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三十四章 德仁堂出事
    文彪和文虎小声的应声后,对看了一眼,以眼神示意接下来的动作。

    孟倩幽静静的站在后院内,看着文彪和文虎一前一后出了后门后,闭上了眼睛,用耳朵倾听外面的声音。

    外面一阵轻微和打斗声和几声路人的惊呼声传过来以后,一个人的脚步声快速的远去。

    孟倩幽知道两人没有抓住人,睁开了眼睛,等着他们进来。

    大概一炷香的功夫后,文彪两人才满脸愧色的走进来,站到孟倩幽面前,惭愧的说道:“姑娘,我们没有抓到他,被他跑掉了。”

    孟倩幽没有责怪他们,反而安慰道:“合你二人之力都没有抓到他,看来此人的武功该很高。”

    文彪道:“和我们不相上下,只不过今天大街上卖年货的人多,他专往人多的地方钻,我们不便下手,才被他逃脱的。”

    “他跑去哪里了?”孟倩幽问。

    两人摇头,文彪道:“我们两人追了二里地以后,就被他甩开了。我们在附近找了半天,也没有找到,便回来了。”

    孟倩幽点头:“辛苦你们了,先在这里稍微休息一下,一会儿去前面帮忙,切记,这件事不许对任何人说起。”

    两人点头。

    孟倩幽又道:“今天我们没有抓到他,恐怕打草惊蛇了,年前他们估计不会再出现了。但是也不能掉以轻心,以后每天来了以后,不要去前面帮忙了,要时刻的巡查店外的情况,如果发现有什么不对劲,一定要扼杀住。”

    两人郑重的应声。

    孟倩幽转身返回店内,文彪和文虎跟在后面。

    店内的生意火爆,吃土豆粉的人不间断,一直忙到吃过了午饭以后,顾客才慢慢少了下来。

    孟义擦了擦额头上的汗,高兴的对孟倩幽说道:“幽儿妹妹,我们这生意越来越好了,照这样下去,明年我们就可以再开一个分店了。”

    孟倩幽点头,笑着说道:“孟义哥说的和我想的一样,我们不但会再开一个分店。我们还会开好多个分店,到时候由你全权负责,你可有的忙了。”

    孟义闻言兴奋的红了脸,道:“只要能挣到银子,再忙我也不怕。”

    两人说笑间,聚贤楼的掌柜的拿着一些银子推门进来,看到站在柜台后面的孟倩幽时,脸上立刻堆满了笑容:“孟姑娘,好多时日没见你过来了,我想道谢都找不到人。”说完,把手中的银子放到了柜台上。

    孟倩幽示意文莲过来算账,自己从柜台后走出来,笑着回道:“家里这段时日事情比较多,我没顾得上来店里。孟义哥已经给我说了,您每天帮忙卖出的土豆粉比我们自己店里卖出的还要多。我正准备一会儿关门后给您去道谢呢。”

    掌柜的也笑道:“你可别这样说,比起你给我们聚贤楼的帮助来说,这点事不算什么。”

    孟倩幽见他整个人从里到外都透着高兴,笃定的说道:“看你这样高兴,是海鲜卖火爆了吗?”

    一提到海鲜,掌柜的声音里的笑意藏都藏不住:“岂止是火爆,简直就是跟捡银子一样,现在每个来吃饭的顾客,几乎都是冲着海鲜来的,也不打听多少的银子,每人都要点上两三种。这短短的两个多月挣得银子,比我往年一年挣得还多。这都是姑娘的功劳。”

    孟倩幽摆手:“掌柜的千万不要这样说,俗话说巧妇难为无米之炊,如果不是你们东家的背景强大,能让人运来这些海鲜,即使我有再好的烹饪方法,也是没有用处的。”

    掌柜的没有接这个话题,呵呵直笑。

    文莲把账算好,恭敬的说道:“东家,银子和单子上的数目正好。”

    孟倩幽点头,再一次谢过掌柜的。

    掌柜的笑着摆手后,回去了聚贤楼。

    文彪媳妇依照各自的口味给众人煮好了土豆粉,所有人吃过以后,打扫干净了店里,便都乘着马车回了家。

    又过了两天,到了腊月二十八,孟倩幽和孟贤、孟齐兄妹三人没有去作坊里,准备一起把工人的工钱提前结算了出来,再准备好了过年要发的东西,在大年三十的上午把这些东西分发给大家。

    朱岚的大嗓门在门外响起:“孟姑娘,快出来,我们过来给你送年礼了。”

    三人闻言起身,走到屋外。

    朱岚已经走进院子里,后面跟着满脸笑容的谢江风和安以源。

    好久没有听到朱岚的大嗓门了,孟倩幽一时还真有些怀念,顿时起了逗弄他的心思,先没有给几人打招呼,而是认真的问道:“朱公子,我们今年生意上的往来不多,你给我送的哪门子年礼?”

    朱岚瞪了她一眼,道:“少给我装傻,你把熏肉的方子白给了我们,今年我们又赚了不少,难道不应该过来送年礼吗?”

    孟倩幽了然的点头,道:“原来是这样,我还以为是因为我给你说了一个好媳妇,你特意过来谢谢我的。”

    朱岚的脸色有些微红,羞涩的道:“当然也有谢媒礼了。”

    孟倩幽不客气的伸出手,道:“拿来!”

    朱岚一时没反应过来,不解的问:“什么?”

    “谢媒礼呀,你不是说给我送来了吗?赶快拿出来。”

    朱岚恍然:“礼品在外面的马车上,一会儿让伙计给你们搬进来。”

    孟倩幽收回手,故意逗他:“朱公子是越来越小气了,谢媒礼不是大红包吗?你给我拿来的是什么?”

    “你又不缺银子,要大红包做什么,车里的东西是我去府城看俪儿的时候,我们俩一起去给你买的礼物。俪儿说你见一定会喜欢。”

    孟倩幽啧啧了两声,调笑道:“俪儿,俪儿的叫的这么亲热,看来朱公子的好事要近了。”

    朱岚这次彻底红了脸,强撑着说道:“你一个女孩子说话能不能矜持点?”

    “哎呦,朱公子现在嫌我不矜持了,当初我给你介绍张姑娘的时候你怎么不这样说?”孟倩幽故意取笑道。

    朱岚被噎得说不出话来。

    谢江风和安以源难得看见朱岚吃瘪的样子,高兴的哈哈大笑。

    朱岚也不恼,摸着自己的脑袋也跟着笑起来。

    孟贤有礼的把几人让进屋内,亲自去沏好了茶给每人倒了一杯。

    等他忙完坐下以后,谢江风从怀里拿出拿出一沓银票放在孟倩幽面前,道:“这是十万斤腊肠和辣椒酱的钱,你数一下,看看对不对。”

    孟倩幽没动,笑着说道:“你这银子给早了,我们这十万斤腊肠刚制作出来,还没有晾晒好呢,你这一时半会恐怕运不走。”

    谢江风把银票往她面前又推了推,道:“无碍,只要有存货,我过了年以后派人过来也不迟。”

    “那你把这些银票先收回去吧,等什么时候你们过来运腊肠,再结账。”孟倩幽道。

    谢江风摆手:“我过完年以后要去京城一趟,短时日内回不来,如果过完年再结,还不知道拖到什么时候。这些银票你就先收下吧,到时候让伙计直接过来运货就可。”

    听他如此说,孟倩幽便没有再推辞,随手拿起桌上的银票交给了孟贤。

    安以源也拿出了几张银票,放在了孟倩幽面前:“这是今年最后一批薯片的钱,你也数一下。”

    孟倩幽同样随意的拿起,交给了孟贤。

    孟贤起身,回了自己的屋里,拿出账本,核对了一下,数目正好,便把银票交给了孙茜,让她放好,等一会儿自己回来入账。

    孙茜这两年一直管理着家里的几间店铺,过年的时候也结账,可是从来没有一下子有过这么多银子的收入,一时有些愣住,试探的问:“这些银票是什么的收入。”

    孟倩幽早就说过,过了年以后让孙茜帮着管理作坊,所以孟贤也没有隐瞒,告诉她:“这绝大部分是那十万斤腊肠的进账,剩下的是薯片的进账。”

    孙茜惊诧,不相信的又问了一遍:“只是腊肠和薯片的进账。”

    孟贤点头,把账本放在她的面前道:“你看看,这是今年腊肠的所有进账,大概有几十万两银子。”

    这次不仅孙茜,就连两个丫鬟也倒抽了一口气。

    孟贤再次嘱咐她把银票放好以后,继续去招待客人。

    孙茜拿起账本,一页一页的仔细查看,越看越心惊,好家伙,就这短短的几个月,不但腊肠的收入有几十万两,就连那小小的一盒盒的薯片都有近十万两银子的进账。

    孟贤回到屋里,当着所有人的面对孟倩幽说道:“我已经对过账了,数目正好。”

    孟倩幽点头。

    朱岚看他们说完了正事,才开口说道:“我昨天看到了包一凡那个家伙,告诉他,我们三个今天过来送年礼,他说临近年关,衙门里的事忙,他媳妇又有了身子,他脱不开身,让我捎了很多的礼品过来。”

    “孙姐姐有身孕了?”孟倩幽惊喜的问。

    朱岚不好意思的回道:“他是这样对我说的。”

    孟倩幽的声音里是掩饰不住的高兴:“太好了,包伯母这下心想事成了,非乐坏了不可。”说完又掩饰不住兴奋的对朱岚说道:“你回去后告诉包公子,让他转告孙姐姐,就说我知道了她有身孕的事情非常高兴,等过完年以后我就过去看她。”

    朱岚不好意思的点头应声。

    孟齐坐在一边,看他们几个聊的热火朝天,一时半会走不了,就想去作坊里转一圈,等他们几个走了以后,再回来和孟倩幽、孟贤一起核算工人的工钱。遂起身说道:“几位,不好意思,作坊里还有些事情,我过去一趟。”

    谢江风急忙说道:“孟二公子有事尽管去忙,我们几个再稍坐一会就走。”

    孟齐客气的点头后,转身往外走。

    孟倩幽忽然喊住他:“二哥,你等一下。”

    孟齐停住脚步,回头看她,用眼神询问她有什么事情。

    孟倩幽道:“您一会让吴大送一些新鲜的土豆粉过来吧,他们几位过来给我们送年礼,我们也没有什么好回送的,我亲自给他们煮些土豆粉吃,算是咱们的心意。”

    朱岚三人本来就是吃货,听到有新鲜的东西吃,高兴的不行,别说推辞了,就连客气话都没有。朱岚更是兴奋的直接说道:“你说的土豆粉是不是就是清溪镇上那家有名的土豆粉店里的东西,听说特别好吃,要不是我们几个今年特别忙,早就结伴去吃了。”

    孟倩幽笑道:“那个有名的土豆粉店就是我开的,用的土豆粉也是我们作坊里自己制作出来的新鲜的。”

    朱岚闻言高兴的差点跳起来,道:“那我们有口福了,我今天一定要好好地尝尝这传遍了整个清河县的土豆粉是什么样的味道。”

    谢江风和安以源也高兴的附和着点头。

    孟倩幽又对孟齐道:“你顺便让吴大再送一些精肉过来,我要熬一些汤。”

    孟齐应声,大步去了作坊。

    朱岚三人好奇,一直不停的向外面张望,期盼着吴大赶快把土豆粉送过来。

    吴大听到孟齐的吩咐后,拿好新鲜的土豆粉和精肉,一路小跑着送过来。刚一进门,就被眼尖的朱岚看到。

    朱岚立刻起身,快步迎到屋外,迫不及待的对和他走了碰面的吴大说道:“快给我看看,土豆粉到底是什么样?”

    吴大认得他,便把手中的土豆粉拿给他看。

    朱岚看到这软软的透明的吃食感到非常好奇,不客气的急声对孟倩幽说道:“你快去给我们做一出来吃。”

    谢江风和安以源虽然没有他那么急迫,但是也在好奇的看过土豆粉后,用一副贪吃的嘴脸看着她。

    孟倩幽看三人恨不得一下子就吃到嘴里的样子,笑着摇摇头,接过吴大手里的东西去了厨屋。朱岚三人随后跟了进来。

    孟倩幽道:“我想用肉汤给你们做一碗土豆粉,时间稍微要长一些,你们几个如果感到无聊的话,就让我大哥领着你们去作坊里转一圈。”

    朱岚摇头,道:“不用,我们坐在这里等你做土豆粉就好。”

    孟倩幽见他三人谁也没动,便没在理会他们,专心的去熬制肉汤。

    孟贤见他们三人也没有话说,索性就蹲到灶台前帮孟倩幽烧火。

    肉汤熬好,整个厨屋里就充满了香味。

    朱岚三人不由的咽了一下口水,等孟倩幽把土豆粉煮好,盛到碗里以后,三人立刻起身,走到灶台边,一人端了一碗土豆粉回到桌旁,拿起筷子不顾烫的吃了起来。

    孟倩幽看着三人狼吞虎咽的样子,感到好笑,道:“你们几个吃慢一些,没人跟你们抢。”

    三人充耳未闻,也不说话,自顾自低头吃这自己碗里的土豆粉。

    孟倩幽笑着摇了摇头。

    一碗吃完,有些意犹未尽,朱岚抬头可怜兮兮的看着孟倩幽。

    孟倩幽失笑,道:“锅里还有。”

    朱岚急忙又自己盛了一碗。

    安以源和谢江风也没有客气,把碗里的吃完以后,也一人又盛了一碗。

    两碗土豆粉下肚,几人额头上都冒出了大颗汗珠。

    朱岚一边用自己随身带的汗巾擦汗,一边说道:“怪不得那么多人都宁愿赶几十里路,都要去吃一碗土豆粉,确实是太好吃了。”

    也在擦汗的谢江风点头附和,道:“如果我们县城里也有这样一家土豆粉店就好了,保准赚的盆满钵满。”

    孟倩幽心里一动,也坐在了厨桌旁,道:“我正有这样的想法呢,可是家里的人手太少,忙不过来,你们几个谁有这方面的打算,我们合作一把。”

    三人只是随口一说,没想到孟倩幽真的有这方面的打算,稍微愣了一下之后,谢江风笑道:“我做的是批发生意,一年到头的到处跑,估计是没有哪个功夫管理这么一个店的。”

    安以源也说道:“我家里做的是干果生意,对于吃食我可是一窍不通。”

    朱岚没有说话,似乎在考虑这件事情的可能性。

    几人都看向他。

    好半天朱岚才道:“我要回去好好的考虑一下,反正马上也快过年了,就算是我答应了,土豆粉店也一时半会开不起来。”

    孟倩幽点头:“好,你回去考虑一下,等考虑好了无论做不做都给我一个回信。”

    朱岚应声。

    几人在厨屋里又谈笑了半个时辰,看了看天色,谢江风说道:“我们该回去了。”

    孟倩幽和孟贤起身,送几人出去,走到大门外,这才看到外面停了四辆马车,其中三辆马车上面堆了满满的东西。

    孟倩幽惊讶的问:“这些东西不会都是送给给我的吧?”

    朱岚应声:“当然是全送给你的。”

    孟倩幽夸张的说道:“这也太多了吧,你们是把整个县城里的东西都搬来了吗?”

    朱岚指着其中的一辆装的最多的马车说道:“这马车上的东西可不是我一个人送给你的。有一些是前几天我去看俪儿的时候,我那未来的岳父说是这段时间比较忙,没空过来给你送年礼,让我捎过来的。有一部分是包一凡那个家伙让我捎过来的,剩下的才是我自己的,看我的东西装的那样少,我娘还埋怨我呢,依照她的意思,恨不得再给你拉一马车送过来。”

    安以源也微笑着说道:“我送的都是些不值什么钱的东西,你收下就是了。”

    谢江风也点头附和。

    东西已经送来了,总不能让人再拉回去吧,孟倩幽无奈,只得让伙计把东西全部送到旁边闲置的新房子里,随后领着几人来到作坊,分别给他们装了一些土豆和干土豆粉回去。

    看几人走远,孟倩幽对孟贤说道:“你去告诉大嫂,让她把今天他们送来的东西整理一下,有合适的,等我们过了年后走亲戚的时候用。”

    孟贤应声,准备回家中,孙茜的丫鬟却急急的赶来,对孟倩幽说道:“姑娘,家里又来人了,说是奉了他们家掌柜的之命,来给咱们送年礼。”

    孟倩幽和孟贤急忙一起往家里走,还没走到家门口,就看到门口停着一辆马车,马车上装了一个大铁箱子。

    两人走到马车前,等看清赶马车的人是谁时,高兴的说道:“虎子哥,怎么是你?”

    虎子笑着回道:“掌柜的说你帮了我们聚贤楼的大忙,让我给你送一些海鲜过来。你快去找人把这铁箱子卸下来。”

    孟倩幽吩咐了丫鬟一声。

    丫鬟快速的去了作坊喊人。

    吴大几人很快过来,按照孟倩幽的吩咐,合力把铁箱子抬到了厨屋的一个角落里。

    快中午了,孟倩幽问虎子:“你现在是回家,还是回聚贤楼?”

    虎子回道:“掌柜的给我放了两天假,让我在家里待两天,等大年三十的时候回去上工。”

    “聚贤楼过年的时候不放假吗?”孟倩幽惊讶的问。

    虎子回道:“聚贤楼一年四季无论什么情况都不关门,不过店里的伙计过年的时候可以轮休,原本这掌柜的说我去年就没在家里过年,今年让我好好地陪陪我爹娘的。可是店里的伙计大部分都回了家,店里的人手实在忙不开,我便给掌柜的说过年的时候我上工,等过完年伙计们回来以后,我再回家多呆几天。”

    虎子赶着马车回了家。

    孙茜领着丫鬟过来厨屋做饭,看到箱子里面游来游去的各式海鲜十分稀奇,伸出手想进去逗弄一番,孟倩幽阻止了她:“小心扎到你的手,到时候疼死了。”

    孙茜闻言,急忙把手收了回来。

    中午全家人回来吃饭的时候,人们对这没有见过的海鲜也是十分稀奇,尤其是孟杰和孟清两个小人儿,站在铁箱子前不愿意离开,孟氏喊了他们两次,两个小人儿才不情不愿的坐回到厨桌前吃饭。

    人们都跟商量好了的似的,到了第二天,王老板也随着运土豆的马车一块过来了,给孟倩幽送来了满满的一大车年礼,说这些东西都是各地的特产,让她尝尝。

    孟倩幽没有推辞,爽快的收下,让人给她装了不少的腊肠和薯片回去。

    一眨眼到了年三十,吃过早饭以后,孟倩幽和孟贤、孟齐一起给工人们发了工钱和准备好的过年的东西。

    今年的工人比较多,整整忙了一上午,才把所有的工钱发放完。

    下午,终于有空闲的孟二银一家把所有的屋里里里外外打扫干净,贴上了对联后,孟氏和孙茜开始和面,调馅准备包饺子。

    孟倩幽也凑上来帮忙,反而越帮越忙,被孟氏和孙茜嫌弃的推到了一旁。

    孟倩幽嘟起嘴,佯装委屈的跟孟贤告状:“大哥,你看,自从大嫂进门以后娘都不疼我了。”

    孟贤笑笑没有说话。

    孟氏被气笑,道:“我就是偏向茜儿怎么了?茜儿知书达理,温柔贤惠,那像你整天没有个女孩子的样子。”

    唯恐孟氏数落起来没完没了,孟倩幽调皮的吐了吐舌头,没有敢接话。

    孟杰也凑过来,小声的央求孟氏:“娘,我还想和去年一样帮您包饺子。”

    孟氏想伸手摸摸他的脑袋,想起自己满手的白面做了罢,道:“好,一会娘准备好了就让你过来包。”

    孟杰高兴的拍着小手欢呼。

    孟倩幽见只有他自己,奇怪的问:“清儿呢,清儿怎么没有跟你在一起?”

    “清儿说只有四叔一人过年太冷清了,就过去陪他了。”孟杰回道。

    屋内静了一下。

    孟氏刚要开口说些什么,看到正在调馅的孙茜时咽了回去。

    孟倩幽却开口说道:“娘,你和大嫂多准备一些东西,我把大家喊来一起过年吧。”

    孟氏看了孙茜一眼,阻止她:“幽儿,这是你大嫂在咱们家过的第一个年,你喊这么多人过来不合适吧?”

    “他们都是我们的家人,有什么不合适的。再说了人多过年才热闹。”说完问孙茜:“你说是不是,大嫂?”

    孙茜丝毫不介意的说道:“娘,我在家过年时,家里就冷冷清清的那几口人,吃完饭后各自回房,一点意思都没有,我特别羡慕那些人多的人家,可以热热闹闹的在一起。咱家人多,正好可以满足我这个愿望。”

    孟倩幽道:“你看看,就连大嫂也喜欢热闹,我这就去喊他们过来,你们多准备一些东西呀。”话落,人也已经走到了外面。

    孟氏无奈的摇头。

    孟倩幽先走到李大锤夫妇的院子里,高声喊道:“李爷爷、李奶奶。”

    正在屋里也准备要包饺子的刘大锤夫妇听见她的喊声,急忙走出来,高兴的说道:“幽儿过来了。”

    孟倩幽走到李大锤家的面前,抱着她的一只胳膊,甜甜的说道:“李奶奶,我爹娘让我过来喊你们过去一块过年。”

    李大锤家的慌忙摆手:“那可不行,你们家今年刚娶了新媳妇,我们老两口怎么能过去添乱。”

    “没事的,”孟倩幽回道:“我大嫂的说了,她就喜欢人多,热闹,你们还是跟我过去吧。”

    李大锤家的还是不肯去:“我们已经把东西都准备好了,就不过去了。”

    孟倩幽手上使劲,一边强硬的拖着她往外走,一边对李大锤说道:“李爷爷,您也跟着过来吧。”

    李大锤家的挣脱不开,只好对李大锤说道:“你把咱们准备好的东西拿过来吧。”

    李大锤点头,去了屋里拿东西。

    李大锤家的知道孟倩幽这是怕自己了两口过年感到孤单,特意来请自己过去的,心里百感交集,对孟倩幽说道:“幽儿呀,李奶奶和李爷爷碰到你,这辈子也算是不白活了。”

    孟倩幽最怕这煽情的时候,赶紧转移了话题:“不光是你们,一会儿我把四叔和文彪全家也叫过去,我们大家在一起过个热热闹闹的大年。”

    孟氏看到李大锤家的过来,热情的说道:“李婶,快过来坐下,我和好了面,咱们一起包饺子。”

    李大锤家的满脸的不好意思,道:“贤儿家的刚过门,我们过来是不是不太合适?”

    孙茜笑着爽快地说道:“李奶奶,我最喜欢人多热闹了。”

    李大锤家的见不像是说假话,一路提着的心放了回去。

    把李大锤家的安顿好,孟倩幽转身又去了孟小铁的院子里,同样高喊:“四叔,你在吗?”

    孟清先从屋里跑了出来,欢快的问:“幽儿姐姐,你找我爹什么事?”

    孟倩幽摸了摸他的头,等孟小铁拖着一条腿从屋里走出来,才说道:“四叔,我爹娘让我过来喊你们爷俩过去一起过年。”

    孟小铁不相信的看着她,嘴唇动了动。

    “四叔放心,我们是一家人,我大嫂不会嫌弃你的。”孟倩幽说道。

    孟小铁的眼里立刻蓄满了泪花。

    孟倩幽装作没看见,拉着孟清的小手往自己家的院子走。

    能和大家一起过年,孟清高兴的不行,走路都一蹦一跳的。

    孟倩幽索性放开了他的手,孟清也不等他,一溜烟的跑到前边的院子里去了。

    孟倩幽拐了个弯,来到配房里。

    吴大十人已经放假回去过年了,就剩文彪、文虎和文彪三家人留在配房里。此刻三家人正聚在一起也是准备包饺子。

    正在院子里往厨屋里抱柴禾的文彪看到孟倩幽进来,连柴禾都没有放下,恭敬的问道:“姑娘,你有事吗?”

    其余人听见他的话声,从屋里走了出来,齐声恭敬地跟她打招呼。

    孟倩幽道:“你们收拾一下,拿着准备包饺子的东西随我去前院,今年我们凑到一起热热闹闹的过个大年。”

    众人愣住。

    好一会儿文彪才说道:“姑娘,这不行,哪有下人和主子一块过年的。”

    孟倩幽早就料到文彪会这样说,故意沉下脸,道:“我是东家,我说了算,你们马上拿着自己准备好的东西,去前院,家里的人还等着呢。”

    说完,没等文彪再开口反对,转身出了配房的院子。

    文彪的家人们谁也没有动,齐齐的看向他。

    文彪站在原地,看着孟倩幽的消失的背影,长叹了一口气,嘱咐家里人:“东家待我们好,我们要知足,去了以后,千万不要忘了自己的身份,少说多做。”

    众人知道他这是答应了,齐齐应声,拿着准备好的东西,一起来到了前面的院子里。

    孟杰和孟清两个小人儿不怕冷的正在院子里玩耍,看到问文静和文松过来,立刻对他们招手:“你们过来,咱们一起玩。”

    两人毕竟是小孩子,很快将文彪的嘱咐忘到了脑后,欢快的跑了过去。

    文彪家的想要开口阻止,看到孩子们那高兴的样子,到嘴边的话又咽了回去。

    文氏三妯娌带着文莲走进厨屋里,把手里的准备好的包饺子的东西放到厨桌上后,文彪家的急忙走到正在和面的孟氏面前,说道:“夫人,您去歇会,我来吧。”

    孟氏摇头:“不用,我已经快和好了,你们在那边稍等一下,咱们一会儿就开始包饺子。”

    孙茜也同样没有让文虎家的上手。

    三人对望一眼,局促的站在一边。

    孟氏和孙茜把所有的东西准备好,女人们开始包饺子,男人们则是聚在正屋里喝茶聊天。

    文氏三妯娌依然很拘谨,规规矩矩的站在桌子的一角包饺子。

    孟倩幽眼珠一转,趁孟氏不注意,沾了一手面粉,故意抹在了孙茜的脸上。

    孙茜也是个孩子脾气,被她摸了一脸面,当然不可罢休,也沾了一些面粉在手上,对着孟倩幽就抹了过来。

    孟倩幽尖叫着逃开,走过文莲身边时顺手把剩下的面粉也抹在了她的脸上。

    文莲这段时间已经和孟倩幽混熟了,当下就忘了文彪的嘱咐,也沾了一些面粉,和孙茜一起追赶她。

    孟倩幽左躲右闪,最后还是被两人抹了一脸。

    众人看她被抹的满脸白面,滑稽的不行,纷纷笑出声来。

    厨屋里的气氛一下子缓和了好多。

    文氏三人也不拘束了,都抿着唇微笑着坐在了一边的凳子上。

    人多手快,没用多长时间不但晚上的饺子包完了,就连大年初一早上的饺子也包了出来。

    还是和去年一样,孟倩幽让众人包了不同馅的饺子。

    众人从来不知道饺子还能包各种各样的馅,稀奇的不行。

    吃饺子的人多,孟倩幽起了捉弄人的心思,竟然还想让孟氏包几个辣椒酱的饺子。

    孟氏不同意,孟倩幽便去央求孙茜,一口一个好嫂子叫的孙茜按照她的意思包了六七个。

    孟氏又气又笑,责怪孟倩幽:“你放了这么多的辣椒酱,明天早上谁要是吃到了这几个饺子,还不辣的满院子跑。”

    孟倩幽调皮的吐着舌头推卸责任:“娘,不关我的事,是大嫂包的饺子。”

    众人从来没有看到过她这赖皮的一面,被逗得哈哈大笑。

    吃过饺子以后,自然就是守夜。

    女人们在一边叽叽喳喳闲话家常,男人们在一边商讨着过了年以后家里生意的发展。孩子们还是欢快的跑到院子里玩。

    孟倩幽蹭到孟氏面前,神神秘秘的问:“娘,你今年给我准备了多少的压岁钱?”

    孟氏看她垂涎的样子感到好笑,回道:“娘,今年挣到了银子,大方一次,给你们每人五两银子的红包。”

    孟倩幽立刻兴奋的抱了她一下:“给这么多的银子,娘你太漂亮了。”

    孟氏被她逗乐,伸出手轻拍了她一下。

    孟倩幽又笑嘻嘻的走到孙茜面前,谄媚的说道:“漂亮的大嫂,你给我准备了多少压岁钱?”

    孙茜逗她:“我和你大哥商量过了,我们刚成亲,手里不富裕,一人就给一百文钱的压岁钱。”

    孟倩幽收起了笑容,惊叫:“一百文钱,你们也太抠了吧?大哥管理着家里的几个作坊,你们这样抠真的好吗?”

    众人被她逗笑。

    孟贤听到他们的他说话声,笑着说:“你大嫂逗你呢,我们和爹娘一样,也给你们每人准备了五两银子的压岁钱。”

    孟倩幽拍了拍自己的胸脯,“吓死我了,我还以为大哥娶了媳妇忘了我们呢,还好,还好,没有被大嫂带歪。”

    众人再次大笑。

    孙茜被她说的红了脸,伸手轻轻打了她一下。

    孟倩幽立刻讨好的说道:“大嫂,你要是给我十两银子的红包,你绝对比我大哥还好。”

    众人又一次被她逗笑。

    屋里欢快的气氛一直持续到过了子时,众人才纷纷散去。

    等所有人都走了,孟倩幽才对要回屋的孟氏说道:“娘,今年的压岁钱,给文家的几个孩子也一人准备一份,数目和我们的一样。”

    孟氏应道:“娘知道,都已经准备好了。”

    孟倩幽点头,和孟氏各自回到自己的屋里。

    已经过了子时,确实有些困了,孟倩幽躺下以后就沉沉的睡着了。

    睡梦里被一阵从远而近的急促的马蹄声惊醒,孟倩幽蓦然睁开了眼睛,侧耳倾听门外的动静。

    那匹马跑到门前停住,有人拼命地敲打着大门,高声喊道:“孟姑娘,不好了,德仁堂出事了!”

    孟倩幽一跃而起,快速的穿衣起床,急步走到大门前,打开大门,却被眼前的人吓了一跳。只见他满身脏污,狼狈不堪,整个人好像遭了劫难一样。

    伙计看到孟倩幽出来,急促的又重复了一遍:“姑娘,不好了,德仁堂出事了,有人围杀我们,老大夫受了重伤,快不行了。”

    ------题外话------

    先来个开胃小菜,亲们,月票投起来,大戏马上就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