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把四十八章 孟逸轩的转变(一更)
    齐王爷微微惊诧:“姑娘知道我?”

    孟倩幽也不隐瞒,道:“听帝师提起过。”

    齐王爷眯了眯眼睛,疑问:“帝师?周元?”

    孟倩幽微点头。

    齐王爷更加的惊讶:“他不是告老还乡,隐退田园了吗?怎么会与姑娘有了牵扯?”

    孟倩幽道:“他是逸轩的夫子,去年回家的途中被我截下的。”

    齐王爷深深的看了她一眼,不知是褒是贬的说道:“姑娘好大的本事,不但自己隐瞒了轩儿的身世这么长时间,还让周元帮着你一起隐瞒。”

    孟倩幽微微一笑,面无惧色,不卑不亢的回道:“我爹娘视逸轩为己出,如果不是为了他的前途着想,恐怕等他长大我也不会告知任何人。”

    齐王爷的怒气有些外泄,一股威压之势直冲孟倩幽而来。

    孟倩幽依然面带微笑,神情自若的看着他。

    齐王爷虽然震怒,却也不得不佩服这个小姑娘,他经历过夺宫之变,身上的嗜杀之气这么多年一直没有退去,只要他不是刻意收敛,就连朝中的那些官员也是惧怕三分,而眼前的这个小姑娘却一点惧色都没有。

    孟逸轩感受到了齐王爷的威压之势,挡在孟倩幽面前,睁着一双和他一样的眼睛,无言的看着他。

    面对着这个从出生就失踪,自己一眼也未见过的大儿子,齐王爷心中满是愧疚。于是收敛了气势,伸出手想要抚摸她的头一下,却被孟逸轩偏头躲过。

    齐王爷伸出手的落了个空,心中百般不是滋味。

    孟倩幽唯恐齐王爷太尴尬,下不来台,轻声说道:“逸轩,我有些渴了,你给我倒一些水来。”

    孟逸轩立刻转身点头,匆忙的去了桌边。

    站立在一旁的丫鬟想要出手帮忙,被他呵斥住:“别动,我自己来。”

    丫鬟不敢再动,垂手又静立在了一旁。

    孟逸轩倒了一杯水,小心的放在嘴边吹了吹,感觉不是那么烫了,才走回孟倩幽身边,想要扶她起来喝水。

    孟倩幽顾忌他胳膊上的伤势,道:“我自己来!”说完,挣扎着起身,却在起到一半时无力在支撑又躺了回去。

    “幽儿!”孟逸轩惊呼,赶紧把手中的杯子放下,用没有受伤的那只胳膊费力的把她扶起来。

    齐王爷看到这一切,皱了下眉头,面色也沉了下去。

    把孟倩幽扶好,孟逸轩费力的把水端到她面前。

    孟倩幽接过,慢慢的把里面的水喝完,示意旁边站立的丫鬟把杯子收过去。

    丫鬟上前,双手恭敬的接过杯子,又退回了桌边。

    孟倩幽示意孟逸轩把自己放下。

    孟逸轩动作轻柔的小心扶她躺回了床上。

    躺好以后,孟倩幽虚弱的问:“逸轩,我昏迷了多长时间?”

    “一天。”孟逸轩轻声回道。

    孟倩幽抿唇,道:“大伯他们肯定急坏了,你告诉了他们没有?”

    孟逸轩点头,“他们已经过来了,大伯和孟仁哥再另外的屋子里等着你醒来,文彪、文虎从来了以后就跪在了门外,说自己护主不力,等着你醒来以后处罚他们。”

    孟倩幽有些着急:“快让他们起来,只要大伯他们没有出事,他们俩人就算了立了功了。”

    孟逸轩摇头:“我已经劝过他们了,他们执意不起。”

    孟倩幽更加的着急,再次挣扎着起身。

    齐王爷无情的声音响起:“作为奴才,主子出事时不再身边,这样的人就该杖毙,姑娘何必为了这样的奴才伤心神。”

    孟倩幽的动作停住:“在王爷眼里,也许他们是奴才,而在我的眼里,他们都是家人。更何况,他们本身就没有错,是我吩咐他们寸步不离的保护好我大伯他们。如今我大伯和大堂哥没有出事,他们也算是完成了我的交代。”

    听她说奴才就是自己的家人,齐王爷的面色不虞,想要在说些什么,看她虚弱不堪的样子,便没有说出口。

    孟倩幽对孟逸轩说道:“你去告诉文彪和文虎,就说我已经清醒,命令他们起来。处罚的事情等我身体好些再说。”

    孟逸轩点头,走到门外,将她的话说给了两人。

    文彪、文虎两人应了声。

    孟倩幽放下心来,感觉又有一些困意袭来,笑着对齐王爷说道:“王爷,我有些累了,想要再睡一会。”

    齐王爷知道孟倩幽受了很严重的内伤,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醒来,想必是心中有所牵挂,如今见家里人都没事,彻底放下心来,困乏也是正常,遂微点头。

    孟倩幽闭上了沉重的眼睛,再次睡了过去。

    而孟逸轩固执的寸步不离的守在她的身边。

    齐王爷虽然不赞同,可父子刚刚相见,他一直小心翼翼的巴结讨好,也不愿因为这件事情再生了嫌隙,便依了他。

    也许看见所有的人都没事,放下心来,也许是伤势太严重,孟倩幽这次整整的睡了三天。而孟逸轩也在床边整整的守了她三天。

    孟倩幽再次醒来的时候,除了孟逸轩趴在床边睡着了以外,屋子里寂静一片。

    孟倩幽伸出手,摸了莫孟逸轩的头。

    孟逸轩被惊醒,抬头惊喜的说道:“你醒了?”

    孟倩幽微笑着点头。

    孟逸轩回头冲外面大声喊道:“来人呀!”

    丫鬟应声推门进来,屈膝给孟逸轩行了一个礼:“世子!”

    孟逸轩命令她:“速去盛碗粥来。”

    丫鬟应声,退了出去,很快就端了一碗粥进来。

    孟逸轩起身,柔声对孟倩幽说:“我扶你起来。”

    这一觉睡醒,孟倩幽感觉真个身体都轻松了许多,心里的那股疼痛感也消失了,笑着对他摇头,自己慢慢的爬起来坐好,接过孟逸轩递过来的粥吃了起来。

    前后四五天没有进食,孟倩幽也确实饿了,一小碗粥很快吃完。

    孟逸轩吩咐丫鬟再去端一碗过来。

    孟倩幽摆手:“我刚醒,不适宜吃太多,我歇息一会再吃。”

    孟逸轩点头,吩咐丫鬟把粥一直温热着,什么时候孟倩幽想吃,就赶紧端过来。

    丫鬟恭敬的应声,收拾好碗,恭敬的退了出去。

    丫鬟刚退出去,褚文杰大步走了进来。看到孟倩幽脸色已经不再那么苍白,朗声问道:“孟姑娘现在感觉怎么样?体身体内没有大碍了吧?”

    孟倩幽点头:“已经好多了,谢谢褚将军关心。”

    褚文杰摆手:“你都是因为轩儿才变成这样,我谢你还来不及呢。”

    孟倩幽抿唇,问:“您不怪我隐瞒了逸轩的事情吗?”

    褚文杰豪爽的说道:“一开始接到掌柜的消息,我确实吃吃惊不少,心里也很愤怒,逸轩明明就在你家,你却一直没有告诉我。不过,看到你为了守护逸轩受到重伤的样子,我心里的愤怒就没有了。咱们接触了这么长的时间,我知道你的为人,你没有告诉我肯定是有自己的原因。更何况你们家把逸轩教导的也很好。”

    孟倩幽暗自松了一口气,诚心诚意道:“谢谢将军。”

    找到了孟逸轩,褚文杰压在心底十多年的重担终于放下,整个人也年轻了一般,听见孟倩幽的话,哈哈一笑:“孟姑娘不必谢我,你先后救了我和逸轩的命,应该是我们谢你才对。”

    孟倩幽也跟着微微一笑。

    齐王爷慢步走了进来。

    褚文杰收敛了笑意,恭敬的拱手:“王爷,”

    齐王爷微点头,问:“事情调查的怎样了?”

    “回王爷,事情已经调查清楚了,是巡抚和按察使以及学政三人勾结,趁逸轩考试时派人将他劫走,送到了那座院子里关押,莫二带人是后来赶到的。可惜我们晚了一步,参与劫持的那几人被他们灭了口。”褚文杰回道。

    齐王爷点头,道:“传我的命令,让他们三人速来见我,我倒要问问,是谁人给他们这么大的胆子?竟然敢劫持我的儿子。”

    褚文杰恭敬应声,脸上的笑意收起,带着满身的肃杀之气走了出去。

    齐王爷转头问:“孟姑娘现在感觉如何?”

    “谢王爷关心,我的身体已经好多了。”孟倩幽道。

    “既然如此,等一会儿我处置他们的时候,你也过来观看吧。”

    孟倩幽疑惑:“王爷处置官员是大事,我不宜观看吧。”

    齐王爷看了孟逸轩一眼,道:“轩儿一直守在你的身边,如果你不出门,他也不会过去观看的。我要让他知道,身为皇家子孙,做事就应该杀伐果断。但凡有半丝心慈手软,就会为自己带来杀身之祸。”

    孟倩幽抿唇看想向孟逸轩。

    孟逸轩回望着她,轻问:“你希望我去吗?”

    孟倩幽定定的看着他,好久,才点了点头。

    孟逸轩面色平静,起身,拿起床下的鞋递到她的脚边,道:“我帮你穿好鞋,扶你去外面吧。”

    齐王爷不赞同的喊道:“轩儿!”

    孟孟逸轩充耳未闻。

    孟倩幽把缩了一下脚,道:“我自己来吧!”

    孟逸轩执拗的把她的脚拿出来,轻柔的帮她穿好鞋。

    孟倩幽愣愣的看着他,总感觉他哪里变了,可又说不上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