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四十二章 预感(一更)
    孟中举一直期盼着这一天的到来,所以早早就给孟仁和孟逸轩准备好了推荐信。

    由于从来没有去过省城,孟倩幽决定提前五天过去,一方面是不知道去省城的路有多远,去的晚了怕来不及,另一方面是想让两人到了省城以后,歇息两天,以便于以最好的状态去参加院试。

    孟氏不同意,说如果要提前五天过去,一来一去,在加上考试的时间,差不多要用十天,时间太长了她不放心。

    孟倩幽笑着劝慰她:“娘,我们到了省城以后还要找客栈,查看考场,三天的时间太短了,如果路上稍微有点小事耽搁一下,很有可能就误了孟仁哥和逸轩的考试,到时我们后悔就来不及。娘放心,等我们到了省城以后,我们除了参加考试,哪里也不去,就老老实实的呆在客栈里,等他们两人考完了,我们就回来。”

    孟氏也不知道为什么,最近心里发慌的厉害,一千个、一万个不愿意让两人这么早过去。不过也知道孟倩幽说的是对的,提前到了省城,把一切都准备好,到应试的时候不至于手忙脚乱。嘱咐了又嘱咐以后,勉强答应。

    孟贤看孟氏实在放心不下,就说自己要跟着去。孟氏不让,到:“茜儿现在月份大了,说不定哪天就生产了,你还是好好的呆在家里,哪里都不要去了。”

    孟倩幽也阻止他,道:“大哥放心,我带着文彪和文虎两人过去,他们武功高强,保护我们三人绰绰有余。”

    孟贤看着孙茜的大肚子,只好放弃了跟着一起去的想法。

    事情商定,孟倩幽和孟逸轩以及孟仁收拾好了了行装,准备第二天出发,周夫子却派仆人过来喊她过去,说有重要的事情与她相商。

    周夫子这时候请自己过去,应该是有重要的事情告诉自己,孟倩幽不敢耽搁,和孟氏说了一声后,来到了周夫子家。仆人禀告过以后,周夫子略带威严的声音从屋里传出来:“请孟姑娘进来!”

    仆人打开门帘,孟倩幽进去以后,看到周夫子神情有些严肃的坐在椅子上等她。

    孟倩幽给周夫子见过礼。

    周夫子让他坐下以后,严肃的说道:“我听说明天姑娘就要带着逸轩启程去省城了,我有件事要嘱咐姑娘一下。”

    “您说。”孟倩幽恭敬地说道。

    周夫子直接说道:“姑娘可能不知道,院试一般都是有各地的学政主持的,而这学政,大多数是京里各大官员的门生。”

    孟倩幽望向他,等着他接下来的话。

    周夫子见她面露不解,直接的说道:“也就是说,逸轩有可能在这次的院试中被认出来。”

    孟倩幽抿了抿嘴唇,道:“我知道。”

    周夫子惊讶:“你知道?”

    孟倩幽点头。

    周夫子不解:“那你还要让他去参加院试?”

    孟倩幽默了一下,道:“我们家养育了他一场,考上秀才为我们家光宗耀祖一直以来都是逸轩的心愿,我一定要满足他。还有就是”说到这,停顿了一下。

    周夫子也不催促她,等着她接下来的话。

    孟倩幽接着说道:“还有就是,在您的悉心教导下,逸轩也算是学有所成,也是时候让他认祖归宗了。去参加院试是一个好的契机。”

    周夫子听完沉默了一下,好一会儿才道:“姑娘就不怕如此多此一举,会为你和逸轩带来麻烦吗?”

    孟倩幽几不可微的叹了一口气;“我早就打算告诉逸轩他的身世的,他不愿意,如果我给褚大将军送了信,强行把他接回去,他恐怕会恨我一辈子。这样正好,如果他的身世暴露了,何去何从让他自己选择。”

    周夫子摇头:“如果他的身世暴露,他是不会有机会选择的。齐王爷表面为人温和,实际上却是个杀伐果断的人,当年逸轩丢失了以后,齐王妃身边所有伺候的丫鬟、仆人、以及保护她的军士,全被他下令活活的杖杀了,据说那一日,齐王府门前的哀嚎声整整持续了一天才散去,附近居住的大小官员,好长时间都吓得不敢从他府前经过,全都绕道去上朝。”

    “我也希望他没有选择。”听完周夫子的话,孟倩幽道:“逸轩本来就不应该窝在这乡村之地,他就该回到属于他的地方去。我一直迟迟的不肯给京中送信,是因为我怕他回去以后适应不了那种环境,才自私的隐瞒这么长的时间。如今他已经有了自保的能力,也该让他回去了。”

    周夫子听后沉默了半晌,道:“姑娘为了逸轩真的是费尽了心力,希望他不会辜负了你的一片苦心,在王府之中能安然的生存下去。”

    孟倩幽道:“所以夫子也收拾一下,做好准备吧,如果我猜测不错的话,逸轩被发现以后,多则十日,少则五日,齐王爷应该就会派人过来接你进京,继续去做逸轩的夫子。”

    周夫子闻言摇头,叹口气:“姑娘想的太乐观了,我隐瞒了这么重要的事情,齐王爷不治我的隐瞒之罪我就感天谢地了。”

    孟倩幽跟他保证:“不会,我与褚大将军有救命之恩,到时我会央求他保下你的,您尽管放心。不过你回乡养老的愿望怕是不会实现了。”

    周夫子又重重的叹口气:“这个,从我见到逸轩的哪一刻起,我就知道了,我这一生再也无可能回归故里了。”

    “那不一定,”孟倩幽道:“顶多五年,等逸轩能够独立做主,保你安全的时候,您要是还想回乡养老,你就给他说一声,他肯定会答应你的。”

    周夫子不报任何希望的说道:“但愿我还能活到那时候。”

    孟倩幽微微一笑,道:“夫子何必如此悲观,回京也不见得不是一桩好事。周孝、周礼两位夫子满腹才华,也不应该被埋没在乡野之地,京城才是他们的好去处。”

    周夫子摇头:“我为帝师多年,深谙伴君如伴虎的道理,所以才想着带他们回归田园,谋得一世悠闲。没想到还是没能躲过去。”

    “两位夫子为了尽孝道,才舍弃了京中的繁华,和您回归乡里,但这未必是他们今生所愿。现在借着这个契机,正好让他们回京一展自己的才华,也未必不是好事。”孟倩幽道。

    周夫子微叹一口气:“事到如今,也只能是这样想了,但愿齐王爷看在我教导逸轩的份上,能保住我们一家老小的性命。”

    孟倩幽蹙眉:“听夫子的意思是您在京中遇到了很大的麻烦?”

    周夫子摆手:“你知道了我的事情对你无益,姑娘还是不要打听了。希望你们这次去省城会一切顺利。”

    周夫子这是摆明了不想谈自己的事情,孟倩幽也不多过问,谢过他之后,就告辞回了家。

    周夫子在她走后,屋子里沉默的做了一个时辰,才吩咐仆人把周孝、周礼叫来。

    夫子把仆人支的远远的,小声的跟两人说了很久的话。

    周孝和周礼出来以后,对看了一眼,各自默不作声的回了自己的院子里。

    孟倩幽回到家里,孟氏正坐在院子里缝制小孩的衣服,看到她回来,问:“夫子这么着急喊你什么事?”

    孟倩幽没有告诉她真话,笑着撒谎:“周夫子听说我们明天就要启程,特意把我叫过去嘱咐我一些参加院试时应该注意的事情。”

    孟氏疑惑:“这些事他不是应该嘱咐逸轩吗?怎么反倒把你叫过去?”

    “逸轩他已经嘱咐过了,怕他有疏漏才又吧我叫了去。”

    孟氏不疑有他,点头:“还是周夫子想的周到,确实是应该再嘱咐你一遍。”

    “那我进去收拾东西了,明天一早我们就出发。”

    “去吧,记得多带些银子,出门在外,手头富裕些没有坏处。”孟氏嘱咐道。

    “知道了,娘。”孟倩幽应声后走进自己的屋子里,收拾了几件自己这几天要换洗的衣服。然后打开箱子,想要拿一些银票出来。却在看到孟逸轩的小衣服时停住手。思量的看了好一会儿,才把小衣服拿出来,和自己的衣物放在一起。

    又把手伸到了箱子的底部,把那两块玉佩也拿了出来,小心的放在了自己的身上,最后才拿了几张银票出来,锁好了箱子。

    下午全家人谁也没有去作坊,孟二银和孟氏围着孟逸轩嘱咐了又嘱咐,告诉他:“考试的时候不要太紧张,如果这次考不上,咱们以后接着再考,反正你年纪还小,多考几年也没有关系。”

    孟逸轩一一记下,懂事的点头。

    孟倩幽看孟二银和孟氏的样子,心里有些发酸,不知道逸轩被认走以后,看到她独自回来,两人是否能承受的住。

    孟贤看道她的神情异样,关心的问:“小妹,你怎么了?”

    孟倩幽立刻展开笑容,道:“看到爹娘这么关心逸轩,我有些嫉妒了。”

    孟氏闻言伸出手,轻点了一下额头,笑着说道:“你嫉妒什么?你们早晚都是要成亲的,娘对逸轩好和对你好还不是一样?”

    孟倩幽的笑容僵了一下,没有说话。

    孟氏以为她是害羞,也没往心里去。

    第二天早早的吃过早饭,文彪和文虎各自赶着一辆马车,在门外等候。

    孟家所有的人都跟着两人走到马车旁。

    孟氏好像预感到有什么事要发生了一样,拉着孟逸轩的手千叮咛万嘱咐。

    孟二银笑她:“逸轩只是去考秀才,顶多有个六七天就回来了,看你唠叨的样子,就好像他回不来了一样。”

    孟氏瞪他一眼,道:“我唠叨怎么了?如果不是茜儿要生了,离不开人,我还要跟着他们一起去呢。”

    孟二银见她神色有些着急,没敢在说话。

    孟倩幽笑着说道:“娘,我们该走了,你要是在唠叨下去,天都快黑了。”

    孟氏被气笑,挥了挥手:“快走吧,路上小心一些。”

    孟倩幽赶紧示意孟逸轩上了马车,文彪赶着马车在前,文虎赶着马车在后,去新宅接孟仁。

    孟氏看着两辆马车走远,才长叹了一口气,道:“他爹,这次他们出去,我怎么觉得心里这么不踏实呢?总感觉要出什么事一样,”

    孟二银劝她:“你肯定是这两天没睡好,胡思乱想的太多,如今他们走了,你回屋好好的睡一觉,睡醒了就好了。”

    孟氏想了一下,觉得孟二银说的也有道理,便听从了他的话,回屋去休息。

    马车到了老宅门口,孟中举夫妇、孟大金夫妇和孟贤、孟义夫妇都站在门口等着他们。

    孟倩幽和孟逸轩下了马车,跟众人一一打过招呼后,问孟中举:“爷爷,您有什么要嘱咐吗?”

    孟中举道:“你们三人年纪小,难免有疏漏的地方,我想了一下,觉得还是让你大伯跟着你们去吧,如果有什么不知道的地方,可以及时的问他。”

    孟大金去过省城,参加过院试,对于道路应该熟悉一些,孟倩幽便也没有反对,和众人道别后上了马车,孟大金和孟仁上了后面的马车,两辆马车一前一后朝着省城走去。

    省城离清溪镇比较远,足足用了大半天的功夫才到。

    赶着马车进了城门,文彪不知道该去哪个方向,对孟倩幽道:“姑娘,您稍等一下,我去打听一下咱们该往哪儿走。”

    孟倩幽掀开车帘,做到前面,接过他手中的缰绳:“去吧,问仔细些,天色不早了,我们别走了冤枉路。”

    文彪跳下马车,走到城门旁边的店铺里去打听。

    店铺的老板一听他们是来参加院试的,走出门外,热情的给他们指好了道路。并告诉他们,考场附近有客栈可以住。他们来的早,应该能住到好的房间。

    文彪谢过以后,按照老板指的方向,赶着马车一路来到了考场的附近找到一家比较好的客栈。

    下了马车,几人走进客栈里。

    掌柜的一看就知道他们是来参加院试的,堆起笑脸,对几人说道:“你们几位可真早,是我们客栈今年入住的第一位考生,想要什么样的房间随意挑。”

    “来三间上房,安静一些的。另外我们还有两辆马车,你帮我们安置一下。”孟倩幽道。

    一下子就定出去了三件上房,掌柜的欢喜的不行,吩咐伙计赶快把马车牵去后院照料,亲自领着几人来到楼上,走到二楼的尽头,打开三间房间,热情的说道:“这是我们客栈最好的房间,安静舒适,几位进去看看满意吗?”

    孟倩幽走进屋内,看里面整洁干净,前面临街,打开窗户就能看到外面的景象,满意的点头:“就这三间吧,我们大概要住五六天。”

    掌柜的看只有她一人进去查看,心里疑惑,正暗自琢磨这家人怎么是一个小女孩做主时,听见孟倩幽的话,立刻高兴地不行,点头哈腰道:“你们几位稍微歇息一下,我这就让伙计打些水给你们送上来。”

    孟倩幽点头,道:“我们赶了一天的路,累坏了,稍后你再让伙计给我们送一些精致的饭菜上来,饭钱等结算房钱的时候,我一起给你。”

    老板更加的高兴,欢喜的下去吩咐伙计了。

    掌柜的下去以后,孟倩幽安排房间,:“大伯和大堂哥你们两人住中间的这个屋子,我和逸轩住在最里面,文彪、文虎两人住剩下的一间。”末了又补充了一句:“大伯和大堂哥不会武功,咱们都时刻警醒一些。”

    文彪和文虎闻言心神一凛,点头应声:“知道了,姑娘。”

    孟大金也有些疑惑,他们只是住个客栈,跟有没有武功有什么关系,不过也没有多问,和孟仁一起走进房间里。

    伙计很快的把热水和饭菜分别送到几人的房间,几人清洗过后,吃过晚饭,感觉有些疲累了,就早早的躺下休息了。

    第二天醒来吃过早饭,孟大金提议先去看看考场,孟倩幽笑道:“离考试还有四天,现在去看太早了些,等最后一天再去也不迟。我们不如趁着这几天的时间,在省城里好好的转一转,我长这么大没有到过这么繁华的地方,对一切稀罕的很。”

    孟仁和孟逸轩欢喜的点头表示赞同。

    孟大金看他们渴望的眼神,阻止的话到了嘴边又咽了回去,换了另外一句话:“我们最多只能出去玩两天,剩下的两天要呆在客栈里好好地休息,养足精神,准备考试。”

    几人忙不迭的点头。

    和掌柜的打过招呼后,几人出了客栈。

    文彪和文虎想去赶马车,孟倩幽阻止他们:“坐着马车就失去了游玩的乐趣了,我们就随意的边走边看,饿了就在外面吃一些,累了就租辆马车回来。”

    孟大金只是在十多年前来过一次省城参加秀才考试,那时候家里穷,是和几个同窗一起走着过来的,到的时候已经是考试的前一天了,都窝在客栈里休息,准备第二天的考试。哪有闲情逸致出来到处逛逛,听了孟倩幽的话点头赞同:“好,我们轻易的来不了省城,这次就好好地开个眼界。”

    主子都这样说了,文彪和文虎当然不会反对,孟仁和孟逸轩自然也是赞同。

    几人第一天朝着南边边走边逛,见到什么好玩的就停下来看看。尤其是孟逸轩,毕竟是年纪小,见到什么都稀罕。这里瞧瞧,哪里看看,看到喜欢的东西就用那双漂亮的大眼睛看向孟倩幽。

    孟倩幽都会依了他,不管多少银子,都毫不犹豫的买下它。

    看到买的都是些无用的东西,孟大金几次想开口阻止孟倩幽,可看她那副纵容孟逸轩的样子,到嘴边的话都咽了回去。

    一大天过去,文彪和文虎的两手都提满了东西。

    几人也有些疲累了,便雇了一辆马车回了客栈。

    客栈的掌柜的看几人买了这么多东西,还雇了一辆马车回来,暗自嘀咕:这哪是来参加院试的,这分明是来游玩的。

    孟倩幽照样吩咐掌柜的把热水和饭菜送到房间里以后,几人上了楼。

    文彪和文虎把今天买的东西放到孟倩幽他们房间的桌子上以后,恭敬地退了出去。

    孟逸轩坐到桌子旁的椅子上,欢喜的摆弄着这些东西。

    孟倩幽纵容的看着他。想着他回了齐王府以后,不知还会不会有这样发自内心的笑容。

    逛了一大天也确实累了,吃过晚饭,孟逸轩躺在床上很快就睡着了。

    孟倩幽躺在另一边的床上看着他,久久没有入睡。

    可能是第一天累到了,第二天众人起晚了些。

    吃过早饭,几人兴致勃勃的朝着东边走去。

    东边似乎比南边要繁华一些,临街的铺子里的商品也多,几人边走边逛,一上午也没走出去多远。不过可能是昨天的东西买多了,孟逸轩觉得不好意思,今天不是见到什么喜欢的就买了,而是千挑万选之后,觉得自己实在是放不下,也看着孟倩幽让她给买下。

    今天买的东西价格比昨天的贵了好多,没买几件,就花了几十两银子了,孟大金终于忍不住了,劝她:“幽儿,这些东西没有多少实用的,你这样乱花银子是不行的。”

    孟倩幽不在意的笑着说道:“大伯,我们难得来省城一趟,逸轩高兴,想买就买下来吧,左右我们也不差这点银子。”

    孟大金刚要再劝,一道陌生而又熟悉的声音在他旁边响起:“大金兄,别来无恙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