸轩身边的玉佩?”

    孟氏被她的神情吓到,慌忙点头,道:“这玉佩和那二十两银子放在一起,当时为了救你,我们花了那二十两银子,这玉佩即使我们再苦再难也没有动过,就怕哪一天有人找来,我们拿不出信物,耽误了逸轩和家人相认。”

    “我记得您还说过,逸轩的名字也是丢弃他的人取下的对不对?”孟倩幽急切的问。

    孟氏点头,拿出包裹里的一个小肚兜,在肚兜的边角上,绣了逸轩两个字。

    “这些都是你爹把逸轩抱回来时他身上的东西,除了那二十两银子,别的我们都没有动过。当时你爹看到肚兜上有名字是还很奇怪,为什么只有名字没有姓氏。”孟氏说道。

    “还有没有留有纸条之类的东西?”摸着肚兜边角上绣着的那两个小字,孟倩幽急切的问。

    孟氏摇头:“没有,所有的东西全在这里了。”

    孟倩幽又细细的把所有的东西翻看一遍,连小衣服的边边角角都摸了一遍,没有发现任何纸条之类的东西。

    孟氏看到她的动作,奇怪的问:“幽儿,你在找什么?”

    “一般丢弃孩子的时候不是应该留有纸条之类的东西,说明丢弃的原因的吗?我找一下,看有没有。”孟倩幽头也不抬的回道。

    孟氏说:“你别找了,你爹当时把逸轩抱回来的时候,我们已经仔细的找过了,只有这些东西。”

    孟倩幽停下手,想了一下,支开孟氏:“娘,您快去做饭吧,一会儿他们几个该下学回来了。”

    孟氏看了眼天色,急忙起身往外走,不忘嘱咐她:“你可一定要把这些东西放好。”

    孟倩幽点头,保证:“放心吧,娘,我把它们放在我的箱子里,谁都不让动。”

    孟氏放心的去做饭。

    孟倩幽从窗户里看她进了厨屋,立刻下了炕,鞋也没穿,插好自己屋里的门,从旁边放着的箱子的底层把褚文杰给的那块玉佩拿出来,和孟逸轩的这块玉佩放在了一起。

    两块玉佩几乎是一模一样,唯一细小的差别是褚文杰给的哪一块左边有一个圆形的小孔,而孟逸轩的这一块右边有一个圆形的小孔。

    孟倩幽死死的盯着这两块玉佩,把自己知道的信息在脑子里全过了一遍,仍旧没有弄明白,褚文杰和孟逸轩是什么关系,他们怎么会有一样的玉佩。难道说褚文杰每年都来清溪镇,就是为了找孟逸轩而来。

    孟倩幽坐在屋里一直想,完全忘了时间,直到孟杰过来敲她的房门,用童稚的声音说道:“姐姐,娘喊你去吃饭了。”

    孟倩幽才从冥想中回神,发觉外面天已经完全黑了。自己没有点灯,屋里黑漆漆的一片,立刻回道:“知道了,我马上就来。”

    孟杰的脚步声远去。

    孟倩幽摸索着点上灯,把两块玉佩拿在手里又仔细的观看了一遍,把它们全部刻画在脑海里以后,才把两块玉佩在箱子的底部放好,并把那个小衣服也放在了箱子里,然后锁上。这回没有随意的把钥匙放在了一边,而是紧紧的握在了手里,想着明天一定要找根绳子把这光秃秃的钥匙栓起来,挂在自己的脖子里。

    所有的人都回来了,孟二银听到孟氏说今天的土豆粉店里忙的不行,一天就卖了三十多两银子,也欢喜的不行。

    孟贤和孟齐也是非常高兴,尤其是孟齐,管理作坊这么多天了,天天制作出不少的干、湿土豆粉,却一斤也没有卖出去过,心里正发虚呢,听到今天的生意的火爆,终于对土豆粉作坊有了一丝信心。

    孟倩幽走进厨屋,所有人都用高兴的眼神看着她,就连孟逸轩都用那双亮晶晶的眼睛崇拜的看着她。孟氏更是招呼她赶快坐下,关心的问:“是不是又在屋里睡着了?”

    孟倩幽随意点了下头,道:“今天太累了,从镇上回来后,直接就躺在炕上睡着了,要不是娘喊醒我,我估计能一觉睡到天亮。”

    听她如此说,孟二银心疼的不行,道:“明天让你大哥和吴大他们过去帮忙吧,你在家里歇一天。”

    孟倩幽摇头:“店里刚开业,我得亲自在那盯一段时间。再说大哥和吴大他们也有各自安排好的事情。就不用他们过去了。明天我把文彪和文虎,以及文钟都带上,人手足够了。”说到这里。想起来一件事,又高兴的说道:“对了,虎子哥从府城回来了。掌柜的放了他三天假,让他回家来看看。”

    “虎子回来了!你王婶天天念叨,说是他早就该回来了,却一直没有消息,是不是出了什么事情,还准备这几天他再不回来,就让你帮着去聚贤楼问问呢。”孟氏欢喜的说道。

    孟倩幽点头:“今天多亏了虎子哥帮忙,要不然我们几个全得累趴下。”

    孟逸轩一直坐在一边静静的听着几人说话,眼睛始终没有离开过孟倩幽。

    自从上次刘丽过来闹事以后,孟逸轩时不时的这样盯着自己看,孟倩幽已经习以为常了,一般都不搭理他,任由他看。可今天心中有事,便反看了回去。

    孟逸轩明显的一愣,随即露出欣喜的表情。

    想起玉佩的事,孟倩幽皱起眉头。

    孟逸轩欣喜的表情退去,忐忑的看着她。

    孟倩幽回过神来,抿了抿嘴唇,问:“这段时间的课业怎么样,我太忙了,没有顾上问你。”

    孟逸轩展开了一个灿烂的笑容,重重的点头:“课业没问题,夫子说以我现在的学识,明年一定能考中秀才。”

    “那太好了。”孟氏惊喜的说道。

    孟二银也高兴的不行,声音都激动起来“照这么说,明年你就可以和仁儿一起去考秀才了?”

    孟逸轩点头。

    孟二银更加的激动:“也就是说,我们家明年就有两个秀才了!”

    “是三个,他爹,是三个,你忘了爹也是秀才。”孟氏激动的纠正他。

    孟二银连连点头:“对对对,是三个,是三个。”

    孟贤和孟齐也是非常高兴。孟贤道:“逸轩,等你考上秀才了,我出银子,咱们家大摆流水席五天。”

    孟齐不赞同:“五天哪里够,十天,就十天,大哥出五天的银子,我出五天的银子,咱们家大摆十天流水席。”

    孟氏这次也不小气了,点头赞同,豪爽的说道:“就听齐儿的,摆十天,银子不够,娘手里有。”

    一家人越说越激动,好像孟逸轩已经考上了秀才一样。

    孟倩幽深深的看了孟逸轩一眼后,对着孟氏撒娇的说道:“娘,什么时候吃饭呀,我都快饿死了。”

    喜事一件连着一件,孟氏的声音里都带着欢快:“别急,马上就吃饭。”说完,就转身去收拾饭菜。

    孟倩幽想站起来帮忙,孟贤拦住他:“你今天累了,就别动了,我来帮娘吧。”

    饭菜很快被端了上来,为了犒劳孟倩幽,孟氏特意做的四菜一汤。

    一家人高高兴兴的吃过晚饭。

    孟逸轩四人回屋去做功课。

    孟倩幽回到自己的屋里,把灯吹灭,静静的躺在炕上,又重新把所有的事情串联起来想了一遍,仍旧没有相同里面的关联。

    孟氏看孟倩幽屋里的等灭了,以为她又睡下了,还有些奇怪的跟孟二银说呢:“幽儿这是怎么了?以前再怎么累也没见她这么早睡过。”

    孟二银应道:“大概是这段时间都没有休息好,今天又累过头了,所以一下子歇不过来,我们全都小声一些,别吵到她,让她好好地睡个够。”

    大概是真的累了,想着想着,孟倩幽沉沉的睡了过去,一直睡到第二天早上和往常一样时辰准时醒过来。睁开眼睛,穿衣起床,打开房门走了出来。

    孟贤、孟齐和孟逸轩孙良才也先后从屋中走出来,最后是明显还没睡醒,一直揉着眼睛的孟杰和孟清。

    几人走到院外,文彪、文虎以及吴大、孟小铁等人也已经等在了外面。

    所有人先活动开了筋骨,然后文彪和文虎各带一拨,开始教授武功。

    孟逸轩随着文彪走进空置的院子,想跟着文彪开始学武功。

    孟倩幽喊住他,道:“好长时间没有检验你的武功了,让我看看,你进步了多少。”

    孟逸轩点头,拉开了架势。

    其余人都停下动作围在周围观看,就连文彪自己也站在一边仔细的观看。

    孟倩幽练得都是近身搏击,自然没有花架子,也没拉什么架势,静静地站在原地等着孟逸轩攻过来。

    孟逸轩也不客气,冲上前,开始对孟倩幽攻击。

    孟倩幽也不还手,一直左闪右避,躲过了很多招。

    孟逸轩没有心浮气躁,依旧按照自己的节奏攻击。

    孟倩幽暗自点头。

    大概有二十招以后,孟倩幽突然改变了策略,转守为攻,对着孟逸轩就是一阵凌厉的招式。

    孟逸轩招架不住,连连后退,露出一个空档,被孟倩幽一脚狠狠地踹到在了地上。

    孟逸轩借势一个翻滚,立刻弹跳起来,做好防御的姿势。

    孟倩幽摆手,故意说道:“今天到此为止吧,还是不行、不行啊,差的太远太远了”

    孟逸轩抿着唇,一言不发。

    孟倩幽转身往院外走,文彪跟在后面,小声说道:“姑娘,逸轩少爷的进步已经很快了。”

    孟倩幽边往外走,边小声回道:“我知道,可是还是不行,你要再对他要求严厉一些。”

    “不是我要求的不严厉,而是逸轩少爷学的太快了,什么招式一学就会,我就快要没什么可教给他的了。”文彪着急的说道。

    孟倩幽脚步稍微顿了一下,继续往外走:“我已经托人给他找更好的师父了,在这之前,你先尽力的教他吧。”

    文彪停住脚步,恭敬的应声。

    练完了武功,孟氏也做好了早饭,各自吃过早饭以后,文彪和文虎两人赶着马车,带着人们的去店里。

    到了店前,两人停好马车,所有人下了马车以后,文彪和文虎把马车赶去了后院。

    孟义和文豹带着文钟把店里的桌椅又重新擦拭了一遍。文氏三妯娌则先去熬汤,准备一会煮土豆粉用。

    聚贤楼也卸下门板,打开大门,开始营业。

    街上的行人开始多起来。大概是听说了昨天那火爆的情形,路过的土豆粉店的行人都忍不往里看两眼。

    还不到吃饭的时辰,孟倩幽也不着急,让所有人把该准备的东西准备好了,静静的坐在店里等着客人的到来。

    不大一会儿的功夫,就有客人上门,一进来就大声的说道:“我昨天等了好长时间都没有吃到土豆粉,后来家中有事就先回去了。今天我早早的就过来了,你们没有开门,我便去集市上转了一圈。”

    孟倩幽笑道:“昨天的顾客实在是太多了,我们没有顾得上,抱歉让你等了那么长的时间,这样吧,为了表示我们的歉意,今天您又是第一位客人,您要的土豆粉一律是五十文钱。”

    那人也就是随口一说,想要买点面子,混个脸熟,好以后再来的时候不用等那么长时间,能先给自己煮,没想到还有这么大的惊喜,立刻说道:“这怎么好意思?”说着不好意思,身体却已经很诚实的坐在板凳上。

    孟倩幽给孟义使了一个眼色,孟义上前,热情的询问他吃什么口味的后,高声喊着让后面赶紧给做。

    紧接着第二位顾客也上了门,竟然是昨天打包的那位顾客,进门以后,先把手中的三个陶罐交给了孟义,然后坐在了板凳上,高声说道:“再给我来四份,一份麻辣的我在这吃,剩下三分清汤再打包带走。”

    孟义高兴的应声,又大声地喊给后面。

    这两位顾客的土豆粉刚上来,后面的顾客陆陆续续的也上来了。

    店里顿时忙了起来。好在有了文彪、文虎、文钟三人的加入,店里的情况才没有像昨天一样的乱糟糟。

    孟倩幽今天清闲了很多,只管站在柜台后面收铜板。

    断断续续的忙了半个时辰,孙旺才不情不愿,磨磨蹭蹭的出现在店铺门口,朝里观望了一眼,看今天做工的人多,根本就用不到自己,眨了眨眼睛,转身想要悄无声息的溜走。

    孟倩幽笑问声从后面传来:“亲家爹,你不是说好了今天早早过来帮忙的吗?怎么现在才来?”

    孙旺转身,对她露出一个讨好的笑容:“我今天约了几个好友谈事情,你看我能不能改天再过来帮忙?”

    孟倩幽摇头,语气不容他拒绝:“不行,一会儿我有重要的事情要处理,必须出去一趟,这收钱的事情就只有你才行。”

    孙旺脸上的笑容消失,撇了撇嘴,小声嘟囔:“想要我给你做白工就直说,拿什么重要的事情做借口。”

    孟倩幽看他嘴唇在动,故意出声询问:“你说什么?大声一点,我没听清。”

    孙旺急忙回道:“我是说,你有事尽管去办,我帮你照顾店里的生意。”

    “谢谢亲家爹。”孟倩幽甜甜的笑着说道。

    孙旺后悔的恨不得打自己一个嘴巴。

    孟倩幽走出柜台,笑看着孙旺。

    孙旺麻溜的走了进去,老实的坐在了凳子上。

    聚贤楼也开始上客人,和昨天一样,有不少的客人点土豆粉。

    掌柜的记下后,让伙计把单子送了过来。

    又是一个忙碌的中午,孟倩幽估计了一下,今天卖出的土豆粉比昨天只多不少。尤其是聚贤楼,不但一楼大堂里的客人点了不少,就连二楼雅间的客人也凑热闹似的,好几碗好几碗的要。

    孙旺一个中午也没闲着,不停的收铜板,找铜板,忙忙活活中,似乎忘了自己的不情愿,数铜板数的不亦乐乎。

    等中午吃饭的点过去,聚贤楼里要的少了,店里的顾客上的也不多了。孟倩幽拿了两个干净的陶罐走到后面,吩咐文彪家的:“给我煮一碗酸辣的,一碗清汤的,分别装到这两个陶罐里,各种材料都多加一些。”

    文彪家的应声,很快就煮了两大份出来,孟倩幽提好,走到外面,吩咐文彪:“你去赶马车,我们去一趟德仁堂。”

    文彪去后面赶了马车过来,孟倩幽对孟义说道:“孟义哥,我有事要出去一下,你照看好店里。”

    孟义应道:“去吧,小心一些,早些回来。”

    孟倩幽点头,提着陶罐在马车上坐好。文彪稳稳的赶着马车去德仁堂。

    孟倩幽一路想着心事,没有发觉自从她们出了土豆粉店,就有一个鬼鬼祟祟的身影一直跟在马车后面。直到到了德仁堂门口,孟倩幽回过神来,才似乎有所察觉,朝后观望了一眼,那个身影立刻藏身在了隐蔽处。

    孟倩幽对自己的敏锐的感觉一向有信心,这次也不例外,不死心的又四下看了一眼,还是没有发现那人的身影,不由得皱起眉头。

    文彪见她下了马车后,一直站在原地四处观看,直觉有异,小声的询问:“姑娘,怎么了?”

    “我感觉有人盯着我们,却没有看到人,你一会儿回去的路上警觉一点。”孟倩幽小声说道。

    文彪紧握手中的缰绳,眼光也四处扫了一下,除了过往的行人,没看到有什么可疑的人,但他十分相信孟倩幽,便小声的应道:“我知道了。”

    孟倩幽再次回头看了一眼,才提着陶罐走进德仁堂内。

    中午没有客人,老大夫没有坐诊,值班的伙计看她过来,急忙从柜台后面出来,恭敬的说道:“姑娘,您来了。”

    孟倩幽提了提手中的陶罐,“我给你们东家和老大夫送点好吃的,麻烦你去禀报一声。”

    伙计应声,快步的跑去了后院,不一会儿文泗迫不及待的声音就传过来:“什么好吃的,赶快拿来我尝尝。”话落,人也走进了大堂。

    “我在聚贤楼对面开了一个土豆粉店,这是给你和老大夫特意送来的土豆粉,你尝尝怎么样?”孟倩幽说道。

    老大夫的声音也跟着响起:“还有我的份呢,谢谢孟姑娘了。”说完,人也进了大堂。

    孟倩幽笑道:“您的是清汤的,他的是酸辣的,您们二位在哪儿吃呀。”

    文泗道:“去楼上吧,我们边吃边聊。”

    孟倩幽点头,提着陶罐跟在文泗的后面上楼,走到一半才想起来,对文泗说道:“我没有带筷子,你吩咐伙计送两双上来吧。”

    文泗高声的吩咐伙计。

    伙计应声,快步的跑去后院拿筷子。

    走到楼上,孟倩幽把手里的两个陶罐放在桌子上。

    文泗立刻凑过来打开一个盖子,闻了闻,惊呼:“好香!”

    孟倩幽笑道:“当然香了,你这可是比别人多加了料的。”

    文泗高兴地笑了几声:“算你有良心。”

    孟倩幽在另一边的椅子上坐好,道:“我这料可不是白加的,等会你吃完以后,我问你一件事情,你可要如实的告诉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