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五章 震慑(一更)
    “是,世子。”皇甫毅响亮的应声。走出门外,对院子里各司其职的众人大声说道:“世子有话要说,大家赶快过来站好。”

    仆人们急忙放下手中的伙计,慌忙的站了过来。

    皇甫毅看了一下,院中的仆人都在。便回身对着屋里恭敬的说道:“世子,人已经召集齐了。”

    皇甫逸轩一身凛冽气势的走出门外。

    院中的仆人么从来没有看到这样的世子,心中都是一惧,互相看了一眼,隐约感到今天要有不好的事情发生。

    果然,皇甫逸轩开了口,语气里没有了平日里的温和,“看来我是平日里待你们太好了,让你们失了分寸,竟然将我这院中发生的事情传了出去。”

    众人惊疑,不知道他说的是什么,只有其中的两名仆人面色一白,缩了缩身子,低下头。

    皇甫逸轩扫视了众人一眼,最后把目光停留在那两名仆人的身上。

    那两名仆人感受到了他狠狠的目光,吓得腿发软,“噗通”跪在了地上,同时求饶:“世子饶命呀,世子饶命呀。”

    “哦,你们到是说说,你们犯了何罪,想要我饶过你们?”皇甫逸轩放缓了语气,用与平日无二的声音问道。

    那两名仆人却感到了死亡的气息,吓得更加惶恐的求饶:“世子饶命呀,奴才不是故意把孟姑娘的事情说出去的。只是那天和别人闲聊中,提起了一句,奴才也不知道他怎么就宣扬了出去。”

    京中这几天谣言传的厉害,府中的仆人都知道了这件事情,听了两人的话,这才明白过来,原来都这些谣言都是他们传出去的,不禁同情的看了两人几眼,私自泄露主子的事情是大罪,这点在他们进府的时候,管家就警告过他们了。

    皇甫逸轩收敛了周身的怒气。

    两名仆人以为他饶过了自己,心中暗自松了一口气。

    皇甫逸轩接下来的吩咐却让来那个人再次陷入死亡的恐惧里。

    皇甫逸轩冷声命令皇甫毅:“毅儿,你速去喊管家过来。”

    皇甫毅应声,快步跑出了院子。

    两名仆人更加的惊惧,把头在地地上磕的“咚咚”响:“求世子饶过我们,千万不要把我们发卖出去,我们以后再也不敢了。”

    皇甫逸轩不为所动,冷冷的扫视了其余仆人一眼。

    剩下的仆人只感觉脖子后面有嗖嗖的凉风吹过,吓得都低下了头。

    管家随着皇甫毅急匆匆而来,看到院子中的情形脚步顿了一下,心里却明白了大半,急忙给皇甫逸轩行了了礼,恭敬的说道:“世子,都是老奴没有教导好这些奴才,才惹了您生气。”

    皇甫逸轩直接冷声问他:“管家,府里对于随意将主子院里的事情泄露出去的奴才该怎么处置?”

    管家心里一颤,同情的看了这两名额头已经磕出血来的仆人一眼,才恭敬的说道:“回世子,杖毙。”

    话落,那两名仆人吓得连磕头都忘了,抬头惊恐的看着管家。

    其余的人也惊的瞪大了眼睛。

    皇甫逸轩威严的命令管家:“将府中所有的下人召集起来,让他们过来观刑。”

    管家愣了一下。

    皇甫逸轩凛冽的目光看向他。

    管家感觉身子发紧,急忙低头应声:“老奴马上就叫人去办。”

    那两名仆人听了皇甫逸轩的话,吓得魂飞胆颤,匍匐着上前几步,拼命的求饶。

    皇甫逸轩皱了下眉头。

    管家急忙挥了挥手,有几个府卫上前将捂着两人的口鼻,将人拖拽了出去。

    管家也急忙跟着出去召集府里的下人。

    院里剩余的人吓得连大气也不敢出。他们这时才感觉自己以前的想法大错特错了,眼前的主子根本就不是一个温和的人,如果胆敢碰及到他的底线,就会和刚才的那两人仆人一样,下场很惨。

    皇甫逸轩看都没看吓得打颤的众人,抬脚走到了府里的空旷地方。

    管家已经派人迅速的将府里的丫鬟、仆人都召集了起来,就连齐王妃和侧妃身边的人也一个不落的全部喊了过来。

    所有的人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正对着空地中间被捂着口鼻的两名仆人不停的议论。

    看到皇甫逸轩过来,所有人住了口,噤若寒蝉的站在当地。

    皇甫逸轩站定,也不解释,直接命令:“管家,开始吧!”

    管家挥手,捂着两名仆人口鼻的府卫,又有另外四名府卫上前,推倒两人,挥着板子就对着他们打了下去。

    两名仆人的哀嚎声响起。

    有那胆小的丫鬟吓得闭上了眼睛。

    剩余的下人也是不忍直视他们的惨样,纷纷别过了头。

    两名仆人一开始还能哀嚎出声,后面叫声越来越弱,等到府卫们一人打了三十多大板的时候,两人没了生息。

    府卫们住手,一名府卫蹲下身子,分别探了探他们的鼻息,站起来恭敬的禀报:“世子,人已经死了。”

    皇甫逸轩神色平静的看完整个过程,扫视了围观的近百名的下人一圈,说道:“如果以后再有敢私自将主子院中的事情随意说出去者,下场和他们一样。”

    下人们看着血肉模糊已经没有了气息的两名仆人,吓得都缩了缩身体,心里对皇甫逸轩产生了深深的敬畏。

    皇甫逸轩看他们的神色,就知道已经起了威慑的作用,吩咐管家;“将他们的埋了吧,另外将我院中剩余的奴才全都发卖出去。”

    说完,转身往自己的院子走去。

    皇甫毅紧紧的跟在他的身后。

    在他院子里伺候的另外几名仆人,吓得跌坐在地上,绝望着看着他的背影,连求情的话都没敢说。

    管家叹口气,别说下人们,就连他也今天也惊吓的不轻,四年来,世子对谁都是温和有礼,让他们所有人都忘了他是齐王的儿子,虎父没有犬子,当年齐王能率领众将士杀进埋伏重重的皇宫,斩杀贵妃之子,辅佐当今皇帝登基,他的儿子又怎么会是一个温和的人。

    思及次,管家高声的对所有的下人说道:“你们也看到了这两人的下场了,从今天开始,各自安心做好自己分内的事,不许多言,不许背后议论主子的是非。”

    这许多年了,府里就没有出过把下人活活杖毙的事情,今天所有的下人目睹了这个场景,早应吓得魂飞魄散,听了管家的话,齐齐颤着声音应下。

    管家挥手:“都回各自的院子吧,做好自己的本分。”

    吓得腿脚发软的下人们互相馋扶着回了自己主子的院子。

    管家吩咐府卫:“将这几个奴才堵上嘴,等会儿让牙婆过来领走吧。”

    府卫们应声,上前,将早已瘫软在地的几人堵了嘴,绑了手,扔在了一边。

    府内伺候的下人都被叫走,这在府中的几乎是没有的事情,下人们回到了自己的院子里以后,侧妃忍不住询问发自己的贴身丫鬟,发生了什么事。

    丫鬟勉强忍住惊惧,哆哆嗦嗦的把刚才看到的事情告诉了她。

    侧妃闻言气得把桌上累的茶杯,茶碗,一股脑全都推到了地上,咬牙切齿的低声怒骂:“好一个杀鸡给猴看,他这是是向我示威呢,我倒要是看看,他到底还能活多久?”

    丫鬟闻言变了脸色,白着脸低下头,没敢说话。

    齐王妃倒是对这样的事不在意,没有想问,她的贴身嬷嬷却忍不住又惊有喜的把事情告诉了她,最后与有荣焉的高兴着说道,道:“娘娘,小世子长大了,您在这王府有依靠了。”

    齐王妃叹了一口气,道:“嬷嬷,你可知为何轩儿今天大开杀戒?”

    嬷嬷回道:“他打听过了,说是世子要了那位姑娘的事是那两名奴才传出来的,世子气愤之下,才下令杖毙的他们。”

    齐王妃摇头:“嬷嬷,你只知其一,不知其二,轩儿除了想警醒府中下人一番,还是因为那两人传出去的是对那位姑娘不利的谣言,触碰了他的底线。”

    嬷嬷脸上的笑容消失,惊疑的问:“世子对那位姑娘维护到了这种程度?”

    齐王妃点头:“恐怕比这更甚。他这是在告诉我们他娶那位姑娘的决心。”

    嬷嬷张着嘴巴半晌没有说出话来。

    齐王爷下朝以后听了管家的禀报,倒是没有想这么多,反而赞赏的点头,吩咐管家:“再挑几个机灵的仆人送过去。”

    管家应声,从众多的下人中千挑万选了几个机灵的下人准备送到皇甫逸轩的院子里,还没进门,就被皇甫毅挡在了院门口。

    皇甫毅恭敬的对管家说道:“管家,世子吩咐了,从此以后这院子里留我一人伺候就够了。”

    皇甫毅没有卖身契,算不得府中的下人,管家不明白他的意思,便小心的讨好的的说道:“毅公子,这么大的院子只有你一人伺候,是不是太劳累了,这样,你看是不是留下两个帮你每天打扫一下院子。”

    皇甫毅摆手:“不用了,世子的吩咐我可不敢违背。”

    管家现在心中对皇甫逸轩也是敬畏,闻言没有在坚持,一挥手,让几位下人再回去做自己原先的活计,自己把这件事禀报了齐王爷。

    齐王爷听后沉吟了一下,道:“随他去吧,如果他有需要,你再派人过去伺候。”

    管家应声,恭敬的退了出去。

    这个消息很快传到了侧妃的耳朵里。

    侧妃当时正在查看自己贴身嬷嬷的伤势,闻言阴冷一笑,对刚清醒的嬷嬷道:“他以为这样就会防止的了他没命吗?未免想的太好了。”

    嬷嬷眼里露出愤恨、得意的光。

    侧妃询问贴身丫鬟:“二公子怎么样了?”

    丫鬟福身,回道:“回娘娘,二公子养了一天,有了些精神,便跑去世子的院子里了。”

    丫鬟以为侧妃会大怒,没想到她只是露出了一个阴恻恻的笑容。

    丫鬟吓得不自觉的打了一个哆嗦,低下头,退到一边站好。

    而他们口中的皇甫煜,此时正顶着一张还有淤青的脸,委屈的看着皇甫逸轩。

    皇甫逸轩也不说说话,面无表情的看着他。

    想起这三天自己受的苦,皇甫煜撇了撇嘴,就要哭出来。

    皇甫逸轩好听而温和的话声响起,却是吓了皇甫煜一跳:“你要是敢哭,我就让毅儿再把你扔到柴房里去。”

    皇甫煜吓得立刻慌忙摆手:“我没哭,我没哭。”

    皇甫逸轩摸了摸他的头,温和的问:“是不是特别怨恨大哥?”

    皇甫煜的委屈全上来了,撇了撇嘴,哽咽的说道:“大哥从来没有这样对过我,为了一个臭女人”

    “闭嘴!”皇甫逸轩厉声打断他。

    皇甫煜吓得一跳,未说完的话咽在了喉咙里,愣愣的看着他。

    皇甫逸轩沉下脸色,没有刚才的温和,道:“以后再让我听到你说幽儿的坏话,我就让你把你绑起来,倒吊在院子里的大树上。”

    皇甫煜吓得缩了缩脖子,退后了两步,离他远了一些。

    皇甫逸轩见他有了惧色,缓了脸色,道:“你记住了,王府只有我们兄弟两人,无论你做什么,只要不是太过分,我都可以宠惯与你,但是幽儿不行,她会是未来的世子妃,你的大嫂,所以你以后见了她要恭恭敬敬,客客气气的。”

    皇甫煜看他的脸色恢复了,顿时好了伤疤忘了疼的问:“那嫣儿怎么办,嫣儿等了你这么多年,你要是娶了那个”刚要说哪个臭丫头的,忽然想到了他刚才的话,立刻改了口气:“你要是娶了孟姑娘做世子妃,嫣儿会成京城人的笑柄,无法再活下去的。”

    皇甫逸轩情绪没有任何波动,道:“这与我无关,亲事是当年母妃定下的,我回来时也与他们说了退亲的事,既然他们不允许,那就交给他们去处理吧,至于幽儿,我是娶定了。”

    “大哥!”皇甫煜不满的叫他:“你这样做太过分了,嫣儿是无辜的,你怎么可以这么狠心?”

    皇甫逸轩逼近他,问:“我还有更过分的,你想不想知道?”

    皇甫煜感觉这样的皇甫逸轩有些危险,又后退了两步,但是只是忍不住好奇的问:“什么过分的事?”

    皇甫逸轩再次逼近他,冷冷的说道:“你要是在我面前再提起那个尚书府小姐,以后你就再也不要进我的院子。”

    皇甫煜跌坐在地上,抬头愣愣的看着他。

    皇甫逸轩低头回视他,等着他的回答。

    皇甫煜咽了好几下口水,张了张嘴,却没有说出话来。

    孟倩幽等人找了好几天,终于在南城找到了一处合适的宅子。房主是个生意人,最近生意上出了点问题,需要银钱周转,才狠下心卖掉自己住了好多年的这座两进的宅子。并且里面的一应家具也全不要了,一并送给买房的人。

    孟倩幽一眼就相中了这座宅子,仔细的看过后,询问价格。

    房主咬牙:“往日里买这样的一座宅子需要七八十万两银子,我也不瞒你,现在我急等着银钱用,你给六十万两就行。不过我要整个武国通存通兑的银票。”

    孟倩幽看向文彪。

    文彪点头,示意这个价格还可以。

    孟倩幽便爽快的应道:“好,成交,明日我带着银票,咱们去办一下过户手续。”

    房主应声,命人把院子前的出售启事撕了下来,约好了明天过户的时辰。

    房子的事情有了着落,孟倩幽总算松了一口气,吩咐郭飞:“明日里办好过户手续后,你给逸轩传信。”

    郭飞恭敬的应声后,欲言又止。

    孟倩幽从来没有见过他这个样子,有些奇怪,道:“有什么话就说,别吞吞吐吐的。”

    郭飞一狠心,一咬牙,红着脸把京城里这几日的谣言说了出来。

    孟倩幽听完,愣了一会儿,忽然璀璨一笑,意味深长的说道:“郭飞,明天搬进宅子里以后再给你们的世子传信,就说我要给他验证一下,这谣言是真还是假?”

    ------题外话------

    亲们,别忘了投月票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