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八章 仇人见面 (二更)
    牙婆操着尖细的嗓音,夸张的说道:“哟,姑娘,你来我们这儿买丫鬟可是来对地方了”说到这,用手指着在院子里的一边排成一排排的年龄大小不一的女孩子们接着说道:“我们这里的这些都是穷苦人家的孩子,洗衣做饭,打扫庭院,样样都会,您买回去都不用调理,直接吩咐她们干活就行。”

    孟倩幽一进门就看到了这些女孩子,一个个衣着破烂,面黄肌瘦的。看到牙婆指着她们介绍,都惊恐而又期盼的看着她们。

    牙婆见孟倩幽看向那些女孩子,殷勤的问她:“姑娘要不要到近前仔细看看,有合适的就挑几个回去。”

    孟倩幽抬脚走到那几排女孩子面前,仔细的把她们都打量了一遍。

    牙婆在一边不停的给她介绍。

    孟倩幽打量完了以后,没有说要选那几个,而是问牙婆:“你们这里有没有厨娘,我也想买一个回去。”

    一听还要买人,牙婆的态度更加的热情:“有有有,当然有,我这就去找过来给您瞧瞧。”说完,扭着那肥胖的腰身去了后面的院子里,不一会儿就领着几个中年妇女出来,道:“这几人都会做饭,姑娘看看那有没有合适的。”

    孟倩幽看了看这几个妇人都是衣衫褴褛,面带愁容。大概是在这呆了不少的时日了,还都邋遢的不行。摇了摇头。

    牙婆虽略有些失望,但还是热情不减的问:“不知道姑娘想要什么样的厨娘?”

    “利索一点的。”孟倩幽简短回道。

    牙婆思量了一下,道:“还真有一个比较合适,不过她的情况比较特殊,姑娘”

    “先领出来看看。”孟倩幽打断她。

    牙婆立刻高兴的说道:“好好好,姑娘稍等,我这就喊她过来。”说罢,领着那几个女人又回了后院。不一会就领着另一个女人走了出来,这个女人的手中还牵着一个四五岁的小男孩。

    孟倩幽打量着这个女人,见她虽然也是衣衫破旧,愁容满面,但是把自己和小男孩收拾的很利落,浑身上下没有一点邋遢的模样。

    孟倩幽点头:“就她了。”

    女人闻言抬头目露惊喜的看着她。

    牙婆没想到她这么爽快,高兴的不行,奉承的说道:“姑娘就是有眼光,她可是我们这里唯一一个洗衣做饭,样样拿的出手的人。”

    孟倩幽也不啰嗦,直接问道:“多少银子?”

    牙婆微愣了一下,道:“姑娘,刚才我已经说了,她的情况比较特殊,除了她和这个孩子以外,她还有一个得了重病的男人在后院,您要买的话,就必须买下她们一家三口。”

    孟倩幽以为她只是要多带一个孩子,没想到还有一个生病的男人,皱起了眉头,思量着要不要买下。

    女人看她的脸色,料想这次她们一家三口又不会被人买走了,惊喜的表情退去,低下了头。小男孩好像也知道了什么,身子往女人的身边靠了靠。

    孟倩幽将这一切看在眼里,心里微动,对牙婆道:“带我去后院看看。”

    女人猛地抬起头,不相信的看着她。

    牙婆也以为没有希望了,神情垮了下去,正准备让这母子俩回去后院,听了孟倩幽的话,脸上又重新堆起来菊花般的笑容,欢喜的给孟倩幽让开了路,做了一个请的姿势,抑制不住高兴的说道:“姑娘,这边请。”

    孟倩幽抬脚走进后院,牙婆紧跟在后。

    那母子俩也跟着走了进去。

    皇甫逸轩不放心,也跟着走了进去。

    后院也很宽敞,密密麻麻的站了不少人,有男有女,有老又少,一看就是一些乡下人。

    牙婆怕她误会,急忙解释:“这些都是逃难过来的人,我看他们可怜,留在这里让他们自卖自身,我在中间赚个辛苦钱。”

    孟倩幽没有搭话。

    牙婆把她领到院子里的一个角落,指着躺在一块破布上不断咳嗽的一个男人说道:“这就是他男人,也不知得了什么病,一直咳嗽个不停,我怕他传给其他人,便把他们一家三口安排在这边。”

    孟倩幽看了下男人的脸色,知道他不是什么大病。放下心来,询问:“到底怎么回事?”

    牙婆最会察言观色,知道有门,便如实的说道:“他们这一家三口也算是苦命的人,后娘为了给亲生儿子筹银子娶媳妇,就把偷偷地把他们一家三口卖了出来,她男人一气之下就病倒了,成了现在这副样子。他们一家三口都在我这呆了两个多月了,每次都有人相中了这个女人,可是他们不愿意一家分开,我可怜他们,也就没讲他们分开。”

    “他们一家三口多少银子,我要了。”孟倩幽问。

    牙婆狂喜,问:“姑娘真的愿意买下他们?”

    孟倩幽没应话。

    牙婆也知道自己的话问了傻了些,忙掩饰的说道:“他们一家三口当初卖给我时是十两银子,我就当做个善事,不赚你的银子了,你给我十五两就行,毕竟他们在我这里也吃喝了两个多月。”

    三个人也就女人能干活,孩子还小,男人又生病,买回去还要给他治病,十五两确实多了点。牙婆说完就后悔了,怕孟倩幽嫌她要的多不买这几人了,那她又得不知道管这几人多少日子的饭吃了。

    孟倩幽也确实皱了下眉头。

    牙婆一见,慌忙改了口:“姑娘要是嫌贵的话,给十两银子也行。”说完,忐忑的看着她。

    女人也一脸希翼的看着她。

    孟倩幽没有说行还是不行,而是问道:“我还相中了外面的几个小姑娘,你看一看,总共是多少银子?”

    牙婆做了这么多年的人口买卖,什么人都见过。明白今天这是遇到高手了,这位姑娘这是不动声色的在给她打价呢。看了看眼前不断咳嗽的男人,想着他要是真的死在了自己的这里,自己的晦气不说,还有可能影响了自己的名声,以后会少了很多客人上门,咬了咬牙说道:“年纪稍大一些的姑娘原本是五两银子一个,姑娘要的话就给四两,您想要挑几个就挑几个。”

    孟倩幽点头,“我先挑三个吧,加上他们一共给你二十两银子。”

    牙婆想哭的心都有了,这三口人买来时花了十两,那几个小姑娘每人是二两,总共是十六两,又在她这里吃喝了这么长的时间,二十两连本钱都不够。张张嘴,想让孟倩幽再加点。看看到她那副你卖我就买,你不卖就拉倒的神色,牙婆到嘴边的话又咽了回去,强撑着笑脸咬着牙说道:“行,二十两就二十两,谁让我是心善,看不得他们骨肉分离呢。”

    孟倩幽吩咐女人:“门口有两辆马车,你去喊他们过来先把你男人抬到马车上去。”

    女人欣喜若狂,拉着小男孩“噗通”就跪在了孟倩幽面前,重重的给她磕了一个头,激动的眼中含泪的说道:“谢谢姑娘,谢谢姑娘。我们一家三口以后一定会好好的干活,来报答姑娘。”

    孟倩幽摆手,示意她起来:“快去喊人进来吧。”

    女人领着孩子起身,走到外面,把两名精卫喊了进来。

    孟倩幽吩咐他们把人抬到马车上去。

    两人应声,走到男人面前,一前一后抬着男人朝外面走去。女人和孩子紧跟着后面。

    孟倩幽皇甫逸轩也随着走出后院,来到了那几排女孩子面前,用手指着三名十三四岁的看着利落的女孩,道:“就她们三个了。”

    牙婆一看她挑选的都是相貌清秀的女孩,心里暗暗叫苦,却有不得不把三人喊了出来,对她们说道:“这位姑娘选中了你们,从今以后你们就是他的人了,记住,到了主人家以后要好好的干活,如果你们因为偷懒被送了回来,你们可是知道我的手段的。”

    三个女孩好像受过教训,听了她的话后,齐齐的瑟缩了一下身体。

    孟倩幽将她们这细微的举动看在了眼里,眯了下眼睛。

    牙婆转头,讨好的对她说道:“姑娘既然已经挑好了,就付银子吧,我马上就把她们的卖身契也给您。”

    孟倩幽点头,正要伸手去怀里拿银子,外面却传来一道中年男人的声音:“好你个下贱的东西,被判了官奴赶出京城了,还敢回来,看我今天怎么收拾你。”

    孟倩幽拿银子的手顿住,皱了皱眉头,和皇甫逸轩对看了一眼,两人同时大步走出院子。只见有十多个大汉将文彪和马车团团围在了中间。

    文彪右手抓住缰绳,左手死死的攥成了拳,愤恨的瞪着眼前的人。

    郭飞等人想要上前,被孟倩幽摆手制止住。

    孟倩幽打量下命令的男人,见他有四十左右的年纪,身材略有些臃肿,穿着华贵。

    他的身旁还站着一个年岁稍大的点的男人。

    孟倩幽蹙起眉头,皇甫逸轩在她身侧声告诉他:“这是丞相家的大公子,煜儿的亲舅舅,每到过年的时候就去王府里拜见父王,我见过几次,故而认得他。”

    孟倩幽心里隐约已经有了猜测,现在得到证实,便站在院门前,静观事情的发展。

    牙婆也看到了大公子,堆着满脸的笑容跑过来,巴结的说道:“大公子,您来了,我这次给您备了不少好的货色,你快请到院子里看看。”

    大公子一把推开她:“去去去,没看到我正忙着收拾这个下贱的东西吗?”

    牙婆被他推的后退了几步,差点跌倒在地上,吓得立刻不敢吱声了,站在一边同情的看着文彪。

    文彪原来是威远镖局的少主,走到哪里也是被人尊敬的主,被判做官奴被孟倩幽买下以后,孟倩幽也没有把他们当做下人,现在被人一口一个下贱的东西叫着,气怒的不行。

    大公子看他有怒不敢发的样子,心中越发的得意,张狂的说道:“你不是自诩正义之士,爱打抱不平吗,我今天倒要看看,有谁敢得罪我,替你打抱不平。”

    听懂了他话中的意思,孟倩幽眯了眯眼睛。

    文彪隐忍的脸上的青筋都突起来了。却还是一言不发,怒瞪着他。

    大公子猖狂大笑。

    孟倩幽清脆的声音响起:“文彪,我平日里教过你遇到挑衅的人要隐忍吗?”

    她的话落,周围的抽气声此起彼伏,看热闹的人们都用一种不可思议的目光看着她。

    大公子的大笑声也被噎了回去,大怒,眼光转向孟倩幽,正欲发火,却在看到皇甫逸轩时,愣了一下,慌忙拱手行礼:“世子。”

    皇甫逸轩微点头,回了一句:“大公子。”

    大公子看了看他,再看看孟倩幽,明白了什么,把心里的怒气压了下去,客套的问:“世子今日怎么会来了这个地方?”

    皇甫逸轩回道:“幽儿刚买了宅院,需要几个能干的丫鬟,我陪她过来挑几个,不知大公子今天来此地又是为了什么?”

    大公子眼神闪了闪,看了眼牙婆,示意她不要多嘴,才回道:“我也是来给府里挑几个丫鬟。”

    皇甫逸轩疑惑的“哦”了一声,问:“你们府里没有管家吗?这样的小事也需要你亲自来?”

    大公子的脸色有些涨红,掩饰的笑了一下,才说道:“这等小事自然是用不到我出面,只不过一直听管家说有这买卖人口的地方,我十分好奇,今天正好趁着这个买人的机会过来看看。”

    牙婆刚才还很熟的样子跟他打招呼,这明显的就是谎话,皇甫逸轩也不点破,暗含讽刺的说道:“大公子的好奇心还真是大,连这种地方都敢感到好奇。”

    大公子的脸红的更加的厉害,干笑了两声,没有说上话来。

    围观的众人看大公子恭敬的跟一位小公子打招呼,还尊称为世子,心里都大概猜了个明白,不由的多打量了皇甫逸轩几眼。

    皇甫逸轩面色不变,任由他们打量。

    等他们寒暄完了,孟倩幽又问了文彪一遍:“文彪,我平日里教过你遇到挑衅的人时要隐忍吗?”

    文彪收了满身怒气,恭敬回道:“姑娘,没有。”

    “那你今日为何任人挑衅呢?”孟倩幽接着问。

    文彪左手攥成的拳头松开又拳起。

    孟倩幽的声音里带了厉色:“回答我的话。”

    文彪嗫嚅的回道:“属下、属下是怕给姑娘惹麻烦。”

    “你家姑娘我是怕麻烦的人吗?”孟倩幽还是厉声问。

    文彪明白了她的意思,心神一凛,高声回道:“不是。”

    “那你该怎么做呢?”

    文彪有了底气,响亮回道:“打的他们满地找牙。”

    两人的话说完,周围的人像看怪物一样看着他们,心里都涌起一个念头:这个姑娘疯了,竟然敢挑衅丞相家的大公子。

    大公子原本也是满身怒气,只不过看到皇甫逸轩在这,暂时压了下去,没想到孟倩幽还不依不饶了,守着这么多人跟他叫板。气血一上涌,就有些口不择言了:“一个乡下长大的死丫头,也敢口出狂言,我看你是活的不耐烦了。”

    皇甫逸轩漂亮的大眼睛眯了起来,面露不悦。

    孟倩幽冷冷一笑,反唇相讥:“一个无才无德的浪荡公子,凭着父荫的庇佑,才谋得了一点小的官职,也好意思再我面前耀武扬威。”

    丞相府里的大公子无才,这是整个京城里的人都知道的事情,只不过从来没人敢当着他的面说出来。现在听到孟倩幽的话,看热闹的人们仿佛已经预见了一会儿她血溅当场的情景,不由得纷纷后退了几步。

    大公子被孟倩幽毫不留情的揭了短处,大怒,头脑发热,命令离着孟倩幽的近的几人:“你们几个,马上把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死丫头打死。”

    ------题外话------

    亲们,月票继续,么么哒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