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四十一章 教授暗号(二更)
    夫子微愣了一下,疑惑的问:“姑娘为何想起问这件事情?”

    孟倩幽找了个理由:“那天我隐隐约约的听文东家和包大人说起这事,心中疑惑,但是又不好仔细查问,只好过来询问夫子了。”

    周夫子摸着自己的胡须,沉吟了一会儿,道:“褚大将军和齐王爷的关系京城里的都知道,告诉你也无妨。”

    孟倩幽期待的看着他。

    周夫子继续说道:“齐王妃是褚大将军的姐姐。”

    心中的猜测得到证实,孟倩幽的心沉了下去,试探的问:“既然如此,当年逸轩为什么会被丢在荒野?”

    周夫子摸着胡须的手顿住,思量着要不要跟她说。

    孟倩幽道:“夫子不必为难,我只是纳闷齐王妃有这么强大的背景,怎么会把孩子弄丢?”

    夫子斟酌的说道:“逸轩为什么会被丢在荒野,我也不知道,我只能告诉姑娘,十多年前逸轩丢失的时候,朝廷发生了一场浩劫,那时先皇刚驾崩,当今皇上的继位之路受到了威胁,作为一母同袍的亲弟弟,齐王爷当时一力支持自己的亲哥哥,褚老将军当然也是站在齐王爷这边,不过当时形势紧急,齐王妃也正值要生产,为了让她能顺顺利利的生下孩子,齐王爷和褚老将军就给她找了一个好的地方待产,后来齐王妃如愿的生下一个男孩,却不知如何走漏了风声,被人追杀,再后来的事情就不知道了,等皇上平息了内乱,齐王爷想要接回他们母子的时候,孩子已经丢了,齐王妃也因此落下了病症,从此缠绵病榻,以后再也没有过子嗣。”

    虽然没有得到全部的答案,但是也知道了事情的大概,孟倩幽听完一时没有说话。

    屋里一阵沉默。

    周夫子领着丫鬟把茶和糕点端了进来,笑着亲自把糕点放在孟倩幽面前,道:“这是我亲手做的糕点,你尝一下,味道如何。”

    孟倩幽收起沉重的心情,露出笑脸,甜甜的说道:“谢谢夫人。”

    说完,拿起糕点咬了一小口,咽下去赞道:“你做的这糕点太好吃了,我还从来没有吃过这么好吃的糕点呢。”

    得到夸奖,周夫人喜笑颜开:“你喜欢吃的话,我让丫鬟给你装一些,等一会儿回去的时候你带回去慢慢吃。”

    孟倩幽也不推辞:“谢谢夫人。”

    周夫人吩咐丫鬟把各式的糕点都装一些给孟倩幽带回去。

    丫鬟应声,很快装了一些过来。

    该问的已经问完,孟倩幽拿着点心,便起身告辞。

    周夫人亲自把她送到大门外,看她走远,才转身回了家。

    孟倩幽走在路上,心里有说不出的沉重,一路皱着眉思索,直到到了进门口,才收敛了情绪,提着点心盒进了门。

    孟氏见她从外面进来,手里还提着东西,纳闷的问:“幽儿,你这是做什么去了?”

    孟倩幽笑着回道:“我刚才去给夫子拜年了,这是周夫人亲手做的糕点,我尝着好吃,她便送了我一些。”

    乡下人能填饱肚子就行了,哪里会做什么糕点,听她这样说,孟氏惊奇,道:“周夫人还会做糕点?”

    孟倩幽点头,把篮子放在她的面前,打开盖子,拿出一块递给孟氏:“您尝尝,可好吃了。”

    孟氏接过去,小心地咬了一口:“嗯,松软可口,香甜不腻,周夫人真的是好手艺。”

    孟倩幽在椅子上坐好,道:“我尝着也是好吃,周夫人说要送我一些,我便没有推辞。”

    孟氏咽下嘴里的糕点,道:“这京城的太太就是手巧,连糕点都会做,哪像咱乡下的女人,也就会蒸个窝头,揉个馒头。”

    孟倩幽是笑:“娘,京城的太太们天天闲暇无事,只好做些糕点来打发时间,哪像村里的女人一样,天天忙着伺候老人,照顾孩子,还要跟着下地干活。”

    孟氏点头:“也是啊,咱们乡下人有时候连肚子都填不饱呢,哪有那闲情逸致琢磨这些东西。”

    孟倩幽建议:“不过,娘,以后可以上门跟周夫人去学学。”

    孟氏急忙摆手:“算了吧,这样细致的活娘根本就做不了,有那功夫还是去作坊里缝制书包吧。”

    孟倩幽再次失笑。

    吃完一块,孟氏拍了拍手,吩咐孟倩幽:“周夫人给的不少,你二哥逸轩他们都在屋里,你给他们送一些过去吧。”

    孟倩幽应声,拿了一些出来放在桌子上:“这些给大哥、大嫂送去,剩下的我给二哥他们拿过去。”

    “不用了,”孟氏道:“这几天你没在家,你大哥放心不下家里,没有去你大嫂娘家拜年。我刚才才给他们收拾好了东西,让他们到镇上去了。并且嘱咐你大哥陪着茜儿在娘家里多住几天。这些糕点都是新鲜的,放不的,你还是拿去让他们几个吃了吧。”

    孟倩幽闻言有把糕点全部放回了盒子里,提着它来到了东厢房。

    孟杰和孟清两个小人儿又出去玩了,只有孟齐和孟逸轩两人在屋里。

    两人都坐在桌子面前,孟齐面前摊开了一本账本,而孟逸轩面前放了一本书。

    孟倩幽一进屋,两人同时看向她。

    把糕点拿出来放在桌子上,孟倩幽道:“这是周夫人给的糕点,非常好吃,你们吃一些。”

    孟齐接过后,放在嘴里就咬了一大口。而孟逸轩则是一小口一小口的慢慢吃。

    看着他优雅的吃着糕点,夫子的话又回想在了耳边。孟倩幽问:“逸轩,周夫子说什么时候开始上课?”

    孟逸轩咽下嘴里的糕点,回道:“夫子说二十就开始开课。”

    孟倩幽点头:“还有十多天,正好你也闲着无事,我再教你一些东西吧。”

    孟逸轩点头。

    上次孟倩幽教孟逸轩认草药,孟逸轩记不住,天天被打的事还历历在目,孟齐专心吃着自己手里的糕点,装作没有听到。

    孟倩幽看到他的样子感到好笑,故意说道:“二哥,左右你也闲着无事,不如跟着一起学吧。”

    孟齐一口糕点差点噎住,急忙摆手:“不行,我这几天还要好好的核对一下账本,没有那么多的时间。”说完,把最后一口糕点急忙放入口中,一边吃一边把账本往自己面前又放了放。

    孟倩幽笑着摇头,把盒子放到桌子上,:“这里面还有一些,放在这里,等杰儿和清儿回来以后给他们吃。”

    孟齐忙不迭的点头:“我知道了,我会让他们吃的。”

    孟倩幽笑着走出屋外,回了自己的屋子。

    孟逸轩吃完了最后一口糕点,拍了拍手,把书合起来,放好,才来到孟倩幽的屋子里。

    孟倩幽坐在椅子上等他。

    孟逸轩进来,也坐在了椅子上。

    两人谁也没有说话。

    屋中一片寂静。

    好半天孟倩幽突然的问了一句:“你想知道自己是谁吗?”

    孟逸轩一愣,随即摇头:“不想。”

    孟倩幽诧异的看着他。

    孟逸轩看着她,一字一句的说道:“我姓孟,叫孟逸轩,这里就是我的家。”

    孟倩幽心里一阵触动,张了张嘴,想要说些什么,终究是没说出来。

    孟逸轩静静的坐在椅子上看着她。

    孟倩幽忽然起身,走到他面前。

    孟逸轩吓了一跳,身体下意识的往椅子后面靠了靠。

    孟倩幽在他面前站定,恶狠狠的说道:“这可是你说的,你以后要是敢反悔,无论你在哪,我都会抓住你暴打一顿。”

    孟逸轩似乎是被她凶神恶煞的样子吓住,傻傻的呆呆的点头。

    孟倩幽依旧恶狠狠的盯了他一会,才转身坐回椅子上,指着桌子上摆的一堆乱七八糟的东西,道:“从今天开始,我就教给你如何用身边这些不起眼的东西,在你遇到危险或者突发状况的时候,留下不起眼的暗号,好让找你的人根据这些暗号很快的找到你。”

    孟逸轩望着面前的这些碎纸条,小石子,细小的树枝点头。

    这些东西只是一些符号,比草药学起来要简单的多,所以一直侧着耳朵倾听这边动静的孟齐这次没有听到孟逸轩的哀嚎声。

    接下来的一段时间里,每天只要有时间,孟倩幽就交给孟逸轩如何利用身边这些细小的东西做暗号。甚至还带着他不停的做实验,有时候是在家里啊,有时候是去山上,自己在不同的地方做过后记号,让孟逸轩在规定的时间内找到她。

    有时候她做的记号不太明显,孟逸轩比她规定的时间晚找到她,孟倩幽就会毫不留情的教训他,每当这时候,早已经回来上课的孙良才就暗自庆幸,自己过年的时候幸亏回家了,没被孟倩幽抓住学这些东西,否则挨教训的就是自己了。

    日子就这样过了一个多月,孟逸轩挨揍的次数越来越少,孟氏感到欣慰的同时又感到疑惑,前段时间女儿不是说不强迫逸轩学东西了吗?怎么现在又开始了?

    不过孟氏很快把这些疑惑抛到了脑后,因为孙茜有喜了。

    过完年以后,孙茜闲着没事,孟贤便把辣椒作坊和薯片作坊交给了她。

    孙茜跟孙善人学做过几年生意,一开始的手忙脚乱之后,渐渐的上了手,每天都领着两个丫鬟去作坊了里忙。只有吃饭的时候,才和孟贤一回来。

    这天孟氏和往常一样,提前回来给全家人做好了饭,等着他们回来吃饭。

    孙良才和孟杰、孟清是结伴回来的,孟逸轩回来的稍晚一些,孟贤和孙茜两人是等作坊里的工人下来工以后才回来的。进门以后孙茜就直接拐进了厨房,准备洗干净手后好和孟氏一起给全家人摆好饭菜。谁知一进厨房,就闻见一股异味飘入鼻中,顿时感到一阵恶心想吐。赶紧捂住自己的嘴,拼命地压制了一会儿才感觉好受一些。

    孟氏没注意到她的异样,端着一盘土豆炖肉从她的身旁经过。边走边高兴地说:“今天我给你们做了好吃的”

    她的话没说完,孙茜在也忍受不住,急忙跑到厨房外面干呕起来。

    两名丫鬟吓坏了,快步走过去,着急的问:“小姐,你怎么了?”

    孟贤也是吓了一跳,起身大步走到她的身边,边给她轻轻的捶背,边柔声询问:“怎么了?哪里不舒服?”

    孙茜干呕了几口,感觉好受一些了,用帕子擦了擦自己的嘴角,道:“可能是昨夜里着凉了,没事。”

    孟贤放下心来,扶着她回厨房,一回头,却看到孟氏张着嘴巴惊喜的站在门口。

    两人一愣,随即孟贤问:“娘,你这是怎么了?”

    孟氏没有回答她,惊喜的问孙茜:“茜儿,你是不是有喜了?”

    孙茜愣住,孟贤转头狂喜的看向她。

    “哎呀,贤儿,你先扶着茜儿进来坐,娘立刻就去找大夫过来给她诊一下脉。”孟氏着急的对孟贤说。

    孟贤回神,轻轻的扶着孙茜走进厨房。

    全家人都在,孙茜觉得不好意思,挣脱开孟贤的手,道:“我没事,你”话没说完,闻到肉香,那股恶心的感觉又上来了,急忙又跑到了门外呕吐。

    孟氏喜的直拍大腿:“不用喊大夫过来了,这一定是有喜了。”

    屋内众人听到孟氏的话,都高兴的不行,孟杰不知所以,仰着小脸天真的问:“姐姐,什么是有喜了?”

    孟倩幽高兴的摸了摸他的小脑袋,笑着说道:“有喜就是大嫂肚子里有小娃娃了,再过几个月你就可以做叔叔了。”

    孟杰顿时高兴地手舞足蹈。

    孟氏高兴的声音传进来:“贤儿,你先扶着茜儿回屋去,娘马上给她做点清淡的饭菜吃。”

    孙茜急忙阻止:“不用了,娘,说不定是昨天晚上着凉了。您别忙活了。”

    “娘是过来人,哪能分不清是有喜了,还是着凉了。听娘的话,你去屋里歇着,娘马上就给你做好送过去。”

    还没确定,哪能让孟氏伺候自己,孙茜说什么也不愿意。

    孟贤柔声劝她:“听娘的吧,我先把你扶回屋里去,然后我就去请大夫。”

    孟倩幽的声音响起:“请什么大夫,大哥忘了我会医术吗?我给大嫂把一下脉吧。”

    孟氏已经高兴的昏了头:“对对对,娘怎么忘了,你也会医术,快快快,快过来。给你大嫂把把脉”

    孟倩幽哭笑不得,起身走到门口:“娘,你好歹也得让大嫂找个地方坐下,我才能替她把脉吧。”

    孟氏上前搀扶着孙茜:“走,去你屋里躺好,让幽儿给你把把脉。”

    孙茜无法,只得让孟氏搀着自己回了屋。

    随后除了孟二银以外的全家人都跟了过来。

    孙茜在床上躺好,孟倩幽坐在床边的凳子上,拿过她的手,放平,把右手的食指和中指搭在她的脉搏上,认真的给她把脉。

    孟氏和孟贤屏住呼吸看着她。

    好一会儿孟倩幽才松开手,把孙茜的手放回去。

    孟氏着急的问:“怎么样,幽儿,你大嫂是不是有喜了?”

    孟倩幽没说话,慢慢的转头看向她。

    孟氏看那她的神色,心里发沉,试探的问:“没有?”

    孟倩幽还是不说话。

    孟贤脸上的笑容也褪去。

    孙茜从床上坐起来,道:“我就说是着凉了吧,幸亏没教大夫过来把脉,否则丢死人了。”

    孟倩幽猛然站起来,一把抱住孟氏的肩膀,狂喜的对她说道:“娘,我真的要做姑姑了!”

    孟氏愣住,随即反应过来,拍的就打了她一下:“你这孩子,什么时候了还作弄人,刚才我失望死了。”

    孟倩幽嘻嘻笑着松开手,转过头,问傻在了一边的孙茜:“大嫂,高兴坏了吧?”

    孙茜用手摸着自己的小腹,不相信的问:“我真的有喜了?”

    孟倩幽挑眉,故意的反问:“大嫂这是不相信我的医术?”

    “不是,我只是没想到自己这么快就有喜了。”孙茜急忙说道。

    孟倩幽也把手放在了孙茜的肚子上,道:“好神奇,这里面竟然有了一个娃娃,不知道他什么时候才能长大,出来和我们见面。”

    孟氏欢喜的说道:“这个快着呢,等到了四个月,显了怀,你大嫂这肚子就会噌噌噌长得飞快。”

    果不其然,六个月后,孙茜的肚子长得比皮球还要大。

    就在孟氏担心她会不会早产的时候,孟逸轩考秀才的的日子也到了。

    ------题外话------

    亲们,精彩的认亲大幕马上拉开。赶快把月票投出来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