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三十七章 调动精卫(一更)
    包清河和包一凡惶恐的起身,低头弯腰,应了一声:“是!”

    文泗面容憔悴,眼圈通红,嘶哑着声音请求:“褚大哥,那几人你一定要交给我处置,我一定要将他们千刀万剐,为老于报仇。”

    褚将军点头,保证:“等问明缘由,你想怎么处置他们都随你。”

    文泗强忍了几天的泪水再次喷薄而出,哽咽着说道:“我带你去看看老于吧,他独自一人躺在那边的医屋里。”

    褚将军伸出手,拍了拍文泗的肩膀,随着他去了医屋。

    包一凡随后也走了出来,穿过药堂,快步来到聚贤楼。

    因为是过年,出来吃饭的人很少,聚贤楼里有些冷清,掌柜的正坐在柜台前无聊的拨着算盘。看到包一凡过来,忙堆起笑脸,热情的说:“包公子来了,还是楼上的雅间?”

    包一凡面色冷凝,对他使了一个眼色,回道:“我今日不是过来吃饭的,是有件事要请掌柜的帮忙。”

    掌柜的看到他的眼色,起身,从柜台里走出来,说:“我们去我的屋子里说吧。”

    说完头前带路领着包一凡去了自己的屋子里。

    刚一进门,没等询问,包一凡的声音就响起:“主子有令,让他们查明是何人对德仁堂下得毒手,明日这时之前,务必把那几人带到他的面前。”

    掌柜的大惊,出声询问:“主子来了?”

    包一凡点头:“那些人这次触到了主子的逆鳞,主子已经大怒,你让他们行动利索一些,早些找到那些人带到主子面前。”

    掌柜的面色凝重起来,点了点头。

    包一凡接着把这几天他们发现的线索告诉了掌柜的。

    掌柜的牢牢记下。

    包一凡最后道:“这些人应该是听到了什么风声,才来了清溪镇,你让他么下手时一定要留活口,主子要亲口询问。”

    掌柜的再次点头应声。

    吩咐完这一切,包一凡大步的走出掌柜的屋子,随后出了聚贤楼。

    掌柜的满脸笑容的把他送到聚贤楼门口,对着笑脸对他说道:“包公子慢走,以后有这样的好事还要想着我们聚贤楼一些。”

    包一凡也配合的回道:“一定。”

    说完,对掌柜的点头示意了一下,才转身大步离开的聚贤楼。

    掌柜的看他走远,收起了脸上的笑容,回到自己的屋里,拿起一个东西握在手中,拿着钥匙打开后院的侧门,进入练武场内,把手里的东西打开,立时一个异样的火光加一声异响在在空中展开,还没等寻常人反应过来,就消失不见了。

    掌柜的负手站在练武场内等候。

    不到一盏茶的功夫,有几条身影先后跃进了聚贤楼后院,避开伙计们的耳目,进入练武场内,抱拳对掌柜的的见礼。齐声喊道:“掌柜的。”

    掌柜的没有了平日了笑模样,沉着脸色,对几人说道:“主子来了,让你们带领众人查明德仁堂被围杀的真相,明日这时之前把人带到他的面前。”

    “主子来了?”一人的语气里难言激动,出口问道。

    掌柜的点头,道:“主子的心情很不好,你们最好利索一些,早点把人带去德仁堂。”

    几人恭敬的应声,询问了线索之后,又悄无声息的跃出了的德仁堂的后院。

    掌柜的看着他们走远,从练武场里出来,锁上小门,若无其事的回了大堂。

    包一凡回了德仁堂,褚文杰已经从医屋里出来,满身的肃杀之气,立在院子,任何人都不敢靠近。

    包一凡拱身复命:“将军,已经安排下去了。”

    褚文杰微颔首,身上的肃杀之气未消,低声说道:“德仁堂有此大祸,是受我牵连,这件事一了,我会带文泗和众伙计回京,以后镇上就再也没有了德仁堂。少了他们的帮忙,你们以后的找寻会更加艰难一些。不过,无论如何,今年年底一定要把人找到,过年的时候,王爷就要请封世子,错过了这个时机,被那对母子占了去,以后就是算是找到人了,也难以挽回局面。”

    包一凡恭敬的应道:“是,将军,我们一定尽力而为。”

    褚文杰的声音里带了威压,声音更加小了一些:“不是尽力,是一定,不然的话,你们这些暗地里的人也会受到牵连,永无出头之日。”

    包一凡再次应声:“是,将军,就是把清溪镇的土地一寸一寸的翻过来,我们年底以前也要找到小主,安全把他们带回京城。”

    褚文杰的气势收敛了一些,“不必,你们找到人后不要轻举妄动,让人传信与我,我自会带人来接,这些精卫万万不可暴露于人前。”

    包一凡再次恭敬的应声。

    包清河、文泗和孟倩幽三人在屋里,只听见两人的轻微的说话声,却听不清他们说了什么。

    褚文杰吩咐完包一凡,径直走进屋里,吩咐众人坐下,这才感激的对孟倩幽说道:“孟姑娘,德仁堂出事,幸亏你帮着主持大局,才不至于让德仁堂一片混乱,多谢你了。”

    孟倩幽摆手:“我与文泗和老大夫平日里交好,于情于理,我都该帮这个忙。可惜我的医术实在是有限,未能救回老大夫的性命,心里也是遗憾的很。”

    褚文杰道:“我刚才看过老于的伤口了,即使神医再世,也挽救不回他的性命,姑娘不必放在心上就是了。”

    文泗闻言又红了眼眶。

    褚文杰看着他说道:“老于护了你十几年,如今为你挡剑而死,也算是含笑九泉了。你不必过于伤心,等手刃贼人后,随我回京,早日接管德仁堂,也算是了了他的一个心愿。”

    文泗重重的点头,“一切都听褚大哥的。”

    褚文杰叹口气,意有所指:“希望老于的死能让你明白,对任何不利于自己的人都不要心慈手软,哪怕是自己的亲人,只要是对你心有不轨,想要加害你的性命,你要先下手为强。”

    文泗哽咽着应道声,语气决绝:“我知道了褚大哥,我明白你的意思,你放心,我这次回去以后,绝对不会和以前那样心软。德仁堂我是接管定了,如果有人敢阻挡,我就遇神杀神,遇佛杀佛。”

    褚文杰点头:“你能做到这样最好。老于在九泉之下也能放心了。”

    文泗的眼泪不自觉的又流了出来,赶紧用手随意地擦了擦。

    众人看到悲伤的样子,不知该再如何安慰。

    入夜,镇上的僻静之处跃入了几条人影,仔细的查看每一个地方,不放过任何的蛛丝马迹。在查探了大半夜之后,终于在城东的一个破旧的宅子里找到了桐油的痕迹。

    几人对看一眼,用手摸了摸地上洒落的几滴痕迹,放在鼻端闻了一下,确定是桐油没错。又同时起身,围着院子转了一圈,再也没有发现任何有用的线索。就一起跃出墙外,消失在黑夜里。

    第二天,天大亮以后,镇上多出了不少的人,有穷苦的人为了多挣几个钱,趁着过年的时候出来卖菜的,有卖糖人的,有三三两两的结伴走着串亲戚的,还有闲暇无事出来溜达,热情的和熟人打着招呼。

    镇上长住的人都有些奇怪,往年的时候,不过了正月十五,大街上都没有多少人,今年这是怎么了?大年初四就开始这么热闹。

    奇怪归奇怪,却也没人起疑。

    这些在街上晃动的人,趁着人们不注意,慢慢的都朝着一个方向聚拢。

    卖菜的大汉担着一担子大白菜边走边吆喝,没想到还真的有个女人打开大门喊住他:“卖菜的,过来一下。”

    卖菜应声,担着担子走到她家门前,笑着问道:“大娘,您买菜呀?”

    女人看了一下他担子里的菜,看卖相都可以,开口问:“你这大白菜怎么卖?”

    卖菜的热情的回道:“平日里这大白菜都是一文钱三斤,现在过年,菜少,价钱稍高一些,两文钱五斤。”

    女人听这价格也不算离谱,道:“给我来两棵,今日里有乡下的亲戚过来拜年,给他们多炖点大锅菜吃。”

    卖菜的应声,挑出两棵大白菜问:“大娘,您看这两棵行吗?”

    女人扒拉着看了一下,满意的点头:“就这两棵吧。”

    “好嘞,我这就给您过秤。”卖菜的应声后,拿过担子上的称弄好,一边称重量,一边夸赞女人:“大娘,你心肠真好,还给乡下的穷亲戚炖大锅菜吃。不像有的人家,弄几个窝头,就点咸菜就给打发了。”

    女人得到夸赞,高兴的不行,道:“那是自然,这里的邻居谁不知道我心肠好,每年都给来拜年的穷亲戚们炖有肉的大锅菜。”

    卖菜的不露痕迹的接过话茬:“这么说,大娘已经在这个地方住了很多年了?”

    女人不疑有它,接着说道:“我在这里住了有几十年了,这里的街坊邻居认识。”

    卖菜的一听,指着旁边的一处大宅院说道:“那您和旁边的这户人家也很熟吧,能不能请您帮我介绍一下,让他们家的厨娘买我的大白菜,这大过年的,我想早点卖完回家去。”说完又补充了一句:“我不会让您白帮忙的,这两棵大白菜就当送给您的谢礼。”

    女人一听,虽然有些心动,却还是摆手说道:“这个忙我可帮不上你,这是吴大财主家,他们过年以前就把东西准备好了,根本就用不着在现买菜。”

    卖菜的声音里带了几分祈求:“您怎么就知道他们把东西准备好了呢,万一没有呢,麻烦您帮我去问问吧。”

    “哎呀,这要是能帮,我还不帮你?实在是过年以前我亲眼看到他们家门口来了好几辆马车,车上装满了蔬菜,不用说,肯定是用来过年的东西了。”女人说道。

    卖菜的瞪大了眼睛,惊讶的说:“好家伙,他们家这是有多少人?要准备这么多的菜?他们每年都是提前准备这么多吗?”

    女人回道:“他们家的人倒是不多,往年也是提前准备,可是没有这么多,也就是一马车而已。”

    说完,又接着说道:“不过,后来,我又看到他们赶着两辆马车去了别处,估计是给他家里的亲戚送去了。”

    卖菜的满脸羡慕:“这吴大财主可真是善人,连过年的菜都给家里的亲戚准备好。”

    女人撇了撇嘴,道:“这你可说错了,这吴府里的人上上下下都势利的很,像我们这些穷人家见了面连理也不理,更别说是八竿子打不着的亲戚了,他们顶多也就是给吴大财主的姐姐家送去而已。”

    买菜的接过话茬:“这也很不错了,有的有钱人家都是六亲不认的,我走街串巷这么多年,听到这样的事情可不少。”

    女人的嘴撇的更厉害:“他那姐姐家以前家里也是富户,后来家道中落,被迫卖了家里的祖产来投靠他,谁知他却把她们一家安排在城东一个破旧的宅子里,要不是看他那外甥有些出息,将来能沾上光,吴大财主才不会理他们呢。”

    卖菜的也跟着撇嘴:“这么说,这吴大财主还真的不是什么良善的人,他那姐姐住在破旧的宅子了还不知如何伤心呢?”

    女人摆手,道:“那都是以前的事了,自从他那外甥在省城里做了官以后,就给自己的爹娘在城东也买了不大不小的一处院子,如今老两口住在里面舒心着呢。”

    卖菜的已经把菜称完,说:“大娘,这两棵白菜总共是十一斤,您是头一份买的,我就不赚您钱了,您给四文钱就行。”

    沾了一斤的光,女人高兴地不行,接过白菜,给了四文钱以后,就欢喜的回家去了。

    卖菜的一边挑着担子吆喝,一边偷偷的给路过自己身边,几个高高兴兴去拜年的人做了一个向东的手势。

    几人暗中加快了脚步,说说笑笑的继续朝着东边走去。

    卖菜的也不吆喝了,担着担子在后面也走的飞快。

    等到了一个僻静处,那几人已经在等着了。

    卖菜的把刚才打听到了消息说了一遍。

    几人点头,一人把手放入嘴中,吹了一个暗号,立刻又有几人围拢过来。

    其中一人对众人吩咐:“我们兵分两路,一部分留在这里继续监视吴府,看看他们有没有异动,一部分跟着我去城东,打听一下,那处宅子是不是吴大财主买下的。”

    所有人点头,分头行事。

    只有那个卖菜的又挑着担子返回了吴大财主家附近,大声吆喝。

    过了有一炷香的功夫,紧闭的吴府大门才从里面打开,一名仆人打扮的人走了出来,眼睛四处扫视了一圈,看到大街上的人比往日多了许多,皱了皱眉头。

    卖菜的挑着担子走到他面前,点头哈腰的问:“这位小爷,你们府上要不要大白菜,我这可是新鲜的。”

    仆人驱赶他:“去去去,这一大早的,就上门卖东西,要是给我们吴府惹了晦气,小心我家老爷让人扒了你的皮。”

    卖菜的不死心,继续祈求:“我这大白菜剥的干干净净,一点也不用浪费,而且也便宜,你们真的不要一些?”说完还好奇的朝着吴府内瞅了一眼。

    仆人抬起脚踹向他:“快走,看什么看,再看把你的眼珠子挖下来。”

    卖菜的不着痕迹的躲过,惊慌的说道:“我走,我马上就走。”

    说完满脸羡慕的瞅了吴府内一眼,挑着担子向前走去。

    仆人只当他是个穷乡下人,羡慕吴府的富贵,忍不住多看了几眼,也没往心里去。又重新四处看了看,没有发现什么异常,就转身回了门房里,悠闲的坐在了里面。

    一直到了中午,大街上来往的人比较少了,卖菜的吆喝声也早已经听不见了,才从吴府里出来一个挎着篮子的的人。

    看门的仆人一看,急忙起身,点头哈腰的说道:“王九哥,您又去送饭呀?”

    ------题外话------

    今天玩命了,三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