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三十二章 闻所未闻,炸开了锅
    孟氏也不拐弯抹角,开门见山的说道:“我今天闲着没事,就一起过来了,想着孙善人看在我诚意十足的份上,能答应让茜儿和贤儿早日成亲。”

    孙茜的脸“腾”的一下就红了。

    孙老夫人已经站了起来,快步走到孟氏面前,一边接过孟氏手中的礼品,一边笑着说道:“不知道亲家要来,慢怠您了,请您千万别在意。”

    孟氏把礼品交给孙老夫人,笑着摆手:“是我唐突了,还请您们见谅才是。”

    孙老夫人把礼品交给了旁边的丫鬟,也笑着说道:“不唐突,不唐突,我和老爷还说有空的时候请您家里来坐坐的,正好今天你过来了,中午就不要走了,我们坐下来好好地聊一聊。”

    孟氏是个爽直的性子,不会假意客气,闻言说道:“今天不行,家里人还等着我带回去好消息呢。等他们成亲以后,我接你们去我们家住几天,到时候我们一定好好地说说话。”

    孙善人见她一句话也离不开成亲的事,知道她心里迫切,看了看孙茜,见她只是红着脸,没有反对的意思,便摸着胡须乐呵呵的说道:“亲家母先坐下,成亲的事我们慢慢商量。”

    “对对对,快坐下。”孙老夫人亲自拉着孟氏做到了椅子上。

    媒婆也把手里的礼品交给了丫鬟,坐在了孟氏的下首,暗道:自己这银子挣得太容易了,一句话不说,就能挣好几两银子的谢媒钱。

    孟氏坐下以后,老夫人也回到了座位上坐好。

    孟氏坐下以后,一直盯着孙茜看,越看越喜欢。

    孙茜抛头露面的做生意,早已经习惯了人们的打量,可被孟氏这样直直的盯着,也是羞得不行,低着头,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孙善人乐呵呵的替孙女解围:“亲家母,怎么突然就上门提亲了,事前连个信也没捎过来。我们一点准备都没有。”

    孟氏收回打量的目光,笑着对孙善人回道:“贤儿如果在不成亲,明天就十七了,会让村里人笑话的,我一时着急,便托了媒人上门提亲。还望亲家能答应。”

    孙老夫人接了话茬:“这样是不是急了些,我们还什么都没准备呢。”

    孟氏急忙说道:“只要你们同意,什么都不用准备,所有的东西我们都准备齐全了,您二位放心,我们绝对会让孙姑娘风风光光的嫁到我们家里去。”

    话是这样说,孙善人也是有名气的人,如果嫁个孙女,一切都让男方操办,以后在这镇上他也就没脸在镇上混了,所以略微沉吟了一下,想大概需要多长时间才能给孙茜准备好嫁妆。

    孟氏看他不语,误会了,以为是不同意让孙茜成亲,什么也顾不上了,赖皮的话脱口而出:“我可是想好了,如果您二位今天不答应让他们成亲,我就坐在这里求你们,什么时候你们答应了,我才走。”

    媒婆睁大了眼睛,不可思议的看着孟氏,想着可真是开了眼界了,还有婆婆这样上门威胁女方成亲的。

    孙善人和孙老夫人愣了一下,随即都笑了起来。

    孙善人笑着说道:“亲家误会了,我是在想如果现在给茜儿置办嫁妆,还来的及吗?”

    “这么说,你们是答应了?”孟氏抑制不住自己的激动,欢喜的问道。

    孙老夫人笑着点头:“您都亲自上门了,我们当然得答应了。”

    孟氏欢喜的差点跳起来,声音里的高兴藏都藏不住:“你们不用准备了,他们的嫁妆我们全包了,您说准要什么,下午我就开始去买,让人给您送过来。”

    就这么短短的一会儿,孙老夫人就看出了孟氏是个实在的脾气,心里有什么就说什么,想着孙女摊上这样的婆婆也是好事,以后如果有什么事一说就开,不会产生什么误会,心里对这门亲事又满意了几分,说出来的话也坦诚了不少,“那可不行,我就这么一个孙女,说什么也得让她嫁的风风光光,体体面面的,哪能让你们家准备嫁妆呢。”

    孟氏也不推让,道:“好,你们准备就你们准备,如果有什么买不到的,就让人说一声,就算是想要京城里的东西,我们也能让人捎过来。”

    孟家的生意现在做的很大,听说制作出来的腊肠都卖到京城去了,孙善人夫妇知道她说的不是虚话,知道了她对孙女的重视,心里高兴的不行。

    孙茜坐在旁边一言不发。

    孟氏转向她,问:“茜儿有什么想要的,告诉伯母,等过几天过来下聘的时候,让人给你一并带来。”

    孙茜已经羞得不行了,听孟氏问她,羞得脸脖子都红了,小声的回道:“谢谢伯母,不用了。”

    “你这孩子,很快我们就成一家人了,您跟我还客气什么?”孟氏笑着说道。

    孙茜这下脸红的都能滴出血来了。

    孟氏也意识到了姑娘家脸皮薄,便转移了话题,转头对孙善人夫妇说道:“两位看看我们定下什么日子过来下聘好,镇上的风俗是怎样?一般是多少抬的聘礼?”

    既然答应了让他们成亲,下聘自然是免不了。孙老夫人笑着把镇上的一些聘礼的规矩说了,最后说道:“茜儿是嫁入你们家,按你们那里的规矩来就好,我们没意见。”

    孟氏笑着摇头:“那可不行,茜儿是正真的大家闺秀,我们贤儿能娶到她,那是高攀了。自然不能跟着乡下的规矩来。这聘礼就按你们说的准备,只多不少。”

    孙老夫人见她把孙女抬的这样高,愈发的高兴。

    坐在一旁的媒婆感觉自己也是开了眼界,从来就没有看到过这么轻而易举的就把聘礼的事情说定的。

    孟氏是个急性子,下聘的日子和聘礼的事情说定以后,便要急着回去告诉家里人这个好消息,随便寒暄了几句,就起身告辞。

    孙老夫人笑着挽留她多坐一会儿。

    孟氏也笑着推辞。

    孙善人夫妇和孙茜亲自把孟氏和媒婆送了出来。

    看门的仆人见老爷和太太亲自把人送出来了,惊诧的不行,上上下下,左左右右好好的把孟氏多打量了几遍。

    孙善人看着孟氏坐着马车走远,才对仆人说道:“这是我们的亲家,以后再来切不可怠慢了她。”

    仆人吓得恭敬的应声。

    孙善人看了他一眼后,一句话没说和孙老夫人以及孙茜走了进去。

    仆人擦了一下脑门上吓出来的汗,小声的嘟囔:“这婆婆亲自上门来提亲,这也是闻所未闻的事了。”

    孟氏一路上心情飞扬的回到了店里。

    孟大金家的和她一起买完东西以后,就在店里等她,看到孟氏这么快就回来了,惊讶的问:“这么快就回来了,他们家是没有同意吗?”

    孟氏回答的声音里都是满满的喜悦:“同意了,我们连下聘的日子都说好了。”

    孟大金家的惊诧的问:“这么快?”

    孟氏点头,赞道:“我们亲家是爽利的人,一看我亲自去了,立刻就答应了。”

    孟大金仿佛受到了启发:“那你说,我是不是也要亲自跟着孙家的去提亲?”

    孟氏笑出声来,道:“大嫂,仁儿和英子的事情都是说好的,你即使不去,他们也会答应的。”

    孟大金家的恍然,也笑出声来,“我这第一次当婆婆,心里自然紧张的不行,你要是不说起,这件事我都给忘了。”

    孟义在一边听到他们的谈话,露出羡慕的目光。

    事情已经办妥,孟氏和孟大金家的以及媒婆便坐着马车回了家。

    文彪先把孟大金家的送回去,然后才把孟氏送回家。

    孟氏心里高兴,临下马车前给了媒婆二两银子的谢媒礼,道:“等下聘的那天,可要多依仗您了,您不但要把下聘的事情办好,您还得把成亲的日子给我定回来。到时候,我再给你一个大红包。”

    媒婆说了这么多年的媒,从来没有碰到过这样大方的人家,欢喜的接过银子,满口保证:“您就放心吧,只要我出马,就没有办不成的事,您先把成亲的日子定下来,回头等下聘的时候我在转告给他们家。”

    孟氏高兴的道谢后下了马车。嘱咐文彪把马车干的慢一些,稳稳的送媒婆回去。

    文彪应声,慢慢的赶着马车送媒婆回去了。

    孟氏转身看到大门虚掩着,知道孟倩幽没有去作坊,推开门,就冲着屋里大喊:“幽儿,我回来了!”

    正在屋里配药的孟倩幽听见她那高兴的声音,站起身,走出屋外,笑着问道:“娘,这么高兴,是心想事成了?”

    孟氏得意的回道:“那是,只要娘出马,就没有办不成的事情。”

    孟倩幽失笑。

    孟氏走到她面前,把她拉进自己的屋里,把今天发生的事一五一十的给她说了一遍,最后夸赞道:“这孙善人两口子真是懂礼数的人,即使人家没有任何准备,看我亲自上门了,笑呵呵的就答应了。所以我想着,这聘礼咱不能少了,别人家是八抬,咱家怎么也得弄十六抬,把成亲用的东西除了被褥以外全都准备齐全给他们抬过去,省得到时候他们再准备。”

    孟倩幽自然是没有意见,道:“我什么都不懂,这一切娘做主就好。不过,大哥和孟仁哥差不多时候下聘,如果咱们太过了,大伯母的脸上是不是不太好看?”

    孟氏愣了一下,道:“我光顾着高兴了,还真的没想到这个问题,你说的对,咱们不能高出你大伯母太多,免得被村里人说闲话。”说完,顿了一下,又有些为难的说道:“咱们突然提出成亲,确实做的唐突了,我就想着好好的补偿他们一下。现在倒好,不能了,娘这心里怎么觉得过意不去。”说完,还深深的叹了一口气,脸上的高兴的神情也跟着退了下去。

    孟倩幽看你她一会儿便没了高兴的劲头,笑着给她出主意:“这个好办,你去和大伯母说一声,把大哥和孟仁哥的聘礼准备的一模一样不就完了。”

    孟氏又有了精神,睁大了眼睛,欢喜的问:“这能行吗?”

    孟倩幽点头:“能行,你告诉大伯母,就是说聘礼的银子咱们家掏,免得她和大伯为难。”

    孟氏想了一下,“银子的事好说,怕就怕你奶奶不愿意,你忘了,上次义儿定亲的时候,我和你大伯母准备的东西被她老人家拿出来的不少。”

    孟倩幽想起当时老孟氏往外拿东西时,孟大金家的和孟氏一副小媳妇的样子站在一边,想要阻止又不敢说话的场面就一阵好笑,道:“奶奶是老人,遵守村里的老规矩,怕我们拿的东西多了,以后村里人再说亲的时候,不知拿多少的定亲礼好。可是她忘了,我们家现在不同往日了,不能和一般的村里人比。你和大伯母商量好了以后,慢慢的把这个道理说给奶奶。奶奶是个开通的人,会同意你们这样做的。”

    孟氏摆手:“我们可不敢,要是万一哪句话说的不高兴,惹到了她老人家,她要是生起气来,我们俩这不孝的名声就传出去了。”

    孟倩幽失笑,劝道:“只要你们把话说清了,奶奶不会那么轻易生气的。”

    孟氏摇头;“我还是不敢,这么多年了,我已经习惯了你奶奶怎么说我怎么做了。”

    “那就没办法了,要不您还是规规矩矩的按照村里的风俗准备聘礼吧。”孟倩幽道。

    孟氏的神情又垮了下去,叹口气:“可娘就是想给茜儿多准备一些聘礼呀。”

    孟倩幽也没了主意,静静地坐在一旁陪着她。

    孟氏想了半天,突然抬头看向她,兴奋的说道:“幽儿,娘想到了一个好主意。”

    没等孟倩幽询问,快速的说道:“你奶奶不是最疼你吗?你去帮娘和你大伯母说服你奶奶怎么样?”说完,一脸期待的看着她

    孟倩幽哭笑不得:“娘,这种事是你们应该操心的事,怎么又推到了我头上?”

    “哎呀,娘不是推给你,娘这不是没办法吗?我和大伯母是不敢反驳你奶奶的意见,可是你敢呀,而且她还不会生你的气。”孟氏道。

    孟倩幽再次失笑,应声:“好,我去帮你们说。”

    孟氏起身,迫不及待的说道:“那咱们现在就去了,正好你大伯母也在家。”

    孟倩幽举起自己的手,让孟氏看到自己手上沾着的草药:“娘,我现在正配到关键的一步,如果出去了再回来,说不定就完了,等晚上我在陪你去好不好。”

    孟氏虽然心急,但也知道女儿配药是大事,便也没有再多说,应道:“好,你先去配药,晚上的时候再去。”

    孟倩幽回了自己的屋里,关好房门,把已经捣好的草药按比例的配在一起。

    孟氏看了看天色,放轻了脚步,悄悄的去了厨屋做午饭。

    中午孟氏对回来吃饭的孟二银说了孙家已经答应起求亲的事了,孟二银高兴的不行,说自己下午就不去作坊了,开始在家给孟贤收拾新房。

    孟贤高兴的整个人从里到外都透着喜悦。

    两个小家伙也高兴的不行,尤其是孟杰,说自己不上私塾的时候一定要到村里好好的去炫耀一番,说自己的哥个也要娶媳妇了。就连孙良才都跟着傻了,问孟贤,是不是等下完聘以后,自己就可以改口喊姐夫了。

    孟倩幽笑着告诉他:“姐夫可不是随便就能喊的,一定要让孟贤给大红包才可以改口。”

    孙良才闻言兴奋的眼睛发亮,一个劲的询问孟倩幽给多少银子才可以改口。

    孟倩幽小声的对他说当然是越多越好。并告诉他:“如果成亲的那天,他的少,你就不让他把你姐姐娶走。”

    孟氏听到他们的谈话,笑着拍打了孟倩幽一下:“净出馊主意,那可是你大哥成亲,你怎么想着捉弄他。”

    孟倩幽嘟了嘟嘴,道:“就因为是大哥娶亲,我才没有办法去刁新郎,要是别人,我早就去了,他拿不出一千两银子来,休想让新娘子出门。”

    孙良才听到了耳朵里,瞪大了眼睛:“一千两,会不会太多了。”

    孟倩幽弹了一下他的脑门,“你傻呀,你就这一个姐姐,这时候不要白不要。我可是告诉你,这银子要到手可就是你的,你想要买什么就买什么。”

    孙良才心动,点头应道:“我知道了,不给一千两我绝不让我姐姐出门。”

    他们当着自己的面讨论娶亲那天为难自己的事情,孟贤在一边听得哭笑不得。

    孟倩幽成功的怂恿了孙良才,得意的对孟贤挑了一下眉毛,意思是你等着吧,成亲那天有你好看的。

    孟贤被她孩子气的动作逗笑。

    孟二银下午果然开始在家收拾新房,里里外外的重新打扫了一遍,然后细细的琢磨该买些什么样的家具放在里面。

    孟氏去了书包作坊,忍不住心里的喜悦,把孟贤要成亲的事情说了出来。

    作坊里得女人都纷纷道喜,说是到了成亲那天一定过来帮忙。

    大周氏和二周氏也笑着说,如果有用的着自己的地方尽管开口。

    周莹在一旁低着头,静静的缝制自己手中的书包。

    好不容易等到晚上,吃过晚饭,快速的洗刷完碗筷,孟氏就迫不及待的拉着孟倩幽去了新宅。

    孟中举夫妇和孟大金一家也刚吃过饭,孟大金家的正在洗刷碗筷,看到他们母女进来,停下了手中的动过,在围裙上擦了擦自己的手,笑着说道:“弟妹和幽儿来了,快屋里坐。”

    孟氏没有去屋里,直接拉着孟倩幽来到了孟大金家的面前,小声的对她说道:“大嫂,我有事要和你商量。”

    孟大金家的看她神神秘秘的,以为有什么重要的事情,压低了声音说道:“去我屋里说吧。”

    孟氏点头,就要随着孟大金家的进屋。

    老孟氏听到了孟大金家的话声,扬声问道:“是幽儿过来吗?快到屋里来,奶奶好长时间没有看到你了。”

    孟倩幽应声。

    孟氏冲她使了一个眼色,才跟在孟大金家的后面进了屋。

    走进屋内,看到孟仁和孟义也在,孟倩幽甜甜的喊过孟中举夫妇以后,笑着对孟仁说道:“恭喜呀,孟仁哥,你马上就要做新郎倌了。”

    孟仁自从想通了以后,整个人变得沉稳了很多,加上这段时间周礼特意的教导,周身隐隐透出一股清流的气息。听了孟倩幽的话,脸色微微一红,由衷的回道:“我这亲事能成,还多亏了幽儿妹妹,等我成亲了以后,一定和英子一起好好地谢谢你。”

    孟倩幽摆手:“谢我就不必了,你只要记住自己说过的话,以后好好地对待英子就行了。”

    孟仁保证,“那是自然,只要我们成了亲,我这一生必不会负她。”

    孟倩幽点头:“大堂哥今天的话我记下了,倘若他日你做了对不起英子的事情,不论你在什么地方,我都不会饶过你的。”

    孟仁面色不改的应声:“好。”

    孟中举夫妇听到孟仁的话也是很欣慰。

    老孟氏拉着她的手,把她拽到了自己的身边坐下,问:“我刚才好像听到你大伯母说你娘也过来了,她人呢?”

    “她先去了大伯母的屋子,和大伯母商议下聘的事情,一会儿再来给你打招呼。”孟倩幽回道。

    老孟氏又说道:“我听你大伯母说,今天你娘亲自上孙府去给贤儿提亲了,说是他们已经答应了。”

    孟倩幽点头,回道:“娘就是因为这事才过来找大伯母的,看看她给英子给你下聘的时候准备什么东西,我们也好参照着去准备。别他们先后下聘,拿出的东西相差太多,惹得村里人笑话。”

    老孟氏拍了拍她的手,“你娘做的对,就应该这样,别说是下聘了,就是成亲的时候场面也不能差的太多。总归我们是一家人,差的太多了,你大伯和你大伯母的面子上也过不去。”

    孟中举也摸着胡子赞同:“你奶奶说的对,不能相差太多了。你大伯毕竟是村长,如果你们家的场面太大了,你大伯的脸面上也过不去。”

    孟倩幽的心里一动,脑子里有什么一闪而过。

    孟义站在一边,听着几人的谈话,嘴唇动了动,似乎有话要说。可挠了半天的头,却什么也没有说出来

    孟中举夫妇没有发现,孟倩幽却将他的神情看在了眼里,笑问:“孟义哥,你是不是有什么话要说?”

    孟义见几人都看向他,慌忙摆手:“没、没有,我没有话说。”

    孟倩幽看他有话想说却不敢说的样子,皱起眉头,道:“孟义哥,这里没有外人,你有话就直说,你知道我最烦吞吞吐吐的人了。”

    孟义闻言酝酿了半天,还是没有鼓起勇气把想说的话说出来。

    孟倩幽正准备在说他几句,孟大金家和孟氏先后走了进来。

    孟氏给孟倩幽传递了一个眼神,告诉她自己已经把孟大金家的说服了,剩下的全靠她了。

    孟大金家的满脸的不好意思,不知道说什么好。

    反倒是老孟氏问她们:“你们商量的怎么样?想准备什么东西?”

    孟氏堆起笑脸,小心地说道:“爹、娘,我想给孙姑娘和英子准备十六抬的聘礼。”

    老孟氏的笑容僵了一下,惊讶得问:“这么多?”

    孟氏小心的回道:“我们事先没有打招呼,突上门提亲,孙家一点准备都没有。可即使这样,他们也答应了我的的提亲,我这心里过意不去,想要把一些成亲的东西准备好了给他们抬过去,省得她们手忙脚乱的准备不齐全。”说完,小心的观看老孟氏的脸色。

    老孟氏的脸色果然和她想像的一样沉了下来,道:“虽然你说的不错,但我们也不能出格的太多,平日里村里人都是最多四抬下聘,你要是觉得过意不去,可以装成八抬,十六抬就太过了,你这是要以后村里说亲的人指着脊梁骨骂我们吗?”

    孟氏和孟大金对看了一眼,没敢反驳。只是悄悄的给孟倩幽使了一个眼色。

    孟倩幽意会,笑道:“奶奶,我娘做的也不错,是我们失礼在先,补偿一些也是应该的。再说了,孙家是镇上的大户,能答应把孙姑娘嫁到我们家里来,我们已经是高攀了,多给些聘礼也是应该的。”

    老孟氏拍了拍她的手,道:“你还小,不知道这其中的利害关系,万一我们家开了头,后面的人都跟着效仿,那别人家的孩子还娶不娶亲了?再说,要说高攀义儿的亲事我们高攀的更厉害,那他成亲的时候,我们又该如何呢?”

    孟大金家的急忙道:“义儿的亲事不一样,周夫子家离得近,我们随时都可以给他们透漏过消息,让他们家提前准备的。”

    老孟氏反问:“那周家是京城里来的,到时候要求更高怎么办?你别忘了义儿的年纪也不小了,也该成亲了。仁儿的聘礼如果太多,恐怕义儿娶亲的时候,我们连四抬的聘礼也准备不起了。”

    孟大金家的张了张嘴,没敢说反驳的话。

    孟氏有些着急,使劲的给孟倩幽使眼色。

    孟倩幽听完老孟氏的话,想起孟义刚才欲言又止的表情,脑中突然灵光一闪,脱口而出道:“既然这样,干脆也别等以后了,索性把孟义哥的亲事一块办了吧。”

    孟中举夫妇和孟大金家的以及孟氏愣在原地,孟义则抬头惊喜的看向她。

    孟中举首先反应过来,摸着自己的胡须,笑着说道:“这倒也是一个好办法,既可以照顾到周家的脸面,也可以让村里人说不出闲话。不过,离过年的时间没有多少时日了,他们这前后脚的成亲,是不是太赶了些?”

    孟中举都赞同了,老孟氏便没有再说话。

    孟倩幽笑着回道:“既然他们三个都要成亲,我们也别一个一个的办了,不如您选个好日子,让他们同一天成亲。这样,咱们家就不会忙不开了。”

    三个兄弟一起成亲,孟中举活了这么大的岁数,闻都未所闻过,闻言,还真的认真考虑起这件事情来。

    孟大金家的和孟氏早已经被孟倩幽这一个接一个的主意给弄懵了,呆呆的站在原地迟迟的反应不过来。

    一直站在一旁没有说话的孟仁开了口,对孟中举说道:“爷爷,我觉得幽儿妹妹的这个建议非常好,我们三人同时成亲,传出去又是一段佳话。”

    孟倩幽也加了一把火,“爷爷放心,只要您同意,我们绝不会让大伯和大伯母感到为难。不但孟仁哥和孟义哥的聘礼钱我们出了,就连成亲时的酒席钱我们也掏了,大伯和大伯母不需要花一两银子。”

    孟中举考虑的就是银钱的问题,孟大金当了村长以后,整日里忙着村里的事情,没空去作坊里上工,挣不来银钱,自己也不授课了,自然是没有了束脩的收入,孟仁每天要跟着夫子上课,没空去作坊里上工,说来说去,家里现在还是指着孟义一个人的工钱,就是再省,也不可能一下子拿出几十两的银子,如今孟倩幽这样说,孟中举没有了后顾之忧,自然是满口答应:“好,就按幽儿说的办,让他们一块成亲。”

    孟中举是一家之主,什么事情都是他说了算,老孟氏即使再有不同的意见,也没有出声反对,更何况她也觉得这样做确实不错,便也点头答应。

    孟氏更甭提,只要是答应让她多拿一些聘礼,早日的把孙茜娶回家,怎么样做都行。

    孟大金家的却是满脸的不好意思,一个儿子让孟氏帮着出聘礼还不行,两个儿子还都让他们出,不但如此,就连成亲的事情也让人帮着操办。可是孟中举已经同意了,自已也不能再反对,便对孟氏说道:“弟妹,这怎么好意思呢?怎么能让你们出这么多的银钱?”

    “哎呀,大嫂,我们都是一家人,说这些就见外了,你还是考虑一下如何去给周家去提亲吧,毕竟他们刚定亲没有多长时间。”孟氏提醒她。

    孟大金家的被转移了话题,想起了这个事情,皱起了眉头,有些为难得说道:“是呀,我们这样贸然的提出来,不知道周家会不会答应。”

    孟氏给她出主意,:“让我说呀,你干脆也和我一样,亲自上门去求娶,他们不答应,您就不出门。”

    孟倩幽被孟氏的说法逗笑:“娘,周家是诗书世家,大伯母把事情的原委讲清楚,周夫子会体谅她的。也许比孙家答应的还要痛快呢。”

    孟大金家的闻言舒展开了眉头,睁大了眼睛,对着她希翼的问:“你是说只要我亲自去,周家一定会答应?”

    孟倩幽点头,“**不离十。”

    孟倩幽现在是全家人的主心骨,既然她说能行就一定能行,孟大金家的立刻来了信心:“我明天早上吃过早饭以后就过去提亲。”

    孟氏点头,道:“行,早点定下来,咱俩也可以早点给他们置办东西。”随即又把自己定好的下聘的日子说了出来,道:“索性咱们就一起给他们下聘,一起让他们成亲,在这十里八乡的,我们家再风光一把。”

    能再出一次风头,让孟家的名声传的更响亮一些,孟中举自然是愿意,当即拿出月历,选了一个宜嫁娶的好日子,只不过日子比较远,是进了腊月以后。

    所有的事情商定好,孟氏和孟倩幽回了家中,告诉了孟二银这个消息。

    孟二银听后愣了一会,满脸的不相信。随后反应过来,激动的搓着自己的手问道:“兄弟三人同时成亲,这可是从来没有听说过的事情,这是谁想出来的主意。”

    孟氏抬高下巴,得意的说道:“当然是我女儿了,除了我女儿谁还能有这么一举多得的想法。”

    孟二银大笑,声音里充满了满满的自豪。

    孟大金家的第二天早早的吃过早饭以后,就亲自提着头一天在镇上买的预备给孟仁提亲用的礼品,独自去了周家。

    周周夫子知道了她的来意后,稍微想了一下,就答应了她。后面的说辞和孙家的一样,说自己家需要给周莹重重的准备一下嫁妆,成亲的日子不要太靠前。

    孟大金家的急忙说不用他们准备,自己会把全部的东西准备好。

    周夫子笑着点头,没说好,也没说不好。

    孟大金家的察言观色,知道他是知道自己家里的条件不好,恐怕也拿不出多少的好东西,只是怕伤了她的脸面,才没有多说。

    接下里的一段时间,孟氏连作坊也不去了,天天和孟大金家的一起去镇上买定亲的东西。一样买三份,谁也不多,谁也不少。

    自从答应了孟家的提亲,周夫子就不让周莹去书包作坊了,让她在家里绣自己的嫁衣,时间紧,就连大周氏和二周氏也不去了,在家里帮忙。

    孟家商定好了以后,孟中举便去找了老族长,把三个孙子同时下聘,同时成亲的事情告诉他。

    老族长也是闻所未闻这样的事情,想着孟家又要风光一回,乐得摸着胡子直点头。

    孟中举告诉他,下聘的东西有点多,需要他号召本族的青壮年们都去帮忙抬嫁妆。

    其实以孟家现在的在村里的地位,只要招呼一声,村里人会争先恐后的过去帮忙,根本用不着自己这个族长出面,孟老族长明白孟中举这是在孟氏族人面前抬着自己,给自己脸面,高兴的也没问准备多少嫁妆,就吩咐孟氏族人到那天的时候把手里的伙计全部放下,过去帮忙。

    老族长发了话,无论是闲在家里的,还是出去做工的,等到了下聘那天,全都聚集在了新宅的门口,抬嫁妆。

    孟大金把他们分成了三拨,一拨去周家,一拨去孙家,还有一拨去英子家。

    镇上最远,孟大金指挥着第一波人进去院内抬嫁妆,先去镇上。

    族里的小伙子们嘻嘻哈哈的说笑着进去院内,却在看到三排数不清的聘礼时傻了眼。

    孟大金指着一排十六抬聘礼告诉他们,这是去镇上的。抬到外面的马车上就好,等到了镇上以后,再卸下来,抬着去孙家。

    小伙子们愣神之后,把嫁聘礼抬去了外面。

    村里人一开始没在意,等看到聘礼源源不断的从院内抬出来时,开始有了惊呼声:“我的天呀,他们这是准备了多少抬的嫁妆?”

    有细心的数过了,大声回道:“十六抬,整整十六抬聘礼。”

    人群炸开了锅。各种不同的声音响起:“他们三人一天下聘,这孟贤的聘礼十六抬,那孟仁和孟义的聘礼不知有多少?”

    有的人道:“村长家的条件不如孟二银家的好,不过最少也得有八抬吧。”

    旁边的人摇头:“他们家两个儿子同时成亲,八抬估计也够呛,顶多四抬。”

    还有人说道:“这么少?那还同一天下聘,村长这不是自打脸面吗?”

    在众人的议论声中,去镇上的聘礼装好,文彪和文虎赶着马车在前,抬聘礼的小伙子们跟在后面。最后是吹吹打打的唢呐队。

    目送这一拨走远,众人的目光紧紧的盯着新宅的大门,看看孟仁的聘礼有多少。

    孟大金又安排了一批小伙子们进去,等他们把聘礼抬出来的时候,村里人一数又是十六抬,彻底炸了锅。

    孙家的看到这十六抬聘礼惊得张大了嘴巴,久久没合上。傻傻的跟着抬聘礼的队伍去自己的娘家。

    最后是孟义的了,也是十六抬,村里人已经惊得说不出话来了。好家伙,整整四十八抬聘礼,这在方圆几十里,连听都没听说过,孟家这一次又出了大名了。

    果不其然,过去了好多天之后,各个村里的人们还在议论着孟家同一天下聘,抬出四十八抬聘礼的事情。

    而在进了腊月之后,孟家又传出一个令人惊讶的消息,孟家的三兄弟将在腊月十六这一天同时成亲。

    ------题外话------

    感谢186**948打赏花花,感谢weixinbb6959打赏花花,

    感谢所有亲们月票支持,感谢对路的支持和厚爱,谢谢

    好友昕玥格的新文在pk啦,美人们快去围观么么啾~

    农门辣女:媒婆俏当家

    本是漂亮小白领,突然变成又胖又丑农家女,沈瑶发誓:就算丑,也定要当最有钱的丑胖子!

    从此,调教干娘变身美食家,种种喜果换成白花花大银子;

    顺便戴上红花穿起红袍,扭着小腰当起说媒拉纤小媒婆:

    东家姑娘美,西家小伙帅,红线一牵,洞房一进,媒人礼哗啦啦进了兜兜里。

    **

    夜黑风高热被窝,沈瑶数着银子唱小曲儿:媒婆好媒婆俏,能挣钱来能泡哥儿~相公,来洞房!

    **

    纯纯的种田挣钱文,无宫斗无权谋,温馨甜宠,轻松欢快,欢迎姑娘跳坑宠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