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章 半路遇袭 (二更)
    张狗子家的趁机扑倒他身上,抱着他嚎哭:“当家的,你怎么这么命苦呀,只不过过来吃碗土豆粉,就遭遇了这样的横祸,还被人诬陷是你下的毒,这个世道还有没有公理呀?”

    真相马上就要查出来了,张狗子家的却出来捣乱,镇长气得呵斥她:“够了,别再嚎哭了,如果不是你们下的毒,本官自会给你们一个公道,如果是你们下的,你到了大牢里在嚎哭也不迟。”

    张狗子夫妇吓得同时瑟缩了一下身子。

    张狗子家的更是害怕的离床边远了一些。

    不用孟倩幽请求,镇长吩咐领命衙役:“你们过去搜一下他的身上,看能否找出证据?”

    两名衙役上前,孟倩幽阻止了他们:“不用了,现在张狗子身上没有毒药了。”

    听孟倩幽一会儿一个说辞,镇长有些气怒,语气严厉的说道:“孟姑娘,你这一会儿说有,一会儿说没有的,你莫不是耍着我玩吧?”

    孟倩幽道:“大人稍安勿躁,我刚才说张狗子身上又剩余的毒药,确实不假,而我现在说他身上没有了也没有说错,因为就在刚才她嚎哭的时候,张狗子已经趁着在场的人没有在意,把剩余的毒药塞到张狗子家的身上了。”

    张狗子家的脸色一下子变白了,强撑着叫嚣:“你胡说八道,我们身上根本就没有毒药。”

    孟倩幽冷哼一声:“你们自以为做的天衣无缝,没有人看到,可偏偏被我看在了眼里,我再给你个机会,你乖乖的把毒药交出来。”

    张狗子家的眼珠一转,看了看周围的人,死不承认:“我没什么可交的,有本事你让人搜我的身呀,看我的身上有没有?”

    孟倩幽了解她心中所想,衙役们都是男人,自然不会众目睽睽之下,去搜一个女人的身,而孟倩幽作为当事人,更加的不能,万一要真的搜出毒药来,张狗子家的反咬一口,到时恐怕镇长也不好判断到底是谁的身上藏有毒药。所以张狗子家的才有恃无恐,叫嚣着让人去搜身。

    孟倩幽对着张狗子家的微微一笑。

    张狗子家的心里不知为什么升起一股不好的预感。

    果然,孟倩幽走到其余领命妇人面前,说:“刚才我说的话你们也都听到了,不知你们愿不愿意帮我去搜她的身,还我一个清白,还你们当家的一个公道?”

    两名妇人对看一眼,没有犹豫的点头:“愿意。”

    孟倩幽许诺她们:“好,如果你们从她的身上搜出了毒药,证明了我的清白,你们当家的治疗所花的医药费我全包了,如果你们没搜出,也不要紧,不但他们的医药费我报包了,我还赔偿你们一些银子,作为他们暂时不能劳作的损失。”

    没想到一名妇人却不卑不亢的回道:“孟姑娘,我们只所以答应帮你搜张狗子家的身,是因为我们想知道他们到底是不是真的给我们当家的下了毒。与你赔偿给我们医药费无关。”

    另一名妇人点头附和:“冤有头债有主,如果真的是他们下的毒,这医药费我们自然会让他们掏,如果不是,该给你要的,一个铜板我们也不会少要。”

    说完两名同时朝着张狗子家的走过去。

    张狗子家的一边往后退缩身体,一边还不忘抹黑孟倩幽:“两位嫂子,你们可别上了她的当,这恶毒的丫头,心眼多的很,我们一旦意见不合了,她可以趁机少赔偿给我们一些银子”

    两名女人站在她身体的一前一后,堵住了她的去路,她面前的女人说道:“狗子家的,如果你的身上真的没有毒药,你就老实的让我们搜一搜,我们也还在众人面前给你做个证。”

    张狗子家的闪躲,兀自强辩:“嫂子,我的身上真的没有毒药,你们不要搜了。”

    见她不可配合,身后的那名妇人伸出手,抱住了张狗子家的身体,给前面的女人使眼色,示意她搜身。

    前面的妇人伸出手在她身上摸索了一番,没有找到什么东西,冲另一名妇人摇了摇头。

    抱着张狗子家的妇人正要放开手,孟倩幽的声音响起:“你们仔细搜一下她的袖子里。”

    那面妇人放开张狗子家的身体,快速抓起了她的一只胳膊。

    另一名妇人也抓住了她的另一只胳膊。

    张狗子家的拼命的挣扎,就是不让两人搜。

    张狗子气得在床上大叫:“你么太过分了,当着这名多人的面搜她的身,就不想想以后怎么见面吗?”

    两名妇人仿佛没有听到,一心只想着搜张狗子家的袖子。

    张狗子家的死命拉扯自己的袖子,不让两人得逞。

    正当三人僵持不下时,从张狗子家的右边的袖子里掉出了一个小小的纸包。

    镇长和孟倩幽眼尖,同时看到了。

    还没等孟倩幽开口,镇长大声喝道:“你们三人别动。”

    三人还不知道药包已经掉出来了,齐齐停住动作,不解的看向镇长。

    镇长上前,想要捡起地上的纸包。

    张狗子却一下子从医床上滚了下来,正好压在了纸包上。

    两名妇人大吃一惊,同时松开了张狗子家的胳膊。

    张狗子家的扑到张狗子身上,慌忙问道:“当家的,你怎么了?”

    张狗子疼的龇牙咧嘴,没有说话。

    镇长却的踹了他一脚,骂道:“大胆刁民,当着我的面,还敢玩这样的把戏,来人呀,将他们两个给我拖开。”

    两名衙役应声,上前拖拽两人。

    张狗子急了眼,摸起地上的纸包就要往嘴里塞。

    张狗子家的大惊,想要阻止却不敢阻止。

    镇长却麻利的一脚踢在了他的手上。

    张狗子不防,手里的纸包被踢飞了出去。正好落在大夫的身旁。

    围观的众人这才看到地上的纸包,顿时明白张狗子夫妇刚才的意图,发出了一片议论声。

    贺二看到地上的纸包,恨不得立刻掐死张狗子,这个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家伙,当时明明的告诉他了,这个是三个人的量,全下到碗里以后,就把纸包随意的丢弃掉。没想到他竟然贪生怕死,少给自己下了一些,以至于留下了证据,想抵赖都抵赖不了。

    镇长真的气坏了,不顾形象的又踢了张狗子两脚:“你这个混账东西,竟然还想毁灭证据,看我怎么惩治你。”

    反倒是孟倩幽劝阻他:“镇长大人,您先别急着惩罚们,还是让大夫验过以后再做决定吧。”

    贺二彻底绝望的闭上了眼睛,他原本还想着等孟倩幽检验纸包的时候,帮这张狗子夫妇反咬一口,说是孟倩幽调换了纸包了,没想到这个可恨的丫头心眼如此多,早就防着他们这一手了,根本就不碰那个纸包。

    镇长点头,余怒未消的对大夫说道:“你看一下,这纸包里到底是不是毒药。”

    大夫弯腰捡起地上的纸包,打开,仔细闻了一下,又吩咐伙计端来一碗水,把纸包里的药末倒入了碗里一些,轻轻的晃匀后,走到柜台后,拿出一个匣子打开,从里面拿出一根细长的银针,插入了水里。

    银针慢慢的变成了黑色。

    大夫举起银针让围观的人看清楚后,才对镇长说道:“大人,这纸包里确实是毒药?”

    事实就摆在眼前,张狗子夫妇彻底的瘫在了地上。

    另外两名妇人不干了,对着张狗子家的劈头盖脸的就打了下去:“好你个黑心的东西,平日里我们待你们不薄,你们竟然恩将仇报,想要毒死我们当家的。”

    张狗子家的架着胳膊躲闪,口不择言道:“我们根本就没想要害死你们,要不然也不会商议好了下毒的时候少放一些。”

    她的话落,满医馆的寂静。

    两名妇人也停了手,不敢置信的瞪着她,

    围观的众人惊诧过后,炸开了锅,指着张狗子夫妇指指点点,议论纷纷。

    张狗子家的惊觉自己说了什么话,面如死灰的瘫坐在了地上。

    孟倩幽眯起眼睛,张狗子家的虽然算是承认了是自己下的毒,可是还是没有说出背后有人指使。

    镇长听她承认了,气恨的眼里都冒出了火,自己上任了四年,一直都是兢兢业业,唯恐子管辖的范围内出大乱子,没想到这两个黑心的玩意,为了讹诈一些银子,竟然想出了这种给自己下毒的办法,如果不是孟倩幽懂得一些医术,识破了他们的伎俩,说不定自己还真的以为是他们的土豆粉出了问题,而强迫他们关了门。

    想想包清河临走时,给他说的那番意味深长的话,镇长只觉得自己身上的汗都冒出来了,厉声吩咐伙计“把这两个坏了心肠的东西押去镇衙,听后发落。”

    衙役应声,走上前拖拽起死狗一样的两人,就往外走。

    镇长吩咐另一名衙役把纸包和化开了毒水也都带回去后,跟着往外走。

    另外三名依然端着土豆粉的衙役也跟着走出去。

    孟倩幽跟着他们身后。

    贺二拱起双手,诚心诚意的给孟倩幽道歉:“姑娘,我这人脾气急,遇事没弄清楚,就胡乱出头,还请你不要怪罪。”

    孟倩幽微微一笑:“壮士有副侠义心肠,遇见不平之事便会拔刀相助,虽然今天您这刀拔的不是时候,不过我还是很佩服您这样的人。”是贬非褒暗含讽刺的一番话说得贺二黝黑的脸庞一阵通红。

    掩饰性的哈哈大笑之后,贺二依旧拱着手转移了话题:“事情我已经清楚了,是我错怪了姑娘,我再次跟姑娘赔个不是,还请姑娘见谅,天色也不早了,我也该去亲戚家了。”

    说完,忐忑的偷偷抬眼看了看孟倩幽的脸色,唯恐她不答应,故意刁难自己。

    没想到孟倩幽却点了点头,吩咐两名伙计:“你们两人去把店里的马车赶来,送这位好心的壮士去亲戚家,记住,一定要安全送到以后再回来。”

    两名伙计恭敬的应声,抬脚往外走。

    贺二伸手拦在他们面前,有些着急的对孟倩幽说道:“我误解了姑娘,姑娘还派人送我回去,实在是让我无地自容,您还是收回命令吗。我身强体壮,走个几十里路不是问题。”

    孟倩幽看了一眼天色,没有强求,点头答应:“也好。”

    贺二心中一喜,再次道谢后,慌忙的走出了医馆。

    孟倩幽看他走远,吩咐两名伙计:“你们两人跟着他,看看他到底去哪,记住,只需跟踪,不许动手。”

    “是,姑娘!”

    两名伙计应声后,走了出去。悄悄的跟在了贺二的后面。

    围观的人们都跟着去了镇衙,医馆门前清净了许多。

    孟倩幽对孟贤说道:“大哥,你先回店里,去安抚一下受到惊吓的众人,我跟着去镇衙,等事情弄清楚以后,我在再回去。”

    孟贤点头,大步走了出去,坐上马车,回了店里。

    孟倩幽也抬脚往外走,后面一个妇人怯怯的声音响起:“孟、孟姑娘!”孟倩幽停住脚步,回头。

    两名妇人快步的走到她面前,满脸歉意的说道:“孟姑娘,我们没有弄清楚事情的真相,就去你的店里捣乱,真的是对不起,还请你大人不记小人过,原谅我们。”

    说完,两人忐忑的看着她。

    孟倩幽微微一笑,“家里人中了毒,你们做出那样的行为也是无可厚非,放心,我不会放在心上的。”

    两名妇人大喜,连声弯腰道谢:“谢谢孟姑娘,谢谢孟姑娘。”

    孟倩幽阻止他们:“你们也随我一起去镇衙吧,听听他们到底为了什么要下毒。”

    两名妇人应声,跟在了孟倩幽的后面来到镇衙。

    看热闹的人们正围在镇衙前对着里面指指点点,议论纷纷,看到孟倩幽三人过来,自动给她们让开了一条道路。

    三人走进镇衙内,看到张狗子夫妇正跪在地上。

    三人给镇长行过礼后,站立在一旁。

    镇长拍了一下惊堂木,衙内衙外立刻安静下来。

    镇长厉声说道:“大胆刁民,还不赶快把你下毒的动机交代出来,是想等着挨板子吗?”

    张狗子惊惧的说道:“我招!我招!”

    “好不快招!”镇长厉喝。

    张狗子吓得身子瑟缩了一下,才说道:“我是个嘴馋之人,自从土豆粉店开张以后,我就想要吃一碗,可是家中贫穷的很,常常连饭都吃不饱,哪里有多余的银钱让我去吃土豆粉。前段时日,我出去做工,挣得了不少的银钱,便想要去吃一碗,家里人死活不同意,我万般无奈之下,想到这个办法,趁机讹诈她们一些银钱。可我又怕只有我一人中毒,会引起被人的怀疑,便邀请我的的平时交好的两位兄弟一起去吃。”

    “那你是如何把毒药下到两人的碗里的?”镇长追问。

    张狗子缓了一口气,才虚弱的回道:“土豆粉端上来以后,我便从袖子中掏出了毒药,先放入了自己碗里一些,告诉他们,这是我去做工的时候,从东家那里拿来的一种特别好的提味调料。他们一听,争抢着让我也放入他们碗里一些。我便趁机把毒药倒入了他们的碗中。”

    张狗子说的合情合理,镇长信了几分。

    孟倩幽却开口问道:“你是哪里做的工,挣得了多少的银钱,还有你的毒药是从哪里得来的,都说出来,我派人去打探一下,”

    要是搁在平日里,孟倩幽敢不经过他的同意,就私自开口询问犯人,镇长早就开口训斥她了,可是通过今天的事后,镇长心里对她有了赞赏,便默许了她的问话。张狗子听了孟倩幽的问话,眼神闪躲,支支吾吾说不上来。

    镇长立刻就明白他是撒谎了,怒气上来,二话没说,命令衙役:“来人呀,将这个刁民拉下去,先打二十大板。”

    两名衙役应声,走到张狗子身边。

    张狗子虽然给自己下的毒药比那两人略少一些,可是为了逼真,也是下了不少,一番折腾下来,早已经去掉半条命。如果再挨二十大板,肯定小命会不保的。

    张狗子家的惊恐的挡在张狗子身前,连声请求:“大人,您就饶了他这一次吧,我们一家老小就指着他养了,他要是没了命,我们可怎么活呀?”

    镇长没有理会他,命令衙役:“用刑!”

    衙役推开张狗子家的,把张狗子拖拽到了院子里,举起手中的板子就打了下去。

    张狗子嚎叫出声。

    看热闹的众人听到他那凄惨的喊声,都感同身受的缩了一下身子。

    五大板下去,张狗子就要没了声息。

    张狗子家的一看,急得给镇长只磕头,慌乱的说道:“我招!我招!”

    镇长抬手,制止了衙役。

    张狗子家的想要跑过去看看张狗子怎样了,却被衙役伸出板子拦住。

    张狗子家的重新跪倒地上,后悔的肠子都青了,断断续续的抽泣着说道:“前几天,有一个男人找到我们家,说是让我们帮他做一件事情,如果做成了,就给我们五百两银子的好处。我们询问他做什么事情,他便把陷害土豆粉店的事情先告诉了我们。这件事太大了,弄不好会出人命的,我们一开始没敢答应。不料那个男人威胁我们,说我们已经知道了他要做的事情,如果我们不答应,就把我们全家都杀了,如果我们答应了,不但可以保住一家老小的性命,还可以得到五百两银子。我们两人害怕之下,便答应了他的条件,他便交给我们如何下毒,知道了当家的中毒后,我该怎样去店里闹腾,说怎样的话,都一一教给给两位我们。”

    镇长追问:“那背后指使之人,你们可认识?”

    张狗子家的摇头:“不认识,听他的口音,不像是本地人,而且,从那天以后,我们在也没有见过他。”

    “那你们怎么会如此死心塌地的为他做这件事情?”镇长继续追问。

    张狗子家的咬咬牙,道:“那人出手很大方,交代了我们所有的事情后,就给两位我二百两银子,我们这下定决心做这件事情的。”

    镇长再问:“银子在哪?”

    “在我们家的的房梁上,用一块破布包着。”张狗子家的回道。

    镇长命令两名衙役:“你们速去她家,把银子取过来。”

    两名衙役应声,快步的跑了出去,不到一刻钟,就抱着一块包裹着东西的破布跑了回来,放在了镇长面前的衙案上。

    镇长把破布打开,白花花的银子露了出来。

    看热闹的人们那里见过这样多的银子,齐齐倒抽了一口冷气。

    张狗子家的战战兢兢的说道:“这里面是一百九十两,剩下的那十两被我们花掉了。”

    镇长数了一下,不多不少正好是一百九十两。一拍惊堂木,大声说道:“现在事情已经调查清楚了,这三人中毒,是张狗子夫妇一手策划,与土豆粉店无关。土豆粉店可以继续营业,张狗子夫妇压入大牢,等抓到那幕后指使之人后一块判决。”衙役应声,把半死不活的张狗子和已经瘫软的张狗子家的拖拽去了大牢。

    围观的众人发出一阵阵的唏嘘,人为财死鸟为食亡,张狗子夫妇这次肯定不会有好下场。

    镇长吩咐师爷:“这些脏银,除了给另外两人付看诊和拿药的费用以外,其余的登记入库。”

    师爷应声,走到桌案前,把银子用破布又包了起来。

    另外两名妇人喜出望外,连声道谢。

    围观的众人看事情已经完结,纷纷议论着散去。

    孟倩幽有礼的跟镇长打过招呼后,也走了出来。

    刚才被派去跟踪贺二的两名伙计走到她面前,低声说道:“主子,他们去了聚贤楼的二楼雅间。我跟掌柜的打听过了,雅间里是一位年轻的公子和十几名壮汉。但不知是何来历。”

    孟倩幽点头:“知道了,不用管他们,他们既然是冲着我们来的,肯定还会出手的,这几天小心防范就是了。天色不早了,我们也该回家了。”

    两名伙计应声,随着孟倩幽回到了土豆粉店。

    孟贤和店里的其他人正在焦急的等着消息,见她回来,孟贤急切的询问:“小妹,怎么样了?他们招了没有?”

    孟倩幽把事情简略的说了一遍。

    众人听完,都气愤的不行,恨不得现在就把那幕后之人救出来痛打一顿。

    孟倩幽安抚了一下他们的情绪,道:“今天你们受惊了,晚上不营业了,咱们早点回去休息吧。明天准时开门。”

    众人应声,和往常一样仔细的检查了一遍店里后,锁好门,坐上马车一起往回走。

    孟倩幽和孟贤坐在一个马车里,孟倩幽又把事情详细的告诉了孟贤一遍。

    孟贤皱眉,道:“我们平日里没有得罪过什么人,是谁对我们有这么大的仇恨,想要逼迫我们的店关门?”

    孟倩幽也一直在琢磨这个问题,闻言摇头:“我也不知道,这几年我们只专心做生意,根本就没有招惹过不该招惹的人,”

    孟贤问:“是不是有人嫉妒我们的店里的生意太火了,才想出了这个办法?”

    “不会,”孟倩幽笃定的回道:“这清溪镇稍微有点财力的人应该都知道了我的事情,他们巴结我们还来不及,怎么会背后下黑手,绝对不会是他们。”

    孟贤疑惑:“那会是谁?”

    孟倩幽冷笑了一下,“不管是谁,犯到了我的手里,我都要让他有来无回。”

    孟贤知道她这次是真的被惹怒了,担心她找到人后,下手太重,对她的名声不好,想要劝阻她几句。还没等话说出口,马车突然就停下了,外面一道并不陌生的男人的声音响起:“孟姑娘,下车一见吧。”

    ------题外话------

    亲们,为了弥补我的过错,今天多发两千,看在我这么倒霉而又勤奋的份上,月票投起来吧。

    ps:今天丢了4000字,跳楼的心都有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