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四十三章 暗流涌动(二更)
    孟大金的身子顿住。

    孟倩幽看清眼前的人是谁时,眯了眯眼睛。

    身边跟着两个随从的午文昌,正摇着一把折扇,得意的看着孟大金。

    见孟大金不看自己,午文昌合上折扇,走到他面前,轻蔑的从上到下打量了他几眼,不屑地说道:“听闻大金兄当了村长,没想到还是如此节俭,出门连件好衣服都不穿。”

    这话明着夸赞,实则羞辱,旁边的两个随从听完以后,毫不掩饰的笑出声。惹来了不少人好奇的目光。

    孟大金没有说话。

    午文昌更加的得意,露出了他小人的嘴脸,讽刺的说道:“土包子就是土豆子,到哪都改不了穷酸的模样,你看看你,穿的是什么?就是省城里的要饭的都比你穿的强的多。”

    这话说的太过分了,立时有好事的人就围了过来,想听听孟大金怎么回答。

    孟大金还是没有说话。

    午文昌更加的得意,正要再说一些恶毒的话。

    孟倩幽撇了撇嘴角,不屑的声音在他身边响起:“我大伯即使穿的再破,也是他自己亲手挣来的。不像某些人,一无是处,凭着自己的舅舅有钱捐了一个小官,整天的狐假虎威。”

    “你”午文昌被噎得没说上话来。

    围观的众人一听,顿时对他指指点点,说什么的都有。

    午文昌恼羞成怒,不知羞耻的说道:“就算是我舅舅给捐的官,我现在也做得逍遥自在,有滋有味,不像有些人吃了上顿没下顿,穿这连要饭的都不如的衣裳。”

    孟倩幽反唇相讥:“是呀,那是以前,不知道你以后没有了好舅舅,你是不是还会这样的张狂。”

    吴大财主一家莫名消失的事情,别说整个清河县,就是连府城和省城这样的地方好多人也都知道了,更别说午文昌了,邻居发现吴家大宅彻底没人的那一天他就知道了。当时急急慌慌的的回家看了一趟,看到果真如传信人说的那样,吴大大宅里空空如也,死一般的沉寂,就好像所有人凭空消失了一样。

    镇长知道后也是大骇,派人仔细查看了一番,没有看到有凶杀的痕迹,各个房间里都是整整齐齐的,可吴宅里的人就是不见了,不但如此,就连家里的活物也一个没有剩下。

    这可是一个大事件,镇长写了文书派人快速的送去了县衙。

    包清河派人过来调查了一番,最后的结论是吴宅内的人都搬走了,至于去哪儿了,还需调查一番。

    午文昌自是不相信这套说辞,可他又找不到确凿的证据,没法往上报案,所以这事也就不了了之。可是他以往的花销都是吴大财主供给的,现在没有了这个后盾,就凭那点俸禄,银钱上就变得相当紧张,现在听孟倩幽这样讥讽,一时没答上话来。

    午文昌的两个随从也知道自己家老爷现在银钱上吃紧,没敢说话。

    孟倩幽哼了一声,声音是满满的不屑。

    午文昌被一个小丫头噎得说不上话来,感觉自己脸上挂不住。心里的火“腾”一下就起来了。恼怒道:“小丫头,你别不知道天高地厚,这省城是我的地盘,你这这样嚣张,小心我让人把你赶出去城去。”

    孟倩幽也不示弱,道:“我们只是过来游玩,又没有做什么错事,你即使有再大的权力,也不能把我们赶出城去。更何况是你先出口侮辱我大伯的,这围观的人们可都亲眼看到了,你如果敢这样做,看你以后还怎么为官,恐怕连你得来的小官职都保不住。”

    无午文昌原本是想威胁几人一下,想让他们给自己说好话,挽回一些面子,没想到孟倩幽说的这样一针见血,心里的火气更大,当下失了冷静,怒喝:“好个伶牙俐齿的丫头,你以为你这样说我就不敢拿你怎么样了吗?我今天就是要把你们赶出城去,你们又能奈何?”说完,吩咐两个随从:“你们动手,把他们赶出城去。”

    两名随从晃着膀子,吆喝着上前,欲要驱赶几人,文彪和文虎几个大跨步,挡在两人面前。

    两名随从平日里也是欺软怕硬的主,见文彪两人身材魁梧,走路平稳,知道他们是练家子,横着走路的样子立刻收敛起来,稍微的推搡了两人一下。

    文彪和文虎两人丝毫未动。

    两名随从相互看了一眼,随即一名随从伸出手试探的大力推了文彪一下。

    文彪未动,也未还手。

    两名随从的胆子大了一些,同时伸出手推搡两人,嘴里喝道:“快快快,别让我们哥俩动手,你们自己乖乖的滚出成城去。”

    文彪和文虎未得到孟倩幽的命令,不知该不该还手,依然未动。

    两名随从看他们不敢还手,知道他们是有所顾忌,越发的嚣张。

    孟倩幽蹙眉,声音不急不缓的说文彪和文虎:“我平日里是这么教导你们的吗?”

    文彪和文虎闻言,明白了她的意思,一人伸出一只手,轻而易举的抓住了那两人推搡自己的手,稍微一用力,就把两人的手掌翻转了过来。

    两名随从呲牙咧嘴的喊:“疼疼疼。”

    文彪两人不与理会,等着孟倩幽下命令。

    午文昌看两名随从这么轻易的就被制服,在这大街上丢了自己的脸面,心里的恼怒更甚,可也不敢再发火,唯恐自己也讨不到便宜。

    孟倩幽看向午文昌,声音里充满了狂妄:“我们孟家现在不同于往日了,不是任何人可以随意欺侮的,你要是再跟我们过不去,以后我可就没有这么好说话了。”说吧,吩咐文彪两人:“放开他们。”

    文彪两人依言放手。

    两名随从获得自由,不停的甩着自己快要折断的手。

    午文昌的脸色有些发黑,眼里满是恶毒的目光。

    一直没有说话的孟大金开了口:“这些年,我一直不明白,为何你一直针对我,无论何时何地只要见到我,你就要羞辱一番。我自问从来没有得罪过你。”

    午文昌撇了撇嘴角,言语讥讽:“你一个穷乡下人不好好的在家种地,跑到镇上去读什么书,还压我一头,我就是看你不顺眼,想要惩治你,怎么样?”

    孟大金这么多年百思不得其解,不知道自己如何得罪了午文昌,让他处处针对自己,现在听到这可笑的理由,一时无法接受,愣在原地。

    午文昌冷笑了一声:“怎么样,受打击了吧,我就喜欢看到你这副失魂落魄的样子,心里莫名的痛快。”

    孟倩幽眯起眼睛,眼里蓄满了狂怒。

    孟大金回神,怒气上来,脑子一热,把孟仁推到自己身前,说:“午文昌,你看好了,这是我的大儿子,也是少年童生,我带他来参加秀才考试,以他现在的学识,绝对能考中,过几天我就让你看看,即使你毁了我,我的儿子也能压你一头。”

    “你?”午文昌再次被噎的说不出话来。

    孟大金没有理会他,挺直了腰杆,在午文昌面前硬气了一回,“我们继续接着逛,喜欢什么就买下来。咱们孟家现在最不缺的就是银子。”

    说完,抬脚往前走去。

    孟仁紧跟在他身后。

    孟倩幽犹嫌打击的午文昌不够,边跟在后面走,边故意夸张地说道:“你刚才买下的那些小玩意,总共也没几个银子,等我们回去的时候全部买下来,拿回家哄小弟他们高兴。”

    孟逸轩配合的点头:“好,我们继续逛逛,看看还有没有什么稀罕的,爹娘给了好多的银票,咱们连一张也没有花完。”

    周围的人听到他们的谈话声,羡慕的不行,一直看着他们一行人走远,才纷纷散去。

    午文昌气得把扇子都快捏烂了,等人群散完,踢了两名随从一人一脚,怒道:“两个饭桶,一招就被人制住了,要你们何用?”

    两名随从踢得身子晃了晃,没敢吱声。

    午文昌又连续踢了两人几脚,直到将两人踹翻在地,才感觉心里的火气下去了一些,喝道“你们两人现在马上去查,看看他们住在哪个客栈,这件事再办不好,我就将你们两人发卖出去。”

    两名随从吓得连滚带爬的朝着孟大金几人的方向跟了过去。

    午文昌眯着眼睛,阴冷的看着几人的方向,恶毒的话出口:“孟大金,我当年能阻止了你的科考之路,现在我照样能阻止你儿子的。我倒是要看看,没了这个希望,你还能不能这么嚣张!”

    孟大金当着午文昌的面虽然如此说,但总归心情很差,往前没走多远,就失去了逛街的兴趣,道:“你们几个逛吧,我先回客栈休息一下。”

    孟仁的心情自然也是不好,急忙说道:“我跟您一块回去吧。”

    孟大金看向孟倩幽。

    孟倩幽吩咐文虎:“你送大伯和大堂哥回去,守在客栈里就不必再过来了。”

    文虎点头。

    孟大金和孟仁也没有多说,掉头往客栈里走。

    看着两人走远,孟倩幽刚要回头,却看到了午文昌的两名随从,鬼鬼祟祟的远远的跟在了两人的身后。

    孟倩幽皱了下眉头,吩咐文彪:“你也回去,记住,如果他们敢妄动,不要手下留情。”

    文彪没动。

    孟倩幽沉下脸色:“怎么。我的话都不听了?”

    文彪道:“姑娘,出门的时候老爷和太太一再嘱咐我,要寸步不离的守在你们的身边。保证你们不会出什么危险。”

    “现在情况有变,我们谁也没有想到会碰到午文昌,大伯和大堂哥不会武功,如果出了事情,我们回去没法给爷爷奶奶交代。你悄悄地跟在他们后面回去,看看他们到底想做什么?”孟倩幽道。

    文彪还是犹豫,脚步未动。

    孟倩幽加重语气:“我和逸轩都会武功,比你和文虎不差,即使遇到什么麻烦也会解决的。你放心回去,守好大伯他们就行。”

    文彪这才应声,转身大步的往回走。

    孟倩幽看他们走远,才回头,对孟逸轩说道:“走吧,我们继续接着逛,看看你还想要买些什么?”

    孟逸轩没动。

    孟倩幽疑惑的挑眉。

    孟逸轩抿了抿嘴唇:“你是不是有什么事瞒着我?”

    孟倩幽心中微惊,问:“为何这么说?”

    “要搁在往日,你早就回去保护大伯他们了,不会还有心情领着我逛街。”孟逸轩道。

    孟倩幽挑眉:“所以呢,你是想跟着一起回去吗?”

    孟逸轩摇头:“不想。”

    孟倩幽伸手,“啪”打了他的头一下:“不想回去这么多废话干嘛?大伯他们有文彪、文虎保护,不会有什么事情的。我们难得来省城一次,就不能好好地逛逛?”

    孟逸轩被打的愣了一下,随即展开一个笑容,好听的声音里满是愉悦:“好,我听你的。”

    孟倩幽瞪他一眼,伸出手,拉起他的一只手,道:“人多,小心一些,丢了,我可不找你。”

    孟逸轩的神情更加的愉悦。

    两人牵着手边走边逛,孟逸轩看到有什么喜欢的就停下来看看。不过这次没有说买,只是拿起来看看就放下了。

    又是逛了一整天,回到客栈的时候天都已经完全黑了。

    回到楼上,看到文彪两人守在孟大金父子的门口,孟倩幽以眼神示意文彪跟着进了自己的屋子,让孟逸轩关好门后,问:“情况怎样?”

    文彪回道:“他们只是跟踪到客栈,并没有做什么就回去了。”

    孟倩幽点头:“看来他们还没有想好怎么对付我们,这两天我们都不出去了,你和文虎警醒一些,感觉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赶快告诉我。”

    文彪应声后退了出去。

    接下来的两天,客栈里来参加院试的考生多了起来,几人听从孟大金的安排,谁也没有出客栈,都呆在自己的房间里。等着开考的那一天到来。

    而他们不知道的是,就再这两天,省城的各路官员,包括监考的学政大人,不管是谁的门生,都收到了京城传过来的一封信函和一张齐王爷的画像。自然,信函中的内容各有侧重,说法各不相同。信函中让他们注意这批的考生中有没有来自清河县的十一岁的考生,面容应该和这张画像上的人查不多。一经查到就快马加鞭的把消息送到京中。

    而这张画像好巧不巧的让两个人也看到了。一个当然是午文昌,而另一个则是来省城投奔亲戚的刘贵。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