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章 半死不活(一更)
    孟倩幽示意孟贤在马车里别动,自己打开车帘,走了下来。随意的扫了一眼拦在马车前的十几名黑衣大汉,浅笑吟吟的问领头的人:“壮士,好巧,您的亲戚是在此处吗?”

    贺二哈哈大笑:“孟姑娘早已经猜出了我的身份,何必再多此一问。”

    孟倩幽摇头,好声好语道:“我一介村姑,见识浅薄,哪里会猜出壮士的身份,不如请您告诉我?”

    贺二道:“等一会儿见了我们主子,你自会知道我们的身份,现在先请姑娘跟我走一趟。”

    孟倩幽未动。

    文彪、文虎和车内的几名伙计全身紧绷起来。

    孟倩幽状似听不明白他的话,摇头拒绝:“天色已晚,我爹娘还等着我早点回去呢,我就不去见你们主子了,不过麻烦你转告他,我是一个睚眦必报的人,今天他摆了我一道,他日我必定他还回来。”

    贺二的笑容退了下去,沉着声音问:“姑娘当真不愿意跟我们走一趟。”

    孟倩幽老实的点头:“不愿意。”

    贺二周身的杀气散了出来:“既然姑娘不肯,那就别怪我不客气了。”

    孟倩幽双手一摊,摆了一个请的姿势,:“您随意。”

    贺二这些年,还从来没有这样被人轻视过,怒气爆增,对着身后众人一挥手:“动手!”

    五六名大汉同时对着孟倩幽冲过来。

    孟倩幽面色如常,站着未动。

    旁边的马车里极快的窜出几条身影,挡在了孟倩幽的面前。

    大汉们见他们气势不弱,攻击的身影停了下来。

    孟倩幽笑着吩咐站在她面前的几名伙计,:“远来都是客,你们不要下手太重了,打个半死不活就行。”

    几位伙计竟然同时应声:“是,主子!”

    这话听到贺二的耳朵里简直就是奇耻大辱,高声下令:“除了这个小姑娘以外,其余的不留活口!”

    剩余的大汉对着另外两辆马车冲了过去。

    孟倩幽丝毫没有露出担心的表情,依然笑着看着贺二。

    贺二不知为什么,竟然被她看的心里发毛,立刻命令她眼前的几人:“还不动手!”

    几名大汉应声,继续攻了过来。

    伙计们迎上去,双方缠打在一起。

    孟倩幽闲适的倚在马车旁,悠哉的看着眼前混乱的打斗场面,时不时的指导自己的伙计两句。

    孟贤也忍不住了,走下了马车。

    孟倩幽立刻对他说道:“大哥,你说这些人是不是有病,天还未黑透,就穿着一身黑衣出来晃动,这不明摆着告诉看到的人,他们不是什么好东西吗?”

    孟贤强忍住笑,点头赞同的说道:“没错,是有病。”

    两人的话落,就有个大汉脚下打滑,被伙计们趁机一脚踹的翻了好几个跟头。

    孟倩幽竟然数落他们:“我跟你们说,好几年了,才碰上这样的对手,你们好好的跟人家过过招,看看自己的功夫荒废了没有。”

    言外之意就是你们慢慢的折腾,别把人这么快就打败了。

    变成了伙计们的精卫了已经跟了她四年,自然听懂了她话里的意思,齐齐应声。

    一个踹翻了大汉的精卫竟然还煞有其事的认错:“姑娘,刚才我们是一时失手,您放心,这次我们不会再犯这样的错误。”

    孟倩幽点头。

    贺二的鼻子都气歪了,自己这些堂堂的二公子的暗卫,竟然被一个小姑娘说的跟废物一样。立刻暴喝一声:“孟姑娘,你不要太嚣张了,等会有你哭的时候。”

    孟倩幽嘻嘻一笑,噎了回去:“我自小到大都没有哭过,看到别人哭泣的稀里哗啦,眼馋的很,你要是能帮了我这个大忙,我一定好好的谢谢你。”

    贺二是彻底的气炸了,一跃而起,伸出手,摆出抓的姿势,对着孟倩幽攻过来。

    文彪从马车上一跃而起,在半路截住了他。

    两人很快的过了几招。

    孟倩幽扬起声音说道:“文彪,你不是他的对手,退下!”

    文彪应声,急攻了几招后,退回了马车上。

    孟倩幽嘻嘻一笑,对孟贤道:“大哥,我练练手?”

    孟贤点头。

    孟倩幽冲着贺二随意的一招手,“来吧,天色不早了,再打下去,我爹娘在家里该等急了,我们速战速决,二十招内分胜负。”

    贺二从来没有被人如此瞧不起过,气血上涌,二话没说,直接暴起,对着孟倩就冲了过来。

    孟倩幽等他离的近了,才拿着匕首挥了过去。

    匕首的阵阵寒光闪过。贺二收了进攻的招式,身子翻了一下,才险险的避过。

    孟倩幽笑着伸出一个手指头:“一招。”

    贺二气的脸都涨红了,怒道:“小姑娘,你别太嚣张了。”

    孟倩幽笑着回道:“我嚣张是因为我有嚣张的本钱,而你没有,所以你才不敢嚣张。”

    “好个伶牙俐齿,今天我倒要让你看看,我有没有嚣张的本钱。”贺二说完,又攻了过来。

    孟倩幽闪身避过,腰身一弯,手中的匕首对着贺二刺了过去。

    贺二再次险险的避过,吓出一身冷汗。

    孟倩幽再次笑着伸出两个手指头:“两招。”

    两次的进攻都被孟倩幽轻而易举的破解,贺二收起了轻视的心思,加了内力,一个劲掌对着孟倩幽凛冽的攻了过去。

    孟倩幽感觉到了他气势的变化,也收敛了漫不经心的态度,全神贯注的对付他的一招一式。

    两人你来我往,打得不分上下。

    孟贤只听见孟倩幽清脆的声音不断的传过来:“三招,四招十九招,二十招。”话落,一声娇喝:“文彪,归你了。”

    文彪抬眼,只见贺二手捂胸口,踉跄着后退,指间不断的有血渗出来。

    “好嘞,姑娘。”文彪痛快应声的同时,人已经跃到了贺二的身后,对着他连踢了过去。

    贺二没有招架,后退的身子被踹的又往前扑去。

    孟倩幽喝令还在打斗的众人:“别玩了,天色不早了,大家还等着我们回去吃饭呢。”

    精卫们应声,加快了手中的动作,没过多久后,贺二带来的人全部鼻青脸肿,满身是伤的躺在了地上。

    孟倩幽笑嘻嘻的走到贺二面前蹲下,道:“我今天心情好,饶过你们,回去告诉你们的主子,下次请我的时候要客客气气的,别派这么多人来吓唬我。”末了,还加了一句气死贺二的话:“我胆小。”

    贺二躺在地上,如果眼光能杀人,他恨不得把孟倩幽捅几百个大窟窿。

    孟倩幽也不在意,起身吩咐众人:“收拾一下,我们回家。”

    众人应声。

    孟倩幽又嘱咐了一句:“把自己也收拾好了,谁要是被太太看出来今天我们跟人打过架,就罚他在木桩上跑五十圈。”

    不错,孟倩幽自从四年前接手了精卫之后,就慢慢的把他们召集在了一起,安排在各个作坊和土豆粉店里做工。并且还建了一个和聚贤楼后面一模一样的练武场。唯一不同的是,围着这个练武场四周埋了一圈高低不同的木桩。每逢有人犯错的时候,孟倩幽就罚他们在规定的时间内在木桩上跑很多圈。

    听见她的话,精卫们齐齐吓得抖了一下自己的身子,纷纷互相询问自己身上的打扮有没有什么不对的地方。

    孟倩幽也低头仔细的检查了自己身上的衣服一边,发现没有留下打斗的痕迹。又不放心的抬头问孟贤:“大哥,我身上没有什么不妥吧?”

    孟贤也帮她仔细的检查了一下,肯定的说道:“没有。”

    孟倩幽松了一口气,放下心来,边和孟贤一起上马车,边说道:“如果被娘知道了我和人打架,非唠叨死我不可。我想到那种场景就害怕。”

    孟贤失笑:“你还有害怕的时候?”

    孟倩幽调皮的吐了吐舌头:“当然有了,娘一唠叨起来就没完没了,那功力能吓死人。”

    孟贤笑的更加厉害:“娘,也是为了你好。”

    孟倩幽点头:“我知道,所以我才不敢反驳,每次都乖乖的让她唠叨,不过她最近功力见长了,前几天竟然唠叨了我半个时辰。我实在怵头极了。”

    孟贤的笑容退了下去:“娘已经着急了不行了,你已经十八了,逸轩却一直没有消息,也不知道在京城怎样,是不是还能记得你们当初的约定回来娶你。”

    孟倩幽撇嘴:“那个死孩子,心计多的很,肯定没事的,你们不用担心。”说完又道:“他还小,亲事不急。等过几年再说。”

    孟贤叹了一口气:“再过几年,你真的就是老姑娘了。”

    孟倩幽笑着撒娇的说道:“老姑娘也不怕,不是还有你和大嫂养着吗?”

    孟贤伸手想要摸一下她的头,想到她现在已经是大姑娘了,又把手缩了回去:“家里的东西都是你挣来的,哪里需要大哥养你。爹娘和我和你大嫂现在的心愿就是你赶紧和逸轩成亲”

    话没说完,就被孟倩幽打断:“打住,大哥,你现在怎么也和娘一样唠叨了?”

    孟贤被气笑。

    文彪赶着马车平稳的走在路上,后面的两辆马车紧跟其后。

    孟贤转移了话题,道:“刚才的那些人身手不凡,应该是有钱人家养的暗卫,不知道我们是怎样得罪了他们的主子,竟然派人过来追杀我们。”

    孟倩幽的笑容消失,蹙起了眉头:“我也是一直没想透,才下令把他们打个半死不活的,等他们回去报告了之后,他们的主子肯定会气怒,到时自然就会蹦跶出来了。”

    孟贤点头,道:“我还纳闷呢,你怎么会这么轻易的放过他们,原来是想着引出背后指使之人。”

    孟倩幽点头:“所以,这几天无论家里还是作坊里,你都要注意一些,一旦发现有什么可以的人在附近晃动,就马上告诉我。”

    “放心吧,我回去后就做安排。”孟贤道。

    兄妹俩边说边聊,一个时辰后就回到了家里。

    天色黑了下来,孟氏正站在门口焦急的等待。

    看到马车过来,没等停稳,孟氏就快步上前,打开车帘,着急的询问孟倩幽:“幽儿,事情解决了吗?到底是怎么回事?”

    孟倩幽下了马车,亲热的抱着孟氏的胳膊,面色如常的说道:“不是什么大事,虚惊一场,都解决了。”

    孟氏不信,看向孟贤。

    孟贤受到孟倩幽示意的眼色,点了点头:“娘,真的没什么事了?”

    孟氏明显的不相信,疑惑的问两人:“你们不会是在骗我吧?”

    孟倩幽搂着孟氏的胳膊往家里走,边走边笑着说道:“真的是虚惊一场,就是有人想要讹诈咱家一些银子,故意往自己的土豆粉里下了点毒,被我识破了,镇长大人已经把他抓进大牢了。”

    孟氏这才相信了,提了半天的心落了下来,愤愤的道:“这个下作的东西做出这样丧尽天良的事情,肯定会被天打雷劈,不得好死的。”

    孟倩幽闻言回头悄悄的对孟贤吐了下舌头,才对孟氏说道:“娘,那个下毒之人自己也吃了毒药,在医馆里折腾的不轻,又被镇长打了板子,下了大牢,估计用不着天打雷劈,他也不会好死的。”

    孟氏这才感觉心里好受了一点,狠狠的又骂了几句,才作罢。

    孙茜领着两个丫鬟已经做好了饭。听见动静,从厨屋里探出头来,看孟倩幽和孟贤的脸色很好,知道事情已经解决,也没有再问发生了什么事情,而是招呼两人:“你们回来了,洗洗手吃饭了。”

    孟贤应声,去洗手。

    孟氏拐进厨屋里去帮忙摆碗筷。

    孟二银抱着孟召从旁边的院子里走过来,小家伙一看到孟倩幽就松开孟二银的手,张着小手,叫着“姑姑”朝着他跑过来。

    孟倩幽等他跑到面前,一把抱起他,举的高高的转了几个圈。

    孟召高兴的不行,发出童真的笑声。

    孟贤洗手回来,小家伙立刻甜甜的喊了一声:“爹。”

    孟贤走过来,摸了摸他的头,温声说道:“姑姑今天累了,召儿下来吧。”

    孟召懂事的点头,示意孟倩幽自己要下来。

    孟倩幽把他放在地上,小家伙懂事的拉着她的手去厨屋里吃饭。

    孟二银跟在两人后面,低声问孟贤:“今天到底是怎么回事?”

    孟贤把孟倩幽刚才的说辞说了一遍。

    孟二银听后也是很气愤。不过没想孟氏一样破口大骂,而是嘱咐孟贤:“看来有人眼红我们家的生意,盯上我们了,以后你们要小心一些。”

    孟贤点头:“知道了,爹。”

    孟杰也已经长大了,和孟清一起正在镇上的学堂读书,每天有专人来回接送。此刻从屋里走了出来,来到厨屋,有礼的给全家人打招呼。

    孟倩幽看着已经长高了的孟杰,像小时候一样摸摸他的头,问:“最近功课学的怎么样?”

    孟杰自豪而又显摆的说道:“夫子说了,以我的学识,明年就可以参加童生考试了。”

    孟氏惊喜的瞪大了眼睛,高兴的问:“真的,你们夫子真的这样说?”

    孟杰点头:“夫子说了,咱们孟家又可以出一个和逸轩哥一样年纪小的童生。”

    他的话刚说完,孟氏脸上的笑容就落了下去。

    孟倩幽暗叫一声不好,抬手轻轻的打了孟杰一下,埋怨他哪壶不开提哪壶。

    孟杰说完以后也知道自己说错话了,吓得再也不敢吱声。

    果然,孟氏叹了一口气,连吃饭的精神都没有了,蔫蔫的坐到厨桌旁的凳子上。

    众人也都傻了眼,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不知说什么好。

    孟倩幽猛地一拍大腿,大叫一声:“我决定了!”

    众人被她吓了一跳,齐齐的看向她。

    孟氏抬起头,嗔怪她:“你这孩子,也老大不小了,怎么还一惊一乍的。你决定什么了?”

    孟倩幽坐在她身旁的凳子上,笑嘻嘻的搂着她的肩膀,道:“我决定了,如果过年的时候,那个死孩子还不过来提亲,我就去京城找他。”

    ------题外话------

    恭喜ipeggy荣升解元,谢谢亲的陪伴和支持,谢谢,谢谢

    感谢书城郭羽昕,郭羽婷妈打赏100书币,谢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