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二章 吐血(二更)
    正妃娘娘的命令不可违抗,皇甫毅咬了咬牙,走进院内,站在院子中间禀报:“世子,娘娘派人来传信,说是想见见孟姑娘。”

    说完,唯恐逸轩的脾气发到自己的身上,悄悄的后退了几步,做好了随时逃出院门的准备。

    屋内一片静谧。

    好半晌皇甫逸轩的声音才传出来:“去回了母妃,就说幽儿前几日受了惊吓,情绪不稳定,等以后有机会了再去见她。”

    皇甫毅应了一声,快速的退出院子,对丫鬟道:“世子刚才的话你也听到了,麻烦你回去给娘娘如实禀报吧。”

    丫鬟无法,转身回了齐王妃的院子,一字不差的把皇甫逸轩的话说给了齐王妃听。

    自从逸轩被找回以后,齐王妃的心里的郁结打开,整个人精神了不少,再加上太医院的大夫给她精心的调理,这几年的身子骨反而比前几年好了很多,不再那么虚弱,而是可以起来走动走动,脸色也比以前有了红晕。现在正坐在窗前的椅子上晒太阳,听了丫鬟的话,叹了一口气。

    自己的这个儿子看似温和有礼,其实对谁都淡漠疏离,就连对待自己这个母亲,也只是比别人稍微强了一点点。四年前,他回归,便向自己提出了退亲的事情,自己没有答应,从那以后他就再也没有提起过,自已也以为这门亲事是水到渠成的事,没想到刚才丫鬟急冲冲的跑进来,告诉她逸轩扛了一个姑娘进门的事,自己惊得差点从椅子上站起来,这才惊觉她想错了,逸轩根本就没有放下他和那位姑娘的亲事,他这一举动,就是告诉京城里的所有人,他娶那个姑娘的决心。

    想到这,齐王妃又叹了一口气。当年齐王爷跟她说了逸轩对那农家姑娘做过的事情以后,她没有放在心上,以为逸轩和别的孩子一样,过了几年,长大了,被这京城的繁华迷了眼,就会忘了那位姑娘,没想到

    齐王妃又叹了一口气。

    她的贴身嬷嬷见这一会儿齐王妃叹了三声气,担心她的身体,劝道:“世子爷只是多年和那姑娘未见,情绪激动了些,才做出了这惊人的举动,等见过这一面就好了,娘娘千万别因此思虑过重,伤了自己的身体。”

    齐王妃摆手,“嬷嬷,我没事,我只是担心,逸轩这孩子会真的一门心思退了和嫣儿的亲事,那样我就真的没脸再见我尚书夫人了。”

    嬷嬷劝道:“娘娘,不会的,您看世子这几年,做的哪一桩,哪一件事不是让您感到欣慰,这件事他自然也不会违逆了您的意思,顶多不过把那姑娘收入房中罢了。”

    齐王妃又叹了一口气。没在说话,满心忧愁的看着窗外。

    逸轩听完孟倩幽的话以后,站住,一脸委屈的定定的望着她。

    孟倩幽最受不了他这种神情,总感觉自己就是一个女恶霸正在欺负一个未成年的孩子,开口恶狠狠的说道:“别以为露出这种神情我就会答应你。”

    逸轩收起委屈的神色,小心翼翼的走到她的面前,讨好的说道:“好好好,我自己解决,你千万别生气。”

    说完,试探的拉起她的手,道:“我们好不容易才见面,别提这些烦心事了,坐下来好好地说会儿话。”

    孟倩幽哼了一声,甩开他的手,坐回了椅子上。

    逸轩不在意的笑了笑,把桌子上的箱子盖好,推到她面前,道:“一会儿走时,拿回去看,我要对你说的都写在了信里。”

    孟倩幽脸色微红,没有了刚才的怒气。

    逸轩得逞的一笑,坐到另一边的椅子上,详细的询问了家里这几年的情况。

    孟倩幽知道他一直惦念,就事无巨细的把这四年来发生的大大小小的事情告诉了他,着重说了孟齐也娶亲了,娶得是来家里批发土豆的王老板的女儿,并笑说,自己的两个嫂子都是做生意的高手,比自己的大哥、二哥强了不知多少。

    逸轩静静的坐在椅子上听她说着家里的事情,脸上是说不出的满足神情。

    两人说着,听着,不知不觉下午的时间已经过了大半,孟倩幽看了眼外面的天色,道:“郭飞他们已经在外面等的很久了,我该走了。我暂时住在云客来客栈,你如果有事的话可以让牛蛋去找我们。我已经吩咐额文彪和文虎去买宅子,等买好了我也让人过来知会你一声。”

    有些也看了眼外面的天色,有些不舍的说道:“天色还早,你再坐一会儿再走吧,我亲自送你去客栈。”

    孟倩幽摇头,起身,抱起桌子上的箱子,道:“一会儿齐王爷该下朝回来了,我可不想跟他碰上,我还是赶紧的走吧。”

    逸轩起身,走到她面前,用那双纯净而又明亮的大眼睛含情脉脉的瞅着她,恋恋不舍的道:“我送你。”

    孟倩幽心里一跳,不受控制的话脱口而出:“我再陪你半个时辰。”

    逸轩展开一个灿烂的笑颜。

    孟倩幽实在受不了他的诱惑,伸手推了他一把:“死妖孽,滚开,”

    逸轩不妨,被她推的一踉跄,撞到了桌子上,嘴角竟然流出了鲜血,滴滴洒落在地上。

    孟倩幽手中的箱子“哐当”就掉在了地上,信散落一地。

    孟倩幽惊呼出声:“逸轩!”

    逸轩也惊呆了,不置信的看着自己面前的鲜血。

    孟倩幽一个跨步上前扶住他,心疼的问:“怎么了?是撞到要害了吗?”

    逸轩摇头,擦了一下自己的嘴角,露出一个安慰的笑容:“没事,这段时间总感觉胸口憋闷,现在吐出这一口血感觉好多了。”

    孟倩幽皱起眉头,仔细查看了一下他的脸色,心里有了不好的预感,道:“你坐下,我给你把下脉。”

    逸轩点头,顺势坐在身后的椅子上,把手伸到了她的面前。

    孟倩幽也坐回椅子上,把手搭在他的脉搏上,仔细的给他号脉。

    逸轩也不在意,贪婪的看着他的容颜,轻声安慰她:“我没事,你不用担心。”

    孟倩幽冲他幽幽一笑,道:“世子爷,您知不知道自己中毒了?”

    逸轩愣住,脸上的笑容消失。

    孟倩幽哼了一声,坐回椅子上:“我还以为世子爷这几年在京城里混的风生水起,所向无敌呢,原来被人算计了也不知道。”

    见她虽然生气,神色却不是很着急。逸轩料定自己中毒不是很深,小心的讨好的说道:“你知道的,我对草药一窍不通,被人算计了也很正常,所幸没什么大事,你就不要太担心了。”

    “我担心什么,我不担心,世子爷呜呼了我正好可以回家找个好人家嫁了。”孟倩幽有些赌气的说道。

    逸轩神色顿了一下,小心翼翼的伸出手,把他的手抓在了手里,语气却很决绝:“幽儿,这样的事情今生你就不要想了,还是想想如何才能嫁我为妻吧。”

    孟倩幽白他一眼,甩开他的手,道:“下毒之人估计是怕事情败露,所以给你下的是慢性毒药,如果我再不来,半年后即使你不呜呼哀哉,也不会再像现在这样活蹦乱跳,而是必须躺在床上一辈子。”

    听了她的话,逸轩眯了眯眼,神情露出一丝狠厉,瞬间消失不见。

    孟倩幽点到为止,剩下的话也没有多说。

    屋中有一瞬间的沉寂。

    孟倩幽起身,打开房门,对着外面喊道:“牛蛋,你进来一下。”

    守在门口的仆人听见她的话,同时愣了一下,互相看了看,不知道她喊得是谁。

    皇甫毅听见了她刚才的那声惊呼,不知道屋里发生了什么事,正暗自着急,听见孟倩幽喊他,快步上前,恭敬的问:“孟姑娘,有什么吩咐。”

    “你进来一下。”

    皇甫毅应声,走进屋里,看到地上的鲜血,脸色大变,惊慌的问道:“世子,孟姑娘,这是怎么回事?”

    孟倩幽示意他不要着急,小声的把逸轩中毒的事情告诉了他。

    皇甫毅听完小声急声道:“这不可能,世子每天的饭菜都是我亲自端过来的,我都用银针试过了,绝对没有毒。”

    “他们下的剂量少,用银针是试不出来的,不过,从他刚才的脉相上来看,他中毒已经很久了,至少也有半年。”孟倩幽道。

    皇甫毅更是吃惊,有人给世子下了半年的毒药,自己竟然什么都没察觉到。

    孟倩幽吩咐他:“你去拿纸笔来,我写下个方子,你速去抓药过来,给你们世子服下,还有,你派人赶紧把血迹清理干净,吩咐他们不许往外传。”

    皇甫毅一愣,但没有多问。

    而是慌慌的去了逸轩的书房拿来了纸笔。

    孟倩幽提笔写下一个药方,交给他,道:“亲自去抓药,熬药,万不可经他人之手。”

    皇甫毅点头应声:“我知道了,孟姑娘。我这就去,世子麻烦您照顾了。”

    孟倩幽点头:“你出去的时候告诉我的人一声,我和逸轩还有话没有说完,让他们再等一会儿。”

    皇甫毅应声,拿着药方匆匆的走了出去。

    走到院门外,低声吩咐两名仆人:“你们去把屋里地上的血迹擦干净,记住,别让任何人知道这件事情。”说完,急冲冲的往院外走去。

    仆人们立刻走进院子,打了盆水,拿上一块干净的布来到房门前,轻轻地敲了敲门,恭敬的说道:“世子,我们进来擦一下血迹。”

    好一会儿,逸轩温和的声音才传出来:“进来吧。”

    两人应声后,推门走了进去。

    逸轩指着地上的血迹吩咐他们:“把这里清洗干净,就出去吧。”

    两人目不斜视的端着水盆,跪在地上,很快的就把地上的滴滴血迹擦洗干净,然后就快速的退了出去。刚关上门,逸轩温柔的声音从里面就传了出来,:“幽儿,还疼吗?”

    两名仆人对看了俄一眼,想到孟倩幽刚才的那声尖叫,了然的点头。

    屋内的逸轩还不知道两人已经误会了,兀自摸着孟倩幽的头,心疼的说道:“这些信我自己捡就好了,你看你,撞到了吧。”

    孟倩幽狠狠地一脚踩在他的脚面上,怒气冲冲的说道:“你一边呆着去,这些信我自己捡,你不要再凑过来。”

    逸轩吃痛,放开了她的头,抱着自己的脚在坐在椅子上。

    孟倩幽蹲下身,把所有的信全部捡起来小心的放到箱子里,然后把箱子在桌子上放好。

    皇甫毅急匆匆的拿着药包从外面走进来,见两名仆人还是立在外面,问:“血迹擦干净了吗?”

    两名仆人应声:“擦干净了。”

    皇甫毅顾不上擦拭自己额头上的汗珠,急匆匆的走进院内,想到了什么又退了出来,嘱咐两人:“今天的事情千万不要对任何人说起。”

    仆人见他手中提着药包,更加的确定自己心中的想法,了然的点头:“您放心吧,这件事我们对谁也不说。”

    皇甫毅又急冲冲的走进房门口,轻轻地敲了敲门,轻声说:“世子,孟姑娘,药抓回来了。”

    “进来。”逸轩的声音响起。

    皇甫毅推门进去,随即立刻反手关上门,才把手中的药包放在桌子上。

    孟倩幽打开药包检查了一下,道:“没问题,牛蛋,你速去熬来,记住,别让任何人接近。”

    皇甫毅应声,拿着药包恭敬的退了出去,提着药包去了小厨房。

    逸轩趴在桌子上直乐。

    孟倩幽不解的瞪了他一眼。

    逸轩收起笑容,直起身体,道:“他现在叫皇甫毅,不叫牛蛋,也亏得是你这样叫他,否则的话他早就急了。”

    “皇甫?”孟倩幽疑惑的问。

    逸轩点头,解释:“当年舅舅只是把事情粗略的告诉了父王一遍,并没有说牛狗子夫妇虐待我的事情,所以牛蛋跟我回来后,我便要求父王赐给他我们的姓氏。父王感念他们夫妻俩养了我许多年,便同意了,是我给他取名叫皇甫毅,我希望他能够坚强一些。”

    “这些年关于他爹娘的事,他问过吗?”孟倩幽问。

    逸轩摇头:“他刚开始跟我回来的时候,寸步不离我,父王和母妃对他有诸多不满,我告诉他们牛蛋是我从小看大的弟弟,我们的感情很深厚,如今他父母双亡,他黏着我是应该的,他们听后就没有再过问。后来牛蛋渐渐长大了,知道了些分寸,慢慢的学着帮我打理一些事情,到现在我已经离不开他了。”

    孟倩幽想起当初牛蛋早上醒来,叫不醒牛狗子夫妇,哭的凄惨跑去找逸轩的情景,不由得叹了一口气,道:“幸亏当年的那件事褚将军做的隐蔽,如果被牛蛋知道了,不知他会有怎么样的想法。”

    逸轩点头:“舅舅做事一向谨慎,不会有人知道那件事的,你就放心吧。”

    “但愿吧,”孟倩幽道,随后又问:“褚将军呢,还没回来吗?”

    逸轩摇头:“前几年外族侵扰,皇伯父派他去镇守边关,我也是好几年没有见过他了。”

    “我知道,前年田七成熟以后,我让去家里取药的德仁堂的伙计给褚将军捎了一封信,迟迟没有回音。后来还是文泗写信告诉我,说褚将军没在京里,田七由他来收购就行。”孟倩幽道。

    逸轩微微点头:“军中的药物确实一向由德仁堂供给,不过提起文泗,我有一件事要告诉你,你听后不要着急。”

    “你说。”

    逸轩看她一眼,斟酌的说道:“听说前年的时候,文泗的媳妇有了身子,德仁堂里最有经验的老大夫四个月以后号出是个男孩,全家人都高兴的不行。尤其是德仁堂的老当家的,文泗的爷爷,天天吩咐下人满京城的去给文泗媳妇搜罗好吃的,全家人都像供宝贝一样供着她,谁知生下来以后却是个死胎。大夫看过后,说是生产以前吃了有毒的东西。文泗大怒,下令彻查,可查来查去,却是查出是她媳妇自己吃了不该吃的东西,才导致这个后果的。大夫还告诉他们,文泗的媳妇生这个不足月的孩子伤了身体,以后恐怕会很难再有子嗣。”

    孟倩幽皱眉,问:“竟然有这么巧的事?”

    “我也是听毅儿告诉我的,估计他也是道听途说,至于事实的真相是什么,大概也只有文泗知道了。”逸轩道。

    孟倩幽点头:“等我买了宅子安定下来,我去看看文泗,当年一别,我们也有好几年没有见了。”

    逸轩闻言,站起身,走到柜子前,打来,从里面拿出一个小匣子放到她的面前,道:“我回来以后,母妃就把她陪嫁的所有庄子和铺子都交给了我打理,这是我这四年挣得的银钱,你拿去,买一座好的宅子。”

    孟倩幽看也没看,把匣子推回到了他面前,“不用,我自己的银子都用不完,大哥和二哥也给了我不少,你还是收回去吧。”

    逸轩又推了回来:“府里的吃穿用度不少,我也很少出去应酬,根本就用不到这些银子,你拿去,买一处好宅子,最好是离齐王府近一些,我可以每天都过去看你。”

    皇甫毅亲自把药熬好,晾了一下,端了过来,轻敲了下房门,道:“世子,孟姑娘,药熬好了。”

    逸轩把匣子往孟倩幽面前又推了推,才开口说道:“进来吧。”

    皇甫毅应声而进,把药碗端到逸轩面前,“我已经晾过了,刚刚好,世子快请喝了吧。”

    逸轩接过,眉头都不带皱的大口的喝下去后,把碗又递给了皇甫毅。

    皇甫毅刚要退出去,孟倩幽喊住他,道:“他中毒的日子太长了,毒素已经沉积在了体内,一时半会儿解除不干净,你每天给他熬两副药喝下去,记住,药渣一定要处理干净,千万不要让任何人发现他中毒的事情,等过几天我买了宅子,你们就可以去我那熬药,就不必这么小心翼翼了。”

    皇甫毅应声,恭敬的退了出去。

    孟倩幽起身,道:“我该走了,剩下的事情你自己处理。”

    逸轩虽有不舍,却没有在挽留她,抱起桌子上的箱子和匣子,“我送你出去。”

    孟倩幽点头,抬脚往外走。

    逸轩跟在后面。

    两人走出院外,往大门走去,一路的丫鬟,仆人都恭敬的给逸轩见过礼后,低着头偷偷的用眼光看这位让世子光天化日之下,做出惊世骇俗举动的姑娘到底是怎样的一个人。

    孟倩幽感受到了他们打量的目光,微微一笑,身体往逸轩身边靠近了一些,和他有说有笑的除了齐王府。

    等他们出了府门,所有的下人立刻聚在一起,窃窃私语。

    郭飞等人看到他们出来,立刻恭敬的喊道:“主子。”

    逸轩微颔首,吩咐他们:“经过今天一事,京城里不会太平,你们要随时不离左右的候在幽儿的身侧,如果她出了什么事情,你们全部提头来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