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章 世子爷,请给民女做主(二更)
    一行人,五辆马车,浩浩荡荡的朝着京城走去。

    孟倩幽也不着急赶路,累了就让众人休息一下,晚上早早的找到投宿的地方,绝不露宿在荒郊野外。

    其间齐二公子受不了马车的颠簸,不满的叫嚷了两次,被孟倩幽毫不客气的狠狠收拾了两顿后,再也不敢吱声。

    一路无事,三天后,到了京城。

    望着高高的城门,文彪和文虎激动的热泪盈眶。

    孟倩幽等两人的心情平静下来以后,才吩咐所有人进城。

    守城的军士看到这几辆马车,拦下询问了一番,看没有什么可疑之处,便放所有的人进了城。

    进了城门以后,孟倩幽才算松了一口气,露出了笑容,打开车帘,吩咐文彪:“先找一家好些的客栈住下。”

    文彪应声,头前赶着马车按照记忆中的方向,来到了一家客栈。

    客栈的伙计看到这么多人过来,立刻热情的迎过来,点头哈腰的问:“您们是打尖还是住店?”

    文彪停好马车,孟倩幽走了下来,道:“住店,有上房吗?给我们来几间。”

    伙计大喜,急忙说道:“有有有,姑娘先请里面看看。”

    孟倩幽点头,跟着伙计走进店内,郭飞紧跟在她的身后。

    掌柜的也看到了外面的马车,热情的询问了她们需要什么样的房间后,亲自领着他们俩到二楼,依次打开几间房门,道:“这是我们客栈最好的房间,姑娘看看满意吗?”

    孟倩幽看了看,房间宽敞明亮,收拾的干干净净,满意的点头:“就这几间吧,我们还有几辆马车,麻烦你让伙计照顾好。”

    掌柜的高兴的应声后,去了楼下,孟倩幽吩咐郭飞:“把二公子带上来。”

    郭飞应声后走下楼去。

    皇甫煜本以为到了京城后,孟倩幽会直接去王府找自己的大哥,想着自己的苦日子终于熬到了头了,正高兴的不行。看到孟倩幽竟然找了一间客栈住下,耍起了脾气,死活不下马车。

    郭飞无法,一用力,扛着他往楼上走。

    皇甫煜连踢带打,说道:“我是堂堂的我齐王府二公子,你竟然敢这样对我。”

    客栈里的人们听到他的话都奇怪的看向他。

    只见他鼻青脸肿,根本看不出原来的的样貌。

    孟倩幽冷冷的话从楼上传来,“郭飞,今天我们就在客栈里住下了,如果他不愿意,就让他睡在马车上吧。”

    话落,皇甫煜立刻停止了挣扎,一声不吭的任由郭飞把他抗上去。

    郭飞暗笑。

    客栈里的人见他老实了,也都收回了目光,不再理会。

    掌柜的到是仔细的多瞅了几眼,无奈实在是看不清他原来的相貌,便也没有再多事。

    到了房间门口,郭飞把皇甫煜放下,孟倩幽似笑非笑的看着他。

    皇甫煜吓得身子直往郭飞身后躲。

    孟倩幽没有说话,转身走进房间内,皇甫煜乖乖的跟着走了进去,郭飞守在房间外。

    孟倩幽在椅子上做好,示意皇甫煜也坐下。

    皇甫煜嫌弃的看了一眼,没动。

    孟倩幽也强迫他,问:“平日里,你大哥什么时候在家?”

    皇甫煜被孟倩幽收拾怕了,老老实实的回道:“大哥平日里上午去国子监,下午在家跟着周夫子在家上课。”

    孟倩幽皱眉:“这几年一直是这样吗?”

    皇甫煜老实的点头,“除了皇奶奶和皇伯父召见,他几乎不怎么出门。”

    孟倩幽的眉头皱的更深。

    皇甫煜看她不高兴,往后缩了缩身子,惊惧的说道:“我说的都是实话,你可不能打我。”

    孟倩幽没有理他,吩咐郭飞:“命令下去,让所有人的上来休息,养足了精神,吃过午饭,我们去齐王府讨个公道。”

    郭飞应声。

    所有的人都已经来到了楼上,郭飞吩咐下去,众人应声,各自找了房间去休息。

    孟倩幽示意郭飞把皇甫煜也带了出去,独自早在房间内的自己上喃喃自语:“逸轩,我来了,真期待看到你变成什么样子了。”

    而在国子监正在学习武功的皇甫逸轩,此刻仿佛有感应一般,朝着远方看来。

    连着坐了三天的马车,孟倩幽也有些累了,稍微躺在床上也休息了一会儿,抬眼透过窗户看了看外面的天色。起身,吩咐一直立在门外的郭飞:“吩咐掌柜的给我们准备饭菜送上来。”

    郭飞去了楼下,掌柜的一听,立刻让伙计把饭菜送了上来。

    众人随意的吃过以后,稍微等了一会儿,孟倩幽便走出房门,命令众人:“走,我们去齐王府。”

    众人应声。

    皇甫煜一听终于可以回府了,不用郭飞催促,颠颠的跟着往外走。

    客栈内的人见一个小姑娘,领着一群彪悍大汉,带着一个鼻青脸肿的少年,心下奇怪,纷纷询问。

    孟倩幽微笑这回道:“各位要是好奇,就跟着我们去看看吧。”

    反正都是住店的客人,一时半会也不走,众人的好奇心被吊了起来,竟然有十几个人站起来,真的跟在了他们的后面。

    沿路的众人有好事的,看到这浩浩荡荡的一群人,询问过后要去齐王府,要也好奇的跟在后面,以至于到了齐王府门前的时候,变成了一百多人的队伍。

    齐王府的守门人看到这么多人朝着王府走来,以为发生了什么大事情,警惕的看着越走越近的众人。

    到了齐王府门前,站定。

    孟倩幽高声对守门人说道:“麻烦去通禀一声,就说清溪镇孟倩幽有大事需要世子爷出来做主。”

    一般的过来齐王府的人都是找齐王爷的,找世子的几乎没有,现在突然来了这么多人要找他,守门人心里疑惑,站着没动。

    皇甫煜的呵斥他:“还愣着干什么,还不快去禀报大哥。”

    看门人听到他的声音熟悉,仔细看了看,可是皇甫煜穿着一身脏乱的衣服,鼻青脸肿,根本就看不住原来的模样。小心试探的问:“您是二公子?”

    皇甫煜狠厉的说道:“瞎了你的狗眼,连我都不认识了吗?还不快去禀报大哥。”

    一听真的是皇甫煜,看门人大惊,边飞速的朝着里面跑,边大喊:“不得了了,二公子被人打了!”

    跟在后面看热闹的众人,听到了看门人的喊声,这才反应过来这个鼻青脸肿,爹娘都认不出的少年真的是齐王府的二公子,心里既兴奋又害怕。

    兴奋的是,齐王府也的二公子被人打成了这样,一会儿齐王爷出来以后不知该如何的震怒,害怕的是如果齐王爷震怒了,他们这些无辜的人会不会跟着遭殃。

    看门人不顾规矩的在府里边跑边嚷,惊醒了还在午休的齐王侧妃,有些怒意的吩咐丫鬟:“去看看,是何人如此没有规矩的大惊小叫,拉出去杖毙。”

    丫鬟应声,走了出去,不一会儿就急冲冲的跑了进来,慌慌张张的说道:“娘娘,不好了,二公子被人打了。”

    侧妃惊得立刻睡意全无,立刻坐起身,尖声问:“你说什么?”

    丫鬟被她的怒意吓到,哆嗦着回道:“奴婢刚才已经打听了,守门人说二公子被人打了,现在好像就在府门口。”

    “快,快伺候我穿衣,出去看看。”侧妃娘娘着急的吩咐。

    丫鬟赶紧上前,拿起她的衣服,伺候着她穿好,扶着她快步的朝着府外走去。

    看门人一路跑一路喊,到了皇甫逸轩的院子前,气喘吁吁的对守在院子前的仆人说道:“快、快去禀报世子爷,有个清溪镇来的孟倩幽,押着二公子,说是要让世子爷给她做主。”

    随身伺候皇甫逸轩的皇甫毅,也就是牛蛋,正好出来倒洗脸水,听见看门人的话,手里的脸盆哐啷一声就掉在了地上。

    屋里刚洗完脸的皇甫逸轩听见响声,温和的问道:“阿毅,怎么了?”

    皇甫毅说话的嘴唇都激动的打哆嗦:“世、世子,倩幽姐姐来了,在大门口。”

    屋里没了动静。

    皇甫毅脸盆也顾不上捡起来了,转身想走进屋里去。

    皇甫逸轩猛然打开了门帘,大步走出来,惊喜的问:“幽儿来了?”

    皇甫毅激动的直点头,道:“看门人是这样禀报的。”

    守门人看见皇甫逸轩出来,不顾规矩的说道:“世子爷,您快出去看看吧,二公子被人打的都认不出来了。”

    皇甫逸轩大步的往外走,边走边问:“怎么回事?”

    看门人紧紧的跟在身侧,边小跑着跟上边回道:“外面自称是孟倩幽的姑娘领着许多人,押着二公子,堵在王府门口,直接指名要您出去给她做主。”

    皇甫逸轩的脚步顿了一下,随后脚步迈的更快了。

    守门人一路小跑的跟着后面。

    皇甫毅也跟在了后面。

    三人快速的往外走,正好撞见了让丫鬟搀扶着也急冲冲的走过来的侧妃娘娘。

    看到皇甫逸轩,侧妃娘娘停住脚步,恭敬的让在一边,喊道:“世子爷。”

    皇甫逸轩轻轻应了一声,连看都没看那她一眼,就从她面前大步的走过去。

    等他过去了,侧妃娘娘,让丫鬟搀扶着跟在后面。

    几人出了门口。皇甫逸轩一眼就看到了站在王府门口不远处的孟倩幽正浅笑吟吟的看着他。心里激动,正要大步迈过去,侧妃娘娘的惊呼声在身旁响起:“煜儿,你这是怎么了?”

    皇甫煜看到侧妃娘娘,隐忍多日的委屈终于爆发出来,带着哭意的告状:“母妃,这个女人欺负我。”说着,就要挣脱郭飞的钳制跑过去。

    郭飞不松手,皇甫煜挣扎无功。

    侧妃娘娘看的心疼,厉声呵斥郭飞:“大胆的贱民,还不放开二公子,小心你的脑袋。”

    郭飞充耳未闻,丝毫没有松手的意思。

    侧妃恼怒,命令府卫:“把这些胆大妄为的贱民给我抓起来,乱杖打死。”

    府卫应声,齐齐冲出门外。

    看热闹的人一看,赶紧往后退缩,只留孟倩幽一众人呆在中间。

    府卫将他们团团围住。

    孟倩幽面无惧色,笑着对皇甫逸轩说道:“世子爷,请您给民女做主!”

    皇甫逸轩贪婪的看着这四年来自己心心念念的容颜,从心底露出喜悦的笑容。

    孟倩幽差点被他的笑容闪瞎了眼,暗骂了一声“死妖孽。”才开口又重复了一遍:“世子爷,请您给民女做主。”

    皇甫逸轩回神,笑容散去,端出尊贵无双的气势,一脸威严的问道:“何事需要本世子为你做主?”

    孟倩幽又在心里暗骂了装腔作势的他一句之后,才回道:“世子爷,这位公子前几天晚上率领数十人潜入我家,意图杀死我,民女抓住他以后,听闻他是齐王府二公子,不敢妄下决断,特此押过来让世子爷给民女做主。”

    话落,周围“嗡”的一下议论声四起,对着皇甫煜指指点点,说什么的都有。

    皇甫逸轩皱起眉头,还没说话。

    侧妃刺破耳膜的尖锐声音响起:“哪里来的野丫头,满嘴胡言乱语,就凭你的身份,还配我的儿子动手?”

    孟倩幽的眉头微皱了一下,没有理会她,而是嘲讽的说道:“世子爷,齐王府就是这样的规矩吗?这样的大事让一个女人出来做主?”

    正妃娘娘的身体不好,侧妃进了门以后就掌管着家里的大权,一应事务都是她说了算,尤其是近几年,正妃的身体愈发差,皇甫逸轩又不管府里的事务吗,使得她愈发的嚣张,听到孟倩幽的话,心头火起,厉喝府卫:“给我乱杖打死这个死丫头!”

    府卫应声,正欲上前捉拿孟倩幽。

    皇甫逸轩冷冷的声音响起:“谁要是敢对她动手,杀无赦!”

    皇甫逸轩自从回来后,对谁都是一副温和的样子,从来没有见到他生气,就连府中不小心犯了错的仆人,也只是温声说几句,从来没有责罚过,现在听到他这冰冷的声音,总府卫都不由的打了一个寒颤,退后了几步,不认识似的看着他。

    皇甫逸轩神色淡然的扫视了众府卫一眼。

    府卫立时感觉脖子凉飕飕的,吓得又离孟倩幽远了一些。

    侧妃也被他的态度惊的楞了一下,随即失声尖叫:“世子,煜儿可是你的亲弟弟,如今他被一个这个死丫头打的这样惨,你怎么能不帮他报仇?”

    皇甫逸轩转头,声音不急不缓:“贺侧妃,本世子做的决定还不容你来置喙。”

    侧妃被噎住,张大了嘴巴愣愣的看着他。

    府内跟随的丫鬟,仆人也是第一次看到这样的皇甫逸轩,都惊愣住了。

    府门前一时静寂无声。

    围观的众人却炸开了锅,纷纷猜测堂堂的齐王世子为何对一个农女这样偏袒。

    孟倩幽心里暗自满意的点头:这个死妖孽还算是有良心,没有辜负自己对他的期望。

    皇甫逸轩回头,正好看到孟倩幽的满意的神情,立刻又对她露出一个讨好的微笑。

    孟倩幽暗自瞪了他一眼,再次道:“请世子爷给民女做主。”

    皇甫逸轩看向正可怜巴巴的望着自己,摸样已经认不出的皇甫煜,冷声吩咐身边的仆人:“将二公子关入柴房,三天不许吃喝。”

    皇甫逸轩自从回来后,对这个弟弟可是宠爱有加,一点儿没有别家兄弟争权夺利,互相打压的事情发生,乍一听到他的命令,皇甫煜不相信的尖叫:“大哥?”

    皇甫逸轩凛冽的声音响起:“你身为王府二公子,私自出京去杀人,丝毫没将律法放在眼里,今日对你只是小惩大诫,如果下次再犯,棍棒伺候。”

    皇甫煜吓得身子哆嗦了一下,低下头,不敢再吱声。

    仆人上前,伸出一个手势,道:“二公子,请吧。”

    郭飞看向孟倩幽。

    孟倩幽点头。

    郭飞松手。

    皇甫煜垂头丧气的跟着仆人往府里走,走到皇甫逸轩身边是,期期艾艾的又喊了一声:“大哥。”

    皇甫逸轩不为所动,冷声说道:“再要求情,就加到五天。”

    别说五天,估计一天自己也受不了。皇甫煜这次不用仆人催促,自己快步往府里走去。

    侧妃回过神来,心疼的挡在皇甫煜面前,不满的对逸轩说道:“世子,你不问清楚,就把煜儿关入柴房,是否做的太过分了。”

    逸轩头都没有回,直接吩咐下去:“将侧妃带入她的院中反省,没有我的命令不许她踏出院门半步,看不住者,重罚五十大板。”

    ------题外话------

    咱们的男主霸气吧,还有更霸气的,亲们,月票投过来,绝对让你们过瘾。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