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四章 谣言四起 (二更)
    齐王爷艰难的回道:“那是父王气急之下,脱口而出的话,并没有任何意义。”

    皇甫逸轩的脸色语气依旧冷峻:“父王可知,我为何惩罚煜弟?”

    齐王爷老实的摇头:“父王一回来就听闻你把煜儿关进了柴房,气怒之下便派人去找你,并没有过问发生了什么事情。”

    “既然如此,就让煜儿自己当着所有的人的面说说吧,省的我说的有偏差。”皇甫逸轩道。

    看齐王爷欲点头,侧妃娘娘又忍不住了,绞紧了手中的帕子期期艾艾的喊了声:“王爷。”

    齐王爷眉头微皱,吩咐丫鬟:“将侧妃扶回自己的院中去,没有我的允许不许踏出院门半步。”

    侧妃这么多年受宠,从来没有受过这样的待遇,不相信的失口大声喊道:“王爷!”

    齐王爷挥手。

    丫鬟欲上前。

    皇甫逸轩阻止了她们,对齐王爷说道:“父王,为了不失公允,还是让侧妃也听听事情的来龙去脉吧。”

    丫鬟停住脚步。

    齐王爷看了皇甫逸轩一眼后,才示意侧妃坐下。

    侧妃的屁股还没有挨到椅子,皇甫逸轩的声音又响起:“从现在开始,立一下王府的规矩吧。”

    侧妃姿势未动,不置信的看看他,再看看齐王爷。

    齐王爷见她一直摆着这难堪的姿势,皱眉训斥她:“当着世子的面,你这个样子成何体统,速去站到一边。”

    侧妃这些年和王妃平起平坐已经习惯了,早就忘了自己要随侍一侧的规矩,闻言,恨的差点把一口银牙咬断。

    皇甫逸轩眼角余光瞄到了她的样子,故意问道:“侧妃可是对父王的话有异议?”

    侧妃听了他这明显的挑拨离间的话,在心里将他诅咒了千百遍。

    齐王听了他的话朝侧妃看过去。

    侧妃急忙堆起笑脸,皮笑肉不笑的说道:“世子这是说的哪儿的话,王府的规矩大如天,就是给我一百个胆子我也不敢破了这个规矩。”

    皇甫逸轩点头:“如此甚好。”

    侧妃站立一旁,差点把手里的手帕扯烂。

    齐王爷看看越来越像自己的大儿子,再看看依旧处于呆愣之中的小儿子,不知为什么突然对皇甫煜生出了一股反感,厉声训斥他:“不懂规矩的东西,还不快站起来!”

    可怜的皇甫煜并不知道自己做错了什么,惊慌的站起来,怯怯的看着和平日里不一样的齐王爷和皇甫逸轩。

    齐王爷呵斥他:“还不把你做的事从头招来?”

    皇甫煜反应过来,理直气壮的说道:“前几天,父王不是和大哥商议他和嫣儿的亲事吗?大哥不愿意,父王气怒之下发了火,被我听到了,我找了一个当年的仆从问了那个死丫头家的地址,领着家中暗卫就过去了。我本来是没有准备杀她的,只想着把她的生意搞垮,和她谈判的,没想到被那个死丫头识破了。我无奈之下才派人深夜潜入她家,想要杀死她,让大哥绝了这个念想,踏踏实实的娶嫣儿为妻。谁知诡计多端的死丫头擒住了我,威胁贺一他们。”

    说到这,还特别委屈的对两人说道:“父王,大哥,那个死丫头太狠了,我只要不听她的话,她就狠狠的教训我,你看看”

    他的话没说完,齐王爷气得肺都炸了,怪不得轩儿今天对他的态度特别冷淡,原来真的是这个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东西差点闯下了滔天的大祸。

    皇甫煜犹不知他已经惹怒了齐王,还在滔滔不绝的说着孟倩幽的坏话。

    皇甫逸轩蹙起眉头,想要呵斥他,看到齐王爷的脸色,到嘴的话又咽了回去。

    齐王爷越听越生气,当听到几十名暗卫都被镇长压入大牢的时候,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火气,抬起脚就踢了过去。

    可怜还不知道的皇甫煜被这一脚踢得翻了两个跟头,一脸懵的躺在地上。

    侧妃一直沉浸的自己的愤恨的思绪中,根本就没注意听皇甫煜说了些什么,看到齐王爷一脚将皇甫煜踢翻,惊得尖叫一声,跑过去想要搀扶起他。

    随侍一侧的丫鬟和仆人也想跑过去帮忙,齐王爷厉声喝道:“都不许过去!”

    丫鬟和仆人互相看了看,退回原地,低下头连大气也不敢喘。

    侧妃好不容易才把一头懵的皇甫煜扶起来,对着齐王爷尖叫责问:“王爷,你怎么可以这样对待煜儿,他可是你宠惯大的亲儿子呀。”

    齐王爷气得手都打哆嗦:“就是因为太宠惯他了,才养成了他这无法无天的性子,不问清楚缘由,就敢胡乱去杀人。”

    侧妃反驳:“不就是一个乡下的野丫头吗,再说煜儿也没有杀掉她呀,反而被她整的浑身是伤。”

    齐王爷更加的气怒:“幸亏没有杀了她,否则的话你就等着天下人戳我的脊梁骨吧。”

    侧妃见他生了气,不敢再辩驳,轻声问皇甫煜:“煜儿,伤到哪儿没有?”

    皇甫煜还没回神,愣愣的问侧妃:“母妃,父王为什么要踢我”

    “闭嘴!”齐王爷呵斥他:“你这个不知尊卑的东西,没人教过你规矩吗?你应该叫谁母妃?”

    皇甫煜被他一脚踢怕了,听到他的声音,吓得瑟缩着身体,往侧妃怀里靠。

    齐王爷看到他的样子更加生气,下了和皇甫逸轩一样的命令:“来人呀,将二公子关入柴房,三天不许吃喝。”

    “我不去,我不去,柴房里太脏了,根本就不是人呆的地方。”皇甫煜边往侧妃怀里缩身体,边嚎叫。

    侧妃也压不住火气了,尖声说道:“王爷,煜儿今天下午已经被关了一下午柴房了,即使有天大的错也弥补了,他有伤在身,您在怎么还忍心再把他关入柴房?”

    “慈母多败儿,你就是宠惯他太过了,才养成了他这不知天高地厚的性子。”齐王爷气怒的说道。

    侧妃尖叫着反驳:“王爷,怎么是我宠惯的,您平日不也事事依着他吗?如今出事了就全赖在我的头上?”

    侧妃这些年的在齐王爷的面前一直是温柔婉约,小鸟依人,从来都是小情蜜意的跟齐王爷说话,不像齐王妃,到底是将门之女,即使身体孱弱,也改不了豪爽的性格,做不来扭捏娇羞的那一套,再加上当年的那件事,齐王爷对侧妃心里有愧疚,所以平日里对她纵容很多,没想到今天当着这么多人的面,侧妃竟然敢顶撞他,齐王爷大怒,命令伺候侧妃的丫鬟:“把她带入自己的院子,严加看管,没有我的命令不许出院门一步。”

    这是要禁她的足了,侧妃也是没有受过这样的待遇,气怒的责问:“王爷,妾身做错了什么。您要禁妾身的足?”

    齐王爷一条一条的数落:“没有规矩,不扶侍王妃,顶撞与我,这些理由可够?”

    侧妃气怒,正欲再次反驳。

    陪嫁过来的嬷嬷却疾步走过来,边悄悄对她使眼色,边说道:“娘娘,你就别顶撞王爷了,快跟老奴回去院子里吧。”

    这句话要搁在平日里也没事,说了就说了,可今天齐王爷气怒的不行,心里的火一直发不出来,听了嬷嬷的称呼,立刻找到了发泄口,命令一边的仆人:“将这个不知尊卑的奴才拉下去打二十大板。”

    嬷嬷平日里一直都是这样称呼侧妃的,今天也没有觉得什么不妥,直到齐王爷命令吩咐下来,才明白过来自己叫错了口,吓得“噗通”跪在地上,头狠狠地磕在地上,惊慌的求饶:“王爷饶命,老奴知错了,以后再也不敢了。”

    侧妃收到嬷嬷的暗示,也反应过来今天自己太偏激了,这样跟王爷对着干是没有好下场的。正想要安慰皇甫煜几句后,随着丫鬟回自己的院子,齐王爷却下了这样的命令,等她缓过神来的时候,嬷嬷已经磕了好几个头,额头上都磕出了血迹。

    侧妃急忙轻轻的把皇甫煜扶好,自已也跪了下去,恳求齐王爷:“王爷,嬷嬷年事已高,请您看在她尽心尽力伺候我这么多年的份上,就饶过她这一次吧。妾身保证,回去以后一定好好的管教她,以后她绝不敢再犯。”

    嬷嬷也是吓坏了,一直不停的磕头。

    齐王爷没有收回命令,挥手示意仆人把嬷嬷拉出去。

    仆人不敢犹豫,上前把满头是血的嬷嬷拖了出去。

    侧妃惊呼一声“嬷嬷”后,也跟齐王爷狠狠的磕了一个头,声音凄厉:“王爷,求您饶过嬷嬷吧,二十大板下去,会要了她的命的。”

    嬷嬷平日里对皇甫煜像是对待自己的孩子一样,所以皇甫煜对她的感情也是很深厚,看嬷嬷真的被拖出去了,也爬过来求情:“父王,您就饶了嬷嬷这一次吧。”

    齐王爷沉着脸色不开口,皇甫逸轩温和的声音响起:“父王,既然二弟也替她求情,您就命人少打一些板子吧。”

    齐王爷看了看跪在他面前的侧妃母子一眼,哼了一声,命令还没行刑的仆人,:“既然世子也替这个奴才求情,就打十大板以儆效尤吧。”

    十大板也足够要了嬷嬷的命了,可是侧妃不敢再求情,齐王爷现在正在气头上,她要是在帮着嬷嬷求情,绝对得不了好果子吃。

    仆人得了齐王爷的命令,把嬷嬷摁在了地上,卯足了力气对着她的身体就打了下去。

    第一板子先去,嬷嬷就凄厉的哀嚎出声,那声音惊得其余的下人身子抖个不停。

    侧妃心里宛如被割了一样疼,扭头眼泪巴巴的望着外面。

    四五板子打下去以后,嬷嬷的喊声小了,十大板全部打完,嬷嬷屁股开花的趴在地上,一动不动,不知道是死是活。

    侧妃猛然爬起身,跑到嬷嬷面前,伸手颤抖的手探了一下,发觉她还有微弱的气息,立刻吩咐丫鬟:“快,快把嬷嬷抬回去。”

    丫鬟们被吓坏了,齐王爷没有下令,谁也没敢动。

    侧妃祈求的喊了声:“王爷,麻烦你让人把嬷嬷抬到我的院子里去。”

    齐王爷厉声对屋内众人说道:“以后谁再敢没有尊卑,下场比她还要凄惨,都记住了吗?”

    丫鬟、仆人齐齐颤抖着声音应声:“是,王爷。”

    齐王爷看起到了震慑的作用,满意的点头,挥手。

    丫鬟们鱼贯而出,吃力的抬起嬷嬷,两名贴身丫鬟扶着的侧妃一起向她的院子走去。

    屋子里一下子清净了许多。

    皇甫煜看着盛怒的齐王爷,抬头期期艾艾的喊皇甫逸轩:“大哥。”

    皇甫逸轩温声说道:“去吧,你是男人,做错了事就要承担。”

    皇甫煜不愿意去。

    齐王爷越听皇甫逸轩说的话心里越舒坦,越觉得皇甫煜这个样子看着让人心烦,厉声呵斥仆人:“还不将二公子带去柴房。”

    仆人慌忙音声,走到皇甫煜面前,恭敬的道:“二公子,请吧。”

    皇甫煜不敢违抗,乖乖的跟着仆人走了出去。

    屋里直剩下齐王爷,齐王妃和皇甫逸轩三人,气氛有些尴尬。

    齐王爷咳嗽了一声,道:“轩儿,今天这事”

    皇甫逸轩打断他:“父王,今天这是您做的很对,孩儿以后会向您学习。”

    这是褒是贬的话说的齐王爷老脸通红,不自安的干笑了几下。

    皇甫逸轩给两人行了礼,道:“父王,母妃,孩儿先告退了。”

    两人点头。

    皇甫逸轩转身走了出去。

    齐王爷欣慰的看着他走远,欲给齐王妃说几句话。

    齐王妃却站起身,给他行了个礼,淡漠而又疏离的说道:“王爷如果没事,妾身也告退了。”

    说完,不等齐王爷回答,就在丫鬟的搀扶下也走了出去。

    齐王爷想要说话噎在了喉咙里,无趣的摸了摸自己的鼻子,去了书房。

    孟倩幽在皇甫逸轩走了以后,放松的坐在了椅子上,把盛银钱的匣子放在了一边,打开箱子,按照日期把里面的信一封封的拿出来,细细的看起来。

    这一看就看到了半夜,直到郭飞的声音在门外响起:“主子,夜也已经深了,再不睡就天明了。”孟倩幽才把思绪从信里抽离了出来。轻声应道:“知道了,我这就睡,你也回房间去休息吧,明天我们随着文彪和文虎一起去找房屋。”

    郭飞恭敬地应声,却直到孟倩幽吹灭了房间的灯光以后,才听到他的脚步声远去。

    第二天,几人吃过早饭以后,孟倩幽领着几人在客栈人们的窃窃私语中走出客栈,坐上其中的两辆马车,在文彪两人的带领下,开始在京城的东面和南面寻找合适的房屋。

    一天下来,看过的房屋不少,却没有一处合适的。

    接下来的两天,他们还是一早就出去找房屋,晚上回客栈睡觉,殊不知京城里面已经传遍了关于孟倩幽的谣言。

    谣言传的神乎其神,说:“齐王世子把孟倩幽扛进府里以后,就迫不及待的要了她的身子。”

    说:“齐王世子因为是第一次经人事,竟然弄伤了孟倩幽,还派贴身的皇甫毅去抓了药回来熬给她喝。孟倩幽一直呆了多半个下午,才缓过来。”

    还说:“齐王世子觉得自己做的过分了,赔偿了孟倩幽一箱子和一匣子的好东西,而孟倩幽竟然恬不知耻的收下了,还和世子一起有说有笑的并肩走出了齐王府。”

    谣言以风刮一般的速度在京城里散开,没过半天的功夫就传遍了京城的大街小巷。

    而这消息也无一例外的传到了兵部尚书夫人和皇太后的耳朵里。

    尚书府的夫人气得摔掉了手中的茶杯,喘着粗气说齐王府欺人太甚,先是想着退亲,现在又做出这样肮脏的事情传了出来。

    宫里的皇太后听了谣言后,却高兴的合不拢嘴,高兴的直说自己这个孙儿长大了。

    这谣言当然也传到了皇甫毅的耳朵里。

    皇甫毅思前想后以后,斟酌着把这件事告诉了皇甫逸轩。

    皇甫逸轩眼里露出狠厉的光,厉声吩咐皇甫毅:“去将院子里的仆人着急起来,我要清理下这些个吃里扒外的东西!”

    ------题外话------

    亲们,月票,月票,么么哒

    后续会更加精彩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