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五十二章 退亲(一更)
    周元战战兢兢,诚惶诚恐的回道:“草民知罪!”

    各氏族长见齐王爷上来就问周夫子的罪,心里纳闷,齐齐猜测周夫子的身份。

    齐王爷怒气未消,道:“你好大的胆子,知道了世子的下落,竟然隐瞒不报,害的世子差点丢了性命,你身为帝师,自然知道这知情不报的下场,今日就在此做个了断吧。”

    周元没想到齐王爷上来就治他的罪,连半分解释的余地都不给他,闭了闭眼睛,道:“这是草民一人之错,还望王爷饶恕了我的家人。”

    齐王爷哼了一声,“念你教导我多年,对他们我网开一面,不过死罪可逃,活罪难免,就判他们去苦寒之地,永世不得回来。”

    想到自己的两个儿子都是读书之人,身子不如一般人强健,如果被发去苦寒之地,恐怕熬不到地方就会死去,更何况还有一家老小,周元重重的磕了一个头。再次请求:“请王爷饶恕我们一家人。草民愿意一己承担。”

    齐王爷怒气外泄,“周元,不要以为你曾为帝师就可以自恃身份违抗我的命令,我已经对你和宽容了,换做是别人,你应该知道会是什么样的下场。”

    望着齐王爷那嗜杀的样子,想起他当初杖毙了所有人,心一下子沉到了谷底。

    “父王!”孟逸轩的声音响起。

    齐王爷看向他。

    孟逸轩缓步走到他面前,扬起那张灿烂的小脸,祈求他:“我已经习惯了周夫子的教导,请您饶恕他们一家人,命他回京继续教导我,将功赎罪。”

    这句话听到周元的耳朵里,宛如天籁之音,让他已经沉下去的心,又活泛了起来。

    孟逸轩继续说道:“这一年多,夫子教给了我许多的东西,让我一生受用不尽,儿子希望以后还是由他来教导,这样就不会辱没了王府的门庭。”

    周元作为帝师,教导以当今皇上为首的皇子们长大,齐王爷自然知道他的本事,刚才也是气怒之下的威吓,听到了逸轩的祈求,怒气消散了一些,仔细思量了一下,也觉得他是教导逸轩的最好选择。缓和了语气,道:“周元,现在轩儿为你求情,本王就饶恕了你的性命,命你明日跟我们回京,好好教导,至于你的家眷,也一并回去,望你以后尽心尽力的教导轩儿,否则的话咱们就新账老帐一起算,你们全家人的性命就难保了。”

    周元没想到孟逸轩三言两语就能让齐王爷改变主意,心中大喜,一个头重重的磕在地上:“谢谢王爷,谢谢世子,周元以性命做保,会全心全意的教导世子,一定不会让王爷失望。”

    “如此最好。”齐王爷道。

    孟逸轩上前一步,扶起周元:“夫子年事已高,就不要再跪着了。”

    想着在生死关前走了一圈,周元心有余悸,哆哆嗦嗦的谢过逸轩以后,颤颤抖抖的站起身。

    旁边跪着的各氏族长和村民这才知道了周元的身份,不禁在心里唏嘘,一个帝师在自己村里呆了一年,这是何等的荣耀,不过看齐王爷因为他未及时传信而想要杀了他,心里的对齐王爷的畏惧也更深。都低着头,大气也不敢吭。

    孟逸轩走到孟中举面前,笑着喊了一声:“爷爷!”

    孟中举急忙说道:“世子折煞草民了,草民哪里担当的了世子的这声称呼。”

    孟逸轩笑着说道:“爷爷,无论我成了何种身份,孟家永远是我的家,您也永远是我的爷爷。”

    这话说的就有些激动人心了,果然,孟中举听完,激动的热泪盈款,连声说道:“好、好、好”

    齐王爷听完却皱了皱眉头。

    孟逸轩把孟中举也扶了起来,笑着走到孟二银夫妇面前,说道:“爹、娘,我回来了。”

    孟二银张了张嘴,没敢应声,却也是热泪盈眶。

    孟氏抬起手,想要摸一下她的头,想到他如今的身份,手又缩了回来,小心的往他身后看了一眼,没见孟倩幽,不放心的问:“逸轩,幽儿呢?”

    孟逸轩的笑容顿了一下,轻声回道:“幽儿受了点伤,在马车里”

    不等他说完,孟氏就着急的问:“伤到哪儿了,重吗?看过大夫没有?”

    没等孟逸轩回答,孟倩幽有些虚弱的声音从马车里传出来:“娘,我没事,稍微歇息几天就好了。”

    女儿是个活泼的性子,如果不是受了很重的伤,绝对不会躲在马车里不出来,孟氏没忍住,眼泪涌了出来,泪眼模糊的小心询问逸轩:“我可以过去看看她吗?”

    孟逸轩点头,想要扶起她。

    孟氏却利索的站了起来,快步走到马车边。

    马车边的丫鬟有眼力的给她打开车帘。

    孟倩幽虚弱无力,脸色苍白的样子映入了孟氏的眼帘。

    孟氏唯恐自己哭出声来,赶紧捂住自己的嘴,眼泪大颗大颗的掉下来。

    孟倩幽见她的样子,脸上的笑容散去,慢慢的挪到马车边,伸手抱住孟氏,轻声安慰;“娘,我真的没事,过几天就会好的,您不用担心。”

    孟氏伸手抱住了她,拼命的点头。

    孟二银和孟贤夫妇。以及孟齐和孙良才也看到了孟倩幽虚弱的样子,都想要围过来,可是齐王爷没让起身,他们也不敢乱动,只能一脸担心的看着她。

    孟逸轩走回马车前,歉意的对孟氏说道:“娘,幽儿是为了就我才受伤的,让你担心了。”

    孟氏松开孟倩幽,擦了擦眼泪,直道:“回来了就好,回来了就好。”

    各氏的族长和村里人看孟氏的样子,心里也有些发酸。

    齐王爷深皱着眉头,不赞同的看着孟逸轩。

    孟逸轩感受到了他的目光,回头冲他露出一个灿烂的笑容。

    齐王爷瞬间感觉一道阳光注入自己的心间,顿时美滋滋起来,默许了他对孟二银夫妇的称呼,心情很好的对跪着的众人一挥手:“都起来吧。”

    “谢王爷!”众人齐声谢过后,纷纷站起身。

    孟二银一家人也快步的走到马车边,担心的看着孟倩幽。

    孟倩幽笑着安慰他们:“不用担心,我这是小伤,过几天就会好了。”

    孙良才撇撇嘴,道:“你糊弄谁呢,就你这个样子,三个月能养好就不错了。”

    孟倩幽被他噎了一下,笑容僵在脸上,恶狠狠的瞪了他一眼,道:“你不说话没人把你当成哑巴!”

    孙良才没敢顶嘴。

    感觉自己的头已经有一半离开了脖子的镇长,这时小心翼翼的问齐王爷:“王爷,现在天色也不早了,您看你是否随着下官去镇衙里歇息一下。”

    齐王爷随意的瞥了他一眼,道:“不用了,本王要看看轩儿生活的地方。今晚就在这里歇息了,明日一早我们就启程。”

    他的话落,村民的心里就炸开了锅,齐王爷要住在自己的村里,那是何等的荣耀,不由得纷纷看向孟大金,看他如何安排。

    孟大金也没有料到齐王爷会住下,一时不知所措,急忙求救似的看向孟中举。

    孟中举也是愣住了,没有反应过来。

    倒是帝师对齐王爷恭敬行礼,道:“草民家里还算舒适,恳请王爷屈尊,到我家里住下。”

    齐王爷威严的扫视了众人一眼,才道:“头前带路!”

    众人只感觉到一股股的凉气从自己的头顶掠过,大气也不敢出。

    帝师急忙让开道路,做了一个请的姿势,道:“王爷请。”

    “轩儿,”齐王爷唤孟逸轩。

    孟逸轩应声:“父王。”

    “我们今晚休息一晚,明早尽快启程。”齐王爷说道。

    孟逸轩乖巧的点头:“知道了,父王。”

    齐王爷这才满意的点了点头,在帝师的引导下,去了他家。

    等人走远,所有的人才松了一口气。小心的议论纷纷。

    包清河和包一凡对看一眼,对着褚文杰拱手,“将军,您是回镇上,还是也在这里歇息一晚?”

    “王爷没走,本将军自然也不能离开,也随意的找个地方歇息一晚吧。”

    包一凡看向孟贤。

    孟贤意会,急忙说道:“将军如果不嫌弃,可以去我们家里住一晚。”

    褚将军爽朗的大笑:“正好,本将军也想去看看轩儿长大的地方。”

    孟贤做了一个请的姿势,褚将军大步走到前面,孟贤和孟二银紧跟在旁给他指引方向。

    孟逸轩吩咐了车夫赶着马车跟在后面。

    一行人到了家门口。

    孟氏和孟逸轩小心翼翼的把孟倩幽从马车上扶下来后,又扶她进了屋子。

    孟氏扶着她躺好以后,匆忙去洗了一条干净的毛巾过来,小心的替她擦拭额头上出的虚汗。

    孟倩幽微笑着对她说:“谢谢娘。”

    看听她有力无力的说话声,孟氏的眼泪又流了出来,哽咽着说道:“别说话了,躺着好好的休息一下吧,娘去给你熬点粥。”

    孟倩幽点头,见孙茜也是眼眶发红的看着她,笑着示意她走进一些。

    孟氏给她擦完汗,去给她熬粥。

    孙茜上前一步,站在她面前。

    孟倩幽伸出手抚摸着她的肚子,劝道:“大嫂,我没事,你不要担心了,免得影响到了我的大侄子。”

    孙茜红着眼眼眶被她逗笑,道:“你怎么知道是大侄子,而不是大侄女呢?”

    “都好,反正是头一个,不论是大侄子还是大侄女,我都喜欢。”

    一连气说完这就几句话,孟倩幽有些气喘吁吁。

    孙茜急忙说道:“别说话了,你好好地休息一下吧。”

    孟倩幽点头,也实在是累了,闭上了眼睛,没一会儿就沉沉的睡了过去。

    孙茜自打认识她以后,也没有看到过她这样虚弱的样子,见她很快就睡着了,眼眶就更加的发红。

    孟逸轩抿了抿嘴唇,劝道:“大嫂,你别担心了,幽儿很快就会好起来的。”

    孙茜点头,擦了擦眼泪,道:“你也去休息一会儿吧,我来照看幽儿。”

    孟逸轩摇头:“不用了,大嫂,你现在身子不方便,还是我来照顾吧,刚才跪了这么长时间,你也累了,快去休息一会儿吧。”

    孙茜差不多到了月份,身子沉的很,刚才跪了这一会儿,确实感觉累了,便点头答应,嘱咐了他几句后,就让丫鬟搀扶着回了自己的院子里。

    孟二银父子把褚将军和包清河父子安排好,也急匆匆的来到了前面的院子,想要看一下孟倩幽的伤势到底如何。一进门见孟倩幽已经睡着,孟逸轩坐在炕边守着她,都愣了一下,随即孟二银委婉的说道:“逸轩,你现在的身份不比从前了,还是让我们来照顾幽儿吧,你也去休息一下,或者是去和褚将军说说话。”

    “爹,大哥。”孟逸轩面色严肃的喊他们:“我再说一遍,你们记住,无论我是何种身份,你们永远是我的亲人,这一生都不会改变。”

    孟二银就没有反对和没有应声,只是伸出手,摸了摸他的头,道:“逸轩,明天你就回京城了,我们不在你身边,你要好好的照顾自己,方便的话,就每年给我们写封信,让我们知道你很好,就够了。”

    孟逸轩点头保证:“知道了,爹,我会的。”

    孟倩幽这一觉睡得很沉,直到掌灯时分才醒过来,睁开眼,就看到一家人全部担心的围在了她身边。

    唯恐家里人再为她伤心,对众人露出一个安抚的微笑后,孟倩幽撒娇的对孟氏说道:“娘,我饿了,粥熬好了没?”

    孟氏不知在屋子里坐了多长的时间,眼睛都哭的都有些红肿了,听孟倩幽问她,急忙起身:“早就做好了,娘这就去给你端过来。”

    孟逸轩和孟贤合力把她扶起来做好,孟杰和孟清凑到她面前,小心的摸了摸她的伤口,一脸关心的问:“姐姐,很疼吧?”

    孟倩幽摸了摸他们俩的脑袋,笑着说道:“不疼,过几天就会好了。”

    孟氏把粥端过来,亲自一口一口的喂她吃完。

    孟倩幽的确饿了,吃了一大碗。

    孟氏给她擦了擦嘴角,问:“还吃吗?”

    孟倩幽摇头:“我吃饱了,你们也快去吃饭吧。”

    “我们吃过了,众人也都安排好了,这些你就不用操心了,好好的养伤吧。”孟二银道。

    孟倩幽看了眼天色,问:“褚将军他们也吃过了吗?”

    孟二银点头,道:“都吃过了,包大人父子俩正陪着他聊天呢。”

    “大哥,你去把作坊里的东西准备一些出来,明天让褚将军和逸轩他们带回京去。”孟倩幽道。

    孟贤应声:“已经都准备好了,不但他们,连包大人的我也准备了。”

    孟倩幽又对他说道:“大哥,你去喊褚将军过来,我有话要对他说。”

    孟贤点头,走了出去。

    孟倩幽接着对众人说道:“爹、娘,你们留下,二哥,你带着小弟他们回避一下。”

    孟齐点头,招呼着孟杰和孟清以及孙良才走了出去。

    孟氏心有疑惑,问:“幽儿,你想要跟褚将军说什么?”

    孟倩幽笑着回道;“娘,一会儿你们就知道了。”

    褚文杰很快就跟着孟贤过来,包清河父子很有眼力的没有跟来。

    孟倩幽对褚将军为点头,歉意的说道:“褚将军,我行动不便,劳烦您亲自过来,实在是对不住您了。”

    褚将军不在意的摆手:“孟姑娘千万不要这样说你,你先后救了我和逸轩的命,别说是招呼我过来这等小事,就算是你有大事请求于我,我也会答应的。”

    孟倩幽闻言微微一笑,道:“我还真的有一事要请求褚将军,还望您能答应。”

    褚将军豪爽的说道:“姑娘请说,只要我能做到的,一定答应你。”

    “当着您和我爹娘的面,我想退了和逸轩的亲事。”

    ------题外话------

    亲们,亲们,你们太霸气了,咱们的文文月票榜第7啦,吼吼吼,文文精彩继续,月票继续,谢谢!谢谢!

    恭喜weixinc459f24b2f荣升解元,

    感谢weixinc459f24b2f打赏5颗钻石,

    感谢weixinc459f24b2f打赏50朵花花,

    感谢爱丽丝表姨打赏5颗钻石,

    感谢oo818打赏5颗钻石,

    感谢oo818打赏50朵花花,

    感谢186**948打赏188币。

    感谢各位亲的大力支持,谢谢,谢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