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三十一章 恼怒文泗
    “什么事?”文泗反问。

    孟倩幽回道:“一件小事,等你们吃完了以后我们再说吧。”

    伙计的把筷子拿来,文泗便没有再追问,和老大夫一起吃起来。边吃边嘶哈嘴,边赞道:“好吃!好吃!”

    老大夫也附和着边吃边点头。

    “德仁堂离土豆粉店也不远,你们喜欢吃的话就过去吃,不愿意过去让伙计去取也行,有陶罐盛着,取回来以后还是热乎的。我回去以后嘱咐他们一声,不收你们的钱。”孟倩幽笑着说道。

    文泗咽下一口土豆粉,奇怪的道:“我怎么感觉你今天这么好说话,是不是有什么企图?”说完又吃了一大口。

    孟倩幽站起身,文泗吓得立刻把陶罐抱在了怀里,嘴里还有没有咽下的土豆粉,含糊不清的说道:“我是给你开玩笑的,就算你有企图我也要吃完。”

    孟倩幽坐了回去:“不识好人心,我这刚忙完,自己还没吃呢,就先给你送来了。”

    文泗一边忙着吃,一边言不由衷的点头:“我知道,我知道。”

    孟倩幽被气笑,静静的坐在一边不再理他。

    文泗吃的大汗淋漓,如果不是孟倩幽在场,估计就得解开外袍的扣子,好好的凉快一番。

    老大夫一看,赶紧起身走到一边拿过一条毛巾递给了他。

    文泗接过,一边胡乱的擦着自己额头和脖颈上的汗,一边说道:“真痛快,吃完以后感觉整个人都轻松了许多。”

    老大夫是清汤的,自然没有出他那么多的汗,不过吃完以后感觉身上也是热乎乎的,也笑着附和:“这土豆粉确实不同寻常的食物,如果寒冷的冬天里来一碗,想必会更加的舒服。”

    被两人夸赞,孟倩幽有些小得意:“那是自然,这土豆粉可是我花费了好长的时间才琢磨出来的,自然不能太一般。”

    文泗啧啧了两声:“说你胖你还喘上了。说吧,要问我什么事情?”

    孟倩幽笑着看了老大夫一眼。

    老大夫领会,拿起两个陶罐,说道:“我去洗刷干净,一会儿让孟姑娘好带回去。”

    文泗点头。

    老大夫把筷子也一并拿去楼下清洗。

    文泗拿着毛巾又擦拭了一遍不断冒出来的汗珠,坐回到了自己的账桌前,随口说道:“老于不是外人,我知道的事情他基本上都知道,你”

    孟倩幽打断他,直接问道:“褚将军为甚每年都来清溪镇?”

    文泗擦汗的动作顿住,抬头惊诧的看向她:“你怎么突然想起问这件事情了?”

    孟倩幽不语,等着他的回答。

    文泗抿了抿嘴唇,道:“具体的我不能告诉你,我只能跟你说,他是过来找人的。”

    “找什么人?和他什么关系?”孟倩幽接着问。

    文泗摇头:“我只能告诉你这些,别的我不能说。”

    孟倩幽也不难为他,道:“我换个话题问,他找的这个人有多大,他为什么要来寻找?”

    文泗依旧摇头:“在褚大哥没有找到这个人以前,我什么都不会告诉你的。你要是想知道,就自己写信去问褚大哥。如果他说让我告诉你,我再与你细说。”

    “那你这么多年在清溪镇,是为了帮他寻找那个人吗?”

    孟倩幽转移了话题问他。

    文泗点头:“我和褚大哥是至交好友,他的事我自然是要帮忙。正好清溪镇有德仁堂的分店,我便过来了。”

    “这么说你当年也是故意犯错,为的就是让你爷爷把你罚到清溪镇来,好便于你们找人?”孟倩幽问。

    文泗接着点头:“没错,我确实是故意的。”

    孟倩幽还问:“那你这么些年找到了线索了吗?”

    文泗摇头:“没有,我暗地里派了很多伙计去打听,几乎把整个清溪镇都翻遍了,都没有找到那个人。不但是我,就连”话题说到这,顿住,没再继续往下说。

    孟倩幽知道他没说出来的话就是问也问不出什么来,就没有再继续往下深问,而是问了另一个问题:“当时他送给我玉佩的时候,说是这块玉佩是一对,你可知道,这两块玉佩是一模一样,还是略有区别。”

    文泗接着摇头:“我没有问过褚大哥,不过我听褚大哥说过,这两块玉佩几乎是一模一样,一块在他身上,一块在那个人身上。”

    “这两块玉佩除了能在任何钱庄提取大量的现银以外,还有什么大的作用?”孟倩幽问。

    文泗接着摇头:“这我真的不知道,我从来没有问过,褚大哥也没有说过。”

    孟倩幽皱起眉头:“你确定。”

    文泗点头:“确定,我和褚大哥虽然交好,但是该让我知道的事情,他会告诉我,不该让我知道的事情他一句也不会对我说,说我知道的多了,会为自己惹来杀身之祸。”

    孟倩幽坐正了身体,道:“我再问你最后一个问题,你要如实的告诉我。”

    文泗没有应答,反而奇怪的问道:“你怎么突然对褚大哥和玉佩这么感兴趣了?”

    孟倩幽没有回答这个问题,而是直接问道:“褚将军和齐王是什么关系?”

    文泗也不傻,听孟倩幽连着问这许多的问题,隐约感到了些什么,疑惑的站起身,走到她面前,搓着自己的下巴问她:“你先告诉我,你今天为什么要打听这么多事情?”

    孟倩幽放松了身体,身子往后靠了靠,闲适的倚在椅背上,撒了个谎:“我昨天晚上找东西的时候,看到那块玉佩,突然想起褚将军跟我说过关于玉佩的事情,一时好奇,今天就趁着给你送土豆粉的功夫问一下。”

    文泗仍旧疑惑,站在她面前端详了她好久。

    孟倩幽面不改色的任由他打量。

    文泗没看出孟倩幽有任何异常的地方,才暗自松了一口气,道:“褚大哥给了你玉佩,你就好好的收着,不到万不得已,千万别拿出来,至于别的,与你无关,你就不要多打听了,免得为自己惹来祸端”

    孟倩幽受教似的点头:“我知道了,你只要告诉我褚将军和齐王爷是什么关系,别的我都不问了。”

    文泗伸出手敲了一下她的脑袋:“小丫头,都告诉你让你别问了,你还问,你的好奇心怎么这么大?”

    孟倩幽也没计较,道:“他们的关系很复杂?你不能说吗?”

    文泗走回自己的账桌前,道:“不是他们的关系复杂,而是你知道了也没用。”

    孟倩幽气得恨不得上去踹文泗两脚,就这点事拐弯抹角的就是不肯告诉她。如果不是事关孟逸轩,她早就上去威逼文泗说出来了。

    文泗见她不说话,一副为她好的样子:“我不告诉你,是为你好,等哪一天我们找到那个人以后,就会离开清溪镇,再也不会回来。你知道的多了呢,对你没有任何好处。”

    问了半天,一个想知道的答案都没有问出来,孟倩幽有些气怒,站起身,孩子气得说道:“你们不会找到那个人的。”

    文泗伸出食指在嘴边“嘘”了一下,道:“这话你在我面前说说就行了,千万不要在褚大哥面前说,否则不管你是谁,他会不留任何情面的发火的。”说完,还心有余悸的抖了一下自己的身体:“你是没见过,他发起火来实在太可怕了。”

    孟倩幽起身,白了他一眼,恶狠狠的说道:“你不告诉我,早晚你会后悔的。”说完,转身下楼了,还泄愤似的,把楼梯踹的噔噔响。

    文泗第一次看到她孩子气的一面,有些稀奇,紧走几步,趴在楼梯上故意逗她:“你要是把我这楼梯踩榻了,你可得给我赔。”

    孟倩幽回头,瞪了他一眼,生气的说道:“踩榻了正好,摔死你。”

    文泗愣了一下,随即哈哈大笑。

    老大夫看到孟倩幽怒气冲冲的样子,刚要询问,孟倩幽已经拿起桌子上的陶罐,招呼也没跟他打,怒气冲冲的走出去了。

    老大夫疑惑的抬头看向文泗。

    文泗却再一次哈哈大笑。

    出了德仁堂门,孟倩幽大步走到马车旁,文彪压低了声音说道:“姑娘,我刚才确实看到有个人在那边的隐蔽处往这边偷偷摸摸的观望,我不敢放开马车,便没有过去瞧。”

    孟倩幽闻言,皱起眉头,按照文彪说的方向到隐蔽处看了看,哪里还有半丝人影,便又重新回到马车旁,小声道:“回去的时候走慢一些,边走边看,如果看到有人跟踪,不用管他,我倒要看看他们到底是谁,要干什么?”

    文彪点头,等孟倩幽上了马车以后,依言慢慢的往回走。走到一半的时候,就发现了后面的人,小声的告诉了孟倩幽。

    孟倩幽打开车帘一角,仔细的往后观看,等看清跟踪的人是谁时,放下车帘,对文彪道:“不用管他,他翻不出什么大浪来。”

    文彪闻言加快了马车的速度,很快回到了土豆粉店里。

    店里已经没有顾客了,孟义几人正在打扫,孙旺坐在柜台后面的凳子上,一脸的疲惫。

    孟倩幽笑着对他说道:“亲家爹,辛苦了,你先坐着,我让她们马上给你煮一碗土豆粉。”

    孙旺也不客气:“我要一大份多加瘦肉和蔬菜的。”

    孟倩幽应声:“好的,我让他们马上做。”说完,走到后面的厨房里,吩咐文氏三人给店里的人们煮土豆粉,还和昨天一样,多加些肉和蔬菜。

    文氏三人的手脚很利索,不一会儿就煮了出来,孟倩幽亲自端了一份大的放到了孙旺的面前。

    孙旺有些受宠若惊,急忙用双手接过,欢喜的道谢。

    其余几人则是各自端起了自己喜欢的口味,坐在凳子上大口的吃起来。

    今天多了文彪几人的帮忙,大家都显得没有那么累了,边吃边热闹的讨论着今天卖了多少铜板。

    孟倩幽笑道:“你们不必讨论了,问问咱们的账房先生不就知道了。”

    众人看向孙旺。

    孙旺一时没反应过来孟倩幽说的账房先生就是自己,见众人看向自己,还不解的问呢:“你们看我干什么?”

    孟倩幽笑道:“你就是我们的账房先生,他们不看你看谁?”

    孙旺恍然,吃了一大口土豆粉以后,才慢慢的伸出了五个手指头。

    文彪家的试探的问:“不会是五十两吧?”

    孙旺点头。

    众人声音各异的发出欢呼声。

    孟倩幽惊诧,问:“我出去以后又来了很多客人吗?怎么今天的收入比昨天还多?”

    孙旺咽下嘴里的土豆粉,道:“今天聚贤楼里要的多,刚才我跟掌柜的的结了帐,差不多是二十两银子。”

    孟倩幽点头,笑道:“我们真是沾了聚贤楼的大光了。”

    孟义附和:“可不是,里面的客人要的数量快要和我们自己店里卖出的一样多了。等过去这段日子,你可要好好的感谢一下掌柜的。”

    孟倩幽起身:“不用以后,我现在就过去好好的感谢他。”

    说完又嘱咐众人:“你们吃完以后,把店里收拾干净了等我,我回来以后,咱们就走。”

    众人应声。

    孟倩幽笑眯眯的问孙旺:“亲家爹,你明天会接着来的吧?”

    孙旺最后一口土豆粉噎在了喉咙里,呛得直咳嗽。

    也没等他回答,孟倩幽笑着去了聚贤楼。

    聚贤楼里也没有了客人,几名伙计正在打扫大堂,掌柜的在柜台边拨着算盘算账。

    孟倩幽直接走到柜台边,笑着说道:“掌柜的,今天又帮我们卖了不少土豆粉,我过来谢谢你。”

    掌柜的合上手中的账本,抬头,也笑着回道:“姑娘别客气,比起你帮我们聚贤楼来说,这点小事不算什么。只不过是让伙计跑趟腿的事。”

    孟倩幽笑道:“话是这样没错,可是毕竟你们帮了我一个大忙,我要是不做点什么,觉得受之有愧,所以我今天过来是想再给你们一个菜谱。就是不知道你们这里有没有这个食材?”

    孟倩幽每次给的菜谱都会卖的很火,掌柜的闻言大喜,急忙说道:“需要什么姑娘尽管说,如果我们酒楼里没有,我会写信给东家,让他想办法弄来。”

    孟倩幽点头:“我需要一些新鲜的虾,不知道你们酒楼里有没有?”

    掌柜的愣了一下,随即问:“姑娘说的虾,是不是海边的渔民们捞上来的常吃的那种虾。”

    孟倩幽点头。

    掌柜的急忙摆手:“那个东西咱吃不惯,腥的很。有一年,去京城报账的时候,东家不知从哪里弄来了许多那样的东西,让京城聚贤楼的大厨给我们做了一次,结果满屋子的腥味,熏得我好几天没有吃下饭去。”

    孟倩幽笑道:“那是因为你们没有去除腥味,才做成了那样,只要你弄来了食材,我绝对给你做出好吃的不同的口味的虾来。”

    掌柜的犹豫。

    孟倩幽道:“不但是虾,如果有条件,你可以让你们东家把各式各样的海鲜都弄一些过来,我一一做给你们吃,相信我,你吃了以后,就会感觉你们聚贤楼里现在的这些菜跟它们根本就不是一个档次。”

    掌柜的有些心动,试探的道:“我给东家写封信,让他想法给我们弄一些过来,姑娘做一些我们尝尝。”

    孟倩幽嘱咐他:“让你们的东家一定要弄一些新鲜的,不但可以单独做菜,佛跳墙里也可以加入一些,到时的味道会更香。”

    掌柜的点头:“好,我这就给东家写信,等食材到了,我立刻知会姑娘。”

    和掌柜的说完,孟倩幽回到了自己的店里,看到众人都已经吃饱,店里也打扫干净,让孟义有细细的检查了一遍以后,便吩咐文彪、文虎赶着马车回家。

    孟二银夫妇和孟贤、孟齐听到卖了五十多两银子,更加的高兴。

    又过了一段日子,土豆粉店里的顾客少了一些,不过卖的银两却没有减少,孟倩幽见生意稳定,几人也已熟悉了,便不再每天去镇上。

    孙旺一开始还很老实,天天去店里帮忙,时间长了,见孟倩幽不再盯着,就开始偷懒,隔着几天就赖在家里不去,要不就是去找狐朋狗友聚会。

    孟倩幽一开始没有理会他。

    没想到他变本加厉了,后来干脆三四天也不露面了。

    这天一大早,孟倩幽吩咐文彪赶着马车去孙府,笑着去请他。

    孙善人这才知道镇上的土豆粉店是孟倩幽开的,祝贺了一番以后,得知孟倩幽让孙旺每天去店里帮忙,激动的不行,二话不说,就让仆人把他喊了出来,嘱咐他一定要帮好这个忙。

    孙旺是真怕了孟倩幽,见她上门,乖乖的跟着她过来。

    如此反复了几次,孙旺吓得再也不敢不来了。

    孟倩幽告诉他,以后每七天他可以休息一天。

    孙旺听了以后,竟然大喜过望,连连道谢,弄得孟倩幽哭笑不得。

    文泗让伙计传信,说是她配制去伤疤的药的那味最主要的药材已经运过来了,让她过去取。

    孟倩幽恼怒他,没有去,只让文彪、文虎赶着马车运了回来。

    文泗还不知道自己得罪了孟倩幽了,一直追问文彪她为什么没有来。

    德仁堂的海鲜也迟迟没有运到。

    几个作坊里的事情孟贤和孟齐也料理的井井有条,孟倩幽除了去李村的荒山上看田七的长势以外,剩下的时间便专心的在家配药。

    日子一晃眼又过了两个多月,不但地里的庄稼收回来,就连秋季的土豆也全部收了回来。

    一百多亩地的土豆,本村的人手不够,孟大金又去邻村找了一些人过来帮忙,邻村的村长自然挑的又是些能干的人。好几个村里的人就跟比赛似的,卖力的挖土豆,哪怕在再小的也不剩下。

    土豆挖完,土豆叶子照样也归了这些人,这下外村的人高兴的几乎都疯了,晚上的觉都不睡,急着往家里抢。

    天气渐冷,腊肠作坊也要开起来,孟倩幽让聚贤楼的掌柜的给朱大捎了个信,没等到第二天,朱大壮就赶着牛车笑呵呵的来了,一见面,就高兴的说道:“我估摸着日子也差不多了,让伙计囤了好些活猪呢。姑娘需要多少,咱就有多少。”

    孟倩幽笑道:“我要开办四个作坊,需要的猪肉要比原来的多的多,不知朱老板能不能按时给我供应过来。”

    朱大壮拍着胸脯保证:“没问题,这方圆百里,除了我您再也找不到这么大的屠宰场了。”

    孟倩幽点头,道:“老规矩,你必须保证每天的猪肉都是新鲜的,我每天按时的给你结账。”

    朱大壮高兴地不行,满口答应。

    双方商定了送肉的日子以后,朱大壮赶着牛车笑呵呵的回去了。

    剩下的是招工的事情了。李村的人们冬日里闲着无事,自然是央求张柱过来求情,孟倩爽快的答应了,并告诉张柱,中午还是管一顿饭,不过每人要扣一文钱。

    每天都吃带肉的大锅菜,只是扣一文钱,这纯粹是捡了个大便宜,李村的人哪有不愿意的,纷纷要求过来上工。

    李村的人手刚选定,邻村的几个村长一起找到孟大金,问问自己村里的人能不能过来上工。

    孟大金有些为难,推说自己要找孟倩幽去问问。

    几位村长也不走,说是让他去问,他们等着。

    孟大金没法,只得去找孟倩幽。

    孟倩幽想了一下,告诉他:“每个村子里先招三十个人过来,如果人手不够的话,再去他们村里招。”

    三十个人虽然有些少,不过来日方长,几位村长也不失望,乐呵呵的回去招人去了。

    所有的事情都已经敲定,选了一个好日子,腊肠作坊正式开工。

    孟倩幽让人给谢江风捎了一个信,谢江风第二日就过来了,看到一下子开了四个作坊,高兴的不行,直言今年自己又可以大发一笔。并一再要求孟倩幽,制作出来的腊肠一定要全部卖给自己。

    销路的问题不用发愁,孟倩幽自然是高兴的答应了。

    冬天里的蔬菜少,不但土豆成了抢手货,就连土豆干粉也卖的快的不行。王老板每次来运土豆的时候都乐的合不拢嘴。

    土豆粉店里也火爆的不行,天天没开门,就有人等在门口来吃土豆粉,甚至还有临镇的顾客赶了好几十里路,就为了吃一碗土豆粉。

    镇上的客人则纷纷要求让他们晚上的时候也开门。

    孟倩幽没有答应,镇上离家里太远了,如果晚上关了门再回家,都几乎到半夜了,路上不安全不说,就是店里的这几人也得累坏了。也正因为如此,店里中午吃土豆粉的人多的不行。孟义几人忙不过来。孟倩幽便让张柱的两个儿子和李村村长的大孙子过去上工。

    三个半大的孩子高兴坏了,每天早上早早的就结伴过来,下午完工以后,再高兴的结伴回去。

    孟倩幽已经配制了几瓶治疗伤疤的药,让文彪送去了德仁堂。文泗收到后,立刻派人送去了京城。

    这天,孟倩幽到了店门口刚下了马车,聚贤楼的掌柜的就从里面大步走出来,隔着大道对她喊道:“孟姑娘,我正要让人给你捎信呢,你说的海鲜,我们东家让人给送到了!”

    孟倩幽吩咐孟义几人开门,自己转身去了聚贤楼。,和掌柜的一起来到了后院。

    后院里一排放着几个大铁箱子,里面盛满了各式各样活的海鲜。

    掌柜的道:“海边离我们这里太远了,每次运来的海鲜不到半路就死了,我们东家让人想了好多办法,所以花了这么多的时日才运来。”

    孟倩幽点头,随口说道:“你们的东家真是不简单,能一次运这么多的海鲜过来。”

    掌柜的的笑着没有搭话。

    孟倩幽也没有再说,而是让伙计拿来工具,捞了一些虾上来,对大厨道:“今天我先教你几种虾的做法,别的我以后慢慢的教给你。”

    大厨从来没有见过这些活蹦乱跳的海鲜,别说是做了,就是看着都感觉非常稀奇。听孟倩幽要教给自己的,高兴的屁颠屁颠的就跟着厨房了。

    孟倩幽先教给大厨大虾的清理方法,告诉他最重要的是把虾身上的那根黑线仔细的剃掉。

    大厨照做。

    虾清理好,孟倩幽把几种虾的做法都交给了大厨。

    大厨仔细的记下。

    教完这些,已经过去了一个多时辰,聚贤楼里已经上了不少的客人。孟倩幽和掌柜的打过招呼以后,走出聚贤楼,想回自己的店里,却看到墙角的隐蔽处还是有人再往自己的店里窥视。

    皱起眉头,孟倩幽朝着那边走去。

    那人似有察觉,往这边看了一眼,看到孟倩幽朝着自己走来,吓得转身一溜烟的快速跑了。

    孟倩幽没有追赶,眉头皱的愈发紧了。

    文彪从后门端着托盘出来给聚贤楼去送土豆粉,看到孟倩幽站墙角处,奇怪的问:“姑娘,你在这里做什么?”

    孟倩幽吩咐他:“从今天开始,你不要再帮着干活,在店外巡视一下,看看是不是每天都有人盯着我们。”

    文彪应声,把手里的土豆粉给聚贤楼送去以后就不时的四处查看。

    可接下来几天,不知道是因为被发现了心虚,还是文彪的巡视起了作用,再也没有可疑的人出现。

    孟倩幽没有放松警惕,嘱咐文彪和文虎。以及文豹三人,不管谁去店里,一定都要时刻注意店外的动静。发现有可疑的人不要手软,抓住他问问是谁指使的。

    日子过的很平静,孟倩幽除了时不时的去店里帮忙以外,大部分的时间都是在家里配制治疗伤疤的药。

    家里的人也都是各自做着手中的活计,每天早早的出门,晚上等作坊下工了才回来。

    这天才是半下午,孟倩幽正在家里配药,听见大门声响,抬头看去,看见孟氏回来了。心下奇怪,起身出屋,问道:“娘,今天怎么这么早回来了?有什么事吗?”

    孟氏有些闷闷不乐,声音也有些低沉:“娘今天的心情不好,回家来休息一下。”说完,走进自己的屋内。

    自从自己穿越过来,无论再苦再难,孟倩幽都没有看到过孟氏的这个样子,心里更加的奇怪,跟着走进屋里,给已经仰躺在炕上的孟氏倒了一杯水:“娘,喝点水吧。”

    孟氏起身接过杯子,仰脖喝了一大杯。

    等她喝完,孟倩幽才问道:“娘,到底出什么事情了?”

    孟氏深深的叹了一口气,道:“你大伯母今天去作坊找我了,说是要让孙家的去英子家商定一下婚期。”

    “这是好事呀,娘心情不好什么?”孟倩幽问。

    孟氏又叹了一口气:“娘不是因为这个事情心情不好,娘是因为想到你大哥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成亲,心情才一下不好的。连缝制书包都没有兴致了,干脆回家来休息一下。”

    孟倩幽有些哭笑不得,道:“您这副神情回来,我还以为出什么大事了呢,吓了一跳。”

    孟氏接着叹气,“这还不是大事,过了这个年你大哥就十七了,娘这心里着急呀。”

    “着急就去提呀,大哥和孙姑娘也定亲这么久了,也该成亲了。”孟倩幽语气轻松的说道。

    孟氏喝水的动作顿住,然后兴奋的睁大了眼睛,问:“你是说,我们也能去提,让你大哥和孙姑娘早日成亲?”

    孟倩幽点头。

    “那孙善人能同意吗?”孟氏不确定的问。

    “男大当婚,女大当嫁,孙姑娘也已经到了成亲的年纪,孙善人不会反对的。”孟倩幽回道。

    孟氏顿时来了精神,高兴地一拍大腿:“对呀,娘怎么没想到的,孙姑娘也到了成亲的年纪了。”

    说完,就把手中的杯子放在桌子上,穿鞋下炕:“娘这就去找邻村的媒婆,让她明日就去提亲。”

    孟倩幽阻止她,指了指外面的天色:“家里的马车没在,您要是走着去的话,回来天色就晚了,明天上午让文彪赶着马车送你过去吧。”

    “不行,娘现在就去,明天上午还让媒婆去提亲呢。你别管了,娘走路很快的,一会儿就回来了。”说完,就风风火火的往外走。

    孟倩幽在后面笑着摇头。

    孟氏的动作真的很快,孙良才他们下课回来不久,她就喜滋滋的回来了。进门后,看到孟倩幽正在厨屋里收拾着做饭,一边挽起袖子接过她手里的伙计,一边高兴的说道:“媒婆已经痛快的应承我了,明天去孙府提亲,你明天让文彪赶着马车送她过去。”

    孟倩幽笑道:“娘,您太着急了,就算是让媒婆去提亲,我们也该准备一些礼物吧?”

    孟氏拍了一下脑门:“娘这一高兴,把什么事都忘了,你说的对,不能让媒婆空手去。”说完又问:“你说准备什么礼物好?”

    孟倩幽摇头,笑道:“这我可不知道,您去问问大伯母吧。”

    孟氏饭也不做了,随意的擦了擦手:“娘马上就你大伯母家问问,晚饭你做吧。”

    孟倩幽刚要张嘴,孟氏已经出了厨屋了。

    摇了摇头,孟倩幽继续做饭。

    家里人陆陆续续的都回来了。孟二银见是孟倩幽在做饭,奇怪的问:“我听吴大说你娘早就回来了,她人呢?”

    孟倩幽笑着回道:“娘呀,去办大事去了。”

    孟二银好奇的问道:“办什么大事去了?”

    孟倩幽看了一进门就帮着烧火的孟贤一眼,笑道:“娘呀,想让大哥和孙姑娘早日成亲,去大伯母家问问让媒婆拿什么礼物去提亲才好。”

    孟贤的脸“腾”一下就红了。

    孟二银也非常高兴,声音里带了几分喜悦:“这是什么时候的事,怎么事先没听你娘说起过。”

    孟倩幽笑着把今天下午发生的事说了。

    孟二银更加的高兴,说道:“贤儿也确实到了该成亲的年纪了。你娘做的好,爹从明天开始也不去作坊里,留在家里开始收拾新房。”

    孟贤一直红着脸低着头不说话。

    孟倩幽逗他:“大哥,听说去孙家提亲你怎么不高兴呀,是不是不愿意成亲呀?”

    孟贤抬头,急切的说道:“哪有的事,我巴不得早日把孙姑娘娶回来呢。”

    孟倩幽点头“哦”了一声,笑看着他。

    孟贤这才意识到孟倩幽是给他开玩笑,脸更红了,不好意思的低下头,状似烧火。

    孟倩幽高兴的大笑。

    孟氏进门听到她欢快的笑声,来到了厨房,问:“什么事这么高兴?”

    “当然是大哥要成亲的事了。”孟倩幽笑着回道。

    孟氏看了低头烧火的大儿子一眼,高兴地说道:“我已经和你大伯母商量好了,我们拿一样的东西去提亲。明天我们就去镇上买。”

    孟倩幽怂恿她:“娘,我看你明天买完礼品后,直接和媒婆一起去提亲得了,这样显得我们的诚意很足,孙善人也许答应的更痛快。”

    孟氏还真的认真考虑了一下,竟然同意了:“行,明天我跟着一块去,如果孙善人不松口,我求也得求他答应。”

    孟二银不赞同:“这哪有提亲的时候婆婆跟着去的,你这不是让村里人笑话吗?”

    孟氏不在意,“我才不管那些,只要能早日把儿媳妇娶回来,谁愿意笑话谁笑话。”

    果然,第二天孟氏和孟大金家的一块去了镇上买礼品。买完礼品以后跟着媒婆去了孙府。

    媒婆从来没有看到过,将来的婆婆跟着一起去提亲的,一路上都用奇怪的眼神看着孟氏。

    孟氏就当没看见,神态自若的坐在马车里。

    到了孙府门口,媒婆和孟氏提着礼品下了马车。

    整了整自己身上的衣服,看看没有不妥后,媒婆走到门前,对仆人说道:“麻烦你去禀告你们家的老爷太太,就说我是黄庄过来提亲的。”

    仆人以为孟氏是跟着提礼品的,没有理会她,只是仔细的打量了媒婆几眼后,才说道:“你稍等一下,我这就进去禀告。”说完,就转身去了内院。

    孙善人听到仆人的禀告愣了一下,随即吩咐仆人:“把她们带去会客厅吧。”仆人应声而去。

    孙善人又对身旁的仆人说道:“去把老夫人和孙小姐叫过来。”

    仆人回到门前,对两人道:“两位请随我进去吧。”

    两人提着礼品,跟着仆人来到了内院。

    孙老夫人和孙茜听到仆人的禀报,急忙来到了会客厅,和孙善人一起等着媒婆进门。

    仆人把两人领进院里以后,在外面恭敬地说道:“老爷,夫人媒婆来了。”

    孙善人的声音从屋里传出:“请她进来吧。”

    仆人上前打开门帘,请两人进去。

    媒婆在前,孟氏在后,两人走了进去。

    孙善人和孙夫人坐在屋子的上首,看到媒婆进来,孙善人正要笑呵呵的请她入座时,却看到孟氏跟在了后面,惊得一下子就站了起来。

    孙茜也看到了孟氏,也是吓了一跳,赶紧站了起来,急声问道:“伯母,您怎么也来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