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九章 仇怨更深(一更)
    他的话落,皇甫逸轩冷冷的声音响起:“大公子,本世子的女人你也敢动,是没把我放在眼里吗?”

    大公子愣住。

    那几个大汉站在原地也没敢动。

    周围一片寂静。

    就连牙婆也张大了嘴巴,不可置信的看着他。

    皇甫逸轩神色凛然,隐有怒气,一双漂亮的大眼睛,冷冷的注视着大公子。

    前几天的谣言,大公子自然也听到了,刚才一见孟倩幽便有了猜测,所以才退让一步的,可是孟倩幽不依不饶,他这才怒从心起,想要人教训她的,皇甫逸轩这样一责问,大公子愣愣的张着嘴回答不上来。

    一直没说话的站在大公子身后的那个男人见大公子发愣,急忙走到皇甫逸轩面前,给他行了个大礼,解释道:“世子息怒,我们大公子一时气怒之下,才说出了这样的话,还请世子恕罪。”说完,偷偷的给了大公子一个眼色。

    大公子也是明白人,看到他的眼色想起来自己今天来这的目的,便收起了怒气,摆了个伏低做小的姿势,道:“我不知道她是世子您的女人,多有得罪,还望世子见谅。”

    大公子的身份也不低,能在众目睽睽之下,给皇甫逸轩道歉,给足了他面子,如果他再揪着不放,就显得小肚鸡肠了。

    就在众人都以为皇甫逸轩也会一笑了之的时候,皇甫逸轩却转过头,一脸讨好的的问孟倩幽:“幽儿,您说呢?”

    孟倩幽在心里把这个腹黑的家伙又骂了无数遍以后,才笑着回道:“既然,大公子这么有诚意,这件事情当然就这么算了。”

    大公子和他身边的男人松了一口气。

    不料孟倩幽的声音又响起:“不过,这些仗势欺人的东西可不能放过,他们现在还将我的马车和下人团团围住,根本就没将我放在眼里。”

    这些大汉都是大公子的人,大公子吩咐他们围住马车,他们自然是照办,众人一听就知道孟倩幽这是找碴要整治他们一顿。

    大公子自然也听出了她话里的意思,火气又上来了。

    他身边的男人看到他又要发火,急忙对他摇了摇头。

    大公子深吸了几口气,才勉强把火气又压了回去。

    皇甫逸轩宠溺一笑,旁若无人的问:“那你想怎么收拾他们呢?”

    孟倩幽回了他一个微笑,:“既然他们是大公子的人,总不好将他们乱棍打死。为了避免让别人说你仗势欺人,不如让我手下这几个下人跟他们较量一番,如果他们赢了,我以后见了大公子就绕着道走,如果他们输了,就学着狗围着我这马车爬十圈。”

    孟倩幽这个条件可是**裸的打了大公子的脸。

    大公子再也忍不下去了,张嘴挑衅的说道,“好,就按姑娘说的办,不但如此,我还再加一个条件,如果我的人输了,除了学着狗叫爬十圈以外,我还当场将这些不中用的东西卖给牙婆。如果你的人输了,你也照做,把这个下贱的东西当场卖掉,你敢吗?”

    孟倩幽没有应声,而是转头问文彪和郭飞四人:“我们要不要应下他的这个条件?”

    四人激动的不行,孟倩幽是主,他们是仆,只要她吩咐下来的事情他们一定会照做,可是孟倩幽却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询问他们的意见,明显的就是没有把他们当做下人,四人齐齐应声:“姑娘,我们应下。”

    孟倩幽点头:“好,速战速决,回府以后我亲自下厨给你们做好吃的。”

    大公子仗着人多,觉得稳操胜券,听到孟倩幽的话差点把鼻子气歪了,也大声的吆喝自己带来的人:“你们可都听见了,别手软,往死里打,只要你们打赢了,我赏银千两。”

    所有大汉也是响亮的应声。

    牙婆却高兴的不行,不管是谁赢了,她都会买到几个精壮大汉,这么好的货色,一倒手就能赚不少的银子,这可是天上掉下来的好事情。

    文彪和郭飞把马车的缰绳全部交给了皇甫毅。

    围观的众人唯恐殃及到自己,也后退了不少,给他们腾出了一块很大的地方来。

    文彪和郭飞四人走到空地中间,立刻就被那十几名大汉围住。

    事关自己的人身自由,所有的人都不含糊。招呼都没打,十几个大汉对着四人就攻了过来。

    四人面无惧色,沉着接招。

    大公子碍于身份,没有大声叫嚷,却暗地里攥紧了两只拳头,只要他们的人有一击得手,就高兴的挥挥拳。

    站在他旁边的男人却没有他么乐观,一脸忧色的看着场内打斗的人。

    孟倩幽和皇甫逸轩神色轻松的看着他们的打斗,一点担心的迹象都没有。

    文彪和郭飞以及另外两名精卫,一开始摸不清对方的招式,挨了几下,等过了几招之后,几人心里都有了数,便不再手下留情,展开了凌厉的招式开始反攻。不一会儿就一人踹飞了一名大汉。

    大公子气坏了,指着他的手下怒骂:“一群没用的废物,这么多人连四个人都对付不了,要你们何用?”

    大汉们听了他的怒骂,越发心慌,便有些分神,四人又趁机一人踢飞了一个。

    十多个人转眼间只剩下三、四个,剩余的这几名大汉慌了神。郭飞几人没费多大力气,就把他们打翻在地。

    看了整个过程的看热闹的人们对文彪四人发出叫好声。

    大公子脸上再也挂不住了,走上前去,把离得自己近的还在地上躺着哀嚎的大汉一人又踹了一脚:“没用的东西,爷平日里好吃好喝的待你们,这种时候你们却让爷丢了这么大的脸。”

    孟倩幽好心的提醒他:“大公子,这些人现在是牙婆的人了,轮不到你这么对待他们。”

    大公子已经气得快失去理智了,闻言出气般的又给了那些大汉一人一脚后,挑衅的看着孟倩幽。

    孟倩幽没有理会他,转头看向牙婆,说道:“你还不去写了卖身契过来,让他们摁了手印,等会儿被人打死了,你可就没钱挣了。”

    牙婆回过神来,笑的满脸的褶子:“多谢姑娘提醒,我这就去拿卖身契过来。”说完,也不扭腰身了,喜滋滋的小跑着去了后院的一间屋子里。

    牙婆常年做人口生意,屋子里准备了不少的卖身契,随意的拿了一沓,拿着笔墨就小跑着回来,走到大公子面前,停下脚步,试探的问:“大公子,您看他们的价钱?”

    这么多人打不过四个人,大公子杀了他们的心都有了,哪里还又心思商讨他们的价钱,当即一挥手,道:“全送你了,你想怎么处理就怎么处理。”

    牙婆差点被这惊喜砸懵了,晃了晃身体后,才稳住心神,一个劲的给大公子道谢:“谢谢大公子,谢谢大公子。”

    大公子不耐烦的挥手。

    牙婆立刻一一跑到躺在地上的大汉面前,拿起他们的手指头,在墨汁里蘸了一下,摁在了卖身契上。

    大汉们没敢挣扎,眼睁睁的看着自己被卖给了牙婆。

    牙婆乐坏了,站在大公子身边的男人却要哭出来了,训练这些人不容易,公子却一下子就白送了人。回去后,该怎么跟老爷和夫人交待。

    牙婆把所有人的手印都摁完,把卖身契小心的的放好,便对着躺在地上哀嚎的大汉们吆喝:“别躺在地上丢人现眼了,赶快起来,滚进去。”

    大汉们挣扎着起身,踉踉跄跄的想要院里走去,刚走了两步,孟倩幽清脆的声音再次响起:“慢着!”

    所有围观的人惊诧的看向她。

    牙婆脸上的神情也有一瞬间的愣怔。

    孟倩幽微微一笑,对牙婆说道:“我和大公子的赌约还没有兑现。”

    牙婆眨眨眼睛,霍然想起这些大汉们还没有学着狗叫围着马车爬十圈。偷偷看了大公子一眼,见他的脸色铁青,头顶已经冒烟,便小心的试探的回孟倩幽:“这位姑娘,这些人已经卖与了我,你看看你们的赌约是否作废?”

    孟倩幽笑着摇头,声音不轻不重,却能让围观的所有人听到:“牙婆,既然他们卖与你,我当然要给你面子,这样吧,围着马车爬十圈就免了。让他们学着狗叫爬进院子里去就可以了。”

    一边是丞相府的大公子,一边是齐世子最喜欢的姑娘,牙婆思量再三,偏向了孟倩幽这边,咬牙吩咐十几名大汉:“你们听到姑娘的话没有?不想吃皮肉之苦的就照做。”

    大汉们不敢违背,重新趴在地上,学着狗叫往院里爬去。

    围观的众人哈哈大笑。

    大公子丢了这么大的脸面,脸色涨的已经跟猪肝一样红了,气怒的一挥袖子,恶狠狠的对孟倩幽说道:“死丫头,你等着,早晚我要你好瞧。”

    说完,气冲冲的拂袖而去,年老的男人利索的紧跟着他后面。

    众人看他吃瘪的神情,笑的更加厉害。

    牙婆急的在后面叫嚷:“大公子,您就这样走了?这些时日我给您搜罗了不少的好姑娘呢。”

    大公子的脚步似乎是顿了一下,随即头也没回的坐到了自己的马车上,急声吩咐车夫赶着马车快速的走了。

    直到所有的大汉都爬进了院内,狗叫声停止,围观的众人的笑声也跟着停止下来,三三两两,交头接耳,议论纷纷的相伴离去。

    院子前一下子就清静了下来。

    牙婆得了这么大的好处,自然是对孟倩幽满心感激,端着笑脸走到她面前,巴结的说道:“姑娘可真是我的福星,一来就让我平白得了这么多的好处,我在此谢谢姑娘了。”

    孟倩幽摆手:“谢我就不必了,我问你件事你可要如实的告诉我。”

    牙婆高兴的应声:“姑娘尽管问,只要我知道的,我一定全部告诉姑娘。”

    孟倩幽不再绕弯子,开门见山的问:“大公子经常过来买人?”

    牙婆的笑容既不可见的僵了一下,眼神有些闪躲。

    孟倩幽将她的神情看在眼里,没有说话。

    牙婆不自然的笑着说道:“姑娘,这、这、这我实在是不能告诉你。”

    孟倩幽点头,表示理解。

    牙婆松了一口气。

    孟倩幽却接着说道:“既然如此,那些大汉就卖与我吧,每人二两银子。我立刻给钱。”

    牙婆的一口气差点提不上来,那些大汉一看就是训练过的人,好多高门大户都愿意买这样的人回去看家护院,别说二两,就是二十两也不会嫌贵,现在孟倩幽却要每人给二两银子买走,明显的就是想要逼迫她说出大公子的事情。

    牙婆思量。

    皇甫逸轩的不赞同的声音响起:“二两银子给多了,如果不是你,她也白得不了这些大汉,这样吧,总共给她十两银子。”

    牙婆的脚步一踉跄,差点摔倒在地。传言都说齐王世子温润如玉,体恤下人,合着这些都是骗人的,眼前的人腹黑至极,哪里有半分温润的样子。

    孟倩幽悄悄的对皇甫逸轩树起了一个大拇指。

    皇甫逸轩回了她一个讨好的笑容。

    牙婆不经意抬头正好看见他的笑容,心神顿时清醒过来,齐世子正宠眼前的这个姑娘,如果她今天不说出大公子的事,恐怕以后不会有好果子吃。

    顿时不再犹豫,左右警惕的看了看,四下无人,这才又往孟倩幽面前走了两小步,小声说道:“这件事我只告诉姑娘和世子,请你们千万别宣扬出去。”

    孟倩幽保证:“放心,我只是一时好奇打听一下,绝对不会宣扬出去,给你带来麻烦。”

    牙婆这才放心的说道:“刚才跟在大公子身边的那是丞相府的管家,以前他每隔三个月就来一次,每次买走十多个身家清白的姑娘,说是去府里做丫鬟。我当时没在意,丞相家大业大,买些丫鬟不算什么。可是我渐渐发现了不对劲,他每次来买来的都是些十三四岁,长得清秀的姑娘,而且这些姑娘被买走以后,就再也没有了音信。我忍不住好奇,跟管家打听,却被管家训斥了一顿。从此以后我不敢再问。再后来,每次买人的时候,大公子也跟着亲自过来挑人。我旁敲侧击的从他的随从嘴里才问出话来,原来大公子有不良嗜好,专门喜欢买这些女孩回去折磨,那些被买回去的姑娘不出三个月就会全部被他活活的折磨死。所以,他们才每三个月就过来买一次人。”

    孟倩幽皱起眉头:“你既然知道,你还将人卖给他?”

    牙婆拍了一下大腿:“哎哟,姑娘,我专门做的是人口买卖,客人上门买人我哪有不卖的道理,再说了,这些姑娘的爹娘都不心疼的把她们卖掉,我凭什么心疼,怪只怪她们的命不好,被大公子相中,做了冤死之鬼。”

    孟倩幽默然。

    皇甫逸轩也没有说话。

    牙婆看两人的神色有些不对劲,小心翼翼的再次嘱咐:“我把知道的都告诉姑娘了,请您千万别透漏出去,要是让到大公子知道这是我说给你的,会让人扒了我的皮的。”

    孟倩幽点头,从怀里拿出二十两银子交给牙婆:“我既然应了你,就绝对不会说出去,这是那几人卖身的银子,你收好,把他们的卖身契速去给我拿来。”

    牙婆接过银子,快速的去了后院,找出几人的卖身契拿了出来,领了那三个女孩出来,交给了孟倩幽。

    孟倩幽把卖身契收好,吩咐三个女孩做到后面的马车上去后对牙婆说道:“你最好立刻将那些大汉出手,否则等大公子回家后,醒过味来,你可就空欢喜一场了。”

    牙婆一愣,随即感激的道谢:“谢谢姑娘提醒,我这就去让人给买家传信,让他们速来领人。”

    孟倩幽没有说话,和皇甫逸轩一起回到了马车上。

    文彪赶着马车,皇甫毅坐在了车辕的另一侧,头前朝着南城走去。

    买来的人全挤到后面的马车里,郭飞赶着马车,另外两名精卫挤在车厢前面的车辕上,紧跟在后面。

    牙婆看他们走远,吐出一口气,立刻扭着腰身回了院子,吩咐几个手下的人:“你们速去给几个府里送信,就说我这里有了他们想要的合适的人,让他们赶快来领人,晚了就没有了。”

    ------题外话------

    亲们,月票继续,么么哒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