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四十章 询问夫子(一更)
    孟倩幽这几天一直没有回来,虽然让文虎回来送信,说她并没有事情,可从文虎的口中听老大夫被人杀死,孟二银家中的人都心里不安,连去孟氏去娘家拜年的时候,都是心不在蔫。草草的吃过午饭之后,就急急忙忙的赶了回来,唯恐孟倩幽办完事情回家以后,家里无人。没想到她还是没有回来。孟氏的不安变成了害怕,让孟贤去镇上看看。

    孟贤谨记孟倩幽的嘱咐,时刻守着家人,听完孟氏的话劝她:“娘,包县令和包公子都来了清溪镇了,有他们在,小妹不会出什么事情,我们就安心在家等着,等查出真相,小妹自然会回来。”

    孟氏知道他说的是事实,心里的害怕减少了一些,不过还是不停地去门口张望。看孟倩幽到现在还没回来,刚失望的走进屋子里坐下,就听见了女儿的声音,立刻从椅子上弹了起来,快步走到屋外。

    还么等她开口,孟倩幽就扑了过来,紧紧的抱住她,撒娇的说道:“娘,这几天我想死你了。”

    孟氏的眼圈有些泛红,用手轻轻地拍了拍她的后背,轻声道:“娘也想你。”

    因为自己的行动,连累了德仁堂,让老大夫死于非命,还差点害了孟氏一族,孟倩幽到现在还心有余悸,因此抱着孟氏的手有些用力。

    孟氏以为她是害怕,轻拍着她的背安慰她:“不用害怕,凡事都有爹娘呢。”

    孟倩幽感觉眼睛有些湿润,掩饰的趴在孟氏的肩上不抬头。

    孟二银和孟贤夫妇以及孟齐、孟逸轩、孟杰和孟清先后从屋里出来,看到孟倩幽的样子,心里也有不少的触动,唯有什么都不知道的孟杰伸出小手,刮着自己的脸颊,天真的说道:“羞羞羞,姐姐这么大了还让娘抱抱。”

    孟倩幽“噗嗤”一声笑出声来。异样的情绪退去,放开孟氏,走到孟杰面前,摸了摸她的脑袋,笑着说他:“鬼精灵”

    孟杰也跟着“嘻嘻”直笑。

    孟倩幽抬头看向家里人,笑着说道:“爹,大哥大嫂,二哥,逸轩,杰儿,清儿,我回来了。”

    孟二银的神情也有些激动,笑着点头,内敛的说道:“回来就好,你娘这几天都要担心死了。”

    孟氏抢白他:“就光我担心吗?你晚上不也是担心的睡不着觉。”

    孟二银憨厚的笑了笑。

    孟贤笑着一连声的问:“事情处理完了吗?杀害老大夫的凶手找到了吗?”

    孟倩幽的笑容散去,露出沉痛的表情,道:“找到了,包大人已经处置了。文东家也带着他的灵柩和所有的伙计回京了,以后镇上没有德仁堂了。”

    孟贤微惊,直觉这件事情不寻常,正要开口再问,孙茜阻止他:“你看幽儿眼眶发青,肯定是这几日没有休息好,有什么话以后再说,先让她回屋好好的休息一下。”

    众人这才注意道孟倩幽满身的疲惫,身上依旧穿着那日走时的衣服,孟氏赶忙说道:“幽儿,娘马上就去烧热水,你美美的洗个澡后,回屋舒舒服服的睡一觉。”

    说完,转身去厨屋。

    “娘,”孙茜喊住她,示意两个丫鬟,“让她们去吧,这几日您一直担心小妹,也没怎么休息好,快回屋好好的休息一下吧。”

    两名丫鬟应声,去了厨屋烧水。

    孟氏嘱咐其他人散去,拉着孟倩幽走进她的屋内,仔细的查看了一番,见她似乎消瘦了一些,心疼的不行。

    丫鬟把水烧好,孟倩幽洗过澡后,换了干净的亵衣亵裤,躺在炕上,闭上眼就沉沉的睡了过去。

    这一觉睡得很沉,一直睡到了晚上,还是身体的警觉性告诉她屋里有人看着她的时候,才惊得猛然睁开眼睛,看到一个黑影站在自己的面前,感觉到熟悉的气息,孟倩幽没动。

    孟逸轩感觉她已经醒来,柔声,问道:“是我惊到你了吗?”

    孟倩幽在暗夜里看着他,没有说话。

    孟逸轩已经在屋里站了一会了,适应了屋里的黑暗,看孟倩幽只是看着他不说话,心里着急,伸出手想触摸她的额头,看看她是不是生病了。

    孟倩幽侧了下头,躲过他的手,问:“现在是什么时辰了?家里人呢?”

    看他躲避自己,孟逸轩的神色有一瞬的暗淡,回道:“戌时刚到,娘看你睡得香甜,便没有喊你起来吃饭,把饭菜给你留在了锅里,如果你饿了,我马上去给你端过来。”

    孟倩幽拒绝:“不用,我现在不饿。”

    孟逸轩不再说话,定定的凝视着她。

    孟倩幽抿了抿唇,道:“有话就说吧。”

    “能告诉我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吗?”孟逸轩轻声问。

    孟倩幽坦然的回视他:“一些私人恩怨,与你无关,你就不要打听了。”

    “幽儿,”孟逸轩用好听的声音喊她:“你回来的时候,神情伤痛,满心疲惫,一定是发生了大事情,否则你不会是那样的表情。”

    孟倩幽心里微惊,面上没显,没有任何情绪波动的说道:“我出去了好几日夜,忙于帮着文东家查出凶手,顾不上休息,自然是疲累一些,这有什么可大惊小怪的。”

    孟逸轩摇了摇头:“你哄骗不了我的,绝对不仅仅是因为疲累,肯定是发生了什么大事。”说完试探的问:“是不是与我有关?”

    孟倩幽瞪他一眼,道:“出事的是德仁堂,关你何事?”

    孟逸轩肯定的说道:“那就是与家里人有关,否则你不会是那样的神情。”

    孟倩幽心里有说不的惊骇,急忙掩饰的呵斥他:“不管跟谁有关,你现在马上滚出我的屋子,否则的话,我打得你直到上课以前都下不了炕。”

    孟逸轩害怕的瑟缩了下身子,不满的小声说道:“每次都用这招威胁我,”

    孟倩幽打断他:“这一招就够了,有本事你好好地学武功,打败我呀,那样我就威胁不了你了。”

    孟逸轩声音里有着坚定:“一定会的。”

    说完转身往外走,道:“你先起来吧,我把饭菜给你端过来。”

    孟倩幽看着他往外走的身影,莫名的觉得他突然长高了很多。

    摇了摇头,甩开所有的想法,快速的穿好衣服,起来把灯点上。

    孟逸轩把饭菜给他端来,放在桌子上。

    孟氏听见这屋里有动静,从自己的屋里走了过来,看到孟倩幽已经醒了,孟逸轩已经把自己留在锅里的饭菜给她端了过来,脸上露出高兴的神情,道:“吃完以后,就放回锅里,不用管了,娘明天早上会起来收拾。”

    孟倩幽应声:“知道了,娘。”

    孟氏看孟倩幽睡醒了以后,脸色红润,精神奕奕,放了心,嘱咐了几句,也没说让孟逸轩回房,就回了自己的屋里去休息。

    安静的吃过晚饭,孟逸轩殷勤的把碗筷收拾了出去,还想要走回孟倩幽的屋子来,被孟倩幽凌厉的瞪了一眼后,才动了动嘴唇,不情不愿的回了自己的屋子。

    看着他的背影,孟倩幽坐在椅子上沉思很久。

    直到感觉又有困意袭来,才又脱了衣服重新躺回了炕上,再次沉沉的睡去。

    这次是睡足了以后,才睁开了眼睛,外面天光已亮,孟氏在厨屋里做饭的声音传来。

    孟倩幽破天荒的没有立刻穿衣起床,而是躺在被窝里,倾听着院子里的声音,感觉着从未有过的满足。

    孟氏做好饭,过来喊孟倩幽起来吃饭,看她睁着眼睛躺在炕上,笑着说道:“快起来吧,这几天你没在家,没给你爷爷奶奶去拜年,他们也担心的不行,吃过饭以后赶快去给他们拜个年。”

    孟倩幽应声,穿衣起来,洗漱完了以后,走进厨屋,家里人都在等着了。

    孟二银和孟贤看她恢复了精神满满的样子,都放下心来。

    吃过早饭,孟倩幽独自去去了新宅去拜年,孟中举夫妇自然又是一番询问。

    孟倩幽一一笑着回了他们。

    孟中举夫妇见她没事,也放下了心,拿出早已准备好的红包给了她。

    孟倩幽高兴的接过,欢喜的不行。

    孟大金夫妇和孟仁、孟义夫妇也分别给了红包。

    孟倩幽毫不客气的全都收下,美滋滋的拿着几个大的红包就回了家。

    一进家门,就直奔孟氏夫妇的屋子里,对正在闲聊的孟二银夫妇伸出手,“爹、娘,我的红包呢?”

    孟氏稍微一愣,笑着转身从箱子里拿出一个红包放到她手里。

    孟倩幽接过,欢喜的抱了孟氏一下:“娘,你最好了,我爱死你了。”

    孟氏对于女儿时不时的冒出来的这些古怪的话,已经习惯了,笑着孟二银开玩笑:“你看看你养的好女儿,只有给红包时才觉得我这个娘好。”

    孟二银笑出声,没有反驳。

    孟倩幽没有还嘴,转身出了他们的屋子,风风火火的来到了孟贤的院子里,没等丫鬟通禀就走了进去,二话不说直接对孙茜伸出手:“大嫂,红包!”

    孙茜一愣,随即掩嘴失笑,逗她:“那天你没在家,我随手就把多出来的红包给杰儿了,你找他要去吧。”

    孟倩幽气嘟嘟的鼓起嘴,跺了几下脚。

    孙茜从来没看到过孟倩幽的这个孩子气的样子,惊讶的同时又感觉好笑。

    孟贤在一边笑着对她说:“小妹对红包有一种特殊的执着,你还是别逗她了,赶快给她吧,省得一会儿小性子上来给你翻了脸。”

    孙茜笑着从自己的匣子里拿出一个红包放在她的手中:“给你放着呢,就等你回来给你了。”

    孟倩幽眼睛一亮,一把拿过红包,也不瞅里面又多少银子,把它和今天收到的红包放在一起,冲着孙茜炫耀:“你看,我这一会儿就收到了这么多的红包。”

    孙茜再次被她孩子气的动作逗笑。

    拿着红包回到自己的屋里,孟倩幽打开箱子,把去年收到的红包也拿出来,和今天收到的一起放到桌子上,高兴的看了好一会儿,才恋恋不舍的放回了箱子底部,却在看道孟逸轩的小衣服时没了笑容,把手探到衣服的下面,把两块玉佩拿了出来,一个手里放了一块,仔细的查看了一会,脑中有了一个推测。遂把玉佩又放回了箱子的底部,锁好箱子,起身往外走,来到周夫子的门前,有礼的对看门人说:“麻烦你去通禀一声,就说我来给夫子拜年。”

    “姑娘请进吧,我们老爷说了,您要是过来拜年,就直接请您进去。”看门人说道。

    孟倩幽点头,随着他来到了周夫子的院子里。

    仆人在院子里恭敬的禀报以后,周夫人打开门帘笑着就走了出来,热情的拉着孟倩幽的手将她领进屋子里。

    周夫子也站起身在屋里等候。

    孟倩幽笑着对二人说道:“我这年拜的有些晚了,还请夫子和夫人不要责怪。”

    周夫人依然亲热的拉着她的手,让她坐在椅子上,才笑着说道:“咱们现在是一家人,不讲究这些虚礼,你能过来我们就已经很高兴了。”

    周夫子也坐回椅子上,问:“听你家里人说你有个镇上的朋友出了事情,你过去帮忙,如今想必是事情解决了你才回来的。”

    孟倩幽来的路上已经想过了,德仁堂被人围杀,老大夫死的事情镇上的人已经知道了,过不了多久村里人的也会知道,夫子自然也会知道,与其到时候让他过来询问自己,还不如自己现在就如实的告诉他,所以,周夫子一提起,孟倩幽就回道:“我这镇上的朋友夫子你也是认识的。”

    周夫子惊讶:“我也认识?”

    孟倩幽点头。

    周夫子从来没有来过清溪镇,自然没有什么朋友在这里,唯一一个接触的人就是德仁堂的文东家,所以孟倩幽一说,周夫子立刻就猜到了,马上就问:“是德仁堂的文东家?”

    孟倩幽再次点头,道:“就是他。”

    周夫子闻言更加的惊讶,问:“他出了何事?”

    孟倩幽笑着看了周夫人一眼。

    周夫子意会,吩咐周夫人:“你亲自去准备一些茶和糕点过来。”

    以往夫子都大事要谈的时候,都是要支开她,周夫人知道他们是有重要的事要说,便笑吟吟的起身,道:“幽儿姑娘稍等,我这去。”

    孟倩幽微笑着道谢;“谢谢夫人。”

    周夫人笑着点头,领着丫鬟出去了。

    周夫人一处院子,周夫子急忙问:“文东家出了什么事情?”

    孟倩幽把德仁堂遭到围杀,老大夫不幸身亡的事情仔细的告诉了他,说自己是因为会一些医术,才被文泗请去救治老大夫的,不过老大夫受伤过重,她过去的时候已经无力回天了。

    周夫子听后唏嘘不已,道:“不知道是什么人如此狠毒,竟然连一个年逾花甲的老人都不放过。”

    孟倩幽摇头:“不知道。除了镇长以外,就连包县令都来了,调查了几天,也没有找到任何线索。”

    “那现在文东家如何了?”周夫子问。

    孟倩幽回道:“德仁堂的伙计们都受了伤,又调查不出是何人所为,文东家不敢在清溪镇待下去,昨天带着老大夫的灵柩和所有的伙计回京了。”

    周夫子点头:“文东家做的对,查不出幕后黑手,与其时刻遭歹人惦记,还不如暂且避开他们,等哪一天调查出真相,再图谋以后的事情。”

    孟倩幽抿了抿嘴,道:“我今天除了过来给夫子拜年以外,我还想问您一件事情?”

    “你说,只要是我知道的,肯定告诉姑娘。”夫子道。

    “我想问一下夫子,褚大将军和齐王爷是什么关系?”

    ------题外话------

    今天二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