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章 揭穿(一更)
    话落,从人群的后面走出来一个三十多岁的男人,腰背挺直,目露精光,走路带风,几步就走到孟倩幽面前,完全以一局外人的身份说道:“我已经在外面看了有一会儿了,你这小丫头做的太过份了,这位妇人只不过是气急之下,说了几句不该说的话,你何苦这样为难她?”

    从他走过来,孟倩幽就不露声色的打量他,听完他的话,眯了下眼睛,问:“你是?”

    大汉回道:“我就是个过路的,看到这边人多,就过来瞧一瞧,没想到正好看到你逼迫这夫人喝这有毒的汤,我便没有忍住,出来替她抱个不平。”

    孟倩幽微点头,道:“不知你看到我刚才吃土豆粉没有?”

    “看到了,那又如何?”大汉问。

    “同样是有毒的东西,为什么我能吃她却吃不得?”孟倩幽问。

    大汉道:“这不一样,刚才你不是说过了吗?你会医术,知道怎么样入口才能不被毒到,而她不行,她只是一名普通的妇人,如果真的喝下这有毒的汤,说不定会和她的家里人一样腹痛难忍的。”

    孟倩幽抓住他话里的语病,紧声逼问他:“你怎么知道他的家里人腹痛难忍呢?你当时看到了?”

    大汉只是稍微一窒,便立刻回道:“这不是你们刚才说的吗,我听到了。”

    孟倩幽为点头,道:“我们确实说过这样的话。”

    大汉明显的松了一口气。

    孟倩幽转移了话题,冷不丁的问了他一句:“听你的口音不像是本地人,不知你因何会到了清溪镇,还恰巧看到这一幕?”

    大汉这次愣了一下,很快的就反应过来,顺着孟倩幽的话说道:“不错,我不是本地人,今日来清溪镇探望亲戚,恰巧看到这一幕,我这人性子直,实在是看不下去了,才出来为她说句公道话。”

    “不知道你的亲戚家在哪里,你要是找不到的话,我可以派人送你过去。”孟倩幽好心道。

    大汉似乎没想到她不按套路出牌,一直追问自己,有些气恼:“你这小姑娘是怎么回事,我的亲戚家我自然是找的到,我现在是在为这位妇人抱不平,想着你们不要在逼迫她喝那带毒的汤,你却一再追问我,是什么意思?难不成你是因为我阻止了你这种欺负人的行为,想要派人追到我的亲戚家去报复。”

    他的话说完,围观的众人发出一阵抽气声,齐齐同情的看着大汉,显然他们是把大汉的话当了真。

    孟倩幽却没有恼怒,反而笑着问他:“你怎么知道我有这样的想法?”

    大汉彻底的被噎住,愣在了当场。

    孟倩幽收起笑容,冷冷的看了他一眼,转身对镇长说道:“镇长大人,既然有人出头,说我们处事不公,那我们就领着众人一起,移步去医馆,我亲自找出证据给大家看。”

    镇长点头:“也好,如果今天孟姑娘能够找出证据,是他们自己投的毒,我一定不会轻饶了他们。但是如果姑娘找不证据,那从今天开始你这店就关门吧。等着什么时候事情调查清楚了,证明与你们无关,你们再开门。”

    孟倩幽点头:“一切听大人的安排。还请大人让人把这几碗土豆粉也端上。”

    镇长挥手示意衙役把土豆粉端好,又命令三位妇人:“你们几个也跟着过去,看个明白。”

    说完,率先迈步往门外走去。

    那位大汉转身也要往外走。

    孟倩幽喊住他,笑着说道:“既然你觉得她们可怜,是我仗着有银子欺辱她们,那你也随着我们去一趟医馆吧,等事情弄清楚了你再去亲戚家。”

    大汉退后一步:“天色不早了,我那亲戚家里这里还有好几十里路,我再不走,恐怕天黑以前也到不了。”

    说完,大步往外走。

    孟倩幽给店里的两个伙计使了一个眼色。

    两个伙计意会,大步上前,拦在了大汉的面前。

    大汉见他们两人虎背熊腰,脚步沉稳,一看就是有功夫的人,目光一闪,运足力气,高声惊喊:“你们要做什么?难不成现在就要报复?”

    围观的众人已经转头正要随着镇长去医馆看热闹,听到大汉的惊喊,齐齐回过头来,看到两名伙计拦在大汉的面前,又退回到了门口。

    孟倩幽面露微笑:“做事要有始有终,你既然出头替他们抱不平,那你就应该弄明白事情的真相以后再走。你现在这样半路走开,是不是不合常理呢?”

    大汉出声强辩:“我哪里是要半路走掉,我是因为亲戚家路远,才不得不早些走的,如若不然,我非得跟你过去看了明白不可。”

    “这事你不用着急,我这店里有马车,等弄明事情的真相后,我派人送你回去。”

    大汗拒绝:“不用了,我素来不喜受人恩惠,我走过去就行了。”

    孟倩幽笑着摇头,道:“巧了,我这人素来喜欢帮助人,如果对方不接受,我就会不高兴,如果我不高兴的,我自己都不知道自己会做出什么事情来。”

    “你?”大汉被噎住。

    孟倩幽命令两名伙计:“这位好心人是外地人,对清溪镇不熟,你们两个寸步不离的送他去医馆,免得他迷了路。”

    “是,东家。”两名伙计应声,对大汉做了一个请的姿势,口气有些不善的说道:“走吧,我们送你过去。”

    大汉见孟倩幽态度强硬,知道自己不跟着去不行了,便不输架势的说道:“去就去,我倒要看看你到底是如何找出证据的?”人群的最后面有一名大汉把刚才的情形全部看在了眼中,看这名大汉实在是脱不了身,就急忙转身走进对面的聚贤楼的二楼的一个雅间里,敲了敲门。

    门被打开,里面坐着一个年轻的公子正在把玩着手里的茶杯,周围站着十多个精壮的大汉。

    这名大汉进门,对着年轻的公子行了一个礼,恭敬的说道:“二公子,贺二被他们带去医馆了。”

    年轻的公子气得把杯子放在桌子上:“没用的废物,连这点小事做不好!”

    屋内众人吓得连大气也不敢出。

    公子好一会儿才收起了自己的怒气,沉声站在身侧的一名大汉:“贺一,那个小丫头回去的路线打探清楚了没有?”

    贺一恭敬的回道:“打探清楚了,清溪镇到黄庄只有一条路可以走。”

    年轻公子点头:“好,我今天就要看看,这个让他惦记了好几年的老姑娘有多厉害。”

    随后又吩咐眼前一直弓着身子的大汉:“贺六,你跟着去医馆看看,如果那个臭丫头真的找出了证据,等贺二脱了身后,你们俩把那拿了银子办不好事情的刁民处理了吧。”

    “是,二公子。”贺六应声后退了出来,疾步朝着医馆走去。

    镇长领着众人来到了医馆,孟贤安慰完中毒的几人后,正在详细的询问几人的情况。看到镇长过来,急忙走上前来见礼:“镇长大人。”

    镇长略点了一下头,道:“孟公子,他们几个怎样了?”

    孟贤回道:“大夫说几人已经没什么大事了,回家休养一段时间就好了。”

    镇长点头:“如此最好,只要没出人命,以后的事情都好说。”

    孟贤也是感到万幸,附和:“大人说的对,如果他们真的出了什么事情,不但我们家的土豆粉店开不成了,就连我们作坊里制作出来的东西也会受到影响。”

    孟倩幽也走进医馆内,后面两名伙计陪着贺二走了进来。

    “小妹,他们几人已经没事了,我正要回店里跟你说这个事情呢。”孟贤说道。

    孟倩幽回他:“我刚才仔细查看了一下他们没有吃完的土豆粉,找到了一些他们中毒的证据,想过来跟他们证实一下。”

    孟贤指着他身后的贺二疑惑的问:“那他是”

    孟倩幽笑着回道:“他是一位看不过我的作为,站出来仗义执言的好汉,他不认识来医馆的路,我就让伙计带他过来了。”

    孟贤听得越发糊涂:“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我怎么听不明白呢?”

    “这事稍后我再给大哥细说,那几个中了毒的人在哪,我想问他们几个问题。”孟倩幽问。

    孟贤指着一道帘子说道:“在这后面,歇息呢。”

    孟倩幽示意押着贺二的一名伙计上前打开帘子。

    大夫过来阻止:“孟姑娘,他们三个折腾了的不轻,都快虚脱了,现在好不容意睡着了,你就不要打扰他们了,让他们好好的休息一下。”

    孟倩幽道:“大夫,我知道他们三个受了不少的罪,可是这件事关系到我的土豆粉店能不能再开下去,我必须要尽快的弄清楚,还麻烦您叫醒他们。”

    大夫不愿。

    镇长开口:“此事关系重大,需尽快调查清楚,你还是叫醒他们吧。”

    大夫无奈,上前把遮挡三人的帘子打开。

    三人脸色苍白的出现在众人面前。

    帘子一被打开,被几人的说呼声吵醒的三人,挣扎着要做起身给镇长见礼。

    镇长阻止他们:“你们身体虚弱,别再乱动了。”

    几人谢过以后,就老老实实的躺回了床上。

    孟倩幽细细观察了几人,看到一人比其他两人脸色要好一些,心中有数,直接问其他两人:“看你们的穿戴,不像是吃的起土豆粉的人,不知是何原因让你们花费这么多的银钱去吃土豆粉?”

    其中一人虚弱的回道:“我们确实是吃不起,只是今天张狗子找到我们,说是自己发了一笔小财,想请我们去吃土豆粉。我们一时贪嘴,跟着他过来了,没想到却碰到了这样的事情,吃了有毒的土豆粉。”

    孟倩幽问:“你们怎么就能笃定是土豆粉有毒呢?”

    另一人不满的说道:“孟姑娘,你这样说就不对了,我们是吃了土豆粉以后,才腹痛难忍的,不是土豆粉有毒,难道使我们自己预先吃了毒药后,跑去你的店里讹诈你。”

    好不容易吃了一次土豆粉,却差点送了命,孟倩幽理解他的心情,没有跟他计较,语气平和的说道:“我没有这个意思,我只是想说,我这土豆粉店开了四年了,吃过的人不少,为什么别人都没有事情,偏偏就你们几个吃了以后中毒了呢?”

    张狗子撇了撇嘴也说道:“谁知道呢,也许是我们几个倒霉呗,恰好吃了你们用坏掉的土豆做成的土豆粉。”

    听他这样说,孟贤有些着急:“你不要胡说,我们绝对不会做那样黑心的事情。”

    张狗子反驳:“我们没有看见,你当然可以随意的这样说了。”

    孟倩幽一针见血的问:“你看到我们用坏掉的土豆做土豆粉了。”

    “我又不是你里面的工人,我怎么会看到。”张狗子回道。

    孟倩幽追问:“你没看到你为什么这么笃定我们是用坏掉的土豆做成的土豆粉?”

    张狗子眼神闪烁,语气低了下去:“我、我猜的。”说完语气立刻又提了出来,理直气壮的反问:“如果你们不是用坏掉的土豆做的,为什么我们会中毒呢?”

    孟倩幽的声音冷了起来:“这也正是我要问你的?你为什么要往土豆粉里下毒?是谁指使的你?”

    孟倩幽的话说完,屋内一片寂静,所有的人都长大了嘴巴,不可置信的看着她。

    张狗子更是被她的这句话吓懵了,眼睛瞪的大大的,嘴巴张了又合,合了又张,愣是没有说出话来。

    孟倩幽用那双洞悉了一切的眼睛看着他。

    张狗子终于艰难的发出了声音:“你、你不要血口喷人,我什么都没有做过。”

    “镇长大人,请您吩咐衙役把他们吃剩下的三碗土豆粉端过来。”孟倩幽请求。

    镇长回神,点头,挥手示意衙役。

    三名衙役分别端着土豆粉过来。

    孟倩幽道:“麻烦你们把碗端到他们的面前。”

    衙役照做。

    孟倩幽指着三碗不同口味的土豆粉对三人说道:“如果我说,这里面的哪一碗是张狗子吃的,你们相信不相信?”

    两人摇头,一人开口说道:“不相信。”

    孟倩幽指着其中的一碗土豆粉,笃定的说道:“这一碗绝对是张狗子吃的。”

    另外两人再次瞪大了眼睛,同时不置信的问:“你怎么会知道?”

    孟倩幽回道:“因为这毒就是张狗子下到你们碗里的,目的是为了嫁祸于我,逼着我的土豆粉店关门。可是他却给自己的碗里下的毒少,给你们的碗里下的毒多,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你们俩的症状也肯定比他厉害的多。”

    没等两人说话,大夫出口证明:“他们两人的症状确实要严重一些,如果再晚送来一炷香的功夫,他们的命也就不保了。”

    大夫的话最让人信服的,两人一听,不知哪里来的力气,从床上爬起身,怒问张狗子:“孟姑娘说的是不是真的,真的是你在我们碗里下的毒?”

    张狗子一个劲的摇头:“不是,怎么会是我干的,我们关系那么好,我怎么会害你们?”

    孟倩幽揭穿他:“那是因为你为了让人信服,而故意邀请毫不知情的他们一起过来吃土豆粉的。”

    张狗子急声反驳:“你胡说八道,我们平日里是最好的兄弟,我怎么会做出这样丧尽天良的事情。你就是为了推卸责任,不愿赔偿我们的银子,才这样诬蔑我的。有本事你拿出真凭实据来。”

    孟倩幽撇了一下嘴角:“证据很好找,剩余的毒药想必还在你的身上,只要让人搜一下你的身就知道了。”

    “凭什么要搜我的身,我不同意,你们不能这样做。”张狗子也不虚弱了,大声尖叫。

    ------题外话------

    跟各位亲说声对不起,由于电脑操作失误,把已经码完的第二章,给弄丢了。我正在拼命码字,一点左右应该能够发出。真心说声对不起

    恭喜ipeggy荣升解元,感谢亲的陪伴和支持,谢谢!

    感谢oo818打赏5朵花花

    感谢贤打赏100书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