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三十九章 鸡犬不留(三更)
    褚文杰阴冷的吐出几个字,在漆黑的夜里让听到的人毛骨悚然:“鸡犬不留!”

    精卫们齐弯腰应声。

    褚文杰大步朝着外面走去。

    包清河,包一凡,文泗,孟倩幽跟在后面。

    等他们走出大门,郭飞才带头站直,伸手在嘴边发出一个细微的声音,不一会又有几十名精卫赶着几辆马车过来。马蹄上被包裹了东西,在这寂静的夜里让人听不到任何的声音。

    院内的精卫齐动手,把所有暗卫的尸体搬到了马车上,等抬到王九的时候,发现他还有气息,负责的暗卫抬了一下自己的手臂,寒光闪过,王九也在昏迷中死去。

    全部抬完,郭飞一挥手,下了命令:“去吴府!”

    几十名精卫得了命令,悄无声息的朝吴府飞跃而去。

    只留下几名精卫,赶着马车在后面慢慢的跟着朝吴府走去。

    后半夜,正是人们困乏的时候,吴府的所有人都睡得很熟,府里一点声响都没有。

    几十名精卫跃进吴府,郭飞比划了几个手势,所有的人分散开来,朝着不同的方向而去。

    一炷香以后,整个吴府里死一般的寂静。

    一名精卫靠近门房,轻轻的拨开门,寒光闪过,吴府里最后一个喘气的人也没了声息。

    这名精卫打开大门,几辆马车驶入。

    所有的精卫们把吴府人的尸体全部抬到了马车上,郭飞又带人挨个房间检查了一遍,确认没有一个漏掉的人,才挥了一下手,精卫们有序撤出,剩余的几名精卫赶着马车出了吴府大门,朝着镇外走去。

    郭飞最后一个出来。细心的把大门关好,关的和往常一样,让人看不出里面吴府里已经没有了任何的人。

    所有的一切做完,郭飞做了个手势,所有的精卫很快朝着四面八方散去,不一会就全部消失的漆黑的夜里。

    郭飞趁着夜色来到德仁堂。

    门前值班的衙役已经认得他,直接就放他进了后院。

    褚文杰站在院子里等候。

    郭飞恭敬地行了一个大礼。小声说道:“将军,事情已经办妥了。”

    褚文杰点头,道:“明天我就回京,你们继续恪守本分,隐藏自己,没有我的命令,不许私自行动。至于找人之事,我自有安排,你们不要插手。”

    郭飞恭敬地应声后,转身出了德仁堂,也很快的消失在了黑夜里。

    褚文杰看了看夜色,回到了文泗的屋子里,吩咐几人:“天马上就要亮了,你们稍微去休息一下,明天还要把老于的尸体装殓入棺,带他回京。”

    包清河和包一凡应声,走出屋外,回了这两天他们住的屋子。

    孟倩幽没动,心情复杂的对文泗说道:“对不起,是我连累了你。”

    文泗也已经懊悔了一路,闻言摆手,劝慰她:“与你无关,就算没有此事,这场祸事也早晚要来。”

    孟倩幽张了下嘴,不知再说什么好。

    褚文杰开口:“你们两个不必自责了,究跟结底,这事是因为我而起,好在吴府的人现在已除,贺章那个老家伙没有了耳目,摸不清清溪镇的底细,短期内不敢再派人过来,孟氏一族暂时不会有危险。”

    孟倩幽由衷的感谢:“谢谢。”

    褚文杰摆手:“客套话就不用说了,这几天你也累了,明天还有好多事情要忙,回去歇息吧。”

    孟倩幽点头,转身也回了自己的屋子。

    褚文杰看着文泗,道:“睡吧,明天还要赶回京城。”说完,吹灭了屋中的油灯,合衣躺在了床上,不一会就沉沉的睡了过去。

    文泗手刃了杀老于的仇人,了却了一块心病,再也不像前几日那样睁着眼睛望屋顶,而是也闭上了眼睛,睡着了。

    孟倩幽回了屋里,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的睡不着,齐王长子这四个字一直在脑中浮现,直到天色微亮才稍微合了一下眼睛。

    镇长这几天一直派衙役四处打探,还是没有找到有用的线索,过来求见包清河,包清河也以各种理由不见。镇长心里惶恐。今天一大早就来到德仁堂门前,求见包清河。

    守门的几班衙役已得了吩咐,不能让镇长知道褚文杰来了清溪镇的事情,所以每次都用各种理由把他打发走。今天也不例外。一名守门的衙役客气的对他说道:“我们老爷这几天忙于案子,没有好好休息,昨天晚上再也支撑不住,说要好好的休息一下,嘱咐我们任何人都不要打扰。您还是请回吧。”

    镇长今天是铁了心要见到包清河,闻言说道:“无碍,我在这里等候,大人什么时候醒了,我再进去。”

    衙役们无奈,对看一眼,随他去了。

    斩杀了暗卫、又拔掉了钉子,褚文杰的心情也放松下来,所以这一觉睡得很沉,一直到天光大亮,才睁开了眼睛,猛的坐了起来。

    文泗被他的动作警醒,揉了揉眼睛,看向窗外,见天色已经不早了,也坐起身来。

    褚文杰起身,就着脸盆里的清水随意的清洗了一下自己的脸,边拿毛巾擦拭边说道:“赶快起床,把老于的尸体装殓好以后,我们立即回京。我已经出来好几日了,再不回去,有人就该起疑了。”

    文泗麻利的起身,打开了屋门,对着院子里的伙计喊道:“重新打盆清水来。”

    伙计应声,走进屋内,把盆里的是端出去倒掉,又重新打了一盆进来。

    文泗同样随意的清洗了一下。

    包清河和包一凡早就醒了,听见这边有动静,走过来请安:“将军。”

    褚文杰微颔首。

    没怎么睡着的孟倩幽也走过来打招呼。

    褚文杰看她青色的眼眶,皱了下眉头,问:“孟姑娘昨夜没有睡好吗?”

    孟倩幽微笑了一下,道:“可能是离家时间太长了,昨夜突然十分想家,一直没有睡着。”

    褚文杰信以为真,道“今日无事,孟姑娘现在就可以回家了。”

    孟倩幽摇头:“我和老大夫相识一场,总要送他最后一程。”

    褚文杰点头:“一会儿让文泗吩咐伙计去买棺材,把老于入殓以后,我们也启程回京。最晚下午,你就能回去了。”

    孟倩幽抿了抿嘴唇,犹豫了好一会儿,才试探的问:“将军不去见见帝师吗?”

    褚文杰摆手:“我已出来多日,再不回去,恐怕会引起有心人的怀疑。且帝师的身份越少人知道越好,免得给你们带去不必要的麻烦,所以我就不过去了,你也不必告知他我来过的事情。”

    孟倩幽暗自松了一口气,道:“知道了,我不会与他说起的。”

    几人草草的吃过早饭,文泗便吩咐伙计去买棺材。

    一直站在门口的镇长看到伙计出门,知道包清河已经醒了,又对守门的衙役说道:“麻烦你们进去通禀一声,就说我要见大人。”

    衙役们见他如此执着,也没有了办法,进去禀告了包清河。

    包清河看向褚文杰。

    褚文杰道:“你去院中见他,告诉他县里的杂事繁忙,这件事又一直没有头绪,你不能再呆下去了,今天就回清河县城。至于这个案子,他愿意查就继续接着查,如果不愿意,你回去写个文书递上去,上面自然会派人来查。还有,今天文泗会带着所有的人回京,以后镇上再也没有了德仁堂。”

    包清河恭敬地应声,吩咐衙役放人进来,自己则在院子里等候。

    镇长一听包清河让他进去,急忙整了整自己的衣冠,感觉没有任何不妥后才走进院内,看到包清河站在院子里等他激动万分,快步上前就要行礼。

    包清河道:“这里没有外人,就免了吧。”

    镇长更加的激动,道:“我一大早就过来了,诚惶诚恐的站在外面等着,唯恐大人怪我办事不力,都好多天了,竟然找不到一点有用的线索。”

    包清语气缓和,道:“这是一桩大案,查不出线索也是正常。”

    镇长激动的嘴唇都在打哆嗦:“谢大人体谅。”

    包清河摆手,把刚才褚文杰的话说了一遍。

    镇长听完急忙说道:“我实在是能力有限,办不了这个大案,还是请大人写个文书,让上面派人下来查吧。”

    包清河应承:“好,我回去后就写,如果你没有什么事就退下吧,我们还得给老者入殓,让他入土为安。”

    镇长巴结的说道:“今日是最后一天沐休,我可以留下来帮忙。”

    包清河拒绝:“不用了,这几天你也辛苦了,今日就回去好好休息吧。”

    包清河说的合情合理,镇长没有起疑,高兴的谢过之后,欢喜的走了。

    去买棺材的伙计敲开了一家棺材铺的门,说自己是德仁堂的伙计,要买一口上好的棺材装殓老大夫。

    德仁堂是镇上数一数二的大药堂,药钱也公道,几乎大半个镇上的人都过去看过病,老大夫对人和蔼,从不训斥病人,是以人们对他的印象都非常好,在听到他被人杀死了以后,很多人都很心痛,棺材铺的老板也不例外。听说是给老大夫买棺材,带他去了后院在,指着一口厚重的棺材说道:“这是我这里最好的棺材里了,平日里要价五十两银子,既然你是为老大夫买,就给个本钱,三十五两即可。”

    伙计看过,满意的点头,付了银子,让老板马上就给送到了德仁堂门前。

    所有的衙役齐动手,合力把棺材抬到了后院。

    里面的一应物什棺材店的老板也给准备了齐全。

    走进屋内,文泗又红着眼眶,亲自把老大夫已经僵硬了的尸体搬了出来,轻轻地放入棺材内,吩咐伙计盖上棺盖,抬到马车上。

    伙计们早已经收拾好了所有的东西,分装在了几辆马车上。

    文泗红着眼眶走到孟倩幽面前,道:“清溪镇里京城也不算远,如果你有什么事的话,就让人给我传信,我快马加鞭一日夜就能赶过来。”

    孟倩幽心里也有些不舍,道:“你也要多保重,希望我们再次见面的时候你已经成了德仁堂真正的东家。还有,我会定时把配好的药给你送过去。”

    文泗点头,走到放着棺材的马车前,接过伙计手中的缰绳,跃到前辕上,亲自赶着马车回京城。

    褚文杰坐在马车,和众人打过招呼以后,跟在了马车的后面。

    后面的伙计也赶快跟上,一群人浩浩荡荡的离开的清溪镇。

    看他们走远,包清河也坐到了自己的马车上,跟孟倩幽打过招呼,领着衙役们走了。

    文彪牵着三匹马等在了后面。

    包一凡转身想要骑自己的马回去,却发现文彪牵的三匹马没有一匹是自己的,刚要出口询问,文彪开口说道:“包公子,我到了京城之后,您的马太累了,褚将军便让人换了一匹他的马让我骑了回来。”

    包一凡闻言大喜:“褚将军的马?那是好多人求都求不到的。”说完,接过文彪手中的缰绳,拍了拍他的肩膀道:“谢了。”

    没等文彪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就跃到马背上,和孟倩幽打过招呼后,催动马儿去赶包清河的马车。

    孟倩幽看他高兴的样子,笑着摇摇头,接过文彪手中的缰绳,利落的翻身上马,和文彪一起骑着马直接就回到了家。

    孟倩幽迫不及待的下了马,扔掉缰绳,跑进院内,大喊:“爹,娘,我回来了!”

    ------题外话------

    坐在电脑前十五个小时码了这些字,感觉自己要废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