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章 摆开架势去逼婚(一更)
    宰相门前七品官,更何况是齐王妃的暗卫,要搁以往,镇长就是天大的胆子也不敢关押他们。可是想在孟倩幽开了口,想到她可能是未来的世子妃,镇长咬了咬牙,点头答应:“好,这些人敢私闯民宅,痛下杀手,理应判处斩刑的,既然孟姑娘为他们求情,那就关押他们十天,十天以后我准时放人。”

    贺一等人不相信的看向镇长。

    孟倩幽看他们的神色,暗自偷笑,趁机给镇长戴高帽子:“你们从京城来,不了解我们的镇长,他是一个铁面无私,刚正不阿,一心为民的好镇长。”

    镇长正自心里发虚,听了她这番话,立刻有了底气,大义凛然的对贺一等人说道:“孟姑娘说的不错,我是不惧怕任何权势的,你们不要妄想我会轻易的放了你们。”

    贺一等人的想法落了空,同时焦急的看向孟倩幽,贺一急声请求:“孟姑娘,我们主子还小,请您让我陪着他一起跟您回京。”

    孟倩幽微微一笑,:“不用了,他好歹是齐王爷的二公子,我不会拿他怎么样的,顶多是让他路上受点苦。”

    贺一闻言更加的着急,晃着身体想要站起来,被旁边的精卫一使力摁了回去。贺一挣扎着说道:“孟姑娘,千错万错都是我们的错,是我们没有劝阻住主子。您要打要罚都可以,把我们关在大牢也可以,千万不要虐待我们的主子。”

    孟倩幽没有再理会他,对镇长说道:“麻烦大人了,请您把这些人带走吧,我还要回去收拾东西,明日早点启程去京城。”

    镇长点头,命令衙役:“将他们全部带走!”

    衙役们应声,吆喝着暗卫们起来跟他们走。

    这些暗卫跟着皇甫煜,在京城到哪里也是被人捧着的主,如今的感觉是虎落平阳被犬欺,龙困浅滩鱼虾戏。连个小小的地方的衙役竟然也敢吆喝他们,一时气怒,眼里迸出骇人的光,如果不是旁边有精卫守着,估计他们已经崩开了绳索,把衙役们暴揍一顿。

    孟倩幽的一句话让他们泄了气。

    孟倩幽道:“如果你们子大牢里老老实实的呆十天,我就不虐待你们的主子,让他坐着马车跟我去京城。你们要是哪一个敢私自逃出大牢,我就把皇甫煜绑在马背上,三天不给他吃喝。”

    孟倩幽的狠劲贺一等人已经领教过,知道她说到做到,吓得收了全身的怒气,乖乖的跟着衙役们走出练武场。

    镇长也要随着往外走。

    孟倩幽低声嘱咐他:“大人,这些人关入大牢后,千万别让人虐待他们,免得惹急了他们,给你们带来杀身之祸。”

    镇长脸上的冷汗一下子就冒出来了,急声给孟倩幽道谢:“多谢孟姑娘提醒,我知道了,回去后我就吩咐下去。”

    孟倩幽点头。

    镇长擦了擦额头上的冷汗,跟在众人后面出了练武场。

    孟倩幽吩咐郭飞:“明天你带十人随我去京城,剩余的人全部安排好,让他们时刻注意好家里,千万不要有什么差错。”

    “知道了,主子。”郭飞应声,转身去布置。

    村民们看着衙役们押着几十名黑衣人浩浩荡荡的从村里大路走过去,立刻炸开了锅,纷纷猜测是怎么回事。有那大胆的村民试着上前询问衙役:“官差大人,这是发生了什么事情?”

    衙役们从来没有押过这么多人去大牢,有些嘚瑟,便回道:“这些人,昨夜潜入孟姑娘家,被孟姑娘派人抓住的。”

    衙役话落,村里人一阵哗然,前些年,孟倩幽整治了那些偷鸡摸狗的人以后,这几年来,村里一直平平静静的,再也没有听说过谁家进过贼,如今却有这么多人同时潜入孟家,场面可想而知。更有那有心的人想到了孟倩幽和齐王世子的瓜葛。

    孟齐刚从家里走出来,恰巧听到了衙役的话,大惊,急急忙忙的回了老宅,一进门,孟齐就大声在院子里嚷:“爹,娘,你们没事吧?”

    孟贤夫妇按照孟倩幽的吩咐正分别陪着孟二银夫妇聊天。听到孟齐的喊声,两人同时心里一咯噔,起身来到屋外。孟齐也已经大步走到了门口。孙茜笑着转移话题:“二弟,弟妹怎么没有随你一起过来。”

    孟齐停住脚步,喊了:“大哥,大嫂”后,才回道:“婉儿月份大了,不愿意走动,留在家里有丫鬟看着,我正准备去作坊呢,看到”

    话没说完,被孙茜打断:“我不是告诉你了吗?作坊里有我和你大哥看着呢,你留在家里,好好地照顾弟妹。”说完,对着孟齐猛使眼色。

    孟齐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回道:“我看她今天没事,我先去作坊了看看,一会儿就回家去照看她。”

    说完,问孟贤:“大哥,昨天晚上是怎么回事,你们都没事吧?”

    孙茜抢着回道:“昨天晚上有人潜入咱家,都被小妹派人抓住了,怕弟妹受到惊吓,才没有派人过去告诉你们,你先别急,让你大哥好好的给你说说。”

    孟齐做了这么多年的生意,自然听出了孙茜的话外之意,明白这里面肯定有不能让孟氏夫妇知道的事情,点头,顺着话题说道:“大哥,你快告诉我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孙茜见他听懂了自己的暗示,松了一口气。道:“你们哥俩慢慢说,我进屋去陪爹娘。”

    孙茜走进屋内,孟氏奇怪的问:“怎么不让他们哥俩进来说?”

    孙茜拿孟召做借口:“召儿还小,不宜多听这样的事情。”

    孟氏不疑有它,点了点头。

    屋外,孟贤领着孟齐去了东厢房,慢慢的把全部的事情告诉了他。

    孟齐气得站起来,道:“太可恨了,竟然敢派人过来杀小妹,那个二公子在哪里,我去揍他一顿给小妹解解气。”

    孟贤阻止他:“那个二公子被小妹收拾的不轻,你就别在去添乱了,现在最主要的先瞒着爹娘昨天来了那么多人的事,一切等小妹明天去了京城再说。”

    “小妹要去京城?”孟齐惊讶的问。

    孟贤点头:“爹娘好不容易才同意的,你一会儿千万别说漏了嘴,免得他们知道了再拦着小妹不让去去京城。”

    孟齐点头:“我知道了,大哥。”随即又问:“小妹去京城的事安排好了吗?咱俩谁跟着去京城?”

    “小妹领着文彪、文虎和郭飞他们一起去。”孟贤道。

    孟齐不同意:“小妹独自一人去京城那怎么行?咱俩是哥哥,必须有一个跟着撑腰的。”

    孟贤叹口气:“小妹这次去京城,短时日内肯定回不来,家里的生意需要人照顾,弟妹又要快生了,你也脱不开身,只有她一人去了。”

    “大哥随着一起去吧,我留在家里照顾生意。”孟齐道。

    孟贤摇头:“你还不明白,家里的生意只是其次,小妹怕的是她不在的这段时间,有人再来家里行刺,我必须留在家里坐镇。你在新宅那边,有许多事都来不及。”

    孟齐没了话说。

    孟倩幽从练武场回来,看到孟齐也在,笑着问道:“二哥,二嫂今天怎么样?”

    孟齐挠挠头,回道:“挺好的,就是说身子沉,懒得动。”

    孟倩幽点头,道:“我正要派人去找你呢,我明天准备去京城了,家里的事情你和大哥多照顾一些。”

    孟齐应道:“大哥都告诉我了,你路上要小心一些,等会儿我回去给你拿些银票过来,京城的东西什么都贵,多带点银票有备无患。”

    孟倩幽拒绝:“不用了,我的够用。”

    孟齐没再坚持。

    兄妹三人一起走进屋里。

    孟氏已经给孟倩幽收拾了一些东西,见她近进来,问:“幽儿,你看这些东西够不够?”

    孟倩幽看着这几乎占了半个屋子的东西目瞪口呆。

    孙茜掩嘴偷笑,道:“我劝过娘了,说让你多带点银票,自己去京城里购置,可娘不听,这不,连家里的新棉被都拿出来让你带上。”

    孟氏满意的看着自己准备的东西,道:“京城里的棉被哪有娘做的暖和。”说完,指着几个大大的包袱,道:“还有衣服,哪有娘给你做的合身,这些你都带上。”

    孟倩幽哀嚎一声,趴在高高的棉被上,哀怨的说:“你可真是我的亲娘。”

    众人被逗乐。

    孟倩幽起身,搂住孟氏的胳膊,讨好的说道:“娘,咱商量一下行不行”

    后面的话还没说,就被孟氏打断:“没什么商量的,这些东西你必须全带上。”

    孟倩幽试图劝服她:“可这些东西也太多了,得装两辆马车。我们带着这些东西走不快的。”

    孟氏不松口:“你这次去京城,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回来,娘原本还想给你再多准备一些的,是你大嫂极力阻止,娘才没有准备这么多。”

    孟倩幽摇晃着孟氏的胳膊,撒娇的说道:“娘,我是去逼婚的,只要她们答应了成亲,我就会回来待嫁的,用不了多长时日的。”

    孟氏拍了拍的她的手,道:“你以为娘真的什么都不知道呢,你和逸轩的亲事哪里是那么好成的。你们之间的身份相差的太多了,即使逸轩答应了娶你,你们也不会那么容易成亲的。听娘的,把这些东西带上,到了京城先置办一套宅院,定亲的事情慢慢说。”

    孟倩幽的笑容僵了一下,随即又恢复了原样,笑着拍着胸脯说:“娘,你女儿我是谁呀,我出马还有逼不成的婚,您放心吧,最多三个月,我就会和逸轩成亲。”

    孟氏笑笑没说话。

    屋子里的气氛一时有些沉闷。

    孟倩幽最受不了这种气氛,不满的嚷道:“你们这都是怎么回事,对我这么没有信心吗?”

    孟氏叹了一口气,拍拍她的背,道:“听娘的,如果不行,就不要强争,我们胳膊拗不过大腿,回家来,咱们一家人和和美美的过日子。”

    孙茜勉强笑着劝道:“娘,逸轩和小妹有很深的情分,这门亲事一定会成的,您就不要太担心了。”

    孟氏又深深的叹了一口气。

    孟倩幽急忙说道:“好好好,我听娘的,把这些都带上,如果他们齐王府敢不认这门亲事,我就带着众人住在他们齐王府门口。”

    孟氏被说笑,轻轻的打了她一下,嗔怪的说道:“你呀,都十八了,说话还是这么没有正形。”

    见孟氏终于又露出了笑脸,孟倩幽松了一口气,悄悄的冲孙茜吐了吐舌头。

    孙茜掩嘴偷笑。

    一家人有说了一会儿的话,孟氏让孟齐回去照顾自己的媳妇。

    孟齐点头,站起身来,嘱咐了几句,就回了自己的家里。

    孟倩幽示意孟贤夫妇还是陪着孟氏夫妇说话,自己来到了配房的院子里。

    文氏三妯娌和文莲去了土豆粉店里上工,文豹赶着马车儿送他们过去的。院子里就只剩下文彪和文虎两人。

    看到孟倩幽过来,两人恭敬的喊:“姑娘。”

    孟倩幽微颔首,说:“我明天去京城,你们随我一起回去吧。”

    两人愣住。

    好一会儿文彪才激动的的说道:“姑娘的意思是带我们一起去京城?”

    孟倩幽点头。

    文彪和文虎欣喜若狂,激动的差点跳了起来,六年了,终于可以回京城了。

    孟倩幽看着两人高兴的样子,也露出了微笑,道:“你们自小在京城长大,对那里的环境比较熟悉,我们到了以后,所有的事情全都交给你们二人去打理了。”

    文彪声音里的喜悦压都压不住:“放心吧,姑娘,我们会全部打理好的。”

    孟倩幽接着说道:“咱们到了京城以后,你们先去置办一座宅院,不需要太大,位置一定要好,价格贵一些没有关系。”

    两人点头应声:“知道了,姑娘。”

    孟倩幽道:“晚上的时候给家里人说一声吧,咱们此去京城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回来。让她们不用担心。”

    两人还是点头。

    孟倩幽知道他们的心情,又嘱咐了几句其它的,就转身往外走。

    刚走出院门,文彪急切的声音传出来:“姑娘,等等。”

    孟倩幽停住脚步,回头。

    文彪的脸色已经没有了刚才的喜悦,大步走到她面前道:“姑娘,我们只顾着高兴了,忘了我们是被怎样驱逐出京的,如今我们这样跟着你回去,会不会给你惹来麻烦?”

    孟倩幽笑看两人,道:“我这次是去逼婚,本身就是去惹麻烦,多你们的一桩不多。”

    文彪忧虑重重:“可是,我们当初得罪的是丞相家的大公子,如果他见到我们,肯定会找我们的麻烦,到时恐怕会连累到了姑娘。”

    孟倩幽露出一个灿烂的笑容,道:“你们跟了我这么多年,还不了解我吗?我最不怕的就是麻烦,你们只要记住了,有人故意找碴就给我打回去,绝不能手软,剩下的事我来解决就行。”

    文彪、文虎对望了一眼,同时挺直了胸膛,大声的应道:“知道了,姑娘!”

    响亮的声音引来郭飞和精卫们的观望。

    看到是孟倩幽在,郭飞走过来,恭敬的说道:“主子,都安排好了,明天有十人跟着我们进京,其余的人留在家里。”

    孟倩幽点头,吩咐他:“照看好二公子,明天一早我们就启程。”

    郭飞应声。

    所有的事情都安排好,孟倩幽回到了自己的屋里,打开箱子,把里面的两块玉佩和一沓银票拿出来放好,看到那四封信,也想了一下,也拿了出来放好,一切准备就绪,就等着明天一早出发。

    孟齐回了家里,告诉了自己的媳妇孟倩幽要去京城的事情,王嫣非要过来给孟倩幽送行。

    第二天天未亮,一夜没睡的孟氏起来做好了早饭。

    众人吃过早饭后,郭飞等人也已经把所有的东西都装到了马车上。

    孟倩幽刚要往外走,孟贤喊住她,从怀里拿出一些银票,放到她的手上,道:“这些银票你拿着,如果不够,再给家里捎信。”

    孟倩幽想要推辞。

    孙茜上前一步,把她的手合上,道:“拿上吧,这是我和你大哥的一片心意,京城路远,我们也帮不上别的忙。”

    孟倩幽的眼眶有些发酸,没有再推辞,把银票放好。

    “小妹!”孟齐的急促的声音从远处传来。

    众人望去,只见孟齐扶着笨重的王嫣急冲冲的赶过来了。

    孟倩幽急忙迎了上去,埋怨孟齐:“二哥,二嫂身子这样重,你们就别过来了。”

    王嫣抓住她的手,呼哧喘喘的说道:“不怨你二哥,是我自己非要过来送你的。”

    说完示意孟齐。

    孟齐也从怀里拿出一些银票,道:“小妹,这是我和你二嫂的一点心意。”

    “大哥刚才已经给了不少了,我自己还有,用不来这么多,说不定我过几天就回来了。”

    王嫣拿过银票,强硬的塞进她的手里,道:“京城的花费较大,多带些银票有备无患。”

    孟倩幽无法,只得把银票收起来,道:“谢谢二哥,二嫂。”

    王嫣拍拍她的手,没有在说话。

    孟倩幽和众人一一到道过别后,坐上马车朝着京城走去。

    孟氏看着马车走远,隐忍了一天的眼泪流了出来。

    ------题外话------

    亲们,月票,么么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