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章 背后指使,意欲何为?(二更)
    那名妇人人听了她的话,身子不禁打了一个冷颤,这次是真的吓得往后缩了缩身体。

    几名衙役面无表情的站在桌子旁,对这一切毫不理会。

    而围观的众人听了她的话,却一下子炸了锅,议论的更加热烈。

    孟倩幽任他们议论,不语理会,静静的坐在凳子上,等着镇长的到来。

    那三名妇人似乎被吓到了,再也没敢大声哭嚎,缩着身子坐在地上一动不敢动。

    孟贤随后也赶到,下了马车后,快步走进屋里,急声问孟倩幽:“小妹,事情怎么样了。”

    孟倩幽安慰他:“大哥不用担心,那几人没有性命之忧,我正等着镇长大人过来查看一下,他们几人到底是怎样中的毒?”

    孟贤转头就往外走,边走边道:“你在店里等镇长大人,我去医馆看看。”

    孟倩幽在后面叮嘱:“大哥,小心一些。”

    孟贤在门外应声,上了马车后,吩咐文彪去医馆。

    孟倩幽吩咐店内吓傻的众人:“找个地方坐下吧,事情没有查出来,你们也不能轻易的离开。”

    众人恭敬的应声,各自找了个地方坐下。

    掌柜的才来到店里一个月,就出了这样的事情,心里愧疚的不行,走到孟倩幽面前,想要说些什么,被孟倩幽制止住:“这件事与你无关,你不要放在心上,等查明真相以后,你继续做你的掌柜的。”

    掌柜的年岁的已不小了,这些年给好几个东家做过工,没有一个东家会像孟倩幽这样,出了事情,不但不把责任推到他的身上,反而还安慰他。心里顿时有充满了说不出的感激,激动的嘴唇张了张,想要说谢谢,却在看到孟倩幽的眼神时感觉自己说这些都是多余的。遂又把到嘴的话咽了回去,暗暗发誓:这件事过去以后,自己一定会努力的把土豆粉店经营好,来报答孟倩幽的信任。

    镇长在医馆里看中毒的几人没有了性命之忧以后,嘱咐了大夫几句,便走出医馆,在一众衙役的簇拥下,回到了土豆粉店里。

    见他走进来,孟倩幽领着众人起身,恭敬的喊道:“镇长大人。”

    这个镇长是包清河调去京城以前,特意任命的。是个耿直的性子,即使知道孟倩幽和齐王世子以及褚大将军都有瓜葛,也从来没有对她另眼相待过。

    尤其土豆粉店差点出了人命案子,镇长的脸色很不好看,对于她的招呼,也只是面色不虞的微点了下头。

    孟倩幽也没在意,直接提出要求:“镇长大人,我对草药和医术略懂一些,您能否允许我仔细查看一下这三碗土豆粉?”

    这个要求虽有些不合情理,不过,现在情况特殊,早点找出中毒的原因,就能早日完结这个案子,镇长想了一下,点头应允,冲着衙役挥手,示意他们让开。

    坐在地上的一个妇人听孟倩幽提出请求,脸上就浮现了一丝害怕,见镇长竟然应允了,脸色变了几下后,又大声嚎哭起来:“镇长大人,你要给我们做主呀!我们当家的只是过来吃碗土豆粉,就遭到了这样的横祸,差点丢了性命。像这样黑心的店,就不能让它再开下去。”

    剩下的两名妇人也点头附和:“是啊,不能让它在开下去,免得害了别人的性命。”

    镇长刚才在医馆见过他们,知道他们是那几名中毒男人的家里人,便没有呵斥他们。

    见镇长没有阻止,带头的那名妇人来了劲头,也没起身,径直爬到镇长面前,大声嚎道:“镇长大人,这件事很明显了,就是她这个黑心的人用坏掉的土豆做了土豆粉,恰巧被我们当家的吃了下去。您千万要为我们这些小百姓做主,狠狠的惩治他们,让她的土豆粉店再也开不下去。”

    孟倩幽皱起眉头,回头问道:“你一而再,再而三的说是我用坏掉的土豆做成了土豆粉,才害的你的家里人中毒,我到想问问你,这么多人来店里吃土豆粉,为什么只有他们几人中了毒?难道就那么巧的用坏土豆做的土豆粉全被他们几个人吃到了?”

    妇人眼神闪烁,支支吾吾答不上话来。

    镇长呵斥妇人:“现在事情没有调查清楚,你不可胡言乱语,一切等事情明了了再说。”

    妇人吓得低下头,退后了身子。

    孟倩幽走到桌边,用筷子挑起起其中一个碗里剩余的土豆粉仔细的观察了一下后,又放鼻前闻了闻。

    镇长和店里的众人以为外面围观的人全都屏住了呼吸,看她的动作。

    孟倩幽把三个碗里的土豆粉都细细的看了一遍,然后挑起一根土豆粉放进了嘴里。

    众人惊呼。

    掌柜的吓得站起身,脸色苍白的惊呼:“东家!”

    孟倩幽竖起左手阻止他,细细的咀嚼嘴里的土豆粉。

    镇长也是吃了一惊,道:“孟姑娘,你”

    孟倩幽把嘴里的土豆粉吐了出来,吩咐文莲去给她端水过来漱漱嘴。

    文莲应声,慌忙的到厨房舀了一碗凉水递给她。

    漱完口后,孟倩幽擦了擦嘴角,幽幽一笑,往前走了几步,蹲在那名妇人面前,道:“还是不够狠心呀,应该再多下点剂量的。”

    那名妇人眼神闪烁,身子往后缩了缩,离孟倩幽远了一些,才心虚的说道:“你说什么,我听不懂。”

    孟倩幽的笑容没变,道:“你的家里人中了毒,你进了店里以后不是找我索赔银两,而是故意大声嚎叫让我关门,你不觉得这很不合清理吗?”

    妇人被笑的心里发毛,结结巴巴的说道:“我、我、我是为了大家伙着想,这次是我们当家的命大,救回了一条性命,如果下次再有人中毒了,救不回来怎么办?”

    孟倩幽点头:“说的有道理。”

    妇人以为孟倩幽相信了自己的理由,有了底气,挺直了自己的身子。

    孟倩幽接下来的话却让她彻底的瘫在地上。

    孟倩幽道:“不过你们的如意算盘这次可就打错了,你们以为悄悄的在自己的碗中下了毒,嫁祸到我的身上,就可以迫使我关了门吗?”

    她的话落,所有人都大吃一惊。

    就连镇长都吃惊的问:“孟姑娘,你说的可是真的?”

    孟倩幽不再理会妇人,起身,对着镇长点头,道:“这毒是后来才下到碗里的,根本就不是我们的土豆粉有毒。”

    “姑娘为何如此说?”镇长问。

    “大人刚才亲眼看到我吃了土豆粉,如果是我们的土豆粉有毒,那么此刻我也会像那几个吃了土豆粉的男人一样,肚子疼的受不不了。而现在我却安然无恙,说明我们的土豆粉里的毒性小。”

    那名妇人不知道为什么突然聪明起来,大声说道:“那是因为你吃的少,如果你把剩余的全吃了,就会和他们几人一样。”

    “你说的不错,如果我全吃了,肯定会和他们一样。不过,我现在有一个办法,即使不吃土豆粉也会让人变得和他们的症状一样。”孟倩幽道。

    “什么办法?”镇长问。

    孟倩幽端起碗,走到妇人面前,似是诱哄,又似是逼迫的说道:“我刚才吃了一口土豆粉,为了公平起见,现在你和一口土豆粉汤。”

    妇人看着面前的碗,犹如看到了洪水猛兽一般,吓得往后挪了好多步,慌乱的摆着双手:“我不喝!我不喝!”

    孟倩幽端着碗往前紧逼了几步,道:“你放心,我会医术,即使你肚子疼受不了,我也可以保你死不了。”

    妇人狂猛的摇头。

    孟倩幽沉下脸色:“我好声好气的对你说,你却不喝,是不是想让我吩咐人给你灌下去?”

    妇人的脸色一下子变得发白了,急忙冲着镇长大喊:“镇长救命呀!镇长救命呀!”

    镇长呵斥孟倩幽:“孟姑娘,你这样做就过分里,你明知道汤里也可能有毒,你还逼迫无辜的妇人喝下,即使你身后的靠山再大,敢当着我的面作恶,我也是不会轻饶你的。”

    孟倩幽起身,面色不改的说道:“大人说错了,我并不是非要逼迫她喝下这土豆粉汤,而是试探一下,她知不知道这汤里的毒比土豆粉里的毒性大?”

    镇长似乎明白了什么,问:“你的意思是说,这是他们在土豆粉端上来以后才下的毒,由于土豆粉比较筋道,毒性一时半会浸不进去,所以汤里的毒性要比土豆粉里的毒性大?”

    孟倩幽点头:“大人说的没错。正是这样,所以我刚才试探了她一下,果然,她早就知道汤里的毒性大,才不敢喝下去。”

    妇人急忙爬到镇长大人面前辩解:“镇长大人,不是这样的,我只是怕喝了汤以后和我们当家的人一样,那样我们一家老小就没人照顾了。”

    孟倩幽哼了一声,道:“好个冠冕堂皇的理由,看来是你们一开始就计划好了事情败露后怎么说。”

    妇人死不承认:“没有,绝对没有,我真的是这样想的,实话实说,绝不敢欺瞒大人。”

    “既然如此,那我问你,你进门后,为什么直接就说我们是用坏掉的土豆做的土豆粉,你是家里买过土豆了,还是你种过土豆?”孟倩幽问。

    妇人看了镇长一眼,见他面色不虞,慌忙说道:“我猜的,平日家里坏掉的东西如果我们吃了我就会肚子疼,所以我才猜测你们是用坏掉的土豆做成了土豆粉。”

    孟倩幽冷笑一声:“好个你猜的,看来你是你不见棺材不落泪了。”

    到了这种程度,妇人仿佛已经看到了自己的下场,反而不害怕了,对着孟倩幽叫嚷:“你不要以为你家里有银子,就可以任意的欺辱我们这些穷苦人,我告诉你,公道自在人心,是非对错,人们心里自有公断。你想要依靠权势来逼我们这些可怜的人屈服,我告诉你,门都没有,就算是爬着告到县令大人那里,我也要为我们当家的讨回一个公道。”

    这话说的就有深意了,不仅博取了人们的同情心,还暗喻镇长偏私,纵容孟倩幽对她的逼迫。

    围观的人们顿时发出激烈的议论声。

    孟倩幽却皱起眉头,这女人不像是识字的人,却能说出这样的一番话,看来背后指使之人没少下工夫,只是不知道他这么急迫的想要逼迫她关了土豆粉店,目的是什么?

    镇长自然也听出了妇人话中的意思,心中恼怒,厉声呵斥妇人:“大胆妇人,休要胡言乱语,等事情调查清楚了,我自会有公断。”

    妇人却更加的不管不顾起来,趁机躺在地上撒泼:“老天爷呀,我没法活了,当家的差点被毒死了,还没有人给个公道,现她又有逼迫我喝有毒的土豆粉汤,这心肠也太狠毒了。这样的人就活该做个老姑娘,一辈子嫁不出去。”

    孟倩幽都十八了,还没有嫁出去,虽然人们没有当面说她,背后议论的也是不少,听到妇人的话众人齐齐担心,孟倩幽恼怒之下会不会让人暴揍她一顿。

    没想到孟倩幽不但没有恼怒,还微微一笑,道:“你背后指使之人连这个都拿来做文章,看来是黔驴技穷了。”

    镇长上任四年以来,还没有碰到过那个大胆的妇人敢在他面前撒泼的,恼怒的不行,呵斥道:“无知妇人,竟然在我面前撒泼,你是想挨板子吗?”

    妇人本来就是虚张声势,听镇长恼怒之下要让人打她板子,嚣张的气焰一下子就没了,一骨碌爬起来,躲在另外两个妇人的身后。

    另外两名妇人已经被这变故弄糊涂了,一直动也不动的坐在地上,直到那名妇人躲在了她们的身后才缓过神来,冲着孟倩幽怯怯的问:“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孟倩幽见两人的样子,料定他们是不知情,便说道:“这你们就得问她了。”

    这两名妇人也不是傻子,隐约感觉事情不简单,齐回头问身后的妇人:“张狗家的,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什么怎么回事?这不明摆着吗?咱们当家的可还在医馆里躺着呢。”妇人急声回道。

    一名妇人看她的眼神里充满了怀疑:“张狗家的,你刚才找我们的时候可不是这样说的,你说我们来了以后,多给她们要点赔偿的银子,可没有说要逼着他们的店关门。”

    张狗家的眼神闪了闪:“我这不是气不过吗?才多说了几句,你们也都看到了这个黑心的东西竟然要让我喝下有毒的汤。”

    孟倩幽的声音响起:“我都敢吃土豆粉了,你为什么不敢喝汤,那是因为这毒就是是你男人下到他们的碗里的。你事先知道这毒在热汤里融化的快,汤里的毒性大,所以你才不敢喝汤的。”

    她的话落,周围一片寂静。

    就连镇长都一时没有反应过来。

    “你胡说,你这是反咬一口,我们绝对没有下毒。”妇人心虚的嚷道。

    “是吗?”孟倩幽冷冷一笑,冷冽的问道:“既然如此,你敢不敢当着镇长喝和大家伙的面,喝一口汤试试?”

    妇人吓得有些口不择言:“我不喝!我凭什么要喝,要喝也是你这个恶毒的女人喝。毒死你最好。”

    另两名妇人惊醒过来,齐声喝止她:“张狗家的,万不可乱说。”

    可是已经晚了,孟倩幽已经沉下了脸色,端起其中的一碗土豆粉,走到她面前,恶狠狠的说道:“今天这汤你喝也得喝,不喝我就让人给你灌下去。”

    妇人吓得尖叫往后挪身体。

    围观的人同情的看着她。

    镇长也沉下了脸色,正准备呵斥孟倩幽,一个男人打抱不平的声音从众人身后传来:“你这样逼迫一个无辜的妇人,太过分了。”

    孟倩幽心中却一喜,暗道:“终于出来了!”

    ------题外话------

    又一个新的精彩篇章拉开了序幕,敬请期待

    感谢7069打赏5颗钻石

    感谢137**223打赏66多花花

    感谢暖心打赏100书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