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章 缘由(一更)
    冷冰冰的话语加上瘆人的笑容,让二公子顿时毛骨悚然,浑身的汗毛都吓得立起来了,嘴唇哆嗦了几下,想要说话,却发不出声音来。

    贺一吓坏了,唯恐孟倩幽真的下手,不顾二公子刚才的警告,急声说道:“姑娘想知道什么,我告诉你。”

    这次二公子没有出声反对。

    孟倩幽只是随意瞥了贺一一眼,便收回了目光,仍旧看向二公子。

    二公子只觉的头皮一阵阵发麻,腿肚子也开始有些打颤。

    郭飞的匕首一直逼在他的颈部,感觉到了他的怕意,怕真的伤到他,悄悄的把匕首挪开了他的颈部一点儿。

    二公子处在极度的害怕中,根本就没有发现。

    贺一等人也没有看到,吓得着急的催促二公子:“二公子,您就说吧,被人一刀一刀的割肉是很痛的。”

    二公子本来就害怕,听了贺一的话后,心里的恐惧更深,哆嗦了半天的嘴唇,才结结巴巴的问道:“你、你想知道什么?”

    孟倩幽心里偷笑,面上不显,闲适的在凳子上坐好,才开口问他;“你叫什么名字,为何要来杀我?”

    二公子艰难的咽了一下口水,回道:“我叫皇甫煜,要来杀你是因为,是因为”

    后面的话没有说出来。

    孟倩幽身子前倾,凑到他面前,冷冷的“嗯?”了一声。

    皇甫煜吓得立刻尖叫:“是因为大哥为了你不愿意娶嫣儿。”

    孟倩幽坐直身体,皱眉:“嫣儿是谁?”

    既然已经说出来了,皇甫煜也不隐瞒了,把后面的一股脑的全说了出来:“嫣儿是兵部尚书家的嫡女,从小与大哥定了亲,今年已经十五了,前段时间父王和大哥商议他和嫣儿的亲事,他说什么都不答应,说与你有了肌肤之亲,便要娶你做正妃。嫣儿等了大哥这么多年,如今大哥不愿意娶她,这让她成为了京城人的笑柄,嫣儿痛不欲生,几欲自杀。”

    “那这件事与你有何关系,你为什么要来杀我?”孟倩幽继续问。

    皇甫逸理直气壮的回道:“我从小与嫣儿一起长大,她心心念念的只有大哥,如今大哥不愿意娶她,都是你这个下贱的农家女挡在她的前面,只要我杀了你,大哥就会娶她了。”

    话音刚落,“啪”的一声传来,在这寂静的夜里格外响亮。

    皇甫煜不相信的睁大了眼,气怒的问:“你敢打我?”

    孟倩幽没说话,朝着他的脑袋又重重的一巴掌打了下去:“打你怎么了?你的嘴巴这么臭,惹急了我一把毒药毒哑了你。”

    贺一等人也惊呆了。

    皇甫煜虽然是侧妃娘娘所生,但是那些年世子没找到,家里就他一个孩子,所有人都宠惯的不得了,别说被人打巴掌了,一句重话也没人敢说过。后来世子回归以后,除了没有继承世子之位以外,其他的根本就没有改变。现在孟倩幽突然伸手打了他两个巴掌,在皇甫煜和贺一等人的心中,这就是奇耻大辱。

    果然,皇甫煜不顾郭飞逼在颈部的匕首,死命的挣脱他的钳制,想要对孟倩幽出手。

    “放开他。”孟倩幽吩咐郭飞。

    郭飞听从命令的放开手。

    皇甫煜一个凌厉的招式就对孟倩幽攻了过去。嘴里叫着:“我要打死你这个下贱的丫头。”

    孟倩幽身子没动,等皇甫煜到了面前,才瞅准时机一脚狠狠地踹了过去。

    皇甫煜被踹的倒退了几步后,跌坐在了地上。

    孟倩幽轻蔑的说道:“就这三角猫的功夫还想跟我过招?”

    皇甫煜不敢相信自己还没接近孟倩幽便被踹了回来,要知道他的功夫平日里打倒两三个暗卫是没有问题的,自恃武功高强。

    贺一看皇甫煜吃了亏,心里暗暗着急,他们平日了得了侧妃娘娘的吩咐,不许伤着公子。和他对打时用的都不敢用真功夫,每次也都是故意在他面前败北。

    就这样的他和孟倩幽对打无疑就是找死。可是现在又不敢告诉他真相。

    皇甫煜以为刚才是自己的大意,气鼓鼓的从地上爬起来,不服输的对着孟倩幽就攻了过来。

    孟倩幽依旧动也没动,一脚揣在了他的膝盖上。

    皇甫煜疼痛难忍,趴在了地上,嘴角都磕出了鲜血。

    贺一等人齐声惊呼:“二公子!”

    觉得自己全身都痛的皇甫煜趴在地上,半天没有动静。

    贺一吓坏了,想要挣脱开精卫们的钳制,过去看看。孟倩幽冷冷的的声音响起:“放心吧,他死不了。”

    皇甫煜发出一声痛苦的呻吟声。

    贺一等人这才放下心来,急忙给皇甫煜求情。

    贺一道:“孟姑娘,我们二公子好歹也是世子的弟弟,请您手下留情,千万不要杀了他。”

    孟倩幽哼了一声:“手下留情?你们下手的时候怎么不说手下留情,今天要不是我们人多,擒住了你们,恐怕现在我们一家老小已经被你们全杀死了。”

    贺一摇头:“不会的,我们二公子只是命令我们杀了你,没想着要杀了你的全家。”

    说完才惊觉自己说了什么,慌忙改口:“不不不,我们二公子连这样的话也没说,我们只是想抓了你之后,逼迫你和世子去退亲。”

    孟倩幽阴森森一笑,走上前踢了在地上一动不动的皇甫煜两脚:“滚起来,不要装死。”

    孟倩幽使了力气,这两脚踢的也不轻,皇甫煜只觉得自己身上被她踢到的地方,顿时火辣辣的疼,强撑着缓慢爬起身,皇甫煜倒是没有认怂,而是擦了擦嘴角的鲜血,道:“我就是要杀了你,为嫣儿铺平道路,有本事你就杀了我呀,看看我父王和我外公不把你们这村庄踏平。”

    孟倩幽蹲下身,指着远处黑乎乎的大山,道:“知道这山有多大?里面有多少猛兽吗?我只要把你们赶进山里去,不出三天,你们就会被猛兽吃的尸骨全无,想要找我算账,拿出证据来呀。”

    皇甫煜看着远处的大山,心里再次充满了恐惧,虚张声势的叫道:“你敢!”

    孟倩幽哼了一声,吓唬他:“我不敢?这些年我已经扔了不知多少人进去喂了猛兽,再多你们这些人也不妨,我有什么不敢的。”

    别说皇甫煜,就是贺一等人也听的头皮发麻,赶紧求饶:“孟姑娘,你就饶了我们二公子吧。”

    孟倩幽的声音里多了几分杀意:“留着他,让他以后伺机杀了我的全家?”

    贺一着急的摇头:“不会的,二公子这次是私自领我们出来的,等回京以后王爷知道了一定会重罚他,他以后不会有机会再出京了。”

    没想到孟倩幽闻言后点了点头:“如此正好,我也不用担心齐王爷以后会查到我的头上。”

    说完,命令郭飞:“先把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丢到山上去。”

    郭飞忍住笑,响亮的应声,走到皇甫煜面前,想要提起他。

    皇甫煜看孟倩幽真的要人把他扔到山上去喂猛兽,吓坏了,一边往后闪躲身体,一边求饶:“我错了,我不让人杀你了,你饶了我吧。”

    贺一等人从来没有看到过这样的皇甫煜,一时都目瞪口呆。

    孟倩幽心里暗笑。却黑着脸命令郭飞:“还不快点!”

    郭飞应声,提起了皇甫煜。

    接下来让贺一等人惊得眼珠子都掉出来的事情发生了。皇甫煜竟然“哇”的一声就哭了出来,“我不要被猛兽吃掉,我要回京!”

    贺一等人彻底的说不出话来了。

    孟倩幽差点喷笑:“堂堂的齐王府二公子被养成了这副德行,也不知道该为逸轩高兴,还是该为逸轩高兴。”

    忍住笑意,孟倩幽命令郭飞:“放下他!”

    郭飞也憋笑憋的不行,闻言赶紧将皇甫煜扔在地上,撇过脸去露出笑容。

    待回过头来,孟倩幽冷飕飕的瞥了他一眼,郭飞的感觉全身一紧,立刻收起了笑容:这个主子什么都好,就是有整人的恶趣味,一旦谁犯了错,落在了她手里,她整人的方法花样百出。吓得他们这些精卫们时时刻刻的都在提醒自己,千万不要犯错。

    皇甫煜被扔在了地上也不觉得疼,兀自嚎哭:“我不要被扔到山上去喂猛兽。”

    孟倩幽喝止他:“闭嘴!否则真的把你扔到山上去。”

    皇甫煜的哭音立刻就停了,抬起泪眼可怜巴巴的看着她。

    孟倩幽坐回椅子上,问:“我问你,逸轩现在可好?”

    皇甫煜抽抽噎噎的回道:“皇奶奶和皇伯父都很疼他,经常把他叫进宫中说话。父王也很疼他。”

    “那你是什么时候听到他和你父王的谈话,知道他不愿意娶尚书府的小姐?”孟倩幽接着问。

    皇甫煜老老实实的回答:“半个月前,父王和他商议和嫣儿的婚事,他不同意,父王气得发了脾气,说是过几天就进宫请旨给他定下婚期。”

    孟倩幽皱眉:“那个尚书府小姐如何?”

    皇甫煜立刻回道:“嫣儿温柔贤惠,知书达理,长得漂亮,是京城好多青年才俊趋之若鹜的对象,要不是从小就给大哥定下了亲事,早不知有多少媒人踏破他们家的门槛了。”

    孟倩幽冷森森一笑,问:“你怎么知道媒人会踏破他们家的门槛?”

    皇甫煜浑身打了一个冷颤,立刻回道:“我父王气怒之下说的,我听到了。”

    “你父王还说什么了?”孟倩幽接着问。

    皇甫煜眼神闪躲,不说话。

    孟倩幽立即高喊一声:“郭飞!”

    没等郭飞应声,皇甫煜就急忙说道:“我父王还说,你就是一个粗鄙的乡下丫头,根本就配不上我大哥,如果他想要你的话,就等着他大婚以后,把你接入府中做个贵妾。”

    说完,偷偷的抬眼看向孟倩幽,唯恐她听了这话,气怒之下再让人把他扔到山上去。

    孟倩幽却坐直了身体,托着下巴沉思了一下,点头,自语:“看来,我是该进京去找他了。”

    皇甫煜不明白的看着她。

    郭飞的心中却微惊:“主子要是进京了,不知会掀起怎样的腥风血雨。”

    众人正字思量间,吴大和另外的精卫押着其它的黑衣人过来了。

    郭飞看了看这几十人,问孟倩幽:“主子,这些人怎么处理?”

    孟倩幽看了皇甫煜一眼。

    皇甫煜吓得惊叫:“你不能杀了他们,父王只给了我这么多的暗卫。”

    贺一等人也惊惧的看着孟倩幽。

    孟倩幽扫视了这几十个黑衣人一眼,命令郭飞:“今晚先让他们在这练武场呆着,天明以后你去镇衙一趟,告诉镇长我们家昨夜遭到黑衣人围杀,万幸的是我们把人擒住了,让他过来处理一下。”

    “是,主子。”郭飞应声。

    听她说把自己交给镇长,皇甫煜和贺一等人齐齐松了一口气,他们身上都有齐王府的腰牌,想必这小小的镇长不敢拿他们怎么样。

    孟倩幽见他们的神情就知道他们在想什么,嘲讽的看着他们。

    众人被他看的心里发虚,都低下了头。

    孟倩幽起身,吩咐郭飞:“你派人轮流守在这边,不要给他们松绑。另外,把二公子带去你们的院子里,如果这些人敢妄动,先杀了他。”

    说完,大步走出了练武场。

    郭飞吩咐好了轮流看守的人,提起皇甫煜紧跟在后面。

    吴大几人走在最后。

    贺一等人眼睁睁的看着皇甫煜被他们带走,不敢乱动。

    折腾了这大半天,天色已经有些微明。

    孟倩幽吩咐众人回去好好的睡一觉,不用再早起练功。

    众人高兴的应声以后,回到了自己的院子里。

    孟倩幽轻轻的打开院门,发觉没有动静,这才蹑手蹑脚的回到了屋里。

    脱掉衣服,孟倩幽躺在炕上,细细的回想了一下刚才皇甫煜说的话,嘴角露出了满意的笑容。打了一个哈欠,才沉沉的睡去。

    天亮后,孟氏起来做饭,发现孟倩幽的房门没有想往常一样打开,心里奇怪,走到她的房门口,轻轻的打开她的房门,看她面色如常,呼吸平稳的躺在炕上。想着可能是昨天处理事情的时候累坏了,也没有多想,又轻轻的关上房门,去了厨屋做饭。

    孙茜昨天也没有睡好,今天也贪睡了一些,等睁开眼看到天已大亮的时候,吓得赶紧起身,穿好衣服,领着丫鬟匆匆赶到了厨屋。

    孟氏基本上已经把早饭做好,看他们三人一副刚睡醒的样子,奇怪的问:“你们今天早上这是怎么了?幽儿到现在还没醒,你们三个看着也是刚睡醒。”

    孟贤昨天晚上嘱咐了不要告诉孟氏这件事,孙茜笑着回道:“这两天作坊了太忙了,有些累,起晚了些。”

    孟氏关心的说道:“你要是累了,就歇一天,作坊里的事交给贤儿去处理。”

    “知道了,娘。”孙茜高兴的应声。

    婆媳两个又高高兴兴的说了一会儿话,孟倩幽穿戴好了,从屋里走出来,直接走到厨屋,好奇的问:“娘,大嫂,你们两人在说什么,这么高兴。”

    孟氏回道:“你大嫂在给我说作坊里的事情。”

    孟倩幽点头。

    孟氏说她:“你先去洗漱一下,马上我们就吃饭了。”

    孟倩幽反而走进厨屋里,笑嘻嘻的对孟氏说道:“娘,我告诉您一件事,您可不要着急。”

    “什么事?”孟氏抬头问。

    孟倩幽不在意的回道:“咱家昨天晚上进了几个贼,被我和郭飞一起擒到了。”

    孟氏微愣了一下,随即走到她身边上下左右打量了她一下,急切的问:“你没受伤吧?”

    孟倩幽自己在她面前转了一圈,道:“我没有动手,郭飞他们轻易的就把人擒住了。”

    孟氏疑惑的看着她。

    孟倩幽坦然的任她打量。

    孟氏没看出她的神色有任何不妥,相信额她的话,放下心来,道:“以后再有这样的事情,就让郭飞他们去处理,娘实在是不想你出事了。”

    孟倩幽四年前受的那场伤,足足的炕上躺了三个月,把孟氏吓坏了,从那以后,孟氏再也不让她去远的地方,即使是有生意要谈也不行。

    孟倩幽知道孟氏是担心你自己,搂着她的肩膀讨好的说道:“我知道娘担心我,所以我根本就没有动手,您就放心吧。”

    孟氏拍了拍她的手,说道:“快去洗漱吧,顺便把杰儿喊过来吃饭。”

    孟倩幽松开孟氏的肩膀,只走到院子里喊了一声:“杰儿吃饭了。”

    孟杰在屋里应了声。

    孟倩幽便回屋去洗漱。

    孟二银也听到了她的喊声,从屋里走了出来。

    孙茜命令丫鬟去把孟贤和孟召喊了过来。

    等孟倩幽洗漱完了,在回到厨屋的时候,全家人都等着她了。

    孟倩幽坐好,没有先吃饭,而是笑嘻嘻的对孟二银和孟氏说道:“爹、娘,我给你们说一件事。”

    孟氏道:“我刚才已经给你爹说了昨天晚上家里招了贼的事情。”

    孟倩幽依旧笑嘻嘻的说道:“我给你们说的不是这件事情。”

    孟氏见他的神情不像是有什么大事情,边便拿起手边的筷子,一边分发给大家,一边问:“那是什么事情?”

    “我想明天就去京城找逸轩。”

    ------题外话------

    恭喜shqxh荣升解元,

    恭喜shqxh荣升解元,

    恭喜shqxh荣升解元

    感谢亲的陪伴和支持,谢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