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章 有人中毒(一更)
    四年以后。

    孟氏家的院子里。

    三个粉雕玉琢的小人儿,在院子里欢快的玩耍。

    孟大金家的和孟氏满脸宠溺笑容的看着他们。

    孟倩幽从外面走进来。

    三个小人儿喊着:“姑姑”,齐齐伸出小手,朝她跑了过去。

    孟倩幽面带笑容的一一抱起他们亲了一下,几个小人儿似乎得了莫大的奖励,咯咯笑个不停。

    孟氏看到已经变成老姑娘的孟倩幽,脸上的笑容淡下去一些。

    孟倩幽摸了摸几个小人儿的头,道:“去玩吧,等姑姑去镇上的时候给你们买好吃的。”

    三个小人儿欢快的应声,离开她的身边,结伴去旁边玩耍。

    孟大金家的笑容未减:“幽儿回来了,今天店里的生意怎样?”

    孟倩幽走到两人面前,说道:“还好,新的掌柜的已经上手了,以后我就不用天天过去了。”说完又道:“对了,大伯母,孟义哥让人捎了信回来,说一切都好,让您不用担心。”

    自从两年以前,孟义就开始被孟倩幽派去各地开分店,一年有大半的时间不回家,孟大金家的已经习惯了,闻言点了点头:“你回信的时候,告诉他家里也都好,让他不用挂念,安心的把事情做好就行。”

    孟倩幽笑着应声。

    孟氏望着笑颜如花的女儿,想着孟逸轩这四年来没有来过只言片语,心里的沉重压的她喘不过气来,脸上的笑容也有些不自然了。

    自从过了十六岁之后,孟氏经常对自己露出这中担忧的神情,孟倩幽已经习惯了。蹲在孟氏面前,浑不在意的说道:“娘,你是不是又在发愁我都十八了还没嫁出去?”

    孟氏脸上的笑容在也维持不住,完全淡了下去,深深叹了一口气:四年前,孟逸轩在女儿房里过了一夜的事情,被有心人传扬开来,这方圆几十里内的人们,几乎都知道了孟倩幽是孟逸轩定下的世子妃,再没有一个人敢上门提亲,别人家的女儿长大十六就嫁了,而孟倩幽今年都十八了,都成了老姑娘了,孟逸轩这四年却杳无音信,连只言片语都没有。孟氏做梦都担心他被京城的那些大家闺秀迷了眼,忘了孟倩幽,那样的话,女儿这一生就真的完了。

    孟倩幽见孟氏不语,知道她又多想了,煞有其事跟她逗趣:“娘,你看你,好好的一个大美人,整天唉声叹气的,不但脸上长出了皱纹,连头发都白了好几根了。”

    孟氏被她逗笑,“噗嗤”一声笑出声来,嗔怪她:“你这孩子,也不知道哪里学来的这些说辞,天天拿娘来开心。”

    孟大金家的满脸羡慕:“弟妹,有这么一个贴心又能干的女儿,你就知足吧,哪里像我,就只有两个儿子,好不容易盼着他们成亲生了孩子了,又一人生了一个小子,我这盼女孩盼的眼珠子都绿了。”

    孟倩幽顺势说道:“大堂嫂不是又有了身子了吗?您放心,这次绝对是闺女。”

    孟大金家的高兴的往孟倩幽面前凑了一些,兴奋的小声问她:“你给英子号过脉了?确定她怀的是女孩?”

    孟倩幽微微一愣,随即笑着摇头:“没有,我只是瞎猜的。”

    孟大金家的坐回身体,失望的说道:“猜的呀,我还以为你给她把过脉,确定是个女孩呢。”

    孟倩幽失笑:“大伯母,别人家都盼着是个男孩,怎么到你这里就反过来了呢?”

    孟大金家的笑着向往的说道:“你不知道,这些年,大伯母看着村里有女孩的人家,长大了和自己的娘亲亲热热,搂搂抱抱的说话,羡慕的不行。总想着我们家要是也有一个这样的女孩子,也和我这样的亲热。”

    孟氏插了嘴:“大嫂,不用羡慕,英子这次怀的肯定是个女孩,你就等着高兴吧。”

    孟大金家的脸上又布满了高兴地神情:“既然你们都这样说,那就一定是女孩,今天回去以后,我就开始做几套花衣服,给我的宝贝孙女穿。”

    英子才有了两个月的身子,现在就要做衣服,可见孟大金家的心情有多么急迫。孟倩幽实在是受不了她们了,赶紧起身,找了个借口说道:“快到发工钱的时候了,我到屋里去核对一下工钱。”

    这是大事,孟大金家的对她挥挥手:“去吧,一会儿我也该带着这两个小崽子回去了。”

    孟倩幽一脚踏进门内,脸上一直维持的笑容就垮了下来,等回了自己的屋子里,在椅子上坐定,从怀来拿出一封信来,打开,又仔细的看了一遍,信的内容和前几年一模一样,只用英文写了几行字:我很好,你不用挂念,安心的等我长大。

    把信放在桌子上,沉默的看了它半晌,才起身,打开箱子,拿出了另外的三封信。没错,四年了,孟逸轩只是在每年的他离开的那一天给她捎一封信过来,而信的内容,一模一样,一个单词都没有改变。

    把这四封信一字排开放在桌子上,看着四张一模一样的用纸,没有任何差异的内容,孟倩幽都怀疑那个腹黑的妖孽是不是当年走的时候,就写好了信,托付给了别人,让他在这一天的时候,给她送来。

    想到当年他那句话说出口后,院子里传来的下饺子似的:“噗通,”“噗通”倒地的声音,孟倩幽的嘴角浮起一抹微笑,喃喃自语:“四年了,你也该长大了。”

    而远在京城的已经长大了的某位俊美无双的世子,也在同时的遥望着远方,喃喃自语:“幽儿,我已经长大了。”

    孟倩幽把信仔细的收好,宝贝似的放在箱子里,锁好。刚拿出账本,准备核对一下账目,外面院子里却传来一到急切的问声:“太太,我们东家在吗?”

    没等孟氏回答,孟倩幽扬声对外面问道:“什么事?”

    伙计慌乱不安的声音传进来:“东家,不好了,有人在店里吃了咱的土豆粉,中毒了!”

    孟倩幽“噌”就站了起来,连账本都没来得及合上,就快步走到外面,急声询问伙计:“怎么回事?”

    伙计惊吓过度,一副要哭出来的样子:“今天,您离开店里不久,就有几人过来吃饭,没想到吃到半路,那几人突然抱着肚子疼的在地上打滚,掌柜的吓了一跳,急忙让人喊来大夫为他诊治,大夫说他这是中毒了。”

    “那人现在怎样?”孟倩幽着急的问。

    “已经抬去医馆了,大夫说幸亏看的及时,否则他们的性命就不保了。镇长大人派人过来查看了一番,说是他们吃的土豆粉里有毒。”

    孟倩幽心神一凛,吩咐伙计:“走!”说完就大步的朝外走去。

    伙计慌慌的跟在后面。

    孟氏和孟大金家的被这突然的变故吓呆了,直到孟倩幽走出门外了才反应过来。

    孟氏急慌慌的起身:“大嫂,你照看一下孩子,我去作坊里喊贤儿过去看看。”

    孟大金家的也慌乱的点头:“你快去。”

    孟氏几乎一路小跑的跑到作坊门口。

    吴大看到她慌里慌张的过来,猜到出了什么大事,欲开口询问,孟氏对他摆手,气喘吁吁的说道:“快,喊贤儿出来,我有急事找他。”

    吴大不敢怠慢,跑着进去,把孟贤喊了出来。

    孟氏一见他出来,急忙说道:“刚才店里的伙计来传信,说有人吃了咱的土豆粉中毒了,你妹妹已经赶了过去,我不放心,你也赶快跟着过去看看。”

    土豆粉店开了四年了,还从来没有出过这样的事情,孟贤闻言也是大惊,对孟氏道:“娘,您先别担心,我这就赶过去看看到底是怎么回事。”说完,吩咐吴大去找文彪,让他收拾好马车在作坊外等着。

    吴大几人也把话听到了耳朵里,慌得不行,当下就快速的找到文彪。

    文彪很快把马车收拾好,孟贤劝慰了孟氏几句后,坐上马车,心急如焚的催促他快点赶去镇上。

    孟倩幽也是着急,坐在伙计赶的马车里不停的催促伙计赶的快一些。

    伙计一个劲的挥鞭驱赶马儿,马儿吃痛,跑的飞快。半个时辰就到了土豆粉店前。

    有人吃了土豆粉中毒的消息,不一会儿就在镇上传开了,来看热闹的人将土豆粉店围的严严实实。对着里面指指点点,议论纷纷。

    孟倩幽下了马车,所有的人都认得她是东家,自动给她让开了一条道路。

    走进店内,看到几名衙役正一脸严肃的站在放了三碗土豆粉的桌子旁。

    掌柜的手足无措,不停擦拭滚下来的汗珠,看到孟倩幽进来,连忙走到她面前,颤抖着声音说道:“东家,你可来了。”

    “那几人现在情况如何?”孟倩幽的声音冷静,不见丝毫的慌乱。掌柜的害怕的心情,奇异的被安抚了下来,深喘了一口气,道:“人已经没事了,不过他们的家里人刚才过来了一趟,要求我们赔偿。”

    孟倩幽也暗自松了一口气,吩咐掌柜的:“你派人去告诉大夫,让他们用最好的药,尽量别让几人留下后遗症。”

    掌柜的应声,叫过来一边的伙计吩咐几声。

    伙计点头,快步跑了出去。

    围观的众人听到孟倩幽的话,又是一阵议论,心里对这个小姑娘的更加的敬佩。

    孟倩幽想到桌前的几个碗里看一下,被一名衙役伸手拦住,公事公办的说道:“姑娘,这是最重要的物证,请不要随意碰触。”

    孟倩幽微微蹙了下眉头,道:“我略懂些医术,想要查看一看,到底是哪里出了问题。”

    衙役依然拦住他:“大夫已经验过了,这几碗土豆粉里确实有毒,我们奉镇长大人的命令在此守着,他跟着中毒的几人去了医馆,稍后便回来。姑娘还是别难为我们几人了。”

    自从四年前换了一位刚正不阿的镇长以后,衙役们也被他训练成了公事公办的样子,凡事没有个变通。孟倩幽没法,只得等着镇长的到来。

    镇长还没到,三名衣衫褴褛的妇人却冲了进来,看到孟倩幽在场,齐齐往地上一坐,嚎哭起来:“我的老天爷呀,家里的顶梁柱倒了,这让我们一家老小怎么活呀?”

    “我们只不过是来吃碗土豆粉,怎么就遭遇了这样的横祸呢?”

    “这黑心黑肺的东家呀,连坏了的东西都拿出来卖,简直丧尽天良呀。”

    三个妇人边哭边数落着骂。

    围观的众人看他们的穿戴,料想肯定是贫苦人家的人,这不知是攒了多少时日才攒了一些铜板过来吃碗土豆粉,没想到却中了毒,心里对他们都产生了同情心。

    孟倩幽见他们的穿戴破烂,不像吃的起土豆粉的人,心里产生了一丝怀疑。又听几人上来不分青红皂白。撒泼似的坐在地上开始闹腾,心里的这种感觉更甚,便没有吱声,看几人能哭闹到几时。旁边的掌柜的动了动脚,想要过来劝阻,也被孟倩幽不动声色的制止。

    倒是旁边的衙役忍不住呵斥几人:“此事大人自有公断,休要在此喧哗。”

    三名妇人还是惧怕衙役的,立刻止住了哭嚎,却没有起身,而是就地转了一个身,泪眼婆娑的看着围观的众人,用高昂的声音说道:“大家伙快看看呀,这家黑心的土豆粉店,用坏掉的土豆做成了土豆粉,卖给人们吃,我家那口子倒霉正好碰上,差点丢了性命。我奉劝大家以后千万别在过来吃了。”

    孟倩幽的眉头深深的皱起,心里的怀疑越来越重。

    掌柜的却急了眼,大步走到那名妇人面前,着急的辩解:“你不要胡说八道,我们的土豆粉都是用新鲜的土豆做成的。”

    这名妇人看他过来,泪眼里闪出了一道精光,虽然转瞬即逝,却被一直注意着她们的孟倩幽看个正着。

    妇人似害怕掌柜的,故意往后退了一下身体,依然用高昂的声音对着众人说道:“大家看看,他这是恼羞成怒了,看来我说的没错,他们就是用坏的土豆做成的土豆粉,大家以后还是不要过来吃了。”

    围观的众人发出阵阵的议论声,说什么的都有。

    掌柜的没想到自己一时情急反倒被人抓住了把柄,气急之下还要在强辩,孟倩幽清脆好听的声音响起,一针见血的问这名妇人:“请问,镇长大人还没有公断,你是如何知道我这土豆粉是用坏掉的土豆做的呢?”

    妇人似乎没有想到她会这样问,稍微愣了一下,随即眼神闪烁的说道:“我、我猜的。”

    孟倩幽丝毫不相让,步步紧逼:“既然是你猜的,就不应该说出来,可现在却你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这么笃定的说出来,恐怕事情的真相不像是你说的猜的吧。”

    妇人没想到孟倩幽一句就道破了她的用意,吃惊的回头瞪大了眼睛看向孟倩幽。

    见孟倩幽正是笑非笑的看着她,好像洞悉了一切,心里一颤,心虚的撇开眼睛,虚张声势的一拍大腿,哭嚎声又起:“大家快看看,我只不过是实话实说,想要为我们那差点丢掉命的当家的讨回一个公道,好心好意的劝阻大家以后不要过来吃土豆粉了,免的中了毒,丢掉性命。这个小丫头却怀疑我们有别的目的,这真是贼喊捉贼,冤屈死我们。”

    不等围观的人有反应,孟倩幽的冷冽充满威胁的声音再次响起:“如果真的是我们土豆粉有问题,从此以后我就关了这个店,不再出现在镇上,如果是有人敢背后下黑手,故意诬陷我,即使他不死我也要再喂他一颗毒药,成全了他的心思。”

    ------题外话------

    感谢亲人们踊跃投票,谢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