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三章 齐王爷大怒(一更)
    郭飞等人恭敬的应声。

    文彪、文虎上前接过逸轩手中的箱子和匣子。

    逸轩侧身以不容拒绝的口气对孟倩幽说道:“我送你回去。”

    孟倩幽听他的口气,知道即使拒绝也没用,便点头答应,道:“走吧,正好我刚才来时没顾上好好的看这京城的风景,你陪我一起走走看看。”

    逸轩微颔首,伸手想要拉住她的手。

    孟倩幽避开,往前走去。

    逸轩摸摸鼻子,跟在了她的身侧。

    郭飞等人低着头,目不斜视的跟在后面。

    文彪和文虎走在最后面。

    一行人走的不急不慢,比来时多用了一炷香的功夫才到了云客来客栈。

    刚才跟着去看热闹的客人们早已经回来,添油加醋的把自己看到了情景讲给了客栈的其他众人听。

    客栈的人们一时都好奇,这个姑娘到底是何种身份,竟然被齐王世子看中。这时候就有那稍微知情的人把齐王世子丢失了多年,直到四年前才找回来的事情又重新说了出来,但关于孟倩幽的只言片语都没有。

    有那聪明的人就猜测这姑娘是不是就是养了世子这么多年的那户人家的女儿,他们自小在一起,日久生情是在所难免的。

    这个猜测一出,竟然有好多人赞同,有的羡慕,有的嫉妒,还有的为孟倩幽可惜,道:“听闻齐王世子一出生就给兵部尚书府的小姐订了亲,这个姑娘再好,毕竟是生于民家,最多也只能做个妾室,可惜了。”

    众人议论纷纷,说什么的都有。

    客栈的掌柜的的却听的有些心惊,原来这位姑娘有这么大的来头,幸亏自己一直对她客客气气,没有得罪她的地方。

    到了客栈门口,迎客的伙计一眼就看到了他们一行人,急急忙忙的走进客栈内,道:“掌柜的,那位姑娘回来了,旁边还跟着一位尊贵无双的公子,不知道是不是齐王世子。”

    大堂里坐着议论的人们一听,立刻就有人跑出去观看,看到果真是逸轩,大声惊呼:“果然是齐王世子。”

    掌柜的的一听,吓得腿脚发软,强撑着从柜台里走出来,来到了客栈外面。

    一行人已经走到了客栈门口,孟倩幽见掌柜的战战兢兢的走出来,笑着跟他打招呼:“掌柜的,我们回来了。”

    掌柜的赶紧拱起双手,语气颤抖着恭恭敬敬的说道:“小老儿不知道姑娘的身份,如有怠慢的地方,还请姑娘见谅。”

    说完,没等孟倩幽说话,又转向逸轩的方向,给他行了一个大礼:“世子能驾临我们这小小的客栈,真是让我们这里蓬荜生辉。”

    逸轩温和一笑,伸手扶住掌柜的,道:“我送幽儿回来,如果给您添了麻烦,还请您别在意。”

    掌柜的得此礼遇,激动的不行,摆动的手都打颤,“不添麻烦,不添麻烦,我们求之不得。”

    逸轩笑的更加亲切。

    掌柜的心里暗道:“京城里都传齐王世子俊秀飘逸,气质不凡,今日一见,果然名不虚传。”

    想罢,伸出手,恭敬说道:“姑娘的房间在二楼,世子请。”

    逸轩看向孟倩幽,示意她先进去,自己跟在了后面。其余人也跟在后面走了进去。

    掌柜的敢说送他们上去,只是站在门口,看着两人的背影,再次在心里感叹:“这位姑娘能得到世子如此对待,看来在世子心中的地位确实不一般。”

    看到逸轩走进客栈,大堂里议论的人们都住了嘴,整个大堂顿时寂静一片。

    逸轩和孟倩幽也不在意,不急不缓的走到了二楼。

    郭飞恭敬的打开了孟倩幽的房门,两人走了进去,文彪和文虎跟着走进去,把箱子和匣子放在了房间的桌子上后,恭敬的退了出来。

    郭飞又恭敬的把没门带上,亲自站在门口守着。

    大堂了的人们这才松了一口气,发出小小的议论声。

    房间内,孟倩幽笑着对逸轩说道:“你这世子的身份果真好用,就连掌柜的都对你恭恭敬敬。”

    逸轩露出一个迷人的笑容,诱惑的说道:“世子妃的身份也好用,你要不要试试?”

    听他说起这个,孟倩幽就来气,连名带姓的喊他:“皇甫逸轩,我告诉你,三个月内不解除你和尚书府小姐的亲事,你这辈子都别想再见到了我。”

    逸轩闻言着急起来:“你刚才不还说半年的时间吗?现在怎么又变成三个月了。”

    孟倩幽耍赖皮:“刚才我是心情好,不与你计较,现在我心情不好了,当然就变成了三个月了。”

    相处了那几年,逸轩从来没有见过孟倩幽耍过赖皮,一时愣住。

    孟倩幽没有觉得这样说有丝毫不妥,见他愣住,以为他是为难,心里的火气更甚,道:“怎么?三个月让你为难了?”

    逸轩回神,知道她误会了,急忙说道:“没有的事,以前那是因为我年纪小,你又没在身边,这事就这样搁置了下来,现在你来了,这门亲事自然不能在这样拖下去了,你放心,三个月以内我自然会解决掉这件事。”

    孟倩幽哼了一声。

    逸轩急忙摆出笑容,欲再讨好她一番。

    房间外有“噔噔噔”急切上楼的脚步声传来,紧接着皇甫毅着急询问郭飞的声音透过门缝传进来:“世子在里面吗?”

    听到他的声音,逸轩皱了下眉头,没等郭飞回答,就高声说道:“毅儿,有话进来说。”

    郭飞打开们,皇甫毅满头大汗的走了进来。

    郭飞刚把门关上,他就急切的说道:“世子,王爷回府了,听到你把二公子和侧妃娘娘关了起来,大发雷霆,让您赶快回去。”

    逸轩仿佛早就料到会是这样,神色没有任何变化,无奈起身,对孟倩幽说道:“幽儿,我先回去了,明天我再过来看你。”

    孟倩幽的神色也没有任何波动,对于齐王爷发脾气的事情就好像没有听到一样,岔开话题说道:“这几日你就不要过来了,免得被有心人知道了,给客栈带来麻烦。明日我就让文彪、文虎去找房子,收拾好了我就让郭飞去知会你。”

    逸轩点头,依依不舍的看了她一眼,转身走出房间,走到门口,再次命令郭飞:“警醒一些!”

    郭飞应声,逸轩大步走下楼梯

    皇甫毅紧跟在后面。

    走出客栈,皇甫毅才紧走两步,到了他的身侧,小声的说道:“王爷已经把侧妃娘娘和二公子放出来了,看到二公子被打的都认不出来的模样,气得暴跳如雷,当即就要派人过来捉拿孟姑娘,幸亏王妃阻止了他,说孟姑娘和二公子不相识,不会无缘无故的把二公子打成那样,还是等您回去了以后问清楚了再说。”

    皇甫逸轩的脚步顿了一下,随即放慢了脚步,问了一句让皇甫毅莫不着头脑的话;“毅儿,你大老远的一路跑过来,是不是累了?”

    皇甫毅愣了一下,随即擦了擦额头上的汗,小心回道:“不累,比这更长的路我都跑过。”

    皇甫逸轩温和的语气里有着强硬:“我说你累了你就累了,我们走慢一些,你稍微歇息一下。”

    皇甫毅立刻明白的他的意思,小心试探的说道:“世子,这样不好吧,王爷的火气很大,你若回去的晚了恐怕会受罚的。”

    皇甫逸轩不在意的撇了下嘴角:“四年了,无论他们有怎样的动作,只要他们不触碰到我的底线,我从来没有计较过。父王一再偏袒他们母子俩,母妃没有怨言,我也就忍了,可是他们今天碰触了我的底线,那我就不会再忍了。”

    皇甫毅大惊,劝道:“世子,您如今势单力薄,和王爷硬碰硬是不行的。”

    皇甫逸轩露出一个诡异的笑容。

    皇甫毅从来没有见过他这样的笑容,一时心里发颤,急忙住了嘴,低下头跟在了身后。

    两人不紧不慢的往回走,刚走到王府门口,管家就从里面急冲冲的跑了出来,看到皇甫逸轩,急忙说道:“世子,您可回来了,您再不回来,王爷就要把全府的人都发卖出去了。”

    皇甫逸轩抬脚进了王府,边走边问:“你们做了什么事情,让父王发这么大的脾气。”

    管家看他走的不紧不慢,心里着急,可又不敢出声催促,只好一边擦汗一边回道:“奴才们哪敢做错事情,是王爷说你吩咐把侧妃娘娘和二公子关起来的时候,奴才们没有拦着,没有忠心护主,所以才要把我们都发卖出去。”

    皇甫逸轩的脚步几不可见的顿了一下,才继续若无其事的往前走。

    还没有到达主院,齐王爷暴怒的声音就传了出来:“没用的奴才,让你们去找世子,这门长时间都没有找回来,要你们何用。”

    院内的丫鬟、仆人吓得连大气都不敢出。

    皇甫逸轩走进院内,装糊涂的说道:“父王为了何事发这样大的脾气,孩儿在院门外就听到了。”

    说完,用眼角余光扫视了安稳坐在椅子上的侧妃娘娘和皇甫煜一眼。

    齐王爷冷哼了一声,怒声说道:“你做的好事你不知道,煜儿被打的都面目全非了,你不但不替他报仇,还把他关入了柴房,你目的何在?”

    皇甫逸轩冷了语调:“父王是在后悔当年不该找我回来吗?”

    四年来,皇甫逸轩从来没有跟任何人用这样的语调说过话,齐王爷一时愣住。

    齐王妃也愣住。

    侧妃和皇甫煜也是愣愣的坐在椅子上,瞪大了眼睛看着他。

    皇甫逸轩直视着齐王爷,静静的等着他的回话。

    齐王爷惊愣过后,打量着这个四年来在所有人面前一直温顺有礼的大儿子,总感觉他今天有点儿和往常不一样,面色不再温和,周身充满了凛冽的气势。

    眨了眨眼,齐王爷出口训斥:“胡说八道些什么,父王一直很庆幸当年能够找回你。”

    “那父王是在后悔为我请封了世子之位吗?”皇甫逸轩冷冷的问道。

    齐王爷莫名的心里一颤,口气也缓和了不少,“你是我的嫡长子,这世子之位本来就是你的,我有何后悔的?”

    皇甫逸轩步步紧逼:“既然如此,煜弟犯了错,我把他关入柴房,有什么不对吗?父王为何问我目的何在?”

    齐王爷被问的说不出话来。

    齐王妃慌忙打圆场:“轩儿,那是你父王气怒之下说出来的话,不是”

    “母妃,”皇甫逸轩打断她:“父王没有过问事情的经过,一上来就指责我另有目的,紧紧是因为气怒之下口不择言吗?”

    齐王妃也被问的张大了嘴巴,说不出话来。

    皇甫逸轩冷冷的声音在寂静的屋里响起:“我身为王府世子,自然要为王府的名声考虑,煜弟犯下如此大错,我仅仅只是把他关入柴房,而没有送去刑部大牢,就因为他是我的弟弟,我有私心,难道我这样做有什么不对吗?”

    齐王爷答不上话来。

    侧妃见齐王爷没有说话,唯恐他被逸轩说动,再次把皇甫煜关入柴房,坐不住了,开口说道:“世子,煜儿可是你的亲弟弟,就算他一时冲动之下做了错事,你训斥一顿就可以了,怎么可以把他关入柴房,他锦衣玉食的长大,哪里能受的了那样的苦。”

    皇甫逸轩没有理他,而是开口对齐王爷说道:“父王,这府里的规矩是不是该整顿一下了,一个侧妃也敢在我面前指手画脚,那我的地位何在?”

    侧妃这些年掌管着家里的大权,早已经把自己当做了王府里真正的主子,就算齐王妃身体好了一些之后,也没有跟她计较,使得她越发的张狂。不过这些年一直隐藏的比较好,表面上的规矩做的足足的,是以没人挑出她的错处,今天是情急之下对逸轩说出了责问的话,没想到逸轩反而直接抓住了她的错处,逼问齐王。

    侧妃愣在当场。

    齐王爷也是再次愣住。

    皇甫逸轩看了皇甫煜一眼,直视着齐王爷的眼睛说道:“我长在乡野之时,兄弟姐妹和睦,你恭我让。所以我回了王府以后,一直把煜儿当做了我的亲弟弟,和你们一样,纵容他,宠溺他,就是不想以后出现兄弟相争,自相残杀的情况。可是这并不代表着他可以如此的没有规矩,父王是否忘记了他和我一样大的年纪。是否也应该让他知道他应该遵守什么样的规矩?”

    齐王爷张着嘴巴,愣愣的看着眼前这个仿佛一下子就长大,变得自己不认识了的儿子。

    皇甫逸轩说完这些话,静静的立在当场,等着齐王爷说话。

    侧妃也一脸着急的看着齐王爷,拼命地给他使眼色,无奈齐王爷出于震惊当中,根本就没有看到她的暗示。

    静。

    寂静。

    空气凝结般的寂静。

    静到屋里连喘气的声音都听不到。

    直到齐王爷艰难的声音在屋内响起的时候,所有的丫鬟和仆人都听清楚了他的声音里满是羞愧。

    齐王爷道:“轩儿,你丢失以后,家里就煜儿一个孩子,父王难免对他宠惯了一些,但属于你的东西父王从来就没有想要给他过,即使找不到你的那些年,就连你皇伯父都让父王立煜儿为世子,父王都没有答应。你不知道,四年前你有音信的消息传过来,父王有多么高兴,虽没有像你的母妃一样喜极而泣,但也红了眼眶。你回来之后,父王对你要求严格,那是因为你是王府世子,是以后要撑起整个王府的人。至于煜儿,则不同了,只要他这一生衣食无忧就可以了。”

    皇甫逸轩不依不饶,冷声责问:“那父王刚才问我目的何在是什么意思?”

    ------题外话------

    亲们,月票,月票,么么哒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