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四十六章 幽儿,你走!(一更)
    孟倩幽屏住了气息,躲在树后一动不动。

    莫统领皱眉,一扬手,一道寒光闪过,一把小刀朝着孟倩幽的方向飞来。

    避无可避,孟倩幽一个鱼跃跳到了墙头上,随即一个侧翻落在了莫统领的面前。

    看清是一个小女孩,莫统领愣了一下,紧着着皱起眉头,低声喝问:“哪里来的不知天高地厚的小丫头,竟敢偷听我们的谈话?”

    孟倩幽不语,全身紧绷,眼睛紧紧的盯着他。

    感觉不到她有丝毫的内力,莫统领放松了警惕,啧啧两声:“好个清秀的小丫头,可惜了,你偷听了我们的谈话,今天就只能死在这里了。”

    说完,身子退后了两步,对着后面一挥手。

    莫四走上前来,想要解决了孟倩幽。

    孟倩幽不退反而迎上来,手中一道寒光闪过,莫四立在了当场。

    莫统领感觉不妙,急喝一声:“莫四!”

    莫四的身体往前倒去,直愣愣的扑在了地上,整个人没有了一丝气息。

    莫四的武功不低,没想到这个小丫头一招就将他杀死。莫统领大骇,收起轻视的心思,声音中带了几分审视:“你是谁?来此做什么?”

    孟倩幽没说话,紧紧的盯着他。

    莫统领眯起眼睛,又细细的打量了她一番。

    两人谁也没动。

    院里的男人们看到孟倩幽一招就杀死了莫四,心中也是惊骇的不行,有两个守在院内门口的男人和看守孟逸轩的男人围了过来,将她围在了院子中间。

    孟倩幽没有管他们,只是警惕的看着莫统领。

    莫统领经常杀人,身上充满了戾气,一般人见到他吓得腿肚子都打颤,而孟倩幽面对他却无畏无惧。

    即使身为敌人,莫统领也很佩服孟倩幽,一个小女孩竟然在他面前能做到如此的镇定自若。

    莫统领开口,声音阴冷,让听到的人不寒而栗:“小丫头,即使你有再高的本事,今天也休想走出这个院子。如果你识趣的话,就放弃抵抗,我可以给你个痛快,如若不然,恐怕你会死的很惨。”

    孟倩幽面无惧色,幽幽一笑:“那就试试看,鹿死谁手,还不一定呢。”

    莫统领声音了有了怒气:“好狂妄的口气!今天我倒要看看你有多大的本事。”

    孟倩幽不再言语,死死的盯着他,手中拿着一把精致的匕首。

    莫统领一挥手,围着她的两个人,拿着手中的兵器立刻对她出了手。

    孟倩幽闪身避过其中一个,身子下滑,从另一个男人的脚边滑躺了过去,手中的匕首顺势从他的小腿上滑过。

    男人哀嚎一声,扔了手中的兵器,捂着已露出白骨的小腿在地上打滚。

    另一个大汉骇然,没等他反应过来,孟倩幽已经一跃而起,冲到了他的面前,手中的匕首在他颈边滑过,大汉立时瞪了眼睛,不敢相信的看着她。

    孟倩幽不再理会,转身全神贯注的看着莫统领。

    身后的大汉轰然倒下,孟倩幽毫不理会,依然盯着莫统领。

    看到这一切的大汉们心中无比的骇然,他们都以为刚才是莫四轻敌,才被她偷袭成功,可这次,这两名大汉是有备而上,却在两招之内一死一伤,而且她身手诡异,让人摸不清她的武功套路。

    莫统领的脸上也是露出了一丝惊讶,她明明感觉到这小丫头没有一点内力,怎么会在两招内毁了他的两个人。

    在屋内看守孟逸轩的两人听到了大汉痛苦的哀嚎声,忍不住出来观看,当看清院内只是一个小丫头时,都惊讶的瞪大了眼睛。

    大汉的哀嚎声太大,在这寂静的夜里传出去好远,莫统领皱眉,对着孟倩幽身后的大汉挥了挥手,大汉意会,走到哀嚎的大汉身边,手起刀落,受伤的大汉立刻没了声音。

    其他的人仿佛已经见惯了这种场景,神色全都一丝波动也没有。

    院中寂静下来。

    莫统领眯着眼睛看了她半晌,思量着她的武功到底有多深。

    孟倩幽也不动,神情戒备的看着他。

    莫统领突然挥了一下手,立刻跃过来四个大汉,和刚才剩余的两个大汉一起将她围在了中间。

    莫统领的阴冷的声音响起:“你们几个将她拿下,如若不然,自杀谢罪。”

    “是,统领。”六名大汉应声,齐齐朝着孟倩幽扑来。

    孟倩幽左挡右避,沉着的应付几人,不见丝毫的慌乱。

    这几名大汉也是长年跟在莫统领身边之人,武功不弱。再加上他们打起了十二分的精神,孟倩幽一时半会也没有找到下手的机会。

    双方打斗了有一刻钟,孟倩幽感觉自己的体力有些下降了,暗谙再这样下去,自己会败在这些人手里,就在这一走神的时候,一名大汉瞅准的时机,拿着大刀对着她的胳膊砍下来。

    孟倩幽回神,一个翻转,堪堪避过刀锋,却也被刀尾扫到,胳膊上顿时多了一道口子。

    几名大汉见她受了伤,精神一振,同时加快了进攻的速度。

    孟倩幽渐感吃力,一不小心滑倒在地,一名大汉立刻就扑了上去。

    孟倩幽身子一转,大汉扑空,正欲再扑,孟倩幽手中的匕首已经到了他的面前。

    大汉惊愣,孟倩幽的匕首已经从他的面门上滑过,大汉的脸立刻分成了两半。

    大汉的哀嚎声响起,那痛苦的声音,听得其余几人心里一阵阵发颤。

    孟倩幽没有耽搁,趁着其余几人惊愣之际,又接连伤了两人。

    院子里顿时充满了哀嚎的声音。

    莫统领皱眉,喝道:“你们几个退下!”

    剩余的大汉立刻拉着受伤的另外几名大汉退到了一旁。

    莫统领撇了几人一眼,几人虽有不忍,却还是手起刀落,结束了受伤三人的性命。

    莫统领的声音响起:“小丫头,你一连斩杀了我好几个人,到底意欲何为?”

    孟倩幽轻轻的吐出一句:“救我弟弟!”

    莫统领皱眉反问:“你弟弟?”

    孟倩幽眼神扫了一下孟逸轩所在的屋子。

    莫统领恍然:“那个小子是你弟弟?”

    孟倩幽抿了抿唇,没有回答。

    莫统领哈哈一笑:“有意思,小丫头,你可知道他是谁?”

    孟倩幽戒备的神情不收,沉声答道:“不知道,我只知道他是我弟弟。”

    莫统领好像听到了什么笑话一样,道:“小丫头,想你也不知道他是谁,如果你知道了,就不敢这样说了,不过可惜了,我们留他还有用处,一时半刻不能杀了他,而你就不同了,我这就送你归西,等你见了阎王爷可别告我的状,怪只怪你们当年收留了这个小子,不过你放心,黄泉路上你也不会孤单了,你的家人很快就会过去陪你。”

    孟倩幽不语。

    莫统领神情一凛,使出内力,孟倩幽段时感到五脏六腑被压迫的喘不过气来,立刻倒退了几步。

    莫统领内力收回,趁她倒退之际,快速的欺身上前,伸出手欲抓住她的脖颈。

    孟倩幽后退的脚步未停,手中的匕首却对这他的手挥了过去,

    莫统领大惊,急忙收回自己的手。

    孟倩幽顺势倒在了地上,身子滑动,准备偷袭。

    莫统领已经看了半天了,似乎了解了她的武功套路,直接飞跃而起,避开了她的攻击。

    一击不中,孟倩幽一个鱼跃而起,拿着匕首对着刚落地的莫统领就攻了过去。

    莫统领狼狈后退,孟倩幽步步紧逼。

    莫统领没想到孟倩幽这样难缠,身体不离他左右,用匕首快速攻击,次次都直冲要害。情急之下,抽出腰间的软剑,将她逼离,这才稍微喘息了一下。

    孟倩幽后退了几步,离开了他软剑的范围,微喘气,面色依旧沉着冷静。

    莫统领的心中大骇,自己的武功不弱,竟然被一个小丫头逼得差点没有退路,那这小丫头的武功感到了何等高强的地步,如果不是自己有内力在身,略胜她一筹,恐怕就是刚才的那几招,早已要了自己的性命。

    孟倩幽的心中也是不平静,自己穿越过来以后,头一次遇到这样的高手,刚才他的内力外现,压迫的自己的五脏六腑现在还隐隐作痛,如果不能速战速决,等一下自己体力耗尽,恐怕只有等死了。

    两人各自思量,谁也没有再轻举妄动。

    周围的大汉看孟倩幽竟然能跟莫统领过了数招心中的骇然可想而知。

    思量过后,莫统领蓦然出手,手中软剑对着孟倩幽直击过来。

    孟倩幽一直注视着他的动作,看他攻过来,没有后退,反而迎了上去,用匕首隔开他的软剑,顺着剑身一转,到了他的跟前,手中的匕首对着他的胸膛就插了过去。

    莫统领从来没有遇到过这种不要命的打法,急忙撤身,却已晚矣,孟倩幽的匕首插在了他的胸膛上。可惜因为体力不足,没有插在要害处。

    “统领!”其余大汉惊叫。

    莫统领大怒,急催动内力护体。

    孟倩幽猛地被弹射了出去,重重的跌坐在了地上,一口鲜血狂喷了出来。

    莫统领捂着胸膛的伤口怒瞪着她,似要把她吃了一般。

    孟倩幽慢慢起身,擦了下嘴边的鲜血,嘴角撇了撇,露出不屑地微笑。

    莫统领被刺激到了,大喝:“拿下她,给我剁成肉酱!”

    大汉们齐应声,对着孟倩幽围攻过来。

    孟倩幽被内力震得五脏六腑都挪了位,动作慢了很多,不一会儿身上就多了几道伤口。

    莫统领狂笑,“小丫头,我今天就让你自己亲眼看着你身上的肉一点点的被我割下来,让你来生都不敢再惹到我。”

    孟倩幽眼露诡异的光。

    在莫统领还没来得及看清楚的时候,孟倩幽的匕首脱手而出,直直的对着他飞了过去。

    大汉们没想到她会拼死一搏,纷纷惊呼。

    莫统领连忙后退。

    孟倩幽趁着他们没有反应过来,拼尽全力,迅速几个起跃到了他面前,左手中的另一把匕首抵在了莫统领的颈边。

    一切发生在电光火石之间,大汉们反应过来的时候,莫统领已经在孟倩幽的控制之下了。

    大汉们齐声惊呼:“统领!”

    莫统领目露凶光,欲在催动内力,孟倩幽手中的匕首往前一递,冰凉的感觉让他立刻没了反击的念头。

    众名大汉围了过来,孟倩幽不予理会,冷声吩咐:“把我弟弟带过来!”

    大汉们未动。

    孟倩幽手中的匕首稍一用力,莫统领的颈边就冒出了鲜血。

    大汉们还是未动,看向莫统领。

    莫统领被她如此威胁,也是不惧,道:“你有本事就杀了我,想要带走你弟弟,绝对不可能。”

    孟倩幽冷笑,幽声问道:“是吗?”话落,手中的匕首在他耳边一滑,迅速又回到了颈边。

    莫统领的半边耳朵被削了下来。

    众大汉惊呼,莫统领却是只皱了下眉头。

    孟倩幽阴冷的声音又在他耳边响起:“你不是想把我的肉一点点的割下来吗?不妨先在你的身上试一下,即使我不能救得了我弟弟,黄泉路上有你作伴,我们不会太孤单。”

    这犹如索命无常一样的声音,让莫统领也不禁打了个冷颤,心里生起一丝惧怕。

    正当两人僵持不下的时候,两名大汉把刀架在了孟逸轩的脖子上推着他走出来。

    孟倩幽看孟逸轩除了有些狼狈之外,毫发无伤,心中松了一口气。

    孟逸轩早就听到了孟倩幽的声音,只是被两名大汉制住出不来,现在看到孟倩幽身上的伤口,眼里聚起了雾气,道:“对不起。”

    孟倩幽不敢放松警惕,抿唇不语。

    两名大汉威胁她:“放了我们统领,否则的话,我们就凌迟了这个小子!”

    孟倩幽未动。

    一名大汉毫不犹豫的在孟逸轩的身上割了一刀,衣服立刻被割破,孟逸轩白皙的皮肤上鲜红的血迹渗出来。

    孟倩幽的气息不稳,拿着匕首的手微动。

    莫统领感受到了他的变化,赞赏的看向两名手下,示意他们继续动手。

    大汉得到暗示,再次威胁孟倩幽:“你放不放?”

    孟倩幽眯起眼睛,还是未动。

    大汉不再犹豫挨着刚才伤口的位置又割了一刀,这次用的力气大了一些,鲜红的血流了出来。

    孟倩幽抿着嘴唇,看着孟逸轩。

    孟逸轩犹如没有感觉到疼痛一般,笑看着她,道:“不用管我,做你自己想做的事。”

    孟倩幽的心里微颤,一咬牙,将抵在莫统领颈边的匕首收回。

    没有了威胁,莫统领没有了顾及,催动内力,再次将孟倩幽高高的抛起又重重的落下,

    再也坚持不住,孟倩幽狂吐出了几口鲜血。

    “幽儿!”孟逸轩惊呼,就要冲上前去看看她的伤势,却被持刀的大汉阻拦住。

    莫统领狂笑:“来呀,将她碎尸万段,解我心头之恨。”

    大汉们上前,眼看着已经逼近了孟倩幽。

    孟逸轩却趁着阻止自己的大汉分神之际,猛然夺下他手中的大刀,架在了自己的脖子上,大声说道:“你们要是敢动她,我就了结了自己!”

    莫统领大惊,急忙阻止众人:“住手!”

    大汉们停住脚步。

    孟倩幽晃晃悠悠的起身。

    孟逸轩把刀更加逼近自己的脖子边,对莫统领道:“放她走!”

    莫统领没应。

    孟逸轩道:“你们的谈话我都听到了,如果你不放她走,我就和她一块起死,你们主子想要找的东西就永远都得不到了。”

    莫统领思量。

    孟逸轩一用力,大刀割破了颈边的皮肤,血迹渗出来。

    莫统领立刻挥手,吩咐众人:“放她走!”

    大汉们让开道路。

    孟倩幽没动,静静的看着孟逸轩,

    孟逸轩对她露出一个灿烂无比的笑容,道:“我没事,你快走!”

    孟倩幽踉跄着朝他迈出了几步。

    孟逸轩见她已然坚持不住,把刀更加逼紧了自己一些:“幽儿,你走!”

    孟倩幽停住脚步,抿着唇看着他。

    “快走!”孟逸轩催促她,声音里带着决绝,“否则我就死在你的面前!”

    孟倩幽眼里有雾气升起,一咬牙,转身踉踉跄跄的的出了大门。

    院内众人没人敢去追赶。

    望着孟倩幽远去的背影,孟逸轩再也忍不住,眼泪喷薄而出,滴在了大刀上。

    身旁被夺了大刀的大汉一个手刀劈在了他的后颈上。

    孟逸轩的身子软了下去。

    大汉接住他软下的身子,提到了屋中,随意的扔在了床上。

    院内的大汉想要出去追赶孟倩幽,被莫统领阻拦:“她的五张六腑已经被我震得移了位,即使我们不杀她,她也活不了多久了。你们还是守好这里,看好那个小子,别中了他们的调虎离山之计。”

    ------题外话------

    推荐新文,宝贝们都去瞅瞅

    重生之千金妈咪墨汁儿/著

    生前她是不可一世的暗夜少主,死后成了司徒家败坏门风被赶出家门的大小姐。

    一份遗嘱让她重新回到z市,结果出师未捷身先死,家门还没进就挂了。

    so?就这样?

    “喂喂,别人重生都有记忆,为毛我没有?记忆没有也就算了,攻略来一本啊喂!”

    一穷二白且没有记忆攻略的她,带着人人唾弃的小拖油瓶回到司徒家,这才知道身陷囹圄都不足以形容她的现在的状况。

    一人生,两人活,她到要看看还有谁比她命大。

    儿子,帮你养!

    莲花,帮你清!

    渣男,帮你踩!

    男人,帮你睡!

    等会儿,怎么感觉好像哪里画风不太对?

    耳边,一道沁凉低沉的男声缓缓的传入耳廓,“说反了,是我睡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