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六章 上门责问 (二更)
    郭飞不解,抬头看向孟倩幽,看到她脸上异常灿烂的笑颜,忽然打了一个寒颤,低下头,开始在心里同情世子,看姑娘这样子,明天世子绝对没有好果子吃。

    正在屋子里想念孟倩幽的皇甫逸轩突然莫名分感觉全身一冷,忍不住看了看外面的天色,阳光明媚,秋高气爽。丝毫没有丁点的凉气过来,便揉了揉自己要打喷嚏的鼻子,继续坐在椅上面露微笑的想着孟倩幽。

    尚书府夫人把皇甫逸轩和孟倩幽的事情告诉了尚书大人,尚书大人也是气的变了脸色,道:“世子已长大成人,要了姑娘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可是他们不该如此的宣扬出来,打我们家的脸,让我以后在同僚面前抬不起头来。你明天去齐王府一趟,问问他们到底是什么意思,如果他们敢认了这们亲事,即使豁了我的官职,我也要和齐王爷到皇上面前去理论一番。”

    尚书夫人点头:“我也是这样想的,当初世子丢失,多年找寻不回,我们家也没有生出退亲的心思,如今他们却纵容他做出如此肮脏的事情,明天见了齐王妃,我要好好的质问一下。如果她还顾及我们的关系,就早点把嫣儿和世子的亲事定下来,如若不然,我们尚书府也不是好惹的。”

    两人商议完,尚书大人嘱咐自己的夫人:“让下人们都守住口风,这件事切莫让嫣儿知道。”

    尚书夫人道:“我早已吩咐下去了,如果有哪个奴才敢多嘴的告诉她,我就将她发卖出去。”

    第二天吃过早饭,尚书夫人让人备了礼品,坐着轿子来到了齐王府。

    齐王妃和尚书夫人在闺阁之中就是好友,后来一个嫁给了王爷,一个嫁给了尚书,关系自然是更加的亲密,就连皇甫逸轩丢失的那些年,齐王妃缠绵病榻,尚书夫人也是隔三差五的过来探望,所以守门人早已认识了尚书夫人。

    尚书夫人一下轿,看门人立刻上前,恭敬行礼后,说道:“夫人,您来了。”

    尚书夫人微点头:“去禀告你们的王妃,就说我今日特意过来看她。”

    看门人恭敬的应声,道:“夫人,您稍等,奴才这就去禀报。”

    说完,退后几步,才转身快步的往正院跑去。

    齐王妃听了下人的禀报,知道这尚书夫人这是兴师问罪来了,起身,亲自迎到门外。

    齐王妃虽然身体已经好转,可是走这么长的一段路,也是走得气喘吁吁。

    尚书夫人知道她的身体,看她亲自迎出来,心里的火气消了大半,埋怨道:“你我不是外人,你的身体我还不知道,我自己进去就行了,哪需要你亲自迎出来。”

    齐王妃平息了一下自己的呼吸,才笑着回道:“如今我的身体已经大好了,太医也让我多走动走动,你不用担心。”

    说完,笑着抓住尚书夫人的手,亲自领着她走进了内院。

    尚书府的丫鬟们捧着礼品跟在后面。

    顾忌齐王妃的身体,两人走的很慢,沿路的丫鬟、仆人看到这时候尚书夫人上门,都眼光闪了闪。

    齐王妃直接把尚书夫人领进了自己的屋子里,让座以后,吩咐丫鬟沏了茶过来,才笑着说道:“你有好久没有过来了。”

    尚书夫人示意丫鬟把礼品放到桌上,才笑着说道:“这段时间府中事忙,我抽不出身过来看你,正好今日有空,便过来了。这是最近才得到的两株百年人参,拿来给你补补身子。”

    齐王妃赶忙道谢。

    尚书夫人摆手,也不拐弯抹角,开门见山的说道:“你我也不必客气了,想必我今天来的目的你也猜到了,现在整个京城里谣言四起,传的各种不堪,我就是想问问,世子既然做出这样的事情,那他和嫣儿的亲事怎么办?”

    齐王妃陪着笑脸:“慧儿,你是误会了,轩儿绝不会做出这样的事情,这件事情是府里的下人随意猜测的,被有心人宣扬了出去。前两天轩儿已经将多嘴的仆人杖毙了。从今以后,再也不会这样的谣言传出。”

    齐王妃本来是推脱之词,没想到却被她猜中了,不过这时的她并不知道,所以说完这些话以后很心虚,端起茶杯,假装喝茶。

    尚书夫人知道齐王府里是侧妃当家,听了齐王妃的话以后立刻联想了很多,竟然相信了她的说辞,松了口气,道:“我说呢,世子怎么会做出这样荒唐的事,毁了自己的名声,原来是误传,这下我就放心了。不过他和那位姑娘到底是怎么回事。”

    齐王妃看她竟然信了,也松了一口气,放下茶杯,说道:“那位姑娘是把轩儿养大的那户人家的女儿,他们自小一起长大,感情自然深厚一些,四年不见,轩儿也想念他们的紧,所以一见到那位姑娘,才一时激动,做出了有**份的事情”

    尚书夫人点头:“原来是这么回事,这是人之常情,世子这样做也无可厚非,怪就怪那些多嘴多舌的人,竟然传出了那么不堪的谣言,害的我听了以后一直不心安。”

    齐王妃刚要说话,尚书夫人却又接着说道:“不过,依世子举动来看,恐怕不单纯的是从小长大的情分这么简单,否则他也不会众目睽睽之下抱着她进府了。”

    齐王妃的面皮有些发紧,不知该如何解释。

    尚书夫人没有注意到她的神色,道:“我们也不是不通情理的人家,如果世子真的喜欢那位姑娘,等他和嫣儿大婚之后可以将她也接入府中。”

    尚书夫人已经说到了这一步,齐王妃也不好再多说什么,勉强露出一个笑容说道:“真是多谢谢你们的宽容了。”

    尚书夫人摆手,继续问道:“既然这件事是个误会,我们就不要再提了,回去后我会和我们老爷说清楚的,我今天过来还是想问一下,什么时候把世子和嫣儿的亲事定下来?”

    齐王妃的笑容僵了一下,才推脱着说道:“嫣儿刚过十五,年纪还小,我想着等明年,再商议他们的亲事。”

    尚书夫人道:“我们也不要愿意嫣儿早早的就成亲,所以咱们先把亲事定下来,过了定亲礼,定下日期,我们好给嫣儿准备嫁妆。”

    齐王妃没法再推脱,只得说道:“这个事情我一人也做不了主,等王爷回来,我们商议了以后,再给你们一个答复。”

    这样的内院之事哪里会需要和王爷商量,尚书夫人有一瞬间的疑惑,不过又想到齐王府是侧妃掌权,估计是定亲的礼品会给王爷商量,便点了点头:“好,希望你们早日定下来,尽快的传信给我。”

    齐王妃勉强笑着点头。

    既然事情不是真的,尚书夫人没了怒气,说完这件事以后,便和齐王妃亲热的说起了家常。

    皇甫逸轩把院中的下人都清理干净了,自然不知道尚书夫人来府里这件事,此时正喝着皇甫毅亲自给他熬的解毒的药。

    喝完以后,把碗交给皇甫毅,问:“幽儿那边还没有消息传过来吗?”

    没了外人,皇甫毅也随意了许多,取笑他:“您这一会儿问了好几遍了,幽儿姐姐再不传信过来,估计您连中午的饭都吃不下去了。”

    此时的皇甫逸轩绝对没有想到,孟倩幽已经被那些谣言所累,想杀了他的心都有了。

    孟倩幽几人定好了房子,回到了客栈,客栈里的客人全部用异样的眼光看着她。

    孟倩幽虽然不在意这样的目光,可是走到哪儿都被人盯住的感觉实在是太不好了,这笔账当然又算在了皇甫逸轩的头上。

    郭飞等人也注意到了这样异样的目光,又开始在心里同情世子,想着等过去齐王府送信的时候,是否该提醒世子一声,又想到了孟倩幽那恶趣味的整人手段,便做了罢,世子过来了顶多是被收拾一顿,姑娘不会下重手,要是知道他们预先给告诉了世子,估计会整的他们半个月也出了家门。

    孟倩幽不知道郭飞一会儿就转了这么多的心思,吩咐他:“去告诉掌柜的,我们已经找到了宅子,明天去官府过了户后就可以搬进去住了,让他提前把这几天的房钱和饭钱结算出来。”

    郭飞应声,快步回了楼下,告诉了掌柜的。

    孟倩幽回到了屋里,坐在凳子上,打开了一边的箱子,拿出里面剩余的几封信开始看了起来。

    第二天一早,在各自的房间里吃过早饭,孟倩幽领着众人下了楼。

    文彪和文虎已经另外三名精卫去牵后院的马车,孟倩幽在柜台前站定。

    掌柜的早已经把帐算好,看到孟倩幽过来,就把账本拿出来,放在他的面前,指着总数说道:“这是这几天的花费,姑娘看看可对?”

    房钱是一住进客栈就说好的,孟倩幽一看账本,只有这几日的房钱,并没有饭钱,便笑着说道:“掌柜的算错了,我们这几日的饭钱你没有算在里面。”

    掌柜的摆手笑道:“几位只是在客栈里吃了几顿早饭,饭钱就免了吧。”

    孟倩幽闻言笑着说道:“那就多谢掌柜的了。”

    “姑娘不必客气,您是有大造化之人,能在我们这客栈里住上几天,必定会给我们这客栈带来福气。”掌柜的巴结的说道。

    孟倩幽知道他指的是什么,笑笑没有说话,付了银子后,出了客栈。

    文彪等人已经把马车赶了出来,孟倩幽上了马车后,马车浩浩荡荡的朝着南城走去。

    客栈的人们看着马车走远,议论声四起。

    到了南城,宅院的主人已经在等着了,看到他们过来,寒暄了几句,便领着他们去官府过户。

    文彪赶着马车,郭飞和另外两名精卫跟在车后,剩余的等在宅院门口看着马车。

    宅院的手续齐全,交了过户的银钱以后,很快就办完了手续。当着衙差的面,孟倩幽把六十万两银子的银票交给的宅院的主人,

    宅院的主人细数了一下,不多不少正好是六十万两。便拱手说道:“从此以后哪座宅院就是姑娘的了,希望您能多爱护与他,有朝一日,我银钱周转开了,会回来给跟姑娘赎回它。”

    孟倩幽笑道:“那以后就是我的家了,爱护它是应该的,至于赎回一事,等您有了银钱以后再说吧。”

    宅院主人见她说话滴水不漏,哈哈大笑,把钥匙交给了她之后,坐着马车离去。

    孟倩幽等人也回到了宅院前。

    下了马车,孟倩幽把要钥匙给了郭飞。

    郭飞走到门前,把锁打开后,把大门完全推开。

    孟倩幽先走了进去。

    郭飞随后又去到后门,把后门也打开,五辆马车从后门鱼贯而入。

    宅院里的情形还和昨日看到的一样。

    孟倩幽走进主院内,巡视了屋内的摆设一眼,便走出屋外,吩咐众人:“你们把马车卸完以后,把各个房间仔细的打扫一下。”

    众人应声,快速的卸完马车,去了后院打了水过来,去下人房里找了几块破布过来,先开始擦拭主院里的一应物品。

    孟倩幽随意的在院内走动,把各个角落都细细的查看了一遍,心里对整座宅院的规划有了数。

    转了一圈回到了主院,郭飞等人还在擦拭,孟倩幽看了眼天色,道:“时辰不早了,我看后院还有些柴禾,文彪你去买菜,我给你做顿好吃的。”

    聚贤楼里的招牌菜都是孟倩幽教给的,郭飞等人都知道,现在听到孟倩幽要亲自给他们做菜,高兴坏了,立刻催促文彪去买菜。

    文彪到厨房里拿了两个大篮子,喊了文虎一起走了出去。

    郭飞想到了什么,凑到孟倩幽面前,恭敬的问:“姑娘,世子已经四年没有吃过你做的菜了,我是不是应该去喊他过来。”

    孟倩幽看着他,是笑非笑的说道:“你倒是挺惦念你们的主子。”

    郭飞一激灵,慌忙摆手:“不是,不是,姑娘您现在才是我们的主子。我们一切听您的。”

    孟倩幽拉长了声音,故意问道:“是——吗?”

    郭飞额头上的汗都下来了,不停地点头:“是是是,绝对是。”

    孟倩幽脸上的笑容不变,吩咐他:“既然如此,一会儿你就负责烧火吧。”

    郭飞在心里哀嚎了一声,姑娘明明知道他最不擅长的就是烧火,还偏偏让他去烧,这就是惩罚他说了不该说的话。心里那个后悔哟,恨不得抽自己几个大巴掌,立刻在心里发了誓,以后绝不再过问男主子的事情。

    孟倩幽看他的神情,满意的笑了笑,回了主院。

    文彪两人把菜买了回来,孟倩幽看过之后,做了四个菜,每个菜都是满满的是三大盘。

    知道他们守着自己放不开吃,做完饭菜以后,孟倩幽拿盘子拨了一些菜,端了一碗米饭回主院去吃。

    刚走出厨房门口,屋里争抢的声音就传出来。

    孟倩幽笑着摇了摇头,回了主院把饭菜吃干净后,吩咐郭飞把空着碗筷拿出去洗刷干净。

    郭飞低头进屋,快速的把碗筷收拾了出去。

    孟倩幽看他的样子,想着他一个大男人确实不适合做这样的事情,考虑着是不是买几个丫鬟和厨娘回来,毕竟她不能天天亲自给他们做饭,再说,他们换洗下来的衣服也需要有人浆洗。

    吃过午饭,稍微歇息了一会儿,看了眼天色,想着皇甫逸轩这时候已经给从国子监回来了,便吩咐郭飞:“去请你们的主子过来。”

    郭飞应声,牵出马儿,从侧门出去,打马来到了齐王府门口。翻身下马,客气的对守门人说道:“麻烦通禀世子一声,就说我们姑娘有请。”

    那天郭飞等人在齐王府门口站了半下午等孟倩幽,看门人有认识他的,急忙跑进去通禀。

    接连好几天没有消息,皇甫逸轩正着急的不行,听了看门人通禀,急匆匆的领着皇甫毅走出了府门。

    郭飞恭敬的给他行礼,道:“我们已经买了新宅子,姑娘让我过来请主子过去。”

    皇甫逸轩高兴的说道:“头前带路,我们赶快过去。”

    郭飞没动,道:“宅子是在南城,离得比较远,主子还是骑马过去吧。”

    皇甫逸轩皱眉,吩咐皇甫毅去牵两匹马后,问郭飞:“为什么会去南城买,是银钱不够吗?”

    郭飞恭敬应声:“这是姑娘做的决定,属下不知。”

    皇甫逸轩的眉头舒展开:“一会儿见到她,我好好地问问。”

    郭飞思量了一下,最终还是咬牙说道:“姑娘已经知道了京城里的谣言,还望主子做好准备。”

    ------题外话------

    亲们,月票,么么哒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