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四十五章 追踪(二更)
    孟倩幽着急,抬脚就往考场里面走,被看守考场的衙役喝止住:“大胆,这是考场,岂能是你们想进就能进的,赶快出去,不然就将你们拿下,投入大牢。”

    孟大金也上前,哀求:“官爷,我们家的考生没有出来,麻烦你让我们进去看看吧。”

    “一派胡言!”衙役不相信,厉声呵斥他:“这里是考场,考生考完后都已经离开,如今你说人没出来,难道我们还能扣下他不成?”

    孟仁背着自己的东西走到门口,看守考场的衙役放他出来后,看到后面在没有人了,欲关上考场的大门。

    孟倩幽眼疾手快,迅速拿出一锭银子悄悄地塞入衙役的手中:“官爷,我们一直守在考场门口,确实没看到我弟弟出来,麻烦你通融一下,让我们进去看一看。”

    看守考场是个苦差,没有什么油水可捞,乍一得到这些银子,衙役喜出望外,正欲开口说话,午文昌领着自己带过来的衙役围了过来,“大金兄,考试已经结束了,你迟迟不肯离去,在这大声喧哗,是想去尝尝牢饭的滋味吗?”

    孟大金没有理会他,继续对看守考场的衙役祈求。

    衙役当着午文昌的面,自是不敢答应让他们进去。

    午文昌呵斥衙役:“还不赶快关好门,回去给大人复命,是想着等着挨板子吗?”

    衙役把银子紧紧的放入袖中,讨好的答应,慢慢的把考场的大门关上,把几人的视线都隔绝在了外面。

    午文昌撇嘴冷笑的看着几人。

    孟大金一咬牙,就要开口祈求午文昌。

    孟倩幽的声音适时响起:“大伯,走,我们回客栈。”

    孟大金愣了一下。

    孟倩幽的声音里带了急意:“走!”

    孟大金纵然再疑惑孟逸轩为什么会消失不见,听到孟倩幽这一喝声,也不敢再问,转身往客栈里走。

    孟仁跟在后面。文彪和文虎面色沉重的分别站在他们的两侧。

    孟倩幽抿唇跟在最后面。

    午文昌不紧不慢的跟在几人后面,就好像猫捉老鼠一般,闲适的看着几人着急而又不可奈何的样子,觉得这几天憋在心里的恶气全都吐了出来,舒畅的不行。

    孟倩幽第一次懊悔自己的所作所为,她千万万算,没算到他们敢胆大妄为的在考场内劫走了逸轩。以现在这个情形来看,必然是里面的考官有人认出了他,只不过这个人不知道是谁的人,逸轩有没有危险。

    想到这,她的心中越发着急,加快脚步走到文彪身边,小声吩咐文彪和文虎:“你们送大伯和打大堂哥回去,我回去考场那边看一看。”

    孟逸轩竟然在考场内不见了,文彪的心中也是巨浪滔天。隐隐约约感觉到逸轩的身份绝对不简单,又想起孟倩幽曾经让他处理过的那两人,心中的担忧也随之而来,听完孟倩幽的吩咐,立刻说道:“姑娘,我陪你去吧。”

    孟倩幽轻摇头:“午文昌现在跟着我们,明显的是在找大伯的麻烦,你如果跟着我回去了,一旦他们动手,文虎自己应付不来,你留下来保护他们。”

    文彪还要坚持,孟倩幽直接下了决定:“就照我说的去办,记住,回去后呆在客栈里不要出来,他不动你们也别轻举妄动。”

    文彪无奈,点头说道:“你小心一些。”

    孟倩幽保证:“放心吧,我只是回去查看一番,很快就会回来。”

    几人继续往前走,孟倩幽停下了脚步。

    午文昌是要给孟大金好看,看她停住脚步,只是稍微愣了一下之后,就带着衙役从她身边走了过去,没有理会她。

    孟倩幽抿唇看着他们走远,才转身回了考场。

    考场的大门已经关闭,看守的衙役们也都撤走了,四周连个人影也没有,孟倩幽抿唇,从大门开始,沿着考场围墙开始查看。

    考场有两个门,一个是大门,考生门都是从大门进入考场考试。一个是侧门,供主考官和监考官进入。

    孟倩幽细细的查看围墙的每一个地方,不放过任何的一点的蛛丝马迹,在查看到侧门的时候,猛然发现有一片小小的纸屑飘落在地上,看样子像是随风刮过来的一样,而孟倩幽却知道这是孟逸轩留给她的暗号。

    孟倩幽松了一口气,逸轩能留下这样的暗号,说明他并没有遭到毒手,而是清醒的被他们带离的。便立刻在侧门的周围细细的寻找还有没有纸屑。果然,在离侧门不远的地方又发现了一片,沿着纸片飘落的方向继续上前寻找,不远处又发现了一片。

    两个时辰以后,仍旧没有发现逸轩的踪迹,而地上的纸片也越来越少,孟倩幽心中愈发的着急,抬头看了一眼,自己所处的位置,却发现自己已经到了一个略显偏僻的地方。

    做了几个深呼吸,孟倩幽强迫自己冷静下来,低头朝前继续仔细的查看还有没有逸轩留下来的暗号。

    一队快马疾奔而来,风一般的速度从她身旁过去,马蹄带起的尘土,让人一瞬间睁不开眼睛。

    马队远去,看着空空如也的大路,孟倩幽真想爆粗口。原本纸片就已经很少了,现在倒好,整条大路上干干净净,什么也没有了。

    重新强迫自己冷静下来,孟倩幽只好沿着大路的边上朝前寻找,可是纸片本来就又小又轻,被马蹄声带起的风吹过以后,根本就不知道吹到哪里去了。

    找了好久,也没有找到一片,孟倩幽有些着急起来,抬眼望去,前面的人烟更加的稀少,想找个人打听一下都很费劲。

    正不知如何是好的时候,身后有马车的声音传来。

    退到一边,孟倩幽回头观看,只见是几辆华丽的马车,从她身边经过时,马车里有威严的声音穿出来:“再快一些!”

    车夫应声,急切的挥动马鞭,把马车赶得飞快。

    后面的几辆马车也效仿,狠命打马跟在后面。

    孟倩幽心中一动,加快脚步,跟在了马车的后面。

    马车的速度很快,孟倩幽跟了一段路后,渐渐的被落在了后面,好在有马车带起的尘土,才能勉强的一路跟着到了一个偏僻的院子前。

    孟倩幽躲在暗处查看了一下,除了这几辆马车,还有十几匹马拴在门前的大树上,正是刚才从她身边跑过去的那些马。而马上之人,有四个守在了门前。

    孟倩幽仔细观察,这四人面容肃静,目露精光,身材魁梧,腰身挺拔,一看就是身手不弱之人。

    抿了抿嘴,绕开前门,在院子的西北角找到了一棵大树,迅速的爬到上面,将自己隐身好后,透过树叶朝院子里观看,只见院子大门里两边还各站了两名精壮的男人。而在一处房门口也守着四个人。

    有几个身着官服的官员正在恭敬的和一个男人说话。

    男人道:“这次的事你们办的漂亮,等我回去以后禀告相爷,让他给你们论功行赏。”

    几名官员急忙道谢:“谢谢莫统领,我们身为相爷门生,为相爷效力是应该的。”

    男人又道:“这次的事情,你么不要对任何人说起,即使你们的家人也不行。”

    几名官员一阵沉默,过了一会儿才有一名官员大着胆子试探的问:“莫统领,不知道这个孩子是和身份,居然让相爷如此的兴师动众,还劳你大驾前来?”

    莫统领看了这名官员一眼,声音里带了几分冷色:“魏鸿,你这两年的巡抚做的太安逸了吗?连相爷的教导都忘了。”

    魏鸿脸上的冷汗一下子就下来了,急忙告罪:“莫统领恕罪,是在下糊涂了。”

    莫统领轻哼,对众人说道:“你们几人听好,相爷交代下来的差事你们只管做好就行,至于其它的,能告诉你们的自然就会告诉你们,不能告诉你们的,你们也别多问,知道的多了,对你们没有好处。”

    几名官员恭敬的应声,站在一旁不敢在说话。

    莫统领的声音又响起:“相爷一得到消息,就先派我过来了,严令我看好这个孩子,不得有任何差池,后面接应的大批人马马上就到。你们几个也派不上什么用场,就先回去吧。”

    几名官员急忙说道:“那下官就告辞了,如果莫统领有什么吩咐,就让人去通知我们,我们即刻就到。”

    莫统领挥手,“把你们的人都带走吧,这里我们已经接手,他们留下也无用处。”

    魏鸿应声,准备去喊几人。

    莫统领的声音又轻轻响起:“回去后就都处理了吧,免得走漏了风声。”

    魏鸿大骇,不可置信的看向莫统领。

    莫统领的神色淡然,没有一丝波动:“多给他们家人点银子,他们也算是死得其所了。”

    魏鸿的嘴唇动了动。

    莫统领淡漠的看了他一眼。

    魏鸿没有说出话来,脚步有些踉跄的亲自去屋中喊自己的人。

    而在门打开的那一瞬,孟倩幽似乎看到了孟逸轩的身影。

    魏鸿领着几名大汉从屋里出来,脸色复杂的给莫统领行了一个礼后,和其他几位官员一起出了院子,坐上自己的马车,吩咐车夫赶着马车回去。而那几名大汉跟在了马车后面跑着回去。

    等人走远,莫统领自语:“这个魏鸿,做了两年巡抚,到心慈手软起来。看来以后重用不得。”

    四周没人应声。

    稍微沉吟了一下,莫统领问一直静立在一旁的一个男人:“莫四,莫十这个时候带着人应该出京城了吧。”

    莫四略想了一下,道:“我们出发的时候,相爷已经传信给他,如果路上没有出差错,这个时候他应该是离开京城一个多时辰了。快马加鞭的话,天亮时分就应该到了。”

    莫统领点头:“相爷既然能得到消息,齐王府也会很快得到消息,我们一定要赶在他们出手以前尽快的把这孩子带回京,交给相爷处置。”

    莫四不解,道:“统领,相爷不就是为了让侧妃娘娘的儿子继承世子之位,才让我们想法设法的找到这个孩子吗?现在我们既然找到他了,为什么不杀了他,而是要大费周章的带他回京呢?”

    莫统领眯起眼睛,看着莫四。

    莫斯心头一跳,急忙单膝跪地求饶:“莫四该死,统领饶命。”

    莫统领没让他起身,而是沉默的看向他。

    莫四感受到死亡的气息,冷汗都流下来了。

    半晌,莫统领才道:“莫四,你跟在我身边多年,了解我的规矩,不该问的东西就别问。这次念你是初犯,我暂且饶过你,如果有下次,你就自行了断吧。”

    “谢莫统领不杀之恩,莫四谨记在心,以后绝不再犯。”莫斯急忙保证。

    莫统领“嗯”了一声:“起来吧,做好你份内的事情,等莫十带着大批人马来了,我们就尽早回京。”

    莫四在鬼门关转了一圈,身上的衣服都湿透了,谢过以后,起身时腿都有点打颤。

    听了他们的谈话,孟倩幽心里微动,正欲在仔细查看的时候,莫统领似乎感觉到了这边的动静,对着树上大喝一声:“谁在那里?给我滚下来!”

    ------题外话------

    十一月的第一天,亲们,保底月票投出来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