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五十三章 你若不离,我便不弃(二更)
    孟倩幽话落,屋内一片寂静。

    孟二银和孟氏没想到她会提出退亲,一时有些惊诧。

    孟逸轩不可置信的看着她。

    而褚将军已经惊得从椅子上坐了起来,惊讶的问:“你和逸轩定有亲事?”

    孟倩幽点头。

    “这怎么可能,你和逸轩不是名义上的姐弟吗?怎么会定有亲事?”褚将军瞪大了眼睛问。

    孟倩幽道:“这是说来话长,等一会儿我再给您慢慢解释,请您先答应我,退了我和逸轩的亲事。”

    褚将军看看逸轩铁青的脸,没敢答应,道:“这是大事,我做不了主,需请示王爷以后再做决定。”

    孟倩幽抿了抿嘴唇,道:“原本我是要和王爷提出这件事情的,可是以我现在的身体,根本就不可能恭恭敬敬的把定亲的缘由给他说清楚,只好拜托将军,帮逸轩做了这个主。”

    褚文杰脸上的笑容散去,蹙起眉头,道:“姑娘总该把事情的来龙去脉告诉我,我才能知道我到底做不做的了这个主。”

    孟倩幽点头,对孟二银说道:“爹,您把当年的事情告诉褚将军吧。”

    孟二银见褚文杰性格豪爽,不像是嗜杀之人,心里的恐惧消失,一五一十被把自己当年捡到孟逸轩,用他包裹里的二十两银子救了孟倩幽的命,后来牛氏夫妇由于没有孩子,就跪在门前苦苦哀求,并央求村长过来说情的事情,以及它们把孟逸轩送给牛氏夫妇后,心里愧疚,为他和孟倩幽定下亲事的事情一五一十的说了出来。

    褚文杰听后沉默了半晌才问道:“既然如此,逸轩为什么又回到了你们的家中?”

    孟二银和孟氏对看了一眼后,又同时小心的看和褚文杰一眼,犹豫着要不要把牛氏夫妇虐待孟逸轩的事情说出来。

    褚文杰能做到将军的位置,自然不是一介武夫那么简单,立刻就察觉了事情有异,沉下脸色,一语中的:“怎么,难道是他们对待轩儿不好?”

    屋内没人应声。

    褚文杰眯起眼睛,声音中多了几分狠厉:“我猜对了?”

    孟氏夫妇再次对看一眼,孟二银叹口气,道:“这件事是我们当年犯下的错,让逸轩受了那么多年的苦。”

    褚文杰有些着急:“到底是怎样,你们快告诉我呀。”

    “爹,娘,把全部的事情都告诉褚将军吧。”孟倩幽道。

    孟二银心里也是一直怨恨牛氏夫妇,当下便把这些年牛狗子夫妇先是把逸轩当做宝,后来有了自己的孩子后,不把逸轩当人看的事情说了出来。

    当孟二银一开始说孟逸轩被虐待的时候,褚文杰抓住椅背的手青筋就暴额起来,等孟二银刚以说完,褚文杰再也忍耐不住,一拍椅背站了起来,怒声道:“好个牛氏夫妇,竟敢这样对待轩儿,实在是该死!”

    孟二银和孟氏被他外泄的怒气吓到,同时“噗通”跪在地上:“将军恕罪,这件事是我们的错,我们不该用了那二十两银子以后把逸轩送了他们。”

    褚文杰对他们也是有了一些怒意,道:“既然你捡到了逸轩,就该好好的抚养他长大成人,你们迫于形势,把他交给了那对狗东西,平白让他受了这么多年的罪。”

    孟二银也是后悔了很多年,听到褚文杰的责备,没有吭声。

    褚文杰看他们的样子,有火没处发泄,气得一拳打在桌子上,桌面立刻被打的凹陷了进去。

    孟二银夫妇吓得哆嗦了一下身体。

    孟倩幽皱眉,道:“褚将军,就算我爹娘有千般不是,当时也是他们把逸轩捡了回来,救了他一条性命。更何况我爹娘万般无奈之下把逸轩送人以后,还给他和我定下了亲事。谁都没有先见之明,如果知道牛狗子夫妇会那样对待逸轩,说什么我爹娘也不会把逸轩送给他们的。”

    一拳打在桌面上,褚文杰的火气也消了一些,又见孟逸轩不赞同的看着自己,也感觉自己的迁怒过分了一些,缓和了口气,道:“你们起来吧,我是听他们虐待逸轩火气才大了一些,不是针对你们。”

    孟二银和孟氏哆哆嗦嗦的道了谢:“谢谢将军不怪罪我们。”才互相搀扶着起身。

    孟倩幽心疼他们,道:“爹、娘,我和褚将军还有话要说,你们先回屋去休息吧。”

    孟二银和孟氏已经吓出了一身冷汗,实在是不愿再面对褚文杰,听了孟倩幽的话,顺势应声:“好,你们先说,我们回屋了。”说完,没等孟倩幽应声,就匆忙的走出孟倩幽的屋子。

    这期间,孟逸轩一直没有说话。

    褚文杰以为他是不愿意提及不堪的往事,怜惜的看向他,用粗糙的大手摸了下他的头,道:“轩儿,放心,任何欺辱过你的人,舅舅都不会放过。”

    孟倩幽心中涌起不好的感觉,替牛狗子夫妇求情:“褚将军,他们的心虽不善,却也罪不至死,”

    褚文杰伸手阻止她把后面的话说完:“孟姑娘,你不要多说了,我虽身为大将军,却从来没有滥杀过无辜,今日我真的是忍无可忍了,他们那样的人活在世上也是给被人添堵,还不如让他们早死早托生,下辈子做个心善之人。”

    听他口气,孟倩幽知道自己劝阻不了,婉转的替牛蛋求情:“那个孩子是逸轩看着长大的,对他有深厚的感情,你们不要对他出手,免得惹了逸轩伤心。”

    褚文杰看向孟逸轩。

    孟逸轩依然没有说话,只是点了点头。

    褚文杰原本就不是嗜杀之人,见孟逸轩点头,便应承下来:“放心吧,我会嘱咐手下放过那个孩子。不过你们想过没有,那个孩子以后怎么办?”

    “让他跟着我回京城吧,正好我身边缺一个忠心之人。”孟逸轩道。

    褚文杰点头:“也好,这个孩子从小跟着你,想必你们的感情也比较深厚,让他跟你回京,好好培养的话,以后肯定会对你忠心。”

    说罢,就大步往外走,边走边道:“我这就去吩咐手下,让他们子时过后就动手。”

    孟倩幽试图喊住他:“褚将军,我和逸轩的亲事还没有退呢。”

    褚文杰的声音从远处传来:“等我吩咐好手下人以后,我就去见齐王爷,把这件事情说给他,让他做决定。”话落,人也已经走远。

    孟倩幽无奈的叹口气,原本是想退了自己的亲事的,现在倒好,亲事没有退成,还害了牛狗子夫妇的性命。

    等人全部走完,孟逸轩转身静静的盯着孟倩幽,一句话不说。

    孟倩幽被他盯的发毛,心虚的问:“你盯着我干什么?”

    孟逸轩没有说话,一直死死的盯着她,直到孟倩幽受不了他目光,想要虚张声势责备他的时候,孟逸轩却露出一个莫测的笑容。

    孟倩幽心里涌起不好的预感,警惕的看向他,有些结巴的问:“你、你要做什么?”

    孟逸轩上前一步。

    孟倩幽吓得往后缩了缩身体,做出防御的架势。

    孟逸轩却只是替她盖了盖被子,柔声道:“说了这么长时间的话,你也累了吧,躺下休息一会儿,爹娘刚才吓坏了,我去安抚一下他们。”

    孟倩幽收回防御的姿势,疑惑的看向他。

    孟逸轩面不改色,依旧微笑的站在她面前,任她打量。

    孟倩幽仔细的观察了他好一会儿,也没从他的脸上看出任何不妥的神情,放松了警惕点了点头,道:“你去吧,好好的陪他们说会儿话。”

    孟逸轩扶她躺下以后,便转身去了孟氏夫妇的屋子,劝慰了孟二银夫妇一番,知道两人的神情平静了,孟逸轩才开口说出重点:“爹、娘,我现在的身份不同了,不能在和二哥小弟他们睡一个屋子里,麻烦你们去帮我收拾一个单独的屋子,让我住一晚。”

    孟逸轩说的合情合理,孟二银夫妇不疑有它。同时出了自己的屋子,一个去帮他收拾屋子,一个帮忙把他平时用的被褥搬过去。

    孟逸轩也跟着走了出来,却没有回孟倩幽的屋子,而是找到了已经布置完了任务正准备出门去找齐王爷的褚文杰,对他说道:“舅舅,麻烦你告诉父王,让他派两个丫鬟和仆人过来伺候我。”

    齐王爷出京之时,已经把丫鬟、和随身的仆人给孟逸轩准备好了,是他执意不用,齐王爷没有办法,才全部带在自己的身边。

    听孟逸轩要求,褚文杰以为他想通了,高兴的说道:“这就对了,你身为王府世子,哪能没人伺候,你等着,舅舅见了王爷,先给他说这件事,丫鬟、仆人一会儿就到。”

    “谢谢舅舅。”

    “傻孩子,这又不是什么大事,谢舅舅做什么,你为了照顾孟姑娘,也累了好几天了,赶快回去好好的休息一晚,明日一早我们就启程。”

    孟逸轩乖巧的点头:“知道了,舅舅。”

    褚文杰高兴地去找齐王爷。

    没过一会儿,果然有两名丫鬟和仆人快步的走过来,跟孟氏询问了孟逸轩的屋子后,快步的走到他门前,齐齐站在屋外恭敬的说道:“世子,奴婢(奴才)过来了。”

    孟逸轩的声音从屋子里传出:“旁边是下人房,紧挨着的两间屋子已经收拾好了,你们去歇息吧。有事我会喊你们。”

    几人互看了一眼,一名丫鬟小声回道:“世子,我们会轮流守夜的,你有什么事尽管吩咐我们。”

    “不用了,你们也劳累了几天了,过去休息吧,明天早上过来伺候我就行。”

    几人跟着马车走了这几天,也确实累了,孟逸轩这样说,欢喜的不行,高兴地道过谢后,两两走到旁边的屋子里去休息。

    褚文杰见了齐王爷以后,简略的说了孟倩幽和孟逸轩的事情,并且告诉他孟倩幽对他提出了退亲。

    齐王爷微点头,道:“这个孟姑娘还算识时务,你回去转告她,就说我们应了她的要求,这门亲事作废,以后她和我们轩儿再无瓜葛。”

    褚文杰早就料到齐王爷会这样说,没有任何情绪的应声:“知道了,我这就回去转告他们。”

    褚文杰得到了明确的答复,回了孟二银家中,想要转告孟倩幽齐王爷的决定,可见她屋里已经熄了灯,知道她肯定是休息了,暗想明早知会他也不晚,就转身回了孟家给他安排的屋子里,躺回了床上,不一会儿就沉沉的睡了过去。

    子时刚过,夜深人静,几条黑影摸索着来到了牛狗子家,小心地打开院门,悄悄的进去院中。

    一个黑影把耳朵贴在窗户上,仔细听了听屋内的动静,听见屋内传出鼾声,便对其余几人点了点头。

    几名黑影蹑手蹑脚的走到门前,另一个黑影掏出一把小刀,小心地拨开了门闩,几人轻手轻脚的走到了窗前,就着外面的月光,仔细的辨认出牛狗子夫妇以后,有两人快步上前,同时利落的捂住了牛狗子夫妇的口鼻。而剩下的几人则分别摁住了他们的胳膊和腿。

    睡梦中的牛狗子夫妇被憋醒,使力的拼命挣扎,无奈手脚都被人压制住,根本就挣扎不开。

    不一会儿,牛狗子夫妇就停止了挣扎。

    几人没有放手,一直到牛狗子夫妇彻底没了气息,才互相点了点头,同时放开他俩。

    然后两名黑衣人把他们摆正,看上去就和睡着了一样,几人才悄无声息的退出了屋子,仔细的关上房门,让一切看上去就好像没人来过一样。

    做完这一切,几名黑衣人和很快就消失在了夜色中。

    而与此同时,孟逸轩也从自己的屋子中出来,用了和刚才几个黑衣人一样的动作,用匕首轻轻地拨开了孟倩幽的房门,走了进去,站在孟倩幽的面前,静静的看着她的睡颜。

    孟倩幽可能是受伤太严重了,竟然没有觉察到有人进了自己的屋子里,直到孟逸轩掀开她的被子,才猛然惊醒,低声喝问:“谁?”

    孟逸轩轻声回应:“我。”

    孟倩幽松了一口气,小声责备他:“大半夜的,你抽什么疯,跑到我屋里”后面的话,在感受到了孟逸轩的动作后卡在了喉咙里。

    孟逸轩掀开她身上被子的一角,自己也躺了进去,伸手搂住了孟倩幽。

    孟倩幽不敢相信孟逸轩会做出这样的事情,瞪大了眼睛看着他。

    孟逸轩也不说话,用那双漂亮的,犹如未然尘世的大眼睛回望着她。

    孟倩幽回过神来,就要挣扎。

    孟逸轩的声音在她耳边响起:“幽儿,你现在不是我的对手,就不要挣扎了,免得伤势会加重。”

    孟倩幽停止了挣扎,小声呵斥他:“你疯了,这要是被人发现了,你我的名声还要不要了?”

    孟逸轩也不隐瞒,直截了当的说出了自己的目的:“我就是要毁坏你的名声,让你嫁不出去。”

    孟倩幽真想踹他一脚,咬牙切齿的说道:“死孩子,滚开,别逼我对你翻脸。”

    孟逸轩没有生气,反而轻轻地拍着她的背,柔声说道:“你的伤势还没好,不宜动怒,赶快闭上眼睛,睡觉吧。”

    孟倩幽的怒气犹如打在了棉花上,又被弹了回来,心里更加的气闷,道:“我提出退亲,也是为你好,我们的身份相差太悬殊,根本就不可能会在一起。”

    孟逸轩没有反驳,自顾说道“我连续照顾了你这么多天,实在是累的不行了,明天还要赶回京城,你让我好好地休息一下。”

    孟倩幽小声怒吼:“你要是累了,就回自己的屋子里休息,非赖在我的炕上干嘛?”

    回答她的是孟逸轩的沉睡声。

    借着月色,孟倩幽看他眼眶的确发青,想到这几天他为了照顾自己是真的没有休息好,又想到他明天就要回京了,自此以后可能今生都不会再相见,遂叹了口气,默许了他的动作,暗忖明天早上早早的醒来,把他赶出去就可以了。想罢又闭上了眼睛,也沉沉的睡了过去。殊不知在她睡熟后,孟逸轩睁开眼睛,露出一个得逞的笑容。

    孟倩幽是被几声尖叫声吵醒的,睁开眼看孟逸轩正躺在自己的身边静静地看着他,刚要呵斥他起来,院子里传来了一阵杂乱无章的脚步声,和一名丫鬟带着哭音的报告声:“将军,我们已经把所有的屋子都找遍了,也没有找到世子。”

    褚文杰的怒骂声传来:“狗东西,不是让你们伺候好世子吗?现在连人丢了都不知道,留你们何用。”

    几声“噗通”跪地的声音传来后,又传来几人的求饶声。

    孟逸轩看了孟倩幽一眼。

    孟倩幽心里一惊,还没来的来得及阻拦,孟逸轩慵懒的声音就传了出去:“舅舅,我在幽儿屋里,您不用担心。”

    外面死一般的寂静。

    孟倩幽吃了他的心都有了,这个死妖孽,明明就是故意的,想要所有的人都误会。

    果然,神经大条的褚文杰试探的声音传进来:“轩儿,你昨晚一直睡在孟姑娘屋里吗?”

    没等他回答,院子里又多了一个“噗通”的声音,随即孟氏惊慌失措的声音传进来:“他爹,这、这、这”后面的话没有说出来。

    孟逸轩没有回答褚文杰的话,反而吩咐丫鬟:“你们两个进来,伺候孟姑娘梳洗。”

    两名丫鬟战战兢兢的站起身,哆嗦着腿走进屋里,看到孟逸轩和孟倩幽睡在了一起,急忙低下头。

    孟倩幽这才恍然,自己着了孟逸轩的圈套,这一切他根本就是故意设计的,一时气恼,顾不上伤势了,伸出脚,一脚将他踹了下去。

    孟逸轩没有防备,“咚”的一声坐在了地上。

    孟倩幽气怒的声音也随之响起:“你这个死孩子,是故意的对不对,你等着,我今天非得打的你满地找牙不可。”

    孟逸轩急忙站起身,按住她要挣扎着做起来的身体,命令两名丫鬟:“还不赶快过来伺候你们未来的世子妃。”

    两名丫鬟快速的对望一眼,快步来到孟倩幽面前,准备扶她起来洗漱。

    孟倩幽挥开她们过来搀扶的手,问孟逸轩:“你刚才说什么?”

    孟逸轩没有丝毫犹豫的回道:“你是我未来的世子妃。”

    孟倩幽阴森森一笑,问:“你知道你这话意味着什么吗?”

    孟逸轩点头:“知道,今生我非你不娶。”

    “还有?”

    孟逸轩提高了声音:“还有,我今生只娶你一人。”

    院子里的人包括褚文杰和帮忙找人的包清河父子以及找人的兵士们听得清清楚楚。

    院子里顿时一片寂静。

    静的针落到这偌大的院子里都能听到。

    静到院子里的人都清清楚楚的听到了孟倩幽清脆的声音:“好,我们就说定了,此生你若不离,我便不弃。”

    ------题外话------

    亲们,明天开启成亲篇,同样很精彩哟。

    再大吼一声,月票投起来哟。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