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章 我有不敢做的事吗(二更)
    孟氏霍的站起来,转头睁大了眼睛不相信的问孟倩幽:“你说的可是真的?过了年你就去京城找逸轩?”

    孟倩幽重重的点头保证:“我说话算话,不但会去找他,还绑了他回来跟我成亲。”

    孟氏一下就湿了眼眶,喃喃道:“那就好,那就好。”

    孟倩幽看到她的竟然流出眼泪了,顿时有些手足无措的问道:“娘,你这是怎么了,我去京城你难道不高兴吗?”

    孟氏擦了擦眼泪,道:“高兴,高兴,听到你要说去京城,娘这是高兴的。”

    孟二银取笑她:“你看你,高兴也哭,把孩子们都吓坏了。”

    孟氏抬头看到了孩子们担忧的眼神,自己也觉得不好意思,道:“饭该凉了,快吃饭吧。”

    众人回过神来,互相看了一眼,依次坐在厨桌旁的凳子上,开始吃饭。

    大概是察觉到气氛不对劲,平日里爱闹腾的孟召今天也老实的吃着自己碗里的饭。

    一顿饭就在众人的沉默中吃完。

    收拾完了以后,众人各回各屋。

    回到了自己院中的孙茜这才询问孟贤今天到底是怎么回事。

    孟贤把事情原原本本的告诉了她,嘱咐她不要在自己的爹娘面前说漏嘴,并且这段时间要注意家里和作坊那边,看看有没有可疑的人出现在这边。

    孙茜一一记下。

    孟倩幽没有回屋,直接来到配房的院子里。

    配房这边除了文彪一家和吴大十人以外,剩下的房间住满了精卫。

    孟倩幽一走进院内,就被郭飞发觉,急忙走到她面前,低声问:“主子,有事?”

    孟倩幽将今天在路上遭到截杀的事情说了,道:“他们一计不成,估计会再来一计,你从今天晚上开始,派几个人轮流去院子周围守夜,听到刻意的动静立刻跟我报告,记住,没有我的吩咐,谁也不能轻举妄动。”

    “是,主子。”郭飞应声。

    孟倩幽挥手,郭飞转身去吩咐精卫。

    孟倩幽想了一下,找到文彪和吴大几人,嘱咐他们晚上睡觉的时候,惊醒一些,听到动静就赶快爬起来。

    家里好几年没出事情了,吴大几人现在的小日子过得美的不行,乍一听有人要过来捣乱,各个摩拳擦掌,恨不得现在就把来的人打飞。

    孟倩幽慎重嘱咐他们几人:“对方的身手不弱,如果来了,你们几个尽量别跟直接动手,准备好绳子,等精卫把人打趴下以后,你们只管把人绑起来就行。”

    这个活计好,吴大几人兴奋的不行,竟然期待着真的有人过来捣乱。

    孟倩幽又道:“我这是以防万一,他们不一定过来,你们平日里该什么就做什么,多警醒一些就行。”

    众人齐点头应声。

    布置好这一切,孟倩幽回到了自己的屋子里,看天色还早,便拿出草药开始制作治疗伤疤的药。

    自从四年前一别之后,孟倩幽再也没有见过文泗,不过,每隔一段时间他就让人过来取治疗伤疤的药,年底的时候也会把一笔可观的分红让伙计送过来。

    从他让伙计捎过来的信里孟倩幽得知,他已经和冯家的大小姐冯静雯成了亲,并且接管了全国的德仁堂,成了德仁堂真正的东家。

    不过,据伙计说,自打老大夫死了以后,文泗脸上再也没有了笑容,不管去哪,都是一副严肃的表情,以至于现在的店里的伙计和家里的丫鬟、仆人见了他都害怕的不行。

    孟倩幽知道老大夫的死肯定会给文泗带来不小的打击,但是没想到他会变成这样。

    想想了一下文泗整天板着脸的样子,孟倩幽笑着摇了摇头。

    把一部分草药研磨成药粉,孟倩幽把它们放在一边备用。

    看了眼天色,觉得时辰应该不早了,就吹灭了油灯,躺在炕上睡觉。脑中却不期然出现了孟逸轩那小小的身影。怎么也挥之不去。

    摇了摇头,孟倩幽低咒一声,强迫自己把脑中的那道身影剔除,才迷迷糊糊的睡了过去。

    不知睡了多久,孟倩幽被一阵轻微的脚步声惊醒,没等她喝问,郭飞低沉的声音从她的窗外响起:“主子,他们果真来了!”

    孟倩幽猛然起身,低声问:“有多少人?”

    郭飞回道:“大约五六十人,领头的是一位小公子,穿着不凡,离得远,没有看清长相。”

    孟倩幽已经打开房门,走出屋外。

    郭飞走近她道:“我在离家门口不远的地方也布置了人看守,他一发觉有人过来,就赶紧回来报告了。”

    孟倩幽边走边问:“知会其他人了没有?”

    郭飞紧跟在她身侧,回道:“已经布置好了,只等您的吩咐了。”

    “命令下去,尽量悄无声息的解决,不要弄出太大的动静。另外,每个院子前都要派人把守,决不能让个他们惊扰了家里人。”孟倩幽吩咐。

    郭飞应声,悄无声息的去下达命令。

    孟倩幽想了一下,来到孟贤的院子里,轻轻了的发出了一声响动。

    孟贤被惊醒,低声喝问:“谁?”

    孟倩幽应声:“是我,大哥,果真有人来家里了,你呆在屋子里别动,保护好大嫂和召儿就行。爹娘那边我已经派了人去保护。”

    屋里传出悉悉索索的穿衣声,孟贤关切的声音也跟着传出来:“我知道了,我会保护好他们,你们小心一些。”

    “知道了,大哥。”孟倩幽应声后走出院子。

    郭飞按照孟倩幽的命令,把所有的人安排好后,又回到了孟倩幽身边,寸步不离的保护她。

    孟倩幽回到了前院,亲自守在了大门后,郭飞站在他的身侧。

    不一会儿,就看到有不少的黑衣人影先后跃上墙头,朝着院子里观看。

    看到院子里静悄悄的,似乎院子里的人已经睡熟,有一个人轻声吩咐众人:“记住,我们今天的目的就是为了抓住那个丫头,得手后,立刻撤退。”

    其他黑衣人点头,先后跃下了墙头,分别朝着不同的院子扑去。

    刚走到院子门口,突然就从门里两侧迎出几名精卫,也不说话,直接就对他们出手,招招凌厉,直逼死穴。

    有几个黑衣人躲闪不及,被打中,身子瘫软在地上。

    剩余的同伴想要营救,被其他精卫缠住不放。

    吴大几人乐呵呵的把瘫在地上的几人绑了起来。

    各个院子前都有这种情况,吴大几人高兴坏了,跑来跑去,绑的不亦乐乎。

    剩余的黑衣人见事妙,慌了手脚,想要脱身而出,却一个个的被精卫们放倒在地,连往外传信的机会都没有。

    真个过程干净利落,没用多长时间就完成了。

    所有的黑衣人都被捆了手脚,嘴里塞了破布,扔在配房的院子里。

    吴大细数了一下,轻手轻脚的过来报告:“东家,总共三十人。”

    孟倩幽点头。

    吴大又轻手轻脚的回了自己的院子里。

    孟倩幽想了一下,打开院门,迎了出去。郭飞紧跟其后。

    年轻的公子和剩余的黑衣人以为进入院子里的黑衣人已经得手了,刚要开口学问,却在看到走出去的是孟倩幽时,吃惊的张大了嘴巴,不相信的看着笑吟吟的走出来的她。

    孟倩幽笑着问:“各位,大晚上的来我们家里,是劫财呀,劫财呀,还是劫财呀?”

    贺一挡在年轻公子面前,厉声问道:“我们的人呢?”

    孟倩幽回道:“天色寒冷,他们大老远的过来累了,我的手下正招待他们喝茶,你们是否也进去喝一些?”

    贺一不信,正要再开口询问。

    他身后的年轻公子推开他,趾高气昂的道:“好你个嫁不出去的老姑娘,你这明明是撒谎,你把我的人都杀了是不是?”

    郭飞首先看清了他的长相,大吃一惊,不由得惊叫:“姑娘!”示意孟倩幽赶快看看。

    孟倩幽也看清了他的长相,心里微微一窒,眼前的这个年轻公子,长了一双和孟逸轩几乎一模一样的眼睛。

    心里沉了沉,孟倩幽脸上的笑容却没变,笑着客气的问道:“你们深夜如此兴师动众的来访,肯定是有重要的事情,不知是否告知我到底是什么事情,也好让我死的明白一些。”

    年轻公子冷哼一声,道:“等你下了阴曹地府去问阎王爷吧,他肯定会告诉你的。”

    说完,对着身边的黑衣人一挥手:“贺一,送她上路!”

    贺一应声,展开凌厉的招式对着孟倩幽攻来。

    郭飞迎了上去,挡住了他的攻势。

    两人你来我往,不一会儿就过了好几招。

    年轻的公子看只剩下孟倩幽一人,对身后的另一人招手:“贺四,你去杀了她。”

    贺四应声,对着孟倩幽扑来。

    郭飞着急,想要过来保护孟倩幽。

    贺一却不给他机会,加快了进攻的速度,缠的他死死的。

    孟倩幽唯恐他分神吃了亏,沉声说道:“不用担心我,先将他擒住再说。”

    话落,贺四已经攻到了面前。

    孟倩幽身子退后了一步,手中寒光一闪,匕首对着贺四的面门就刺了过去。

    贺四惊出一身冷汗,一个翻身,迅速后退几步,避开了她的还击。

    孟倩幽没给他喘息的机会,趁机攻了上去。连着几个狠厉的招式。

    贺四招架不住,被她一匕首划在了胳膊上。

    闷哼了一声,贺四踉跄着退回了年轻公子的身边。

    孟倩幽紧逼了几步,没等其余黑衣人反应过来,手中的匕首已经逼在了年轻公子的颈部,凛冽的声音也随着响起:“不想他没命的话,就住手。”

    剩余的黑衣人大惊,齐齐惊呼出声:“二公子!”

    贺一也被这变故惊了一下,分了神,被郭飞一脚踹飞了出去。

    贺一迅速爬起,跃到年轻公子身边,想要解救他。

    孟倩幽露出一个瘆人的笑容,手上微微一用力,年轻公子的颈部就渗出了血迹。

    孟倩幽威胁的话也随之出口:“你们来时应该已经打探清楚了,我这个人没有什么耐性,如果你们再敢轻举妄动,我这手一打哆嗦,不知道这匕首会不会割破他的喉咙。”

    贺一急忙伸手阻止:“有话好说,你千万不要伤害了二公子。”

    孟倩幽撇了撇嘴,露出一个不屑的微笑:“现在知道有话好好说了,刚才不是一直叫嚣着要杀掉我吗?”

    说完,匕首往年轻公子的颈部有逼近了一些。

    年轻公子倒也硬气,没有痛呼出声,只是闷哼了一声。

    贺一伸着的手明显的都在哆嗦,急忙说道:“姑娘万不可伤害他,他是我们齐王府的二少爷,世子的亲弟弟。”

    孟倩幽语气中暗含讽刺:“据我所知,齐王妃就只有一个儿子,就是齐王府的世子,这亲弟弟是哪里冒出来的?”

    贺一急急回道:“这是我们侧妃娘娘的生的二公子,确实是世子的亲弟弟没错。”

    孟倩幽纠正他:“弟弟和亲弟弟之间就差一个字,意义是不一样的,你们既然是齐王府的人,这么浅显的道理都不懂吗?”

    贺一没料到她一个乡下丫头,竟然知道这些,一时被噎住。

    孟倩幽押着二公子往前走了几步,后面的黑衣人想要跟上来。

    孟倩幽喝止住他们:“你们别动,要是吓得我手哆嗦,不小心割了你们二公子的喉咙,你们回去可没法交差了。”

    众人吓得不敢再乱动。

    孟倩幽走了几步后站住,示意郭飞叫人过来。

    郭飞把手放在嘴边,吹出一声短促而又低沉的声音。

    院内的精卫闻声后,齐齐来到大门口。

    吴大几人也跟着跑过来。

    孟倩幽把二公子交给了郭飞,笑着问剩余的黑衣人:“你们是自己绑了呢,还是让我的人打昏了你们以后再绑了呢?”

    贺一看着受人钳制的二公子,咬牙一挥手,示意其他的黑衣人放弃抵抗。

    吴大几人乐颠颠的跑过去,把剩余的人全部绑了起来,然后在郭飞的示意下,一部分精卫和吴大几人起把剩余的黑衣人赶去了练武场。

    为了不吵到村里的人,孟倩幽把练武场建到了山脚下,离村子里比较远。

    一行人到了练武场后,吴大几人才算松了一口气,说话的声音也稍微大了一些,高兴的道:“今天真是太痛快了,没费吹灰之力就绑了这么多人。”

    贺一怒瞪他们。

    吴大不惧他,回瞪着他。

    孟倩幽走到练武场的中间,吴大殷勤的搬了一个凳子过来,放到孟倩幽的身后,“东家,您坐。”

    孟倩幽赞赏的看了他一眼,坐下后,吩咐吴大几人:“你们回去,告诉我大哥一声,就说没事了,让他们安心睡觉,另外把剩余的人也赶过来,免得天亮以后被我爹娘看到吓到。”

    吴大应声,和孙二一起轻手轻脚的回了家中。

    孟倩幽笑看着二公子,道:“说说吧,你带着这么多人来的目的是什么?”

    二公子只是哼了一声,没有说话

    孟倩幽瞥了他一眼,随后笑问贺一:“你说吧,你们究竟过来做什么?”

    贺一看了眼二公子,张嘴刚要回答。

    二公子的威胁的话语出口:“狗奴才,你要是敢说出来,我拔了你的舌头。”

    贺一闭了嘴。

    孟倩幽啧啧了两声,道:“还挺硬气的吗。”

    二公子怒瞪着她,道:“我是堂堂的齐王府二公子,岂能贪生怕死,今天落在你的手里,要杀要剐随你便。”

    孟倩幽站起身,围着他转了两圈,为难的自语:“从哪里下手好呢?”

    二公子被她的话说的发毛,心里生起了一股不好的预感,结巴的问:“你、你什么意思?”

    孟倩幽老实的回答他:“你不是不怕死吗?我正在考虑从你身上的什么地方开始动刀,让你亲眼看着自己身上的肉被一刀一刀的割下来。”

    二公子大骇,惊叫:“你敢!”

    贺一等人也吓得魂飞魄散。

    孟倩幽阴恻恻的对他笑了一下:“想必你也派人打听清楚了我是一个什么样的人,你觉得我有不敢做的事吗?”

    ------题外话------

    亲们,亲们,月票,月票继续啊,谢谢!谢谢!

    书城的亲们把你们的推荐票票刷起来,谢谢,谢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