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五十一章 父子对峙(二更)
    孟逸轩的笑容僵了一下,随即又恢复了原样。

    孟倩幽露出幸灾乐祸的表情,把玉佩又放回了他的手里,道:“你还是收回去吧,我可不想以后被人追杀。”

    孟逸轩抓过她的手,把玉佩放在她手里,道:“如果有人敢追杀你,不管是谁,你都不要客气,让精卫帮你先杀了再说。”

    褚文杰有些不赞同,劝道:“轩儿,这两块玉佩非同小可,你千万不要意气用事,如果你实在放心不下孟姑娘一家,可以把我给她的那块玉佩再留下,万不可两块都留给她。”

    孟逸轩摇头:“不用了,舅舅,我身为王府世子,身边少不了护卫保护,根本就用不到精卫,他们还是留下来保护我爹娘一家的比较好。”

    他的话落,褚文杰就激动的站了起来,不相信的问道:“轩儿,你刚才喊我什么?”

    孟逸轩微笑着再次喊了一声:“舅舅。”

    “哎。”褚文杰大声答应,眼里竟然有泪花闪现,语无伦次的说道:“我以为、我以为、我以为”

    “舅舅以为我听完了你的话后,会责怪于你吗?”孟逸轩问。

    褚文杰狂点头:“当年确实是舅舅的错,我不该狠心丢下你,让你在乡野之间受了十多年的罪。”

    孟逸轩摇头:“我不怪舅舅,我理解你当时的心情,换做是我,也许也会这样做。”

    褚文杰激动的泪花飘了出来:“好好好,你不怪舅舅就好,你放心,从今以后,舅舅就是你最大的依靠,只要是有人敢欺负你,舅舅一定不会放过他。”

    孟逸轩满脸笑容,由衷说道:“谢谢舅舅。”

    褚文杰更加的高兴,如果不是碍于自己的身份,说不定会手舞足蹈起来。

    孟倩幽在心里腹诽孟逸轩:这个黑心的的家伙,现在就能三言两语笼络了褚文杰,为自己找到了一个大靠山,长大以后还不知道会变成什么样。看来以后自己得有多远就离他多远。

    褚文杰还是没能按耐住,激动的在屋里走来走去。

    齐王爷走进来的时候,看到他晃动的身影,皱眉问:“褚将军,可是出了什么事情?”

    褚文杰欢喜的神情未退,高兴地说道:“王爷,轩儿喊我舅舅了,他原谅我了。”

    齐王爷闻言愣了一下,随后期待的看向孟逸轩。

    孟逸轩抿唇,轻轻喊了一句:“父王。”

    齐王爷惊喜的眼睛都瞪大了,连应了几声。

    孟逸轩道:“舅舅已经把一切都告诉我了,当年您确实有不得已的苦衷,是我错怪您了,还请您原谅我刚才的不懂事。”

    齐王爷伸出手,哆嗦着摸着他和自己几乎一样的脸庞,热泪盈眶,道:“当年我知道你母亲怀了身孕后,高兴的三天没有睡着觉。和你母亲一起幻想着你出生后会是什么样。没想到一场变故,竟然让我们父子十多年才见到。你放心,回京后父王会把最好的都给你,把这十多年我没有给过你的全都补偿回来。”

    孟逸轩露出一个甜甜的笑容:“谢谢父王。”

    孟倩幽再也忍受不了他这虚伪的样子,朝天翻了一个大大的白眼后,躺回了床上,干脆来个眼不见为净。

    孟逸轩感觉到了他的动作,转头关心的问:“累了吗?还是身体哪里不舒服?”

    孟倩幽看着他似笑非笑的摇头。

    孟逸轩的脸色有些发红。

    沉浸在喜悦中的齐王爷和褚文杰没有注意到这些。

    外面护卫的报告声响起:“王爷,这些人已经全部杖毙,是把他们仍在这偏僻之处,还是运回城中曝尸三天。”

    齐王爷刚被孟逸轩喊了父王,心里正激动的不行,闻言更想在这个儿子面前表现一番,命令护卫:“去传省城太守,让他把这所有的人拉到城门口示众三天。”

    护卫应声,很快离去。

    孟逸轩对二人道:“父王,舅舅,幽儿累了,想要歇息一会儿,请你们二位回避一下。”

    “哦,好。”褚文杰爽朗大笑:“我这就出去,让孟姑娘好好的歇息一番。”

    齐王爷却期盼的问:“轩儿,你可否随父王去我的房里,把你这些年生活的情形告诉我一些。”

    孟逸轩微笑着不露痕迹的拒绝:“父王,幽儿伤势很重,我要照顾她,等我们回京以后我一定全部说给你听。”

    齐王爷虽然有些失望,但是好不容易孟逸轩开口喊了他父王,便没敢强求,点头:“好,我这就吩咐下去,我们明日启程回京。”

    说罢,和褚文杰两人一起脚步轻快的走了出去。

    孟逸轩在床边的凳子上坐好,柔声道:“休息一会吧,我在这里守着你。”

    孟倩幽再也忍不住,伸出手坐在他的脸皮上摸索了一番,嘴里喃喃道:“孟逸轩,真的是你吧?不会是被人冒充了吧?”

    孟逸轩任由她摸索完了一遍,才抓起她的手小声的说道:“幽儿,只要是对你好的事情,即使再不愿意,我也会去做,更何况他们是我的父王和舅舅,喊他们也不为过。”

    孟倩幽顿时起了一身鸡皮疙瘩,抽回自己的手,说道:“这是你的事,与我无关,不要扯到我的身上。等你回京城以后,我们就桥归桥,路归路,此生再也不会相见。”

    孟逸轩的身子僵了一下,随即恢复了原样,给她盖了盖被子,转移了话题:“你也累了半天了,休息一下吧,什么事情等你睡醒了再说。”

    折腾了这大半天,孟倩幽也确实累了,真的闭上了眼睛,一会儿就沉沉的睡了过去。

    孟逸轩看着她的睡颜,眼中各种情绪翻滚了半天,最终全部散去,归于平静。轻轻起身,走到齐王爷的屋子前。

    守候在屋外的管家看到他过来,急忙给他行了一个礼,恭敬的喊道:“世子。”

    孟逸轩微点头,问:“我父王在屋里吗?我找他有些事情。”

    齐王爷听见了他的声音,不等管家回话,就迫不接待的回道:“轩儿,父王在,你进来吧。”

    管家打开门帘,孟逸轩走进屋内。

    齐王爷坐在屋内椅子上,正在吩咐领头的护卫明日启程回京,看他进屋,吩咐护卫:“明日巳时,我们就回去,到时你多带些人护送孟姑娘安全回家。”

    护卫应了一声:“是”后,退了下去。

    齐王爷未起身,高兴的问:“轩儿,你找父王什么事?”

    孟逸轩恭敬的给他行了一个大礼,道:“明日孩儿想亲自护送幽儿回家。”

    齐王爷愣了一下,随即反对:“不行,这几日孟姑娘昏迷不醒,你要亲自守在床边,念在他们家养你一场的份上,父王答应了你,没有强迫你回京,现在所有的事情都解决完了,我们也该回去了,你母亲在京中还不知如何企盼呢。还有你皇伯父那边,接到消息的第一日,他就派人吩咐我要速速带你回京。如今我们为了孟姑娘也耽误了几日了,万不可再耽搁下去,我已经吩咐好,明日一早我们就启程回京,至于孟姑娘,你放心,为父绝对会派人安全的将她送回家中。”

    孟逸轩语气坚决:“幽儿是为我受的伤,我一定要亲自把她送回家中才放心,还有,孟家养育了我一场,我也必须回去和他们告个别,而不是这样无声无息的走掉。”

    提起受伤的事,齐王爷好像有些生气,语气里也有了一丝杀意:“这个孟姑娘去年就知道了你的身份,却隐瞒至今,你有这场劫难,完全就是她造成的。要不是看在她舍身救你的份上,我岂能容她活到现在?现在她功过相抵,我就饶她一命,怎么还会允许你亲自送她回去。至于孟家,我早已想好,回京后,我便命人赐他们白银万两,足够他们一家人后半生衣食无忧。”

    “父王是坚决不肯吗?”孟逸轩轻声问。

    齐王爷点头:“你身为王府世子,身份高不可攀,以后切莫和这样的人家在有牵扯,平白的在京中添了笑话。”

    孟逸轩皱了一下好看的眉毛,挺直身体,直视齐王,声音凛冽的问:“如果我要执意送她回去呢?”

    齐王爷看着孟逸轩的眼睛,心里发颤,只见那双和自己一模一样的大眼睛,清澈,明亮,无欲无求中带着毁天灭地的决绝,仿佛自己只要不答应他的请求,他拼死也不会和自己回去。

    望着这样一双眼睛,齐王爷到嘴边的反对的话活生生的咽了回去。

    孟逸轩见他有所松动,也缓和了语气,道:“我答应父王,只要把幽儿安全的送回家中以后,我立刻就给您回京。”

    齐王爷有一瞬间莫名的觉得自己以后根本就掌控不这个儿子,张了张嘴,没有说出话来。

    孟逸轩静静的站在他面前,等着他的决定。

    齐王爷也静静的看着这个只有十一岁的儿子,心里的情绪不断的变幻,嘴中无奈的叹了一口气,妥协:“好吧,既然你执意如此,我们就把孟姑娘送回去吧,不过你要答应我,这是最后一次,自此以后你和他们再也没有瓜葛。”

    孟逸轩没有应承,只是道了声谢:“谢谢父王。”

    齐王爷道:“既然我们要送孟姑娘回家,就不必明日启程了,今日等她醒了,就收拾一番,早日送她回去吧。”

    孟逸轩再次谢过,走出了齐王爷的屋子。

    在他走后,齐王爷在屋中椅子上做了好久,才出声唤管家,

    一直守在门口的管家应声进去,恭敬的喊了声:“王爷。”

    齐王爷询问他:“管家,你觉得世子怎样,我怎么觉得我看不透这个孩子呢?”

    管家在门外听到了他们父子的谈话,不知道从来不受人左右的齐王爷为什么会改变了注意,答应送那个小姑娘回去,小心翼翼的回道:“世子从小被那户人家养大,感情自然是深厚一些,要亲自送那个小姑娘回去也无可厚非。”

    齐王爷摇头,道:“这孩子表面看这一副好说话的样子,实际上”实际上是什么,思量了好半天,也没有说出来,只是深深的叹了一口气,无力的说道:“罢了,总归是我亏欠他太多,这件事就依了他吧,你吩咐下去,让所有人都准备好,等孟姑娘醒了,我们就启程送她回去。”

    管家自然没敢问齐王爷未说出的话是什么,恭敬的应声后,退了出去,吩咐所有人做好准备。

    齐王爷坐在椅子上,脑中又浮现出了孟逸轩刚才的眼神,心里仍是发颤的厉害。

    孟倩幽自是不知道这些,舒服的睡了一觉后,睁开了眼睛看到孟逸轩正坐在窗前,微笑的看着她。

    没等他开口,孟逸轩好听的声音就响起:“睡醒了?”

    孟倩幽白他一眼,道:“明知故问。”

    孟逸轩轻轻一笑:“睡醒了就起来吧,我父王说先送你回家,我们再回京。”

    孟倩幽仅剩的一点睡意全吓跑了,忘了自己有伤在身,快速的坐起身子,却不小心牵动了身上的伤口,又疼的“嘶”了一声,跌了回去。

    孟逸轩站起身,急切的问:“怎么样,是不是扯到伤口了,你怎么就不知道小心一些。”

    孟倩幽顾不得疼痛,对着孟逸轩直摆手:“你去告诉王爷,他的心意我领了,还请他收回成命,不要送我回家了。你们还是尽早回京吧。”

    孟逸轩仿佛早就会料到她会这样说,在仔细的检查了她的伤口以后,发现没有血迹渗出,松了一口气,才说道:“这两天你也看到了,我父王是一个不容忍别人违抗命令的人,既然他说了先送你回家,就一定会送你回去的,我怎么可能会让他改变了主意。”

    孟倩幽情急之下,果真相信你了他的说辞,忙问道:“他刚才不是说明日回京吗?怎么会突然改变了主意?”

    孟逸轩的眼神闪烁了一下,道:“我也不知道,你睡着以后,我一直守在你的身边,刚才他才派人告诉我的,说是等你醒后,就护送你回家,”

    孟倩幽想哭的心都有了,她原本打算回去以后,告诉家里人,孟逸轩已经被家人认出,领回去了。至于那户人家的身份她没有打听。谁承想这个该死的王爷非要多此一举送她回去,那岂不是孟逸轩的身份会被曝光,以后少不了有人会去巴结自己家,那自己家以后就不会有宁日了。

    想到这,孟倩幽咬牙,道:“你扶我过去,我要亲自去请王爷收回成命。”

    孟逸轩扶着她的手顿了一下,才撒谎道:“你最好还是别去了,他刚才不知道因为什么事发了火,现在正在气头上,你现在过去,说不定他会把火气撒到你的头上。”

    孟倩幽被他唬住,急切的问:“那怎么办?总不至于真的让你们送我回去吧。那我们家以后还有宁日吗?”

    孟逸轩安慰她:“放心吧,以后的事我会安排好,绝对没有人去打搅你们的生活。”

    孟倩幽不相信的问他:“真的?”

    孟逸轩郑重的点头,一脸的认真:“真的,我保证。”

    孟倩幽怀疑的看了他一会儿,见他不像是撒谎,咬牙道:“我相信你一回,如果你不能说到做到,等我伤好以后,我就去京城,让你也永无宁日。”

    孟逸轩失笑,吩咐外面守候的丫鬟:“去告诉王爷,就说孟姑娘醒了,等她吃过一点东西后,我们就可以启程了。”

    一名丫鬟应声,脚步声远去,而另一名丫鬟很快的端了一碗粥过来。

    孟倩幽刚才扯到了伤口,胳膊疼的厉害,自然是孟逸轩喂她吃的粥。

    粥吃完,稍事休息了一会儿,齐王爷便派人过来传令可以动身了。

    孟逸轩谢绝了丫鬟的帮忙,自己小心翼翼的扶着孟倩幽坐在了一辆华丽的马车上,随后也跟着坐了进去。

    齐王爷觉得于理不合,想要呵斥他,想到孟逸轩和自己对峙时的那双眼睛又咽了回去,装作没看到的样子坐到了自己的马车上。

    褚文杰到没有想到这些,高兴的指挥兵士头前开路,朝清溪镇走去。

    由于孟倩幽有伤,马车走的很慢,一直到了第三天上午才到了清河县城,这期间,前来接人的文彪和文虎碰到了送人的队伍,也跟着折返了回来,赶着马车跟在最后面,随着队伍往回走。

    早有先头的兵士快马加鞭告诉了包清河。

    包清河和包一凡领着一众衙役在县城门口等候,看到齐王爷的马车过来,齐齐跪地行礼。

    齐王爷车帘都没有打开,吩咐管家让他们起身,命令队伍继续前行。

    清溪镇镇长听闻王爷要来,吓得腿直打颤,出了镇门口三里地以外迎接。

    齐王爷没有理他,队伍也没停。

    等到队伍全部过去以后,镇长才擦了擦汗,小心翼翼的询问一路跟过来的包清河:“包大人,王爷为什么会来清溪镇?是出了什么大事情了吗?”

    包清河看了他一眼,好心的告诉他:“孟姑娘的弟弟就是齐王爷丢失多年的长子。”

    镇长听完,吓得跌坐在地上,两三名衙役合力才把他扶起来。

    看着前面的队伍,镇长只觉得脖子嗖嗖发凉。

    其实包清河父子心里也是惊涛骇浪,没想到自己父子两个找寻了这么多年的人,竟然是孟倩幽的弟弟,尤其是包一凡,自从褚将军被孟倩幽救了以后,就吩咐他对孟倩幽多加照顾,他们平日里打交道也众多,竟然没有察觉孟逸轩的存在。

    孟大金听闻王爷要来,也是懵了头,这才把逸轩的身世告诉了孟中举。

    孟中举听后吓得呆立在原地,好一会没有反应。

    孟大金急声喊了几句,孟中举才反应过来,哆嗦着嘴唇孟大金:“快去告诉帝师,王爷来了。”

    孟大金顾不得应声就跑了出去。

    孟中举又吩咐孟仁:“速去告诉各氏族长,让他们出来迎接王爷。”

    孟仁应声快步跑出去。

    “快、快、快,把我的新衣服拿出来,我要赶去村口迎接王爷。”等两人跑出去,孟中举又急声吩咐老孟氏。

    老孟氏赶紧把他的衣服拿出来。

    孟中举穿戴整齐,也不用拐杖了,大步走出门外,往村口走去。

    各氏的族长听了孟仁的传话,比孟中举还要激动,也纷纷穿戴一新,赶到了村口。

    帝师也没想到王爷会亲自过来,吓得领着家中所有人也来到了村口。

    孟二银夫妇就更不用说了,听到逸轩是王爷的儿子,整个人大脑都是一片空白,木木的领着家里所有的人来到村口。

    队伍到了黄庄停下,孟大金带着所有的人跪在村口迎接。

    管家打开车帘,齐王爷下了马车,扫视了众人一眼,看到帝师爷跪在地上,便走到他面前,厉声喝问:“周元,你可知罪?”

    ------题外话------

    亲们,看在我这么勤奋的份上,月票投过来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