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四十七章 主子(二更)
    大汉们应声,各自站回自己原来的位置。

    一名大汗上前,拿出金创药,恭敬的递到他面前。

    莫统领接过,随意的在耳朵上洒了一些。

    孟倩幽踉踉跄跄的的出了院门,辨认了一下方向,跌跌撞撞的往回走。

    五脏六腑疼的厉害,每走一步都很艰难,孟倩幽真想坐下来歇一歇,可她知道,如果自己真的坐下了,也许就真的起不来了。

    不知坚持走了多长时间,眼前的道路越来越模糊,孟倩幽勉强撑住自己的身体,拿出匕首,在胳膊上划了一刀,疼痛让她略微清醒了一些。

    稍喘了一口气,继续往前走,朦朦胧胧的中有一辆马车驶了过来。

    孟倩幽伸出手,挡在了马车前。

    车夫吓了一跳,急忙停下马车,看她浑身是血,骇了一跳。

    车中传出一个女孩的声音,:“老刘,马车怎么停下了?”

    老刘哆哆嗦嗦的应声:“姑、姑娘,有人了拦住了我们的马车。”

    车内一个梳着双髻的女孩探出头来,朝前面观看,嘴里道:“何人如此大胆,敢拦我们的马车?”

    孟倩幽看到这熟悉的面容,知道自己有救了,低声轻喊:“夏荷,是我!”

    夏荷听见她喊出自己的名字,仔细一看,惊呼出声:“孟姑娘!”

    孟倩幽微微一笑,虚弱的回道:“是我。”

    夏荷利落的下了马车,快步走到她身边,见她浑身血迹,狼狈不堪,立刻搀扶住了她,惊问:“姑娘,你怎么成了这副样子,是遇到什么事了吗?”

    孟倩幽将全身的重量靠在她的身上,道:“这事说来话长,你能否送我去一个地方?”

    夏荷劝她:“您的伤势这样重,我先带你去看大夫吧,稍后再送你去想去的地方。”

    孟倩幽摇头,道:“我有急事耽搁不得,你先送我过去。”

    夏荷见她坚持,知道事情非同小可,点头:“好,我先扶给姑娘上马车,这就送你送你过去。”

    孟倩幽艰难的挪动脚步,在夏荷的搀扶下费力的上了马车,在车厢里躺好以后,深喘了一口气,道:“快些送我去聚贤楼。”

    夏荷点头,吩咐车夫:“老刘,赶快去聚贤楼,越快越好!”

    车夫应声,将马车拐了一个弯,挥起马鞭,快速的赶着马车朝着城里的聚贤楼疾奔而去。

    躺在马车上,孟倩幽感觉自己的意识越来越迷糊,又拿出匕首,在自己的手臂上割了一刀。

    夏荷失声惊呼:“姑娘,你这是?”

    孟倩幽没有回答她,而是虚弱的询问:“还有多长时间到达聚贤楼?”

    夏荷打开车帘,朝外面看了一眼,回道:“还有半炷香的路程。”

    “扶我起来。”孟倩幽吩咐她。

    夏荷急忙将她扶起来,把一个靠枕放在了她身后。

    孟倩幽道:“一会儿到了聚贤楼,你们把我放在门口,就赶快离去,以后对任何人也不要说起这件事。免得为自己招来杀身之祸。”

    夏荷不放心:“可是,姑娘您的伤?”

    孟倩幽摆手阻止她接下来的话:“我的伤无碍,休息一段时日就好了。”

    夏荷不再劝阻。

    孟倩幽抿唇,真诚的说道:“夏荷,谢谢你,今天要不是遇到你,我说不定就死在路边了。你的大恩来日我定会报于你。”

    夏荷急忙摆手:“姑娘说的哪里话,当年要不是你资助姑爷进京赶考,避免了小姐和姑爷的事情败露,我说不定已经被老爷太太打死了,哪里还会有今天。比起您做的,我这做的这点实在是不算什么。如今,我们姑爷在这”

    孟倩幽打断她的话:“夏荷,你们小姐和姑爷的事情就不要告诉我了,如果我今天大难不死,他日相遇,我一定会报答你们的。”

    夏荷张了张嘴,没有说出话来。

    孟倩幽强撑着自己的意识,再也没有说话。

    到了聚贤楼,按照孟倩幽的吩咐,把她放在了门口,夏荷满眼心疼的看了她几眼,狠了狠心,转身上了马车,小声吩咐车夫赶着马车快速离去。

    孟倩幽深吸一口气,勉强走到门口,用尽全身的力气拍打着聚贤楼的大门。

    已是深夜,聚贤楼的掌柜的和伙计已经睡下了,听到这急促的敲门声,一名伙计急忙起身,走到前面,低声问:“谁?”

    孟倩幽虚弱的应声:“我找你们掌柜的。”

    伙计听出她的声音不对,回道:“我们掌柜的已经睡下了,有什么事情你明天再来吧。”

    孟倩幽深喘了一口气,道:“我是东家派来的,你快开门!”

    伙计一惊,急忙卸下门板,打开大门,看到浑身是血的孟倩幽摇摇晃晃的站在门前,骇了一跳:“姑娘,你这是?”

    “你速去告诉掌柜的,我有急事找他。”孟倩幽道。

    伙计应声,正要去喊掌柜的。

    掌柜的已经披衣急匆匆的跑了出来,看到眼前的情况,也是大吃一惊。急声询问:“姑娘,你是?”

    孟倩幽从怀中掏出一块玉佩。

    掌柜的看到玉佩,心神一凛,吩咐伙计:“把门关上以后,你回屋休息,没有我的允许,任何人不能过来。”

    伙计应声,急忙关上大门,匆匆的回了自己的屋子里。

    孟倩幽的已经是站立不稳,摇摇欲坠。

    掌柜的上前,欲要搀扶孟倩幽去凳子上坐下。

    孟倩幽缓缓的从怀里又掏出一块玉佩。

    掌柜的惊得瞪大了眼睛,弯腰躬身,恭敬的喊道:“主子!”

    孟倩幽抿唇:“传令省城精卫,立刻来见,我有大事要他们去做!”

    掌柜的应声,迅速去了后院,拿出一个特殊的暗号,发了出去,天空中立刻出现了两个火光和一声尖利的声响,在黑夜里一闪而逝,没了声息,让睡梦中即使被惊醒的人们也感觉自己刚才是在梦中听见的声音。

    而暗号过去,从省城的各处角落跃起几条人影,朝着聚贤楼的方向飞跃而来。

    掌柜的放完暗号,从屋里拿出止血的药,匆匆的走到前面大堂,恭敬的递到孟倩幽面前:“主子,这是上好的金创药。您敷上一些。”

    孟倩幽接过,随意的在伤口上撒了一些,静静的等着精卫们的到来。

    一盏茶的功夫,有五条人影到达聚贤楼,齐声问掌柜的:“掌柜的,小主子找到了?”

    掌柜的看向孟倩幽。

    几名大汉看到眼前是一名小姑娘,齐齐愣住。

    孟倩幽将两块玉佩拿出来,放在桌子上。

    五名精卫大惊,齐齐单膝跪地,双手抱拳:“拜见主子!”

    孟倩幽把玉佩放回怀中,低声吩咐:“齐王长子,褚将军的外甥,你们真正的主子,现在被人劫持到了城东一个偏僻的院子里,天明时分便要被带入京城,你们速去召集省城的所有精卫,务必在天明之前劫下他们,”

    精卫们本就是为了孟逸轩而生,闻听他有危险,齐齐大惊,共同应声后,起身散去。不一会儿省城的各方向响起了几声尖利的哨声,在寂静的夜里传出去好远。随后,省城的四面八方纷纷跃出不少的身影,朝着城东的方向汇集。

    孟倩幽吩咐掌柜的:“齐王爷和褚将军应该也已经得到了消息,劫下他们之后,你们别轻举妄动,等他们过来了以后再做处置。”

    “是,主子!”掌柜的应声。

    孟倩幽又道:“你速去备辆马车,与我一起去城东。”

    掌柜的再次应声后去了后院,收拾好了马车,亲自赶了出来。

    孟倩幽全凭一口气支撑着走出聚贤楼,艰难的上了马车,吩咐掌柜的赶快赶去城东。

    掌柜的挥起鞭子,不停地驱赶马车,按照孟倩幽指的方向到达了离城东宅子不远的地方停下了马车。

    马车后已经跟了四五十名精卫,都敛了气息,等待着孟倩幽的吩咐。

    孟倩幽已经没了下马车的力气,招手示意那五名精卫首领上前,慢慢的将院子里的情形告诉了他们,并着重说了孟逸轩所在的屋子,吩咐他们:“他们大概是十多人,身手都不错,你们万不可大意,先救下逸轩再说。”

    五人应声,对看一眼后,领着众人迅速的朝院子围拢过去。

    孟倩幽走后,莫统领也没有歇息,一直焦灼不安的来回在院子里走动,不时的抬头看眼天色,期盼着莫十带人赶快过来。

    精卫们避开前门的守卫,慢慢的聚在了院墙的下面,五名精卫首领互看了一眼,其中一人比划了几个手势,其余四人点头。

    五人同时跃起,跳上墙头,其中有三人朝着关着孟逸轩的屋子扑去。

    莫统领惊觉有人的时候已经晚了,剩下的两名精卫首领一声不吭的朝他攻了过去。

    而后面跃入的精卫们分别朝着院子里的大汉们扑去。

    两人一靠近,莫统领就大骇,这两人的武功远在自己之上,自己恐怕不是他们的对手。惊问:“你们是什么人?”

    两名精卫首领也不答话,招招直攻他的要害。

    莫统领本就有伤在身,再加上从京城一路赶来,没有片刻休息,身体已经疲累之极,和两人过了十多招,就被其中一人瞅准了机会,近身逼近,用手中的小刀抵在了他的咽喉处。

    看到他手中的小刀,莫统领瞪大了眼睛,不可置信的看着已经涌进了院子里的数十人。

    另外三名精卫首领把看守孟逸轩的两名大汉制服后,看到孟逸轩一动也不动的躺在床上,大骇,一名精卫首领冲到床前,颤抖的把手放到了他的鼻子下,感觉到他还有呼吸,松了一口气。对另外两人点点头。

    另外两人也明显的松了一口气。

    院子里的所有人都被悄无声息的制服,就连守在门口的两名大汉也被精卫们扔了进来。

    莫统领看到这种情形,闭了闭眼睛,知道包括自己的这些人今日怕都要折在这里了。

    一辆马车缓缓的驶进院子中,掌柜的的停好马车,亲自打开车帘,孟倩幽那张苍白的没有血色的脸出现在莫统领面前。

    莫统领没想到孟倩幽受了那么重的伤,还能挺到现在,再也没忍住,失声惊问:“你竟然没死?”

    孟倩幽坐在马车上,微微一笑,那笑容里有说不出的狠厉和蔑视。

    莫统领眯了眯眼睛,回视了她一个诡异的笑容。孟倩幽接下来的话却让他的笑容僵在了脸上,面色一瞬间成了死灰。

    孟倩幽对院内精卫们吩咐:“他们天明时分还有一批人要到达,你们隐藏好,到时将他们一举拿下。”

    精卫们应声。

    莫统领的心彻底的沉入了谷底,如果莫十带来的人真的被他们抓住,那相府的暗卫就折损了一大半了。

    一名精卫首领走到马车前,恭敬地对孟倩幽说道:“主子,小主子昏过去了,现在躺在屋里,我们是否?”

    没等说完,就被孟倩幽急切的声音打断:“快抱过来我看看。”

    精卫首领应声,把孟逸轩抱了过来,放到了马车上。

    孟倩幽把手搭在他的脉搏上,感觉他的呼吸平稳,脉像正常,应该是被他们打昏了过去,放下心来。费力的轻轻的摇晃孟逸轩:“逸轩,醒醒!”

    喊了十多声,孟逸轩才慢慢的睁开了眼睛,等看清眼前的人是孟倩幽时,立刻爬了起来,急切的问:“幽儿,你没事吧?”

    孟倩幽虚弱一笑,慢慢的摇了摇头,安慰他:“我没事。”

    孟逸轩看她浑身是血,满身狼狈,想要查看一下她的伤口,却不敢下手,眼泪喷薄而出,慌乱的直喊:“幽儿,幽儿”

    孟逸轩已经被救出,孟倩幽强撑着的这口气顿时散去,感觉自己的生命正在一点点的消失,遂伸出手,阻止住孟逸轩慌乱的喊声,用几不可闻的声音嘱咐他:“逸轩,爹娘养你一场,你一定要保他们一世平安。”

    说完没等孟逸轩应声,便再也支撑不住,一头扎在了马车上,昏死过去。

    孟逸轩吓坏了,摇晃着她的身体使力大喊:“幽儿!幽儿!”

    精卫首领也是骇了一跳,顾不得尊卑有别,跳上马车,把手搭在了她的脉搏处,摸得她的脉像很乱,显然是受了很重的内伤,心中不由得油然起敬,就算是他们几个受了这么重的内伤也不一定能坚持到现在,可见这个小姑娘的毅力有多大。

    一天以后,昏迷过去的孟倩幽感到有人不停地呼唤自己,用了很大的意志力,才勉强的睁开了自己的眼睛。

    “醒了,幽儿醒了!”孟逸轩惊喜的喊声在她耳边响起。

    孟倩幽费力的转头。

    孟逸轩双眼红肿,满脸欢喜的看着她。

    见她看向自己,孟逸轩惊喜的睁大了眼睛,轻声问道:“幽儿,你醒了,现在感觉好些了吗?”

    孟倩幽身体里的那股灼烧感还在,但是不那么疼了,露出一个微笑,轻轻点了点头。

    孟逸轩的眼泪唰的一下就流了下来,后怕的说道:“我以为你再也不会醒来了。”

    孟倩幽吃力的抬起手,抚摸着他的头,声音里有着笑意:“不会,还没有等到你考上秀才的消息呢,我不会轻易死去的。”

    孟逸轩泪眼模糊的点头。

    感觉到屋内还有别人,孟倩幽转头看去,一个有着和孟逸轩相同面容的男子出现在她的眼前。

    那男子大概有三十多岁,周身充满着尊贵的气息,威严无比的坐在屋中的一张椅子上。

    看孟倩幽看向她,男子稍微一颔首,道:“孟姑娘,醒了?”

    孟倩幽抿了抿嘴角,恭敬的轻声喊道:“齐王爷。”

    ------题外话------

    各位美人,给大家推荐一下好基友五女幺儿的文文

    山里汉的小农妻

    穿越到古代农村,破屋烂墙,没爹没娘,一文不名,手中没粮,还有一大群想算计她的渣亲。

    沈若兰抑郁了,哎!抓一手烂牌,怎么办?

    凉拌肯定是不成了,只能白手起家。

    于是,盖大棚、养家禽、挖鱼塘、卖秘方,牟足劲儿,终于把日子过得花团锦簇火炭儿红,把渣亲们虐得丢盔弃甲,哭爹喊妈。

    沈姑娘出名了,上门提亲的媒婆都要把门槛踏破了,正琢磨着选谁好呢,某个没节操的男人半夜三更找上门了。

    “兰儿啊,你说咱俩都睡过了,你还琢磨着嫁别人,是不是不想负责了?”

    沈若兰轻哂一声:“你说睡过就睡过了?证据呢?”

    男人慢悠悠的回答,“证据嘛,我留你肚子里了,九个月后就能看着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