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三十三章 如影随形的窥探
    这一次,不止黄庄的人炸开了锅,就连附近几个村里的人都沸腾起来,所有人一直翘首期盼着这一天的到来。

    临近之日,孟倩幽又让人放出一个消息,腊月十六这天在新宅的门口摆一天的流水席,无论是本村的还是外村的,都可以过来免费的吃。

    这一下,人们更加的轰动了,附近几个村里的男男女女,老老少少,在十六这一天,都早早的守在了新宅的门前,来看这绝无仅有的盛况。

    这次的排场有些大,只凭吴大几人忙不过来,孟倩幽便给作坊里的人放了三天假。让他们过来帮忙,工钱照算。就连李村的人都不例外。

    孟倩幽又借来了两匹高头大马,这回迎亲所用物事算是齐全了。

    孟氏头一天就让文彪用马车把自己的父母接了过来,张柱一家人,张根一家人放工后没有回去,留下来帮着做些份内之事。

    孟家的人包括孟中举夫妇都激动的一夜没睡着,第二天众人都精神奕奕的起来,帮着三位新郎精心打扮,检查迎亲用的东西。

    新宅的外面已经站了不少过来看热闹的村民,喜气洋洋,人声鼎沸。

    新娘有近有远,为了能赶回来同一时间拜堂,安排新郎出发的时辰不一样。首先是孟贤,穿着新郎倌的服饰,意气风发的坐在马上先出发。后面是文彪赶着装饰好的喜庆的马车,马车里坐着兴奋不已的压车的孟杰。在后面跟着迎亲的队伍,最后面是吹吹打打的唢呐队,一行人在众人艳羡的目光中朝着镇上走去。

    过了半个时辰以后,同样是穿着新郎倌服饰的孟仁骑着高头大马,后面跟着文虎赶着的装饰好的马车,马车里做的是同样兴奋不已的压车的孟清。带着吹吹打打的迎亲队伍去了孙庄。

    穿着新郎倌衣服的孟义是最后一个走出来的,孟倩幽给他安排迎亲的是一抬八人抬的大轿,孟义在前,轿子在后,里面坐着的是心情略显兴奋的孟逸轩。一行人吹吹打打围着黄庄转了一圈,最后停在了周家的门前。

    所有人这次是真的开了眼界,上了岁数的人纷纷感叹,能看到这样迎亲的排场,这一辈子也不白活一回。稍微年轻一点的人则是满脸的羡慕,想想自己娶亲的时候能有个牛车就不错了。

    三队迎亲的队伍按照预定好的时辰先后回来了。

    先是孟仁领着迎亲的队伍回来。英子家虽然贫困,但是英子的爹娘心疼女儿,不但孟家送去的十六台聘礼,原封不动的给抬了回来,还另外又给闺女东拼西凑了四抬,整整二十抬的嫁妆,加上迎亲和送亲的人,差点晃瞎了看热闹的人的眼睛。

    尊照村里的习俗,新娘下了马车,孙家的搀扶着迈过火盆以后,由孟仁领着走了进去。

    第二个是孟义,周家底蕴丰厚,自然是不缺少银钱,也把孟家送去的聘礼全部抬了回来,不但如此还又配送了十六抬。

    众人看到这三十二抬嫁妆,只剩下倒抽凉气的声音了。

    孟义也按照习俗把迈过火盆的周莹领着走进去。

    最后是孟贤。

    孙善人在镇上是数得着的富户,嫁孙女自然不能太寒酸了,不能让镇上的人笑话,所以除了孟家送去的十六聘礼以外,又配送了三十二抬。

    这次人们连抽气声都没有了,只是张大了嘴巴,瞪大了眼睛,惊讶的说不出话来了。

    孟贤照样按照习俗把迈过火盆的孙茜领了进去。

    屋内,孟中举夫妇坐在了首位,孟大金夫妇坐在了左边,孟二银夫妇坐在了右边。

    三对新人在媒婆的高喊声中先是拜了孟中举夫妇,然后各自拜了自己的爹娘,夫妻对拜以后,在媒婆的送入洞房的喊声后,孟仁和孟义牵着红绸,领着自己的媳妇去各自的新房。

    孟贤的新房在孟宅那边,拜完堂以后,孟贤小心翼翼的把孙茜有又领回了马车上,送回了自己家中的新房。

    拜堂完毕,孟中举难掩激动的讲了一番话后,酒席正式开始,外面的流水席也同时进行。

    来的早的看热闹的人们已经找好了位置,流水席一开始就可以狼吞虎咽的吃起来,后面来的人见没有了位置,也不着急,很自觉地在一边排起了长队。

    酒席设在了屋内和院子内。

    孟中举和张柱爹,和老族长还有孟氏族里上了岁数的人一桌在屋里。

    老孟氏,张柱娘和各是女眷们在另一个屋子里。

    剩下送亲的人和陪亲的人则在院子里吃酒席。众人欢天喜地的吃着酒席,聊着天,谈着这难得一见的成亲场景。

    今天没有孟倩幽的什么事,所以她清闲的不行,先是去看了英子和周莹,吩咐身边的人给她们拿些吃的,然后转身回自己的家中,去看看孙茜。

    新宅的外面是各个村里来吃流水席的人,孟倩幽看也没看,直接就往家里走,可是没走多远,就感觉有一道目光在盯着自己。沉吟了一下,猛地回头,却没有发现任何可疑的人。

    转身往回走,那道目光又跟了过来。

    孟倩幽顿住脚步,思量了一下,转身回来,找到正在维持秩序的文彪好文虎,低声吩咐了他们几句,两人点头,开始在吃饭的和还没吃饭的人之间俩会穿梭,看看哪个人行迹比较可疑。

    找了半天,也没有找到,两人冲孟倩幽摇了摇头。

    孟倩幽皱眉,招手示意两人过来后,嘱咐两人一定要看好今天来吃饭的人,如果有人有异动,先下手制服他,押到一旁,等流水席散了以后再说。

    两人应声,继续去巡视来吃饭的人。

    孟倩幽找到吴大,让他亲自守在厨房门口,告诉他除了这些做饭的人,任何人今天不能轻易的出入厨房。

    吴大看她表情严肃,知道事关重大,立刻保证自己哪也不去,一定守好厨房门口。

    吩咐好这一切,孟倩幽才又转身往家里走。这回那道目光再也没有出现。

    孙茜盖着盖头,由丫鬟陪着静静地坐在了新房里,孟倩幽进门以后,丫鬟给他施了个礼,喊了声:“姑娘。”

    孟倩幽笑着对她俩说道:“我来陪着大嫂,你们两人去那边吃过饭再过来。”

    两名丫鬟不敢应声,齐齐的看向孙茜。

    孙茜仿佛感受到了她们的注视,柔声说道:“去吧,忙活了大半天了,你们也饿了。”

    两名丫鬟欢喜的道了谢以后,结伴去了新宅。

    孟倩幽坐到孙茜面前,笑问:“你一直顶着这盖头不难受吗?还不赶快掀起来。”

    孙茜闻言把面前的盖头掀到头顶上,深喘了几口气,道:“难受死我了,守着她俩我也不敢掀,免得回门的时候她们回去告状,到时候爷爷奶奶又该训斥我了。”

    孟倩幽失笑,起身把桌子上摆的精致点心盘子端到她面前:“饿了吧,吃一些吧。”

    孙茜也不扭捏,拿起一块点心吃了一小口,咽下去以后才说道:“你不知道,我刚睡着就被她们喊了起来,好一通折腾,我要是知道成亲这么累,说什么也我也不会答应这么早成亲,最起码得等个两三年以后。”

    孟倩幽笑着说道:“你要是推到两三年以后再成亲,估计我娘非急疯了不可。她可是急着抱孙子呢。”

    孙茜一下子被点心呛道了,咳嗽个不停。

    孟倩幽感激起身倒了一杯水,递到她面前。

    孙茜接过,喝了好几大口,才停止了咳嗽。

    孟倩幽看她满脸通红,知道她是害羞,也不再逗她,让她踏踏实实的吃了几块点心。

    点心下肚,孙茜的活力也恢复了许多。

    两人又说了一会儿话,外面传来两个丫鬟的脚步声,孙茜吓得赶忙将盖头盖好,老老实实的端坐在了床上。

    两名丫鬟轻敲门。

    孟倩幽扬声让她们进来。

    两名丫鬟进屋后,看到桌子上的点心少了好几块,知道是孙茜吃了,也没有吱声。

    孟倩幽说道:“今天家里的人都去新宅了,家中无人,你们不必拘谨,稍微的歇息一下。”

    两名丫鬟谢过,依旧恭敬的站在一边。

    孟倩幽起身,对孙茜说道:“我还要回宅子那边看看,你稍微等一会,我大哥这个时候估计敬完酒了,很快就会过来了。”

    孙茜轻轻的点了几下头。

    孟倩幽看了两名丫鬟一眼,转身出了屋。

    新宅门前的流水席依然很热闹。

    文彪和文虎也没有懈怠,不停的在人群里来回转悠。

    孟倩幽却再也没有感受到那道目光。

    孟家三兄弟同日成亲的事情又一次轰动了清溪镇,黄庄的孟家再一次牢牢的被人们记在了心中。茶余饭后,所有的人都在津津乐道着这件事情。

    成亲的事情忙活完以后,作坊里的订单也多了起来,被派过来运腊肠的谢江风的伙计告诉孟倩幽:“姑娘,我们东家说了,京城里的达官贵人都预定了不少的腊肠,让您在过年以前务必给准备好十万斤腊肠。他说知道这是难为您了,等过段时间忙完了,他亲自给过年过来送份大礼,以表谢意。”

    孟倩幽早就料到今天过年的时候,京城里腊肠的销量会增加,所以进去腊月以后就让上工的人每天多上半个时辰的工,多做出了一些腊肠出来。可是没想到谢江风一下子就要十万斤,再加上每天正常的出货量,上工的人们每天要在多上一个时辰的工才能做出来。可是那样,人们就太累了。

    等伙计拉着腊肠走了以后,孟倩幽找到孟贤,给他说了谢江风让存十万斤腊肠的事情,并和他商议怎么办?是另找工人呢,还是让作坊里的工人在多做一个时辰。

    孟贤也拿不定主意。

    孟倩幽干脆一一到了几个作坊里,让大家停下手中的活计,询问他们的意见,告诉她们,如果是在多做一个时辰的话,剁肉的每人每天七十个铜板,装腊肠的每人每天五十个铜板。工人们一听,全部要求多做一个时辰。

    孟倩幽直接告诉上工的人们,自己担心他们的身体吃不消。

    人们不在意的说道:“地里农活忙的时候,我们整天整夜的在地里抢收,身体也没问题。东家尽管放心,我们的身体好着呢,别说是一天多加一个时辰,就是加两个时辰我们也能顶的住。再说了,不就是这么几天吗?等过年的时候,我们不就能痛痛快快的歇着了吗?”

    孟倩幽听工人们这样说,便点头答应。道:“从今天开始,就按七十个铜板算工钱。我知道你们挣钱心切,但是如果身体吃不消,一定要说出来,休息一下再上工,千万别硬抗着,到时把身子累坏了,就得不偿失了。”

    工人们都纷纷应声说没问题。

    土豆粉作坊里也是忙的不行,尤其是土豆干粉,打开了销路以后,每隔三天王老板就派人过来拉一次货,每次都是一万斤。

    薯片作坊更甭提了,所有的女人累的回家以后连话都不愿意说。

    书包作坊里的工人们也不清闲。

    不但工人们忙的不行,就连孟家的几人也忙的只有吃饭的时候才能见到面。

    孙茜刚进门,什么也插不上手,就在家里和丫鬟一起专门负责家里人的饭食,到了下工的时辰就把饭菜做好,等家里人一进门就可以吃到热乎的饭菜。

    孟氏高兴的不行,直夸孟贤有眼光,给自己找了一个这么好的儿媳妇。

    每当这时,孙茜就羞得连耳根子都发红。

    最高兴的就属孙良才、孟杰和孟清了。因为夫子说了再过两天就放假,一直等到过了年正月二十才开课。

    孙良才央求孙茜,自己放了假以后在村里玩两天再回去。

    孙茜点头答应,孙良才高兴的蹦了起来。

    一直玩到了腊月二十六,孙茜让文彪帮着把孙良才送回去。

    孟倩幽说道:“明天我有些事正好去镇上,就把他捎回去吧。”

    孙茜点头,嘱咐孙良才说自己今年不在家过年,让他一定要好好的陪着爷爷奶奶。

    孙良才点头,道:“你放心吧,我知道怎么做。”

    孙茜摸了摸他的脑袋,眼圈有些发红。

    第二天一大早,文彪和文虎赶着马车,拉着所有的人先来到了店里。

    孟义打开店门,所有人把店里擦拭了一边,准备好东西,开始迎接客人上门。

    孙良才是第一次来店里,稀奇的不行,这里看看,那里瞧瞧。

    孙旺和往常一样,比孟义他们晚来一个时辰上工,看到儿子在店里,一把抱住孙良才,高兴的眼泪都流出来了。

    孙良才这一年个子长的不少,都快比孙旺要高了,现在被孙旺这样抱在怀里,有些不好意思,扭动了几下自己的身体,小声抗议:“爹,我都多大了,您还这样抱着我?”

    孙旺擦了一下眼泪,欢喜的道:“多大了你都是我儿子,还不许爹抱抱你了?”

    孙旺从小疼宠孙良才,孙良才自然是没有反驳他,摸着自己的脑袋冲着他傻笑。

    孟倩幽给文彪试了一个眼色,文彪去了后院的马车上拿了一个鸟笼子过来交给她。

    接过鸟笼子,孟倩幽提着它走到孙旺面前,笑着说道:“亲家爹,这几个月来多亏了您天天来帮忙,我也没什么可送你的,这是我托人从京城的名师手里买来的鸟笼子,您看您喜欢吗?”

    孙旺以前除了结交狐朋狗友,就是喜欢养鸟,对于鸟笼子那是相当的识货,只看了一眼,就知道出自哪个名家之手,急忙欢喜的接过,左看右看,爱不释手。

    孟倩幽又道:“今天都二十六了,良才我也给您送回来了,您就不必过来帮忙了,领着他去好好的逛逛吧,等过年以后开工了,您再过来帮忙。”

    孙旺欢喜不已,道过谢后,一手拉着孙良才,一手提着鸟笼子,出了店门。

    店里陆陆续续的有顾客上门,孟义领着人开始忙活。

    孟倩幽给他说了一声,说自己有事出去一趟,一会儿就回来。

    孟义点头,嘱咐她小心一些,早去早回。

    孟倩幽让文彪赶了马车过来,吩咐他去德仁堂

    由于临近年关,来镇上购买年货的人比较多,文彪怕马车冲撞到路人,所以赶的非常慢。

    孟倩幽也没什么重要的事,便没有催促他。

    走了将近一半的时候,文彪压低了声音告诉孟倩幽:“姑娘,后面有人跟着我们。”

    孟倩幽皱起眉头,打开车帘一角,朝外观看,果然有一个人鬼鬼祟祟的不远不近的跟在马车后面。正要眯起眼睛,细看一下,那人却抬起头往马车这边看了一眼。

    孟倩幽感觉这眼光有些熟悉,跟孟贤成亲那天打量自己的眼光才差不多。眉头皱的更深,放下车帘,退回车厢里,想着他到底是谁,一次次跟踪打量自己意欲何为。

    想了半天也想不出个头绪,便吩咐文彪:“绕过德仁堂,顺着大路出西门,看看他跟不跟在我们后面。”

    文彪应声,不慌不忙的赶着马车朝着西门走去。

    跟在后面的男子看到他们的马车顺着大路一直往西走,愣了一下,停下了跟踪的脚步。

    孟倩幽一直打开车帘一角往外观看,见他停住了脚步,眉头皱的更深了。

    那人站在原地,看着马车越走越远,竟然拐了一个弯,去了德仁堂的方向。

    孟倩幽把这一切都看在眼里,吩咐文彪:“调转马头,去德仁堂。”

    文彪下了马车,牵着马调转了马车后,跃上前辕,把马车赶到德仁堂门口停好。

    孟倩幽一下马车,便又感觉到了那道打量的目光。

    稍微思量了一下,孟倩幽没有理会他,抬脚走进德仁堂内。

    临近年关,德仁堂里看病的人竟然比往日里还要多。老大夫和另外几名坐诊的大夫面前都排了不少的病人。伙计们忙的也是不可开交。抓药的、算账的,招呼病人的,都忙的不行。

    一名招呼病人的伙计看到有人进来,正要安排他去大夫面前做好,一抬头,却看到是孟倩幽,立刻恭敬的说道:“孟姑娘,您来了。”

    孟倩幽点头,看了一眼满屋子的病人,问道:“你们东家呢,回京城了吗?”

    伙计恭敬的回道:“东家在楼上,我这就去禀告一声。”

    孟倩幽摆手:“不用了,我自己上去就行了,你忙你的吧。”

    伙计让开身,孟倩幽走到楼上。

    文泗正在查看账本,听到脚步声,头也没抬的问道:“什么事?”

    孟倩幽故意回道:“我来问一下,这治伤疤的药都送去京城这么长时间了,我的提成什么时候给结算?”

    文泗惊喜的抬头,笑着问道:“小丫头,你今天怎么有空过来了?”

    孟倩幽拿起桌子上的一个茶杯,走到账桌前,拿起文泗面前放着的茶壶,自己倒了一杯茶,闲适的坐在账桌前的椅子上以后,才开玩笑的回道:“我来讨账呀,今年家里添了好几个作坊,银钱吃紧,没钱过年,过来讨些银子回去,全家人好过年。”

    文泗被她逗笑,搪塞她:“你还缺银子,褚大哥给你的玉佩,你随便动一下,几十万两银子都有。”

    孟倩幽喝了一口茶后,瞪了他一眼:“你不是说褚将军给的玉佩不能随便用,我需要用银子的时候就来找你要吗?”

    文泗正要搭话。孟倩幽却突然感兴趣的问:“你说,褚将军要找的玉佩和他给我的这块玉佩是不是都能从钱庄里取出银子来?”

    “那是当然,你忘了你上次用玉佩取钱时,连褚大哥都震惊了。”文泗回道。

    孟倩幽又问:“既然两块玉佩都能取出钱来,那干嘛还非得找另一块?”

    文泗笑着回道:“当初褚大哥给你玉佩时,没料到你会用到这么多的银钱,有一件事便没有对你说,如果只是拿其中的一块玉佩去取银子,每年最多只能支出五十万两银子,如果是同时那两块玉佩的话,则是可以取出五百万两。”

    孟倩幽瞪大了眼睛,惊讶的问:“差这么多?”

    文泗点头。

    “那除此之外,那两块玉佩还有没有别的作用?”孟倩幽身子前倾,好奇的问道。

    文泗摇头:“这个褚大哥没说,我不知道。”

    孟倩幽“哦”了一声,身子又倚回了椅子上。

    文泗感觉有些不对劲,疑惑得问:“小丫头,你怎么对这些事这么感兴趣?”

    孟倩幽摆弄着手里的茶杯盖,回道:“褚将军把玉佩送给了我,我当然要弄清楚他有没有别的用途,要是有,我得把它赶紧还回去,别到时候给自己惹来不必要的麻烦。”

    文泗笑道:“褚大哥送出去的东西是决计不会再收回的,你还是把那块玉佩报保管好吧,万一哪天真的需要银钱了,用它可以应应急。”

    孟倩幽摆手:“只这一次,就引起这么大的麻烦,我以后可不敢再用了。”

    文泗笑着摇头:“你这唯恐天下不乱的性子会怕麻烦?”

    孟倩幽立刻回道:“怕,我当然怕,我可是很惜命的,我可不想我小小的年纪就香消玉损,白瞎了我爹娘给的这一副花容月貌。”

    文泗被她逗得哈哈大笑。

    楼下正在给病人看病的老大夫听见他的笑声,就知道是孟倩幽来了。笑着摇了摇头。

    孟倩幽白了一眼笑的毫无形象的文泗,道:“笑吧,笑吧,过段时日你就笑不出来了。”

    文泗止住了笑声,声音里带着笑意的说道:“小丫头,我不就是笑声大了一些吗?你至于这么诅咒我吗?”

    孟倩幽翻了一个白眼,道:“大少爷,我也很忙的好不好,我有那个功夫去诅咒你?”

    文泗声音的笑意还是没止住,道:“那你为什么这么说?”

    孟倩幽用手随意的指了一下窗外:“文大少爷,看来你是逍遥的日子过的太久了,连警惕性都没有了,有人在你们德仁堂外窥探你们,你都不知道。”

    文泗闻言一愣,收敛了嬉笑的神色,认真的问道:“你说的是真的?”

    “骗你我有银子吗?”孟倩幽问他。

    文泗立刻起身,来到了窗前,朝外观看。

    孟倩幽的声音在他身后响起:“在你们门口左侧拐角处,那个旗杆的下面的那个人就是。”

    文泗顺着她身后的方向看去,果然看到有一个人正鬼鬼祟祟的一直朝着德仁堂打量。

    细看了那人一眼,文泗自语道:“我看他的穿戴,怎么像京城里的人?”

    孟倩幽忘了自己手里还端着茶水,猛然就站了起来,吃惊的问:“京城里的人?”

    文泗又细看了一下,肯定的点头:“是京城里的人没错。”

    孟倩幽匆忙将手里的茶杯放在了桌子上,走到窗前,也仔细的打量那人,好半天才道:“我看他像是有身手的样子。”

    文泗点头:“身手还不低,不在我之下。”话落,眯起了眼睛。

    孟倩幽朝外看去,只见另一名和他穿着同样服饰的人走到那人面前不知说了些什么,那人抬头看了德仁堂一眼,随着后来的人走了。

    直到那两人走出去了很远,文泗和孟倩幽才收回了目光。

    文泗走回账桌前坐好,皱着眉头想了好一会才说道:“我们德仁堂只是一个医馆,素来不与任何人结怨,怎么会有人无缘无故的盯上了我们?”

    孟倩幽也皱眉,说道:“不止是你,连我也被他们盯上了?”

    文泗惊讶:“你也被盯上了?”

    孟倩幽点头,把孟贤成亲那天自己感觉被人偷偷打量的事情说了出来:“当时我以为是有人想趁着那天的人多捣乱,就吩咐了文彪和文虎去查,结果什么可疑的人也没有发现。我便没有在放在心上。可是今天我从土豆粉店出来没多久,文彪就发现有人跟在我们的马车后面,我打开车帘想细看一下,到底是什么人跟着我们,正好他抬头望马车这边看了一眼,我感觉他的眼光和那天偷偷在背后打量我的眼光是一样的。为了试探他,我吩咐文彪赶着马车朝西走,没想到他却没有跟着过去,而是直接来了德仁堂,就好像料准了我一定会来德仁堂一样”

    听她说完,文泗的眉头皱的更深,道:“这么说来,他们肯定是知道了我们的关系,才分别盯住我们的。”

    孟倩幽附和的点了点头,疑惑的问道:“他们怎么会知道我们有关系呢?”随后想到了什么,瞪大了眼睛,问:“不会是我们合做治疗伤疤的药的事传出去了吧?”

    文泗肯定的摇头:“不可能,信是我亲自给爷爷写的,让我的心腹快马加鞭的送回去的。而且我爷爷看过信以后当着我心腹的面,就把它烧毁了,并且还回信嘱咐我们保密,这件事绝对不可能泄露出去。”

    “家中这一段时日比较忙,我没有顾得上店里,如果我猜想不错的话,我那土豆粉店也肯定被他们盯了很长时间了。如果不是我们的配方这件事情泄露出去,我们有为什么会被人盯上?”孟倩幽道。

    文泗没有说话,坐在椅子上想了半天也没有想通为什么会有人盯着自己。

    孟倩幽也坐在一旁皱着眉头猜想,也同样地没有想透,索性放弃了猜测,道:“我们没有蛛丝马迹,在这胡乱猜测也猜不到为什么,你这两天不就回去过年了吗?等你回去以后好好的调查一下不就什么都知道了。”

    “我正要派人去给你说一声呢。”文泗道:“我今年过年就不回去了,换老于回家去看看。我已经给他准备好了马车,下午就让他启程,快的话二十九就可以到家了。”

    孟倩幽撇了撇嘴角,讽刺他:“你可真是个会扒皮的东家,等到这时候了才让老大夫回家,你就不怕他年纪大了,路上赶的太急,回家以后病倒吗?”

    文泗有些冤枉,赶紧替自己申辩:“一进腊月我就让他回去了,是他自己说现在的病人多,那些坐诊的大夫忙不过来,非要留下来的。我有什么办法?”

    孟倩幽依旧讽刺他:“你没有办法,我就不相信你把他的东西装到马车上,强令他回去,他还敢违抗你的命令不成。说来说去,你还是希望他留下来,帮你这黑心的东家多挣一些钱。”

    文泗被噎的说不出话来。

    孟倩幽莫名的发泄了一顿,感觉心里的沉闷好多了,心情也跟着好起来,从怀里拿出几瓶配制好的药,起身放在文泗面前的账桌上,道:“年前就这几瓶了。”

    看到药,文泗的眼睛一亮,也不跟她计较了,快速把几瓶药抓在了自己手里:“这还差不多,等老于回京城的时候,让他亲自给我爷爷捎回去。”

    “这送去京城的药也有不少时日了,怎么不见传回消息,你们到底卖没卖出去?”孟倩幽问。

    文泗瞪他一眼,“你是不相信自己配的药,还是不相信我们德仁堂的实力,我告诉你,自从知道我们德仁堂有这治疗伤疤的药以后,每天都有那些富家和官家的小姐、太太,派人去上门求购。如果不是你配制的少,我们不敢轻易出手,恐怕只这一种药我们就挣了几十万两了。”

    说来说去,责任竟然到了自己的身上,孟倩幽哪里服气,回道:“正因为配制的少,人们才抢购呢,要是跟普通的草药一样,每个药堂里都有,你还怎么吸引那些人去仁堂里买?”

    文泗敷衍的说道:“是是是,你说的对,不过,过年以后,你能不能多配置一些出来,爷爷说想要给几个大的分铺里放一些。”

    孟倩幽没有答应,“年前肯定是没有时间了,等过年以后我看看有没有时间,如果有的话,我多配置一些。”

    文泗眼珠转了一下,像诱惑小孩子一样诱惑她:“我跟你说,这个药的利钱可大,就那五六瓶,已经卖了好几万两银子了,分到你的手里也不少,你不是最爱银子吗。那还不多配置一些出来。”

    孟倩幽是笑非笑的看了他一眼,没有搭理他。

    文泗见她没有上当,无趣的摸了摸自己的鼻子。

    孟倩幽起身:“我回去了,你时常注意一下外面,如果发现有什么异常的情况,可以让伙计去告诉我一声,我让文彪他们过来帮忙。”

    文泗不以为意的摆手:“不用,我这德仁堂里有几名伙计是我从京城带过来的,都会一些身手,有什么事足可以应付。再说了,看他们的样子不会像是要过来捣乱的样子。”

    孟倩幽直觉没那么简单,再次叮嘱他:“无论怎样,小心一些总归是没错。”

    文泗敷衍的点头,起身送孟倩幽下楼。

    楼下的病人已经少了不少,老大夫也没有那么忙了,看到文泗和孟倩幽从楼上下来,给病人开完药方子后起身,走到孟倩幽面前,热情跟她打招呼:“孟姑娘。你可是好长时间没有过来了。”

    孟倩幽笑着回道:“临近年关,家里的事情多,人手少,忙不过来,别说是您这德仁堂,就是我那土豆粉店,多半个月了,我才来了这第一趟。”

    老大夫摸着胡须,笑着说道:“姑娘没出门,可这名声传的响呀,现在连来看病的病人都在议论你那三个哥哥同时成亲的事。”

    孟倩幽笑道:“我三个哥哥同时成亲,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总不能一个月内接连办三次喜事吧,索性就一起办了。没想到竟然引起这么大的轰动。”说完,转移了话题,继续说道:“我听文泗说,你下午就要回去了,我事前不知道,也没有给您准备什么,只能祝您一路顺风了。”

    老大夫笑着道谢;“多谢姑娘的吉言。”

    和来大夫又寒暄了几句,孟倩幽便告辞出了德仁堂。眼光顺势往哪个旗杆下一瞟,看到不知什么时候又有了一个人站在了那边,穿着和刚才的那来那个人差不多。

    文泗和老大夫亲自把她送出门来,看那她坐上马车远去,对这一切毫不知情的老大夫,转身快步的走进德仁堂内,给病人去看病。文泗落后一步,不露痕迹的也看了额那个方向一眼,等看到有人时,皱起了眉头。想了一下,挥手招来一个伙计,低声吩咐了他几句。

    伙计听到他的吩咐,恭敬的应声,抬脚就往那个方向走去。

    可能是意识到了什么,那人看到伙计过来,低下头,转身快步的离去。

    伙计疾走几步,想要跟上他。

    文泗在后面说到:“你追不上他的,回来吧。”

    伙计的脚步停了一下,不甘心的往看了越来越远的那人背影一眼,转身走回了文泗身边。

    文泗吩咐他:“你这几天,多注意一下那边的动静,只要看到他们过来,马上就禀告与我。”

    伙计恭敬的应声。

    文泗不紧不慢的走回了楼上。

    马车走了不远以后,孟倩幽就打开车帘一角,悄悄的朝后看去,发现没有人跟在后面。皱了下眉头,放下车帘,扬声对文彪说道:“现在没人跟着,如果我猜测不错的话,他们应该在店旁守着。你看到以后,别动声色,我自有吩咐。”

    文彪应声,赶着马车回到了土豆店前,果然看到拐角处有人窥探。小声的给孟倩幽说了之后,就把马车停在了门前。

    孟倩幽下车,高声吩咐文彪:“把马车赶去后面放好,下午关门了以后我们再回去。”

    文彪也高声应道:“知道了,姑娘。”

    文彪把马车赶去了后院,孟倩幽走进店内,径直走到正给客人端土豆粉的文虎面前,道:“你随我去后院。”说完,穿过厨房,先去了后院。

    文虎给客人把土豆粉放好,也随后跟了过来。

    孟倩幽把有人窥探的事简短的告诉了他,命令他和文彪:“你们两人从后门出去,把他给我抓进来!”

    ------题外话------

    好友昕玥格的新文在pk啦,美人们快去围观么么啾~

    农门辣女:媒婆俏当家

    本是漂亮小白领,突然变成又胖又丑农家女,沈瑶发誓:就算丑,也定要当最有钱的丑胖子!

    从此,调教干娘变身美食家,种种喜果换成白花花大银子;

    顺便戴上红花穿起红袍,扭着小腰当起说媒拉纤小媒婆:

    东家姑娘美,西家小伙帅,红线一牵,洞房一进,媒人礼哗啦啦进了兜兜里。

    **

    夜黑风高热被窝,沈瑶数着银子唱小曲儿:媒婆好媒婆俏,能挣钱来能泡哥儿~相公,来洞房!

    **

    纯纯的种田挣钱文,无宫斗无权谋,温馨甜宠,轻松欢快,欢迎姑娘跳坑宠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