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七章 狼狈的齐世子 (一更)
    做好什么准备,其意思自然不言而喻。

    皇甫逸轩愣了一下,随即想到了这几天越传越邪乎的谣言,禁不住心里发颤,不着痕迹的凑近郭飞,试探的问:“幽儿很生气?”

    郭飞摇头又点头。

    皇甫逸轩不解。

    郭飞道:“属下也不知道,明明感觉姑娘听后很生气,可是她偏偏一直笑着,属下确实不好判断。”

    听他这样说,皇甫逸轩的后背发凉,知道孟倩幽的火发大了,不由得有些胆怯,小声问:“你说,我是不是应该晚几天再过去?”

    郭飞猛摇头:“主子,属下劝您还是不要那样做,以姑娘的脾气,你要是今天不过去,以后恐怕再也不会进我们宅院的大门了。”

    看门人看两人嘀嘀咕咕的说着什么,心生纳闷,却又不敢询问。

    皇甫毅牵了两匹马过来,三人跃上马背,在郭飞的带领下来到了新买的宅院前。

    皇甫逸轩利落的翻身下马,把缰绳扔给皇甫毅,几个快步就走进了院内。

    院子里静悄悄的,半丝噪杂热闹的声音都没有。

    皇甫逸轩仔细观察了一下,朝着主院走去。

    刚走到主院前,看到院子里的情形,顿住了脚步,思量着自己现在要是落荒而逃是不是来得及。

    孟倩幽站在院子里。

    文彪和文虎以及其他精卫站在院子里两侧,全都同情的看着他。

    皇甫逸轩的思量被孟倩幽看在眼里,似笑非笑的看着他说道:“皇甫世子,已经走到院门口了,怎么还不进来,是想让我派人把你抬进来吗?”

    皇甫逸轩展开一个璀璨笑颜,没有丝毫犹豫的走进主院内,笑着说道:“幽儿,我终于见到你了,这几天我简直是度日如年呢。”

    孟倩幽回了他一个如花的笑颜:“哦?我怎么觉得皇甫世子这几天得意的很呢?”

    明明这话是孟倩幽笑着说的,皇甫逸轩却感觉到了一股阴森森的味道,周围的空气都是冰凉的感觉。

    而立在两侧的精卫等人大气也不敢出,尽量缩小自己的存在感。

    皇甫逸轩慌忙摆手,解释:“幽儿,不是你想的那样的”

    话没说完,就被孟倩幽笑着的声音打断:“请皇甫世子说说,我想的是哪样呢?”

    皇甫逸轩咽了下口水,道:“事情不是我说出去的,是被我院子里的两个仆人传出去的”

    他不解释还好,这一开口解释,孟倩幽的火气就不大一处来,气得上前走了两步。

    皇甫逸轩一边说一边紧盯着孟倩幽,看她迈步上前,暗道一声不好,转身就飞速的窜出了院子。

    郭飞和皇甫毅刚把马匹拴好,刚走到主院门口,就见皇甫逸轩窜了出来,两人惊愣了一下,正要开口询问,孟倩幽紧跟着也追了出来。

    两人傻了眼。

    院子里众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不约而同的都涌到了院门外。

    孟倩幽追了几步没有追上,气得骂道:“你个腹黑的死妖孽,连我都敢算计,看我今天不打的你半个月出不了门。”

    皇甫逸轩有苦难言,想要停下来解释,又怕孟倩幽真的把他揍一顿,只好边跑边说道:“幽儿,真的不是你想的那样,这件事确实与我无关,都是那两个仆人胡乱猜测的,我已经命人把他们杖毙了。”

    孟倩幽正在气头上,哪里听得进去他的解释,在后面紧追不舍,一心想要抓住他痛打一顿,出出心里的那股郁气。

    皇甫逸轩这四年的武功精进了不少,孟倩幽追得气喘吁吁,也奈何不了他。

    逸轩看的心疼,停住脚步,道:“好幽儿,你听我说”话没说完,就见一道寒光冲着他飞来。

    吓得出了一身冷汗,皇甫逸轩惊恐一个用力跃到了身边的大树上。

    孟倩幽没有内力,不会轻功,自然跃不到树上去,喘着粗气在树下说道:“我数到三,你要是不下来,就永远都别下来了。”

    皇甫逸轩闻言讨价还价:“你先答应我,不用匕首,我就下去。”

    孟倩幽不理会他,径直喊道:“一、”

    皇甫逸轩神情挣扎,犹豫着要不要下去。

    孟倩幽的声音再次响起:“二、”

    皇甫逸轩还是犹豫。

    孟倩幽仰头对着他微微一笑,道:“三、”

    话音未落,皇甫逸轩已经从树上跳了下来。警惕的讨好的说道:“我下来了,我下来了。”

    孟倩幽上前。

    皇甫逸轩退了一步。

    孟倩幽娇声喝道:“不许动!”

    皇甫逸轩吓得不敢再动。

    孟倩幽走到他面前,阴森森的说道:“几年不见,世子的武功精进不少呀。”

    皇甫逸轩听得毛骨悚然,脚步后退了几下,做好了再次逃跑的准备。

    看到他的架势,孟倩幽心里暗自发笑,心里的怒气也消散了不少,收起匕首,大步上前,揪着他的耳朵朝着主院走去。

    皇甫逸轩比她高很多,只能是弯着身子踉踉跄跄的跟着她走。

    看热闹的精卫们看到两人回来了,立刻又回到院子里,异常精神的站好。只剩下目瞪口呆的皇甫毅和郭飞站在院门口还没有回过神来。

    被揪着耳朵的逸轩经过两人身边时,给两人使了个眼色,示意他们帮着自己说说好话。

    郭飞急忙摇头,退后几步,以眼神示意他自求多福。

    皇甫毅抿了抿嘴唇,小声的喊道:“幽儿姐姐。”

    孟倩幽回头看了他一眼,那锋利的目光让他不自觉浑身打了一个寒颤,到嘴的求情的话变成了:“那个,世子每天都要去国子监的。”意思是让她下手别太重,让人知道了就不得了。

    孟倩幽明白了他的意思,说道:“放心,我不会打他的脸的。”

    皇甫毅愣住。

    孟倩幽揪着逸轩的耳朵往屋里走,便吩咐众人:“你们都去院门口守着,没有我的命令,就是屋里有天大的动静你们也不许进来。”

    众人应声,齐齐用同情的目光看着皇甫逸轩。

    揪着皇甫逸轩走进屋内,孟倩幽用脚把两侧的门“咣咣”两声踢上。

    院外的众人吓得心里直发颤,争先恐后的大步走出院外,唯恐走的慢了,遭受到池鱼之殃。而走出院门以后,又忍不住好奇心,齐刷刷的扒着院门口往里观望。

    皇甫毅被挤得没了好的位置,急得不行。

    众人只听见屋里几声清脆的响声以后,皇甫逸轩满屋乱窜的身影从窗子里映出来,紧接着孟倩幽气怒的声音传出来:“竟然仗着自己会轻功,跃到了树上去,看我在屋里怎么收拾你,有本事你躲到房梁上去呀。”

    以皇甫逸轩现在的武功,跃到房梁上也不是什么难事,可是他不敢,估计自己要是真的跃了上去,这一辈子也别想下来了,只得在屋子边跑,边躲避孟倩幽砸过来的茶杯,茶碗。

    皇甫毅听到屋里的动静,急的不行,扒着众人的身体使劲的往里看,道:“你们让一让,让我看看。”

    众人正看到兴头上,哪里听得见他的话。

    屋里,孟倩幽发泄了一顿,心里的火气才真正的消散了下去,重重的坐在了椅子上。

    皇甫逸轩见她住了手,慢慢的小心翼翼的走到她面前,讨好的说道:“累了吧,要不要我给你捶捶背?”

    孟倩幽看他那巴结讨好的样子,不由得“噗嗤”一下笑出声来。

    皇甫逸轩其实也挺冤枉,他根本就不知道怎么会传出那样的流言,不过现在他顾不了那么多了,看着孟倩幽的脸色小心的解释:“幽儿,事情真的不是你想的那样,我也不知道怎么会有那样的流言传出,毅儿告诉我了以后,我立刻就命人将他两个胡乱猜测的奴才杖毙,院里的其他人我也发卖了出去。”

    孟倩幽冷冷一笑,问:“然后呢?”

    皇甫逸轩有些心虚,眼神闪了一下,摸了摸自己鼻子没有说话。

    “你既然杖毙了奴才,为什么不出来澄清谣言,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心里是怎么想的。”

    皇甫逸轩嘿嘿一笑,道:“我这也不是没有办法吗,如果那尚书府小姐听到了这个谣言,主动退了亲,这不就是一举两得的事情吗?”

    孟倩幽猛然一脚才踩在了他的脚面上。

    皇甫逸轩痛叫了一声。

    院外听动静的众人听到他的痛呼声,齐齐吓了一跳。

    孟倩幽道:“四年了,我以为你长了多大的本事,原来竟是学会了用这种上不了台面的手段解决事情。”

    皇甫逸轩看她又生气了,慌忙摆手解释:“幽儿,我错了,我回去后就让毅儿把事情的真相传扬出去,过不来两天就会还你的清白了。至于和尚书府小姐的亲事,你放心,三个月内我一定想办法退了。”

    孟倩幽的脸色稍缓了一些。

    皇甫逸轩见状,巴结的说道:“跑了半天口渴了吧,我这就吩咐人给你沏茶水来。”

    孟倩幽坐在椅子上没说话。

    皇甫逸轩走到门边,打开房门,朝着外面吩咐:“幽儿口渴了,你们去沏点茶水过来。还有进来几人,把屋里打扫一下。”

    众人一见他打开了房门,都齐齐的站直了身体,听到他的吩咐,立刻应声,分头做事。

    郭飞带着两名精卫低着头进来,快速的把屋里所有的碎片打扫干净后,麻利的退了出去。

    皇甫毅领着另外的两名精卫把水烧开以后,想要沏一些茶水,才发现茶壶已经被孟倩幽摔碎了,无奈把水盛到了碗里,小心翼翼的端了过来,战战兢兢的说道:“孟姑娘,世子,没有茶壶了,沏不了茶水,您们先用碗喝些水吧,文彪已经去买了。”

    孟倩幽又追又打的,也确实口渴了,便也没有说什么,端起一碗水,吹了吹,小心的一口口的喝了下去。

    皇甫逸轩也端起了另外一碗水,吹了吹,等孟倩幽把这碗喝完了,立刻把另一碗递到她的面前。

    孟倩幽看了他一眼。

    皇甫逸轩露出一个讨好的笑容。

    孟倩幽没有说话,端起碗几口就把水喝干。把碗放到桌子上。

    皇甫毅上前,利落的把碗收了出去。

    孟倩幽道:“今日刚搬进来,什么东西也没有准备,如果你闲暇无事的话,一会儿陪着我去买一些回来。”

    皇甫逸轩求之不得,她的话音刚落,就急忙点头:“好,我陪你去。”

    孟倩幽又道:“我还需要买几名丫鬟和一位厨娘,你知道哪里有专门买卖人口的地方吗?”

    皇甫逸轩摇头:“这个我还真的不知道,府里的下人都是管家买来的,我从不过问。不过,毅儿应该知道这样的地方在哪里。我们把他喊过来问问。”

    孟倩幽点头。

    皇甫逸轩朝着外面喊道:“毅儿,你进来一下。”

    皇甫毅应声进入,恭敬的问:“世子,您有什么吩咐?”

    “你可知道买卖人口的地方在哪里,幽儿想要买几名丫鬟过来。”皇甫逸轩说道。

    “京城里买卖人口的地方有好几处,每个地方买卖的人的层次也不一样,不知道孟姑娘想要买些什么样的丫鬟?”皇甫毅问。

    孟倩幽道:“我买她们回来是想让她们帮着料理家务,打扫庭院,帮着做做饭,给精卫们洗洗衣服,所以我不要那种年纪太小的,也不要那种落魄的大家千金。”

    皇甫毅点头;“我知道了,那咱们就去北城的买吧,那边的姑娘都是穷苦人家的孩子,家里实在揭不开锅了才被卖了出来,洗衣做饭自然不再话下。不过规矩上可能差了一些。”

    孟倩幽不在意的说道:“咱们也不是什么高门大户,没有那么多的规矩,只要她们能勤勤恳恳,把手里的活计做好就行。”

    “那我们是现在去,还是等姑娘歇息一会儿再去。”皇甫毅问。

    没等孟倩幽回答,皇甫逸轩开口说道:“现在天色还早,不着急,让幽儿稍微歇息一下我们再去。”

    皇甫毅应声,退了出去。

    文彪把新的茶壶、茶杯买来。皇甫毅里里外外洗刷干净以后,沏了一壶茶水过来,给两人一人倒了一杯。

    孟倩幽刚才已经喝了两碗白水了,自然是不渴了,一边等着皇甫逸轩把茶水喝完,一边吩咐文彪去找纸笔过来。

    文彪很快找了过来。

    孟倩幽把一些日常用的东西写在了纸上,交给文彪,道:“你让文虎带几人赶着马车去把这上面的东西全部买来。记住,棉被一定要买好一些的。你一会儿和郭飞随着我们去北城买几个人过来。”

    文彪应声,拿着纸到门外,找到文虎,把纸交给了他,并把孟倩幽的吩咐也说给了他。

    文虎当即就领着几名精卫赶着两辆马车出去了。

    皇甫逸轩杯中的茶水也已喝完,孟倩幽吩咐文彪和郭飞去赶马车,嘱咐其中的两名精卫守好家里以后,带着皇甫毅和另外两名精卫坐着马车也出了家门。

    孟倩幽和皇甫逸轩坐在文彪赶的马车里,另外两名精卫和皇甫毅坐在郭飞赶的马车里。

    文彪的马车在前,郭飞的马车在后,两辆马车很快的来到了北城。

    北城住的都是一些穷苦的人家,刚进去北城,孟倩幽就感觉到北城的萧条。没有东城和南城的繁华不说,就连从马车边走过的人们都是一脸的愁意。

    文彪不认识买卖人口的地方,一进北城就停住了马车。

    皇甫毅从后面的马车上下来,走到前面的马车旁,跃到了前辕上,指挥着文彪往前走。

    两辆马车很快来到了买卖人口的地方。

    文彪停好马车,孟倩幽和皇甫逸轩从马车上下来,走进院内。

    牙婆常年做人口买卖,大多是给达官贵人做生意,看到穿着不凡的两人进来,知道又是一笔大买卖,端着笑脸热情的迎过来:“二位可是要买人?”

    孟倩幽点头:“我想买几个女孩回去做丫鬟,不知有没有合适的?”

    ------题外话------

    亲们,月票,么么哒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